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章天亮:封网能让周永康咸鱼翻生吗?

近日大陆政局只能用“诡异”来形容。3月19日,大陆有消息说长安街上“军车如林”,“政变”“中南海枪击”等传言接踵而至。不管实情如何,这些消息在民间热传只能说明民间对政局的突变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奥巴马在首尔对胡锦涛那句意味深长的问候“家里还好吧?”也预示着国际社会仔细观察着中国的变局。 今日新浪、腾讯宣布将在未来三天内关闭微博评论功能,进行所谓“集中清理谣言”。而在百度上忽解忽封的“转法轮”、“神韵艺术团”、“退党”、“平反六四”等消息,似乎预示着中共的党内斗争不仅发生于宫墙之内,也发生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中。 如果我们只观察舆论收紧现象,则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胡温已经大获全胜,不必依靠网络和民意,因此收紧舆论的决定堪比邓小平在拿下华国锋后取缔了“西单民主墙”;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周永康负隅顽抗,通过李长春来消除对自己不利的信息,就如同薄熙来3月9日在记者会上撇清自己一样。那么周的顽抗还有两种可能,即他或占上风、或占下风。 仔细观察现在中国时局,我们可以断定周正处在下风,并尽量避免翻船。 《纽约时报》3月29日刊出Jonathan Ansfield和Ian Johnson的文章,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在处理薄熙来的问题上,周永康与其他八人意见不和,不同意调查薄熙来并将他免职。 而薄熙来还是被免职,即说明周永康通过党内程序无法推行他的意志。那么他又如何说服李长春去整顿网络呢? 在政治局常委的九个人中,有周永康、李长春和贾庆林这三人曾被法轮功起诉,都属于“江系血债派”。倒薄的时候,李长春和贾庆林未必感到直接的威胁,毕竟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之间还差一级,而且在“六四”之后,为了“大局”和“稳定”,整肃到政治局委员一级为止已经成了党内的默契和惯例。但周永康一旦被整肃,李长春和贾庆林就会感受到切实的威胁。且周由于血债太大,周的命运已经和中共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没有中共邪恶体制支撑,周不可能做出那么多惨绝人寰的罪恶行为),而中共垮台则意味着“血债派”必遭清算。 在此情况下,李长春倒向支持周永康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赖昌兴的远华案最近开庭,这固然是胡温让贾庆林闭嘴的方法,但贾庆林感到威胁而投向周永康的概率也增加了。 那么周永康得到李长春和贾庆林的支持后是否实力大增了呢?可以说虚拟实力增加了,实际实力并未增加。贾庆林的政协主席本来就是虚职,加之本人是个酒囊饭袋,成不了气候。3月27日,《解放军报》刊登文章《国情党情发生变化,部队时刻听党指挥》,表明军队牢牢掌握在胡锦涛的手里。李长春虽然手握笔杆子,但读一读《解放军报》的文章就知道自己是“秀才遇见兵”了。因此李长春支持周永康,不但无法令周永康咸鱼翻生,反而可能把自己卷入到薄、周“谋反”案中。 胡、温现在还不处理周永康,我感觉有三种可能。 其一、胡温在等待江泽民死亡。