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章天亮:在美国华府《中共窃国60年系列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

章天亮:送给中共窃国60年的礼物--退党在美国华府《中共窃国60年系列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大纪元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舒婷妲美国马里兰州洛城报导)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9月16日晚七点三十分,在美国华府出席《中共窃国六十年系列》研讨会上表示,中共为了十一国庆阅兵,北京搞的保安人数达到120万人。如果这些保安是处理政治事件的话,那就说明这个政权极不稳固,已经达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因为有大概一半的人在反对这个政权,所以才要用另外一半的人监视他们。 章天亮认为,中共通过对中国道德的破坏,来达到维持统治的目的。中共消灭中国民众的宗教信仰,导致目前很多人认为他干的坏事不会遭报应,这是中国发生那些置毒贩毒、酷刑折磨、破坏生态、贪污腐败、色情泛滥等的根本原因。而中共这个反道德的政权,必须要营造一个道德沦丧的环境才能维系生存。它最害怕的就是民众的道德觉醒,为此不惜从道德层面毁灭我们的民族和未来。 章天亮说:“每个人不用想怎么去解决中共这么大的组织系统,想想自己怎么办就行了。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做好了,自己踏出一小步──退出中共,那么大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大步。” 他表示:前两天中共战略经济对话时,中国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说:“我们国家最高的利益是维护我们的基本制度(也就是党的领导);第二是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第三是老百姓的生活问题。”中国国务委员不打自招,把中共最看重的东西拿出来了——中共最在意的是权力,最不在意的是老百姓的死活。既然它最害怕失去权力,那么我们就要退党,解体它用来做恶的权力。这就是我们送给中共窃国60年来最好的一个礼物。 下面是章天亮博士的演讲全文: 我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现在中共为了国庆的阅兵,北京参加保安的人数达到120万人。这120万人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大概就有4、5百万的北京市民被卷入了保安。北京市究竟有多少人呢?不算流动人口大概是1200万。现在这个保安规模基本上是一人盯一人,盯人如盯贼一般。那么这120万人保安是为了防止什么事件发生呢?如果你说是防止刑事案件,那就说明北京市刑事案发率太高了。全世界最危险的城市、刑事案发率最高的城市也没有120万名保安。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勒,就是为了处理政治事件。为了防止政治事件,要达到全民参与的程度,那就说明这个政权太不稳固了,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因为大概有一半的人是潜在的反对者,所以才要用另外一半的人监视他们。 中共非常清楚自己的虚弱 中共的虚弱不仅我们看的到,就是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中国的媒体生态近几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中国有很大的报纸、电视和电台。那时媒体是单向宣传,也就是中共能发出它们的声音,但老百姓没有地方发出声音。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老百姓也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使中国的媒体生态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我认为一个转折性的事件是2008年6月28日的瓮安事件。 当时有几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是中共在2008年3月镇压所谓的西藏民族分裂势力;一个是四川地震之后的悲情宣传;一个是奥运火炬传递中煽动民族主义。还有一个就是奥运会即将召开。中共把它能出的招儿都出了,不管是对内政策、对外政策、悲情宣传、民族主义,这些招儿都使完之后,中共觉得这下子把民心凝聚起来了吧?结果发生了瓮安事件,老百姓火烧了县公安局大楼,当时有90%的人在网站上支持那些纵火的群众。也就是中共招数使绝了,却发现中国老百姓还有 90%的人在反对它们。另一个就是7月1日杨佳杀警事件,当时大陆新浪网上也有88%的人支持杨佳。现在这个事情的发展越演越烈,石首市的老百姓已经大胆抗暴、直接和武警发生冲突了。中国可以说是遍地烽火。 中共破坏中国人道德的手段 过去60年,中共杀人、卖国、整个官僚系统腐败和黑社会化、残酷镇压异议人士,以及破坏中国生态环境等等干了很多的坏事。但是我认为所有的这些都不是最坏的事情,最坏的就是中共极力去破坏中国人的道德,而且中共破坏中国人的道德是有系统的。时间不多,我用五分钟把中共破坏中国人道德的手段说明一下。 一个人做坏事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他认为他做的是好事。我看到辛灏年先生的调查,当年在“镇反”的时候,枪毙了5百万人。