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9

章天亮:神韵智慧的魅力

【大纪元1月31日讯】神韵艺术团正在全球风行。今年我看到至少有四、五位美国国会议员带全家来欣赏演出,并在采访时做出相当精彩的评论。神韵的光芒正日渐吸引越来越多的美国最主流社会人士。 这当然展示出一种新文化在崛起时的震撼力。在另一方面,也引起我对智慧的力量的思考。 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是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学者(Futurist),他所写作的《第三次浪潮》等书曾风靡海内外。他在1990年出版《权力的转移》 (Powershift: Knowledge, Wealth and Violence at the Edge of the 21st Century)标题中提到权力的三个来源:知识、财富和暴力。 托夫勒提出的应该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观点,至少共产党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但是它只做不说。中共要垄断教育和垄断媒体的目的就是给老百姓洗脑,这就是对“知识”的垄断。中共在建政之后剥夺私人财产,就是对“财富”的垄断。中共军队归党指挥,公检法司置于政法委领导之下,就是对“暴力”的垄断。 在支撑中共的三个支点中,对“知识”的垄断正随着国内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 ”、《九评》的传播、互联网封锁的打破等走向解体,因为“伪知识”毕竟见不得真理;对“财富”的垄断,则自改革开放之后随着非国营企业的发展和私有财产的积累而日趋减弱。剩下的,中共就只能靠牢牢抓住枪杆子来垄断“暴力”了。从立体几何的观点看,三点确定一个平面,而今中共基本上三点已去其二矣。 托夫勒所提到的知识、财富和暴力,都属于世俗层面。我倒更倾向于将知识(knowledge)替换成智慧(wisdom),这似乎更准确地反映我观察到的历史。 在历史上出现过几位大智慧的人,他们在财富和暴力方面都一无所有。孔子周游列国时,曾绝粮陈蔡,但即使饭都吃不上,弟子们也没有抛弃孔子而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可见追随耶稣要把财富和权力统统抛去。释迦牟尼佛传法的时候,古印度诸国有王族子弟抛弃王位剃度出家。这些人舍弃的是荣华富贵,追随的则是智慧和永生。 在这里我们看到智慧的力量超越了财富和暴力。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无论是基督教被罗马帝国迫害期间、中国古代“三武一宗”试图灭佛的时候、以及现今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时,世俗的暴力与利诱都难抵信仰中的智慧的吸引力。 在现在社会中,歌剧、电影或文艺创作,基本上是以“人”为表现中心。最堕落的文化则以色情、恐怖、仇杀和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为卖点。这其中全无“智慧” 可言。 欣赏神韵的演出,不仅能看到最顶级的艺术表现,更能体会到超越人的最深湛的智慧。这也许是神韵不断吸引更多观众的原因之一。至于这智慧的具体内容,因小子学浅,不敢妄加解释一二,只能留给观众自己去观赏和体悟了。(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1-30 21:55:48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31/n2412920.htm (794)

章天亮:从道家文化到神韵巡演

【大纪元1月20日讯】今年神韵巡演中,有一个取材于《西游记》的节目。近日偶翻此书,看到第五十回里孙悟空讲的一句话——“道化贤良释化愚”,便产生许多联想。简单的说,道家必须要选贤良的徒弟作为传人,不是道德好悟性高的人,是很难被选中的,这便是“道化贤良”。因为徒弟资质极佳,举一反三、闻一知十,所以讲道时点到为止即可。 中华文化的开创者是轩辕黄帝,被称为“人文初祖”。他也是道家的修炼人,因此我们的五千年文化便一直带有着浓重的道家色彩,迥然不同于希腊文明、基督教文明或其他佛家文明。 传统的中国人性格非常含蓄,有话说三分,给人很多遐想的空间,这恐怕与“道化贤良”的道家文化有很大关系。推而广之,中国的哲学、诗词、绘画等也常给人余韵不尽的感觉。至于如何体会和理解,那就看对方的悟性如何了。 “道化贤良释化愚”中的“释”,那就是指佛家了。佛家因为讲普度众生,所以要让愚人也能听懂,在讲法时便深入浅出,既包罗万象又细致入微。 佛教传入中国后,似乎也受到中国本土文化的许多影响。本来事事辨析精微、阐发详尽透彻的佛法,到中国后出现了“禅宗”。许多事情故意讲的玄而又玄,或干脆不讲。像六祖慧能那样听了一句《金刚经》便豁然悟透很多佛法的人毕竟是极少数,于是慧根不成熟的人便只能在禅宗的哑谜中猜来猜去而不得要领。 如果仔细看中国人的文化和思维方式,还能看出很多奥妙的地方。譬如道家特别讲阴阳的平衡,所以文化作品中就很注重对比。 唐代王维被称为“诗佛”,是因为他的诗有很多禅意,但仔细读来却似乎也有很多道家的特点。譬如《鸟鸣涧》中写“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以飞鸟的鸣叫,流动的涧水,落下的桂花等一些动词,表达了一个极幽静的景象。这种以“动”写“静”,就很有《道德经》中说的“长短相形,高下相倾 ”的味道。 再举个小例子,《枫桥夜泊》前两句是“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第一句给人的感觉是“冷”“暗”,因为月亮也落了(暗),水汽也结成了霜(冷);第二句话马上就来个对比(或者说阴阳平衡),在第一句的冷色调上,出现了“江枫”和“渔火”。霜降的时候,枫叶肯定红了,这就是暖色调;有了渔火,那就有了明亮的感觉。 中国古典舞中有一个“反律”,即舞蹈动作“欲左先右,欲右先左,欲下先上,欲上先下”。这种左右上下的对比和先做一个相反的动作,不知与《道德经》中所说的“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又有多少联系。 无论如何,道家文化尽管越琢磨越有滋味,但毕竟太依靠受众的悟性,很难被绝大多数人所理解。所以真正大面积救度人,那还要靠佛门广大。 从神韵全球巡演的节目中固然可以体会到中华文化如诗如画的味道,即使看十遍百遍也仰之弥高、钻之弥深,但更重要的恐怕是其洪大的内涵与无尽的天机贯穿了人类文明和宇宙运行的终始。 如此深远广大的天机却能够以纯美的艺术形式直白简约的表现出来,以至于只要有基本善恶判断的人都可以理解,这又是传统道家文化远远不及之处了。神韵的演出实在是在展示一个神迹。(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1-20 12:23:57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20/n2404156.htm (859)

