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8

章天亮:还有一人可以救杨佳

【大纪元10月22日讯】杨佳案二审结果维持原判,这实在是预料之中的事。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等最高法院覆核后,杨佳就该上路了(希望他的器官不要被摘除)。然而此时还有一个人能够救杨佳,这个人就是胡锦涛,方法就是以国家主席的身份颁布特赦令。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基本不可能发生,但想借几个问题来讨论杨佳案,因为这种讨论可以让我们更清楚地分析杨佳案的诱因、合法性、可能带来的后果,以及胡锦涛为什么该救杨佳。 一、如何看待杨佳杀警案? 如何看待杨佳杀警案非常重要,这会决定他是否该判死刑。如果我们把它当作一个单纯的刑事案件,杨佳当然应判死刑,因为他所杀死的警察并不都是折磨和污辱他的人,至少在杨佳案中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 十月十七日,叶宁律师在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的直播节目中却提出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杨佳案是一个人对暴政的起义,杨佳应该被当作战俘来对待。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推理,在战争对垒过程中杀死敌人是没有法律责任可言的,而战俘通常都会受到人道的对待而不会被处死。 杨佳也许没有这样明确的表述,但他也似乎下意识地这样解读他的行为。在这次行动中,杨佳没有把警察看作个体,而是看作中共专制暴政的维护者,所以在这场“对暴政的起义”中,他才会认为“因为警察就是随时准备死的”(二审庭审时语)。 正因为对杨佳一案存在不同的定位,特别是大多数民众倾向于叶律师的看法,才会有如此大规模的声援杨佳的行动。 二、杨佳到底有没有精神病? 在我看来,无论杨佳是否被中共视为精神病,杨佳都难逃一死。即使他被视为精神病而不再承担法律责任,但也要立即送入精神病院与世隔绝,接下来在那里的折磨会更加残酷,直到他被折磨致死为止。 值得注意的是,杨佳二审辩护律师翟建曾把一篇《试论司法精神病学中“偏执性精神病”》的文章拿给杨佳看。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何恬,主要从事司法精神病学的教学和鉴定工作。何恬在文中提到偏执性精神病病人“通常有个性缺陷,表现为主观固执、敏感多疑,容易激动、自尊心强、自命不凡,这一性格特征,导致他遇事爱认死理,喜欢抗上,不服从领导、为追求自己认定的真理,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偏执型精神病人的妄想内容不荒唐、不泛化,系统性强,病人的精神活动和现实社会保持较好的联系,所以其辨认能力、控制能力几乎接近正常。” 我们必须指出,即使在中共看来,何恬的论述也是相当荒谬的,因为按照这个标准,中共所有宣传中的烈士,甚至毛泽东本人都是属于“偏执性精神病”。只可惜,中共却利用这个荒谬的论述针对坚定追求真理的人,特别是信仰团体成员和异议人士,把他们当作精神病关押起来折磨。 如果中共宣布杨佳为精神病,则一举消解了杨佳行为的正当性。那些支持和声援杨佳的人也立即失去了“对暴政的起义”这一道德高地,变成了支持一个精神病人的疯狂行为。中共拒绝采纳“杨佳是精神病”的说法,仅仅是出自于愚蠢和对暴力的迷信。 从另一方面来看,杨佳一直保持了冷静和理智,甚至许多话像揭穿“皇帝没有穿衣服”一样的一针见血。他的情感表达符合人的常情常理,所以杨佳显然并不是精神病。 三、杨佳的行为是否具有正当性? 杨佳在杀警之前,做了许多寻求恢复社会公义的努力。 在现代社会中,至少有几种力量可以制约政府对民众的暴力和迫害。第一种力量就是民主,如果政府迫害民众,民众就用选票来更换政府;第二种力量就是舆论。媒体上的谴责声,把政府暴行置于千夫所指的境地,政府也会惧怕正义的声音。第三种力量就是司法。如果司法能够独立,就可以把具体犯罪的政府官员绳之以法。 杨佳显然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途径。当然中国是没有民主的,所以杨佳曾试图诉诸舆论。根据二审的庭审记录,杨佳“计划向媒体投诉,买了1,000个信封,1,000张邮票,1箱复印纸,后觉得可能没效果,未实施。”杨佳非常清楚的是,媒体是中共得喉舌;警察是中共的鹰犬;二者是笔杆子与枪杆子的“亲密无间”、互相扶持的关系。 