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章天亮:从温家宝四处碰壁说起

【大纪元11月27日讯】中国经济环境全面恶化,仅广东就至少有5万家中小企业倒闭。温家宝日前在广东视察时,指示要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而做为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则继续坚持不救这些企业,《中国时报》报导直指广东省杠上了温家宝。温家宝在中共体制内几乎四处碰壁。汶川赈灾时,他面对迟迟不动的军队而只能说句“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摔了电话;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接受 CNN专访时谈到“六四”的教训是中国需要政治改革的回答,也被国内媒体毫不客气地删除;2007年2月26日,“两会”召开前夕,温家宝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推崇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所谓“普世”,自然应超越“国情”限制),而在今年九月遭社科院院长、政协副主席陈奎元高调批判。 毛泽东时代无疑是个人独裁的时代,这也使得毛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这也才有了“文革”时的“踢开党委闹革命”。即使各级党委被打倒,毛仍可直接指挥民间的活动。到了邓小平和江泽民时期,这种独裁风格仍可见其踪影。邓小平可以废黜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可以下令镇压法轮功,这都至少是顶着一大批党内反对力量所做,其所凭藉的就是对军队的掌握。 胡、温本身则是一个弱势组合,既缺乏党内、军内的铁杆支持,更缺乏毛那样民间几乎万众一心的“誓死捍卫”(尽管这种捍卫是受毛的愚弄所致)。为维持自己的权力,胡、温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中共的各级官僚混日子。这是一种默契的平衡:胡、温不能损害而只能维护各级官僚的利益;各级官僚则不挑战胡、温的权力合法性。 明白这一点,尽管会让一些人沮丧,但至少让我们正视现实——胡、温不但不可能做一点点地政治改革,反而是被中共的官僚集团所裹挟。每个中国人看看自己周围那些贪婪而跋扈的中共官员就知道:即便胡、温本人抱有某种善良愿望,他们二人只要留在党内一天,就永远“形势比人强”,就永远什么都做不了。 按照这个趋势,我们不妨再往下推理三步:第一、中共过去“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组织原则已经彻底瘫痪。第二、组织瘫痪后的官僚个体更加不会考虑整个官僚集团的长远存在,而抱着“想怎么捞就怎么捞、能捞多少捞多少”的心态。林嘉祥的两句“名言”——“我是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和“我就是干了,怎么样?”就是中共官僚的典型心态反映。由于中共拒绝舆论、选举、法律等制衡手段,其政策的出台只能以攫取利益为出发点,最终“劫贫济富”的速度越来越快,直至百姓走投无路、官逼民反为止。第三、弱势胡、温所指定的继任者只能越来越弱势,无法再整合中共 “有节制的压榨百姓”,或走上改良之路。 此次中共出台四万亿的刺激经济计划就是一个例证。在政策出台之际,我看着暴涨的大陆股市,真是很同情那些散户。他们一次次相信中共,一次次追高被套,“大小非”却趁机出逃。同时,由于民间投资环境的恶化,让本来应投资的资本流入股市投机,最后的结果是实体经济的崩溃。在这个恶性循环过程中,贪官则更有理由上特大工程“拉动内需”,趁机将工程款装入口袋,百姓则被告知“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底层人要过类似于60年代的苦日子”。 不解体中共,就无法打破这个趋势。中国民众、乃至胡温即使从利益角度出发,也应该解体中共,自己做一回自己的主,同时更应该把《九评之二》里的一句话当作座右铭来时时念诵——“历史的教训是:共产党的任何承诺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证都不会兑现。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1-26 20:40:10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1/27/n2343017.htm  (932)

