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章天亮:干扰神韵 中共的九大阴招

【大纪元3月31日讯】神韵艺术团以其纯善纯美的演出复兴着中国古老的文化。许多政要名流都赞叹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称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中国”。从国会议员、金融钜子、好莱坞“教父”、跨国公司或基金会的创始人、军方高级将领等,无不沉醉于神韵所带来的光明与希望。这种口耳相传的影响力不仅为神韵赢得一年将近一百万的现场观众,更在欧、美、澳、亚等各国的上流社会中风靡。 对于神韵不可阻挡、风行全球的势头,中共极为恐惧。盖因神韵所代表的正统文化快速消除着中共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党文化,也揭露出中共迫害无辜民众的罪恶嘴脸。因此,自神韵从2007年开始全球巡回演出后,中共就竭尽全力地干扰。现总结其九大阴招如下: 第一种是威胁和利诱主办单位、主办城市或主办国家。中共通过驻外使领馆,以双边关系受影响或者以在华投资来威胁主办城市取消演出。如:神韵艺术团定于2008年3月24日至27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Stockholm)和林雪平(Linkoping)两大城市演出。消息发出后,林雪平文化处的官员约翰‧林格伦(Johan Lundgren)接到中共大使馆的电话。“一个自称是领馆官员的人打电话要求取消演出。如果不能取消演出,林雪平市和中国的关系将受到影响。”结果是事发后,瑞典各大媒体纷纷对此曝光,置疑中共的威胁行为。演出则照常进行。 第二种是干扰神韵演员的家属。例如神韵演员王琳(化名)的哥哥和姐姐一直受到中共特务恐吓、骚扰。王琳的大哥被恐吓后没多久就过世了,去世时才50岁。今年一月,三个自称是当地政法委的人来到王琳的大姐家中,对她说:“你妹妹在法轮功里很有名气,是个活跃份子,并且在法轮功电视台里主持节目。”特务通过王琳大姐传话,让王琳回国,并称要“跟她好好谈谈”。今年二月,为了干扰神韵二胡演奏家美旋的情绪,中共突然绑架了她的丈夫江峰。 第三种是恐吓华人观众。中共利用外围组织,如侨团等在海外华人中散布恐怖气氛,说“不要去看,万一被人拍下你的照片,你回国时会遇到麻烦。”这是虚张声势的做法,实际上不可操作。费城唐人街一家每年代售神韵演出票的老板就说:“我才不信!我进进出出每年回国一两次,根本没事!”该老板还对部份侨团的做法表示了不满:“他们干嘛这样,人家好好的演出……你是侨团,不能乱说。” 第四种是强行没收中国大陆民众的演出票。神韵准备在香港演出时,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市民杨军、李佳夫妇订购了七张演出票,希望和自家亲属一同前往。之后他们来到儿子杨帆在广州的家里住下,一边照顾怀孕待产的儿媳,一边等待看到演出。大陆国安和公安系统通过电话监控获取了杨军夫妇购票的信息后,2010年1月8日,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局、广州市公安局以及番禺区公安局合伙派出五名警察,闯入杨帆家中,逼迫杨军夫妇和儿子儿媳把所购神韵演出票无条件交出,否则就要将人带走。 第五种是使领馆出面造谣说演出是在“搞政治”等,阻止政要观看。例如神韵2007年的圣诞晚会首演当天,美国多位政要收到中领馆的诬蔑信件,信中采用中共一贯手法诬蔑和攻击法轮功,并且以“中美关系”相威胁,试图阻止当地的美国政府官员支持以及观看圣诞晚会。多位美国政要在接到信后立即通知新唐人及各地圣诞晚会的主办者,纽约州议员麦克尔本杰明表示,之所以将此事公布与众,是让美国人和世界人民都了解中共的真实面目。与此同时,佛州福特劳德尔市市长在接到中领馆的信后,告诉当地的晚会主办者,这是美国,我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不仅给了褒奖,还表示要带太太一起来看演出。 第六种是派出演出团在相近时间、附近场地演出,以送票等方式争夺观众。