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反思

章天亮:自取其辱还是无果而终

今日上网看到一则让我鄙视嘲笑的消息,中共开始派一批官员与专家小组到海外低调组团“考察”神韵,准备将技术偷到手之后推出“山寨版”。想出这个主意的人,大概嫌中共死得还不够快。 我曾经多次讲过,一种政治制度的存在需要有一个文化环境。中国古代的皇权社会,是以儒家文化为依托的——“君权神授”的理念赋予君权神圣性; “仁政治国”的理念去约束君权,保障民权。西方民主制度则以“在神之下,人人平等”的理念为依托。 只有社会普遍认可的理念,才能成为统治者执政合法性的来源。 中共从建政开始,就面临着合法性的缺失。因为它基于“无神论”,所以不能宣传“君权神授”;因为它讲阶级斗争,必然要人为制造社会的不平等,也不能宣传“人人受造而平等”的理念。许多人意识不到的是,现在的“官本位”观念、贫富差距、城乡二元户口、城管对决小摊贩等等是阶级斗争理论不自觉的延续。只要中共存在,就绝不可能实现社会的平等、公平和正义。 我们必须明白,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都无法作为中共政权的文化环境。这就是中共以“文革”等方式疯狂破坏传统文化的原因。也是中共一直执行严厉的文化审查制度,抵制西方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原因。 出于对抗中西传统文化的目的,中共通过宣传机器和洗脑教育,为自己的邪恶政权营造了一个“党文化”环境。 因此,中共学神韵只有两个结果——先是自取其辱,最后无果而终。 2010年1月,我在华盛顿DC的肯尼迪艺术中心参加神韵演出后的招待会。现在我还记得美国民主党总统侯选人、资深国会议员Dennis Kucinich发表的感人至深的答谢辞。他说:当我们为神韵喝彩时,让我们记住演出背后超越世间的深邃内涵。 神韵艺术团的宗旨是复兴中华五千年的正统神传文化,而这正是中共六十几年来处心积虑要灭绝的对象。神韵演出的每一个节目所表达都是对神的感恩和赞美、忠孝节义的精神或者人与自然水乳交融后的身心快乐。演员全身心的投入,向观众传递这些美好的信息,是因为演员本身是信神的、也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下熏陶出来的。 这些演出的内涵是中共根本学不到的,因为该内涵恰恰挑战着犯下六十多年反人类罪行的中共的执政合法性。而一旦抽去这些内涵,无论中共在技术上做得再精致,最后的结果也不会被国际社会认可,这一点从恶评如潮的张艺谋的电影《英雄》和纽约大都会上演的《秦始皇》歌剧就可得到明证。更何况,神韵的舞台艺术本身也具有正统的艺术性,就连表面的模仿,中共也无法做到。 《水浒传》里的李鬼最怕见到李逵,中共还真敢用山寨版“神韵”和真正的神韵艺术竞争吗? 记得《九评共产党》刚发表的时候,中共曾试图组织笔杆子反驳,还曾撰写过“假九评”。而今“假九评”早就灰飞烟灭,笔杆子们看了真“九评”不但理屈词穷,暗中退党也说不定。 山寨“神韵”的考察团,说不定还会被真“神韵”所感动,幡然猛醒,就近加入神韵艺术团。让体制内的人看神韵,就等于瓦解中共的“党心”,动摇中共的“军心”。就如“假九评”从未真正流传开一样,山寨版“神韵”也定会在声名狼藉和众叛亲离后无果而终。 (507)

