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4

章天亮:反腐节奏 习近平的生死符

习近平的反腐,似乎摊子越铺越大。除了省部级高官纷纷落马外,近日不断传出关于李鹏家族、原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现任国防部长常万全等的腐败消息,加上之前爆出的周永康、徐才厚案件,以及关于刘云山家族的腐败传闻,习近平似乎在政治局常委和军队中对正国级和副国级“首长”们全面开战。 这种局面与2014年1月底爆出的“离岸金融解密”事件和2012年《纽约时报》爆出关于温家宝家族贪腐传闻的思路一脉相承。既然习近平高举“反腐”大旗,而中共官员又人人腐败,江泽民、曾庆红派系就索性将中共的丑事爆得天下皆知。被曝光者自然就结成了“统一战线”,对习近平拼死抵抗。丑闻爆出越多,习近平的敌人就越多。 (1628)

章天亮:周永康保留党籍 骗谁呢?

最近围绕周案,“保周派”频频借助媒体发声。 大陆的记者高瑜称,习近平和王岐山打虎,遭到了江泽民的痛斥。江“就把王岐山和习近平叫到西山。江没有直接对着习开火,算是给新君留了面子;而是对著王破口大骂,说你们要搞什么名堂?党的形象还要不要?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们几届中央的矛盾让全世界知道?”并称“王岐山李克强很快下台”。 (1117)

章天亮:一招儿破解台湾服贸僵局

服贸风波目前已陷僵局,一方面学生达不到“先立法、再审查”的目的,拒绝撤出立法院;另一方面,马英九政府拒绝退回服贸,称即使对两岸监督机制立法,也不能溯及既往签订的条例。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的参与度和兴趣都会减弱,加上亲共媒体借机大作文章,拖下去显然对学生不利,一些中国大陆的民运人士也劝学生“见好就收”。但学生一旦撤离,太阳花运动就半途而废了。 当初学运初起时,也是基于“30秒过关”而质疑程序正义。马英九政府作出让步姿态,同时也祭出程序正义的大旗(马英九所说的“法律不溯及既往”恰是程序正义的一部分),焦点就从服贸本身转移成了双方谁的行动更合法。 事实上,服贸协议本身根本就不该是焦点,而仅仅是引发这场风波的导火索。焦点应该是为何台湾人对跟中共签署协议怀有如此的疑虑。而这个问题,恰恰是破解“服贸僵局”的关键。 (1253)

