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章天亮:中共经济利剑砍向自己

【大纪元12月29日讯】温家宝在2008年3月18日人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说“今年恐怕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这话说对了一半,中国的经济在 2008年遭到重大天灾人祸(主要是人祸)的挑战,确实相当困难,但绝不是“最困难”,而仅仅是个开始。 中共出现经济危机并不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三年大饥荒期间就曾经饿死三千万人,到了文革末期,国民经济则到了崩溃的边缘。反观今日之中国经济,帐面上的 GDP还在成长,只不过增速减缓;外汇储备金额还相当庞大,尽管大多数已经被外国债券套牢;各级官吏的工资和国家财政收入则一涨再涨。 但中共的危机感却比六十年代的大饥荒或文革末期的时候更加深重,这又是为什么呢? 中共在改革开放以前的统治合法性是建立在意识形态上的,而在之后(特别是六四之后)就全面转向了经济领域。这种转向是许多人都能意识到的。但许多人意识不到的是,中共是在用新的合法性来否定旧的合法性。而今旧的合法性被彻底否定,新的合法性也正随着经济危机而彻底流失。 “无神论”和“有神论”的一个根本区别在于:“有神论”的经典是对神的话语的记录,因此后世的人只能遵奉而不能篡改;“无神论”的教义则只不过来自某个 “人”,别人可以用“创造性地发展”的名义随意篡改和解释。 这样无神论的意识形态就成了无根的东西,文革时不同的派别都自称忠于毛,但互相文攻武斗,打得不可开交。六十年代,中苏关于社会主义、修正主义等的论战亦属此类。以至于,今日之中共一边否定了毛的大多数政策,另一方面仍声称自己“坚持毛泽东思想”(“四项基本原则”之一)。 无神论的意识形态本身就是虚的。因此,当中共把合法性建立于此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垄断对意识形态的解释权来垄断合法性。现在的北韩政权仍属于这一模式。 改革开放让老百姓本来难以衡量的中共合法性基础变成了可衡量的硬指标——经济是发展还是下滑了,老百姓能不能看得起病、住得起房子、上得起学,这不是中共能够掩盖,或靠解释就能蒙混过关的。 所以中共的改革开放,一方面给各级官吏的贪污腐败大开方便之门,另一方面也令自己不得不靠发展经济来获取百姓的认同。这个过程也是中共逐步丧失解释其合法性的话语权的过程。 经济的发展有其规律性,不可能一直向上,而中共为了这个硬指标而竭泽而渔,从生态的破坏到道德的沦丧,“发展是硬道理”成了掩盖中共一切罪恶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民主国家的政府也有发展经济的义务,但经济发展对于中共来说却有着三方面的根本不同: 第一、以美国为例,共和党这次在大选中落败,与经济危机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共和党干不好,下台就是了。中共却没有这份潇洒,因为下台面临着血债清算的问题; 第二、美国经济没搞好,民众不会把所有的怒气都对准共和党、甚至小布什。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小布什或共和党并不掌握全部的权力,特别是2006年后,民主党已经占了两院的大多数席位,许多帐就不能全算在执政者头上。中共则不然,因其掌握了所有权力,自然也就要负全部的责任。 第三、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已经完全依赖于经济发展,民主国家的元首却来源于选票。因此经济搞不好,元首也可以做满了一届再下台,中共则面对着民众的随时反抗。 为了斩杀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宪法权利,为了拆别人的房子、征别人的地,中共不得不想把“经济发展”这把利剑磨得极其锋利、乃至希望达到所向披靡的程度。现在这把剑磨得差不多了,却砍向了中共自己。 中共几十年来,放纵人们对物欲的追求,用享乐主义来转移人们的视线。它却没想到,当人们把享乐视为终极目标时,就再也不会为什么“伟大理想”去忍受苦难。一旦欲望无法满足,所有的不满会直接对准中共。经济危机将演变成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这也是中共给自己掘墓的一个方式。 中共在法轮功出现后,本来有一次合法性转型的机会,就是顺应民间信仰发展的潮流,达成社会的道德重建。中共也可通过其成员的道德提升而净化自身,赢得民众的支持与认同。但中共却在江泽民的指令下开始了对法轮功最残酷的迫害,这才是自断生路的最愚蠢之举。 中共自夺取政权开始,逢“九”必出大事。1959年开始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1969年有中苏战争,1979年有中越战争,1989年有“六四”, 1999年则有镇压法轮功事件。日历即将翻到2009年,无论中共走向如何,我们都应该看到中共才是中国问题的祸根,而“传九评、促三退”才是我们在新的一年中需要更加努力推进的。@*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2-29 02:16:39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29/n2378627.htm (989)

