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章天亮:穆巴拉克是否应判死刑

埃及对前总统穆巴拉克的审讯已告一段落,检方要求判处穆巴拉克死刑,理由是这位83岁的前总统下令武力镇压示威民众,造成了800多人死亡。也有学者认为,穆巴拉克没有顽抗到底,应该给他一条生路,以召唤其后的独裁者也能主动放弃权力,寻求民众谅解。 本文想要探讨的并非穆巴拉克本人的生死问题,而是要指出一个判断上的误区。 早在去年年初北约以军事方式阻止卡扎菲屠杀平民和反对派的时候,网上就有一种论调,说这会刺激世界大大小小的独裁者发展核武器。因为利比亚自废武功,终止了核武器研发,所以北约才能够有恃无恐的军事介入,并导致了独裁政权的瓦解;而象北韩这样的国家,只要握有核武器,外国的军事力量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可以把政权维持下去。 这是一种混淆是非的说法,不过却非常符合独裁者的逻辑。一个有着正常的良性思维的人,看到卡扎菲的下场后,第一反应应该是不能屠杀无辜平民,应该以一种自由、公正的方式治理国家,这样自然就不会有外国的军事介入,国家才能长治,民众才能久安。而独裁者的逻辑是恰恰相反的,一定要发展军力,达到对内镇压,对外吓阻正义力量的干涉,这样才能消除一切反对的声音,维护自己和家族的穷奢极欲。他们把维持政权作为最高目标,至于百姓死活,则完全不在考虑之列。 换句话说,独裁者不是吸取正面教训,改良政治,让自己变得更好;而是吸取反面教训,让自己变得更坏。 其实,在九十年代初期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时,为什么中国和朝鲜的共产党竟然生存了下来。绝对不是因为中共比苏共更好,而是中共比苏共更坏、更下得了手用坦克机枪镇压学生和百姓,更善于诱惑与欺骗,让百姓以牺牲道德、生态和后代子孙的利益为代价,维持一时的虚假繁荣。但是这个骗局总有戳穿的时候,现在中国的道德灾难(如佛山小悦悦事件、有毒食品),生态灾难,社会群体抗暴和金融危机即将总爆发。二十多年以来,民众所累计付出的代价,已经远远高于1989年 转型所需的代价。 对于穆巴拉克是否会判死刑的问题,我们要知道,这不会对中国或北韩的独裁者起到任何召唤作用。我们看到前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主动放弃权力后,为1970年的格但斯克造船厂屠杀事件遭到调查起诉,但未被判刑,至今仍有许多波兰人对他表示尊重;前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的齐奥塞斯库因负隅顽抗维护一党专政而被枪决。正反两方面的历史教训都有。但中共既没有受到雅鲁泽尔斯基的感召放下屠刀,也没有因齐奥塞斯库的死亡而畏惧不敢继续做恶,一贯我行我素,可谓死不改悔。 作为一个有神论者,我也不认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善恶到头终有报应,人间不报应,也会有天理的惩罚。历史上不乏如秦桧、毛泽东、金氏父子之大奸大恶,生前威福享尽,死后备极哀荣,但地狱惨烈的报应是绝不会逃脱的。作恶多端之徒,人原谅,神也不会原谅。 由是观之,人间的法律以维护公义为第一要务。死刑之设置,未必就是冤冤相报,以血洗血,更是为了警示后人,不要做恶,以避免将来的天理审判。这种对罪犯严厉的手段,只要是公平的处罚,就可警醒更多人的向善之心。 本文并非要给穆巴拉克定下判决,而是要表明一个观点——人的所谓宽容,必须有一个限度;无度的宽容,有时候是“妇人之仁”和对罪恶的放纵,未必就会对社会起到正面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无论判决结果如何,中共和北韩的独裁者,既不会被感召,也不会被吓住。他们的反应,无法作为此案量刑的考虑因素。 附上八年前的一篇文章,可作为此文的姊妹篇。章天亮:善良的软弱强化了邪恶的刻毒 (898)