章天亮:再造中国

章天亮:再造中国 ——神韵文化反思录 【大纪元2011年02月26日讯】 题记:自汉代以降,无论是察举、征辟到后来隋唐的科举,都是给人才参与国家大事开创途径。这也是维护社会安定、推动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这一传统随着中共建政而突然断裂。中共对于人才采取极端仇视的态度,自夺取政权后,便开始对各类人才系统的迫害和屠杀。人们通常认为,“屠杀”是中共制造恐惧的手段,然而再深思一步,却会发现,这是中共系统地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必走的一步棋。 自神韵2006年问世以来,中共一直竭力干扰阻挠神韵的演出。神韵以极致的美,唤醒人对天国的回忆与向往,人在此时所产生的渴望、谦卑、感恩、敬畏的情感,再也不是中共过去的谎言宣传所能阻挡,也不会再被其改变。 中 国人本来就是敬畏神明的,本来就是善良高贵的,是中共多年对文化的灭绝和党文化的教育才把中国人糟蹋成沉迷金钱与性欲,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神韵的演出, 正是唤醒中国人的记忆——对神佛的记忆、对历史的记忆、对传统文化的记忆。如果说民族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神韵正在重塑中华民族,再造一个新的中国! (神韵艺术团提供) 神韵再造中国文化文 ◎ 章天亮 2011年神韵巡演在华盛顿DC的甘迺迪中心已经落幕一个星期了,但我耳边仍时时回荡着《梦回大秦》中激越飞扬的鼓声和军号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此之谓也。 第一次看《梦回大秦》便令我心神激荡,台上的表演将我带入那个征尘蔽天、狼烟四起的战国时代。 秦灭六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以至于一千两百多年后,人们仍在反思为何摧枯拉朽般横扫六国的秦国,在短短三年内就被农民造反的烽火烧成灰烬,一向所向披靡的劲旅为何突然如此不堪一击。唐宋八大家中的苏氏三父子都写过《六国论》,其中苏轼的反思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战 国是一个养士风行的时代,齐国的孟尝君、魏国的信陵君、赵国的平原君、楚国的春申君、秦相吕不韦等,养客都达数千人之多。这使得列国中有一技之长的人才, 哪怕这一技之长只是鸡鸣狗盗,也可在这些养客的公子那里得到优渥的待遇。秦灭六国后,秦始皇以法律治天下,觉得这些人才已无用处,便放他们散归田里。这些怀才不遇的士人,不甘心于布衣蔬食,于是像陈涉一样辍耕叹息,以待天时。苏轼认为让才能之士流落民间,犹如“纵百万虎狼于山林而饥渴之”。用句现在通俗的话说,如果人才没有像社会上层流动的途径,就是执政安全的最大隐患。 自汉代以降,无论是察举、征辟(名望高、品学兼优的社会名流,被征召为要职)到后来隋唐的科举,都是给人才参与国家大事开创途径。这也是维护社会安定、推动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这一传统随着中共建政而突然断裂。中共对于人才采取极端仇视的态度,自夺取政权后,便开始对各类人才系统的迫害和屠杀。 中共农村的“土地改革”,杀光了农村里最懂农业的人才;“工商业改造”杀光了城市里最懂经济和社会管理的人才;镇压 “会道门”杀光了各类宗教中的精英;“反右”则从社会中抹去了“知识分子”这一阶层。 在反思这一段历史的时候,人们通常认为,“屠杀”是中共制造恐惧的手段,然而再深思一步,却会发现,这是中共系统地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必走的一步棋。 执政的法统与道统 《史记.儒林列传》中记载了一段汉景帝年间的御前辩论。一位叫黄生的人说:成汤伐桀、武王伐纣,这是以臣弑君的不义之举。黄生举例说明道,帽子再破,也要戴在 头上;鞋子再新,也要穿在脚上,为什么呢?这是上下的名分。桀纣虽然无道,却是君上;汤武虽然圣明,却是臣下。君上有过错,臣下不能规谏,反而杀掉君上, 自己正位为君,难道不是“弑”吗?辕固生反驳说:照你这么说,那么我们的高皇帝推翻秦朝,岂不是做错了吗? 汉景帝听到这里,说了一句“做学问的人不谈及汤武受命,不算愚笨”,便结束了这次讨论。 汉朝是一个很特殊的朝代,它是第一个需要解释执政合法性的王朝。在汉代以前,任何一个君王的王位都是继承来的,包括秦始皇,也是从秦庄襄王那里继承了王爵, 后以武力统一中原而称帝。其他如成汤、周武王,都是疆土超过当时夏、商的大诸侯,后因夏桀、商纣无道,天与人归,改朝换代。 而刘邦的出身只是平民,靠着韩信、张良、萧何、陈平、周勃等文臣武将,三年灭秦、四年灭楚,短短七年时间即以武力而非文德荡平四海、君临天下。辕固生的反驳看似一个两难 推理:如果高祖是错的,则刘姓政权不合法;如果高祖是对的,那么其他百姓是否有样学样,也可举旗造反而称帝? 这个问题,汉代大儒董仲舒给与了完美的回答,且这个答案被承认了两千多年。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的三次对策(史称《天人三策》,完整地收录于《汉书》)中,提出了“君权神授”与“仁政治国”的理论,解决了历代王朝执政的“法统”和“道统”的问题。 董仲舒的不同之处在于,在《天人三策》中,他除了强调了君权的神圣性之外,同时重点强调了君权的有限性,即“天人感应”之说。君王如果无道、失德,就会有天灾示警,如果不思悔改,天命就会改移,国祚就会灭亡。董仲舒把儒家这套仁政治国的理念称为“道”。 至此,执政的“法统”和“道统”问题分别找到了君权神授和仁政治国的答案。这种以“仁政”治国的思想,要比王朝的命运更加绵长。孔子被称为 “素王”,董仲舒认为代周的既非秦也非汉,而是孔子。只不过孔子承受的天命,不是“法统”而是“道统”。 中共是一个以“无神论”为最高指导思想的黑帮邪教,自然不能以“君权神授”来解释其政权的合法性;毛泽东在进北京之前就宣布“绝不施仁政”,自然也不会承认 孔子的学说(现在中共立孔子像,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因此,中共政权需要与中国几千年“法统”与“道统”的双重绝裂。 传统文化对中共的政权来源与执政方式形成双重挑战,构成了对中共政权的直接威胁。…

