高智晟

章天亮:反腐节奏 习近平的生死符

习近平的反腐,似乎摊子越铺越大。除了省部级高官纷纷落马外,近日不断传出关于李鹏家族、原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现任国防部长常万全等的腐败消息,加上之前爆出的周永康、徐才厚案件,以及关于刘云山家族的腐败传闻,习近平似乎在政治局常委和军队中对正国级和副国级“首长”们全面开战。 这种局面与2014年1月底爆出的“离岸金融解密”事件和2012年《纽约时报》爆出关于温家宝家族贪腐传闻的思路一脉相承。既然习近平高举“反腐”大旗,而中共官员又人人腐败,江泽民、曾庆红派系就索性将中共的丑事爆得天下皆知。被曝光者自然就结成了“统一战线”,对习近平拼死抵抗。丑闻爆出越多,习近平的敌人就越多。 (1530)

章天亮:高智晟露面 警察们该准备后路了

今日在网上看到了高智晟律师的家人探监并见到高律师的消息。得知他平安,很多人可能都会松一口气。 这件事对我却颇在意料之中。薄熙来被免职已近两周,当局不给任何说法,其处境已与王立军被国安带走后的情形并无二致。《金融时报》3月23日的报导“Wall of silence around fate of China’s Bo”称,该报的记者试图采访薄熙来及其妻儿,但是遭到拒绝。一位应门的年轻军官隔着门缝让记者走开。 与此同时,重庆卫视改版,重回薄熙来唱红之前的节目风格,恢复了商业广告,并打造全新的大众娱乐节目,这意味着薄熙来的路线和政策遭到彻底清算。重庆公安局内不仅王立军的题字被铲,薄熙来的题字也不能幸免。而力挺薄熙来的孔庆东则被国安约谈,遭扣押五天。曾聘任王立军任客座教授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中共网络封锁之父方滨兴则被曝收取巨额金钱和性贿赂,协助薄熙来监听高层电子邮件。 这一切都验证了外界的分析——薄熙来的问题绝对不是腐败问题,而是牵扯他与周永康谋反(否则如孔庆东之流不会卷入)。薄熙来成为落水狗已无悬念,而力挺薄熙来的周永康则深陷泥淖、乌云罩顶。现在胡锦涛出访,为营造气氛而暂时不动周永康,这种手法一如习近平访美时,中共不动薄熙来的道理一样。 3月15日,薄熙来被免职意味着周永康失势。现在薄的马仔们都被免职或带走调查,挺薄与倒薄派的较量已见高下。既然是“谋反”,周永康这个“反贼逆党”的头子自然必须拿下。周的失势意味着周的路线迟早要遭否定;而周的帮凶们,即以“维稳” 之名镇压民众的警察,则是第一被整肃和清理的对象。 所以现在大陆的警察们应该最感谢的是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翻墙软件”,以便一窥中南海内斗真相,并及时站队。 耐人寻味的是高律师家人接获探监许可的时间点,正是三月十五日,就是薄熙来被免职的那一天。 能够批准高律师会见家属的一定是中共高层,看来他们的嗅觉总会比基层警察灵一些。他们当时即已知道或预见到周永康的失势。“做裸官,办移民”是这些中共高官早就为自己准备的后路。既然如此,基层警察何必为这些裸官们背黑锅呢? 善待法轮功学员,善待高律师,善待良心犯,就是中共警察自我保护的最好方法。要等到中共把他们当替罪羊抛出来,或者中共垮台后被清算的时候再后悔,那就太晚了。 而作为我们来说,则会一直为法轮功学员和高律师呼吁,直到中共解体的那一天。 (488)

