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2

章天亮: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中)

自王立军事件爆发后,随着事态的明朗化,读者现在也越来越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周永康身上。然而在事件之初,“挺薄派”放出很多假消息,许多人还在讨论 薄熙来是否还有机会成为政治局常委、是否会“软着陆”、王立军是否真的精神失常时,笔者已经明确指出薄熙来会进监狱。笔者在2月15日前后推测该案将牵连 周永康,薄、周二人“通同谋反,篡党夺权”,习近平绝不会保薄熙来。笔者在2月16日断言“两会是擒薄好时机”,并警告周永康可能发动政变。在薄熙来3月 9日记者会高调亮相和自我辩护后,许多人认为王立军风波已经过去,薄熙来已经平安过关,笔者则撰文指出胡锦涛不得不亮剑处理薄熙来,并预计江泽民的人马会 很快抛弃他, 五个小时后,薄熙来遭免职。 从王立军事件爆发到今天,笔者在自己的博客中撰写了三十四篇文章,其中的推测和预言基本都很快即被证实。 为清楚地列出笔者的预言、当时的各种假消息以及预言应验的时间,笔者在拙文《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上)》(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15/n3566480.htm )中,做了一张表格。我在此特别声明,我根本无意证明自己有着怎样的先见之明,我也更没有丝毫的秘密消息渠道,所有判断完全是基于我对中共体制的理解和对中共政治人物执政心理的把握。甚至有时当事人自己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该如何做时,笔者已经替他们做出了选择。 事实上,不止是我,《大纪元时报》的许多专栏作家,新唐人电视台的许多时事评论员,希望之声的许多节目,都在时局预测上极其准确地把握了方向。 如果说我们和海内外那些每每预测失准或雾里看花的观察家们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我们把法轮功事件作为考察中国政局和预测中国走向的最重要参数。一次、两次的 准确预测,读者不妨认为是笔者运气好,猜对了。二十次的准确预测,其背后必有原因。笔者愿意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法轮功是把握中国时局的最重要参数,并希望读 者、观察家和“中国通”们也试一试这个解读方向和方法。 ※※※ 许多知识分子、研究中国问题的智库或者媒体,把法轮功视为禁区。即使他们也谈及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但竟会忽略一个中共建政六十年从来没有遇到的现象——“镇压法轮功遇到顽强的非暴力抵抗,且长达十二年无松懈迹象”。如果说中共过去打遍国内无对手的话,法轮功则是中共的滑铁卢。中共不得不把邓小平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变为“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不能够反思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原因,不能反思镇压失败的原因,不能将中共最惧怕的法轮功作 为分析中国政局走向的重要因素,在我看来实在很失误。 一、中共历史上第一次持久、成规模、非暴力的抵抗 在共产党的历史上,即使是国家主席或开国元帅,中共要把他打倒批臭也从来不需要三天。八九年的民主运动,曾经有百万人连续几天在天安门广场示威游行,坦克一开、枪声一响,人们风流云散,再也没有成规模的抵抗。1999年,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也同时取缔了十几种其它气功和宗教,当时号称有三千万信徒的“中功”根本连抵抗的动作都没有。 而法轮功实在是个异数。法轮功的抵抗有三个特点——持久、成规模、非暴力。 从中共镇压开始迄今已超过十二年,国内的法轮功学员贴传单、发光盘、挂横幅、传播九评,历经牢狱、酷刑之灾仍在大规模的坚持。在海外,法轮功学员办媒体、起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领导、突破网络封锁、复兴中华文化、举办神韵演出,十二年来越来越强。 举世皆知,法轮功学员所做出的巨大牺牲,不只是国内酷刑冤狱的迫害,在海外法轮功学员放弃舒适的生活、丰厚的收入,没日没夜地奔波于讲真相 的路上,没日没夜地坐在电脑前写文章、制作电视或广播节目、准备起诉恶人的法律文件、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向国内打电话劝“三退”等等。