章天亮:“党文化”的自卑

【大纪元6月16日讯】华盛顿DC的肯尼迪艺术中心的歌剧院(Opera House)前,有一个肯尼迪总统的头像。我曾数次驻足阅读头像后的一段文字:“艺术的生命,绝非打断或干扰了一个民族的核心意图,反而与其非常接近,并且是检验一个民族文明质量的标杆。”(The life of arts, far from being an interruption, a distraction, is very close to the center of a nation’s purpose – and is a test of the quality of a nation’s civilization.) 人说到底,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除了吃饱穿暖外,许多人都曾思考过人生的意义,或者像亚里斯多德在《伦理学》中提出的问题:“人应该如何度过一生?”对这个问题,超越世俗的答案需要在信仰或宗教中寻找;而在世俗间最重要的表现则是艺术。一部好的影片或舞台演出,应该带给人以智慧的启迪、哲学的思考或心灵的净化。 我在肯尼迪艺术中心观看过许多场神韵晚会,每次走出会场的时候那种身心净化后的愉悦常让我对肯尼迪总统的论断深感共鸣——“艺术是检验一个民族文明质量的标杆”。 我看过许多中国大陆的影片。如果是古装片,其表现内容常常是机谋权变、勾心斗角;如果是现代片,则充斥着谎言、背叛、虚伪或性。我能够理解的是一部影视剧需要剧情冲突、需要塑造人物、需要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其目的应该是高扬人性之善之美,而非刺激人性的丑陋与邪恶。 近年来大陆影片不乏大阵势的战争、大场面的奢华,但其所传递的价值却实在令人无法恭维。而到海外演出的戏剧、流行歌曲等,因语言障碍无法和各国观众沟通,杂技类的表演虽无语言障碍,但绝大多数人只会把表演者当作匠人来欣赏,而非艺术家来仰慕。因此可以说,多年来中共的各种文化交流活动无法激起观众的心灵共鸣,也无法呈现真正的中国文化。 而这一切却随着神韵的出现而改变了。2008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深国会议员Dennis Kucinich说:“今晚我们所有幸欣赏到的这场艺术演出,在如此多的方面惊人的卓越,其中的艺术表现力可以用许许多多最好的形容词来描述。……艺术让人类精神变得高贵并提升我们的境况,今天我们祝贺神韵的杰作和杰出的艺术家们,他们洗礼我们的心与灵魂。让我们永远记住,在提升我们境况的背后、那些将我们与超越世俗的世界连接的资讯。因此当我们祝贺神韵时,让我们记住他们表演的背后内涵,感恩他们,谢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thvqPGLs18&feature=related ) 费城名门之后纳撒尼尔.康是多次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电影制片人。他在费城观看演出之后说:“在精神领域方面,我以前读过老子、孔子的书,今天看到神韵,我感到神韵的舞蹈、歌曲,每个节目都在帮人找回真正的自我,启迪人们的精神。…作为一个现代的西方人,我不太了解中国文化,从来没有接触过舞台所展现的佛国世界、天国世界。一方面,我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存在的;另一方面,我强烈地感受到,这是真实存在的。…如果这就是天国,请把我带进去。” 这种精神的启迪与灵性的升华是任何一个中国大陆的表演团体所无法带给世界的。这并非说中国大陆的人不具备这方面的素质,恰恰相反,神韵的许多编导和演员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正是中共的党文化审查系统决不允许展现超越世俗的美好价值,才使这些杰出的艺术家不得不利用海外的文化自由来恢复和重建中国的正统文化。 按道理说,一个正常社会的政府在面对民间重建正统文化的努力,并目睹其巨大成功后应该感到自豪或羞愧,而中共的做法则是竭尽全力的打压。 近日国外许多承演“神韵晚会”的剧院相继曝光了一些邮件,内容充斥着“地球爆炸”、诋毁耶稣等荒诞怪异、耸人听闻的内容,并威胁对方不修炼法轮功就会大难临头等。写信者自称是法轮功学员,但其意图却是希望以此达到将法轮功修炼者抹黑成心理不健康或极端的人,同时达到干扰神韵演出的目的。 首先必须明确的一点就是修炼法轮功是个人的信仰自由问题。这里的自由包括两个层面,即来和去的自由。李洪志大师早在1996年9月7日发表的“大法金刚永纯”一文中已明确提到“大法的修炼永远是自由的,不可硬拉任何人参加修炼。”因此以威胁方式“劝”人修炼法轮功是绝对违背法轮功宗旨的行为。 其次,神韵演出自2007年已经开始,在过去的三年中,鲜闻类似事件的发生。而最近曝光的这类信件虽来自不同的人,但其措辞相近、突然同时出现、地域遍及许多国家、收件人则包括剧院和支持神韵的艺术家、社会名流等,明显是一次有组织的行动。 谁有动机、有能力来组织这样的行动呢?我们不能不认定有一系列干扰神韵前科的中共。我曾总结过中共干扰神韵的九大阴招,包括破坏演员乘坐的巴士,试图制造交通事故;偷盗票款、干扰热线;给主办剧场施压;冒充观众抱怨演出内容等。现在又出此第十大昏招儿。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会知道,剧场方面不可能不在收到邮件后和主办方沟通,这一类很易揭穿的谣言除了让中共继续在世界面前丢脸、并凸现出中共的走投无路外,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这种见不得人的伎俩其实反映出中共深深的恐惧和自卑。中共恐惧的是在欧、美、澳、亚上流社会风靡的神韵让中共在海外苦心经营的对法轮功的谣言烟消云散,对比出中共党文化的低俗与丑陋。中共自卑的则是,它们无论如何拿不出任何能与神韵“争夺观众”的演出。 中共是害怕自由的,害怕自由的思想、害怕自由的媒体、害怕自由的竞争。中共党文化的宣传靠的是“金盾”、“绿坝”的封锁;党文化的演出只能在暴力消灭竞争对手(哪怕是 “山寨春晚”)后,在封闭的环境中生存。这种封锁加消灭的原因就在于中共对自己“党文化”的深深自卑,乃至彻底丧失了信心。谓予不信,不妨看看中共是否敢请神韵到中国大陆演出,让大陆民众自己来评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10-06-16 03:00:33…

