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章天亮:诡异的照片 诡异的政局

今日网上流传一张江泽民和星巴克总裁舒尔茨的照片。传言中二人4月17日在北京见面,会谈内容不详,星巴克上海总部的发言人王星蓉和外交部都拒绝证实这次会面,这已经引起分析家对消息真实性的怀疑。时隔二十天才发布会面照片的做法则更启疑窦。从照片上看,会面地点非常正规,好似人民大会堂、钓鱼台、甚至是中南海,但诡异的是迄今中共官媒皆无报道。 除非是多年前旧照,否则很难解释官媒的冷淡反映,海外各大媒体亦几乎不予转载和评论,可谓上当者寥寥。陈光诚事件发生后,周永康势力大举反扑。警察在朝阳医院围困陈光诚,大有无论洋人还是华人与狗皆不得入内之势。5月4日,北京市委书记刘淇,这个被法轮功告上法庭的血债派恶棍,则通过其管辖范围的《北京日报》、《新京报》、《京华时报》和《北京青年报》,以及血债派宣传大本营《环球时报》等采取集体行动,对陈光诚以及美国进行猛烈抨击。 网上另有传闻称陈光诚事件爆发后,胡锦涛表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件”, “必须尽快妥善解决”。因此在胡的明确指示下,北京高层立即成立了由胡锦涛亲自挂帅的“4.27事件处理小组”,副组长周永康、令计划,成员有杨洁篪等,但该小组成员没有温家宝。 昨日不但传出温家宝已经被边缘化的消息,甚至说温家宝准备辞职。 现在国内、国外,从平民到政府以及媒体,大家都知道温家宝在对决周永康(温公开指责薄熙来,而周公开支持薄熙来)。从释放的消息看,似乎温家宝真的被边缘化了,然而我认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即使胡锦涛真的是处理陈光诚事件的小组长,而且胡与美国达成协议让陈光诚可以自由生活在中国,那么周永康围困陈、殴打律师江天勇至几乎耳聋、逮捕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恐吓陈的家人和支持者等做法,就是在当着全世界的面抽胡锦涛的大嘴巴。 毕竟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周永康不负责外事,协议和承诺只能是胡锦涛做出。中方不但出尔反尔,而且在媒体上大骂美国政府和骆家辉,在中美正在举行和刚刚结束“战略与经济对话”之际,胡锦涛和美方嘴上不说,双方见面总是难免尴尬的。而且这件事,也在全世界的面前打了奥巴马一个耳光,给奥巴马寻求连任制造困难,因此奥巴马也会对胡锦涛施加压力。胡锦涛等于被奥巴马和周永康两面夹击,其心情可想而知。 温家宝辞职之事就更加离谱。一方面温家宝在今年“两会”记者会上已经表明他将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决心;另一方面在温、周对决之际,谁失去权力,谁马上失去安全,谁辞职就是谁在自杀。周永康已做困兽之斗都不肯辞职,温又怎会辞职?第三、胡锦涛也不会让温辞职。其实无论是传播周永康丑闻的国际媒体和对周永康恨之入骨的中国民众,都做好了“周永康下台”的心理准备,却不会期待着官声颇好的温家宝辞职。 温如果辞职肯定比周的下台,对中国社会震动更大,这是胡绝对无法接受的。 北京时间5月2日晨,《环球时报》发表名为《挟洋能自重的时代早已过去》的评论,几个小时后被拿下。 我认为,《环球时报》社论被拿下,可以类比两会期间凤凰卫视上黄奇帆为薄熙来辩解的视频被拿下;周永康在陈光诚事件上对胡锦涛的藐视和公开冒犯,已经可以类比薄熙来两会期间对胡锦涛的“逼宫”;有关江泽民的假照片,尽管似乎在散布江对政局的影响力,但却是寻求连任军委主席和建立党内权威的胡锦涛绝对不能容忍的;而散布温家宝辞职的传言,则是以一种违反基本事实和逻辑的方式为周永康虚张声势。 陈光诚事件中,周永康的疯狂表现可以用“回光返照”来概括。作为周永康决不会满足于仅仅是胁迫胡锦涛,只要周一旦得势,一定会步步紧逼。博讯上一度传出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的消息,称薄熙来只会负对王立军“监管不力”的责任。 这并非仅仅是出于周“得陇望蜀”的贪婪,而是因为不打垮改革派、中间派,而由血债派来主掌最高权力,周就一定逃脱不了下狱、审判和上断头台的下场。因此周至今仍想方设法地捞薄熙来。周无法容忍胡锦涛在法轮功问题上总不做公开而明确的表态,而会将胡视为最大的潜在威胁。 十八大召开在即,必须提前几个月摊牌,才能在会议召开前完成人事布局。未来这一两个月,很可能会有更精彩的戏码上演。 (801)