那么最后的可能就是诉诸司法,这个想法也被杨佳放弃了,正如他在庭审时对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所说:“这些警察之所以敢这样,都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你们。” 由此看出,杨佳认为自己寻求正义的非暴力途径已经彻底断绝,最后他只能是“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在六十年前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中,第二条指出“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第三条则是“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换句话说,《世界人权宣言》承认人类在人权失去保证时,有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的权利。 如果延续叶宁律师对杨佳案的解读思路,杨佳的反叛是具有正当性的。 四、是否还有更好的选择? 无论杨佳杀警具备怎样道义上的正当性,作为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我认为警察的死亡也是一场悲剧。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许多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警察迫害要比杨佳严重无数倍,但在过去九年多的时间里,却从未有一人诉诸于暴力反抗或复仇,反而出自佛家修炼弟子慈悲的胸怀向这些具体的行恶者劝善。不知道中国政府的官员们看到这种对比,是否会意识到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愚蠢和法轮功和平精神的可贵。 回到杨佳一案,这些被杀警察与其说死于杨佳之手,不如说他们成了激怒杨佳铤而走险的中共邪恶制度的受害者。 从这个角度来看,正是中共的暴政把中共大大小小的官员、公务员和警察等置于人民的仇恨之中和成为复仇对象的危险之下。 这一点,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也有深刻的认识。他在今年7月3日下午总结瓮安“6·28”事件的大会上指出,“这次事件,表面的、直接的导火索是女中学生的死因争议,但背后深层次原因是当地在矿产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工作中,侵犯群众利益的事情屡有发生,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过程中,一些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 一些干部工作不作为、不到位,一出事,就把公安机关推上第一线,群众意见很大……这起事件看似偶然,实属必然,是迟早都会发生的!” 如果胡锦涛能够站在石宗源的这个角度认识杨佳事件,以特赦杨佳开始,废除造成此血案的一党专政这个万恶之源,才是解决类似问题的开始。否则,胡锦涛本人也会成为这个制度的受害者。这就是我为什么认为胡锦涛不仅是有能力,也有责任特赦杨佳。 杨佳一人可以手刃六名警察的事实,也说明中共的专政看似强大,实际不堪一击。那些躲在专政幕后行恶的人,如果能对此有个明确的认识,也许做恶就不会那么肆无忌惮了。 我从来不认为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所以总想不厌其烦的重复这段话——“传九评,促三退”的运动是在和时间赛跑,从浅层次上讲,就是我们能不能赶在社会矛盾爆发前解体中共,实现中国的和平转型,否则我们等来的就可能会是又一次流血的暴力冲突。(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0-21 20:12:50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22/n2304871.htm (780)

章天亮:美国大选走向的决定性因素