传说江泽民已经成了植物人,一旦死亡,会对江系的军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有利整个官场迅速做出有利于胡温的站队。如是这种可能,江泽民在很近的未来就会正式被宣布死亡。 其二、调查周、薄一党还需要时间,不想现在打草惊蛇,震动太大。当时王立军事件后,胡温花了五周多的时间来调查和决定如何处理薄熙来,而薄才遭免职两周,且周的案子牵连更广。 其三、胡温很清楚,周永康已经把他的命运和共产党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因此无法下决心连中共一起抛弃。但这样一来,就等于把胡温的命运和“江系血债派”也捆在了一起,于是只能延续镇压政策、坐等官逼民反,与“血债派”同遭清算。 胡温应该怎么做才最明智和可行?我们不妨以单独的文章继续探讨。但从现在军队的表态来看,胡温绝对不想和周永康达成妥协,这对于周永康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1098)

章天亮:高智晟露面 警察们该准备后路了

今日在网上看到了高智晟律师的家人探监并见到高律师的消息。得知他平安,很多人可能都会松一口气。 这件事对我却颇在意料之中。薄熙来被免职已近两周,当局不给任何说法,其处境已与王立军被国安带走后的情形并无二致。《金融时报》3月23日的报导“Wall of silence around fate of China’s Bo”称,该报的记者试图采访薄熙来及其妻儿,但是遭到拒绝。一位应门的年轻军官隔着门缝让记者走开。 与此同时,重庆卫视改版,重回薄熙来唱红之前的节目风格,恢复了商业广告,并打造全新的大众娱乐节目,这意味着薄熙来的路线和政策遭到彻底清算。重庆公安局内不仅王立军的题字被铲,薄熙来的题字也不能幸免。而力挺薄熙来的孔庆东则被国安约谈,遭扣押五天。曾聘任王立军任客座教授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中共网络封锁之父方滨兴则被曝收取巨额金钱和性贿赂,协助薄熙来监听高层电子邮件。 这一切都验证了外界的分析——薄熙来的问题绝对不是腐败问题,而是牵扯他与周永康谋反(否则如孔庆东之流不会卷入)。薄熙来成为落水狗已无悬念,而力挺薄熙来的周永康则深陷泥淖、乌云罩顶。现在胡锦涛出访,为营造气氛而暂时不动周永康,这种手法一如习近平访美时,中共不动薄熙来的道理一样。 3月15日,薄熙来被免职意味着周永康失势。现在薄的马仔们都被免职或带走调查,挺薄与倒薄派的较量已见高下。既然是“谋反”,周永康这个“反贼逆党”的头子自然必须拿下。周的失势意味着周的路线迟早要遭否定;而周的帮凶们,即以“维稳” 之名镇压民众的警察,则是第一被整肃和清理的对象。 所以现在大陆的警察们应该最感谢的是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翻墙软件”,以便一窥中南海内斗真相,并及时站队。 耐人寻味的是高律师家人接获探监许可的时间点,正是三月十五日,就是薄熙来被免职的那一天。 能够批准高律师会见家属的一定是中共高层,看来他们的嗅觉总会比基层警察灵一些。他们当时即已知道或预见到周永康的失势。“做裸官,办移民”是这些中共高官早就为自己准备的后路。既然如此,基层警察何必为这些裸官们背黑锅呢? 善待法轮功学员,善待高律师,善待良心犯,就是中共警察自我保护的最好方法。要等到中共把他们当替罪羊抛出来,或者中共垮台后被清算的时候再后悔,那就太晚了。 而作为我们来说,则会一直为法轮功学员和高律师呼吁,直到中共解体的那一天。 (517)

章天亮:江泽民准备抛弃周永康了吗?

