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章天亮:温家宝受攻击 薄熙来死定了

10月26日,就在薄熙来的人大代表资格被褫夺的同一天,纽约时报在头版发表长篇新闻,称温家宝家族的隐秘财产不低于27亿美元。此文真实性尚待考证,温家宝对此知情多少也可存疑,然而此文出现的时机却说明,死保薄熙来的周永康和江系血债帮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此消息可算“血债帮”在下台前凝聚全部力量的最后一击,并将大大加快胡、温、习对薄熙来案的审理速度,并大大加重“血债帮”遭处理的力度。 牛顿第三运动定律告诉我们,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相等。这一定律尽管在社会学上并不总是对的,然后在胡、温、习与血债帮的角力过程中,这一定律却常常会主宰整个薄熙来案件的处理过程。 温家宝被攻击已非第一次。早在十七大前,江系就已经散布温家宝不会连任总理的谣言。其后随着王立军事件爆发,更多材料显示薄熙来、周永康以及江系人马的政变计划,包括系统攻击习近平和温家宝贪腐,收买无良文痞为薄熙来唱赞歌,收买百度传播对习、温不利消息、收买军队做军事政变准备等等。 这使我们有理由怀疑,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是江系人马策略的延续。我们更有理由怀疑,这次攻击的幕后操作者之一,就是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 3月9日,薄熙来在人大会议上高调撇清自己,换来的是温家宝3月15日记者会对重庆的严厉斥责和薄熙来被停职;3月19日,周永康抢夺薄熙来的重要知情人徐明,换来的是周永康失去了政法委书记实权;9月的钓鱼岛事件,毛左翻盘的企图换来了薄熙来被“双开”。至此,江系人马手中的牌已经出尽,无论是煽动国内民众还是制造外交事端,无论是关门谈判还是公开摊牌,都无法阻挡薄熙来遭审判、血债帮遭灭顶的结局。 事实上,纽约时报的新闻内容对于周永康和江系人马来说,拿在手中比抛出来更有效。前者可以作为威胁和谈判的筹码(前提还得是这些材料具备一定真实性),而一旦抛出就是双方公开撕破脸的全面殊死搏斗。这将给胡、温、习一个再明白不过的信号,这场斗争中,双方必有一方以“死亡”方式彻底出局,否则“血债帮”会不惜采取任何极端行动东山再起,并置胡、温、习于死地。 正如我在今年3月10日发表的《处理薄熙来胡锦涛不得不亮剑》一文中所指出的——因此胡锦涛现在必须靠诛杀立威,薄熙来只能做困兽之斗。摊牌已经是一个“形势比人强”的现实,双方已都无退路可走。 《纽约时报》的报道,将大大加速和加重薄熙来和血债帮所遭到的处理,也是过去事件发展模式的延续。 作为几乎无官不贪的中共来说,胡、温、习之区分于江、周、薄的关键点在于迫害法轮功,乃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在真相越来越显露的今天,公布这一被掩盖的惊天罪恶,才会为处理江、周、薄及其余孽赋予正义战胜邪恶的色彩。 (900)

章天亮:处理薄熙来案的最大变数

薄熙来的下场已无悬念,二十年徒刑、无期、死缓还是死刑已不是特别重要,因为我深信共产党绝不会再坐二十年江山。即使薄熙来现在不死,他也要再次受到公开、无保留的审判,将他的血债一一列出以昭告天下。王立军、谷开来也都难逃天网。 在薄谷开来遭起诉时,由于起诉书只字不提薄熙来涉案,外界一度认为薄已经与谷切割。而王立军案开审时,新华社则给出明显暗示,为处理薄熙来铺平道路。从8月9日起诉谷开来,至9月18日起诉王立军,中间为何变化如此明显,外界多聚焦于习近平与贺国强神秘隐身,以及对中南海内部事务的猜测。 事实上,我认为这一变化与美国国会9月12日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举行的听证会,和大纪元总编郭君9月18日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的发言有关。“活摘器官”一事,自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在国际国内屡屡曝光,并在国际社会上得到积极广泛的回应,许多海外中英文媒体都越来越确信和报道这一令人发指的罪行。 10月4日,106为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务院,要求公布他们所掌握的法轮功学员遭活摘器官的一切资料;10月5日,奥巴马总统则在George Mason大学,亲手接下了要求他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罪恶的信函,并放入自己的西服口袋里。 这一切都显示出,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电台等华文媒体自2006年起,锲而不舍地揭露“活摘器官”罪行,如今即将大白于天下。这一暴行,一定会压垮中共政权,也为如何处理薄熙来投下了至关重要的变数。 早在王立军事件爆发之初,不少人悲观地认为中共在政权风雨飘摇之际,会采取息事宁人的策略,让薄熙来软着陆。同时由于丑闻曝光,让中共在世人面前露出些许本来面目。在处理周永康的问题上,中共会采取“止损”策略,让他平安退休,以避免更大的政局动荡。 然而,这里有一个中共无法控制的因素——“中共政权还能维持多久?”如果中共领导人们认为这个政权还能这么一天天混下去,采取“止损”策略,低调处理,并非不可能。而现在国内除了经济列车马上会一头栽下悬崖、民怨随时会如火山喷发外,镇压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也无法遮盖。之所以国内官员拼命向海外转移家属、财产至几乎“无官不裸”的程度,就是没人对中共前途抱有信心。 中南海的党官们何尝不是如此?他们也同样在掰着指头数着自己还能掌权的日子。一年?半年?几个月?还是更短? 为了自己的安全和后路,当政权无法维系时,必须有人对镇压法轮功和“活摘器官”负责任。现在已有迹象表明,江系“血债帮”准备让薄熙来当“替罪羊”了。 这个责任不是薄熙来一个人能够承担,他固然可能是“活摘”的始作俑者,其罪当诛,但“活摘”并不只存在于大连市、辽宁省或者重庆市,而是全国范围大面积的实施。除了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周永康、罗干和江泽民之外,谁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实施和掩盖这样的罪恶。 也正因为如此,周永康一定会“搅局”到最后一刻,不能让习近平顺利接班,不能让镇压法轮功的力度缓和下来。这对其个人来讲是个生死存亡的问题。也恰恰因为这一点,处理周永康是这届或者下届政府的规定动作。时间不等人,胡、温、习、李,越早下决心、越早行动越好。若等到政权失控,那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