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章天亮:起诉薄熙来 新华社释放混乱信息

昨日,新华社发布消息,薄熙来正式以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在济南被起诉。这似乎反映出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定性只局限于经济层面。 然而新华社却紧接着发表评论员文章《令出一门方能不偏不倚》。其中提到“维护中央政令统一,服从中央领导,为官者不生私念、不谋私利、不专私权,仍是岿然不动之时代主流。……在大政方针上、在领导干部任免上,地方政府必须维护中央的权威,必须坚定不移地执行中央的决定。” 这篇评论文章暗示,薄熙来被审还有政治原因,那就是不维护中央政令统一、不服从中央领导,专用私权。 诡异的是,该文还对薄熙来做了一定程度的开脱——“许多问题官员被揪出之后,我们常常会看到新闻还原他时,会讲述其当政时勤政爱民的一面。但功是功,过是过……”好象在说薄熙来“勤政爱民”,功过兼有。 根据律师李庄的说法,在向重庆官员传达的文件中,薄熙来涉嫌受贿2000万,贪污500余万(说不定最后公布的数字还要缩水),还涉嫌在谷开来杀人案中,影响调查,涉嫌“滥用职权罪”。两千多万这个金额绝不致死,因为刘志军受贿六千万也仅是死缓而已。陈良宇受贿金额239万,2008年审判时判了18年,估计薄熙来的刑期大约在20年到无期之间。 日本发行量第二的《朝日新闻》2012年4月21日报道称,中共当局调查结果确认,薄熙来夫妻向海外转移了60亿美元的非法收入。现在缩水成贪污2000万,简直是在把薄熙来打造成清官了。 新华社这篇《令出一门方能不偏不倚》似乎在告诉中共官员们,只要他们能“维护中央政令统一,服从中央领导”,贪污腐败不是大问题,中央也一定会为他们遮盖。薄熙来被收拾,完全是政治立场原因。 时至今日,中共一个小小的科长都可能贪污上亿,谁还拿区区2000万当回事?中共已成万民唾骂对象,谁还在乎其内部的左右路线之争?新华社的这篇报道,无法对薄熙来造成有效打击,反而似乎是中央和薄熙来联手做局,以维护和延续中共统治而已。 “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对胡、温、习、李来说,都是终结中共罪恶和青史留名的千载难逢的机遇。“审判薄熙来”则是这副牌中的最后一张王牌。无论从利益、还是 道义考虑,以薄熙来案为契机,全面揭露“血债帮”的反人类罪行,放弃那个注定将很快灭亡的共产党邪教政权,都是具有最普通智商的人能看懂的问题。 如果孺子不可教,谁出于保党的目的而投鼠忌器、畏首畏尾,那就只能随着这个邪教黑帮一起被葬送。 (823)

