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章天亮:邓玉娇事件还远没有结束

中共伪法庭一审判处邓玉娇有罪,但免除处罚。如果没有其它意外的话,邓玉娇获得自由的日子应该不远了。但我们必须看到,邓玉娇一案到此远没有结束。 即使以中共伪法庭的判决来看,邓玉娇属于防卫过当,但毕竟中共承认了邓玉娇是在“防卫”,那么侵害者黄德智等人该如何处理,这是要中共回答的第一个问题。 其次,所谓“水疗区”和“异性洗浴”,说白了就是嫖娼的地方。该“娱乐场所”已经存在多长时间?为何未受到地方治安的查处?当地公安机关乃至县委、县政府是否是该淫窟的后台?又有多少警察及地方官与淫窟老板沆瀣一气?这是要中共回答的第二个问题。 邓玉娇从报警到后来被关进精神病院,到物证被销毁,到北京的两位律师被突然解除合同,再到审判过程中控方未出示人证、物证,整个审理过程全无程序正义可言。这中间有多少猫腻、有多少人要为此负责,这是要中共回答的第三个问题。 到底谁下令封锁巴东渡口,下令野三关旅馆停水停电以逼退外地支援邓玉娇的志愿者,下令殴打《新京报》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等等?这些人下命令的动机是什么,又该受到何种处罚?这是要中共回答的第四个问题。 在巴东流氓骚扰殴打《新京报》记者孔璞时说:“这女人(指邓玉娇)不判死刑,老子们也要整死她。你们(女记者)再来闹,也整死你们。”邓玉娇即使回到家中,她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这是中共要回答的第五个问题。 我在5月31日发表的《称邓玉娇防卫过当 中共首鼠两端》中提到:以‘防卫过当’的名义起诉邓玉娇,其结果仍然存在着‘从轻处罚’、‘免予处罚’和‘无罪释放’这三种可能。从中共强行更换律师来看,其可能性依次递减。但如果中共最后选择‘无罪释放’或‘免予处罚’,则说明中共对镇压的有效性也心存疑虑,更反映出中共执行信心的极度缺失。 中共选择判处邓玉娇“防卫过当”,但“免于处罚”,是在力图释放一个信息:反抗中共的欺凌有罪,但这次先放你一马(我们仍然不排除严厉的“秋后算账”的可能)。 在“瓮安事件”中,中共在处理地方官的同时,对抗暴民众进行了严厉的镇压。应该看到,中共这次已经比“瓮安模式”又后退了一步。这绝不能说明中共准备从良,恰恰相反,中共并未也永远不可能反思邓玉娇案件的制度根源,更不可能做根本性的转变。它认定邓玉娇反抗有罪的本身即说明其邪恶本质一如既往。 重要的是,民间应该看到我们团结起来向中共施加压力,已经让这个贪腐邪恶的政权不得不虚晃一枪,败退而走。中共的虚弱也可见一斑。 要争取和保障我们的权益,邓玉娇本人的反抗和民间的团结声援都是我们应该肯定和延续的。而为使更多人加入反抗的行列(这种反抗并不一定意味着暴力反抗),“传九评、促三退”是最好的方式,因为“九评”可让人不受中共的欺骗,而“三退”则可让人免于对中共的恐惧。 (790)

章天亮:“绿坝”泄露的秘密

【大纪元6月12日讯】中共自七月一日开始将强制推定安装“绿坝”(大陆网友称之为“驴霸”)软件,并一如既往地给出了“屏蔽色情网站”的借口。事实上每次中共打出“扫黄打非” 的大旗时都只是为了对付异己,以至于奥运会期间,色情杂志可以公开出售,但法轮功的网站却一定要封死。 就我观察而言,这款软件是为了对付法轮功修炼者开发的突破网络封锁软件的。 中共目前封锁网站的方式是在国际出口网关上加上防火墙(中共称之为“防火长城”,而我称之为“信息柏林墙”)。而法轮功修炼者则开发了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也称为“翻墙软件”。 信息柏林墙不仅可以阻断访问某些IP,还分析数据流,一旦发现敏感字就可记录和追踪。而“翻墙软件”可以采取P2P或不断更新IP的方式,令IP拦截失效;同时对通信内容进行端到端(End to End)加密,就可绕过信息柏林墙的关键字搜索功能。因此中共完全不知道使用了翻墙软件的用户在浏览哪些网站。 “ 驴霸”的推出,相当于中共把网络监视和封锁软件直接安装在了每一个用户的电脑里,以至于即使你身在海外也访问不了中共不喜欢的网站。“驴霸”采取每三分钟截取一次屏幕(Screen Capture)的方式记录用户浏览的网页内容。因此用户在屏幕上看到什么,理论上说中共的网络监视软件就能够看到什么。无论用户与网站之间的连接是如何加密的,只要显示在屏幕上的东西都会被监视到。 该软件和一个中央数据库相连,用户的所有邮件口令、银行密码、信用卡信息等,只要是敲击键盘,“驴霸”将毫不客气的盗取,并存放起来供中共随时取阅。对用户来说,已经毫无个人隐私和秘密可言。我甚至怀疑此间谍软件,还会盗取用户硬盘中存放的文件;打开用户电脑上的摄像头或录音设备,让用户日常生活也置于中共的监视之下。 “驴霸”应该还有一个潜在的用途。目前中共封锁言论的方式是在论坛、贴吧上删帖子。“驴霸”则可通过中央数据库更新要屏蔽的关键字,用户的帖子直接在家里就被封死,根本就贴不到网站上,也就不劳网管删帖删到手软了。 “驴霸”的这些功能必将耗费巨大的CPU资源,令用户的电脑性能急剧恶化。 如此看来“驴霸”的功能似乎非常强大,但用户也并非毫无办法。把硬盘格式化后重新安装正版的操作系统软件和硬件驱动程序(而不是用购买时随机携带的光盘去恢复系统),就可令“驴霸”武功全废。“驴霸”对用户隐私的窃取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其全部功能一旦被用户所知,必将引起三亿网民的严重愤慨。我们可以想像网民们一边重装系统以删除“驴霸”,一面痛骂中共的景象。推行“驴霸”无疑是一招愚蠢的臭棋。 此举其实为国外希望了解中国政局的人提供了一个曝光中共软肋的机会。海外的研究已经发现,中共最主要也最严密过滤的关键字都与法轮功有关,因此中共最怕什么一目了然。 中共要细致和深入地监视全国每个人的日常生活,足见它知道全国人民已经都是它的敌人。“驴霸”不仅展示了中共阴暗的心理,更反映出它惶惶不可终日的虚弱和恐惧。@*(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6-12 02:36:26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6/12/n2555995.htm (801)

