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章天亮:习近平必须斩草除根

十二月二日,媒体上传出两个消息,一个是台湾联合报报道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昨天被中纪委拘捕,罪名是贪污腐败”;另一则消息来自北美星岛日报,称北京当局在司局级官员层面传达一份重要文件,内容提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因“企图政变及腐败”被拘捕,并由中纪委主导调查。 这两则消息措辞皆有值得推敲之处,但内容应大致属实。通常,中纪委只能“双规”却无权“拘捕”官员,而习近平在三中全会后力图淡化劳教或者“双规”类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举措,因此让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主导对周的调查,因此周可能不经“双规”而直接被捕并进入司法程序。习近平和王岐山是“倒周”推手,并直接向傅政华下达指示。 曝光周永康“政变”则将引发政治海啸。一方面习近平借“政变”给中共各级贪腐官员,包括已经退休的政治局常委们派“定心丸”,即只要你没参与“政变”,目前尚属安全;另一方面,“政变”的参与者绝对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批人。没有军方参与的“政变”不可想像,因此“政变说”也将引发党、政、军界的新一轮大清洗。这轮政治清洗,甚至可能牵涉到已经判刑的薄熙来。 逮捕周永康,是习近平的一场政治豪赌,但却不得不赌。 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这些看上去大致属于经济和行政层面的改革,却将引发政治集团的拼死博弈,因为任何一个改革都是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过程,在江系渗透各大经济和金融关键领域的情况下,习近平的改革无异于虎口夺食。 习近平也看得很清楚,目前的路走下去是一条死路。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危机会在任内集中爆发,中共政权危如累卵。 中共每次面临经济危机时,都要有政治上的大动作来转移视线。六十年代的大饥荒之后,毛的威信受到冲击,于是发动文革来夺回权力,刘少奇被打倒;文革后期,国民经济到达崩溃边缘,华国锋与叶剑英逮捕了“四人帮”,让他们对经济危机负责,并开始了“改革开放”;1988年,赵紫阳欲将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价格“双轨制”滋生了腐败并引起物价飞涨,这些成为次年“天安门事件”的诱因,赵紫阳也被废黜。 由于中国是一个极权主义社会,在执政者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不是政治问题。因此“三中全会”尽管提出的是经济举措,但如此大的动作昭示着一场政治风暴即将来临。习近平要推行自己的主张,要在经济领域动大手术,之前必须要找人祭旗立威,抢回现在该属于习的政治和经济资源,而“血债帮”这个政变集团的成员们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由于周永康是政变计划的执行人,并且是江泽民与曾庆红在政治局最有权势的代理人,如果周竟然得了善终、甚至生前威福享尽,死后倍极哀荣,那也就意味着血债帮的全面胜利。当经济和社会危机不可避免的爆发时,习近平则成为给危机埋单之人,薄熙来真会卷土重来,那就是习近平人头落地的时候。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习近平与江系已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习近平唯一顾虑的,并不是拿下周永康在国内外震动太大,因为周在国内民心丧尽、国际上声名狼藉,他的被捕只能对习的形象起到加分作用。但由于周永康和之前的曾庆红都是特务头子,手中也掌握了其他中共官员的黑材料,一旦抛出,那就是一个鱼死网破的局面。 事实上,江、曾、周一直以“同归于尽”的姿态来要挟习近平。从去年三月,薄熙来被停职时,以法拉利事件谋杀了胡锦涛的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到去年三月十九日抢夺徐鸣的未遂政变;再到九月通过《纽约时报》抛出温家宝家族的所谓“贪腐”材料,都是在威胁胡、温、习不要轻举妄动。 现在世易时移,周永康或曾庆红之所以能够向纽时抛出材料,是因彼时周还在台上、手握重权。现在薄熙来下狱,血债帮已经失去了实权派人物,主要能够动用的就是经济资源收买“五毛”为其摇旗呐喊。如果习近平能象华、叶当年“粉碎四人帮”那样一举拿下周、曾、江,引渡其子女回国、冻结其海外资产,小喽罗们没了饭票,自然会风流云散。相反如果习近平狐疑观望,血债帮就会垂死挣扎,局面恐怕更加不好收拾。 因此从中共政治斗争的惯例推断,我认为周永康如果被公开逮捕,曾庆红、江泽民乃至江的军中代理人如张万年之辈也将被同时控制起来,遭到清算也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了。 如果说逮捕周永康是习近平的一个规定动作,“斩草除根”也是习的另一个规定动作。 新唐人电视台的首部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现在已经出版DVD。网上预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biz/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1402)