章天亮:把我们的祝福寄给高智晟

自从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我知道了许多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地点,有的甚至成了举世闻名的地方,其中包括因为和平请愿而关押了我母亲的北京团河劳教所;十八位女性法轮功学员曾被剥光衣服送入男牢房遭轮奸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引爆国际社会调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沈阳苏家屯医院。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疆沙雅县的沙雅监狱,因为它关押了高智晟律师。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与监狱有任何瓜葛。然而在迫害发生后,监狱、劳教所成了关押和迫害良心犯的黑窝,许多地方甚至大量提前释放刑事犯,为关押和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腾地方。监狱的黑暗尽管长期存在,但过去的良心犯数量有限,真正的罪犯受到虐待又敢怒不敢言,故而曝光甚少。镇压法轮功之后,根据联合国反酷刑机构的报告,至少十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我个人估计的数量远高于此),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有几亿人之多,而且迫害极其惨烈,加上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地把迫害的事实在网络上和媒体上公布,这些监狱和劳教所的曝光率一下子成万倍的增加。 同样是良心犯,中共也视其“危险程度”而给与不同的对待。有人享受并赞美着“人性化”的管理;有人在家中被监视居住但禁止探视(甚至遭到毒打);有人在监狱中受到长期折磨;高智晟律师的遭遇同他所调查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是其中的最为悲惨者。 2006年4月26日,美国众议院以无一票反对的记录通过了支持高智晟的议案,敦促中共停止对高智晟的骚扰,并恢复他的律师执业资格。高智晟这个名字,在海外最大的媒体,如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上频繁出现。美国国务院把高智晟作为最关注的中国良心犯之一。2010年,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公开对媒体说他在会晤中共外长杨洁篪的时候询问高智晟的下落。欧盟议会副议长斯考特则多次公开声援高智晟,谴责中共对高智晟的酷刑虐待。 在如此持久而强烈的呼吁和关注下,中共仍让高律师失踪20个月,并在缓刑期满时再度将他投入监狱,更过分的是关押在沙漠中一个偏远的县城。有人说,这显示出中共在国力强大后已经不在意国际社会的压力,我说恰恰相反,如果中共不在意国际形象,何必在2011年一年就投资四百五十亿美元搞“大外宣计划”为自己涂脂抹粉?为何每当美国要讨论中国是否操纵人民币汇率时,就赶紧让人民币升值? 一个如此在意所谓“国际形象”和国际压力的政府,却能在强大的压力下仍一意孤行的让高智晟失踪、遭酷刑折磨、遭监禁和流放,恰恰显示出中共政权的极度虚弱和对高智晟深入骨髓的恐惧,其原因就是高智晟是个有原则和良心的人,对中共这个邪教组织不做妥协。只要能关住高智晟这个良心犯,不管国际社会千夫所指,几百亿美元的“大外宣计划”打了水漂也在所不惜。 一个曾经被中共的司法部评为十大律师的高智晟,却不能够为自己辩护,让自己免于处罚,这也说明了中共司法的极度虚伪性。多少西方政客或者所谓“异议人士”寄希望于这块中共邪教的遮羞布,希望它能约束中共的邪性。现在这块遮羞布既是中共邪教的棒子,也是中共邪教的盾牌。谁要再想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就好好想想这个邪教的发言人姜瑜的名言“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虚弱的中共害怕听到良心的声音,故此国内外善良的人们才更应该发出我们良心的声音。关注高律师的人们,把你们的支持和祝福寄给高律师,也把劝善之言寄给监狱的狱警。也许高律师一时还无法读到我们的信,但至少对那些监狱的警察来说,告诉他们高律师是一个受到世界许多地方人们的尊敬的人。希望以此能够缓解高律师的境况,减少他遭受的折磨。 我所得知的高律师的地址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雅县15号信箱16分箱 高智晟收 邮编:842208 (529)