章天亮:建三江及茂名事件 习近平如何收场

近日建三江私设黑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随后又拘禁并酷刑折磨维权律师的事件不断吸引媒体关注;南方则是广东茂名万人抗议PX项目,随即遭防暴警察(实为暴徒)开枪镇压,装甲车、飞机出动,并有意攻击无辜路人。 南北两件大事,可看作是对出访欧洲刚刚归来的习近平的一场考试。“建三江”事件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政策的延续,也是对习近平废劳教的反击。茂名事件,则是江泽民亲自坐镇深圳,延续曾庆红搞乱社会以图浑水摸鱼的思路。这一思路从陈光标到纽约重炒“天安门自焚”骗局,到昆明血案,甚至可以上溯到2012年警察冒充民众进行打砸抢的反日游行,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已是见怪不怪。 迄今为止,我对习近平拿下周永康并一步步清理江系人马的分析,并没有太多涉及习近平的政治立场。至少到目前,无论习近平的政治立场怎样,清理周永康及江系都是他的规定动作。 中共现在危机四伏,经济大幅下滑、房地产带动的金融泡沫全面崩溃等等凶兆已现端倪。由王立军逃馆引发中共建政后史无前例的大分裂,政治危机、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令中南海上空的阴云远胜北京的雾霾。 在这样的态势下,习近平出于自保也必须迅速清理对手,否则薄熙来、周永康、曾庆红至江泽民制定的篡权计划就有机会实现。 习近平如果要死保共产党,就不可能真正触碰法轮功问题,在对待民众的请愿问题上也不敢让步。 道理很简单,法轮功是中共挟持整个政府的国家犯罪行为,且反人类罪恶之严重超过了纳粹集中营和日本细菌部队,揭露法轮功的真相就一定会让中共垮台。 而对待民众的请愿,在江泽民时代开始,就是以严厉镇压为唯一应对措施的,从1989年的“六四”到1999年的“四二五”中南海请愿,从全国各地的截访到广东乌坎、茂名事件等莫不如此,因为中共害怕妥协后产生的示范效应,那会鼓励民众群起抗争。 但是法轮功问题或民间请愿活动的问题不解决,中共当局就等于在延续江泽民或周永康路线。恰恰是这一路线,才把中共推到了今天十恶不赦的境地。继续走下去,不但死路一条,而且习近平等于承认了江泽民和周永康的正确。这样习近平不但在否定自己,也是在给江、曾、周、薄翻案并推翻习近平的机会。 我曾仔细计算过中共内部的各个势力团体,包括红二代、太子党、团派、改革派、保守派、中共各级官僚、军队、民心、国际支持等等,想看看习近平最可依赖的基本盘在哪里。坦率的说,我没有找到,至少没有看到习近平可以放心倚重的、可以保障他基本安全的力量。 习目前是在夹缝中寻找平衡,就像他试图在清洗江系和保党之间找到一个平衡一样,结果只能是缘木求鱼。 “建三江事件”和“茂名事件”是江系对习近平的一次考试。如果习近平退缩了,江系就会气焰大涨。在两派角力的生死关头,习对江的战术性妥协,可能会遭致战略性的溃败。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博主Google Plus: https://plus.google.com/+TianliangZhang/posts 新唐人电视台的首部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现在已经出版DVD。 网上销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23集:天下一统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1012)

章天亮:《笑谈风云》第一集《风云莫测》(2)

接上文 旁白:轩辕黄帝被称为“人文初祖”,而汉字的发明者仓颉,则是轩辕黄帝身边的史官。这似乎表明中华民族从走入文明开始,就与历史结下了不解之缘。纵观世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如中国人这般对历史有着虔诚的敬畏,也留下了人类唯一连续五千年的信史记载。从第一部编年体史书《左传》、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到历代王朝修订的正史,中国人把许多珍贵的史实、深湛的智慧和对历史的反思记载下来,成为赓续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 说到历史呢,我经常会想起《三国演义》的开篇词,这首词的词牌叫做《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是《三国演义》的开篇词,很多人觉得既然是《三国演义》的开篇词,作者一定是罗贯中。这是不对的,这个作者是明朝中叶的一个学士叫杨慎。后来在清朝,毛宗岗父子在整理三国,并给三国做批注的时候,把杨慎的这首词(原来叫《说秦词》),放到《三国演义》的前面,作为《三国演义》的开篇。 我为甚么要讲这首词呢?因为它告诉我们看待历史的一种心态。中国的历史,是非常丰富的。这里有大汉的英雄史诗,有大唐的万国来朝,有宋朝发达的经济文化,也有康乾盛世的文治武功;有唐诗宋词的艺术巅峰,也有明清小说的雅俗共赏;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岳武穆的精忠报国,关云长的义博云天;这里还有像孔子这样的圣人,像岳飞、韩信这样的千古名将,还有像达摩、玄奘这样的佛家宗师,像张三丰这样的道家真人,还有像专诸、豫让这样的刺客。这里有道家的智慧,有佛家的慈悲,有儒家的仁义,兵家的奇计、法家的诡谋。 这些人不管是他们在历史中,建立怎么样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提出了甚么样的学说,做了甚么样的事情,但是这些人现在在哪里呢?他们都已经作古了,所以说当想到这些人物的时候,我们就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是非成败转头空”。很多丰功伟绩啊,在历史的长河中就像一瞬一样,一转眼就过去了。但是杨慎呢,他却在这种瞬间中,看到了永恆。在他的词中,就是“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中国这五千年的历史,就像是一场大戏,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恩怨爱恨、成败兴坏、善恶忠奸。 今天就让我们以一种非常超脱的心态来看待这一段历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4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