《笑谈风云》特别节目(二)

《笑谈风云》特别节目,第2部分 新唐人电视台的首部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现在已经出版DVD。 网上预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biz/shopping 新唐人计划在11月24日下午3点,于纽约市举办DVD首发仪式,届时有座谈、签售及餐会,欢迎各界人士参加。谢谢。 大气磅礴的历史,悠远深邃的文化;独特的视角,严肃的史料;子女教育的良师,文化达人之典藏 活动后餐会由粤菜国际比赛金奖得主罗子昭主理。地址:普照荟苑饭店(Radiance),208 East 50th Street, Manhattan。 View Larger Map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1229)

《笑谈风云》特别节目(一)

《笑谈风云》特别节目,第1部分 新唐人电视台的首部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现在已经出版DVD。 网上预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biz/shopping 新唐人计划在11月24日下午3点,于纽约市举办DVD首发仪式,届时有座谈、签售及餐会,欢迎各界人士参加。谢谢。 大气磅礴的历史,悠远深邃的文化;独特的视角,严肃的史料;子女教育的良师,文化达人之典藏 活动后餐会由粤菜国际比赛金奖得主罗子昭主理。地址:普照荟苑饭店(Radiance),208 East 50th Street, Manhattan。 View Larger Map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1170)

章天亮:芝诺悖论与时空不连续性猜想

芝诺悖论是古希腊数学家芝诺(Zeno)提出的一系列哲学悖论,因为被记录在亚里斯多德的《物理学》一书而广为人知,其中最著名的是“阿喀琉斯追乌龟”悖论。 假设乌龟在阿喀琉斯前面100m,每秒钟速度为1m/s,阿喀琉斯的速度为10m/s,则阿喀琉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芝诺的理由是这样的,当阿喀琉斯前进了100米的时候,乌龟又向前爬了10米;当阿喀琉斯向前进了10米的时候,乌龟又向前爬了1米。换句话说,每当阿喀琉斯到达乌龟刚才的位置时,乌龟总是又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结论则是阿喀琉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 这个推理过程看似有理,但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却完全相悖,因为速度快的终究要追上速度慢的。那么芝诺悖论的问题出在哪里? 一、时空不连续性猜想  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方法来思考。我们首先必须明确两个状态——“追上”和“没追上”。从生活经验出发,阿喀琉斯跟乌龟的关系必然经历两个状态“没追上”和“追上”,而我们必须强调的是,没有介于“没追上”和“追上”之间的状态。我们不禁要想,从“没追上”到“追上”,显然是个状态突变的过程,假设第一个“追上”状态发生的时刻为t,最后一个“没追上”状态发生的时刻为t’,在(t-t’)这段时间里,乌龟为什么没有往前移动?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意识到时空是不连续的。也就是时间并非无限可分,根本就没有(t-t’)这么小的时间片。 如果用数字化的方式来描述追逐问题,也许我们就豁然开朗。我们把空间分成一个个的小格子,时间也分成一个个最小的单位,这里不妨用秒来描述。阿喀琉斯每秒可以移动10个格子,而乌龟每秒移动1个格子。没有比格子更小的空间距离,也没有比秒更小的时间片断。假设乌龟在时刻t0时位于阿喀琉斯前面100格,那么(t0+10)秒后,阿喀琉斯与乌龟的位置只相差10格。而在(t0+11)秒时,阿喀琉斯与乌龟的距离还差一格,而(t0+12)秒后,阿喀琉斯则在乌龟前面8格。这里没有“追上”的状态,只有“没追上”(发生于(t0+11)秒)和“超过”(发生于(t0+12)秒),因为我们这里假设没有比1秒更小的时间单位。 这个假设还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对阿喀琉斯来说,每秒移动10格,绝不等于每十分之一秒移动一格,因为这里假定没有比一秒更小的时间片。 这种推导还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空间也不是连续的。