【大纪元10月20日讯】还有不到三周就到了美国大选的投票日,民调显示麦凯恩仍落后奥巴马。不过,我是不大相信民调的。星期四和美国同事吃饭的时候,有一次非常有趣的对话。 一、民调其实不太靠谱 美国同事说,在大选当天,候选人会有各自的支持者在离开投票站一定距离的地方用各种方式拉票。有些人并不是考虑候选人本身的好坏,而是觉得“嗯,这个拉票的人看着顺眼,我就投给他(她)支持的候选人了”;或者觉的“这个拉票的人怎么穿得这么难看,我不会投给他(她)支持的候选人。” 也就是说很多人并非理性思维,甚至当他站在投票机前,都可能会改变主意,比如突然会想“麦凯恩是不是有点老”或者“奥巴马会不会多收我的税”等等。 记得2004年大选的当天下午,在一个赌博的网站上,小布什当选的赔率突然大幅提高,因为大多数人都在赌小布什会输,根据的就是出口民调(exit poll)的结果。大部份人在投完票后都说他们投了John Kerry,没有投小布什。但是他们实际上投的却是小布什。 1948年杜鲁门与杜威竞选总统,民调的结果对杜鲁门非常不看好。《芝加哥论坛报》甚至头天就已经印出了报纸,头条的大标题就是“杜威打败了杜鲁门(Dewey defeats Truman)”,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杜鲁门连任。 1980年,民调认为卡特总统与里根之间的支持率不相上下,结果里根以51%对41%大胜。而1976年,在福特对决卡特的选举中,卡特33%的领先优势在选举日当天骤然缩减至2%。 当然还有人在讨论大选中的布莱德利(Bradley Effect)效应。1982年,加州州长候选人布莱德利是位黑人,民调显示他以两位数大幅领先对手,但是却输掉了最终选举。这是因为很多人在接受民调的时候,不希望自己被看作种族主义者,所以他们明明支持白人候选人,但却对民调者声称自己支持布莱德利。当然从奥巴马获得的捐款以及初选表现来看,此次大选中的布莱德利效应或许并不那么明显。 所以大选的民调很多时候是一场心理战,而且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可以突然改变大选的结果。 二、麦凯恩与奥巴马的经济政策问题 既然民调不靠谱,那么麦凯恩和奥巴马就都有胜选的机会,他们的竞选策略就尤为重要。 我观看了所有四场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直播,总体感觉麦凯恩和奥巴马表现都欠佳,倒是对佩林(Sarah Palin)的一句话印象比较深刻。关键的问题就在于麦凯恩和奥巴马在应对经济危机的方案上,一味讨好选民,没有一点诉诸于基本的道德感。 美国总统杜鲁门有一段个人经历非常感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杜鲁门离开军队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商店,然而1921年的战后萧条让杜鲁门失去了全部积蓄并负债两万美元。如果申请破产,这笔欠债就可勾消,但是杜鲁门拒绝这样做。他靠着省吃俭用15年,终于还清了全部的欠款。 这里我们看到一个崇高的美德——责任感。 《圣经》中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上帝把吃了“分别善恶树”上果子的亚当和夏娃赶出了伊甸园。但是可能很多人都不会意识到这里暗含了一个重要原则:尽管上帝无所不能,但是他不会阻止你去吃果子,换句话说就是给你选择的权利(即“自由”);然而,做了错误的选择后是要被赶出伊甸园的,这就是“责任”——你要为你的选择负责。在这个故事中,我们看到的是,“自由”与“责任感”同等重要。 如果奥巴马能够提到他的民主党前辈杜鲁门,或者麦凯恩能提到《圣经》中关于责任感的教导,那么才说明他们正确的认识了这场危机。 这场危机的根源确实来自于贪婪,但绝不仅仅是华尔街的贪婪,而是那些还不起钱的贷款方和借贷一方放弃责任感所致。 过去买房贷款很规矩。买房者要付房款的20%,这样即使买房者最后无法支付房款,银行也可通过拍卖住房收回本金。银行则要考察买房者的还款能力,贷款额度不能超过买房者家庭收入的四倍。即买方以“首付”、而银行通过风险评估来表达“责任感”。 信用违约掉期(Credit Default Swap)的发明导致双方责任感的丧失,银行以购买保险的方式让保险公司来承担买房者违约的风险。CDS之后再打包成债券等金融衍生产品发售和交易,风险层层放大。作为银行来说,反正出了事有CDS兜着,于是放弃了考察买方还款能力的“责任感”,而买方干脆连首付都免了就住进大房子,放弃的是还款的“责任 ”。 之所以我对佩林在辩论中的一句话印象深刻,因为她谈到“我们应该记得第一次拿到信用卡的时候父母告诫我们的——要量入为出。这里是一个个人责任问题”。 可惜的是,奥巴马和麦凯恩一味大谈他们如何救助那些要失去住房的人,但是却不想解决、甚至不去提醒金融业或法拍屋主的责任感问题。此次的拯救方案,最后等于全民买单,并开创了一个很坏的先例——你只要闯祸闯到谁也负担不起的时候,这个祸水就被转嫁到了所有人头上,而闯祸者却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 事实上,第一次救市方案被众议院枪毙,反映的就是大多数美国人的道德感。即使救市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认为麦凯恩或奥巴马如果能诉诸于基本道德,要比现在一味诉诸于利益更能获得选民的认同。 