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章天亮:薄熙来屡犯大忌 行踪成谜

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滞留”一天之事,不仅得到美国国务院的证实,也得到了中共官方的证实。重庆官方网站华龙网在第二条位置转载了新华网的消息——“新华网北京2月9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9日应询答问时表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离开。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自王立军出事后,我密切关注薄熙来的行踪。如果他还有公开亮相的可能,他一定会以此显示他平安无事。上次北京副市长王宝森“自杀”(亦有人说“他杀”),陈希同立刻在电视新闻中高调出来和北京的各级干部见面。 有意思的是,今日华龙网头条则是薄熙来为重庆市水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题词。点开来看,发现题词是“元月九日”,而不是“二月九日”,似乎薄熙来想以一个月前的题词来证明他现在仍很安全。这恰恰证明了薄熙来并不安全。有传闻说,薄熙来已经被中央警卫局内控,其可信性很高。如果连我都知道要关注薄熙来的行踪,胡锦涛就更加不可能不关注。 《苹果日报》则称薄熙来在昆明考察,已经两天。那么重庆的官网不报道薄熙来的新闻,而报道一个月前的“旧闻”就更加蹊跷。似乎薄熙来现在连出来在中共官媒上表态和王立军划清界限的机会都没有。薄熙来最符合常理的做法是,家里爆出惊天大案,应该赶快回去处理。毕竟重庆对他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离开重庆,就像四人帮或者陈良宇离开上海一样,危险系数大增。他如果真的没有回去,大概是因为回不去,或者说更高层不让他回去。 网上爆出另一个重要消息,从成都飞往北京的CA4113航班(早8点起飞)的乘客名单里出现王立军和国安部副部长邱进的名字,旁证了网络上关于王立军于早上6:30从美国领馆直奔成都双流机场的传闻。至此,王立军已成功摆脱了薄的追杀。 薄熙来在王立军“出事”后,犯了几个低级错误。最大的错误是派黄奇帆用70辆警车和装甲车把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团团包围。第一、黄奇帆是直辖市重庆市的市长,但是却到四川省的成都市去抓人,这个于法律不和,美国领馆应该在大门口拉起横幅,上写“谢绝跨省追捕”;第二、如此大的动静,必然引起国内外各大媒体和百姓的关注,从此王立军“出事”已经绝不可能再掩盖了;第三、此举明确表明,王立军掌握了让薄熙来生死攸关的情报,否则薄熙来不会如此大动干戈。换句话说,王立军一定掌握了可以让薄熙来下台、下狱或下地狱的证据;四、薄熙来不应该在王立军已经被带往北京的时候,再发布什么“休假式治疗”的瞎话,这等于自证心理有鬼。 仅黄奇帆带着装甲车“跨省追捕”一事,就足以让薄熙来吃不了兜着走。王立军在北京还会爆出什么猛料,恐怕薄熙来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薄熙来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他绝不可能也去美国领事馆或者任何一个驻外领事馆申请政治庇护,因为早在他当商务部长期间,每到一个国家,就被当地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告上法庭。这些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西班牙、新西兰、瑞士、德国、爱尔兰、俄国、韩国、澳大利亚等。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澳洲悉尼法轮功学员在纽省高等法院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纽省高院日前已就悉尼法轮功学员潘宇以酷刑罪起诉中共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做出缺席判决,澳洲法院宣判薄熙来罪名成立,宣判原告潘宇胜诉,薄熙来败诉。 当然我相信,薄熙来宁可到美国坐牢,也不愿意进中共的监狱。可惜中共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1637)