江系色彩浓厚的明镜网刊登消息:“北京消息人士透露,王立军之所以同意走出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是因为周永康书面保证他安全,承诺帮他避免处分。周永康是通过他的干儿子、亚洲大酒店总经理孔涛随国安部邱进副部长去成都进入总领事馆、传递信息的。……王立军、孔涛20多年交往,与周永康一起做了很多交易。王立军掌握多年来周永康及儿子、老婆与两个秘书余刚、谈洪,通过孔涛联手贪污腐败达几十亿的大量材料。这些材料,他已经分批转到国外,其中一部分交给了美国总领事馆。” 消息中说周永康因为担心这些证据被胡、温掌握,故而死保王立军。这则消息的真伪尚存疑,因为周永康的关键问题并不是腐败问题。周永康贪污了多少钱,胡锦涛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 消息说“周永康担心王立军的海外线人放料曝光,在安全部已查清王立军与国家安全有关的问题之后,至今仍不将王立军交给中纪委。”这个说法也令人生疑。国安部在胡锦涛的掌握之中,即使周永康不把王立军交给中纪委,胡锦涛一样掌握了周永康的罪状。 另外,王立军不可能相信周永康。因为周是王立军的顶头上司,同时又是薄熙来的后台。如果王感受到威胁,第一时间应该向周永康求救。而王选择了出走领事馆,显然是对周深具戒心。 周永康的关键问题是和薄熙来一起“谋反”,而不是腐败。虽然消息的内容疑点多多,但这则消息却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江泽民正准备抛弃周永康。这和明镜网2月14日刊登“政治局九常委一致同意成立专案组对薄熙来立案调查”的思路如初一辙。最近网上另有消息说,江泽民要彻查薄熙来,并称政治局常委中唯一坚决抵制彻查的周永康为“叛徒”。 在薄熙来被免职的次日,笔者撰文《周永康在劫难逃的八大理由》,开宗明义地谈到温家宝在3月14日的记者会上,“主动提到‘文革’和‘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们知道这是中共两条路线斗争。……中共的路线斗争是很残酷的,而且牵连的绝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既然是‘路线’,那么就是一批人。而且路线斗争的头子一定是最高决策层的人,如王明、高岗、 刘少奇、林彪等(也许还应该算上 1989年的赵紫阳)。以薄熙来的级别还够不上路线斗争的司令部。因此,温家宝的讲话为继续把火向周永康这位政治局常委烧,留下了余地。” 目前我们看到海外尽管各方消息不断,甚至各有分歧,但是都把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了周永康身上;就像当时王立军出事后,大家的关注焦点在薄熙来身上一样。 这次中南海内部的两派决斗更因为爆出薄熙来让王立军购买5000条枪和五十万发子弹,染上了浓厚的军方色彩。网上传出有关薄熙来的好友、前成都军区政委张海阳被扣;而《解放军报》则发表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讲话“军队加紧军事斗争准备,2012年十分关键”。 笔者在三月十八日发表的《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一文中谈到“该案极可能将演变成为一场牵连甚广的‘谋反风暴’。不但周永康无法置身事外,他也绝对不会是薄案牵连的唯一高官。” 现在从各方抛出的消息来看,周永康该为自己被江泽民抛弃,以及受薄案牵连而下台或下狱做些准备了。 (948)

章天亮:郭伯雄为何要加强军事斗争准备