我对于美国注重金融而放弃制造业的做法不以为然。金融业并不直接创造财富,而是重新分配财富(当然这种分配有利于刺激制造业的发展)。但我们最终的生活依靠农业和工业生产,而不是纸面上的数字,多年来美国的制造业却衰退得相当厉害,从底特律到克利夫兰,这种趋势相当明显。 美国人这种借钱消费,崇尚奢华,负债累累的生活方式难以持久。这些问题如果不能上升到道德层面来认识,经济的衰退、甚至国力衰退都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点恰恰是两党候选人都故意回避的问题。 三、麦凯恩与奥巴马的外交政策问题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由于美国经济发展模式所导致的问题而令其外交上越来越软弱。 从意识形态来说,一个共产中国是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世界上几乎每个践踏人权最严重的、乃至恐怖主义国家,如北韩、苏丹、津巴布韦、伊朗、缅甸等,背后都站着中共。然而由于中共靠百姓“血汗工厂”而生产的产品赚取了大量的贸易顺差,其中很大一部份则购买了美国的债券。美国在借钱消费时,也就被中共绑架了。 此次总统候选人的外交政策辩论,“中美关系”倒成了缺失的话题。 由于中共治下、特别是残酷迫害信仰团体所造成的道德急剧沦丧,积累了重大的社会危机。官吏们没有任何道德顾忌地掠夺和压榨民众,民间没有任何道德顾忌地生产有毒和伪劣产品,甚至婴儿成为最大的受害群体。这些产品也出口到了美国。 现在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中国民间对中共的暴行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从瓮安到杨佳袭警,以及每年超过九万起的民间抗暴,都预示着中国的人权再不改善,大的社会动荡亦可能发生。 如果美国真的希望远东地区的稳定,一个稳定且负责任的中国是必不可少的。而这只能通过政治的变革,文化、道德与信仰的重建才能实现。因此,支持中国民众的人权不仅是美国的道义责任,也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 如果总统候选人能够提出这个问题,才真正能够像当年的里根总统一样,展现一个政治家的智慧与风范。可惜的是,双方都在这个问题上兜圈子,而不敢触及实质。 在我看来,有道德感的候选人才最具备感召力,就看麦凯恩与奥巴马谁能走出这一步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0-19 16:40:49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20/n2302413.htm (904)

章天亮:美国救市对中国股市的影响

【大纪元10月5日讯】星期五,美国通过了7000亿美元的救市法案。此法案一波三折。美财政部长鲍尔森提出法案时,小布什全力推动,造成股市上扬;星期一众议院对法案的否决,令股市出现七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我认为这其中有华尔街要挟政府的因素);星期三参议院通过修改版法案,再次推动股指回升;而星期五法案终于在众议院通过后,美股却开始了又一轮暴跌。中国股市由于“十一”长假而闭市,暂时赢得了喘息机会,然而十月六日开市在即。美国通过的救市法案对于中国股市有何影响,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许多人认为美国救市对大陆股市是一个利好消息,实则不然。法案通过后的股市暴跌实际上反映出华尔街投机热钱的巨大能量。投机客有一句话,叫“Buy the rumor, sell the news”,大概意思是说,如果有推出利好消息的预期,那么股市就会上扬,此时是买入的好时机;但是一旦利好兑现,通过了相关政策或法案,那就是许多投机客要脱身的时候,此时宜赶快卖出。在这轮股市暴跌中,许多金融股票跌幅度甚至超过99%而至几毛钱或几分钱,如果股票价格升几毛,就会有几倍的利润。投机客抄底买入,到利好消息正式推出时,股票价格已经翻了几倍,所以赶快逃跑为上。其次,救市法案生效的消息反而造成的暴跌,也被解释为许多人对法案是否有效心存疑虑。美国现在失业率达到6.1%,为七年最高。就业市场萎缩,房地产继续下滑,甚至由于信贷危机的影响,美国人连买车都有困难。所以救市法案要经过一个比较长的时间,也许几个月或一年以上才能看到效果。许多资金获利了结,也许还有他们对近期美国经济不看好的因素。对于中国来说,购买了五千亿美元的“两房”债券和五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等于巨量外汇储备被套牢,如果这期间美元贬值一点,中国就会有几百亿的损失。 