从“没追上”(二者有空间距离)到“追上”(二者无空间距离),也是一个跳变的过程。这个跳变,就是空间的最小单位。假设乌龟的移动速度是v,在(t-t’)这段时间里,乌龟之所以没有往前移动,使因为没有v*(t-t’)这么小的空间距离。 二、不连续的世界  时空的不连续会得出一系列的相应结论。因为速度等于距离除以时间,如果距离是不连续的,时间也是不连续的,那么速度也是不连续的。 因为空间不连续,所以物体只能处于有限的位置(虽然这个有限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数);因为时间不连续,所以物体只能存在于有限的时刻(虽然有限的数目同样巨大),因此物体的时空状态也是有限的,或者说可数的(Countable)。因此物体的运动,本质上是时间状态和空间状态的改变。 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定义速度,它不再是物体运动的快慢,而是物体时空状态改变的快慢。  物体在改变时空状态时需要消耗能量,这或许可成为重新看待质量和摩擦力本质的一个角度。 我在大学学离散数学的时候,曾经碰到一个问题,总感觉结论有什么地方不对。大概是说,位于[0, 1]区间的实数,与位于[0, 2]区间的实数一样多。当然,从现代数学的角度看[0, 1]之间有无穷多的实数,[0, 2]之间也有无穷多的实数,本不可比较。离散数学的解释是在[0, 2]间任意寻找一个数R,都可以在[0, 1]之间找到一个数R/2。换句话说,[0,2]间的任何数,都可以一一映射到[0,1]区间。由于这种映射是“一一映射”,因此位于[0, 1]区间的实数,与位于[0, 2]区间的实数一样多. 这个结论有悖于我们的常识,因为 [0,1]是[0,2]的子集,子集元素的数量等于全集元素的数量,这实在是令人费解的。 如果从时空不连续猜想出发,我们就会得出结论,这里的“一一映射”并不存在,因为当小数点后的数字多到一定程度后,在[0,1]区间已经找不到相应的空间位置。 深思一步,并不存在什么无理数,因为无限不循环小数到了小数点后的一定位数后,已经没有了对应的时间或者空间点。 这样的推理还可以一直进行下去。因为速度不连续,时间不连续,那么加速度(速度的变化)也不连续。根据牛顿第二定律,力也是不连续的。根据W=F*S(做功等于力乘以位移),功也是不连续的。其它如动能、动量、势能等都不连续。 三、宏观世界、微观世界与量子力学  时空的不连续性在宏观世界并不突出,因为时空的最小单位如此之小,我们可以近似的认为时空是连续的。但是到了微观世界,这种不连续性就非常突出。 比如,电子围绕原子核运转时只能占据固定的轨道,没有轨道之间的状态。一个电子或者在这个轨道上,或者在那个轨道上,当电子从一个轨道跃迁到另一个轨道时,没有中间状态,也不需要时间。这是量子力学的基本概念。这种电子的轨道跃迁会辐射或者吸收固定的能量,因为这种能量是固定的,因此反应出来的一种形式就是固定频率的光,这也是人类发现和现在能广泛利用激光的物理原因。 四、时空真的不连续吗?  时空不连续的概念,本质上是说,时空存在一定的微观边界。 我们用破解芝诺悖论的数字化方法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如果阿喀琉斯每秒可以移动10个格子,而乌龟每秒移动1个格子,那么阿喀琉斯只能位于零号格子、十号格子、二十号格子等,他没有一号格子、二号格子的概念,也不能存在于一号、二号这样的格子中。而乌龟则可以位于一号格子、二号格子、三号格子等,既乌龟可以存在于阿喀琉斯不能存在的位置。 我们甚至可以说,阿喀琉斯在(t0+12)的时候,看不到乌龟,因为对他来说,乌龟所在的格子是不存在的。 数字化的方法只是一个比方,但却引发了另一个问题。时空的微观边界,对于人类不可突破,而对于更高级的生命呢?我们看不到神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微观尺度,比神的要大的多。神能够掌握比我们更微观的时空,因此存在于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穿墙而过,对人来说,似乎是一个了不得的神通。其实只要突破了人的时空边界,那就象我们从门里走出去一样容易。对于时空能掌握到越微观的生命,神通也就越大。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人的身体或者这个我们看到的世界中的物体,都是由某种基本粒子组成,而这些粒子只能位于不连续的时空中,为什么这些粒子没有散掉?是什么使他们能互相连带,成为一个整体? 我在李洪志师父的讲法中似乎能体悟到答案。 以上内容仅为个人的猜想和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章天亮:为何习近平必须拿下周永康