章天亮:济公的启示

【大纪元12月24日讯】感恩节前,一位美国朋友说要去杭州渡假,问我何处景观最值得赏玩。我告诉她,除了游览西湖和岳王庙之外,一定要去看一看飞来峰。那是我幼年时读过的一则杭州民间故事:一天,济公和尚走到灵隐寺前,忽然心里猛然一惊,用天目看去,见一座山峰即将飞来,正好压住面前的一座村庄。于是济公大喊大叫,让村民赶快逃走,结果村民却笑话他说:这疯和尚又说疯话了。济公正在焦急时,看到一家正在娶亲,于是济公抢上前去,背起新媳妇就跑。村民一见,怒气冲冲,呼喊着全村的亲戚朋友一起来追疯和尚。追赶济公的村民刚跑出村口,一座山峰就飞了过来。一个小姑娘跑得慢了,眼看就要被压在山下,济公施展神通,一掌向山峰推去。山峰偏了一偏,小姑娘死里逃生。全村的人也躲过了灭顶之灾。 济公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生于南宋初年,法名道济。因他不修边幅,疯疯癫癫,故又被称为济癫和尚。他济困扶危、救难脱苦,民间对他的传说很多。他曾用神通将四川的大木材搬运到杭州修建庙宇,从一口井里往外冒。最后估算木料的和尚随口说“够了够了”,最后一根木头就没有拽上来,而是留在了井中。 这些故事在我幼年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也觉得不过是一些美丽的传说罢了。1994年底,我去杭州旅游,却意外地发现,在飞来峰的山脚下,确有一个掌印,深深的印在石头上,人说这就是济公当年推飞来峰一掌时留下的。印象中,这个手掌有一人高,想来济公当时现出的是法天象地的本相。至于“古井运木”的传说,至今杭州仍有遗迹,那一根运不上来的木头仍留在井中,后世的人在上面盖了个亭子,并称这口井为“醒心井”或“神运井”。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杭州除了风景灵秀,岳王庙和济公的遗迹实足为最重要的人文景观。 周末的时候,我在费城欣赏了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一个关于“济公”的故事在舞台上再现。在这里且不说那优美的音乐、动人的表演和逼真的三维天幕设计,主持人报幕时说的一番话倒让我心有所思。其中一句的大意说:当有人做了你不爱听的预言时,人们多不相信,直到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预言者确是先知。 记得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会中有一个节目,叫做“红眼石狮的故事”,也是讲观音点化老妇人洪水将至,其征兆就是石狮眼睛变红。当老妇人警告村民时,村民多哂笑之。至洪水来临,信老妇人者躲过劫难,不信者葬身水底。 《圣经》中“诺亚方舟”的故事相差仿佛。诺亚在沙漠中修建方舟,人家都觉得他疯了,更无视他苦口婆心的劝善之言。至耶和华降下四十昼夜的暴雨,人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倒在想人们为什么不相信这些先知的预言,归结起来无非是两个字——“傲慢”。这种傲慢或因自己的身份、地位、财富而起,或因迷信自己的理性或知识所至。不相信济公的人,也许过于相信自己的理性;不相信老妇人或是因为她的贫贱;不相信诺亚者或许不相信善恶有报,总之是面对看似癫狂、贫贱的人产生傲慢之心,或因不信神而贡高我慢。 这种傲慢是对了解真相、听信良言的最大障碍。 过去佛家说:修佛有八种障碍,其中一种叫做“世辩聪明”,就是徒具世间的小聪明,却认为自己什么都懂,对佛法真理也敢妄加评论对错。这样的人自然也就不能无条件按照佛法修炼,更不能证悟解脱。 中国也有类似的说法。孔子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就是说一种人太笨(下愚),什么也学不会;还有一种人自以为聪明,觉得别人说什么都没他高明,自然也就无法从别人那里得到知识。 那么有人说:难道听了别人颠三倒四的话我们也要随便相信吗?如果这样,遇到骗子又怎么办呢? 其实解决的方式也很简单,只要以基本的道德来衡量就可以了。譬如法轮功学员劝人退党、退团、退队一事,从基本的道德判断出发,中共杀人、卖国、引诱道德的堕落,迫害和平的修炼者,且手段极其残忍恶毒。仅此就足以惊醒我们远离这个邪教。更何况,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要你像济公挽救的村民或诺亚的邻居那样抛家舍业地到跟从预言者,而仅是让你起个化名“三退”而已,那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神韵演出的压轴节目,天幕上最后打出一行字幕“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只要我们保持一个开放、谦卑的态度去了解真相,加上基本的道德判断,就是在为我们自己开一条生路。(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2-24 01:30:37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24/n2373681.htm (927)