我周围的朋友们几乎把工作和必要的照顾家庭生活之外的时间,每时每刻地投入到揭露中共的项目中。 二、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1)、巨大的财政投入 在另一方面,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代价也极端沉重。有时法轮功这边花一美元、一分钟做的事,中共可能就要花几千、几万美元和几天、几个月的时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海外法轮功学员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做一次升级,中共那边就要投入大量的研发力量并对几千、几万个防火墙升级,就要过滤出口带宽超过1Tbps(一万亿比特每秒)的数据。法轮功向江泽民递交一纸诉状,中共就要派出庞大的游说团体去游说国务院、司法部、法院或所有相关人员,就要在贸易上做出巨大让步,以规避对江泽民的进一步调查。 有调查显示,中共投入其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投入到对法轮功的镇压中。这场运动的投入不亚于一场战争。 (2)、镇压的沉重代价江泽民把邓小平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成“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这里从内政和外交两个方面可以窥见端倪。 在内政上,为镇压法轮功,中共不得不调整其组织结构,成立法外授权的“610办公室”,不仅垄断公、检、法、司,还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中共曾经说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集中力量办大事”。“610办公室”就是这样一个能调集全国几乎所有资源的机构,是政治局常委会之外的另一个权力中央。该中央由当时的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也是江泽民密友的李岚清负责,由罗干具体指挥和督办,该权力中央直接受江泽民的控制。 正如同“中央文革小组”的建立改变了中国行政方式一样,“610办公室”的建立彻底逆转了胡耀邦、赵紫阳和乔石在文革后建立一定程度的民主和法制的努力。 按照中共官方的统计,中国在镇压以前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在镇压之初,中共所有宣传工具24小时滚动播出妖魔化法轮功的节目。但是这么多节目中没有一例说法轮功学员贪污腐败、卖淫嫖娼、小偷小摸、杀人放火,这恰恰反过来证明法轮功学员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可以这么说,要镇压这么大的好人组成的群体,只要社会还有一丝一毫的维系正义的力量,江泽民的目的都无法达成。在一个正常社会里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司法独立等等,都是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610办公室”的首要任务,就是让这些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彻底失效。 由于法轮功不屈不挠的抗争,江泽民恼羞成怒,迫害手段不断升级,欠下了触目惊心的血债。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是江泽民最后一次出访,结果在芝加哥接到了法轮功学员的起诉状。 江泽民深知在政治局里,他非常孤立。在他决定镇压时,并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他在1999年4月25日晚写给政治局的一封信中提到了两点:1、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2、法轮功的信仰与马列主义不一致。这封信后来收录进了2006年出版的《江泽民文选》第二卷。 一方面被法轮功起诉、惊天血债有被清算的可能;另一方面政治局常委的绝大多数人对镇压毫无兴趣,江泽民决定改变政治局常委的结构,把人数从七人变成九人,硬塞入第八个人李长春,负责反法轮功宣传;和第九个人罗干,负责暴力镇压。 同时江泽民取消了“核心”的称谓 ,美其名曰“集体领导”。实则剥夺了胡锦涛过问李长春和罗干工作的权力。 中共从独裁体制变成了“寡头政治”体制,九个常委各管一摊,互相之间则谁也管不着谁。