近日路透社援引知情者的一篇报道称,周永康并非调查对象,而只是“协助调查”(helping authorities in a corruption probe)。这种说法其实隐晦地承认了周永康正是中共当局调查的对象。 道理很简单,被双规的中共官员,从蒋洁敏、李春城、郭永祥到其它“石油帮”或“四川帮”的成员,都是周永康的下属和亲信,根据利益回避原则,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周根本就不应该出现。更何况,周已经退休,更没有理由叫他出来做事。因此,这里周的“协助调查”和“被调查”,只是说法不同,并无本质区别。直白地说,就是让周永康坦白交代或者和这些腐败官员对质。 在习近平上台以前,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的文胆张木生就说胡、温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事实上中共高官们比平常百姓的危机感更加深重,他们知道中共这么走下去是死路一条。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习近平必须作出大的变革。 现在中国政治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随时会爆发,此外还有不可预知的环境危机和国际形势变化。习近平如果不做事,萧规曹随地按照胡、温的既定方针办,当危机全面爆发时,习的政敌就有足够的借口把习赶下台,并把他抛出去当替罪羊。 周永康和薄熙来原本选择2014年政变大概出于两个考虑,一个是薄熙来打算十八大当上政法委书记后花两年的时间掌握实权,另一个是2014年也很可能是经济危机爆发的时间点。现在薄熙来不在了,经济危机还在,习近平仍面临着当替罪羊的风险。 但另一方面,习近平目前还无力做任何变革。任何变革,都是一个社会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或者说是一个权力洗牌的过程。历史上,任何改革都必须由强人来推动。商鞅、王安石都是得到了国君的鼎力支持,张居正更是比万历皇帝权威还大,邓小平也是挟军队以令国家。习近平目前的权威远远不够。 如果连薄熙来和周永康联合政变,习近平都无可奈何,那么他唯一剩下的就是等死了。 拿下周永康,是习近平树立权威的唯一方式。一方面他是政变主谋;另一方面他恶事做绝,名声实在太坏。近期国际媒体密集报道周永康遭受调查,国内密集逮捕周的下属和亲信,实际上已经在国际和国内做足了周被逮捕的舆论和心理准备,甚至民间还可能会庆祝一番。 如我以前所分析指出的,薄熙来的下狱还会引起一些“太子党”兔死狐悲之情。周永康被捕,只要是以经济罪名起诉,江系“血债帮”也会同意丢车保帅。 至于“刑不上常委”的惯例,前提是常委不会“篡党夺权”。新、老常委,只要没参与政变,应该不会因此而增加不安全感。唯一的例外是曾庆红和江泽民,但他们隐身幕后,加上退休已久、影响式微,即使反对恐怕也无力阻止习近平采取行动。 无论习近平是否出于保党的目的,拿下周永康,都是习近平的一个规定动作。  (1147)