2007年1月,正值神韵艺术团准备在纽约无线电城演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之际,中共请世界三大高音之一的多明戈主演、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得主谭盾作曲、张艺谋导演的大型歌剧《秦始皇》在纽约上演,事先的商业宣传相当充分,而西方主流媒体却恶评如潮。 第七种是破坏演员乘坐的汽车,试图制造交通事故。例如,2010年1月6日至23日之间,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正在加拿大东部5城市巡演。1月13日,当艺术团行至首都渥太华和蒙特利尔时,神韵演员的专用巴士轮胎被人蓄意破坏,前右侧轮胎被发现有2道用很薄刀片割出的刀痕,修车厂技工表示,这种刀痕能使轮胎在高速行驶时爆胎,使巴士失控。 第八种是偷盗票款、干扰售票热线等。例如2006年2月9日下午,旅居法国巴黎的陈燕平女士家中,被中共特务闯入,卧室的衣柜门被拆下、折弯,床被翻倒,衣物和其他物品被翻得乱七八糟。陈女士当时参与了法国新唐人新年晚会的准备工作。她回家后发现,放在客厅里的、装新唐人晚会售票款的盒子里的现金被洗劫一空。 在前八种伎俩失败后,黔驴技穷的中共开始使用第九种伎俩,就是冒充观众找到剧场抱怨演出内容,譬如抱怨说演出有暴力内容。神韵是舞台演出,并非电影。即使展现中共对普通民众的迫害也是以舞蹈的方式模拟,且时间极短,更不可能像电影那样有逼真的暴力和血淋淋的场面。在神韵的历次演出中,西方观众中带着孩子来学习中国文化的比比皆是,不少孩子只有四岁,他们看到的却是光明、希望、善恶有报等,而且非常开心。 笔者在推广神韵演出时遇到过不少主流社会的回头客,许多都是衣冠楚楚的白人,带着未成年的孩子再来欣赏,这说明凡是看过神韵的人知道演出不但适合儿童观看,且非常有教育意义。在华盛顿DC的肯尼迪艺术中心,也有人跑到剧院抱怨演出内容涉及政治,而剧院方显然并不买账。今年八月,神韵艺术团将再临华府,继续在这个世界政治中心的最顶级的剧场举办一个星期的演出。 以上是我几年来观察中共所使的招术,大概仍不够全面,但是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中共所使用的都是暗地里见不得人的招术,即使再有什么花样也只会是阴招。这也足以证明神韵之光明正大与中共之鬼鬼祟祟。 (476)

章天亮:谷歌出走的商业利益分析

谷歌的撤离引发轩然大波,不少人从商业利益的角度解释谷歌的行为。最流行也最荒谬的观点有两个。第一个是谷歌竞争不过百度,所以撤走的决定是在用假装“崇高”的言论自由掩盖自己商业上的失败与无能;第二个观点是谷歌一下子失去了将近四亿的中国网民,这种商业损失之巨大难以衡量。 一、荒谬的观点  我之所以认为以上两个观点荒谬,是因为作者有意或者无意地贬损谷歌出走的动机,或暗示谷歌应该继续接受中共“审查”而留在大陆。 首先,什么叫谷歌竞争不过百度?根据全球数字市场权威测算与分析公司comScore的数据,在2009年7月时,全球共发生了1130亿次的搜索。其中67.5%是通过谷歌进行的。排名第二的Yahoo搜索份额只有8.9%,而百度只有7% (数据来源:http://www.comscore.com/Press_Events/Press_Releases/2009/8/Global_Search_Market_Draws_More_than_100_Billion_Searches_per_Month/%28language%29/eng-US )。至2010年1月,该公司发布的统计显示,谷歌仍然占据了65.4%的市场份额。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如此强大的谷歌在中国占据的市场份额却不如百度,这岂不象晏子使楚时所说的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正是中国的信息环境,不适合谷歌这样有道德感的公司生长,而更适合百度的生长。 那些所谓的“分析家们”为什么不透彻分析一下,谷歌在国际上遥遥领先,而在中共统治下(注意这个状语!)却不如百度的原因是什么呢? 其次,什么叫“谷歌一下子失去了将近四亿的中国网民”?我们要弄清楚,不是谷歌失去了中国网民,而是中国网民失去了谷歌!如果没有中共的信息封锁,中国的网民可以访问谷歌在香港或者在全球的网站,存在什么谷歌失去中国网民的问题吗?让谷歌失去网民、或者说让中国网民失去谷歌的,难道是谷歌吗?