章天亮:陈光诚该来美国了

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只有几个小时,形势就急转直下。从华盛顿邮报、CNN、美联社等媒体报道中,我们感到陈光诚的处境相当危急。至少从他被警察或武警重重包围在朝阳医院,再次与外界隔绝来看,他又回到了被软禁的状态。这还是在美国国务卿没有离开中国的时候,因此陈光诚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 我相信美国政府并没有有意欺骗陈,道理很简单,这对美国毫无好处。前哈佛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现任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及亚美研究所主任柯恩Jerome Cohen(孔杰荣)透露,陈光诚是得到了奥巴马总统亲自做了保证才离开使馆的。奥巴马今年面临大选,他肯定也害怕出现丑闻。如果没有中方的严肃担保,奥巴马也不可能向陈光诚保证什么。 陈光诚在离开大使馆去医院的路上与华盛顿邮报记者通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高兴的。这说明陈光诚离开大使馆应该是出于自愿。那时无论是陈光诚本人、还是很多海外的观察家,确实认为有了美国政府的保证,陈可以安全地留在国内。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仅仅是他留在国内本身,对周永康都如芒刺在心,也是对其他维权者的鼓励。 许多人都未料到的是,周永康通过再次软禁陈光诚,把中共高层的分裂公开展示在世界面前。中方承诺对陈光诚遭受迫害的情况进行调查。那时他们还可以想办法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但这次发生在北京的围困和软禁,而且是在美中国务院一级的官员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除了周永康,还有谁能如此不管不顾、胆大妄为呢? 奥巴马被戏称为中共政治局的“第十个常委”,如今身不由己卷入了这场政局的剧变中。希望奥巴马现在能够明白政治局里的态势,认识到中共高层的分裂,认识到胡、温在对决周永康,而奥巴马也需要选边站了。这不是支持哪一方政治势力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中国的法制、涉及到是否该清除犯下反人类罪行的邪恶的周永康的问题。 正如高智晟律师所说:“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它真实的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环节上去改变它。实际上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陈光诚的遭遇应验了高律师的话,无论陈光诚怎样试图通过法律渠道帮助底层民众维权,但制度不改变,一切都是枉然。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陈光诚对中国制度的改变已经客观上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他的遭遇清晰的告诉我们,有一个可以调集巨大资金(仅在他的个案上就可以花费一年至少六千万人民币)和人力(可以几百个人围困一个盲人)的法外机构政法委,它可以不顾中国的法律、不顾中共中央政府刚刚签署的协议、不顾国际社会的感受、不顾国际媒体的曝光、也不顾奥巴马政府的强大外交压力,为所欲为地迫害一个残疾人,而其主导者就是周永康。 我感到陈光诚在国内能够为中国所做的事也到此为止了,他揭露了周永康的邪恶,也发生周永康对胡温实际上的“逼宫”,这会加快胡、温拿下周的决心。希望美国政府和胡锦涛都意识到,周永康这个祸根必须要马上解决。 完成了这些该做的事,陈光诚如果现在来美,则可进一步公开揭露政法委的罪恶,也等于告诉全世界,有周永康在的中国,是一个竭力扼杀正义而且连残疾人都不放过的地方。我只能祝福陈先生能早日脱离险境、来到美国。相信他在此深造后还会回到中国,因为中国很快就会发生社会转型了。 (822)