章天亮:“九评”与法轮功奇迹

【大纪元11月20日讯】江泽民大概在镇压法轮功的初期就是怯懦而缺乏信心的。中共自建政之始,几乎摧枯拉朽一般地夷平了几大承传数千年的宗教。到文革时,中共镇压国家主席、部长及将军们,一夜之间便克竟全功,天下莫敢谁何?而江泽民在下达镇压命令时,给自己限定的时间却是三个月。江泽民没有想到的是,到他2004年9月卸任军委主席时,镇压法轮功已超过60个月。法轮功不但毫不妥协,而他自己的丑恶罪行却昭然于世。他大概更想不到的是,两个月后,即2004年11月18日,“九评”横空出世。 在此事件中,法轮功至少创造了两个奇迹。第一、这是在中共历史上第一次由一个正在被惨烈镇压的团体,不但没有对中共提出“平反”的哀求,反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开始了对中共的清算。第二、这是第一次有人说出了中共的本质是一个“邪教”,对中华民族来说,中共是“邪灵附体”。此观点的提出导致了一个顺理成章的结论 ——“天灭中共”。 在“九评”之前,对中共的态度无非三种:第一种是希望以暴力的方式消灭之,国共内战和海外民运的革命派大多属于此类;第二种则是希望中共改良,在政治体制上主动放弃一党专制。于是有人选择加入中共并从体制内开始改良。有人选择了发展经济,并希望经济改革带动政治变革。有人选择了无可奈何、无所作为,希望旧的领导人死去,新的领导人自然带来变革;第三种则是同流合污,利用中共不受监督的权力大捞特捞,欺压良善。 “九评”给人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既然“天要灭中共”,那么中共自然不再有任何改良的机会;同流合污者必然在“天灭中共”时一起面临着清算。这个时候, “如何改变中共”的问题被转化成了“如何在天灭中共时,避免跟中共一起倒霉”,由此引发了“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 从“九评”的发表到传播,乃至劝人“三退”,法轮功学员都是主要的参与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利用他们所掌握的高科技向国内传播“九评、三退”的资讯;国内的法轮功学员则在自己的接触范围内大量做劝退工作。时至今日,“三退”人数已经超过4500万了。 “三退”的一个积极意义在于,每个人不再想如何改变中共,而是想如何改变自己。问题由此大大简化了,改变中共或许很难,但改变自己却很容易,每个人都可做到,每个人都可参与。而当大家都声明退出中共的时候,中共的解体就水到渠成了。 当杨佳案发生后,数百民众在法庭外声援他。而当警察大打出手时,我们已经清楚地听见“天灭中共”的口号。当人们敢大声喊出这一口号时,不但说明“九评”效应已彻底发酵,更说明人们已没有了对中共的恐惧。 “九评”的出现是中华民族的幸事,因为这成为中国摆脱中共走向自由的起点。“三退”则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让中华民族在摆脱中共的过程中走得和平、平稳。无论是从个人福祉,还是民族前途出发,阅读“九评”、参与“三退”,都是每个中国人的权利,也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1-20 01:04:44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1/20/n2335509.htm (951)

章天亮:诺贝尔和平奖的遗憾

【大纪元10月13日讯】诺贝尔和平奖星期五揭晓了,一度呼声甚高的高智晟律师和胡佳先生落选。我虽然有点遗憾,但是并不意外。 这让我想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由于法轮功修炼者的和平抗争,有几百位议员、教授、律师等连续几年提名李洪志大师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法轮功从被迫害到今天已经九年有余,即使是最苛刻的批评者也没有办法否定法轮功的和平精神。 历史上,我们所看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从印度的甘地到美国的马丁·路德·金,也都是局限在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抗争,而法轮功的抗争从地域上来说遍及世界五大洲;从种族来说涵盖了白人、黑人、黄种人、印度人、犹太人等;遍布各个社会阶层和文化背景,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然而却无一例诉诸暴力。这份和平隐忍本身就足以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最高精神了。 然而,200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却给了曾去北京为暴力迫害法轮功背书的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这一次就足以动摇我对诺贝尔和平奖的评选委员会的信心。后来察看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诺贝尔和平奖曾数度颁发给极具争议的人物,包括前北越共产党领导人黎德寿和曾从事了20年恐怖活动的阿拉法特。 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颁布60周年,适逢奥运会期间中共的人权恶行昭然于世,许多善良的人们希望高智晟与胡佳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鼓励中国那些为自由抗争的人。最后,这些善良的人们未能得偿所愿。 一年半以前,我在一次聚会中聆听了美国现任商务部长Carlos M. Gutierrez的演讲。他本人是共和党人,所以演讲中很多都是解释小布什的经济政策。那些数据在我印象中已经很模糊了,但有一句话却异常清晰——他说你不会因为没有发生的事情而获得认可(credit)。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的很多行动都是必要的,由此让我们受到恐怖攻击的可能大大减小。但是你不会由于避免恐怖袭击而获得认可,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本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恐怖袭击的问题。 我听到这段话的时候非常感慨。谁都知道中国有个大医学家叫扁鹊,但是扁鹊自己说:“我不是最好的医生,我的哥哥才是。我是在人有病了之后给人治好病,而我哥哥是在你还没得病前就告诉你如何避免得病。”如今两千多年过去了,扁鹊哥哥的名字早就湮灭不可考,而扁鹊却名满天下、千古流芳。 法轮功恰恰因为其和平的精神,而吃下了天大的苦。否则,中国必将陷入动荡与复仇的暴力中。恰恰因为中国表面的“和平、稳定”,近年来投资者和各国政府才从中国收获无数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有时候又是以故意牺牲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为代价),这样看来,这些人是不是客观上从法轮功的痛苦承受中分得一杯羹呢? 同时也恰恰因为中国表面的“和平、稳定”,大多数人就像遗忘了扁鹊哥哥的名字那样,忽视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样的现实,在让知情人深深佩服法轮功的同时,也对这种不公感到深深的遗憾。 马丁·路德·金博士在演讲中说——和平并不仅仅是没有冲突,而是正义的展现(Peace isn”t merely the absence of conflict, but the presence of justice)!如果诺贝尔和平奖的评选委员会能考虑到这个因素,这个奖才会颁发给最配得到它的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8-10-12 16:22:39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13/n2294497.htm (900)

