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3

章天亮:薄熙来上诉 周永康危矣

【大纪元2013年09月24日讯】薄熙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路透社和法新社均引述内部人士的消息说,薄熙来已经决定上诉。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在一审结束后,我即在8月27日撰文“薄熙来案一审能够结案吗?”指出,薄熙来“上诉的可能性很大,这是形势所迫,也是性格使然。” 对薄熙来的判决无疑是政治妥协的结果,对薄熙来的贪污指控无法让薄熙来心服口服,因为中共内部几乎人人贪污腐败,薄熙来尽管贪污了几百亿(日本《朝日新闻》披露的是六十亿美元),但相比周永康、江泽民家族,甚至是铁道部部长刘志军都算不上什么。薄熙来认为他被判决,完全是政治斗争失势的结果。 而薄熙来之所以失势,是因为他要篡习近平的位。这尽管是有他个人野心的因素,但如果高层没有政治盟友的支持,他也会有贼心没贼胆。我们甚至可以说,薄熙来的“谋逆”之心,也是周永康、曾庆红和江泽民一起鼓动出来的,薄熙来的“接班人”位置,是江、曾、周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许诺给他的。 阴谋败露,薄熙来肯定是不服气的。“篡党夺权”这个集团又不是他一个人,更大的黑手还在后面,凭什么薄熙来一个人替他们把牢底坐穿?按照薄熙来的性格,临死也要拉垫背的。因此他的上诉除了继续抵赖贪污之外,揭发立功也是重要的一环。王立军的判决书说得很清楚——“王立军到案后揭发了他人重大违法犯罪线索,为有关案件的查办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王立军获得了轻判十五年,连党籍都保留了。 很多人以为,薄熙来上诉也改变不了判刑结果。这不仅取决于薄熙来的认罪态度,也取决于薄在多大程度上能帮助习近平巩固权力。如果薄熙来揭发周永康、曾庆红等人“立功”,二审减刑并非没有可能。 可以说,薄熙来一直是指望周永康能继续保他的。从去年3月8日,周永康去重庆团挺薄;去年3月15日,薄熙来说“打黑”是在政法委协调下进行;到今年庭审,薄熙来说包围美国领事馆是在执行上级的“六点指示”,都是要拉周永康入局的努力。 一定有很多关于周永康的阴谋,薄熙来还没有吐露,目的是让周继续发挥他的影响力来保护薄。现在薄发现,他不得不坐牢的时候,肯定恨周永康不尽力,也妒忌周永康还逍遥法外。 如果薄熙来知道周永康也正在被调查,那么薄和周就陷入了著名的“囚徒困境”(注1),以二人的人品一定会互相检举对方来求得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因此我们可以说,薄熙来的判决结果,令周永康脖子上的绞索更加收紧。 (注1:“囚徒困境”是1950年美国兰德公司提出的博弈论模型。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半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两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722)