章天亮:为中国的变革承受苦难

【大纪元2011年12月18日讯】近日,中共政权利用其掌控的司法系统将高智晟律师再度关进监狱,理由是“多次违反有关缓刑的规定”。与《环球时报》多次连续刊文批艾未未相比,中共连具体解释都懒得提供了——因为中共根本无法解释。 我相信,至今中共也没有放弃让高智晟妥协、乃至反戈一击的幻想,也必然极其残酷的折磨高律师的肉体,也必然试图用各种混淆是非的说词给高律师洗脑,也必然曾经用自由、名利、亲情等诱惑高律师与它“合作”,以期待给国际正义力量、特别是法轮功以最大的打击。高律师的被判刑,无疑是他铁骨铮铮的硬汉性格的体现,也是他在压力和巨大痛苦中保持对邪恶清醒认识的证据。 今年年初,高律师的太太耿和来华府之际营救自己的先生。我曾听她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中共试图罗织“经济罪名”来起诉高智晟,“名正言顺”地把他抓进监狱。当时从高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抄走的文件拉了一车,但竟然找不到一丝破绽。中共还试图用女色勾引高律师,被高律师在谈笑之间化解。正如高律师在2006年3月16日发表的《今天无意中甩掉了跟踪我的警察》中所说:“在这么多年和他们(中共)打交道的过程中,早已经把我们锻练成了道德完人,逼迫着我们也不得不做的没有一丝漏洞”。 正是这种“道德完人”,令中共的恐惧深入骨髓。在中国那些知名的异议人士的名单上,有人在被软禁、有人被监视居住并禁止探视、有人被关进监狱、有人失踪一个多月遭受恐吓和精神折磨。中共一向长于捕风捉影、深文周纳,先造谣、再批判。而对于高智晟,中共不但失语,而且让他从2009年2月开始失踪至今,中间只短暂让他露面以缓解外界的压力,这也是对高律师高尚道德的另类“认可”。 几十年以来,中共和民间互相之间存在着一种幻想。民间的幻想是,中共是可以改良的、领导人的出发点是好的是要“为人民服务”的、只要中央重视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中共的幻想是,对老百姓能骗一天是一天,靠着镇压和欺骗,中共的统治就可以一天天的混下去。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和《九评共产党》的发表,现在已到了幻想彻底破灭的时候。 中共是个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流氓邪教,不但不可能改良,而且只能越来越邪恶残暴,认清这一现实,几十年的骗局就维持不下去了。民众会坚定地站在中共的对立面,也会劝中共的党、团、队员退出中共,也站到中共的对立面上来;而中共则在大势已去的绝望中对觉悟的民众实施更残酷的打压,但这只是它临死前的一击而已,高律师无疑为这种变革承担了最大限度的苦难。 高律师在2005年12月14日发表的《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中说:“故此,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凶,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正如我们不会停止为高律师呼吁一样,我们也不会忘记高律师这些掷地有声的言语。对于每年“维稳”费用超过军费的中共来说,我们还不清楚这个风雨飘摇的政权是否还能维持到高律师刑满出狱的时候,但媒体和国际社会一定要用最大的努力营救高律师,保障他的安全,促成他的自由。 无论是谁对高律师实施了怎样的迫害,在中共解体之后,我们也一定要将这些人渣绳之以法。这么做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让天理和正义再现人间! (472)