只有罗干做了政治局常委,才能调动全国的资源继续镇压政策;只有九个人各管一摊,罗干才能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这都是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所做的重要组织结构调整。 同时,江泽民还做了一个让世界瞠目结舌的决定。以准军事政变的方式由张万年提出特别动议,江泽民十六大后继续连任军委主席。 十七大召开时,江泽民为了延续镇压政策,把血债累累的周永康推进政治局常委,接替退休的罗干。 在外交上,中共表面上把台湾、西藏、民运问题摆在重要位置。实际上,法轮功问题才是中共外交的最核心利益。举例来说,美国《华盛顿时报》报导,2001年3月9日,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赖斯(Condoleezza Rice)被三名专门前往白宫造访的中共外交人员给烦透了。这三名外交人员是前中国驻美大使朱启祯、李道豫和前驻加拿大大使张文朴。原本这次面谈的主题应该是中美关系:美国对台湾出售武器,中共人权记录和美国防御飞弹计划。没想到,其中一位外交人员居然掏出一篇事先准备好的演讲词,长篇阔论了20多分钟,滔滔不绝地演讲法轮功如何对中共政府造成威胁,并称中共相信美国中情局背后支持法轮功。美国官方早就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赖斯“也被他们这种长篇滥骂给惹毛了,在他们念了20分钟的演讲稿后就中断会议,请他们走人。” (3)、失败的政变企图 胡锦涛对镇压法轮功从内心是不认同的。大纪元报导:原“610办公室”副主任刘京在一次宴会上喝多了,透露出中共高层在法轮功问题上分为两派。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指出,原各地610办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义设立的,但在具体执行任务过程中,由于公安厅、国家安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由于部门利益驱使和业务特点不同,往往不服从610的指挥,扯皮、推诿、应付、不服从命令、消极对待等现象已经极大影响对法轮功的镇压效果,“各地法轮功事件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演越烈”。 于是会上江提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说了句话,“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小”。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编制、经费不经费的!”胡听了一声不吱,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胡锦涛的消极态度让江泽民极度不安。如果说人们记住邓小平是因为“改革开放”和“六四镇压”这两件事的话,记住江泽民恐怕只是因为他“镇压法轮功”。因此否定镇压,就是否定江泽民的历史地位,也就是否定江泽民。 因此江泽民连任军委主席、改变政治局常委结构、将中共体制从“核心制”变为“寡头制”,都是为了延续镇压法轮功的政策。 甚至江泽民还准备了兵变。 2006年11月15日在香港上市的《动向》杂志首次独家报导了当年“五.一”胡锦涛在黄海险些被江泽民暗杀,随后从青岛直接飞往云南的消息。后调查发现是江泽民幕后指挥,海军上将张定发执行。2006年12月14日,张定发病死,没有吊唁,没有悼词,官方新华社、解放军报都不报道,只有《人民海军报》十二月十七日刊出个简讯:“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原司令张定发同志,因病于十二月十四日在北京逝世,享年六十三岁”,消息中只有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履历,甚至连个黑白遗照都免了。 江泽民竭力主导十七大人事安排,将周永康塞进了政法委。胡锦涛对他自己的接班人安排原本是“双李体制”,即李克强和李源潮。但江泽民为阻击胡锦涛属意的李克强,推出习近平。胡、温本来都是胡耀邦的学生,而胡耀邦和习仲勋关系又非常好,因此胡、温与习可算作“世交”。于是胡锦涛接受了“习、李体制”。 江泽民最希望的接班人实际上是薄熙来,但十七大召开时薄熙来只是中央委员,无法跨过政治局委员而直接进入政治局常委。因此十八大不可能接班。这才是江泽民、周永康安排薄熙来政变的原因,准备在十八大上让薄进入常委,然后2014年赶走习近平。 之所以选中薄熙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江泽民需要延续镇压法轮功的政策。 (4)、沸腾的民怨 今日中国的沸腾民怨既是镇压法轮功的直接后果,也是政法委刻意制造出的局面。 如前所述,“610办公室”的首要任务,就是让所有能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彻底失效。政法委控制了公、检、法、司(中共司法部管辖律师、监狱和劳教所),彻底断了法轮功学员通过法律渠道讨回公正的可能。在这里,法律只是中共用于迫害的工具。除了法律系统外,国务院直属的国家信访局,则是百姓通过行政手段申诉的渠道。信访办也因为镇压法轮功而沦为抓捕一切上访者的地方。 在堵死一切申冤渠道后,中国社会变成了弱肉强食的丛林。谁有权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说迫害法轮功是封死社会出气阀门,把社会变成高压锅的起点。 而政法委也需要这样一个局面。因为中国社会越乱,政法委就越受重视,能够拿到的镇压资源就越多。等到整个中共体制都为镇压而存在的时候,政法委就自然变成了最高权力机构。现在中共的维稳费用每年七千亿人民币,超过军费开支。由于政法委随时需要调动武警镇压民变,而军队调动手续复杂,这为政法委势力膨胀而抗衡军委提供了可能。 江泽民选定政法委作为薄熙来的晋身通道,实际上因为它提供了薄熙来大权独揽的唯一可能。※※※ 上述所讨论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法轮功的抗争一直在持续进行,而且和平、理性、持久、成规模。那么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能够坚持,这种坚持对于整个共产党又意味着什么?对于这次胡温对决周、薄等“江系血债派”又有什么影响?敬请关注《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下)》。 (1588)

章天亮:政变调查启动 倒周风暴再起

【大纪元2012年04月16日讯】 四月十日,薄熙来被停止了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职务。尽管中共只说薄熙来严重违纪,以及其夫人谷开来卷入杀人案,西方媒体仍聚焦死亡英商海伍德的时候,海外几个华文媒体则立即聚焦周永康,因为薄熙来真正遭惩处乃是阴谋政变,而周永康则是政变的主谋。 四月十五日的香港《南华早报》为这一推测做了最好注脚,在一篇报导中称,中央军委派出5个小组调查薄与成都军区关系,之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曾经到成都军区视察。周日的这份《南华早报》还报导,重庆公安局副局长郭卫国和公安局刑事警察总队总队长李阳都因卷入海伍德的谋杀案而被拘留调查。 成都军区遭调查实在是意料之中。笔者在王立军投奔领馆的次日发表文章《王立军被捕 薄熙来大事不妙》中指出薄熙来将遭免职和下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2011年11月10日,在胡锦涛去夏威夷参加APEC峰会时,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军事演习。 据新华社转载《重庆日报》的报导:“成都军区国动委(笔者注: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第六次全会实兵演练在渝举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刘长银、参谋长艾虎生,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四川省省长蒋巨峰,贵州省省长赵克志,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云南省代省长李纪恒,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甲热・洛桑丹增等到场观摩。当晚,薄熙来、梁光烈以及出席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的与会人员还观看了‘唱读讲传’文艺演出。” 这一次军事演习发生在胡锦涛离开中国之后,卷入成都、西藏两大军区,以及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四川、贵州、云南、西藏和重庆这三省一市一自治区的行政首脑,最后大家以“朝圣”的方式去唱红,薄熙来俨然成了“薄总书记”。 曾跟薄熙来关系良好的二炮政委张海阳一度行踪成谜。近日新华网报导张海阳启程去芬兰和匈牙利访问。这里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张海阳挺薄熙来只是出于哥们儿义气,并非谋反同谋;还有一种可能是胡温在温家宝4月20日到27日出访冰岛、瑞典和波兰期间,不动周永康,也不会做什么大的清洗动作,无论是党内还是军内都以调查为主。