这些杀人的人认为他们是在干一件好事。他们认为为了美好的目标、为了建设共产主义,不得不把这些前面绊脚石清除掉。这就是人在干坏事的时候,认为是在干好事。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人在干坏事的时候,他认为他干的坏事不会遭报应,所以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和享乐干下了坏事。 中共破坏中国人的道德基本上也是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前三十年(1949年到1979年)。中共以“革命”为名义,让你去干坏事,但是却告诉你,你是在干一件好事。当然这件事做的也很不容易,也很系统。 中共知道人的道德是基于宗教、信仰,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会道门。所谓“清理会道门”就是把中国的佛教、道教、基督教,过去所有中国那些正教信仰统统清除掉。后来发现只清除宗教不行,把宗教清除后,知识分子还是中国的良心阶层。于是中共开始清理文化层面,开始了清理知识份子的“反右运动”。后来又发现光打知识份子还是不行,老百姓也保留着传统的道德,所以就在1966年发动文化大革命。 从1949年到1979年,中共用它的一元化的共产主义意识型态,去替代所有的宗教信仰。那时共产党为人民服务还需要一块遮恶布,它们不敢贪污腐化的太厉害,那个甜头还要放到国库里。 第二个阶段是后三十年(从1979年到现在)。“革命”的名义没有了,中共连自己这一套共产主义意识型态的东西都丢到一边去了。过去中共还会拿出一个虚假的意识型态欺骗老百姓,现在连这个东西都不要了。 中共靠着强化无神论宣传,告诉你去挣钱、享乐,不管这个钱是贪污来的、偷抢来的、卖淫贩毒来的,反正“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它告诉你没有神,干坏事不会遭报应,所以大家就去干吧。 这时候老百姓不相信有报应,所以就做很多坏的事情。比如破坏中国的环境,包括生产毒奶粉(喝了毒奶粉会导致死亡,对生育会产生问题,可能会绝后),连最后一点道德规范都没有了,所以才敢这么做。 这就是中共现阶段维护政权最好的办法。如果人有道德信仰,大家都会说你挣的钱不道德,你做的事情是错的,我们不能跟你在一块儿。但是如果人没有这样一种基本道德判断能力的话,大家都会讲这世界上没有好人,谁上台都和中共差不多,就认命了。 中共通过对中国道德的破坏,来达到维持统治的目的。中共消灭中国民众的宗教信仰,导致目前很多人认为他干的坏事不会遭报应,这是中国发生那些制毒贩毒、酷刑折磨、破坏生态、贪污腐败、色情泛滥等的根本原因。而中共这个反道德的政权,必须要营造一个道德沦丧的环境才能维系生存。它最害怕的就是民众的道德觉醒,为此不惜从道德层面毁灭我们的民族和未来。 一个真正信仰的复兴,是中共最害怕的一件事情。这不仅是重建人民的道德,对中共来说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中共对这些新兴的信仰没有解释权。中共派出特务进入过去的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内部,对经文或是教义进行歪曲的解释。现在这些新兴宗教的解释权,完全不在中共手上。 中共害怕法轮功所提倡“真、善、忍”的这种信仰,所以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但随着《九评》的传播,很多人发现中共不但没有解决问题,中共本身才是个问题。很多人的思路转变了,从过去指望中共来解决问题,变成了“怎么样去解决中共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大纪元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平台,就是“三退”。 每个人想想自己怎么办就行了 你不用想怎么去解决中共这么大的组织系统,想想自己怎么办就行了。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做好了,自己踏出一小步──退出中共,那么大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大步。 中国要走入未来的话,最大的问题就是共产党,但是你无法和它暴力冲突,所以“三退”就成为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通过退党的方式来解决中共这个问题。 所以说到这里,我倒想向沈婷女士运作的“中国冤民大同盟”的盟员们说:“既然你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不公开打出我们不要中共的旗号呢?”打出“反腐败” 的标语,不如打出“我们不要共产党”或“我们公开退党”的标语。这个一定是中共最害怕的,这是扯下了它伪造的“万民拥戴”的最后的遮羞布,也会鼓舞和激励更多的人起来,以这种和平的方式解体中共。 前两天中共战略经济对话时,中国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说:“我们国家最高的利益是维护我们的基本制度(也就是党的领导);第二是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第三是老百姓的生活问题。”中国国务委员不打自招,把中共最看重的东西拿出来了——中共最在意的是权力,最不在意的是老百姓的死活。既然它最害怕失去权力,那么我们就要退党,解体它用来做恶的权力。这就是我们送给中共窃国60年来最好的一个礼物。 我就讲那么多。谢谢!美东时间: 2009-09-24 04:43:54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9/24/n2667355.htm (1057)