三月九日,就在薄熙来高调在记者会上洗白自己,并且让不少人认为他已经安然过关的时候,我在三月十一日发表了《处理薄熙来,胡锦涛不得不亮剑》。其中提到:“胡锦涛现在必须靠诛杀立威,薄熙来只能做困兽之斗。摊牌已经是一个‘形势比人强’的现实,双方已都无退路可走。”四天之后,薄熙来被免职。 我们必须看到,这个“形势比人强”也适用于胡锦涛与江泽民之争。胡锦涛亮剑处理薄熙来,打破了中共高层江、胡的平衡。这种平衡是江、胡谁也吃不掉谁的弱势平衡。江没有拿下胡的理由,胡没有力量清洗江系。从胡锦涛收拾完陈良宇后,这种平衡不死不活地维持到了去年底。 然而随着军委副主席倒戈效忠胡锦涛,双方的平衡就被打破。而王立军事件的爆发,使得胡、江摊牌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平衡一旦打破,就必须经过一场大清洗才能建立新的平衡,而在新的平衡体系(或者说官僚体系)中,江系人马除非投靠胡锦涛,否则就会失去他们的位置。所以江系出于垂死挣扎,也一定要亮剑指向胡锦涛(目前他们应该把温家宝作为胡的先锋来打击)。 这必然导致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且是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也在美国政府关注下的决战。此时军队的强硬表态十分关键。 二月二十七日,天津网转载了《解放军报》的文章,题目是“郭伯雄:军队加紧军事斗争准备 2012年十分关键”。这题目本身已经很惊人。仔细阅读内容会发现,通篇郭伯雄没有说什么南海危机或者外在的军事挑衅,其中两段话最耐人寻味。 郭伯雄说:“今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也是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十分关键的一年。胡主席着眼迎接党的 十八大召开的 特殊要求,号召全党要‘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明确要求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 “郭伯雄强调,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最根本的是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 与党中央保持 高度一致,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确保部队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指挥。” 这两段话清楚表明,所谓“军队加紧军事斗争准备”是“十八大召开的特殊要求”。因此我相信胡锦涛在摊牌前的“军事斗争准备”已经就绪。 网传黄奇帆揭发说薄熙来掌握了两个集团军,笔者认为这是指去年参加薄熙来主持军事演习的四川军区和西藏军区。果然网上出现两个旁证:第一、网上贴出军车在四川巡逻的照片;第二、死保薄熙来的周永康建议将薄熙来调到西藏任党委书记。 那么军中还有多少江系的死忠人马?笔者在三月十八日发表的《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大胆预测国防部部长梁光烈,四川军区和西藏军区也许是江可以调动的人马,但国防部长是个文官,四川与西藏对北京鞭长莫及。只要中央警卫团、北京卫戍区和北京军区拱卫北京,江、周如有任何政变行动,都必败无疑。 笔者走笔至此,已经是北京时间的3月20日早6点。网上传言:3月19日与20日交叉之间的深夜凌晨,据众多大陆名人微博和北京民众透露:北京出事了!更有网民说听到枪声,而“枪声”“长安街”在这时已经成为新浪微博的过滤词了。居住北京东城区的《证券市场周刊》编委李德林也在微博写道:军车如林,长安街不断管制。每个路口还有多名便衣,有的路口还拉了铁栅栏。 北京的这些传言希望能够尽快核实。然而无论如何,不管是身在美国的笔者,还是身在北京的同胞,都感觉到了山雨欲来的诡异气氛。胡、温对决江、周,是形势发展的必然,只不过是以什么形式,和能够让我等知道多少的问题。 在此我仍愿善意地劝说胡温在清洗江系丑类的时候,也能清洗江系的罪恶,特别是对法轮功的镇压。这不仅是为了让中国走向自由,也为了这两个人的未来能如温家宝在记者会上所说“努力以新的成绩弥补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 (1049)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从薄熙来被免职开始,种种迹象表明,该案极可能将演变成为一场牵连甚广的“谋反风暴”。