难道不是中共网络审查在先、网络封锁于后,才出现今天这样一个结果吗?一个号称自己开放、跟国际接轨的国家,其执政党盗用国家资源阻止网民访问一个外国公司的网站,这个行为多么无耻! 反过来说,既然许多人愿意从商业利益的角度来探讨谷歌出走的问题,我这里不妨也做一点分析,就教于方家。 二、搜索引擎与虚拟世界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当今这个数字化的世界,或者说信息世界里,搜索引擎之强大已经足够给我们构造一个虚拟世界了。这一点的重要性,很多人都有感觉,但并未深入思考。 人在做出理性判断的时候都是基于所获得的信息。而我们面临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专家认为这种爆炸表现在五个方面:“1、新闻信息飞速增加。2、娱乐信息急剧攀升。3、广告信息铺天盖地。4、科技信息飞速递增。5、个人接受严重‘超载’。”根据2009年的估计,全球的信息大概每18个月就会翻一倍。 如此迅猛发展的信息,其中包含的垃圾信息也无可计量。而一个人每天能够接受和分析的信息又极其有限。这个时候,我认为“提供正确而有用的信息”,就变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如何能够检索出“正确而有用的信息”,每个人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去做到。这个时候,新闻媒体、教育机构和搜索引擎,三足鼎立,支撑起这个信息社会。 在我看来,媒体负责提供客观公正的信息,教育机构则负责教给人一个基于道德、理性和逻辑的分析、思考的方式。随着信息的爆炸,来自媒体或教育领域的信息也随之爆炸,人们不得不依赖搜索引擎去检索信息。 正因为信息爆炸中包含着海量垃圾,而许多信息垃圾又是一个虚伪邪恶的党有意制造(所谓“舆论导向”、“五毛党”是也)并强行推销给大众,“正确而有用的信息”就显得弥足珍贵。 举个例子说:当中共在大陆搞文革的时候,“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中国人即使不觉得很幸福、也觉得很亢奋,甚至怀着“解放世界三分之二受苦人”的热情,要让美国人也过上跟中国人一样的“幸福生活”。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信条,并坚定不移的实行呢?不就是因为他们只能听到一面倒的信息吗? 当“有毒奶粉”出现的时候,为何国人麻木了很长时间,不就是一方面中共封锁消息,另一方面,百度的“危机公关”允许公司付费去删除负面信息吗? 在这两个例子中,被蒙蔽的人很可怜,但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了在一个数字化的世界,用铺天盖地的虚假和垃圾信息,是如何塑造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的。 人们对搜索引擎越来越依赖,在这上面动一点手脚,就会改变几乎所有人对世界的认识。搜索引擎的能量之巨,如果一旦被邪恶掌握,其危害可以多么深远! 三、“不作恶”应该是所有搜索引擎的信条  我深信谷歌的创始人认识到了搜索引擎的能量,因此“不作恶”才成了谷歌的信条。 同时“不作恶”也成就了谷歌的商业信誉。只有“不作恶”的引擎,才能够是用户放心使用的产品,除非这个用户是心甘情愿地被骗。 如我前几天撰文所说,中国的审查制度对谷歌的伤害最大。因为谷歌就是以“提供信息”作为其产品的。中共强行进行信息审查的结果,等于强迫谷歌生产“伪劣产品”。 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中共强迫“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到中国后,就必须用老鼠皮生产女士提包,并出口给全世界,路易威登会不会抬腿走人。这对于一个注重自己品牌的公司,是没有选择的。商业信誉一旦受损,品牌形象一落千丈,这个公司就只有倒闭一途了。 认清楚这一点,即使仅仅从商业利益的考虑,我们也应该理解谷歌的决定。你可以说谷歌出走是商业行为,但是你不能否认谷歌的商业利益和他的道德感是紧密相连的。事实上,对于所有的搜索引擎公司来说,“不作恶”都应该是他们的信条。 