章天亮:对高智晟律师的惦念

【大纪元12月31日讯】年终岁尾,正是亲朋好友间互致问候,送上祝福的时候。而我此时,却格外挂念高智晟律师的安危。 自从高律师今年二月被绑架之后,便杳无音信。他的太太耿和带着儿子天昱和女儿格格历尽千辛万苦流亡海外。语言和交通的障碍所造成的生活不便暂且不论,高律师的失踪让母女三人日日忧心如焚。 十六岁的格格在三年前被国安骚扰、羞辱,情绪起落不定,更在逃离中国前几次试图自杀。来美国之后,格格日夜盼望着父亲的零星消息。圣诞节前,格格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并由此产生父亲身遭不幸的不良预感。压力之下,情绪失控,不得不住进医院治疗。五岁的天昱每天几次到十几次默默流泪。 耿和一方面为丈夫揪心,另一方面还要照顾儿女,本已心力交瘁。女儿住院则让她的精神压力达到了极限。在今日与朋友们通话时,耿和痛哭失声,而竟然无人可以想出一句话来安慰这个无助的女人。 耿和是一个非常温和、善良的人。她失去了在北京优越的生活、住房、汽车、存款以及自由;丈夫被酷刑毒打,受尽变态狂的折磨,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女儿产生心理疾病;自己流落异乡,需要学习语言、养家糊口、拉扯儿女;每日像冲锋打仗一样奔波于学校和住处,时间紧张的以分钟来计算和安排。而这些都没有让她有一丝的怨言。她依旧温和地笑,依旧在今年法轮功被迫害十周年的集会上、在华盛顿DC的国会山前说“虽然高律师因三封公开信,而给他自己和给我和孩子带来了如同法轮功弟子所受的迫害一样,现在高律师还不知下落,但我们没有后悔过,高律师说过,结束这个民族所受的灾难,需要有高尚道德的人来担当,法轮功弟子做到了,我们也要做到,别说还有神在呢,天意难违,神和我们并肩作战,黎明肯定会来临。” 唯其如此,我们就更看到中共的邪恶、变态,不仅对高律师用尽酷刑,对流亡海外、孤苦伶仃的耿和及孩子也要想尽办法给他们制造痛苦。一年了,哪怕是一个简单的问候,只要是高律师的声音,对这母女三人都是极大的安慰。而这么简单、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邪恶的中共却绝不做。 从根本上解决母女三人这些不幸的钥匙,都在于高律师的安全和自由。这正是我们需进一步努力的。 我也正告那些能够接触到高律师的人:中共的垮台已近在眼前,到那时,你们针对高律师的所作所为都将面临审判和报应,未来的善报还是恶报都取决于你们现在的选择。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12-31 01:17:23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2/31/n2771880.htm  (860)

章天亮:对高智晟的折磨和恐惧

【大纪元2月9日讯】自2007年9月,高律师因给美国国会的公开信而被绑架后,一直音信皆无达数月之久。就在他的公开信被公布后,我已预料他将很快会失去自由。等到他失踪的消息传来,我忽然在那天下午对他倍加牵挂,仿佛已经感受到他正在遭受酷刑。 今日读到他描述他所承受的折磨,真的可以用“人间炼狱”来形容。他曾在三封公开信中,记录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而这些酷刑几乎逐一加诸于他的身上。 看到如此邪恶的暴行,人们不能不诅咒这些酷刑的施暴者,让它们遭受立即的报应,也不能不诅咒发明、滋养并应用这些酷刑来维持其统治的中共,早下无间地狱。 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中国人沉醉于“奥运会”的光环;也有很多外国人,被开幕式忽悠的神魂颠倒。如果我们把那五色斑斓的焰火,各国政要开怀的笑容,中共宣传机器上的弹冠相庆,与高律师在黑暗与无助中被窒息的呻吟、对人类尊严的野蛮践踏、施暴者丑恶狰狞的嘴脸和最下贱的灵魂,摆在同一个画面上来看的话,即使是三伏天恐怕每个人也会倒吸一口冷气。除了最邪恶的邪灵,谁能施加这样的暴行;除了最邪恶的邪灵,又有谁能给暴行套上如此美丽的画皮?而这个邪灵竟然离我们如此之近!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要生活在这个邪灵的统治之下,为什么外国政要还在与这邪灵共饮共舞? 恐惧、贪婪或人性中类似的弱点,就是这个邪灵胁迫或诱惑人的招数。而它对高律师的折磨恰恰反映出它的虚弱——它在深具道德感的高律师面前无能为力,于是只能用疯狂的折磨来掩盖它的恐惧。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何尝不是如此。恰恰因为这些人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中共才要竭力清除。中共的恐惧是对道德的恐惧,对正义的恐惧。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高律师的折磨,只能让我们更加坚定我们的决心——这样的邪恶决不能继续存在。我们不会被邪恶激起仇恨,只会更加理智、和平,让中共被《九评》揭露的体无完肤,在“三退”中灰飞烟灭。对高律师的折磨,就是中共最新的罪证。 最后我想说:请多多保重,高律师!无论是否听到您的声音,我都相信您的人品,相信您对中共最清醒的认识,我也都知道您最希望看到的是什么。@*(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2-09 02:36:26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2/9/n2423166.htm (701)