章天亮:薄熙来的戏唱到头了

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一事经美国国务院证实,王立军本人被逮捕后带到北京,这两件事表明中共高层想拿下薄熙来的决心越来越大。 王立军是2月8日早上6点被从领馆带走,前往成都机场,飞往北京的。而重庆官方却随后在网站上宣布: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现正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显然薄熙来想掩盖王立军已经被带往北京的消息。此时正值习近平访问美国的前夕,两国在外交上都尽量谨慎以便为双边会谈营造气氛。因此,美国领馆的人尽管不否认,但是也不去证实王立军去领事馆的消息。吊诡的是,美东时间2月8日下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Nuland)女士却证实王立军确实去了领馆。 王立军事件是中国当前政局的一颗震撼弹,美国没有必要主动引爆它。因此从常识推断,公布王立军去美领馆的消息,是得到中共高层同意、特别是胡锦涛的同意的。这一消息,无疑对薄熙来伤害最大,也直接点明重庆官方所谓“休假式的治疗”是在撒谎,告诉读者薄熙来正在掩盖着什么。 同时王立军被带到北京,而没有被重庆市长黄奇帆的70辆警车截回重庆,也表明中共高层已经彻底失去对薄熙来的信任,担心王立军回重庆就会很快遭灭口。 这次调查王立军的单位是中纪委,而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也曾经在重庆担任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打黑”,原本大约是为了给与他竞争常委位置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一个难堪,但顺便也让贺国强很难堪。 胡锦涛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但是谨慎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必然已稳操胜券。当年拿下陈良宇就是如此。 现在我们可以就局势做一番推演,看薄熙来还有什么棋可走。如果薄熙来在中共高层有人死保的话,他也许可以熬到退休,但自从他父亲薄一波死后,我们看不到他在中共高层有任何铁杆政治盟友。其次,薄熙来应该也拿到很多政治局常委的贪腐证据,就像王立军准备和薄熙来鱼死网破一样,薄熙来也许拿鱼死网破来要挟政治局常委,那么除非薄熙来已经把证据转移到海外(或者也象王立军那样闯入美国使领馆),否则他根本没有公布这些证据的机会;而他如果海外公布常委们的贪腐证据,只能让他自己死得更快。再次,就是军事政变了,但是军队显然不站在薄熙来的一边。 拿下薄熙来,对于胡锦涛来说既是一个立威的好机会,又没有什么政治风险。如果此事办的干脆利索,对那些不听话的诸侯,都是敲山震虎,对胡锦涛主导十八大人事布局大有帮助。 虽然中共的权力斗争不会改变中共的本质,虽然我们绝不能把中国政局的改变寄托在中共的权力斗争上,但对于一个血债累累的恶棍来说,权力就是他杀人害命、迫害善良民众的爪牙。我会很乐见这个恶棍失去它的爪牙。 薄熙来坏事做绝,恐怕都等不到中共垮台后的正义审判,就已经先被自己黑帮内部的家法所吞噬。这也是恶有恶报的一种方式吧。 (1260)