这和习近平访美期间,中共不会有大动作一样。 中央调查成都军区,说明对薄熙来的“谋反调查”已经半公开化。根据海外媒体消息,薄熙来诅咒周永康出卖他并要求面见胡温。薄熙来和谷开来都一口咬定周永康是幕后主使者。 海外媒体有试探性消息说薄熙来和谷开来因为涉嫌杀人而都会面临死刑。对别人越是残忍,对自己就越惜命。薄熙来恐怕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周永康身上,就像黄奇帆现在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薄熙来身上一样,因为按照中共的规矩,重大立功表现可以作为减轻处罚的依据。 既然对薄熙来的“谋反调查”已经展开,周永康这个主谋肯定更加难逃此难。正如笔者前日发表文章所预计,周永康的下场会比薄熙来更惨。 (1247)

章天亮:海伍德案绝非薄熙来落马关键

近日海外诸多西文媒体纷纷爆出细节,把薄熙来和王立军之间的翻脸归因于调查海伍德的死因。应该说,海伍德案可以作为薄熙来遭查处的借口,但绝非薄、王翻脸的主因。我们不妨罗列以下疑点。 第一、重庆的“打黑”,实为“黑打”,那么多冤假错案都是在薄熙来的指示下做出的。王立军为何对那些案件视而不见,而单单挑出了海伍德之死?特别是死者家属自己都不追究的情况下? 第二、王立军为薄熙来冲锋陷阵,枉法处死的绝对不止一人。在李庄律师被枉法判决后,重庆林业局官员方洪(笔名方竹笋)在网上讽刺该案为“一坨屎”,结果就被劳教了一年。 根据2002年《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的第二条,重庆公安局设立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负责劳教审批的日常工作。也就是公安局自己决定、自己审批要劳教谁,而王立军正是公安局长。通过这个“一坨屎”劳教事件,我们即可看出王立军绝非遵纪守法之辈。 如果王立军知道并批准了“一坨屎”劳教事件,自然也就知道薄熙来多么心胸狭小。此时王立军告诉薄熙来关于谷开来涉案之事,他的下场肯定比方竹笋更惨。他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 第三、路透社的独家报道说:“在一月十八日的紧张会面中,王与薄发生争执,焦点为谷开来卷入海伍德死亡的证据。”( “In a tense meeting on or about January 18, Wang confronted Bo with evidence implicating Gu in the death of Heywood”)。这个时间点也很敏感。如果海伍德是11月14或15日死亡的,为什么王立军到1月18日才和薄发生争执? 第四,路透社的报道中还有一个明显的错误“三天以后,薄熙来将王立军免去公安局长的职务”(”So he quickly removed him from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three days later” ),如果路透社说的一月十八日的争吵确实发生了。那么三天以后是一月二十一日。而实际上王立军被免职是二月二日。 第五、王立军在官场的人脉远不如薄熙来深厚,他的仕途几乎只能依靠薄熙来一人的提拔。在薄熙来野心勃勃要进入政治局常委序列时,王立军自然也前途看涨?他为何要孤注一掷,与薄吵翻? 第六、海伍德已经死亡并火化,家属没有提出验尸要求。一般看来,这自然是毁尸灭迹之举。中共的电视、报纸却能信誓旦旦地做出海伍德死于谋杀的结论。因为此事牵扯英美两国,没有过硬证据无法服众。中共手里又有着怎样的过硬证据? 第七、海伍德一案死无对证。薄熙来完全可以不理王立军的质疑。他又何必恼羞成怒,将王立军解职? 我在此提出一个符合逻辑的推论。胡锦涛要阻击薄熙来入常,所以先从王立军查起(这和毛要搞掉林彪之前,先去搞黄永胜、吴法宪等人一样)。王立军在1月18日时发现自己已深陷麻烦,需要薄熙来的保护,于是去找薄熙来。而薄熙来却准备抛弃王立军。王立军其实保留了海伍德死于谋杀的证据(如血液、毛发等),并以此要挟薄熙来——你不保护我,那么我就要揭你的底。事实上,对于薄熙来这样做到政治局委员的人来说,一两条人命实在不足以将他拉下马。海伍德也一定卷入了薄、周谋反案,所以薄才如此恼羞成怒。王立军很快遭到解职,他知道薄熙来心狠手黑,自己对薄的阴谋又知道太多,一旦翻脸,性命堪虞。于是王夜奔美领馆,开始了这场让全世界都瞠目结舌的政治大片。 中共的政治过于黑暗,一个小小的案件,背后的水有多深,恐怕西方人很难理解。但是对于这个海伍德案件,西方媒体的报道却有如此多的疑点无法回答。看来记者不仅应该报道他所了解的“内幕”,更应该多问一些“为什么”。 (1222)

章天亮: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上)

