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9

章天亮:中共会清洗国安队伍吗?

【大纪元3月26日讯】前中共国安谍报官李凤智先生在美国公开退党,想必在国安内部也激起轩然大波。在这里不妨推演一下中共将如何因应。 一直以来,中共把间谍作为自己夺取政权和维护统治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中共赢得国共内战的过程基本就是靠间谍加上人海战术。国民党内部每个重要部门的重要职务几乎都有中共特务的阴影。譬如中华民国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中将、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槐、白崇禧的机要秘书谢和赓、卫立煌秘书赵荣声、傅作义秘书阎又文、胡宗南的秘书熊向晖等都是中共特务。甚至专门从事反间谍活动的徐恩曾身边,也有李克农这样的中共最高级特务。他们或掌握军队调动大权、或负责下达作战命令,于是便屡次将国军调入中共包围圈内或将国军作战计划送给毛泽东。 中共建政后,对内则以群众互相监督、检举揭发的形式搜集情报,相当于鼓励人人都变相充当中共间谍。至改革开放后,厌倦了政治斗争的中国人将关注的重点转移到经济领域,中共“利用群众监督群众”的力量被大大削弱。于是对政权无丝毫安全感的中共组建了国安队伍,并将其变成监视民众的最重要机构。 此次李凤智先生公开退党,对中共来说等于后院起火。由于国安的特殊工作性质,他们可以毫不费力的看到中共封锁的网站。李凤智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表示,他自己“在国内时经常看大纪元网,他以前的国安部门同事很容易就能接触到。这些文章对于他们思想的转变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因此中共如果针对李凤智退党事件下发文件,则等于让国安阅读大纪元上李凤智的退党声明以及对中共的揭露,这无疑对国安内部会起到策反作用。 反之,中共如果默不作声,不采取任何行动,中共又害怕国安系统中随时再出来一个或更多的李凤智;更害怕到了民变发生时,国安部会像前苏联克格勃一样站到民众一边。 在历史上,遍设爪牙耳目、以特务治国从来都是掌权者缺乏信心的标志。特务最猖獗的朝代在历史上当属明朝。朱元璋设置锦衣卫、成祖时设东厂、明武宗时设西厂,实质上都是监视官员的特务机构。后来因对特务不信任,加之东厂与西厂内斗激烈,便设“内行厂”监视“东厂”、“西厂”和锦衣卫。但无论如何明朝的特务还是以监视官员为主。最后明武宗发现,常在自己身畔、管理“内行厂”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才是真正要谋反的人,随身携带的扇子里就藏了两把杀人利器。结果把刘瑾剐了3000多刀处死了事。 中共大概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它以国安监视百姓,却蓦然发现国安也不足为信。随着李凤智退党事件在国安内部越传越广并逐渐发酵,中共举目四望,四周已无可相信之人。 中共一种可能的因应方式大概是隐瞒李凤智退党事件,但同时在国安内部“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并暗中开始清理国安中它认为不可靠的人。 但无论中共怎么做,都会起到加速自身倒台的效果。如李凤智先生所言,智力平平之人是进不了国安的,而中共那一套连小孩子都知道是假话的“思想政治教育”只会造成国安的更加反感。如果清洗国安人员则更容易激起反抗乃至公开决裂。想必中共自己也看到它实际上无路可走,而国安则更应该从海内外的网站和中共政策的蛛丝马迹中看到民怨四起、三退风起云涌、中共末日已近。 且不说那些国安内部的正义之士,就说那些并非在意识形态上认同中共而只是为了利益混日子的国安,都是随时可以反戈一击的。(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3-25 19:11:47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3/26/n2474999.htm (886)