章天亮:干扰神韵 中共的九大阴招

【大纪元3月31日讯】神韵艺术团以其纯善纯美的演出复兴着中国古老的文化。许多政要名流都赞叹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称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中国”。从国会议员、金融钜子、好莱坞“教父”、跨国公司或基金会的创始人、军方高级将领等,无不沉醉于神韵所带来的光明与希望。这种口耳相传的影响力不仅为神韵赢得一年将近一百万的现场观众,更在欧、美、澳、亚等各国的上流社会中风靡。 对于神韵不可阻挡、风行全球的势头,中共极为恐惧。盖因神韵所代表的正统文化快速消除着中共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党文化,也揭露出中共迫害无辜民众的罪恶嘴脸。因此,自神韵从2007年开始全球巡回演出后,中共就竭尽全力地干扰。现总结其九大阴招如下: 第一种是威胁和利诱主办单位、主办城市或主办国家。中共通过驻外使领馆,以双边关系受影响或者以在华投资来威胁主办城市取消演出。如:神韵艺术团定于2008年3月24日至27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Stockholm)和林雪平(Linkoping)两大城市演出。消息发出后,林雪平文化处的官员约翰‧林格伦(Johan Lundgren)接到中共大使馆的电话。“一个自称是领馆官员的人打电话要求取消演出。如果不能取消演出,林雪平市和中国的关系将受到影响。”结果是事发后,瑞典各大媒体纷纷对此曝光,置疑中共的威胁行为。演出则照常进行。 第二种是干扰神韵演员的家属。例如神韵演员王琳(化名)的哥哥和姐姐一直受到中共特务恐吓、骚扰。王琳的大哥被恐吓后没多久就过世了,去世时才50岁。今年一月,三个自称是当地政法委的人来到王琳的大姐家中,对她说:“你妹妹在法轮功里很有名气,是个活跃份子,并且在法轮功电视台里主持节目。”特务通过王琳大姐传话,让王琳回国,并称要“跟她好好谈谈”。今年二月,为了干扰神韵二胡演奏家美旋的情绪,中共突然绑架了她的丈夫江峰。 第三种是恐吓华人观众。中共利用外围组织,如侨团等在海外华人中散布恐怖气氛,说“不要去看,万一被人拍下你的照片,你回国时会遇到麻烦。”这是虚张声势的做法,实际上不可操作。费城唐人街一家每年代售神韵演出票的老板就说:“我才不信!我进进出出每年回国一两次,根本没事!”该老板还对部份侨团的做法表示了不满:“他们干嘛这样,人家好好的演出……你是侨团,不能乱说。” 第四种是强行没收中国大陆民众的演出票。神韵准备在香港演出时,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市民杨军、李佳夫妇订购了七张演出票,希望和自家亲属一同前往。之后他们来到儿子杨帆在广州的家里住下,一边照顾怀孕待产的儿媳,一边等待看到演出。大陆国安和公安系统通过电话监控获取了杨军夫妇购票的信息后,2010年1月8日,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局、广州市公安局以及番禺区公安局合伙派出五名警察,闯入杨帆家中,逼迫杨军夫妇和儿子儿媳把所购神韵演出票无条件交出,否则就要将人带走。 第五种是使领馆出面造谣说演出是在“搞政治”等,阻止政要观看。例如神韵2007年的圣诞晚会首演当天,美国多位政要收到中领馆的诬蔑信件,信中采用中共一贯手法诬蔑和攻击法轮功,并且以“中美关系”相威胁,试图阻止当地的美国政府官员支持以及观看圣诞晚会。多位美国政要在接到信后立即通知新唐人及各地圣诞晚会的主办者,纽约州议员麦克尔本杰明表示,之所以将此事公布与众,是让美国人和世界人民都了解中共的真实面目。与此同时,佛州福特劳德尔市市长在接到中领馆的信后,告诉当地的晚会主办者,这是美国,我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不仅给了褒奖,还表示要带太太一起来看演出。 第六种是派出演出团在相近时间、附近场地演出,以送票等方式争夺观众。2007年1月,正值神韵艺术团准备在纽约无线电城演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之际,中共请世界三大高音之一的多明戈主演、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得主谭盾作曲、张艺谋导演的大型歌剧《秦始皇》在纽约上演,事先的商业宣传相当充分,而西方主流媒体却恶评如潮。 第七种是破坏演员乘坐的汽车,试图制造交通事故。例如,2010年1月6日至23日之间,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正在加拿大东部5城市巡演。1月13日,当艺术团行至首都渥太华和蒙特利尔时,神韵演员的专用巴士轮胎被人蓄意破坏,前右侧轮胎被发现有2道用很薄刀片割出的刀痕,修车厂技工表示,这种刀痕能使轮胎在高速行驶时爆胎,使巴士失控。 第八种是偷盗票款、干扰售票热线等。例如2006年2月9日下午,旅居法国巴黎的陈燕平女士家中,被中共特务闯入,卧室的衣柜门被拆下、折弯,床被翻倒,衣物和其他物品被翻得乱七八糟。陈女士当时参与了法国新唐人新年晚会的准备工作。她回家后发现,放在客厅里的、装新唐人晚会售票款的盒子里的现金被洗劫一空。 在前八种伎俩失败后,黔驴技穷的中共开始使用第九种伎俩,就是冒充观众找到剧场抱怨演出内容,譬如抱怨说演出有暴力内容。神韵是舞台演出,并非电影。即使展现中共对普通民众的迫害也是以舞蹈的方式模拟,且时间极短,更不可能像电影那样有逼真的暴力和血淋淋的场面。在神韵的历次演出中,西方观众中带着孩子来学习中国文化的比比皆是,不少孩子只有四岁,他们看到的却是光明、希望、善恶有报等,而且非常开心。 笔者在推广神韵演出时遇到过不少主流社会的回头客,许多都是衣冠楚楚的白人,带着未成年的孩子再来欣赏,这说明凡是看过神韵的人知道演出不但适合儿童观看,且非常有教育意义。在华盛顿DC的肯尼迪艺术中心,也有人跑到剧院抱怨演出内容涉及政治,而剧院方显然并不买账。今年八月,神韵艺术团将再临华府,继续在这个世界政治中心的最顶级的剧场举办一个星期的演出。 以上是我几年来观察中共所使的招术,大概仍不够全面,但是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中共所使用的都是暗地里见不得人的招术,即使再有什么花样也只会是阴招。这也足以证明神韵之光明正大与中共之鬼鬼祟祟。 (475)