章天亮:四个月内西藏会发生暴动吗?

【大纪元11月13日讯】日前,达赖喇嘛的特使在经过与北京的第八轮谈判后,再度无功而返。新华社只报导了中共官员如何自吹一系列“面子工程”的成功,却丝毫没有提及达赖喇嘛的立场和主张。 事实上,达赖喇嘛在会谈前就已对结果不报任何希望。他宣布彻底放弃“中间道路”,并说“西藏问题不是达赖喇嘛个人的问题,而是六百万藏人的问题。我已要求西藏流亡政府,以真正民主流亡政府的身份来和藏人商定未来的行动方针。” 多年来,民间藏人已积聚了极大的怨恨,乃至寻求以独立方式脱离中共统治,甚至不惜采取暴力。恰恰是达赖喇嘛一直利用他的地位与声望,走“高度自治”的中间道路,才使西藏的暴力未能普遍爆发。 应该特别指出,中共给台湾开出的“一国两制”要比达赖喇嘛要求的“中间道路”更加宽松,而中共之所以优待台湾而死整达赖喇嘛,唯一的解释就是中共相信它有暴力在手,不怕西藏翻了天。此次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被记者问及是否担心藏人走激进路线时,傲慢地说“咱们过去又不是没有交过手,每次交手的结果如何,你们应该清楚。” 达赖喇嘛与中共的谈判一开始就是一厢情愿,如今希望也彻底破灭。今年三月底,我曾见到几个住在华盛顿的西藏人。他们说达赖喇嘛一旦圆寂,流亡藏人群龙无首,激进路线必然再度抬头,后果不堪设想。 就目前形势来看,中共不仅出于对暴力的迷信,更知道全球一体化后,西方国家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日趋紧密。像1989年天安门屠杀后,达赖喇嘛能获诺贝尔和平奖,而今年胡佳却失之交臂;奥运会召开,法国总统萨尔科奇违背承诺,未与达赖喇嘛会见等,足以表明中共通过经济渗透左右西方政治和外交政策的策略亦逐渐奏效。 一方面是中共用暴力镇压藏人和藏传佛教,一方面是国际社会的无所作为,藏人心中愤怒与失望日益积累,而今达赖喇嘛又宣布放弃“中间路线”,在2009年3月,即达赖喇嘛流亡五十周年之日,西藏发生大规模暴力反抗与镇压的可能性不容低估。 事实上,由于中共持续不断地妖魔化,大陆的汉人并不清楚达赖喇嘛本来是主张统一的,他所争取的仅仅是保留西藏传统的宗教和文化。由于中共对他的一再戏耍,和对藏人的严厉镇压,和谈的大门已基本关闭。一旦西藏发生暴力,则反而坐实了中共对达赖喇嘛“分离主义分子”的指责。汉藏关系也将进一步恶化,汉人、藏人两败俱伤,这是希望国家能够和平和统一的人们不愿意看到的。 西藏问题在明朝、清朝和民国期间根本就不是问题,到了中共建政之后才成了问题,这足以说明中共才是造成西藏问题的根源。 仔细想来,从宗教与文化遭灭绝的情况来看,汉人的情形与藏人差相仿佛。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造成了传统文化的毁灭性破坏,真正包含了中华文化精华的法轮大法现在成为受迫害最严重的信仰。汉人遭中共屠杀达8000万之多,比西藏更加严重。如果达赖喇嘛能看到这个关键问题,而与汉人携手驱除马列、解体中共,这才是汉、藏人民的真正福音,也是避免藏人走流血抗暴之路的最佳途径。(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1-12 16:38:35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1/13/n2327909.htm (970)