章天亮:周永康的名字能说明什么问题

苹果日报报道说:“中央电视台前晚播出中共第五代、第四代领导人,日前致送花圈悼念研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元勋刘西尧少将的名单中,恰然出现周永康的名字。 ”有人将此新闻解读为周永康将“软着陆”。 这种解读是不太懂中国政治的。王立军2012年2月6日逃入美领馆后,大家都在猜测薄熙来的命运,于是有人说,如果薄熙来能在2月11日出来会见加拿大总理哈珀,则说明他将仕途无恙。薄熙来确实出来了,而且谈笑风生,挺薄派自然舒了口气。但一个月后的3月15日,薄熙来就被停了职。 另一个例证是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他在2011年11月21日被《财经》杂志举报,但他一直到2012年12月5日还随王岐山去俄罗斯访问并签合同。当时王岐山在他身后心事重重,似乎在思考何时将刘铁男拿下,2013年5月14日,刘被中纪委“双规”。 有了这两个例子,我们就会知道周永康出来点卯,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软着陆”的说法,听着相当耳熟,因为王立军出事后,不断也有人散布薄熙来“软着陆”的消息。 中共在重大政治斗争中有一个惯例,就是从被打倒对象的秘书或者副手查起。毛泽东打倒刘少奇以前先搞了彭真;江泽民搞陈希同(北京市委书记)前先查王宝森(北京市副市长);胡锦涛搞陈良宇之前,先查了陈的秘书秦裕。胡温要搞薄熙来,也是从王立军查起的。 自十八大之后,周永康任职过的三个部门——石油系统、政法系统和四川接连出事。先是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落马,接着湖北前政法委书记吴永文接受审查。7月23日,曾经担任18年周秘书的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也因严重违纪被调查。薄熙来庭审破局后,石油系统两天内四个高官落马。习近平剑指周永康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江泽民一定不会保周永康。周永康现在已经失去了权力,武功全废,对江泽民已经毫无用处了。王立军将薄熙来用人形容为“口香糖”,用完就吐。周永康在位时,江泽民需要他保护自己家族的贪腐、更重要的是延续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现在周永康已成废人,调查 周永康还是向习近平示好的方法,因此江抛弃周是顺理成章的。 周永康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用“维稳”手段残酷镇压异己和维护基本权益的民众,已经天怒人怨,罪孽深重得下地狱都偿还不了。拿下周永康,对习近平是一着得民心的好棋。 另一方面,因周永康和薄熙来搞政变的图谋已经路人皆知,习近平也不能示弱,否则自己不但权威受损,连安全都成了问题。 《南华早报》关于彻查周永康的北戴河共识应该是可信的,只不过延续保党思路的话,只能在腐败上做文章。这毕竟给了政敌“政治迫害、路线之争”的攻击借口,不会象全面揭露周的反人类罪行那样,给这次权斗一些正义的色彩。 不过鉴于周声名狼藉、万众唾骂,加上周没有太子党背景,“倒周”遇到的反弹会比“倒薄”更小。 (1501)