自王立军事件爆发后,随着事态的明朗化,读者现在也越来越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周永康身上。然而在事件之初,“挺薄派”放出很多假消息,许多人还在讨论 薄熙来是否还有机会成为政治局常委、是否会“软着陆”、王立军是否真的精神失常时,笔者已经明确指出薄熙来会进监狱。笔者在2月15日前后推测该案将牵连 周永康,薄、周二人“通同谋反,篡党夺权”,习近平绝不会保薄熙来。笔者在2月16日断言“两会是擒薄好时机”,并警告周永康可能发动政变。在薄熙来3月 9日记者会高调亮相和自我辩护后,许多人认为王立军风波已经过去,薄熙来已经平安过关,笔者则撰文指出胡锦涛不得不亮剑处理薄熙来,并预计江泽民的人马会 很快抛弃他, 五个小时后,薄熙来遭免职。 从王立军事件爆发到今天,笔者在自己的博克中撰写了三十四篇文章,其中的推测和预言基本都很快即被证实。 为清楚地列出笔者的预言、当时的各种假消息以及预言应验的时间,笔者做了一张表格如下。我在此特别声明,我根本无意证明自己有着怎样的先见之明,我也更没 有丝毫的秘密消息渠道,所有判断完全是基于我对中共体制的理解和对中共政治人物执政心理的把握。甚至有时当事人自己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该如何做时,笔者已经 替他们做出了选择。 如果说我和海内外那些每每预测失准或雾里看花的观察家们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我把法轮功事件作为考察中国政局和预测中国走向的最重要参数。一次、两次的 准确预测,读者不妨认为是笔者运气好,猜对了。二十次的准确预测,其背后必有原因。笔者愿意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法轮功是把握中国时局的最重要参数,并希望读 者、观察家和“中国通”们也试一试这个解读方向和方法。   预测时间 (个人博克上首发时间) 预测内容 说明 2012-02-08 16:00:20 章天亮:王立军被捕 薄熙来大事不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9/n3507317.htm 原文:“薄熙来的下场恐怕不仅是进不了政治局常委的问题。如果说他仕途从此断送、乃至被捕下狱,我也不会感到意外。” 当时许多人在谈薄熙来入常机会是否降低的问题 2012-02-08 22:13:22 章天亮:薄熙来的戏唱到头了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9/n3507490.htm 原文:“薄熙来坏事做绝,恐怕都等不到中共垮台后的正义审判,就已经先被自己黑帮内部的家法所吞噬。这也是恶有恶报的一种方式吧。” 当时许多人在谈薄熙来入常机会是否降低的问题 2012-02-10 19:30:26 章天亮:哈珀访重庆 薄熙来是否会露面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1/n3509405.htm 原文:“现在海内外普遍看点在2月11日,加拿大总理哈珀访问重庆,薄熙来是否能够出来将成为薄政治前途的重要指标。 这种解读方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完全。我们可以说,如果薄熙来不出来见面,那么他的政治生涯肯定已经结束,被捕下狱都有可能。如果他出来接见,我们也不会得出他已经没事的结论。……从目前各种真假混杂的消息推测,我仍认为胡、温搞掉薄熙来决心已定。” 许多人当时都把关注焦点放在薄熙来是否会会见哈珀上。笔者当时认为薄熙来出镜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他还是难逃被免职的命运。 后来薄熙来出镜。…

章天亮: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上)

自王立军事件爆发后,随着事态的明朗化,读者现在也越来越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周永康身上。然而在事件之初,“挺薄派”放出很多假消息,许多人还在讨论薄熙来是否还有机会成为政治局常委、是否会“软着陆”、王立军是否真的精神失常时,笔者已经明确指出薄熙来会进监狱。笔者在2月15日前后推测该案将牵连周永康,薄、周二人“通同谋反,篡党夺权”,习近平绝不会保薄熙来。笔者在2月16日断言“两会是擒薄好时机”,并警告周永康可能发动政变。在薄熙来3月9日记者会高调亮相和自我辩护后,许多人认为王立军风波已经过去,薄熙来已经平安过关,笔者则撰文指出胡锦涛不得不亮剑处理薄熙来,并预计江泽民的人马会很快抛弃他, 五个小时后,薄熙来遭免职。 从王立军事件爆发到今天,笔者在自己的博克中撰写了三十四篇文章,其中的推测和预言基本都很快即被证实。 