章天亮:神韵艺术家的谦卑和内敛

【大纪元1月8日讯】明朝万历年间出了个很著名的首辅张居正,地位相当于宰相。据明史记载,张居正小的时候就聪明绝顶,十二岁中秀才。十三岁的时候参加科举考试,巡抚顾璘在考前会见了张居正,对他的才华大为惊奇。民间传说,顾璘激动之下将自己腰上的犀带解了下来,送给张居正,并说了一句话“将来你是围玉带的人,这条犀带你只能先凑合用了”。 明朝的时候,考中进士的人一般都要从知县(七品官)做起,升到六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部长)或布政使司、巡抚(省级最高行政长官)才是正二品。不同等级的官员只能用不同等级的腰带,朱元璋制定了“一品玉带,二品花犀,三品金花,四品素金,五品银花,六七品素银,八九品乌角”的详细规定。也就是说,当顾璘解下犀带赠给张居正的时候,他不仅认定张居正会高中进士,而且会一直升官到正一品,也就是内阁首辅。   顾璘素有爱才之名,大家都以为考试的时候一定会录取张居正了。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在会面结束后,顾璘转身对主考官员说:无论张居正答卷如何,这一次一定不要录取他!   多年以后,张居正才知道了顾璘的苦心,因为顾璘认为人在少年时一定要经过一些挫折才会更懂得谦卑。他担心张居正会像历史上许多少年得志的人一样不知天高地厚而作奸犯科或沉溺于声色中,毁掉自己的前程。   在各种正的文化中,都把谦卑作为最重要的美德之一。《道德经》上说:“江海之所以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意思是说,江海之所以能容纳众流,是因为其水位比众河流都低。谦卑之人自然会得到很多智慧。   神韵艺术团巡演所到之处,获得世界各国政要和最顶尖艺术家的称赞。譬如Charles Wadsworth是国际钢琴大师、室内乐的泰斗,林肯中心室内乐的创始人。由于他的推动,使得室内乐得到了全球听众空前的喜爱和接受。2007年12 月21日Charles Wadsworth在观看完新唐人圣诞晚会演出后表示,演出“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The Best! The Best! The Best!)   在20岁时就成为第一个赢得大提琴和室内乐两个一等奖的美国人,Walevska又经过三十年艺术锤炼,如今已是跻身世界前三十名的大提琴家。她本人连购票看了两遍,说:“这样精彩的演出,要慢慢品味、细细欣赏,而且要以一种谦虚的心态欣赏。…… 晚会的音乐、舞蹈、天幕、整个的演出都是一流的水准!融合东西方的文化经典,并且穿插东西方乐器的交响乐队,既独到又出色。”   这只是两个例子而已。前几个月的时候,我看到一本搜集观众对神韵反馈的书《风靡全球的艺术盛事》,厚厚的一大本,来自世界顶级的舞蹈家、音乐家、诗人和其他艺术界人士的溢美之词比比皆是,更不乏对某些演员的褒奖和喜爱。   神韵的演员,很多是年轻人,但已经取得了非凡的艺术成就。譬如任凤舞曾经是中国国家级中国古典舞比赛“桃李杯”的冠军,后又获得全世界中国古典舞舞蹈大赛冠军。陈永佳、吴巡天、李博健、蔡翘楚等都获得过全世界中国古典舞舞蹈大赛的冠军。他们能在世界最顶级的舞台巡回演出,并得到世界顶级艺术家的赞誉,可谓少年得志。然而这些光华四射的明星都那么谦虚和内敛。谈到他们出色的创作或表演时,他们也将其归于佛法启迪的智慧和能力。这越发让人肃然起敬。   1997年的时候,我在国内参加过一次公司的晚会。那次请了十个国内一线的歌星来助阵,据后台的人讲有些歌星完全为了钱来表演。不管演出的节目安排,来了就要唱,唱完拿钱就走人,好去赶下一场。为了谁先谁后,在后台争吵不休。   我在想,或许神韵演员们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所创作和表演的节目本身就是颂神的。只有保持一个谦卑的心态,才能创作和表演出高质量的节目。这样的节目与常人中为了争名夺利所创作的节目截然不同,不仅观众得到启迪和净化,对演员本身也具有了升华的力量。   这样看来,顾璘不录取张居正是以常人中恶的手段达到善的目的,这种做法不免有些小气。如果他能理解神韵演员为什么少年成名却如此谦卑,恐怕也会大受启发吧。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1-09 04:59:49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8/n2390440.htm (810)