章天亮:神韵巡回演出 华人之光照耀全球

【大纪元1月11日讯】每次神韵演出谢幕时,望着爆满的肯尼迪中心歌剧院里那些起立鼓掌、喝采欢呼的观众,我都能由衷地感到作为一个华人的自豪。 自从幼年的时候起,我就为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而骄傲;到后来,读着“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诗句,或孔子的“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更让我深感中国文化的魅力。这种魅力来自文化的久远丰富和博大精深,而我却常对如何能让外国人也能够接触、欣赏、甚至崇拜我们的文化,而感到十分艰难。 但是当神韵的演出出现时,中国古老文化的复兴和传播已经变成了一个近在眼前的事实。 在另外一方面,我也多么希望,绝大多数的海外华人也能和我一起分享神韵的荣耀,看一看神韵演出那宏大瑰丽的制作、尽善尽美的演出和满眼那些衣香鬓影、优雅矜持但却为演出而激动、流泪的西方观众。 西方的艺评家们,对演出质量可谓十分挑剔。记得2007年1月,中共请世界三大高音之一的多明戈主演、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得主谭盾作曲、张艺谋导演的大型歌剧《秦始皇》在纽约上演,事先的商业宣传相当充分,而西方主流媒体却恶评如潮。《纽约时报》的古典音乐评论家安东尼·托马西尼(Anthony Tommasini)说,“当歌剧的主角多明戈又开始沉闷的独唱时,你忍不住会想∶拜托,不要再唱了!”《华盛顿邮报》乐评家肯尼科特更是语气尖刻地指出,“谭盾想对抗传统歌剧,他无耻而又认真地把别人的最好作品拿来用”。《波士顿环球报》则从歌剧的立意本身批评张艺谋扭曲了中国的历史,为血腥杀戮做粉饰和张目。 与此相反,西方的艺术家们却不吝惜把最好的赞美之词奉上给神韵。自1942年开始,为百老汇演出写过三、四千场艺评的康内玛先生说“神韵是最顶级的演出… 我看百老汇的演出看得够多了,没有一个能够跟今晚的(神韵演出)相比”。国际钢琴大师、室内乐泰斗Charles Wadsworth则连用了三个“The Best!”(最棒的) 来赞美神韵。 著名电影制片人纳撒尼尔·康(Nathaniel Kahn)在今年1月2日观赏了神韵在费城的演出后说:“作为一个现代的西方人,我不太了解中国文化,从来没有接触过舞台所展现的佛国世界、天国世界。一方面,我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存在的;另一方面,我强烈地感受到,这是真实存在的。……一部电影表现的只是一个故事,而神韵是一台演出,让我看到一部又一部引人入胜的电影,把我带入另一个世界,我的心跟着剧情此起彼伏,或喜或悲,我感到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任何观念,而是任凭着神韵带着我在一个崭新的世界中遨游。”他还激动的说:“如果这就是天国,请把我带进去(“…if heaven is the way we saw it tonight, count me in”)。” 2009年,神韵的巡回演出吸引了近一百万的现场观众,足迹遍布五大洲,而今年的规模在进一步扩大。 2009年初,一位义工在华盛顿DC做神韵推广工作时,一个人曾质疑含有法轮功反迫害的节目是不是“搞政治”。这位义工翻开《圣诞奇观》的画册,指着小舞剧《精忠报国》的节目反问道:“如果南宋岳飞风波亭遇害后,立刻演出这个舞剧,难道是在‘搞政治’吗?” 在中国的文化中,一直存在着济世救人、孝悌忠信、礼仪廉耻等价值观。神韵的演出中,既有历史主义的题材(如“精忠报国”),也有民间传说题材(如“济公抢亲”),更有现实主义题材(如“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的小舞剧。抽象的价值观,以唯美而震撼的方式呈现出来,才让那么多的观众感动落泪。 无论从艺术性还是从展现的价值观来看,神韵已成为华人之光,成为中华文化复兴和重建的起点。这绝不是中共所宣传的“搞政治”或“宗教宣传”之类的谎言所能解释。 我衷心期盼,海外的华人能够冲破中共谎言的蒙蔽,到宝马香车、冠盖云集的世界顶级剧场,与西方主流社会一起享受神韵演出所带来的光明与希望。@*(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10-01-11 03:37:08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1/n2783342.htm (934)