章天亮:麦当劳、中国菜与中国舞

【大纪元12月12日讯】麦当劳已经扩张到100多个国家,但无论是哪里的麦当劳,其食品味道都基本一样。这当然得益于食品生产的标准化流程。而同样的一道中国菜,在哪个餐馆吃,口味却各不相同。 打开美国人的菜谱,精确地写着哪一种调料放多少盎司,烹调多少秒,烹调温度是多少华氏度;而与之相反的是,中国菜谱上常常写着:放花椒“少许”,葱花“若干”,盐“适量”,以“大火”(有时是小火、文火等)烹饪“大约”多少分钟等等。 到了美国,才第一次见到家用的大大小小的量杯,上面精确的刻着一条条线以示容积;在超市的食品包装上则标注出食品各种成分含量及热量。按照美国人的菜谱做菜,无论谁当厨师,烹饪结果都大致相仿;然而若按中国人的菜谱,不同的厨师口味则会千差万别。这似乎是因为西方人的精确思维,和中国人的模糊思维。 细想这种不同,还与东西方的哲学差异有关。西方哲学力求准确,从大前提的设定到中间的推导过程要力求严谨,读者可以看到作者清晰的思想脉络。而中国人注重定性,无论是《道德经》还是《论语》,只有结论而无推导过程,至于如何得出作者的结论,那就是读者的悟性问题了,这也是道家文化的一大特点。 这种特点反映到烹饪上,就是麦当劳与中国菜的这种区别;反映到绘画上,就是西洋油画与中国画的区别;反映到舞蹈上则令中国舞具备了不同于芭蕾舞的另一种风味。 油画以明暗对比来构图,中国画则靠线条勾勒。油画不会留白,而中国画要“留白”以便给读者想像的空间。中国人的画如诗,诗如画,余味不尽。譬如王维的《山居秋暝》中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千古名句,很难想像如何以油画表达这种悠远深邃和超然世外的意境。 中国舞也有类似的特点。它有严格的基本功训练,对技巧的要求极高。中国舞包括身韵和身法,身法指舞姿和动作,身韵则是舞蹈的内涵。中国舞尽管要求动作准确,但是动作之间的过渡却是由演员自己来诠释的。同样两个动作之间的过渡,随着肢体移动的轨迹、演员脸上的表情、眼神的运用、刚柔的力度、乃至呼吸的时机和深浅、不同情绪的表达都会给观众不同的感受。这也是舞蹈演员真正功夫的展现,乃至同一个演员在不同状态下对同一个节目的诠释都有所不同。 这很像不同的人做同一道中国菜,可以让人品味出千差万别;或者像中国画,由观者在心中自行填补“留白”;抑或像东方哲学,由学生自行推导各结论之间的内在联系。芭蕾舞则迥然不同,并没有身韵的要求,而是有多个标准动作,动作到位即可。 因此,中国舞所带有的东方哲学的特点,也是值得观众关注和赏析的地方。有着对中华文化和东方智慧深透了解的人,其舞蹈诠释才最正宗。谓予不信,读者不妨就近去欣赏一下即将巡回世界的神韵艺术团的演出。(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2-11 17:46:29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12/n2360211.htm (938)