章天亮:把我们的祝福寄给高智晟

自从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我知道了许多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地点,有的甚至成了举世闻名的地方,其中包括因为和平请愿而关押了我母亲的北京团河劳教所;十八位女性法轮功学员曾被剥光衣服送入男牢房遭轮奸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引爆国际社会调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沈阳苏家屯医院。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疆沙雅县的沙雅监狱,因为它关押了高智晟律师。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与监狱有任何瓜葛。然而在迫害发生后,监狱、劳教所成了关押和迫害良心犯的黑窝,许多地方甚至大量提前释放刑事犯,为关押和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腾地方。监狱的黑暗尽管长期存在,但过去的良心犯数量有限,真正的罪犯受到虐待又敢怒不敢言,故而曝光甚少。镇压法轮功之后,根据联合国反酷刑机构的报告,至少十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我个人估计的数量远高于此),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有几亿人之多,而且迫害极其惨烈,加上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地把迫害的事实在网络上和媒体上公布,这些监狱和劳教所的曝光率一下子成万倍的增加。 同样是良心犯,中共也视其“危险程度”而给与不同的对待。有人享受并赞美着“人性化”的管理;有人在家中被监视居住但禁止探视(甚至遭到毒打);有人在监狱中受到长期折磨;高智晟律师的遭遇同他所调查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是其中的最为悲惨者。 2006年4月26日,美国众议院以无一票反对的记录通过了支持高智晟的议案,敦促中共停止对高智晟的骚扰,并恢复他的律师执业资格。高智晟这个名字,在海外最大的媒体,如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上频繁出现。美国国务院把高智晟作为最关注的中国良心犯之一。2010年,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公开对媒体说他在会晤中共外长杨洁篪的时候询问高智晟的下落。欧盟议会副议长斯考特则多次公开声援高智晟,谴责中共对高智晟的酷刑虐待。 在如此持久而强烈的呼吁和关注下,中共仍让高律师失踪20个月,并在缓刑期满时再度将他投入监狱,更过分的是关押在沙漠中一个偏远的县城。有人说,这显示出中共在国力强大后已经不在意国际社会的压力,我说恰恰相反,如果中共不在意国际形象,何必在2011年一年就投资四百五十亿美元搞“大外宣计划”为自己涂脂抹粉?为何每当美国要讨论中国是否操纵人民币汇率时,就赶紧让人民币升值? 一个如此在意所谓“国际形象”和国际压力的政府,却能在强大的压力下仍一意孤行的让高智晟失踪、遭酷刑折磨、遭监禁和流放,恰恰显示出中共政权的极度虚弱和对高智晟深入骨髓的恐惧,其原因就是高智晟是个有原则和良心的人,对中共这个邪教组织不做妥协。只要能关住高智晟这个良心犯,不管国际社会千夫所指,几百亿美元的“大外宣计划”打了水漂也在所不惜。 一个曾经被中共的司法部评为十大律师的高智晟,却不能够为自己辩护,让自己免于处罚,这也说明了中共司法的极度虚伪性。多少西方政客或者所谓“异议人士”寄希望于这块中共邪教的遮羞布,希望它能约束中共的邪性。现在这块遮羞布既是中共邪教的棒子,也是中共邪教的盾牌。谁要再想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就好好想想这个邪教的发言人姜瑜的名言“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虚弱的中共害怕听到良心的声音,故此国内外善良的人们才更应该发出我们良心的声音。关注高律师的人们,把你们的支持和祝福寄给高律师,也把劝善之言寄给监狱的狱警。也许高律师一时还无法读到我们的信,但至少对那些监狱的警察来说,告诉他们高律师是一个受到世界许多地方人们的尊敬的人。希望以此能够缓解高律师的境况,减少他遭受的折磨。 我所得知的高律师的地址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雅县15号信箱16分箱 高智晟收 邮编:842208 (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