章天亮:中国政府还会救股市吗?

【大纪元11月5日讯】今年9月18日,在上证指数跌到1802点时,中共出台了救市措施。中国的经济学家如果真能摸着良心说话,就该告诉股民那次救市不过是给得了皮肤癌的股市贴了张“创可贴”罢了,股市必会再次经历暴涨后快速暴跌的轮回。在“救市”第二天,中国股市出现了全线涨停的奇观,而我则发表了“中国股民们,快跑吧!”一文,“对股民唯一的建议就是赶快趁机逃跑,这样才能在这一轮或即将到来的暴跌中少受点损失。”一个月过去,大盘在爬升到2300多点后,又一路跌到了1700点以下。 中共今年4月和9月两次救市给出了两个“政策底”,分别为3000点和1800点,而这两个点位的失守意味着两次救市的彻底失败,也意味着大批股民在此点位套牢。 美国次贷危机并非中国股市下跌的主因,在此次美国股市的起起落落中,中国股市“跟跌不跟涨”。在美国股市出现历史上最大单日反弹的当天,中国股市照跌不误,从而被中国股民讽刺为“A股走出了一波独立行情”。 只要对中国股市稍有了解,都知道暴跌是由“大小非”引起的。企业拿着低于市价几十倍的低价筹码从老百姓手里圈钱,以至于股民痛骂“非洲人民再黑,也黑不过大小非”。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会不会通过“限售大小非”的方式刺激股市的发展,因为这一政策已经被股民视为实质性的救市措施。我认为至少现在不会。也许股市跌到 1200点或更低的时候会出台类似的利好消息,但不会永久限售大小非。其原因有四: 第一、中共在最开始经营股市的意图就是圈钱,不售出非流通股如何从老百姓那里获利? 第二、永久限售“大小非”,等于承认了“股权分置改革”的彻底失败,这会让制定政策者很没面子; 第三、在“大小非”解禁过程中赚了盆满钵满,或等待解禁后大捞一笔的中共官僚,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势力。他们已完全有能力左右政策的制定,而且很显然,他们是不会放弃到手的肥肉的。这种情况可通过各地政府“救楼市”的努力中看出来,即尽管楼市仍存在严重泡沫,但各级中共官僚却纷纷出台“救楼市”措施,以确保他们的利益不会随着楼市下跌而受损。至于百姓是不是买得起自己的房子,则不是中共考虑的问题了。 第四、中共不愿意继续向百姓让步。自今年年初开始,中共已经在股民的呼吁下降低印花税;让中金公司购买银行股等,特别是瓮安事件和深圳少女遭猥亵事件,中共已经通过处理不法官僚做出让步姿态。但从根本上来讲,这种退让是对民众的一种鼓励,更有助于民众联合起来施压政府。过去的让步属于姿态性让步,而“限售大小非”会成为向民众的实质性让步。实质性让步的累积则导致中国不可避免的走向民主化,这就会触及中共的底线。 中共这个统治集团做好事很难,做坏事效率却很高。因为“做好事”就要还权于民、让利于民;而做坏事只要放手让官僚们拚命搜刮就行了。“永久限售大小非”的难度,大概等同于让中共各级官僚不要再“贪污腐败”了一样。 这里还反映出中共高层的一种末日心态——趁着现在有权有枪,能抢多少抢多少,然后则逃往国外一走了之。但凡他们还有一点信心的话,至少要有节制的压榨百姓,以图个经济的长远发展,而不是现在这般“涸泽而渔”。中国股民最好对此能有个清醒的认识。(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1-04 17:45:10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1/5/n2319983.htm (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