章天亮:功夫熊猫与神韵巡演

【大纪元12月3日讯】六月份《功夫熊猫》首映,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股中国热。观众们恐怕想起那些中国味道十足的音乐、山水、建筑、武打动作设计和搞笑的情节,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最令人意外的,则恐怕是熊猫得到的最高武功秘籍竟然与它父亲告诉它的面条配方一样——那就是“无”。禅宗有一个非常着名的公案,叫“香严击竹”。香严是六祖慧能的第四代弟子,出家时正值大唐中叶。香严一心想寻求佛法的精义,但他的师父百丈禅师也无法使他明白。后来香严四处游历,逢人便问“什么是佛法的精义?”一天他云游至一所废弃的庙宇,晚上需要生火做饭,便将乱石扔向身后,以便腾出一块空地砌灶。他一边扔石头,一边思考“什么是佛法的精义?”一块石头砸到了一根竹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那一瞬间,香严突然开悟,了知了佛法之精义所在。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很多人读了之后一头雾水,不知道香严悟出了什么。禅宗弟子的解释莫衷一是,在我看来大多不得要领。 北宋的时候,儒家“理学”思想开始系统化,集大成者就是朱熹。朱熹提出了解真理的途径在于“格物致知”,也就是通过穷究物质内在的规律而获得智慧。朱熹让儒生们去“格竹子”。 到了明朝的时候,出了位了不起的人物叫王阳明。王阳明读书的时候也很想知道天地最终的规律,就遵循着朱熹的教导去“格竹子”。格了几天,头晕眼花,一无所获,反而得了场大病。后来他经过艰苦磨砺,在穷山恶水间忽然悟道,自创了另一个儒家学派——“心学”。王阳明认为“心”就是“理”,或者说宇宙运行的最终规律。 许多研究历史或者儒家“理学”、“心学”学者仍然不知道朱熹和王阳明到底明白了什么,特别是王阳明,在获得“心学”智慧后无论是兵法、武功、治国安邦等能力产生了飞跃性的变化。 其实道理说穿了非常简单,朱熹和王阳明各讲了“香严击竹”这个故事的一半。香严在听到石头击在竹子上的那一声后明白了——竹子的“心是空的”。 如此说来,似乎卑之无甚高论。佛家讲“空”,所谓“四大皆空”;道家讲“无”,《道德经》上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中国文化也带着深重的佛、道家思想的烙印。尽管“空、无”字面上的东西谁都知道,但其内涵却远非那么简单,恰如老子的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香严、朱熹或者王阳明,如果他们真的悟道了的话,他们对这两个字的理解那要比普通人深刻得多。 但也因为“空、无”字面上的意思简单,所以好莱坞的大鼻子也能够拿来使用,但是从他们在《功夫熊猫》中的诠释来看,还远未理解中国文化的精华。 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演又将拉开帷幕,12月19日开始在费城首映北美第一场,明年2月则在华盛顿DC的肯尼迪歌剧院结束在北美的巡演。 多年以来,我一直追踪并观赏神韵的演出。由于编导和演员对佛法和道家思想的透彻理解,他们才能真正以简约直白的文化形式展示佛法中的洪大智慧,其艺术形式之纯善纯美则已臻返本归真的境界。一场神韵演出对智慧的启迪,胜于皓首穷经于禅宗、理学或心学哑谜中的所得。 真的有意于中华文化寻根或仅仅想得到感官的愉悦的人,都应该去亲身体验一下才是。(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2-03 10:20:21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3/n2350049.htm (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