章天亮:芝诺悖论与时空不连续性猜想

芝诺悖论是古希腊数学家芝诺(Zeno)提出的一系列哲学悖论,因为被记录在亚里斯多德的《物理学》一书而广为人知,其中最著名的是“阿喀琉斯追乌龟”悖论。 假设乌龟在阿喀琉斯前面100m,每秒钟速度为1m/s,阿喀琉斯的速度为10m/s,则阿喀琉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芝诺的理由是这样的,当阿喀琉斯前进了100米的时候,乌龟又向前爬了10米;当阿喀琉斯向前进了10米的时候,乌龟又向前爬了1米。换句话说,每当阿喀琉斯到达乌龟刚才的位置时,乌龟总是又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结论则是阿喀琉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 这个推理过程看似有理,但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却完全相悖,因为速度快的终究要追上速度慢的。那么芝诺悖论的问题出在哪里? 一、时空不连续性猜想  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方法来思考。我们首先必须明确两个状态——“追上”和“没追上”。从生活经验出发,阿喀琉斯跟乌龟的关系必然经历两个状态“没追上”和“追上”,而我们必须强调的是,没有介于“没追上”和“追上”之间的状态。我们不禁要想,从“没追上”到“追上”,显然是个状态突变的过程,假设第一个“追上”状态发生的时刻为t,最后一个“没追上”状态发生的时刻为t’,在(t-t’)这段时间里,乌龟为什么没有往前移动?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意识到时空是不连续的。也就是时间并非无限可分,根本就没有(t-t’)这么小的时间片。 如果用数字化的方式来描述追逐问题,也许我们就豁然开朗。我们把空间分成一个个的小格子,时间也分成一个个最小的单位,这里不妨用秒来描述。阿喀琉斯每秒可以移动10个格子,而乌龟每秒移动1个格子。没有比格子更小的空间距离,也没有比秒更小的时间片断。假设乌龟在时刻t0时位于阿喀琉斯前面100格,那么(t0+10)秒后,阿喀琉斯与乌龟的位置只相差10格。而在(t0+11)秒时,阿喀琉斯与乌龟的距离还差一格,而(t0+12)秒后,阿喀琉斯则在乌龟前面8格。这里没有“追上”的状态,只有“没追上”(发生于(t0+11)秒)和“超过”(发生于(t0+12)秒),因为我们这里假设没有比1秒更小的时间单位。 这个假设还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对阿喀琉斯来说,每秒移动10格,绝不等于每十分之一秒移动一格,因为这里假定没有比一秒更小的时间片。 这种推导还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空间也不是连续的。从“没追上”(二者有空间距离)到“追上”(二者无空间距离),也是一个跳变的过程。这个跳变,就是空间的最小单位。假设乌龟的移动速度是v,在(t-t’)这段时间里,乌龟之所以没有往前移动,使因为没有v*(t-t’)这么小的空间距离。 二、不连续的世界  时空的不连续会得出一系列的相应结论。因为速度等于距离除以时间,如果距离是不连续的,时间也是不连续的,那么速度也是不连续的。 因为空间不连续,所以物体只能处于有限的位置(虽然这个有限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数);因为时间不连续,所以物体只能存在于有限的时刻(虽然有限的数目同样巨大),因此物体的时空状态也是有限的,或者说可数的(Countable)。因此物体的运动,本质上是时间状态和空间状态的改变。 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定义速度,它不再是物体运动的快慢,而是物体时空状态改变的快慢。  物体在改变时空状态时需要消耗能量,这或许可成为重新看待质量和摩擦力本质的一个角度。 我在大学学离散数学的时候,曾经碰到一个问题,总感觉结论有什么地方不对。大概是说,位于[0, 1]区间的实数,与位于[0, 2]区间的实数一样多。当然,从现代数学的角度看[0, 1]之间有无穷多的实数,[0, 2]之间也有无穷多的实数,本不可比较。离散数学的解释是在[0, 2]间任意寻找一个数R,都可以在[0, 1]之间找到一个数R/2。换句话说,[0,2]间的任何数,都可以一一映射到[0,1]区间。由于这种映射是“一一映射”,因此位于[0, 1]区间的实数,与位于[0, 2]区间的实数一样多. 这个结论有悖于我们的常识,因为 [0,1]是[0,2]的子集,子集元素的数量等于全集元素的数量,这实在是令人费解的。 如果从时空不连续猜想出发,我们就会得出结论,这里的“一一映射”并不存在,因为当小数点后的数字多到一定程度后,在[0,1]区间已经找不到相应的空间位置。 深思一步,并不存在什么无理数,因为无限不循环小数到了小数点后的一定位数后,已经没有了对应的时间或者空间点。 这样的推理还可以一直进行下去。因为速度不连续,时间不连续,那么加速度(速度的变化)也不连续。根据牛顿第二定律,力也是不连续的。根据W=F*S(做功等于力乘以位移),功也是不连续的。其它如动能、动量、势能等都不连续。 三、宏观世界、微观世界与量子力学  时空的不连续性在宏观世界并不突出,因为时空的最小单位如此之小,我们可以近似的认为时空是连续的。但是到了微观世界,这种不连续性就非常突出。 比如,电子围绕原子核运转时只能占据固定的轨道,没有轨道之间的状态。一个电子或者在这个轨道上,或者在那个轨道上,当电子从一个轨道跃迁到另一个轨道时,没有中间状态,也不需要时间。这是量子力学的基本概念。这种电子的轨道跃迁会辐射或者吸收固定的能量,因为这种能量是固定的,因此反应出来的一种形式就是固定频率的光,这也是人类发现和现在能广泛利用激光的物理原因。 四、时空真的不连续吗?  时空不连续的概念,本质上是说,时空存在一定的微观边界。 我们用破解芝诺悖论的数字化方法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如果阿喀琉斯每秒可以移动10个格子,而乌龟每秒移动1个格子,那么阿喀琉斯只能位于零号格子、十号格子、二十号格子等,他没有一号格子、二号格子的概念,也不能存在于一号、二号这样的格子中。而乌龟则可以位于一号格子、二号格子、三号格子等,既乌龟可以存在于阿喀琉斯不能存在的位置。 我们甚至可以说,阿喀琉斯在(t0+12)的时候,看不到乌龟,因为对他来说,乌龟所在的格子是不存在的。 数字化的方法只是一个比方,但却引发了另一个问题。时空的微观边界,对于人类不可突破,而对于更高级的生命呢?我们看不到神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微观尺度,比神的要大的多。神能够掌握比我们更微观的时空,因此存在于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穿墙而过,对人来说,似乎是一个了不得的神通。其实只要突破了人的时空边界,那就象我们从门里走出去一样容易。对于时空能掌握到越微观的生命,神通也就越大。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人的身体或者这个我们看到的世界中的物体,都是由某种基本粒子组成,而这些粒子只能位于不连续的时空中,为什么这些粒子没有散掉?是什么使他们能互相连带,成为一个整体? 我在李洪志师父的讲法中似乎能体悟到答案。 以上内容仅为个人的猜想和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章天亮:为何习近平必须拿下周永康