章天亮:请高智晟暂缓去新华门抗议

昨日看到高律师的声明《若飞熊有损伤,我上新华门抗议》,今日即看到郭飞熊被打的消息。我认为中共在刻意制造这种事端,以便採取对高律师不利的行动。 在高智晟事件上,中共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曾经对一个记者谈到过:「如果中共想改良的话,你能不能放过高智晟?反正他公开信也写了,你把便衣撤了,行不行?这是非常小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但是它做不到。因为他要是放过了高智晟,就会给大家一个信号:『哦,原来跟共产党讲真话不用害怕,讲了真话也没甚么,它已经奈何不得了。』这就会给人带来一种很大的榜样作用。如果真把便衣撤了,就不止是高智晟和杨在新等人了,会有几百个这样的律师站出来。如果这些律师都像高律师这样写公开信,揭露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共怎么办,不是就完了吗?也就是说,共产党决不会让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因为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对它来讲就是致命的危害,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目前它就脆弱到这种程度了。」 然而,中共又知道抓捕高智晟的政治代价太大,国际社会和大媒体也在关注高律师。如果高智晟去新华门持续抗议,中共总会找到一个藉口,採用「非政治化」的手段,给高律师栽赃后,剥夺他的自由。 中共并不怕高律师去新华门抗议,一个人去那里抗议,声音总是有限的,而且中共会耍流氓,採取暴力手段对付。而像现在这样,高律师每日写文章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才是中共最怕,然而却不便採取行动的方式。 《九评之八》写道:「(中共)这样一个制度化、社会化了的邪教,其发展方向,只有走向彻底的堕落。」 对于中共这个邪教来说,只能越变越恶,而绝无改良的可能。高律师如果去新华门抗议,丝毫不会让这个邪教收敛它的罪恶。既然如此,我们不如不抗议它,而去解体它。我们不指望它收敛罪恶,也不把它当作敌人,而只用人对待垃圾的心态去看待它,去扫除它。 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传九评,促三退」,如高律师所言「故此,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兇,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请高律师不必对中共动怒,以一个平和的心态,利用您的影响和海内外的媒体资源,加大「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的力度。@(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4/n1211415.htm (610)