不但周永康无法置身事外,他也绝对不会是薄案牵连的唯一高官。笔者大胆预计,我们将陆续看到军方和地方都有高官或者名人陆续落马。 迄今为止,我在王立军闯美领馆之后,已经发表二十篇博文,其中的推测基本都在两、三天内得到证实。这不是为了说明我有多么深刻的先见之明,而是验证了我在推理时所依据的“传闻”基本都是事实。而我只是基于对中共执政逻辑和执政心理学的理解,做出了那些铁口直断。当然笔者使用哪些“传闻”,也是经过了类似的推理和判断过程的。 现在我们来看薄熙来一案为何可能会演变成一场重大的“谋反风暴”。 一、胡温何时下决心擒拿薄熙来? 媒体上不少文章说薄熙来3月9日的记者会发言,对胡锦涛逼宫,让胡锦涛忍无可忍,遂下了逮捕薄熙来的决心。 这种说法是太过流于表面。各位看官的着眼点应该是中央在人大会议刚一结束,就派专机接重庆中高级官员到北京去表态,要他们拥护中央决定。 由是观之,在重庆的人大、政协代表团被单独隔离,住在人民大会堂宾馆,并派一个武警中队驻守的安排来看,当时胡温就已经下了逮捕薄熙来的决心。两会代表都是瓮中之鳖,不表态支持胡温决定,则立刻划为薄熙来一党,马上擒下。 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薄熙来竟然只犯了一点小事,甚至会“软着陆”,那么胡温犯得着如此大动干戈,要重庆官场人人过关表态吗?该迹象表明胡温把薄熙来案定性为“敌我矛盾”的。当年陈良宇被擒时,上海官员也没有被接到北京去人人过关的。 我认为胡温在对王立军做初步审查后,就下了拿下薄熙来的决心。因为彼时,胡温才确凿的意识到薄熙来的谋反野心。 薄熙来是否有具体的日期和行动计划?这个笔者还不能肯定,盖因薄熙来的态度一直嚣张跋扈,而谋反者通常在未掌握绝对胜算之前应该是十分机密,不希望引起外界对其本人的任何关注。但薄熙来从舆论上到人事上(包括与军队的关系上)早已有了安排,这一点当无疑问。指责胡、温、习、李,搜集他们的黑材料,抹黑他们,这些事也一直在进行当中。而这些事本身即可视同谋反。 二、黄奇帆为何暂时没事?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薄熙来出事,一直为薄熙来冲锋陷阵的黄奇帆为何现在还没事?一些人认为这是胡温想息事宁人,处理薄熙来到此为止,以免影响中共的“维稳大局”。还有人说黄奇帆会做完这届市长后退休。 我认为黄奇帆被处理、甚至进监狱是迟早的事。胡温不想现在太过打草惊蛇。 蛇是谁?是一大批可能被卷入薄熙来“谋反案”的人,其中肯定有王立军、黄奇帆、周永康,还可能有当时在胡锦涛去年11月离开中国去夏威夷开APEC峰会时,与薄熙来联合在重庆搞军事演习的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和西藏军区的政委、司令员等人,也许其中还有赵本山、司马南、孔庆东等。 我在2月13日发表的《黄奇帆与薄熙来何时翻脸?》一文中已经谈到“眼看着薄熙来的势头越来越衰。黄要么坐以待毙,要么揭发‘立功’。”在这次“倒薄战役”中,看来黄奇帆前半段的选择是“坐以待毙”,等到局势明朗、主子被擒后选择了揭发“立功”。毫无疑问的是,黄奇帆当时“护薄”有多么卖力,如今“揭薄”就只会更卖力。 网上传出黄奇帆揭露薄熙来的几大罪状,不少媒体都予以转载,但为媒体声誉起见又都说“未经证实”。这些传言在我看来可信度极高,或者说基本属实。 这些传言包括(1)、黄奇帆说“薄熙来在王立军事件发生之后,不止一次地要他放下,还对他表示,周永康已经对他保证,绝不会允许温家宝借王立军事件整倒他薄熙来,而现在王立军就在周永康的控制之中,所以绝对不会有什么大问题。(2)、薄熙来不止一次地对他谈过掌握军队的问题。薄熙来说,现在掌握在他手里的军队,至少有两个集团军(注:笔者估计指的是成都军区和西藏军区)!如果习近平这个蠢猪真的是要接胡锦涛的班,他就会立即下令军队进京,一举消灭这些王八蛋!(3)、薄熙来专门组织特别机构,秘密调查和收集温家宝及习近平亲友及亲信下属的贪污腐败资料,并命令重庆市委宣传部,将这些收集来的资料以网民的身份在网络上散布。薄熙来说,我们就是要用一切办法搞臭温家宝和习近平!(4)、薄熙来曾经不止一次地表示,温家宝是一个蠢猪,根本没有做总理的能力,而胡锦涛更是一个庸庸之辈。中国的希望,就在重庆,就在他的身上。(5)、他还拍着黄奇帆的肩膀说,今后你就是中国的总理! 