现在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自然而然的结论,就是谷歌的决定是否会造成商业上的损失,并成全了百度。从股票市场上的变化来看,确实是这样。谷歌的股票跌了,而百度的股票上涨了。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说,如果这不是出自于明白人短线炒作,就是出于糊涂人的短视行为。 随着搜索引擎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百度会和邪恶的中共政权一样变成垃圾,而谷歌则会赢得更多的信任,牢牢占据搜索龙头的地位。而当中共倒台后,四亿、也许更多的中国网民则会再一次拥抱谷歌,并对谷歌今天的道德选择深表赞赏和感激。 那些从商业运作角度分析谷歌事件的人,如果能够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如果能把商业与道德的关系再弄清楚一些,再来谈论谷歌是赔了还是赚了也不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10-03-25 14:42:04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3/26/n2857210.htm  (1016)

章天亮:谷歌事件,政治还是维权

【大纪元3月24日讯】谷歌终于选择放弃网络审查,转而把服务器转到香港。说谷歌退出中国并不准确,相信谷歌会在香港运行下去,而中共也会想办法给香港的谷歌找些麻烦。 早在2008年7月5日,我发表《从瓮安事件预测奥运前政局走向》时就曾经谈到:“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劳教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这三件事,中共是一件也不敢做的。”所以当谷歌在今年一月份,准备就网络审查问题和中共谈判时,我们就知道,这种谈判实际上就是摊牌。既然中共不可能让步,摊牌的结果只能是谷歌抬腿走人。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在从商业利益得失的角度来分析谷歌的做法是否明智时,中共开始痛骂谷歌“将商业问题政治化”。的确如此,对中共来说,谷歌退出中国大陆的决定远远不止是一个商业决定,而是一个政治影响深远的姿态。其根本原因,在于谷歌要捍卫自己的权利。 言论自由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项权利,对于一个公司而言同样如此。像谷歌这样靠提供信息赚钱的公司,不给它言论自由,就等于强迫谷歌生产“劣质产品”或“有毒食品”。大陆的信息审查,实际上等同于多年来一直给国人灌食信息垃圾,或者说“狼奶”。一个在自由世界生产牛奶的公司,如果到了中国却只能生产狼奶,还得昧着良心告诉消费者它生产的就是牛奶,只要稍有良心的人,都会惭愧无地。现在,谷歌的领导层终于受够了。 从谷歌 PK中共的结果看,所有那些在中国捍卫自己基本人权的人面临的何尝不是和谷歌同样的困境? 所有希望中共让渡权利、开放言论、信仰自由、司法独立,甚至和解共生的做法何异于与虎谋皮?中共或其帮凶会像指责谷歌“将商业问题政治化”一样,指责维权人士“将维权运动政治化”。可惜的是,中国的维权者没有谷歌的财力和底气,更无法像谷歌一样离开大陆,所以只剩下两种选择:要么忍着等死,要么奋起反抗。 当今世界是中共害怕谷歌,还是谷歌害怕中共?答案其实很明显。中共没办法掐死谷歌,而谷歌却有足够的财力和技术去拆掉中共的信息柏林墙。中共这样跳着脚乱骂,又是封锁Youtube,又是对谷歌香港网站和全球主页搞域名劫持,在我看来实属虚张声势。 大陆那些争取自由的人们也应该看到这一点,中共实在没什么可怕的。所谓的信息封锁,无非是不让我们说出和听到真话而已。只要我们人人都讲真话,这个虚弱的政权就会解体。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10-03-23 20:26:28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3/24/n2854988.htm (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