罗干与胡锦涛在暗杀高智晟中的角色

几天前唐子问我有关高智晟律师的问题,由于担心给高律师带来更多压力而没有及时回答。近日看到高律师险遭暗杀的消息,我想藉此公开对「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三次上书」事件的思考。 一、从「诬陷」走向暗杀 由于高律师的上书事件,江泽民、罗干以及曾庆红等人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令全世界震惊。西方主流媒体也报导了上书事件。如果中共将高律师逮捕审判,就必须回答国际社会的一个问题:高律师到底犯了甚么罪。 中共当然不能使用其惯用的伎俩——诬陷高律师「洩露国家机密」。这样就等于承认了高律师在信中提到的酷刑都是真的。「颠覆国家政权」也不适用,大家都知道高律师只不过写了几封信而已。这等于变相承认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会使「国家政权」(实则为中共政权)被颠覆,中共的死穴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两条政治诬陷走不通,中共开始施展流氓手段,包括对高律师查帐,吊销高律师的律师资格,用美色勾引以便诬陷高律师「嫖娼」等等,然而高律师的人品无可挑剔,中共想尽办法也无法找到逮捕高律师的藉口。 此时,中共开始动用最下流的手段——「暗杀」。中共在太石村、汕尾等地早就採用过这种黑社会的做法,驾轻就熟。只不过高律师处于全世界的关注焦点之下,如有任何不测,中共都是第一怀疑对象。杀手在试图制造车祸的时候没料到蒙车牌的报纸竟意外脱落,露出了京EB8233的车牌号!具体的行兇者已经不难找到。 二、对暗杀高律师的「沙盘推演」 在暗杀高智晟事件中,中共当然是主谋,但是行兇者、罗干以及胡锦涛的具体角色值得进行一番分析。 1、行兇者 高律师如被暗杀,具体的行兇者很可能被中共灭口。 中共灭口的事情干了很多,像参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刘春玲,就是被中共武警当场打死灭口。刘思影根本没有受伤,却被新华社安了个「心源性猝死」灭了口。「自焚」伪案以后,中共搞出三个长得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冒充王进东,估计前两个都已经被灭口了。12月6日,吉林省吉林市主管安全及环保工作的副市长王伟因为松花江苯污染事件「自杀」,外界认为这都是中共为了避免「拔出萝蔔带起泥」而进行的灭口行为。 谋杀高律师的行兇者从未像高律师一样进入公众视线,灭口之后就像水蒸发成了气体,没有人再会想起他。 2、罗干 行兇者背后的指使人是谁?答案我在一个星期前就公佈了,第一嫌疑人就是罗干。 暗杀高智晟,对于罗干来说是一箭双鵰之计。一方面,高律师揭露的血腥罪恶中都有罗干具体策划和督办的影子,暗杀高智晟,对于罗干来说就少了一个让他罪行更多曝光的机会;另一方面,如我上次撰文分析,大家在骂中共的时候,会把矛头指向胡锦涛。 高律师在1月18日发表了「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指出中共当局为了蒐罗他的「罪状」,派人到新疆调查他在二十多年前的行为有无「劣迹」。同时,高律师写道:「最近各地反馈回的信息表明,针对我的打压、迫害是全国一盘棋,总操盘者也绝非一般角色。诸如:浙江的一位干部因两次打电话给我家,即被安全部门找去谈话,并受到严厉警告;河南的一位教师因打电话声援我,被当地公安部门谈话六小时;新疆一位朋友几次打电话关注我的问题,前天夜里一群警察突然闯到他家里,恐吓他的家人;广西的一位干部因声援我突然被公安传讯!每天这样的电话枚不胜举,这一切足以提醒人们,中共在动用全国的一切资源来迫害我。同时,这动用全国资源的权力协调者可绝不会是一个中央部委即能够解决的问题。协调、动用这一切者没有政治局常委的角色是很难做得到的。」 像暗杀高智晟这样在国际社会「一石激起千重浪」的事情,除了政治局常委级别的人之外谁敢拍板?在政治局常委中,有谁管着公安和国安特务?罗干真是不二人选。曾庆红、吴官正、罗干、贾庆林、李长春这几个因为迫害法轮功被告上国际法庭的人,人人有拍板的动机和拍板的权力,只有罗干有具体实施的权力。所以,罗干的角色是我们一直要盯住的。 3、胡锦涛 对于胡锦涛来说,他的心情想必十分复杂。 江泽民在推行镇压政策的时候就知道没有多少人是真的贊成,下台之后,镇压政策能否延续是关系到江会不会被清算的问题,而胡锦涛与温家宝一直有平反法轮功的意图。因此江泽民在安排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会名单的时候,一定要把迫害法轮功血债纍纍的人塞进常委,然后宣佈胡锦涛不再是核心,转而实行「集体领导」。