黄奇帆的揭露与美国官员透露给“华盛顿自由灯塔”的创办人Bill Gertz的消息可以相互印证。这些事已经不再新鲜,只不过黄奇帆进一步坐实了这些传言而已。 三、军方和左派五毛有哪些人卷入谋反案?  值得关注的是,在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高调表示军队要“听从胡主席指挥”的时候,军委委员、国防部长梁光烈却没有做这种表态。而且 “人民网”为梁光烈建立的专用活动集报道中,在2月21日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而去年11月,趁胡锦涛出国之际,在重庆举行军事演习、并力挺薄熙来的,正是梁光烈。 同时在薄熙来被捕后,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被关,司马南演讲取消,孔庆东传说被北大停课。司马南发表了告别微博的宣言。 新浪微博网友 “法官老蒋”发出微博称:“据消息人士称,原整天批判美帝国主义的“假毛左”司马南已于昨晚与其妻签订《离婚协议》,约定将其在美国和中国的全部财产归其 妻所有。司马南今上午10时在北京国际机场欲登机赴美,被我边防兵拦截。” 传闻黄奇帆交代说,“司马南是薄熙来特别钟爱的一个人。薄熙来下令要把他扶植为学雷锋的标兵,并要他今后负责掌管宣传。司马南一直在按照薄熙来的指示,收集和散布攻击温家宝和习近平的信息。” 还有传言称,赵本山今年未上“春晚”乃是跟薄熙来走的关系太近所致。 至此笔者玩笑式猜测一下薄熙来谋反后封官许愿的清单:黄奇帆任总理,王立军先任公安部部长后再任政法委书记,梁光烈任军委副主席,司马南任中宣部部长,也许还有孔庆东任教育部部长,赵本山任文化部部长等。周永康的谋反“功劳”和作用实在太大,赏无可赏。薄熙来大概对周有两种可能的处理。一是让他任国家主席,以资奖励;二是周永康功高震主,下狱赐死。 这虽属玩笑式猜测,但这些人的去向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四、薄熙来会如何处理? 我相信胡温并不想杀掉薄熙来。对薄熙来的调查也许从他的贪腐和对王立军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开始。但我认为他最后被判刑不会是以贪腐结案。 在温家宝的记者会上,已经暗示了薄熙来是犯了“路线错误”,那么在党内拉帮结派,乃至“分裂党”的罪名大概薄熙来是无法避免了。 周永康却巴不得薄熙来马上就死。曾几何时,王立军意识到薄熙来随时会杀自己灭口,急急跑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避难。薄熙来现在的处境就是当时王立军的处境。 当初力挺薄熙来的周永康,估计此时此刻,在政治局会议上是表态对薄熙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最坚决者。 结语 美国国会下周开始对王立军事件进行调查,相信消息会被有意无意放出。如果美国方面的消息坐实了薄熙来的谋反案,则中共更无捂盖子的可能。 王立军事件是这场大戏的第一季;薄熙来是第二季;周永康、梁光烈、司马南等或许是第三季;江泽民则是最后一季。 如果有人说这场戏会随着薄熙来的被捕即将落幕的话,笔者认为那是对中共内斗的“你死我活”估计不足。薄熙来只是让这场戏渐入佳境的第二幕。高潮和尾声,恐怕都还没上演吧。 (1074)

章天亮:周永康在劫难逃的八大理由

在薄熙来被免职后,一些“毛左”网站相继被关,同时传出了孔庆东被北大停课,司马南准备去美国生活等传闻。许多人将此事件解读为“左右之争”,或者说“文革与改革”之争。这种看法既有道理,又不尽完全。 然而目前的局势也显示出,周永康正在面临着一场大麻烦,且非常可能步薄熙来的后尘。笔者不才,总结了八大理由如下。 第一、温家宝在记者会上谈到薄熙来问题时的讲话一共分三段。第一段讲王立军,第二段讲“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这两段内容分别以王立军和薄熙来遭免职而划上句号(估计温所说的“市政府”市长黄奇帆也快遭处理了)。但是第三段中,温家宝主动提到“文革”和“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们知道这是中共两条路线斗争。