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2

章天亮:薄熙来事件江系人马三振出局

薄熙来被“双开”并移送司法,这一点在新华社刊登王立军“庭审纪实”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悬念。大家只是在猜测,薄熙来会入狱多少年而已。 早在王立军事件爆发之初的2月20日,习近平还以接班人身份访问华府,网上“挺薄派”即放风说薄熙来将全身而退,到北京去担任闲职。笔者当天撰文《薄熙来去监狱担任闲职吧》,预见他必入狱无疑。现在薄正式沦为阶下囚,对这个下令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恶魔,报应虽然来迟,但毕竟已经开始。 一般来说,马仔被查,中共过去的规矩都是“划清界限”。王立军之所以用海伍德之死威胁薄熙来,是因他当时已遭中纪委调查,迫切需要薄熙来庇护。结果薄熙来打他一耳光,撤了他公安局长的职,并准备干掉他,以至于王被迫逃亡领馆。一记耳光,将二人界限划得清清楚楚。过去文革期间,批刘少奇、邓小平,后来胡锦涛查陈良宇等,不管的上级还是下属,“划清界限”是最起码的政治姿态。即使陈良宇为江泽民鞍前马后许多年,也不见江泽民死保陈。 而薄熙来事发后,江派保薄的努力一直进行到最后一刻。比如放风说胡锦涛不再连任军委主席,江泽民在王立军庭审后现身国家大剧院(没准儿还是替身),说胡锦涛已经同意江泽民的人马在十八大后占常委大多数等等。这些事件的出现耐人寻味。 这些事件清楚的告诉人们胡锦涛是倒薄的主要决策人,如果胡能继续保持权力,薄就没有翻身的机会。而作为死保薄的周永康,其命运在十八大之后将极其晦暗。作为反击,胡锦涛通过董建华接受CNN专访正式传递了将连任军委主席的决定,并登上航母宣示对军队的掌控;而“江泽民”露面已经一个多星期,除海外“亲江网站”外,国内媒体全面封杀,并无一字报道。对于“亲江网站”给出的十八大常委名单,胡派的反击则是审判薄熙来。 审判薄熙来,是江胡十几年恶斗的胜负手。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除了罗列薄熙来包庇犯罪、收受贿赂和生活糜烂外,特别指出“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 依中共高层官员落马惯例,受贿和生活糜烂是必然的指控,“包庇犯罪”是大家都能预见的薄熙来刑诉罪名之一,而这里所提及的“其他涉嫌犯罪问题”到底是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与“江派为何死保薄熙来到最后一刻”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周永康乃至江泽民,跟薄熙来结盟的基础是什么?可以想见,绝非个人感情,也非经济利益,而是重大政治利益。周永康如果在薄案后立即与薄切割,至少可以暂保无虞,也不必和胡、温、习撕破脸;但他一意下水去捞薄熙来,正因为薄熙来与他以及他身后的江泽民是“倒习政变”的推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换句话说,周永康保不住薄熙来就保不住他自己。在中共镇压法轮功、直至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证人估计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还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摘除器官贩卖,然后焚尸灭迹)后,能否掩盖罪行,成了事关中共存亡的问题。如果中共的政权还能延续,周永康退休后还可以过声色犬马的生活,反之,周必然要对其“反人类罪”负责,其罪恶滔天,百死莫赎。而掩盖罪行的责任,就落在了薄熙来身上。为达此目的,不惜政变。 因此新华社关于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也许就为追究薄熙来“文革余孽”或者“野心家”的罪名留下伏笔。 而薄熙来为“争取重大立功表现”,在即将受审和入狱的压力下,揭发谷开来和王立军也不知道的政变细节,包括周、江的角色,就变得非常可能。 在中共的权斗中,从来就不能给对手翻身的机会。从胡宣示连任军委主席的意向,封杀关于“江泽民”的报道和将薄熙来移交司法机关来看,对江泽民派系形成连环三击。 我们更加关注的是,胡对薄“其他涉嫌犯罪问题”能够追究到什么程度,能否展现政治上的大智慧,全面揭开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把中共内部的权斗,变成正邪之间的较量。 (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