章天亮:薄熙来当庭自曝联合周永康政变

薄熙来在8月26日最后的自辩中称,王立军出走是因为他与薄谷开来的私情被薄发现。一出宫廷政变剧就此变成狗血情色剧,其转移视线的企图不言而喻。但稍加思索,就会发现,该剧情之荒诞简直是对公众智力的侮辱。 据大纪元引述法广报导,“来自重庆警方高层的传闻说,当时郭维国曾带着重庆武警总队的一支反恐突击队狙击手在领馆附近伺机击毙王立军,此事被武警上报后被制止。庭审中,王立军在解释逃到领事馆的原因时,说薄使其身边11个人失踪,而且还有狙击手。”同时薄熙来在法庭上强调,如此处理王立军逃馆事件,是在执行“上级的六条指示”。这个上级,自然就是周永康。 如果我是公诉人,我就会要求薄熙来回答一连串的关键问题:第一、王立军和薄谷开来通奸是犯了死罪吗?第二、就算犯了死罪,为什么不通过法庭宣判,而要由狙击手来解决?第三、就算需要狙击手解决,为什么选择在美国领事馆外解决?第四、就算需要在美领馆外解决,为什么还要派70辆武警车辆?第五、谁有权力调动武警?当然是周永康。周永康为什么要为薄熙来的家务事大动干戈? 这一定意味着王立军掌握了薄熙来和周永康两个人的致命证据。如果仅仅是薄谷开来的杀人案,而且牵涉到薄熙来的包庇罪,周永康也绝对犯不着搞出一个震惊世界的外交事件。而且在高层准备调查时,周永康还公开且不遗余力地支持薄熙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周永康固然需要掩盖,但这种掩盖主要是针对中国民众与国际社会,因为此事在高层绝对是公开的秘密。自从2006年,大纪元时报率先披露这一惊天罪恶后,中共高层的每个人都是在装聋作哑。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就活摘器官举行听证会,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说“我估计在2000至2008年期间,有6万5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因器官移植的需求而在中国被谋杀。对于这一数字是如何考证的,我在《国家器官》一书中有详细的说明。” 如此巨大的人群被关押、屠杀、器官被盗卖,此事牵连到中共体制内的军队、武警、特务、宣传、医院、外交人员(其中有的是牟利者,有的是掩盖者)的数量也是巨大的。只不过是因为参与者都是反人类罪犯,因此都不敢对外公开作证罢了,但中共高层一定会对此事进行调查和评估,对内情细节也是完全清楚的。一个旁证是,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给李长春打电话谈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李长春马上说“找周永康”。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周永康针对中共高层(注意这个定语!)所要掩盖的罪行,是胡、温、习、李尚未掌握的、或者只是有所察觉而还在搜集证据阶段的罪行,那就是阴谋政变。这些高层人士,面对法轮功学员被屠杀、被盗卖器官时敷衍塞责,但对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时,行动起来会毫不含糊。这才是周永康恐惧的真正原因。 如我一再指出,中共本身是个黑帮邪教。无论谁谋反篡位,都不会改变这个黑帮的本质,也都不会在民众心中增加合法性,但却坏了黑帮自己的规矩。这里的规矩是,你要搞死老大,老大就不得不搞死你。周永康的下场,甚至不如陈良宇和陈希同那么乐观。 (1506)

章天亮:薄熙来案一审能够结案吗?

薄熙来案一审法庭辩论长达五天,远超外界预期。目前判决结果尚未出来,估计死缓的可能性最大。薄熙来自己也说“我现在深陷牢狱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这似乎暗示,他知道自己不会被判死刑,但牢饭是吃定了。 庭审留下了诸多悬念,譬如薄熙来似乎只有在大连的时候是个贪官,到了商务部和重庆之后就再无贪腐,这无论如何难以置信。重庆的“唱红打黑”涉及中共党内路线之争,也被刻意回避。而薄熙来联手周永康、曾庆红、江泽民准备用政变推翻习近平,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更是讳莫如深。 以薄熙来的性格,上诉的可能性很大,这是形势所迫,也是性格使然。 以江泽民发动、后由曾庆红、罗干和周永康接任的“血债帮”选定薄熙来作为接班人。这个派系是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任务和标记的,也竭力以此显示自己的存在。一年来,在香港对法轮功团体的骚扰和破坏,就是这个帮派在表演。薄熙来认罪服软,也就等于血债帮的下一代帮主认罪服软,标志着血债帮的全面失势。这会给血债帮带来树倒猢狲散、兵败如山倒的后果。因此血债帮要搞事,薄熙来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其次,薄熙来的性格也决定了他想继续表演下去。一旦认可判决,他的戏也就到此为止了。薄熙来显然是不会服气的。 中共政权本身就不合法,中共组织本身就是一个黑帮邪教,而黑帮的规矩是谁最坏谁最邪就该当老大,既然你习近平的位置也不是合法得来的,凭什么他薄熙来就不能抢?中共内部人人贪腐,凭什么把他薄熙来单拿出来审?这都是薄熙来咽不下气的地方。 对于薄熙来,只要中共还掌权,就没有比“死缓”更坏的结果。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折腾一下呢?哪怕让习近平难受一下也好。更何况,薄熙来“篡位”野心并未中断,因此还想方设法将自己打造成犯了些错误的“清官”形象,凝聚毛左和血债帮支持,等到2014年前后中国经济和社会危机爆发时,再努力东山再起。 薄熙来大概是中国共产党有史以来除了毛泽东、周恩来、江泽民之外的“最优秀”的党员。这个党贪腐、淫乱、心狠手黑又巧言令色,杀人如麻又宣称自己“伟光正”,这些特点都集中体现在了薄熙来的身上,即使周永康也无法望薄熙来之项背(周显然不如薄之巧言令色)。让薄熙来低头认罪,在我看来,几乎和让共产党低头认罪一样难。 事实上,薄熙来敢于否认所有指控,气焰嚣张,跟习近平迟迟不处理周永康有关。其他太子党支持薄熙来,是因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而周永康支持薄熙来则是因为篡位和“活摘”两大罪状的生死血盟。只要周永康不被处理,薄熙来就一定会抱着东山再起的希望并强项到底。 薄熙来一旦上诉,又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也给了“血债帮”进一步运作的空间。谁当断不断,谁自受其乱。 (1294)