章天亮:疯狂报复陈光诚 周永康政治自杀

在陈光诚说他重新获得自由后,很快又传出美联社的报道说,陈光诚被威胁说如果他不离开美国使馆,他的妻子就会被活活打死。 目前围绕陈光诚所发生的一切极其诡异。在陈光诚就医的路上,他通过美国大使骆家辉打电话给华盛顿邮报记者,通报他获得自由的消息。记者描述他的声音“Cheerful”和“Happy”即高兴和快乐。但美联社的跟进报道,则说陈的声音是颤抖的(shaken),恐惧的。 几小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从朝阳医院如临大敌的警力部署来看,周永康在疯狂反扑。 《华盛顿邮报》北京时间5月2日11:53pm的报道中说,今早看起来是美国政府在人权方面的胜利很快变成了一个最糟糕的情形。人权观察组织的亚洲问题高级研究员Nicholas Bequelin质疑国务卿克林顿怎可接受中共的保证?实在是太冒险了( ”It seems they’ve taken a huge risk with this” )。 从目前的迹象分析来看,胡、温已经承诺保证陈光诚的安全,并要调查软禁他的违法行为;周永康清楚地意识到此事对他的打击,认为把陈光诚赶出中国是对他最有利的。 如果周永康自己的地位不是朝不保夕的话,就不会出此下策,原因有三。 第一、美国国务院刚刚发表声明保证陈光诚的安全,断然不会坐视不管。美国再次把陈光诚和家人置于领事保护之下,也并非没有可能。那么周永康的压力会比陈第一次进美国使馆的时候还糟糕。除非奥巴马不想连任,否则他一定要全力保障陈光诚的安全。 第二、美国国务卿和财政部长还在北京举行“战略与经济对话”。之前所做的一切,包括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秘密抵京、中美双方都不确认陈在美国使馆的消息等,都是为了对话能够进行铺路。这是一种互相给面子的默契。而陈光诚所受到的威胁,等同在抽美国的耳光,而自曝中共出尔反尔,不可信任,那么美国和这样一个流氓对话还有什么意义?这恰恰是周永康给胡、温找麻烦而想要得到的结果。 第三、周永康最“聪明”的做法,应该是立即停止迫害、威胁陈光诚及其家人、朋友,假装对中美协议视而不见。这样大家还不会立刻聚焦他。但是他现在这么做,就是把自己放在火上烤,也等于在世界面前公开展示中共高层的分裂——胡、温做胡、温的决定,周永康做周永康的决定。胡、温答应的条件,周永康可以马上撕毁。 周永康的疯狂举动,已经可以类比薄熙来3月9日在人大记者会上的发言和“逼宫”表现。 面对在国际社会和媒体上丢这么大的脸,胡、温对周永康会动杀机。本来陈光诚事件,舆论更多的是分析和推测周在其中的角色,这次周等于把自己摆到了前台。而胡温只能是选择用陈光诚事件还是王立军、薄熙来事件来倒周了。 美国大使和助理国务卿陪陈光诚去医院都无法保证陈的安全,看来得温家宝亲自去医院看看陈光诚。那时再看周永康还敢有什么动作? (789)

章天亮:“维稳”破功,周永康再遭重击

一觉醒来,看到大纪元上关于陈光诚已经离开美国使馆,但仍能留在中国的消息,我对陈光诚的这种坚守表达敬意。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美方说,陈光诚在得到将被人道对待的保证后离开领馆”(Chen Guangcheng leaves U.S. embassy after assurances he will be treated humanely, U.S. says),其中谈到了一些中方气急败坏的细节。最搞笑的就是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的说法“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公民的合法权益都受宪法和法律保护”,我以为刘为民接下来应该说“因此,对陈光诚及其家人的非法软禁、殴打的执行者和命令者必将受到法律的追究,不管下命令者官位多高,都要追究到底”,很可惜刘发言人说不出这样的话。 陈光诚事件的结局对周永康是个重大打击,陈光诚的自由意味着周的“维稳”破功。由于美方今后会定期会见陈光诚,因此周没有办法再象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迫害陈,剩下的做法大概就是想尽办法拉拢陈,隔绝他与其他权益受侵犯者的接触,但我相信陈会继续质问他在Youtube视频中提出的三个问题,这种质问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解决中国的制度性迫害问题。 这一结局则是胡锦涛和温家宝所乐见的,也是检讨“维稳”的好机会——因为陈光诚事件的事实证明,周永康的“维稳”除了让中共在国际上脸面丢尽之外,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效果嘛。不但社会“越维越不稳”,而且最后还要在国际压力下让步,保证“被维稳”的人的权利。 在中国的陈光诚,就像扎在周永康心里的一根刺,既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 如我在昨天深夜发文《胡锦涛怎能让陈光诚离开?》中所说的“陈光诚的案子其实给了胡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年吸金7000亿人民币,手握上百万的武警和公安,却在一个盲人面前败下阵来,天理昭昭,公道自在人心。这也说明周永康很衰、很虚弱。 声势已成,民心可用。民间对周永康的痛恨、国际社会对周永康的谴责、中共内部对周永康“政变”阴谋的揭露,可以形成海啸般的合力。 等到这次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结束后,就是拿下周永康的好时机,对外重建中国的国家形象、对内收拢百姓的民心、对党内树立胡温的权威,这也是推动中国变革和转型的必走一步棋。 “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时机已经烂熟,就看胡温能否早下决心了。 (849)

