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章天亮:不解体中共就无以制止迫害

【大纪元7月15日讯】至今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已经持续十年了。十年的历程,既波澜壮阔又血泪交织。时至今日,随着《九评共产党》的传播,许多人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中共才是万恶之源,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 首先,只有中共才有发动镇压法轮功的动机。法轮功已弘传至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他对人身体健康的改善和道德的提升是有目共睹的,这种效果也是任何一个正常社会的执政者都求之不得的好事。江泽民在决定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却是出于妒嫉和恐惧。江所妒嫉的是法轮功吸引了上亿人,且信众虔诚而忠贞;江所恐惧的,则是法轮功的巨大道德感召力。换句话说,只有最邪恶的人、最邪恶的政党,才会选择与道德为敌、与“真善忍”为敌、与让百姓身心受益的功法为敌。遍观这弘传世界的法轮功,只有中共才在镇压和迫害,这本身就足以说明只有中共才有镇压法轮功的动机。 其次,只有中共才能调动全面镇压法轮功的手段。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需要有公安抓人、检察院起诉、法庭非法判决、司法部禁止律师辩护、媒体宣传抹黑、特务搜集情报、外交系统威胁和收买外国政府消音、劳教所非法关押等等,这一切还要有经济上的支持和军警暴力机构为后盾。换句话说,整个国家机器都需要高度协调运作,而不能出现一点相互制约。江泽民就是通过凌驾在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行政单位之上的“610办公室”来实现这一点的。而在一个正常社会,有自由媒体可以澄清真相,有律师可以辩护,有法庭可公正判决等,这场镇压不可能发生。因此我说,只有中共才有调动全面镇压法轮功的手段。 再次,中共永无放下屠刀的可能。要放下屠刀,就要有纠错的机制。而在中共那里,一切是非、恻隐、辞让、羞恶之心早已统统泯灭,更因大权独揽、党魁独裁而在制度层面失去了一切制约机制。因此,中共即不可能突然间天良发现、停止镇压;又不可能在权力制衡下改弦更张;更何况放下屠刀意味着当权者血债曝光并要被绳之以法,所以中共永无放下屠刀的可能。 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迫害者只有泯灭一切良知才能把这场运动进行下去。对于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的人来说,被迫害者在世间的痛苦会得到美好的回报,而施暴者却可能面临惨刻的恶报。因此这些施暴者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其实是为了让施暴者少做坏事、少受惩罚,而停止迫害则是一个自然附带的效果。 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对全体中国人的迫害。迫害法轮功必然以践踏法律和道德为前提。在一个社会法律缺位的时候,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潜在的受害者。中共在征地、拆迁和处理民众集体抗议时,常给它要打击的人扣上个“法轮功”的帽子,然后就可以不顾任何法律的大打出手,直至把人打死,这就是迫害法轮功引起的恶果。 中共也知道,如果民众都深具道德感,就会对残忍迫害说“不”,因此中共就要想方设法引诱全民族的道德堕落,由此有毒食品、豆腐渣工程等才层出不穷,直接威胁到每个人的健康和安全。 既然中共在这过去的十年中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迫害了全中国的人,且永不可能放下屠刀,要摆脱这样的悲剧,就必须解体中共。这个问题在《九评》中已阐释清楚,在法轮功被迫害十周年的时候,却值得在这里再特别强调一遍。@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7-15 13:08:25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7/15/n2591100.htm (783)

章天亮:一个流亡者所建立的国家

今天是美国的独立日。很多人都愿意在此时探讨美国的精神:民主、法制、自由、机会平等、注重人权等。许多人在看到这个当今地球上最富强的国家时,可能都不会想到,这是一个由流亡者所建立的国家。 中世纪和之后的天主教教会已经相当堕落。提起那段历史,人们常常会想到教会出售“赎罪券”、宗教裁判所、“十字军东征”等。这固然不能代表天主教的全部,乃至现在的天主教,但由于当时印刷术还不普及,对宗教经典的阅读、掌握和解释,确实是控制在神职人员的手里。 马丁路德对当时天主教的丑恶现象忍无可忍,于是发起了宗教改革运动。基督教新教随之出现。新教不承认教会的权威,且认为人人都可阅读圣经,不必通过教会而与上帝直接沟通。在英国,新教遭到国王查理一世的迫害,于是一群寻找宗教自由的人便搭乘“五月花号”,来到了美洲这块新大陆上。他们在上岸前签署了一个公约。在公约中,他们同意创建并服从一个政府。但是要求政府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即“民主”),而且将依法而治(即“法制”)。 人们看到今天的美国,常常会认为“民主”和“法制”是美国繁荣、安定、富强的基石。但思考一下“民主”与“法制”从何而来,我们就不得不上溯其信仰的根源。 我曾多次和朋友的谈过我的一个观点:信仰决定了道德,道德决定了文化,文化决定了政治。 新教徒认为上帝之下人人平等。既然你和我是平等的,那么你就无权干涉我的行为、言论和思想,所以我就有了“自由”。如果你我都是“自由”的,那么凭什么你统治我呢?答案就是“民主”——你的权力是我们选举或者说同意的。 在这里,“民主”解释了“为什么”的问题,却仍然没有回答“怎样”的问题——即你怎样统治我?美国人的回答就是“法制”。西方的法典制定与基督教中的“摩西十诫”有很深的渊源,这个问题有很多法学家予以了深入的解释和讨论,我不再赘述。 也就是说,“民主”与“法制”来源于“自由”;“自由”来源于“平等”;“平等”来自于一种信念或信仰——造物主面前人人平等。只有保持对“平等”、“自由”信念的国家,“民主”与“法制”才不会成为无根的表象。 许多人在谈论“民主”和“法制”的时候,把它们当作单纯的政治制度,却忽略了其文化和信仰的根源。由是观之,在共产党国家,正因为其信仰的是“进化论”与 “斗争哲学”,其文化就决不可能是“爱人”的文化,其政治层面也决不会有“民主”和“法制”,就像种下了豆子的种子不会长出瓜一样。 所有追求在中国实现自由的人们,要知道我们必须清理中共意识形态领域的信仰和文化,其捷径就是阅读《九评共产党》、重建我们的正统文化。 2009年7月4日于华盛顿DC (809)