章天亮:习近平与其退位 不如退党

【大纪元9月23日讯】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几乎毫无悬念的闭幕了。说毫无悬念,是因为开会前炒作的公布中共各级官僚资产以及推进“党内民主”两项议案是绝不可能通过的。实际结果也是如此。 “党内民主”是一个绝对没指望的东西,盖因真正的民主必须要有独立的司法和自由的媒体来保障。没有独立司法,则选举舞弊无从调查和处罚,当权者便可放心大胆地操纵选举的过程和结果,而以中共之独裁成性,不操纵选举是不可能的。 自由媒体就更加重要。中国的农村基层选举无法扩展到县一级,其瓶颈就在于此。村级选举是“熟人政治”,选举人与候选人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对其为人、家庭背景以及政治主张很容易了解,选举人互相之间也很容易交换意见获取资讯,这样的选举结果相对靠谱,也能反映一些民意。而一旦要扩展至县一级,选举人与候选人之间就间隔太远,对候选人个人情况几乎一无所知,更无从了解候选人的政见并聆听他们的辩论,所能得到的资讯则只能是中共党魁们希望你知道的资讯。这种被操纵的选举就不可能是真正的民主。 以中国之司法现状和媒体管控,县级选举都无法实现,更遑论比其规模更大的“党内民主”了。 至于说公布中共各级官僚资产,普通民众就更不要抱有幻想。中共腐败愈演愈烈,几年前都不敢公布财产,现在就更不敢公布了。这个黑箱作业的黑帮集团,属于见光就死,怎么会主动增加执政的透明度? 十七届四中全会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习近平未能像预期的那样晋升中央军委副主席。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习近平接班产生变数的征兆。大多数“观察家”的解读不外两种:一是任命要等到“十一”之后才公布;二是胡锦涛的“团派”在阻击江泽民安排的“太子党”接班。 因为我绝不认为某个人上台就会让中共有所改变,或挽救中共在万众唾骂中垮台的宿命,所以对高层权斗的结果就越来越没兴趣。不过今天看到一篇《动向》杂志的报导,其解释倒颇有新意——“不愿做亡国之君 习近平请求辞职”。 报导说习近平感到自己资质平庸,在中共高层的权斗漩涡中感到力不从心;加上他父亲习仲勋曾经遭中共迫害达16年之久,权斗之残酷性让习近平心有余悸。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习近平知道中共末日已届,即使自己能在2012年接班,也会成为亡党亡国之君,不如现在急流勇退,回到地方去做封疆大吏。 我认为中共是不会让习近平退位的。1994年,邓小平因为对江泽民的极度不满而“南巡”,但最后之所以没有换掉江泽民,还是认为中共在经过罢黜胡耀邦和赵紫阳后,已经无法承受再换一次总书记的震荡。以现在中共之衰之弱,更害怕习近平退位后产生的连锁反应。无论习近平本人是否愿意,中共都要把他架上总书记的位置。 依我看,习近平如果真的看到了中共的末日,与其退位、不如退党——拿出“墙倒众人推”的劲头登高一呼,结束这个暴政,也给自己青史留名。否则即使退到地方上去,也难逃薄熙来之流的明枪暗箭,或民众在解体中共后的清算。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9-22 19:48:16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9/23/n2665826.htm (939)