为清楚地列出笔者的预言、当时的各种假消息以及预言应验的时间,笔者做了一张表格如下。我在此特别声明,我根本无意证明自己有着怎样的先见之明,我也更没有丝毫的秘密消息渠道,所有判断完全是基于我对中共体制的理解和对中共政治人物执政心理的把握。甚至有时当事人自己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该如何做时,笔者已经替他们做出了选择。 事实上,不止是我,《大纪元时报》的许多专栏作家,新唐人电视台的许多时事评论员,希望之声的许多节目,都在时局预测上极其准确地把握了方向。 如果说我们和海内外那些每每预测失准或雾里看花的观察家们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我们把法轮功事件作为考察中国政局和预测中国走向的最重要参数。一次、两次的准确预测,读者不妨认为是笔者运气好,猜对了。二十次的准确预测,其背后必有原因。笔者愿意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法轮功是把握中国时局的最重要参数,并希望读 者、观察家和“中国通”们也试一试这个解读方向和方法。 预测时间 (个人博克上首发时间) 预测内容 说明 2012-02-08 16:00:20 章天亮:王立军被捕 薄熙来大事不妙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9/n3507317.htm原文:“薄熙来的下场恐怕不仅是进不了政治局常委的问题。如果说他仕途从此断送、乃至被捕下狱,我也不会感到意外。” 当时许多人在谈薄熙来入常机会是否降低的问题 2012-02-08 22:13:22 章天亮:薄熙来的戏唱到头了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9/n3507490.htm原文:“薄熙来坏事做绝,恐怕都等不到中共垮台后的正义审判,就已经先被自己黑帮内部的家法所吞噬。这也是恶有恶报的一种方式吧。” 当时许多人在谈薄熙来入常机会是否降低的问题 2012-02-10 19:30:26 章天亮:哈珀访重庆 薄熙来是否会露面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1/n3509405.htm原文:“现在海内外普遍看点在2月11日,加拿大总理哈珀访问重庆,薄熙来是否能够出来将成为薄政治前途的重要指标。 这种解读方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完全。我们可以说,如果薄熙来不出来见面,那么他的政治生涯肯定已经结束,被捕下狱都有可能。如果他出来接见,我们也不会得出他已经没事的结论。……从目前各种真假混杂的消息推测,我仍认为胡、温搞掉薄熙来决心已定。” 许多人当时都把关注焦点放在薄熙来是否会会见哈珀上。笔者当时认为薄熙来出镜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他还是难逃被免职的命运。后来薄熙来出镜。 2012-02-13 13:23:06 章天亮:黄奇帆与薄熙来何时翻脸?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4/n3511854.htm原文:“可以肯定,王立军所掌握的绝对不仅是薄熙来的贪腐证据。按照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前两天在微博上的发言,中共官员96%都贪污。所以,贪腐问题对于薄熙来这样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官员,实在不是个问题,而只会做为他在政治上倒台后入狱的一个藉口。……在此我大胆猜测,王立军所掌握的很可能是薄熙来‘谋反’证据。……按照薄熙来的做法,既然可以监听江泽民,一定也可以监听胡锦涛等九个常委的动向,并在他们身边密布眼线。这种安排本身,即会被高层视同‘谋反’。” 2月13日,这是笔者第一次意识到王立军所掌握的极可能是薄熙来的谋反证据。在当时的各界解读中,笔者尚未看到这一说法。   2012-02-13 23:00:10 章天亮:王立军骨牌效应砸到周永康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4/n3512056.htm 原文:那么周永康为什么不愿意查薄熙来?其原因也不是“他的家人和家族在重庆和四川有非常庞大的经济利益”。我已经说过,在中共内部人人贪腐的情况下,对周永康这样一个政治局常委来说,贪腐实在不是问题。周永康之所以不愿意查薄熙来,是因为薄熙来是能够接替周永康的不二人选。