章天亮:全民抗暴 推动“三退”街头化

【大纪元7月1日讯】今天是七月一日。中共建党的88年,也是民间苦难的88年。近来各地维权抗暴活动风起云涌,并在频率和力度上不断加快加大。如今,中共不断通过轮训县委书记、县公安局长、县级纪委官员等,试图延缓基层冲突对其统治的冲击。 2008 年6月的瓮安事件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在此之前,民间抗暴大多数以希望政府或中共中央主持公道为特征,因此我们才看到中共武警在用装甲车镇压了汕尾村民后,死者的家属跪在武警的面前希望讨回尸首。而瓮安事件则有三个鲜明的特征:第一、民众以火烧县公安局大楼的形式表达了对中共当局的彻底反抗;第二、网络上90%以上网民的支持表现出全国人民对中共的不满;第三、中共出于对奥运会面子的考虑,撤销了当地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的职务,在民意压力面前迅速抛出基层官员作为替罪羊。 接下来的“杨佳杀警事件”,则是又一次网络民意的集中表达,新浪网上87%的人支持杨佳,并奉上“快刀杨大侠”的称号。“邓玉娇事件”、“绿坝事件”和 “石首事件”相继发生时,中共退缩与镇压并举,也表现出这个邪恶政权死不改悔的顽固。 同时我们也看到,无论多么成规模的抗争也都会招致中共调集更大规模的暴力予以扑灭,除了可能会拿出一些钱来安抚苦主,撤销某个基层的官员以平息民愤外,中共对于抗争者的逮捕和镇压也极其严厉和残酷。 由此我们就面临着一个无法打破的循环。由于民众的抗争,即使中共作出让步,也是以确保中共的统治为前提的。而中共统治注定了它会不断制造类似汕尾、瓮安、邓玉娇之类的事件。民众是否会因此而对苦难和不公感到习惯和麻木,是否还会永远对每个个案保持热情,这都是一个未知之数,也是中共所希望的——在抗争和镇压之间找到一个动态的平衡。正因为民众能够抽出精力关注的个案永远是少数的,大多数的中共恶行于是就可以悄然进行了。 我们需要看到,民间抗暴活动的普遍和不断升级与《九评》的广传有很大关系。正因为民众挣脱了对中共的恐惧,放弃了对中共的幻想,才有了与中共的直接对抗。然而,在另一方面,抗争中的民众忘记了一个把“三退”作为一个最重要的旗帜打出来,这给了中共苟延残喘的机会。 民间维权如果走“石首”的抗暴之路,由于人群的集中,中共也便于集中兵力予以镇压。而“邓玉娇事件”迫使中共做出让步的假姿态,则是全国各地“周末散步” 的压力所致。“绿坝”的缓行,也是因为抗争者是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网民。可以想像,如果类似“石首”的事件能在十个地方同时发生,中共的镇压机器就很可能会失灵。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同时在许多地方发生抗暴事件并非没有可能,且可能性越来越大。但是等待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如促成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民众会在等待的过程中遭受许多不必要的痛苦。 不妨设想一下,大陆参与“三退”的民众已经有5600万之多,这个人群分布在全国各地。在他们决定退出中共的时候,已经说明了他们乐见中共的解体。当 87%的网民支持“快刀杨大侠”时,民间一面倒地反对中共的格局已经形成。此时,如果抗暴者将“三退”街头化(既然已经可以用砖头与武警或警察对攻,就更不应缺乏打出“三退”标语的勇气),比如打出“石首人民集体退党,解体中共万恶之源”类的标语,则可能会迅速引起全国各地民众的响应,特别是国际社会的关注。一旦“三退”在全国的响应如“声援邓玉娇”或“反对绿坝”一样普及,加上国际社会的瞩目,中共的末日就已经到了。此时中共已无能力像镇压天安门的学生或瓮安、石首的民众那样动用武力,又不可能拿出钱来收买全国的民众,它就失去了所有应变的退路。 “三退”是一场和平、理性,代价最小的解体中共之路,也是中国和平转型的最佳道路。如我在2006年2月14日发表的针对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维权运动的文章《对绝食维权运动的四个预言》之结尾所说:维权运动需要向广度发展:告诉更多的人了解和参与这一运动;更重要的是,这一运动必须向深度上发展:传《九评》、促三退,帮助中国人摆脱共产邪教,重获新生。维权运动如果能与《九评》“退党”有效结合,则会将其性质从弱者向强者的抗议,升华为正义对邪恶的宣判。@(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7-01 07:57:22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7/1/n2575853.htm (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