章天亮:胡锦涛怎能放走陈光诚?

关于陈光诚的去向,现在有两种说法。一种是陈光诚将以就医的名义和家人到美国,而该说法目前尚无法证实;另一种则是参与营救陈光诚的胡佳和郭玉闪的说法,即陈光诚想留在中国,继续为人权而战斗。 许多人都认为,陈光诚如果来到美国,就会象很多从中国大陆来美的民主人士一样忙于生计,而无暇再涉足中国的民主或人权事业。同时由于他们和国内的人没有大规模联络和沟通的渠道,因此对中国的影响会迅速消退。而陈的一家人还面临着交通不便、语言不通等诸多障碍。 陈光诚个人肯定也会对赴美之后的生活有所预见。要知道,如果他只是为了个人脱离围困和迫害,那么一开始就不必投身人权事业,或者选择及早被中共招安,即可免去后来的苦楚。从内心来讲,陈光诚的想法应该更符合胡佳和郭玉闪的说法。 这里还有一个变数就是胡锦涛和周永康。因为陈光诚上传youtube的录像直指政法委,国际媒体也都聚焦地位岌岌可危的周永康。作为一个迫害狂,周永康不会不报复,国内各地疯狂抓人就是为此。周永康一方面希望陈光诚赶快离境,以减少国际舆论对他的关注;另一方面又担心陈光诚到美国后,不依不饶的揭露政法委的黑幕,这对周也非常不利。 此时胡锦涛的态度就非常关键。如果胡锦涛要拿下周永康的话,最好拖延陈的案子,拖得越久,周永康的压力就越大。以陈案为契机,先从基层官员收拾起,调查其拨款来源、找到围困、殴打陈及其家人的主使者,就可以顺藤摸瓜,以国家形象和法制建设为由,搞掉或贬谪政法委,停职周永康。陈光诚的案子其实给了胡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反过来讲,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如果周永康安然无恙,陈光诚默默出国,则胡锦涛就算在他的弟兄面前摔了个大跟头——盲人陈光诚都敢挑战的周永康,军委主席胡锦涛却不敢,这等于胡在周的面前示弱了,这会激励周保持强势、压制胡、温,重整人马主导十八大人事、甚至为薄熙来翻案,或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其政变计划,搞掉习近平。此时不要说连任军委主席了,胡未来半年的总书记都会做得灰头土脸。 陈光诚事件让全世界都看到周的邪恶无耻,胡锦涛若放过周,难免给人同流合污之感。周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捆绑胡锦涛上“血债帮”的船,这才是对胡最危险的。 美国人似乎总难看清楚中国的局势。这也是中共内部利益关系太过复杂,加上黑箱作业所致。在陈光诚的问题上,如果美国把陈光诚接走,与其说保住了美国人捍卫人权的形象,不如说美国人公开承认——在中国,一个在法律意义上的自由人、并且是一个盲人,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在中国却不能安全的生活。而美国人选择了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头痛医头地把这个盲人接到美国,却在这个迫害盲人的不正常体制面前败下阵来,对千千万万生活在这个体制下的人视而不见,乃至没有勇气要求中共领导人改变这个罪恶体制。 这岂不是说,不管这个体制多么畸形,美国政府仍然要“继续和海外关键国家维持关系”。在大选之年,这无疑给了共和党问鼎白宫的一个很好借口。 (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