章天亮:称邓玉娇防卫过当 中共首鼠两端

【大纪元6月1日讯】5月31日晚上9点,新华社连发两文,一文称“邓玉娇案”侦结,邓玉娇“防卫过当”,另一文则报导了黄德智被拘留的消息。 新华社的两篇报导可说是自相矛盾。在拘留黄德智的报导中,新华社承认了黄德智“强迫要求女服务员陪其洗浴,在遭到拒绝后又对该女服务员实施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要求异性“陪其洗浴”本身已构成买春行为,而邓玉娇不从后的“拉扯推搡、言词侮辱”(实际情况远非这么轻描淡写)已足以让邓玉娇恐惧于其强奸企图,更何况还有邓贵大上下其手,邓中佳环伺在侧。仅仅从新华社报导的描述本身,我们已可推论出邓玉娇是“正当防卫”,而非“防卫过当”。 我在5月28日发表的《对邓玉娇案件走向的沙盘推演》(以下简称《推》)一文中推测“中共高层应该发生了分裂,一派主张‘抚’、一派主张‘剿’”,从新华社两篇文章来看,拘留黄德智是“安抚”一方的意见,而定邓玉娇“防卫过当”则无疑是“围剿”一方的意见,这个结果或许是两派力量妥协的结果,也反映出中共在 “抚”、“剿”之间首鼠两端。 《推》文中写道“事情的发展仍充满变数。‘瓮安事件’的处理模式也许是中共的一个选项。”即中共沿用在贵州瓮安的处理方法,一方面极力弹压民众,另一方面抛出地方官来为制度的罪恶顶缸。新华社的两篇报导印证了我的看法。 除了提到“瓮安模式”外,《推》文预计“中共采取强硬镇压的模式可能性相对更大”。但中共对邓玉娇的起诉从“涉嫌故意杀人”到“防卫过当”,从逮捕关押到监视居住,是否说明中共已经在强大民意的压力下放弃了强硬镇压的可能呢?非也。中共在封锁QQ群,删除有关邓玉娇的讨论,在野三关停水停电,禁止船只停靠巴东,甚至调动部队等行动,都是在测试民众的反抗决心,而在“六四”前夕,中共突然让一步,无非就是为了缓解压力。如果民众坚持抗争下去,中共随时可能采取强硬手段。中共正在紧张地观察民间的态度。 另外需要指出:无论中共内部“抚”与“剿”两派意见看起来多么相互矛盾,但其初衷是一致的,只不过是在维护中共统治的前提下,选择胡萝卜还是大棒作为工具而已。而对于为什么中共官员十个有九个是邓贵大式的官员,中共是决不会做制度性反思和改变的。 《推》文提到“中共也许会胁迫或利诱邓玉娇的家人,包括邓玉娇本人认罪”,我认为这仍将是中共最近工作的重点。 以“防卫过当”的名义起诉邓玉娇,其结果仍然存在着“从轻处罚”、“免予处罚”和“无罪释放”这三种可能。从中共强行更换律师来看,其可能性依次递减。但如果中共最后选择“无罪释放”或“免予处罚”,则说明中共对镇压的有效性也心存疑虑,更反映出中共执行信心的极度缺失。 无论怎样,邓玉娇未来的安危都值得关注。如邓贵大的同事对《新京报》女记者孔璞所说:“这女人(指邓玉娇)不判死刑,老子们也要整死她。你们(女记者)再来闹,也整死你们。”而黄德智因其政法系统的关系(有传言说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副处长黄德新是黄德智的哥哥),即使其入狱后,也可能会像周正毅第一次坐牢时那样在狱中享乐。 作为民众来说,一方面要继续关注邓玉娇案件的进展,另一方面是绝不被中共的手段所迷惑。如果中共真的判邓玉娇无罪,也绝不意味着中共在妥协,而是虚弱到了极点。届时,民众应该施加更大压力去根除造成邓玉娇案件的制度根源,至少要让民间舆论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表达,庶几可对淫官形成震慑。 中共贪腐淫乱的官僚们,目前也一定要认清形势。中共已无力对这些官僚加以保护,而随时准备拿他们的脑袋去平息民众的怒火,只为了延续中央党棍们自己贪腐淫乱的时间。 如果不根除造成邓玉娇案件的制度根源,类似邓玉娇的案件就还会发生。“传九评”可以让民众清楚地看懂中共危如累卵的局势和各种虚伪伎俩;“促三退”则可和平解体中共,重建社会的正义与公平。(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6-01 00:46:25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6/1/n2543976.htm (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