章天亮:薄熙来翻供的四大理由

8月22日对薄熙来的第一次审讯爆出了让许多人跌破眼镜的结果,薄熙来当庭否认了所有指控,并用“荒谬可笑”和“疯狗”等词形容证人、证言。如果说此事出乎习近平的意外,那么只能说习近平太不了解薄熙来。 对薄熙来而言,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认罪的话,可能是十五年到无期徒刑,不认罪的话,可能是无期徒刑或死缓,这对于薄熙来没有任何区别。他拿捏住了一点,习近平不敢杀他。 一方面,文革后,中共内部有协议,路线斗争不开杀人的先例;另一方面,薄熙来毕竟是和习近平(习仲勋之子)、刘源(刘少奇之子)、王军(王震之子)、叶选宁(叶剑英之子)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习近平杀了薄熙来,其他人会人人自危并孤立习近平,这对于习近平需要太子党来巩固权力就是极大的挑战。 薄熙来的不认罪,也是为了薄瓜瓜的安全。试想如果他承认贪污的钱给了薄瓜瓜,那么薄瓜瓜就成了罪犯,至少是参与了销赃。理论上说,习近平就可以和美国交涉,引渡薄瓜瓜。尽管这个过程会旷日持久(赖昌星就这样在加拿大躲了十几年),薄瓜瓜会以政治迫害的理由否认,但结果不可逆料。薄熙来的矢口否认,反而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薄瓜瓜。 薄熙来不认罪,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等待时机,东山再起。中国现在的经济危机、环境危机、社会危机已经深重到随时可能崩溃,那时候就需要有人出来收拾局面,也必须要抛出替罪羊。谁有资格当替罪羊?当然是过去和现在的最高掌权者胡、温、习、李。因此不能排除江系“血债帮”仍准备如前苏联亚纳耶夫囚禁戈尔巴乔夫那样发动政变的可能。薄熙来极其在乎公众形象,只要他不认罪,就是一面“血债帮”翻盘的旗帜。 第四个原因,就是“血债帮”还在以各种方式显示其存在和能量。在香港,对法轮功真相点的骚扰已经完全是黑社会的表现,而背后的黑手,人人皆知是梁振英及其主使——曾庆红。香港事件也是给薄熙来打气助威,南北呼应。只要血债帮不倒,薄熙来就不能倒。 薄熙来算是将了习近平一军,而习近平几乎拿他没办法。全世界媒体和中国人都在关注这个案子,总不能把薄熙来打一顿或者注射什么控制神经的药物。判决结果,又只能在二十年、无期和死缓之间选。薄熙来不认罪的话,判刑就更会引起“薄粉五毛”的鼓噪,反而加剧了中共内部的撕裂。 如果习近平放任薄熙来闹下去,他自己的管治权威就受到了空前的挑战。我以前说过,中共是个黑帮,而黑帮需要一个老大,黑帮老大不能是软弱可欺之辈。薄熙来一个谋反篡位的人,在法庭上和世界媒体面前这么嚣张,习近平一旦认怂,就再也别想在党内混了。 既然对薄熙来无可奈何,习近平是否无棋可走了呢?不尽然。他还有一步棋,那就是抛出周永康。薄熙来不能杀,而周永康这个国际名声臭不可闻、国内民愤极大、又没有党内根基的酷吏、还做过比薄熙来更大的政治局常委,实在是习近平立威的不二人选。庶几可挽回一点习近平的软弱形象。 然而不管怎么说,人算总不如天算,政治权谋不如道德正义。其实“血债帮”跟共产党血脉相连,习近平唯一打垮“血债帮”的做法,就是全面揭露其罪行,特别是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牟利的魔鬼罪恶,为自己求得良心的救赎。 (1367)

章天亮:周永康与薄熙来谁更弱势?