江泽民知道只要曾庆红、吴官正、罗干、贾庆林、李长春这五个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人呆在常委会,胡锦涛的「平反」政策就不可能在常委会通过。 岂止如此,这五个人和黄菊一起抵制胡温,让胡温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如果胡锦涛要整合权力,无非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将这些人熬到退休,再用自己的人马补上去;另一条是施展雷霆手段,利用政治斗争将这些人逼出常委会。 第一条道路,胡锦涛是走不通的。最值得怀疑的是,没等胡锦涛把那些人熬下台,共产党就已经在退党大潮的冲击下土崩瓦解。再者说,即使曾、罗正常下台,它们也会採用与江泽民同样的办法提拔自己信得过的人,以避免下台后被清算。 第二条道路,胡锦涛仍然走不通。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军委、人大、政协、武警、国安、公安等领域,胡锦涛插不上手。在美 国等西方国家,胡锦涛受到共产总书记的头衔拖累,得不到外交领域的认可。他唯一能够利用的中国的民间力量。当年邓小平除了利用军方支持外,也是利用民间的 力量取代了华国锋。 胡锦涛在SARS事件和孙志刚事件中,向民间迈出了一小步,但是又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原因也很简单,对于中共来说,改善与民间的关系就等于死亡,因为它需要靠恐惧来维持政权、靠谎言来欺骗民众。一旦与民间改善关系,接下来该如何回应民间的民主诉求和言论自由的诉求? 胡锦涛看到了这一点,不但在SARS后往左转,而且比他继任之时还要左。 抓不抓高智晟,对于胡锦涛来说利弊是明摆着的。不抓高智晟,对于胡锦涛本人的形象是大有好处的。更何况高智晟揭露的是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胡锦涛如果政治手腕高超,还可借力打力,逼退江系人马,特别是曾庆红与罗干。凡是被法轮功起诉的人,如曾庆红、罗干、吴官正、贾庆林、李长春,全部清理出政治局常委会,刘淇、周永康之辈清理出政治局,刘京、薄熙来之流清理出中央委员会。一方面收回江系人马掌控的国安和公安部门权力,一方面为建立自己的 班底腾出位置。更大的好处是,再次赢得一些民心。 然而,胡锦涛是有顾虑的。一方面他缺乏与江系人马进行政治摊牌的本钱,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担心平反法轮功会更进一步暴露中共的邪教本质和血腥迫害。 三、只要胡锦涛仍是总书记,高智晟就不安全 如果胡锦涛是出于政治权力斗争的考虑而不抓高智晟,高智晟就仍在危险之中。即使胡锦涛为法轮功平反,高律师也会成为整肃的对象。恰如喻华峰一样,尽管他管理的《南方都市报》揭露了SARS和孙志刚事件,胡锦涛也是按照他所揭露的事实进行了处理,但是接下来喻华峰被诬陷入狱十二年。因为你具体揭露的是不是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具有的这种「敢说真话」的品质,这对于谎言连篇的中共是不可容忍的。 另一个例子就是吕加平。此人揭露江泽民汉奸歷史以及与宋祖英的不正当关系。当时如果没有与江泽民恶斗的政治局常委的保护,吕加平早就像在国内起诉江泽民的王杰与朱柯明一样遭到残酷迫害了。然而吕加平竟然安然无事。 胡江恶斗的好戏一结束,吕加平就被弄回了老家,现在已经被消音了。因为揭露江泽民是政治需要,现在保持沉默也仍然是政治需要。只要政治需要的优先级高于揭露事实,那么揭露事实的人就无法保障自身的安全。 如果胡锦涛把持着党的总书记职位不放,即使不动高智晟也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 四、退党是胡锦涛唯一出路 不断有人和胡锦涛说退党的问题,想必到今天胡锦涛对此事的意义仍然没有想明白。 如我在「沙盘推演」一节中所指出的,胡锦涛根本就无法在中共的体制内与罗干、曾庆红等人争个高低。胡必须认清他只有退党才能赢得民心,只有退党才会将操纵他的罗干、曾庆红以及共产邪灵摆脱掉。退党将成为他新的政治生命的开始。否则他会一直被捆绑着作为中共邪灵,以及罗干、曾庆红等人的替罪羊,最后与他们一起面对正义的审判。 所有关心高律师的人,也应该看到中共不除,高律师在国内就无宁日。既然如此,何不传九评,促退党,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来保护高律师呢? 胡锦涛又要出访美国了,他能做陈用林吗?@*(http://www.dajiyuan.com)…