章天亮:轻判薄熙来就是养虎遗患

今日,海内外不少新闻网站都传出消息说薄熙来将被控三宗罪,包括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涉案总金额近3,000万元。并言之凿凿地称该案将在济南开审,相关罪状已经传达至重庆市局级等。该消息在大陆各门户新闻网刊出后又诡异删除。 轻判薄熙来,是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等“血债帮”的最大心愿。如果薄熙来仅仅是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周永康则可与薄熙来切割,周背后的罗、曾、江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更可长出一口气了。事实上,如果习近平、李克强以及倒薄的推手温家宝与胡锦涛那么容易妥协的话,薄熙来一案绝不至于从去年三月一直拖到今天。 习近平应该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薄熙来一案有中共高层人人皆知、故而无法回避的两个关键点。 第一、薄熙来在政治、经济、文宣、军队方面做了充分的准备,只待时机成熟,就一举拿下习近平,接管中共最高权力,并将他所忌恨的习近平、温家宝、贺国强、汪洋等人置于死地。如果薄熙来谋求篡位,却被习近平轻轻放过,习近平就不要再说什么反腐、整党或展示铁腕形象了。连胡锦涛这个一向唯唯诺诺以小媳妇形象示人的人,尚且敢拿下藐视他的陈良宇、并剑指黄菊,轻判薄熙来就等于习近平公示天下——我习某人比胡锦涛更窝囊,欢迎大家策划阴谋,以便将我随时拿下;如果阴谋败露,那么不要紧,习某人一定给你安排一次走过场的“审判”,然后送你到风景秀丽、生活舒适的地方养老。 我想习近平应该不至于傻到这个程度。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在江泽民露面赞扬习近平后,中央高层排名迅速发生调整,在某追悼会上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排名提前至第二和第四位,而江泽民这个最喜欢借追悼会来显示其存在的名字却付之阙如。江泽民对习近平的赞扬,固然有示好的因素,但是这种赞扬却是居高临下的,是以“太上皇”的口吻赞誉后生小子,因此更象是给自己的马仔打气,给人造成“习近平还需要江泽民的肯定才能站稳脚跟”的错觉。这只能让习更反感江。 第二、法轮功问题才是整个事件的核心所在。薄熙来的阴谋之所以得到了周、罗、曾、江的支持,是因为这些“血债帮”成员要延续对法轮功的迫害。而薄熙来是唯一一个合适的迫害执行者,只有薄才能延缓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曝光和随之而来的清算。 习近平必须看到的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难以为继了。 首先,在经济上,迫害法轮功需要大量的经费,1998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估计在400亿左右(以统计年鉴中的财政收入和拨款比例计算),到2012年已经达到7018亿人民币。而在文宣、外交、军队、武警、国安等各个领域,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支出也极为惊人。譬如中共一年450亿人民币拨款的大外宣计划,很大程度上是针对法轮功弟子所创办的媒体。而如今,中共的经济面临一头栽下悬崖的困境,国内外无论是媒体、智库和政府都看衰中国经济,许多专家预计在2014年,中国将发生经济崩溃。在此前提下,中共在经济上已无力维持镇压机器的运转。 其次,在宣传上,中共早在2002年就败下阵来。自2002年下半年以后,在国内宣传机器上已鲜少见到大规模的对法轮功的批判。相反,法轮功学员所创办的媒体却一直在揭露中共的罪恶。特别是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中共的宣传机器处于自说自话,无人相信的尴尬境地。 第三、在民心上,中共已经丧尽了支持,连中共高官都争做“裸官”,把资产转移海外,并办理外国护照。无论中共做什么,民间都一片冷嘲热讽。中共反对什么,民间就热烈地支持什么。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力度越大,民心就越会倒向法轮功一边。 第四、在外交上,随着活摘器官真相的曝光,国际上也形成了围剿中共的态势。《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成为畅销书。美国国会提出第281号决议案,谴责活摘器官的罪恶暴行。杜斌的《小鬼头上的女人》得到世界最主要媒体的广泛报道,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一再得到世界的关注。 第五、在组织上,随着千夫所指的政法委被踢出政治局常委,镇压法轮功十几年来第一次失去了来自中共最高层的统一部署和指挥。随着劳教制度的逐步废止,镇压运动已经逐步失去了组织和行政保障。 第六、在法律上,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尽管高智晟仍身陷囹圄,但12位律师在大连已经使得法院做出部分让步。 当迫害越来越无法进行的时候,中共高层,无论是否属于血债帮,都面临着如何收拾局面的问题。毋庸置疑,法轮功学员一定要追究迫害元凶的罪恶,这不是为了仇恨,而是要匡扶正义。 许多国际投资公司和经济专家都预测2014年,可能是中国经济走向崩溃的开始。届时,社会危机爆发,民怨沸腾,也必须要有人出来为此承担责任。如果习近平选择轻判薄熙来,放过“血债帮”,届时血债帮也很可能象前苏联的亚纳耶夫一样,利用民怨发动另一场政变,将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一并抛出作为替罪羊,并让薄熙来东山再起。 如果不能彻底揭露薄熙来的罪恶,把“血债帮”送上正义的法庭,习、李就是在养虎遗患。这种危险,并不比2012年王立军出逃时所揭示的危险更小。《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7月21日在明慧网发表的公告,值得习近平反复深思和执行。 (1037)