在路线斗争中,遭到严厉批评或者批判的一方是没有善终的。 现在我们还能看到江系在散布什么薄熙来将遵循“杨白冰模式”,审查后即告退休,回家颐养天年。这大概是做梦未醒的呓语。中共的路线斗争是很残酷的,而且牵连的绝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既然是“路线”,那么就是一批人。而且路线斗争的头子一定是最高决策层的人,如王明、高岗、刘少奇、林彪等(也许还应该算上1989年的赵紫阳)。以薄熙来的级别还够不上路线斗争的司令部。因此,温家宝的讲话为继续把火向周永康这位政治局常委烧,留下了余地。 第二、常委中铁杆支持薄熙来的就是周永康。他在两会期间,跑去肯定“重庆模式”,为薄熙来撑腰打气,这已经是一个明摆的事实。周永康支持薄熙来,就是藐视胡温的权威。胡锦涛是个弱主的时候一时间无可奈何,但胡现在已经扬刀出鞘,周再藐视胡,就是不识时务了。周与薄的关系,就是薄熙来与王立军的关系。周的背后是江泽民,因此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和江泽民是穿成一串的蛤蟆,谁也别想跑。 第三、薄熙来需要周永康一起背黑锅。如我在《薄熙来死咬周永康的三大理由》一文中所分析,薄熙来咬出来的人越多,帮他分担罪过的人才越多。他死咬周永康,肯定是心怀侥幸,让胡温不敢下手太狠。这个心态在薄三月九日的记者会谈话中已露端倪,笔者以前分析过,兹不赘述。 第四、周永康掌握的资源太多,让胡温有“倒持干戈,授人以柄”的不安全感。公安部部长是周永康的下属,而公安部部长又身兼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周永康在维稳的名义下一年吸金七千亿,动辄调动武警镇压民变。这种暴力和经济的双重控制,对胡温威胁极大。最近胡锦涛提出维稳要军队参与,就是要从周永康手里收回权力的信号和步骤。 第五、我在三月十日发表的《处理薄熙来 胡锦涛不得不亮剑》一文中论述了,胡锦涛为什么急需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那么,抓了薄熙来对树立胡锦涛的绝对权威是否足够呢?我认为不够。2006年,胡锦涛抓了同是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放过了政治局常委黄菊?结果怎么样呢?薄熙来大概会发出“黔驴技穷,技止此耳”的嘲笑,所以才对胡锦涛藐视如故。从这一点来看,抓捕周永康也非常必要。 第六、江泽民会不会死保周永康?也许会,但力不从心。胡锦涛在整合了军队后,江泽民尽处下风,只求自保了。在政治局常委会的九人中,胡、温、习、李克强、贺已经结为同盟,吴邦国虚张声势、贾庆林酒囊饭袋、李长春见风使舵,只有周永康是最负隅顽抗者。因此付诸表决,也是周永康占绝对劣势。 第七、许多人看不到这个问题的实质是法轮功问题。江泽民知道镇压法轮功在高层不得人心,才在十六大后连任两年军委主席,并把罗干(枪杆子)和李长春(笔杆子)推入政治局常委;在十七大,让周永康接替罗干,并准备在十八大让薄接替周。因此薄熙来、周永康、罗干和江泽民之所以结成死党是因为他们都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血债累累。共同的恐惧感只能让他们抱成一团。但因此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第八、“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我深信不疑的天理。十六大之后周永康是公安部部长,十七大之后,周是政法委书记。可以说这十几年来,对坚持“真、善、忍”的和平的法轮功学员,周指挥了无数次系统的迫害,以令人发指、灭绝人性的酷刑去折磨数以十万计、乃至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乃至活体摘除他们的器官牟利。可以说周永康踩着法轮功学员的尸骨往上爬,人神共愤,罪恶滔天。这是我认为周永康在劫难逃的最终理由。 (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