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穆巴拉克是否应判死刑

埃及对前总统穆巴拉克的审讯已告一段落,检方要求判处穆巴拉克死刑,理由是这位83岁的前总统下令武力镇压示威民众,造成了800多人死亡。也有学者认为,穆巴拉克没有顽抗到底,应该给他一条生路,以召唤其后的独裁者也能主动放弃权力,寻求民众谅解。

本文想要探讨的并非穆巴拉克本人的生死问题,而是要指出一个判断上的误区。

早在去年年初北约以军事方式阻止卡扎菲屠杀平民和反对派的时候,网上就有一种论调,说这会刺激世界大大小小的独裁者发展核武器。因为利比亚自废武功,终止了核武器研发,所以北约才能够有恃无恐的军事介入,并导致了独裁政权的瓦解;而象北韩这样的国家,只要握有核武器,外国的军事力量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可以把政权维持下去。

这是一种混淆是非的说法,不过却非常符合独裁者的逻辑。一个有着正常的良性思维的人,看到卡扎菲的下场后,第一反应应该是不能屠杀无辜平民,应该以一种自由、公正的方式治理国家,这样自然就不会有外国的军事介入,国家才能长治,民众才能久安。而独裁者的逻辑是恰恰相反的,一定要发展军力,达到对内镇压,对外吓阻正义力量的干涉,这样才能消除一切反对的声音,维护自己和家族的穷奢极欲。他们把维持政权作为最高目标,至于百姓死活,则完全不在考虑之列。

换句话说,独裁者不是吸取正面教训,改良政治,让自己变得更好;而是吸取反面教训,让自己变得更坏。

其实,在九十年代初期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时,为什么中国和朝鲜的共产党竟然生存了下来。绝对不是因为中共比苏共更好,而是中共比苏共更坏、更下得了手用坦克机枪镇压学生和百姓,更善于诱惑与欺骗,让百姓以牺牲道德、生态和后代子孙的利益为代价,维持一时的虚假繁荣。但是这个骗局总有戳穿的时候,现在中国的道德灾难(如佛山小悦悦事件、有毒食品),生态灾难,社会群体抗暴和金融危机即将总爆发。二十多年以来,民众所累计付出的代价,已经远远高于1989年 转型所需的代价。

对于穆巴拉克是否会判死刑的问题,我们要知道,这不会对中国或北韩的独裁者起到任何召唤作用。我们看到前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主动放弃权力后,为1970年的格但斯克造船厂屠杀事件遭到调查起诉,但未被判刑,至今仍有许多波兰人对他表示尊重;前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的齐奥塞斯库因负隅顽抗维护一党专政而被枪决。正反两方面的历史教训都有。但中共既没有受到雅鲁泽尔斯基的感召放下屠刀,也没有因齐奥塞斯库的死亡而畏惧不敢继续做恶,一贯我行我素,可谓死不改悔。

作为一个有神论者,我也不认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善恶到头终有报应,人间不报应,也会有天理的惩罚。历史上不乏如秦桧、毛泽东、金氏父子之大奸大恶,生前威福享尽,死后备极哀荣,但地狱惨烈的报应是绝不会逃脱的。作恶多端之徒,人原谅,神也不会原谅。

由是观之,人间的法律以维护公义为第一要务。死刑之设置,未必就是冤冤相报,以血洗血,更是为了警示后人,不要做恶,以避免将来的天理审判。这种对罪犯严厉的手段,只要是公平的处罚,就可警醒更多人的向善之心。

本文并非要给穆巴拉克定下判决,而是要表明一个观点——人的所谓宽容,必须有一个限度;无度的宽容,有时候是“妇人之仁”和对罪恶的放纵,未必就会对社会起到正面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无论判决结果如何,中共和北韩的独裁者,既不会被感召,也不会被吓住。他们的反应,无法作为此案量刑的考虑因素。


附上八年前的一篇文章,可作为此文的姊妹篇。章天亮:善良的软弱强化了邪恶的刻毒 (89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