章天亮:从神韵演出感悟“神传文化”

【大纪元2月26日讯】今年神韵巡演中有一个节目,叫《神笔的传说》,讲述仙人如何将制笔的方法告诉中国人。主持人在介绍的时候提到中国自古有“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等,并说明中国文化是神传给人的“神传文化”。 不同的民族不管地域、风俗、历史多么迥然相异,据我观察都有三个共同的特点:都有泥土造人的传说;都保留了对一场大洪水的记忆;都等待着神的归来。事实上,现存的最古老的几个民族,都是以神话史诗开始了他们的历史,记述了一段人神同在的日子,从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古巴比伦的《吉尔伽美什》、古印度的《摩诃婆罗多》、古西藏的《格萨尔王传》等莫不如此。 在各民族的记忆中,当人神同在的时候,神便教给人文化。翻开《圣经》,我们可以看到摩西在带领犹太人出埃及后,耶和华详细地教他如何制作各种祭祀的用具和礼节。在希腊神话中,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在创造人类后也系统的传授给人许多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说,东西方的文化都可称之为“神传文化”。 而中国文化的特异之处在于:在西方或其他民族中,其文化主体除了为了让人能够祭神、颂神之外,都是教给人如何生活;而中国的文化,更多的则是超越生活所需的智慧。凭着这些智慧,人可以脱离尘俗,修炼得道。 在西方人的眼中,中国的文化充满了神秘色彩。太极图、八卦、五行、周易、河图、洛书、中医、风水、看相、占卜、预测等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二十四史》中几乎每部正史都开辟专门的《方技列传》记述文化中超常和神秘的现象。事实上,人在日常生活中如果能够敬神、维系伦理,社会自然便可和谐安宁、生生不息,而中国文化最核心的内容却和日常生活似乎并无联系,却又世代承传达数千年之久。 上大学的时候学高等数学,觉得微积分实在是牛顿了不起的发明,因其几乎是所有现代数学和物理学的基础。后来读了《中国通史》中关于祖冲之的传记,才知道早在牛顿之前的1000多年,祖冲之在准确给出球体体积计算公式的时候就已经应用了微积分的原理。但祖冲之在中国历史中,其地位则远不及在西方历史中牛顿的地位了。 究其原因,盖因祖冲之所研究的仍旧是世俗的学问,充其量也只属于“术”类。这并非中国人缺乏科学的精神,而是中国人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超越“术”的“道”上。 这不免引起我们的一个疑问:为什么只有中国的文化似乎不是为了人的生活而传?那些神秘文化的记载和承传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了神韵的巡演,特别是最后一个节目的解说和内容,我相信观众就会豁然开朗了。◇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2-26 07:20:52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2/26/n2443754.htm (777)

章天亮:神韵智慧的魅力

【大纪元1月31日讯】神韵艺术团正在全球风行。今年我看到至少有四、五位美国国会议员带全家来欣赏演出,并在采访时做出相当精彩的评论。神韵的光芒正日渐吸引越来越多的美国最主流社会人士。 这当然展示出一种新文化在崛起时的震撼力。在另一方面,也引起我对智慧的力量的思考。 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是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学者(Futurist),他所写作的《第三次浪潮》等书曾风靡海内外。他在1990年出版《权力的转移》 (Powershift: Knowledge, Wealth and Violence at the Edge of the 21st Century)标题中提到权力的三个来源:知识、财富和暴力。 托夫勒提出的应该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观点,至少共产党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但是它只做不说。中共要垄断教育和垄断媒体的目的就是给老百姓洗脑,这就是对“知识”的垄断。中共在建政之后剥夺私人财产,就是对“财富”的垄断。中共军队归党指挥,公检法司置于政法委领导之下,就是对“暴力”的垄断。 在支撑中共的三个支点中,对“知识”的垄断正随着国内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 ”、《九评》的传播、互联网封锁的打破等走向解体,因为“伪知识”毕竟见不得真理;对“财富”的垄断,则自改革开放之后随着非国营企业的发展和私有财产的积累而日趋减弱。剩下的,中共就只能靠牢牢抓住枪杆子来垄断“暴力”了。从立体几何的观点看,三点确定一个平面,而今中共基本上三点已去其二矣。 托夫勒所提到的知识、财富和暴力,都属于世俗层面。我倒更倾向于将知识(knowledge)替换成智慧(wisdom),这似乎更准确地反映我观察到的历史。 在历史上出现过几位大智慧的人,他们在财富和暴力方面都一无所有。孔子周游列国时,曾绝粮陈蔡,但即使饭都吃不上,弟子们也没有抛弃孔子而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可见追随耶稣要把财富和权力统统抛去。释迦牟尼佛传法的时候,古印度诸国有王族子弟抛弃王位剃度出家。这些人舍弃的是荣华富贵,追随的则是智慧和永生。 在这里我们看到智慧的力量超越了财富和暴力。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无论是基督教被罗马帝国迫害期间、中国古代“三武一宗”试图灭佛的时候、以及现今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时,世俗的暴力与利诱都难抵信仰中的智慧的吸引力。 在现在社会中,歌剧、电影或文艺创作,基本上是以“人”为表现中心。最堕落的文化则以色情、恐怖、仇杀和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为卖点。这其中全无“智慧” 可言。 欣赏神韵的演出,不仅能看到最顶级的艺术表现,更能体会到超越人的最深湛的智慧。这也许是神韵不断吸引更多观众的原因之一。至于这智慧的具体内容,因小子学浅,不敢妄加解释一二,只能留给观众自己去观赏和体悟了。(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1-30 21:55:48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31/n2412920.htm (828)