章天亮:国安部可成为埋葬中共的力量

【大纪元3月17日讯】各位过往的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声援前中共国家安全部对外情报官员李凤智先生公开用真名退出中共,我们对李先生的勇气表示敬意,也敦促中国的国安人员能够尽快倒戈,不再做独裁者的帮凶。 1991 年8月19日,我们知道当时的苏联发生了一场剧变。以当时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苏共保守派囚禁了当时的主张自由化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并准备派坦克镇压民众的反抗。这时,叶利钦站出来号召民众反对保守派的反扑,他站在议会大厦前的坦克上发表演说,劝说军队不要对民众开枪。我记得叶利钦在坦克上演说时,有克格勃的狙击手就在不远的地方用枪瞄准了他,如果这些克格勃当时扣动了扳机,苏联的命运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但是他们没有开枪。 苏共的保守派原定于8月20日凌晨3时攻占叶利钦所在的俄罗斯议会大厦,但因克格勃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拒绝执行命令而夭折,这个“阿尔法”小组服从克格勃主席并直属苏联克格勃第九局。我们看到,在苏共解体的过程中,良心发现的克格勃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克格勃是什么?它的原文就是“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因为它的字母缩写为KGB,而被称为克格勃。我们看到李凤智先生的公开退党,标明着中国的国家安全部,就像是克格勃一样存在着良心尚存的人,它很可能在未来关键的时候,改变中国的命运。 中国有公安部和国安部,按常理说公安部负责对内治安,国安部则负责外部对中国的威胁。但是我们看到中共把公安变成了镇压民众的工具,而国安部门则用它最先进的情报侦测工具监视国内民众的一举一动。 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了真相的力量。李警官的退党就是因为国安人员反而比中国民众更能接触到海外真实的消息;更因为监听的目的而随时能听到百姓的心声,了解百姓的苦难。在接触真实消息的时候,就更容易了解中共的残暴恶行以及看到像《九评共产党》这样系统、全面和透彻分析中共邪恶本性的文章;因为了解百姓的苦难,就更容易被激起恻隐之心。 李警官的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从他的声明中,我们可以看到真相改变人的力量,看到苦难对良心的打动,看到像法轮功学员和高智晟律师那样高尚的人格所产生的吸引力。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改变和觉醒将发生在国安和公安的身上。这也是中共维系统治的最重要支柱正在垮塌的标志。 2006年,中共在大陆禁演了当年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一部电影,叫《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讲述了前东德间谍在监听一位异议作家的过程中被作家感动而转而决裂了东德共产党。今天李凤智先生的故事就是《窃听风暴》的现实版。 利用特务维系统治就是中共的亡党之兆,它反映出中共视百姓如寇仇的心态。它用最阴暗最见不得人的方式维系着自己的生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它希望以国安监听百姓时,却大概不会想到,百姓的觉醒也会带动国安人员的觉醒。它建立国安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它也许在建立一支可以埋葬它自己的力量。 我们感谢传播《九评》和力促三退的所有人士,也感谢所有退党、退团和退队的人士。别小看了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就是这样涓涓细流、百川归海才有了这波澜壮阔的“三退”大潮。每一个参与者都在改变着历史,都在为推倒红墙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谢谢大家。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3-16 15:15:15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3/17/n2465000.htm (986)

章天亮:危机正从经济向政治领域传导

【大纪元3月12日讯】统计局3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比去年同期下降1.6%;1到2月累计下降0.3%。工业品出厂价格 (PPI)同比也下降了4.5%,这表明消费信心缺失,企业库存增加,随之而来就可能是裁员和通货紧缩。 许多人将中国经济问题归罪于国际经济危机,也有人将其归罪于中共强制调整产业结构。这两种看法都未指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中共调整产业结构是迫不得已,并非什么高瞻远瞩之见。多年来,我们一直警告中共的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因其建立在对不可再生的资源(能源、有色金属、森林等)的巨大浪费,以及对生态环境肆意污染的基础上。一旦资源濒临耗竭、生态几近崩溃,经济列车将一头栽下悬崖,再无挽回余地。 不幸的是,中共罔顾我们的劝告,而今恶果已现。新华社3月5日报导,国务院确定了第二批共32个城市为资源枯竭城市,加上去年确定的12个,一共已经有 44个城市耗竭了自然资源。譬如辽宁省阜新市在一九五四年开始兴建的海州露天矿曾是亚洲最大的、也是第一座机械化、电气化露天煤矿。这个因煤而兴的人口近 200万的地区,面临着因资源开采枯竭而带来的严重失业。根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统计,有四个资源枯竭的城市失业率超过20%。而全国资源型城市的人口则有1.54亿之多。 在美国,也有城市因失业而人口锐减的例子。譬如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机、八十年代的经济衰退等让底特律人口锐减,2005年底特律的人口已不及顶峰时人口的一半。底特律的犯罪率居高不下,城市治安声名狼藉。但美国毕竟是一个自由社会,失业人口可向其它就业率高的地区流动。而以中国人口压力之大,户籍制度之严,难以想像资源枯竭的城市人将以何为生。无论是否爆发世界经济危机,中国的经济都已走入瓶颈。 中国经济长期以来畸形发展,消费只占GDP的36%,而世界平均水平则为77%。这意味着,中国生产的产品大部份是给美国、日本、欧盟等民众消费。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占中国GDP比重超过三分之一的出口已经连续三个月发生衰退。据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博士的推算,美国经济每下降一个百分点,中国GDP也相应下降一个百分点。 中共试图通过“拉动内需”来保障增长,但关键问题是中国的贫富差距过于悬殊。由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和国家统计局等部门发布的2006年《农村经济绿皮书》指出:2005年中国城乡人均收入比例是3.22:1,且这一趋势在继续扩大。即使在农村如此之穷的情况下,仍有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随着2000万农民工失业,中国九亿农民的消费能力进一步严重削弱。 城市人口的境遇也好不到哪儿去。在2008年的暴跌中,股市蒸发了20万亿财富,这些钱都被中共权贵阶层卷走,而平均每个股民的帐面损失达20万。山东社科院有人撰文说“中国股市:一年消灭了中产阶级”。房市的高涨、股市的暴跌、生产萎缩、失业增加,城市人口的消费能力也面临严重的衰退。 在民主国家,经济困境不会挑战政府的执政合法性,即使有人示威抗议,处置失当的政府也可以体面下台,并不存在清算的问题。民众因为可以通过选票更换政府,也不会把暴力推翻政府作为第一选择。 但在中国情形则截然不同,民众一方面没有示威游行等宣泄渠道,更不可能通过大选来更换政府,严重的不满在根本变革之路断绝的情况下很可能激起民变。更为严重的是经济危机是中共长期以来政治腐败、镇压异己、钳制信仰、道德、言论等抑制社会恶性发展的宪法权利的结果。民众反思下去,把矛头对准中共顺理成章。 看到这一趋势的绝非我一人。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陈冀平称 “2009年将是各类社会矛盾碰头叠加的一年。2009年将是社会治安压力增大的一年”。今年2月, 中共突然决定紧急轮训全国所有3080名县级公安局长。国内各大媒体则以“全国三千县公安局长大培训重点应对群体性事件”为报导标题。这次培训,除了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亲自上台当教员外,紧随其后的第二个主讲人为国家发改委秘书长韩永文,主要为学员分析目前国内与国际的经济形势。可见经济危机演变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的趋势已非常明显。 我们必须看到,中国的贫富悬殊造成的畸形消费结构已成为经济良性和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障碍,更为严重的是,这一障碍是中共凭藉不受制约的权力劫贫济富、在征地、拆迁、股改、国企改革中大肆贪污和攫取财富所致。因这一过程充满罪恶,故让民众极为痛恨。若真引发大规模抗议,流血镇压几乎是中共唯一的选择。 多年来,我们在海内外积极推动“传《九评》、促三退”的活动,很多人都将其视为单纯的政治诉求。事实上,这不仅是结束中国人权迫害的必经之路,也是中国经济能良性发展的开端。这个过程拖得越长,民众吃的苦就越大。◇(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3-12 08:36:50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3/12/n2460281.htm (937)