章天亮:大连卫星接收器案件的指标意义

今日大纪元刊登了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因安装卫星接收器收看新唐人电视台而被捕被审一事。事情的大致经过是,2012年7月6日,大连市政法委操控国保大队、 国安及街道社区人员,非法绑架了79名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导致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28人被非法批捕。迄今为止,已经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去世。 中共当局原定在2013年4月12日对此案涉及的13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为阻止律师无罪辩护,害怕百姓知道真相,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在法庭外公开殴打律师,抓捕家属及法轮功人员。还以吊销律师执照、改变审判地点等方式打压律师,欲将法轮功学员强行定罪。目前有12位律师仍然坚持无罪辩护,法庭被迫取消了7月5日的庭审。 这一事件具有若干指标性的意义。 大连是薄熙来发迹的地方,薄是以残酷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江泽民的赏识,从大连市长而至辽宁省长,又被调到北京做商务部长,薄熙来在大连留下了大量的眼线和部下,延续残酷迫害的政策,此事发生在大连也就不足为奇。案件反复拖延,或与薄熙来失势和被捕入狱有关。自去年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后,有关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真相再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报道和关注,包括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活摘器官的罪恶、奴工产品中的求救信等等,让迫害法轮功政策面临国际的全面曝光和谴责;周永康下台、政法委不入政治局常委、劳教制度面临废除等虽然不能改变中共的本质,但也让地方公、检、法、司在是否和用多大力度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举棋不定。大连这一案件的走向,已经不是大连市或辽宁省所能决定,也成了对北京当局态度的检验——延续还是抛弃薄熙来在大连的镇压政策。 这次行动,也是一次最大规模的针对法轮功学员推广新唐人电视台的打压,抓捕绑架79人,说明行动的策划和情报的搜集由来已久,也凸显了中共对自由媒体的恐惧。如果这13名法轮功学员不能无罪释放并得到国家赔偿,那就是中国在进一步北韩化。 众所周知,北韩是对通信控制最严密的国家。早在九十年代,我就听说,北韩的收音机都是经过当局处理的,没有短波接收能力;手机业务直到2008年才有所放开,但价格绝非普通民众所能承受;互联网至今不对本国人开放;2010年有一千人因为偷看韩国电视剧而入狱,走私DVD甚至可以处死。 中共与北韩有着相似的目的,在具体行动上只是程度不同。中共想方设法施压大陆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终止希望之声电台的短波广播,台湾最近拆除数十个短波发射塔即被怀疑与中共的统战和渗透有关;印尼的希望之声也深受其害;iPhone手机进入中国时,中共只允许通过3G而不是Wifi方式上网,同时对手机严密监控、监听、定位;互联网则经“金盾工程”过滤自由信息;如果这次再判13名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机的法轮功学员有罪,则等于昭告世界,在信息封锁领域,中共与北韩已无本质区别,习近平的“中国梦”不过尔尔。 这次律师辩护,也是据我所知的一次最大规模的律师联合行动,一共有12位律师参与了无罪辩护,同时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毋庸置疑,收看新唐人是公民知情权的一部分;法轮功学员维护信仰也是符合宪法的。但律师的据理力争和法庭的有所退让,尽管并不能让我们对最终结果过早乐观,但也显示了正义力量的聚集和邪恶势力的衰退。 2011年,美国政府一度要削减美国之音的开支,后来因国会的反对而放弃了这一计划,因为信息自由实为现代社会的基石。中共一年450亿拨款的“大外宣”计划,美国国务院每年投资至少上千万美元用于互联网自由计划等等,都是在信息领域的真相与谎言、自由与奴役之争。这个道理,各国政府都应该懂得。 因此,在大连法轮功学员因推广新唐人受审一事,国际社会也应该象中国大陆这十二位勇敢的律师一样,发出正义的声音。 (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