章天亮:神韵艺术家的谦卑和内敛

【大纪元1月8日讯】明朝万历年间出了个很著名的首辅张居正,地位相当于宰相。据明史记载,张居正小的时候就聪明绝顶,十二岁中秀才。十三岁的时候参加科举考试,巡抚顾璘在考前会见了张居正,对他的才华大为惊奇。民间传说,顾璘激动之下将自己腰上的犀带解了下来,送给张居正,并说了一句话“将来你是围玉带的人,这条犀带你只能先凑合用了”。 明朝的时候,考中进士的人一般都要从知县(七品官)做起,升到六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部长)或布政使司、巡抚(省级最高行政长官)才是正二品。不同等级的官员只能用不同等级的腰带,朱元璋制定了“一品玉带,二品花犀,三品金花,四品素金,五品银花,六七品素银,八九品乌角”的详细规定。也就是说,当顾璘解下犀带赠给张居正的时候,他不仅认定张居正会高中进士,而且会一直升官到正一品,也就是内阁首辅。   顾璘素有爱才之名,大家都以为考试的时候一定会录取张居正了。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在会面结束后,顾璘转身对主考官员说:无论张居正答卷如何,这一次一定不要录取他!   多年以后,张居正才知道了顾璘的苦心,因为顾璘认为人在少年时一定要经过一些挫折才会更懂得谦卑。他担心张居正会像历史上许多少年得志的人一样不知天高地厚而作奸犯科或沉溺于声色中,毁掉自己的前程。   在各种正的文化中,都把谦卑作为最重要的美德之一。《道德经》上说:“江海之所以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意思是说,江海之所以能容纳众流,是因为其水位比众河流都低。谦卑之人自然会得到很多智慧。   神韵艺术团巡演所到之处,获得世界各国政要和最顶尖艺术家的称赞。譬如Charles Wadsworth是国际钢琴大师、室内乐的泰斗,林肯中心室内乐的创始人。由于他的推动,使得室内乐得到了全球听众空前的喜爱和接受。2007年12 月21日Charles Wadsworth在观看完新唐人圣诞晚会演出后表示,演出“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The Best! The Best! The Best!)   在20岁时就成为第一个赢得大提琴和室内乐两个一等奖的美国人,Walevska又经过三十年艺术锤炼,如今已是跻身世界前三十名的大提琴家。她本人连购票看了两遍,说:“这样精彩的演出,要慢慢品味、细细欣赏,而且要以一种谦虚的心态欣赏。…… 晚会的音乐、舞蹈、天幕、整个的演出都是一流的水准!融合东西方的文化经典,并且穿插东西方乐器的交响乐队,既独到又出色。”   这只是两个例子而已。前几个月的时候,我看到一本搜集观众对神韵反馈的书《风靡全球的艺术盛事》,厚厚的一大本,来自世界顶级的舞蹈家、音乐家、诗人和其他艺术界人士的溢美之词比比皆是,更不乏对某些演员的褒奖和喜爱。   神韵的演员,很多是年轻人,但已经取得了非凡的艺术成就。譬如任凤舞曾经是中国国家级中国古典舞比赛“桃李杯”的冠军,后又获得全世界中国古典舞舞蹈大赛冠军。陈永佳、吴巡天、李博健、蔡翘楚等都获得过全世界中国古典舞舞蹈大赛的冠军。他们能在世界最顶级的舞台巡回演出,并得到世界顶级艺术家的赞誉,可谓少年得志。然而这些光华四射的明星都那么谦虚和内敛。谈到他们出色的创作或表演时,他们也将其归于佛法启迪的智慧和能力。这越发让人肃然起敬。   1997年的时候,我在国内参加过一次公司的晚会。那次请了十个国内一线的歌星来助阵,据后台的人讲有些歌星完全为了钱来表演。不管演出的节目安排,来了就要唱,唱完拿钱就走人,好去赶下一场。为了谁先谁后,在后台争吵不休。   我在想,或许神韵演员们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所创作和表演的节目本身就是颂神的。只有保持一个谦卑的心态,才能创作和表演出高质量的节目。这样的节目与常人中为了争名夺利所创作的节目截然不同,不仅观众得到启迪和净化,对演员本身也具有了升华的力量。   这样看来,顾璘不录取张居正是以常人中恶的手段达到善的目的,这种做法不免有些小气。如果他能理解神韵演员为什么少年成名却如此谦卑,恐怕也会大受启发吧。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1-09 04:59:49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8/n2390440.htm (844)