章天亮:2009,怎能不折腾?

【大纪元1月5日讯】胡锦涛在纪念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会议上提出了“不折腾”的口号,大陆的无良文人和政客群起吹捧,冠以“黄钟大吕、高屋建瓴、内涵丰富”等修辞。 “ 不折腾”这三个字我听着甚是耳熟,后来想起自己2006年在新唐人电视台做的一套系列节目《漫谈党文化》第15集“饭碗是党给的吗?”中提出过这一说法。原话是:“政府所谓的‘休养生息’,那个时候叫政府省刑罚,薄赋税,轻徭役,与民休息。简单地说就是政府不折腾。不要瞎折腾!是吧?” ( http://www.ntdtv.com/xtr/gb/2006/10/19/a50969.html#video) 如果胡锦涛说的“不折腾”跟我节目中说的意思一样,那么共产党真要改旗易帜了,至少关在劳教所里的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学员都该被放出来了。可惜胡锦涛前面还加上了另外“两不”—— “不动摇、不懈怠”。 胡锦涛的新“三不”是互相矛盾的,所谓“不动摇、不懈怠”就是要坚持现在的意识形态。而中共的意识形态本身就是要“折腾”——过去是“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来一次”,现在则是为了避免解体而垂死挣扎。垂死挣扎的时候又怎能不折腾? 前两天一位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北京现在的安保规格直追奥运会期间。上地铁又要搜包,液体、打火机等都不让进站。这个消息我倒没有认真核实,但是大陆新华通讯社创办的《了望》新闻周刊却于今日发表文章说:“2009年被称群体性事件高发年”。 看样子,让老百姓怨声载道的奥运折腾,要不断出现在2009年。从今年过年到“两会”、“四.二五”、“六四”、“七.二O”、直到所谓“国庆节”,这种情形会不断出现。民间抗暴维权事件随时可能爆发,北京街头如果再现拿枪的武警,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我相信中共对2009年怀有极大的恐惧。邓小平在“六四”的时候曾经说“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现在这二十年快要走到头儿了。同时,2009年还是镇压法轮功的第十个周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五周年,大饥荒五十周年等等。 最令中共恐惧的是随着《九评》的传播,人们彻底看清了中共的面目,而中共唯一让一些人安于现状的“经济增长”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出口额下降、民工返乡潮的出现、企业的倒闭和工人的失业、房地产市场和股市的崩盘,社会不满在急剧积累。在许多国家,经济问题有民主政治、多元文化和信仰为缓冲,并不大会演变成严重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而在中共这里,经济危机就是社会危机、就是执政危机。 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中国已经有2亿5千万网民,他们的声音已经逐渐压倒官方的声音。“瓮安事件”、“杨佳杀警”、“毒奶粉丑闻”、“林嘉祥的‘你们算个屁’”等等,都显示出民间的力量在网络上迅速凝聚。人们对中共的恐惧也在消解。更有许多人选择罢课、罢工,乃至走上街头的抗议。中共镇压机器已捉襟见肘。 多一个人“退党”,就多一个人不拿中共当回事。在瓦解中共组织力量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彻底转变了希望中共来解决问题和主持公道的想法,转而去抗议中共、让中共下台。2009年,这一趋势必将迅速扩大。中共只能在左支右绌中,无奈地折腾。 如果我们不想继续被中共折腾,那就加入到“传九评、促三退”的行列中来。特别是胡锦涛和温家宝,执政六年多,想必也折腾累了,也应该看到中共已经毫无希望了,不如抛弃中共,做历史的功臣,否则我想他们连觉都睡不安稳。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9-01-05 01:46:54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5/n2386070.htm (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