近日路透社援引知情者的一篇报道称,周永康并非调查对象,而只是“协助调查”(helping authorities in a corruption probe)。这种说法其实隐晦地承认了周永康正是中共当局调查的对象。 道理很简单,被双规的中共官员,从蒋洁敏、李春城、郭永祥到其它“石油帮”或“四川帮”的成员,都是周永康的下属和亲信,根据利益回避原则,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周根本就不应该出现。更何况,周已经退休,更没有理由叫他出来做事。因此,这里周的“协助调查”和“被调查”,只是说法不同,并无本质区别。直白地说,就是让周永康坦白交代或者和这些腐败官员对质。 在习近平上台以前,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的文胆张木生就说胡、温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事实上中共高官们比平常百姓的危机感更加深重,他们知道中共这么走下去是死路一条。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习近平必须作出大的变革。 现在中国政治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随时会爆发,此外还有不可预知的环境危机和国际形势变化。习近平如果不做事,萧规曹随地按照胡、温的既定方针办,当危机全面爆发时,习的政敌就有足够的借口把习赶下台,并把他抛出去当替罪羊。 周永康和薄熙来原本选择2014年政变大概出于两个考虑,一个是薄熙来打算十八大当上政法委书记后花两年的时间掌握实权,另一个是2014年也很可能是经济危机爆发的时间点。现在薄熙来不在了,经济危机还在,习近平仍面临着当替罪羊的风险。 但另一方面,习近平目前还无力做任何变革。任何变革,都是一个社会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或者说是一个权力洗牌的过程。历史上,任何改革都必须由强人来推动。商鞅、王安石都是得到了国君的鼎力支持,张居正更是比万历皇帝权威还大,邓小平也是挟军队以令国家。习近平目前的权威远远不够。 如果连薄熙来和周永康联合政变,习近平都无可奈何,那么他唯一剩下的就是等死了。 拿下周永康,是习近平树立权威的唯一方式。一方面他是政变主谋;另一方面他恶事做绝,名声实在太坏。近期国际媒体密集报道周永康遭受调查,国内密集逮捕周的下属和亲信,实际上已经在国际和国内做足了周被逮捕的舆论和心理准备,甚至民间还可能会庆祝一番。 如我以前所分析指出的,薄熙来的下狱还会引起一些“太子党”兔死狐悲之情。周永康被捕,只要是以经济罪名起诉,江系“血债帮”也会同意丢车保帅。 至于“刑不上常委”的惯例,前提是常委不会“篡党夺权”。新、老常委,只要没参与政变,应该不会因此而增加不安全感。唯一的例外是曾庆红和江泽民,但他们隐身幕后,加上退休已久、影响式微,即使反对恐怕也无力阻止习近平采取行动。 无论习近平是否出于保党的目的,拿下周永康,都是习近平的一个规定动作。  (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