章天亮:高智晟被传唤 定是罗干所为

这篇文章在几天前写下一半之后,就搁置起来,怕对高律师造成负面影响。今日看到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高智晟律师被警察传唤,至今未归。这迫使我再次续写这篇文章。我只想阐明一个问题——传唤高智晟,必定是罗干所为。 高智晟为法轮功事件以公开信的方式三致胡温,实际上把胡温摆在了一个相当正面的位置。对于胡温来说,一方面法轮功一直对他们网开一面,谆谆劝善,另一方面,他们对镇压法轮功一直持否定态度。今年胡锦涛访问加拿大时,面对记者提问法轮功的问题,避而不答,就是要与镇压保持距离。 因此不抓高智晟,无论胡温从情理上来考虑,还是从国际国内的形象考虑,都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 几十名便衣贴身跟踪高律师,长达七十余天而不下手,实际上反映中共高层在抓和不抓的问题上存在激烈争论。而便衣的寸步不离,只是欲抓捕的一方准备随时下手的一个信号。 那么谁必欲抓捕高律师呢?就是罗干。法轮功方面要求法办的「新四人帮」依次为江泽民、罗干、刘京和周永康。我认为,罗干在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是仅次于江泽民的第二号祸首。 对于罗干来说,能下令在汕尾用冲锋鎗屠杀民众,能在1989年坚决策划和督办「六四屠城」,能让国安、公安在天安门一天上千人的殴打和抓捕法轮功,早就不在乎什么中国的国家脸面问题。而高律师揭示出来的血债和酷刑,每一笔都有罗干的责任在里面,就冲着这一点,罗干也必欲先抓高律师而后快。 在另一方面,罗干抓捕高智晟律师还有另一个更阴险的目的,就是打击胡锦涛。 尽管胡锦涛登基三年有余,却仍然是江系人马摆佈的一个傀儡,「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当年江泽民先在1992年搞掉杨家将并开始清洗军队,1993年搞定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团,1995年扳倒陈希同,1997年逼退乔石,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耍尽阴谋诡计才将所有权力抓到手中。而胡锦涛现在四下一看,军队、武警、国安、公安,包括人大、政协、中纪委,没有一样他能说了算的。 更尴尬的是尽管胡锦涛什么也说了不算,一切坏事却都要算在他头上。罗干无论是在哪里血腥镇压民众,实际上也都是一场场的「倒胡运动」。老百姓搞不清楚罗干的幕后角色,自然认为是胡锦涛下令,至少是默许过。这对于胡锦涛形象的损害,及其权威和权力的进一步削弱,都是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人巴不得看到的。甚至,罗干、曾庆红希望这些洗不干净的血债能够把胡温捆绑在江系的战车上。 罗干是个理智不健全的疯子,从「六四」开枪到「汉源」开枪,从汕尾开枪,到迫害法轮功、传唤高智晟,一个人并不需要稍有良心,而只要稍有理智都不会如此丧心病狂。岂止如此而已,罗干看到如今的退党大潮和中共末日将至,更加垂死挣扎,把手里的暴力机器开动到了极速。 我们一方面要强烈谴责中共的暴行,更要揭露罗干的恶劣角色。我呼吁胡锦涛和温家宝,尽快释放高律师,你们需要在全国民众和世界媒体的面前做这样的政治表态,同时这也是在为你们的未来留一条后路。(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13/n1188686.htm (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