周永康与薄熙来相比,谁更弱势?乍看题目,答案似乎不言而喻。周永康官拜政治局常委,是中共权力金字塔的顶尖人物,他可以一年以维稳名义吸金7000亿,比胡锦涛这个军委主席能够拿到的军费都多;他可以随意指挥调动100万武警,比胡锦涛调动军队还方便;他可以在《纽约时报》上散播所谓温家宝家族的贪腐材料,这些都是薄熙来当年风头最劲的时候也无法做到的。因此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后,薄熙来还要靠周永康这个高层盟友来保护。 但是如果把现在的周永康和薄熙来做一个对比的话,周永康的处境比薄熙来更加危险。 薄熙来在高层的人脉比周永康更广,在“太子党”中有一批如总后政委刘源上将、二炮政委张海阳上将等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和死党;薄熙来的民粹路线拉拢了一批仍崇信毛僵尸意识形态的左棍;薄本人巧言令色、演技一流,欺骗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众;此外还有他老子薄一波在高层积攒的关系网等。 而这些本钱都是周永康所没有的。他并非太子党出身,以其心狠手黑得到江泽民的赏识。历来这等特务头子都是人缘和名声极差之辈,全靠最高掌权者的宠信和利用,一旦失去价值就会被当替罪羊抛出,如武则天时期的酷吏来俊臣、明武宗时期的太监刘瑾,结局都是凌迟处死。 江泽民的势力日渐衰败,他所提拔的人退休的退休、入狱的入狱,国际上被以“群体灭绝”罪起诉,国内声名狼藉到了传出死讯时民间放鞭炮庆祝的地步,如今他只剩下虚张声势的唬人手段。自2004年9月卸任军委主席,缴枪后的江泽民只是个血债帮的“精神领袖”,与其说他庇护曾庆红、罗干、周永康,不如说他借曾、罗、周的权势自保。 周永康和薄熙来密谋政变,推翻习近平,这一点是习近平绝对无法容忍的。政法委不入常委、劳教制度的废除,加上2013年2月6日,浦志强律师实名举报周永康,至今安然无恙,已经暗示了习近平要拿周永康开刀的意向。 周永康唯一能够倚仗的并非江泽民的庇护,而是曾经做到政治局常委的资历。周永康能够行恶,能够“维稳”,靠的就是共产党这个罪恶体制。若公开周的全部罪行,则等于共产党的自我审判。因此习近平仍可能延续处理薄熙来的思路,从周的贪腐入手,这就是我们看到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原湖北省政法委书记吴永文、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先后被捕的原因。网传周永康家族亲信吴兵在北京逃离时被抓,而吴兵对于周永康来说相当于徐明之于薄熙来。 对习近平来说,如此处理周永康有几大“好处”。第一、是树立习在中共高层的权威,因周“谋反之罪”实在无法轻恕;第二、十年“维稳”所积累的民怨,需要有人“埋单”,打周无疑是疏解民怨的有效途径;第三、清洗周的人马,安放上自己的亲信,也是巩固权力的好机会。 但如我们一再指出的,如此处理周永康也有一大坏处。 周永康最大的问题不是贪腐,而是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以及由此践踏司法公正带来的社会矛盾激化。那些骇人听闻的酷刑和维稳手段原本都是为镇压法轮功而起,最后自然扩展到了其它维权领域罢了。 贪腐的资金可以追缴,但人死不能复生、酷刑的伤口无法抚平,如果这届中央不能追查和公布周永康的全部罪恶,听任对法轮功迫害的延续,就是延续或部分延续着一条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路线。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些罪恶如果习近平不清算,那么最后就由老百姓来清算、由老天爷来清算。 (1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