章天亮:济公的启示

【大纪元12月24日讯】感恩节前,一位美国朋友说要去杭州渡假,问我何处景观最值得赏玩。我告诉她,除了游览西湖和岳王庙之外,一定要去看一看飞来峰。那是我幼年时读过的一则杭州民间故事:一天,济公和尚走到灵隐寺前,忽然心里猛然一惊,用天目看去,见一座山峰即将飞来,正好压住面前的一座村庄。于是济公大喊大叫,让村民赶快逃走,结果村民却笑话他说:这疯和尚又说疯话了。济公正在焦急时,看到一家正在娶亲,于是济公抢上前去,背起新媳妇就跑。村民一见,怒气冲冲,呼喊着全村的亲戚朋友一起来追疯和尚。追赶济公的村民刚跑出村口,一座山峰就飞了过来。一个小姑娘跑得慢了,眼看就要被压在山下,济公施展神通,一掌向山峰推去。山峰偏了一偏,小姑娘死里逃生。全村的人也躲过了灭顶之灾。 济公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生于南宋初年,法名道济。因他不修边幅,疯疯癫癫,故又被称为济癫和尚。他济困扶危、救难脱苦,民间对他的传说很多。他曾用神通将四川的大木材搬运到杭州修建庙宇,从一口井里往外冒。最后估算木料的和尚随口说“够了够了”,最后一根木头就没有拽上来,而是留在了井中。 这些故事在我幼年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也觉得不过是一些美丽的传说罢了。1994年底,我去杭州旅游,却意外地发现,在飞来峰的山脚下,确有一个掌印,深深的印在石头上,人说这就是济公当年推飞来峰一掌时留下的。印象中,这个手掌有一人高,想来济公当时现出的是法天象地的本相。至于“古井运木”的传说,至今杭州仍有遗迹,那一根运不上来的木头仍留在井中,后世的人在上面盖了个亭子,并称这口井为“醒心井”或“神运井”。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杭州除了风景灵秀,岳王庙和济公的遗迹实足为最重要的人文景观。 周末的时候,我在费城欣赏了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一个关于“济公”的故事在舞台上再现。在这里且不说那优美的音乐、动人的表演和逼真的三维天幕设计,主持人报幕时说的一番话倒让我心有所思。其中一句的大意说:当有人做了你不爱听的预言时,人们多不相信,直到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预言者确是先知。 记得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会中有一个节目,叫做“红眼石狮的故事”,也是讲观音点化老妇人洪水将至,其征兆就是石狮眼睛变红。当老妇人警告村民时,村民多哂笑之。至洪水来临,信老妇人者躲过劫难,不信者葬身水底。 《圣经》中“诺亚方舟”的故事相差仿佛。诺亚在沙漠中修建方舟,人家都觉得他疯了,更无视他苦口婆心的劝善之言。至耶和华降下四十昼夜的暴雨,人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倒在想人们为什么不相信这些先知的预言,归结起来无非是两个字——“傲慢”。这种傲慢或因自己的身份、地位、财富而起,或因迷信自己的理性或知识所至。不相信济公的人,也许过于相信自己的理性;不相信老妇人或是因为她的贫贱;不相信诺亚者或许不相信善恶有报,总之是面对看似癫狂、贫贱的人产生傲慢之心,或因不信神而贡高我慢。 这种傲慢是对了解真相、听信良言的最大障碍。 过去佛家说:修佛有八种障碍,其中一种叫做“世辩聪明”,就是徒具世间的小聪明,却认为自己什么都懂,对佛法真理也敢妄加评论对错。这样的人自然也就不能无条件按照佛法修炼,更不能证悟解脱。 中国也有类似的说法。孔子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就是说一种人太笨(下愚),什么也学不会;还有一种人自以为聪明,觉得别人说什么都没他高明,自然也就无法从别人那里得到知识。 那么有人说:难道听了别人颠三倒四的话我们也要随便相信吗?如果这样,遇到骗子又怎么办呢? 其实解决的方式也很简单,只要以基本的道德来衡量就可以了。譬如法轮功学员劝人退党、退团、退队一事,从基本的道德判断出发,中共杀人、卖国、引诱道德的堕落,迫害和平的修炼者,且手段极其残忍恶毒。仅此就足以惊醒我们远离这个邪教。更何况,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要你像济公挽救的村民或诺亚的邻居那样抛家舍业地到跟从预言者,而仅是让你起个化名“三退”而已,那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神韵演出的压轴节目,天幕上最后打出一行字幕“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只要我们保持一个开放、谦卑的态度去了解真相,加上基本的道德判断,就是在为我们自己开一条生路。(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2-24 01:30:37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24/n2373681.htm (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