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已经十二年了,法轮功从来没有放弃揭露江泽民和中共的罪恶,和平地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中共的做法就是以倾国之力,强行压制。每次中共高官出访,海外法轮功学员都要打出横幅,要求惩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这四大恶人。江泽民为了延续镇压政策,让罗干做了政法委书记;罗干则让周永康接替了他的位置。四大恶人中,江泽民行将就木;刘京得了癌症;罗干已经退休;周永康行将退休,此时这一串恶人后继乏人。他们需要找到一个人,既心狠又手黑,以便把镇压进行到底。薄熙来无疑是四大恶人最中意的接班人。 2月13日,这是笔者第一次预计王立军事件会波及周永康,而且猜测周永康把薄熙来视为自己政法委书记地位的接班人。 笔者在今年2月2日(王立军刚被免去公安局长职务,但还没有去美领馆的时候)的一次内部讨论上发出一封邮件,就做了这个猜测。其中一段话说:“我估计江XX把罗干送入十六届常委、罗干把周永康送入十七届常委、周永康要把薄熙来送入十八届常委,接替政法委书记的角色,就是为了迫害能够延 续。” 2012-02-14 22:44:39 章天亮:习近平不会保薄熙来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5/n3513198.htm原文:“无论是从等待接班的角度考虑,为政权将来的延续考虑,为对权力的掌控考虑,和为个人的安全考虑,我都认为习近平毫无去保薄熙来的理由。”…

章天亮:周永康下场不会比薄熙来好

自薄熙来被停止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职务后,中共党媒《人民日报》连续三天发表评论员文章批薄熙来,并让各单位和地方表态。江系色彩浓重的明镜网则连续爆出周永康贪腐、淫乱和政变的更多细节。消息还指贾庆林在倒薄事件上出人意外地起劲儿,“撸袖子就上,大打出手”。这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周永康已被包括李长春和贾庆林的江系抛弃,在政治局常委会里成为孤家寡人。 在胡、温对决周永康之际,军队已经倒向胡温,周永康败象尽显。谁与周永康一起,谁就会被拖下水。虽然李长春和贾庆林都曾因迫害法轮功被起诉过,但火烧眉毛,且顾眼下。更何况李长春在离开辽宁后,原部下被薄熙来清洗,已经与薄结怨;贾庆林与习近平在八十年代开始就私人关系良好,而习马上又要接掌大位,讨好习近平也会成为贾自己的重要利益保障,二人投靠胡温要比跟周永康一起打必败之仗划算的多。 在镇压法轮功的之初,李长春正做广东省委书记,对江泽民消极应付。广东当时一度传出“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在广东不判一个”的说法(见2000年9月14日明慧网援引知情者的话“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2000年2月,江泽民特意到广东督战,“批评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软弱’,要李长春在政治局会议上做检讨;又亲自给深圳市委发传真要他们‘守住阵地’”,最后将胡锦涛的同班同学张孟业判处劳教,算是正式拉开了广东迫害法轮功的口子。 李长春和贾庆林属于“闷声发大财”的人,既没有篡位野心,在江泽民影响力消退后也失去了镇压法轮功的热情,当初只是被江泽民胁迫参与了镇压。当然无论谁做了什么都要负责,但参与“倒周”客观上也是他们赎回一些罪过的机会,总比“挺周”更加明智。 在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和李克强也许比胡温更迫切地要在十八大之前拿下周永康。在中共党内,由于权力来源不是百姓的选票而是权威或者实力,在周永康政变计划败露之际,习近平必须展现他驾驭局势的能力,才能在未来接过权力后还能保住权力。因此如果让周永康“软着陆”,就是让自己未来“硬着陆”。习近平和李克强可以说被逼亮剑。 从网上放料的情况看,如果让周永康“软着陆”,那些材料秘而不宣、桌下交易要更有效。放料本身就表明胡、温、习、李拿下周永康决心已定。贺国强在周死保薄熙来的时候,对薄熙来进行调查,等于坏了周、薄的谋反大计,已经和周永康结下死仇。如果不能把周永康打残或者打死,贺恐怕自己都性命不保。 大纪元报道:“4月12日,《朝鲜日报》引用北京外交界消息,披露周永康曾在3月19日夜晚,在北京市内某处受到中纪委的调查,中纪委主要调查周永康在王立军事件中有无庇护薄熙来。与原本网络上盛传的‘北京出事’,在时间上相吻合。”这次调查自然也让贺国强与周结的仇更深了一步。 周永康的下场不会比薄熙来好。政治局常委中胡、温、习、李、贺如果不能拿周永康祭刀,就别想顺利召开十八大。 (1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