章天亮:九月九日的婚姻

【大纪元9月11日讯】2009年9月9日,京沪穗等地登记结婚的人数都创下了历史记录,人们自然希望能通过年月日中的“九九九”来讨一个婚姻能“天长地久”的彩头。回想起十年前的八月底,我们一个项目组正在伊拉克做出口项目,其中一位女同事一定要赶在九月初回国,一问之下才知道她打算在1999年9月9 日结婚,并称自己是 “千年等一回”。 大陆的结婚登记很像例行公事,九月九日大陆许多婚姻介绍所更是“简化手续”,提前填表、照相、登记,到时候只要去盖个章就行了,并不给人以神圣感。而在美国,我看到新郎新娘结婚都要念一段感人的誓词,譬如“从今以后,藉着上帝的恩典,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足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忧伤或喜乐,我都将深爱着你,对你忠诚,直到天长地久。” 夫妻关系是一种神圣的关系。中国人认为乃宿世姻缘所构,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而西方人则把上帝作为他们的证婚人。被赋予了神圣感的婚姻自然比靠世俗感情来维系的婚姻坚固牢靠许多,也许这是古代人离婚率都很低的一个原因。 中国大陆的教育系统,常常把女性作为被欺压的对象,其根据大概是汉代董仲舒提出的“夫为妻纲”。后来书读多了,才知道实际情形绝非如此,那时丈夫很知道疼爱自己的妻子,而妻子也很知道体贴自己的丈夫。妻子顺从丈夫的要求并非中国古代所特有,譬如《圣经》的“以弗所书”中也有类似的说法:“你们作妻子的,应当服从自己的丈夫,如同服从主一样……你们作丈夫的也应当如此爱自己的妻子,如同爱自己身体一样。” 这种顺服并不意味着盲从,因为这种顺服是基于儒家或基督教的教义。也就是说教义才是根本,“顺服”只是表现。如果做丈夫的违反了儒家或基督教的教义,做妻子的此时自然要以教义为本。这个很像基督教里说的“要顺服掌权者”,但当掌权者违反了教义时,也就失去了让人顺服的资格。 从另一方面讲,当妻子因为教义的缘故而不能顺服丈夫时,也不意味着妻子就要像一个男人一样采用暴力或强制来反抗,而是“以柔克刚”,用善良和温柔来感化和劝导自己的丈夫。 昨日读《明史》,看到关于朱元璋的皇后的记载,非常令人感动。这位皇后原本姓马,他的父亲临死时将马姑娘托付给好朋友郭子兴。郭子兴认为朱元璋是个奇人,就把马姑娘嫁给了他。 郭子兴与朱元璋之间产生了误会,把朱元璋关了起来,不给他饭吃,想要饿死他。马姑娘每天把烙好的饼贴在胸口带进牢房中给朱元璋吃,胸口烫伤了也照做不误,并在外面积极澄清误解,直到朱元璋被释放。一次朱元璋请官员吃饭,马皇后亲尝饮食,觉得味道不够好,就对朱元璋说:“当皇上的自己要节俭,请贤士吃饭则要丰盛一些”,至于马皇后自己衣服旧了也不忍丢弃,遇天时不好,则“麦饭野羹”而已。 朱元璋得天下后,极为痛恨贪官污吏。处理明初的胡惟庸案、空印案、郭桓案、蓝玉案时,常常杀的朝署一空。马皇后每每劝解朱元璋少杀一些,救了许多人的性命。当时的大学士宋濂是太子朱标的老师,其孙子也被卷入谋反案。朱元璋要杀宋濂时,马皇后规劝未果,与朱元璋吃饭时则不食酒肉。朱元璋问她为什么,马皇后说“妾为宋先生作福事也。”朱元璋大为感动,投箸而起,第二天就赦免了宋濂。 朱元璋屡屡对大臣提起皇后的贤德,并将她比作唐太宗的长孙皇后。皇后知道了就对朱元璋说:“陛下不忘我跟您一同贫贱过,那就更不要忘了陪你度过无数艰难才得天下的群臣啊。而且我怎么能和长孙皇后相比呢?” 洪武十五年,马皇后病重,坚决不请医生。她说:我的病是医生治不了的,我担心如果请了医生却没有效果,您就会治他们的罪。临终遗言说“愿陛下求贤纳谏,慎终如始,子孙皆贤,臣民得所而已。” 朱元璋以布衣起事,灭陈友谅、张士诚,消灭无数割据势力,最后推翻元朝,是一个性格刚强、意志坚决的人。但皇后崩后,“帝大恸”,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六年中再也没有立过皇后。 这里我们很难看到现代人中的你情我爱,卿卿我我,但我们可以看到夫妻之间互敬互谅,以及妻子“以柔克刚”的力量。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9-10 22:52:57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9/11/n2653201.htm (967)

作者自序:中国人民还需要启蒙吗?

