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章天亮:再造中国

章天亮:再造中国 ——神韵文化反思录 【大纪元2011年02月26日讯】 题记:自汉代以降,无论是察举、征辟到后来隋唐的科举,都是给人才参与国家大事开创途径。这也是维护社会安定、推动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这一传统随着中共建政而突然断裂。中共对于人才采取极端仇视的态度,自夺取政权后,便开始对各类人才系统的迫害和屠杀。人们通常认为,“屠杀”是中共制造恐惧的手段,然而再深思一步,却会发现,这是中共系统地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必走的一步棋。 自神韵2006年问世以来,中共一直竭力干扰阻挠神韵的演出。神韵以极致的美,唤醒人对天国的回忆与向往,人在此时所产生的渴望、谦卑、感恩、敬畏的情感,再也不是中共过去的谎言宣传所能阻挡,也不会再被其改变。 中 国人本来就是敬畏神明的,本来就是善良高贵的,是中共多年对文化的灭绝和党文化的教育才把中国人糟蹋成沉迷金钱与性欲,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神韵的演出, 正是唤醒中国人的记忆——对神佛的记忆、对历史的记忆、对传统文化的记忆。如果说民族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神韵正在重塑中华民族,再造一个新的中国! (神韵艺术团提供) 神韵再造中国文化文 ◎ 章天亮 2011年神韵巡演在华盛顿DC的甘迺迪中心已经落幕一个星期了,但我耳边仍时时回荡着《梦回大秦》中激越飞扬的鼓声和军号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此之谓也。 第一次看《梦回大秦》便令我心神激荡,台上的表演将我带入那个征尘蔽天、狼烟四起的战国时代。 秦灭六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以至于一千两百多年后,人们仍在反思为何摧枯拉朽般横扫六国的秦国,在短短三年内就被农民造反的烽火烧成灰烬,一向所向披靡的劲旅为何突然如此不堪一击。唐宋八大家中的苏氏三父子都写过《六国论》,其中苏轼的反思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战 国是一个养士风行的时代,齐国的孟尝君、魏国的信陵君、赵国的平原君、楚国的春申君、秦相吕不韦等,养客都达数千人之多。这使得列国中有一技之长的人才, 哪怕这一技之长只是鸡鸣狗盗,也可在这些养客的公子那里得到优渥的待遇。秦灭六国后,秦始皇以法律治天下,觉得这些人才已无用处,便放他们散归田里。这些怀才不遇的士人,不甘心于布衣蔬食,于是像陈涉一样辍耕叹息,以待天时。苏轼认为让才能之士流落民间,犹如“纵百万虎狼于山林而饥渴之”。用句现在通俗的话说,如果人才没有像社会上层流动的途径,就是执政安全的最大隐患。 自汉代以降,无论是察举、征辟(名望高、品学兼优的社会名流,被征召为要职)到后来隋唐的科举,都是给人才参与国家大事开创途径。这也是维护社会安定、推动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这一传统随着中共建政而突然断裂。中共对于人才采取极端仇视的态度,自夺取政权后,便开始对各类人才系统的迫害和屠杀。 中共农村的“土地改革”,杀光了农村里最懂农业的人才;“工商业改造”杀光了城市里最懂经济和社会管理的人才;镇压 “会道门”杀光了各类宗教中的精英;“反右”则从社会中抹去了“知识分子”这一阶层。 在反思这一段历史的时候,人们通常认为,“屠杀”是中共制造恐惧的手段,然而再深思一步,却会发现,这是中共系统地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必走的一步棋。 执政的法统与道统 《史记.儒林列传》中记载了一段汉景帝年间的御前辩论。一位叫黄生的人说:成汤伐桀、武王伐纣,这是以臣弑君的不义之举。黄生举例说明道,帽子再破,也要戴在 头上;鞋子再新,也要穿在脚上,为什么呢?这是上下的名分。桀纣虽然无道,却是君上;汤武虽然圣明,却是臣下。君上有过错,臣下不能规谏,反而杀掉君上, 自己正位为君,难道不是“弑”吗?辕固生反驳说:照你这么说,那么我们的高皇帝推翻秦朝,岂不是做错了吗? 汉景帝听到这里,说了一句“做学问的人不谈及汤武受命,不算愚笨”,便结束了这次讨论。 汉朝是一个很特殊的朝代,它是第一个需要解释执政合法性的王朝。在汉代以前,任何一个君王的王位都是继承来的,包括秦始皇,也是从秦庄襄王那里继承了王爵, 后以武力统一中原而称帝。其他如成汤、周武王,都是疆土超过当时夏、商的大诸侯,后因夏桀、商纣无道,天与人归,改朝换代。 而刘邦的出身只是平民,靠着韩信、张良、萧何、陈平、周勃等文臣武将,三年灭秦、四年灭楚,短短七年时间即以武力而非文德荡平四海、君临天下。辕固生的反驳看似一个两难 推理:如果高祖是错的,则刘姓政权不合法;如果高祖是对的,那么其他百姓是否有样学样,也可举旗造反而称帝? 这个问题,汉代大儒董仲舒给与了完美的回答,且这个答案被承认了两千多年。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的三次对策(史称《天人三策》,完整地收录于《汉书》)中,提出了“君权神授”与“仁政治国”的理论,解决了历代王朝执政的“法统”和“道统”的问题。 董仲舒的不同之处在于,在《天人三策》中,他除了强调了君权的神圣性之外,同时重点强调了君权的有限性,即“天人感应”之说。君王如果无道、失德,就会有天灾示警,如果不思悔改,天命就会改移,国祚就会灭亡。董仲舒把儒家这套仁政治国的理念称为“道”。 至此,执政的“法统”和“道统”问题分别找到了君权神授和仁政治国的答案。这种以“仁政”治国的思想,要比王朝的命运更加绵长。孔子被称为 “素王”,董仲舒认为代周的既非秦也非汉,而是孔子。只不过孔子承受的天命,不是“法统”而是“道统”。 中共是一个以“无神论”为最高指导思想的黑帮邪教,自然不能以“君权神授”来解释其政权的合法性;毛泽东在进北京之前就宣布“绝不施仁政”,自然也不会承认 孔子的学说(现在中共立孔子像,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因此,中共政权需要与中国几千年“法统”与“道统”的双重绝裂。 传统文化对中共的政权来源与执政方式形成双重挑战,构成了对中共政权的直接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