章天亮:王立军被捕 薄熙来大事不妙

王立军事件引发的政坛地震也许才刚刚开始。今年2月2日,当王立军被免去公安局长职务时,我推测情形已经类似江泽民整肃陈希同之前的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森“自杀”事件。王宝森“自杀”之事至今有人怀疑为“他杀”,也是江泽民为拔掉陈希同,而把自己的亲信贾庆林安插在北京市的一步棋。 正如王宝森和陈希同的关系一样,王立军的“出事”(薄熙来语),绝对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网络传言中纪委在调查王立军之前,薄熙来立刻与王立军划清界限,这种说法固然符合薄熙来一贯背信弃义的人品,但我却绝不相信中纪委仅仅是要调查王立军而已。 王立军是薄熙来“打黑”的干将。在薄熙来2007年12月到重庆任市委书记后,2008年6月就把王立军从锦州调到了重庆。靠着王立军,薄熙来以“打黑”为名,清洗了过去的重庆的官僚体系。这说明薄熙来依靠王立军如左右手。如果薄熙来还有升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机会,王立军是不能不保的。换句话说,如果薄熙来保不住王立军,那么他也保不住自己。 众所周知,薄熙来在中共高层人缘奇差。2011年6月11日,薄熙来率领近500人的“红歌团”进京演出,九名政治局常委无一出席。这是薄熙来去年的第一大昏招,把他在高层的孤立展示给了中国人。 在回到重庆后,10月5日,薄熙来在《重庆日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邓小平胞弟邓垦的题字,10月6日又在《重庆日报》第二版刊登了胡锦涛堂弟胡锦星的专访,都是高度评价薄熙来的成绩。对明眼人来说,这是薄熙来的第二大昏招,因为他很显然得不到胡锦涛的支持,才搬出了胡锦星。找不到李逵,只好先找个李鬼充数。 11月10日,在胡锦涛去夏威夷参加APEC峰会时,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军事演习。据新华社转载《重庆日报》的报道:“成都军区国动委(笔者注: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第六次全会实兵演练在渝举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刘长银、参谋长艾虎生,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四川省省长蒋巨峰,贵州省省长赵克志,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云南省代省长李纪恒,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甲热•洛桑丹增等到场观摩。当晚,薄熙来、梁光烈以及出席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的与会人员还观看了‘唱读讲传’文艺演出。” 这是薄熙来出的鱼死网破的第三次昏招。在胡锦涛离开中国之际,薄熙来以此方式跟胡锦涛摊牌。在我来看,就是告诉胡锦涛,薄熙来对军队的动员能力。无论薄熙来如何“唱红打黑”,胡锦涛未必感到如此恐惧。但薄熙来这里想表达的是,他有军事政变的能力和决心。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摊牌已经不可避免。许多人可能没有注意的是,新华网2012年1月15日报道,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和总政治部部长李继耐公开表态,军队要“听从胡主席指挥”。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强调,为十八大胜利召开,确保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胡主席指挥。 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则强调,全军和武警部队要充分认清十八大对军队提出的特殊政治要求,坚决贯彻胡主席和中央军委决策指示。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表示,各级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中央军委、胡主席的决策部署上来。 在军队部署完成后,2月2日,王立军被免去了重庆市公安局长的职务。 如果我们按照时间线索来分析者一连串的事件,笔者不妨做如下猜测。胡锦涛已经决定搞掉薄熙来,打算从王立军入手。如果薄熙来死保王立军,二人定下攻守同盟,或许还有跟胡锦涛博弈的棋可走。但是薄熙来一向翻脸比翻书还容易,立即决定抛弃王立军自保。王立军因为知道薄熙来的事情太多,被薄抛弃后随时都有被薄灭口的危险,因此最大的自保措施就是离开重庆。 根据美联社几小时前的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已经证实,王立军确实和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领事谈话。昨日成都的美国领馆戒严24小时的原因和传闻得到了最有力的证实。 我相信王立军深知,美国领事馆不可能给他政治庇护。之所以选择领事馆,最大的可能就是要把事情闹大。一旦离开重庆,在美国领馆待足够的时间,北京就会介入,王立军的人身安全就会暂时得到保证。海外多家媒体报道,重庆市长黄奇帆带领70辆警车,想把王立军劫回重庆;但中纪委已经决定把王立军带走。于是王立军在8日早从成都双流机场直飞北京,并声称要和薄熙来鱼死网破。 政治局委员不是绝对安全的,陈希同、陈良宇都是从政治局委员这个职位上落马的。薄熙来,这个心狠手黑、在高层又没有盟友的恶棍,在中共黑帮里混,却又破坏黑帮的规矩,其下场恐怕不仅是进不了政治局常委的问题。如果说他仕途从此断送、乃至被捕下狱,我也不会感到意外。 大纪元网站昨日报道:“据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公布的美国外交电文引述中共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共十七大前夕,时任中共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因迫害法轮功而在海外多国被起诉,被中共总理温家宝极力反对升任副总理一职;薄被下放任重庆市委书记作为其政治生涯的最后一站。” 从大连市长、辽宁省长到商务部长,薄熙来一直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而王立军则是其最积极的打手,二人更涉及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尽管他们在权力斗争中落马,但也未必不是对他们过去做恶的报应。  (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