2008年6月28日贵州瓮安事件爆发,一个少女怀疑被奸杀,而当地警察庇护凶手并将少女的叔父打成重伤,由此引发上万百姓火烧县政府和县公安局的办公大楼。中共当局旋即派出武警暴力镇压,抓捕数百人。消息传出后,网络上一面倒地支持瓮安民众的抗暴行为。 到中国大陆的股票吧里去看一看,把股市暴跌归因于黑箱作业、缺乏舆论透明、缺乏独立司法、缺乏结社自由和缺乏民主制度等的帖子也时有所见,这还是在网络管理员严密审查和过滤帖子之后的漏网之鱼。杨佳袭警案发生时,网上也时一片“当代武松”等赞誉,就更不要说那些上不起学、看不起病、耕地被抢、房子被强拆、工作被剥夺等民众对中共的态度了。 由是观之,当今的中国,说中共好的绝对是极少数。即使对这部分人来说,有多少人是真认为中共好,有多少人是被中共欺骗着说好,又有多少人是出于利益的考虑违心地说好,也是个很可研究一番的问题。中共非常清楚该问题的答案——如果中共认为大多数老百姓拥护它,它早就开放全民普选了。 那么在众多百姓对中共不满的情况下,《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揭露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当然有,而且其角度无可取代,其意义无论如何估计也都不会高估。 《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揭露和系统反思是第一次跳出了中共党文化的思维定势。也许“九评”最振聋发聩的,乃其九个标题,直言不讳地指出共产党是个邪教。“九评”告诉人们,中共是个附体于中华民族上的邪灵,不但没有改良的可能,而且只能越变越恶。而要摆脱中共,就必须省思我们的内心,重建我们的道德。由此,良知尚存的中国人放弃了对中共的幻想,并开始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即“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运动。 这种通过“三退”来解体中共的做法是代价最小的、最和平的做法,我称之为“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它打破了中共不能改良,而民间暴力又不足以推翻中共的僵局。 随着中共末日的邻近,它对百姓的洗劫和镇压也都将加大力度,而百姓也越来越忍无可忍。2006年4月,我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我们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没有退党的话,中共会不会解体?一定会!但是也可能是因为经济的崩溃、也可能是因政治的崩溃、也可能是因为生态的崩溃、也可能是因为老百姓对他们的忍耐到了极限而出现官逼民反的情况。老子讲过一句话:‘大军之后,必有凶年。’中国已经承受不起那种大的动荡了,我们一定要赶在老百姓忍无可忍之前把中共解体掉。……我们是在跟时间赛跑。” 有鉴于此,我特不揣鄙陋,将近五年来发表的与“九评”和“三退”有关的文章、演讲稿、访谈录集结成书发表,希望能为“九评”的传播和“三退”的推进尽一点力。 作为一个有神论者,深知天道玄远,难以言说。这本书只不过是以世间的道理推论一番罢了。其中的结论,特别是以“★”和“☆”标注的文章,就交给历史去检验吧。 点击这里下载电子书 作者2009年9月9日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 (896)

章天亮:中共仇恨宣传的反噬

【大纪元9月7日讯】新疆万人抗议要求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目前以乌鲁木齐党委书记栗智被解职而告一段落。这一事件标志着,中共的仇恨宣传已经开始反噬自身。 在建政之初,中共一直用阶级矛盾来掩盖民族矛盾,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由于中共自身已成为最邪恶、腐败和堕落的“有产阶级”,此时继续宣扬阶级矛盾无疑等于鼓动民众起来推翻自己。因此,中共的宣传便转向了民族主义。 如许多学者所指出的,民族主义宣传是一柄双刃剑,因为这也会唤醒其他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从而引发“统一”与“分裂”之争。在中共看来,民间的“斗争”正是它玩弄权术,从中渔利的好机会。于是,中共开始煽动民族仇恨,这造成了汉、藏和维吾尔人的相互仇视。 中共的如意算盘是,把自己扮演成了维护国家统一的正义力量,从而赢得汉人的支持;把自己扮演成为一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力量,从而赢得少数民族的支持。因此中共一方面向西藏与新疆注入大量资金(同时也以“开发”为名,掠走了大量不可再生的资源),另一方面则以剥夺宗教信仰自由和灭绝少数民族文化来达成对西藏和新疆的控制。 结果中共两边都未讨好。汉人对中共在经济上的倾斜政策、乃至普通刑事案件上对少数民族的宽纵极为不满;而少数民族则更无法容忍中共对其宗教与文化的灭绝,以及以大量汉人移民改变当地人口结构的政策。 中共不但对此心知肚明,更是在放纵和引导这种结果。2008年3月14日的西藏事件,就成为中共趁机拉拢汉人、对抗西方社会和要求西藏自治的力量的绝好机会,并在“奥运会”之前给中共注射了一支强心剂。一些被中共组织起来的、以及对中共数十年来罪恶的民族政策缺乏了解的华人,在海外游行示威,支持中共,忙得不亦乐乎。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各地民间抗暴已呈风起云涌之势,中共再度利用新疆事件转移视线,欲收到与去年西藏事件一样的功效。与信奉佛法、反对暴力的西藏人不同的是,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爆发了暴力冲突。不仅是维吾尔人,普通汉人也置身于危险之中。此时汉人就把抗议的矛头对准了中共。 中共制造民族仇恨,以期从中渔利的做法,终于导致民间的相互暴力冲突出现(而不仅是中共军队和警察实施镇压的单向暴力),从而也引发了汉人对现政权的不满。这实在是中共在民族政策上“玩火”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共解不开的一个死结。 今年四月,我在〈《中国不高兴》中共更不高兴〉一文中曾经指出“中共一向是既要利用民族主义转移对国内矛盾的注意力;又要防止民族主义的抗争矛头对准政府。《中国不高兴》越流行,中共的担心就越大。迟早有一天,《中国不高兴》,中共更不高兴。” 想必中共现在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它只要存在下去,让“中共不高兴”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9-07 11:43:55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9/7/n2649607.htm (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