章天亮:危机中中共紧急轮训公安局长

【大纪元3月4日讯】据《人民公安报》消息,从今年2月18日起到6月,全国共计3080名县公安局局长将分7批到北京,接受进行为期10天的特殊学习。这是继去年11月中共轮训全国2800名县委书记后的又一大动作,凸现中共执政的深重危机感。 今年年初温家宝到欧洲访问时,大陆媒体广泛报导了一则新闻“温家宝起床先问股市”,并引述温的话说“今天早上一起床,我就问警卫员,今天的股市是多少?他说,今天是礼拜天,不开市。” 在新年过后,股市经过了三个星期的涨势,从1800多点一度涨到2300多点。国外不少媒体和糊涂“专家”们称各国正为经济衰退而苦恼时,中国的经济却要保证百分之八的增长。于是各国便纷纷寄希望中国出手拯救世界。 中国2007年国内消费只占GDP的36%,出口却占了三分之一。换句话说,不是中国拯救世界,而是中国指望着世界保持对中国制造的进口,才能保障经济增长。随着各国工业和零售业的萎缩,中国进出口额均大幅度下降。华尔街日报2月11日报导“中国海关总署(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ustoms)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月份出口额较上年同期下降17.5%,至904.5亿美元,降幅高于去年12月份的2.8%。” 中国之所以内需不足,是因贫富差距过于严重所致。2006年10月18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波士顿谘询公司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其中指出中国0.4%(约150万)的家庭占有了70%的财富。富人什么都有,消费空间有限;穷人什么都没有,什么也消费不起。 随着出口的下降加上内需不足,中国失业率增加与经济滑坡势在必然,但股市竟然逆势上涨,倒是让不少人感到困惑。其实原因大致有二:第一是由于制造业的萎缩,资本流入生产领域必然亏本,于是便向股市流动,虽然一时造成股市虚高,但因缺乏实体经济的支持,这种涨势不可能持久;第二个原因是今年是“大小非”解禁的高峰年,庄家欲拉高股市诱多,再通过抛售非流通股大赚一笔。 未来中国股市、房市还会有起有落。上涨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从老百姓手里圈钱,下跌才是真正的趋势。由此我们看到,中共一方面高喊要“拉动内需”,另一方面却从穷人手里继续圈钱。《道德经》上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而中共却“ 损不足而奉有余”,也算是逆天而行的又一个证据。 中共知道经济危机对于它来说等同于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而它对抗危机的措施却是以下三个:第一、靠政府开支来刺激本来已经过热的房地产和股票市场,制造经济繁荣假象;第二、拿出400亿人民币,让新华社开办世界性电视台,同时显著扩张中国日报的发行量,力图主导世界舆论;第三、轮训全国所有县长和县公安局长,为镇压民变做好准备。 中共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第一个措施相当于给病人化妆,让其看起来红光满面;第二个措施相当于到处宣传病人身体健康;第三个措施相当于把敢说出病情的都镇压掉。可见,中共没有一个措施是为了解决问题。 中共的前两个措施相当于“谎言”,第三个措施相当于“暴力”。执政快六十年了,中共还是跳不出这个思路,而且永远也不会跳出这个思路了。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3-03 17:37:58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3/4/n2449729.htm (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