美国股市星期五的暴跌,对中国股市并不是一个好兆头。此次救市法案从推出、讨论、修改到国会辩论和最后通过,民众都是在完全透明的情况下参与股市的操作。即使如此,投机热钱仍能够在美国这样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从股民手里套利。而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独立司法的地方,普通民众又如何与消息灵通的权贵阶层或金融投机大鳄博弈?由于人民币的迅速升值,和前一段时间股市和房市的巨大泡沫,之前大量涌入中国的热钱如今已经赚得钵盆盈满。在股市和房市下跌,人民币升值速度放缓的情况下,热钱一旦大规模离境,中国股市和房市受到的伤害将远比华尔街的股市严重,也许会是致命的严重。 其次,作为中国这样一个以出口拉动GDP的国家,美国经济衰退,购买力减弱,必然极大影响中国的出口。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中国经济对外的出口依存远没有现在这么大,但也靠大力“拉动内需”来维持生产。此次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就更为巨大,企业倒闭,失业人数增加也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上面提到的还仅仅是外因,而中国股市的深层痼疾其实与美股涨跌并无直接联系。譬如从2001年到2005年,美国经济正经历着“9.11”之后的强劲复苏和房地产市场带动的繁荣,相反中国股市在这五年里却从2245点跌至998点,其背后的原因完全是“股权分置改革”(即“大小非”的减持)引起。 而这种极为不公正的“大小非”减持得不到抑制,又完全是中国没有独立媒体、独立司法和民间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自由所致。中共可以放手胡来,民众则束手无策。这个问题不解决,美国股市无论涨跌,中国股市也只是权贵集团洗劫百姓财富的地方,无论它是涨是跌,普通百姓都无法从中获益。看空十月股市的人,是对中国股市现状有清醒认识的人。 中国股市还有一个极其可笑又可鄙的现象,就是每当股市暴跌到令人绝望的时候,就会有人贴出一个荒谬无聊的帖子(有时是关于一只壁虎的,有时是一个非洲少女如何如何),然后说“转发这个帖子会带给你好运,否则就会有噩运降临”,于是这样无聊的帖子就开始在各个论坛上自我繁衍。这种非理性行为肇因于中国股民的“病急乱投医”。同时中国各地非法集资事件(像辽宁沈阳、湖南吉首、浙江丽水、山东济南等地)层出不穷,也来源于中国人或为贫困所苦、或发财心切的心态。 所以在这里只能建议股民,如果真正解决问题就必须回复理性,争取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和自己的宪法权利。只有一个公正的股市才可能健康发展,并让投资人真正获益。“阅读九评,传播三退的消息”是每一位股民可以身体力行的行动,也是让股市走向公开公平公正的必经之路。否则,“中共为刀俎,股民为鱼肉”的现象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0-05 05:20:16 AM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5/n2286201.htm  (747)

章天亮:再论美国救市法案的前景

【大纪元10月2日讯】星期一,美国众议院否决的救市法案经修改后今晚(星期三)在参议院以悬殊比例通过,预计星期五在众议院通过的机会也极大。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尽管我估计众议院反对的人数比例相对参议院来说会高一些。阻碍这个法案通过的最大因素就是美国百姓的疑虑,因为政府在用纳税人的钱拯救华尔街。上星期,一些民众在华尔街集会抗议救市法案时,有人假扮银行家站在街头,举着的牌子上说:“亿万富翁爱那些拯救我们的纳税人”,其含义就是讽刺华尔街上那些每年靠投机可收入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红利的“银行家”,如今倒要普通纳税人出钱拯救了。我最近和周围的人聊天时发现,几乎没有人喜欢这个救市法案。一个美国人因为购买“两房”股票而被套牢,但却反对救市。我问他说“如果救市法案通过,你不是很快就可以解套了吗?”他大概的回答是:“我股票被套,那是我自己投资失败,我自己来承担责任;那些华尔街的人失败,他们也应该自己承担责任,为什么要动用我的税款?”这种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心态,可以说是我周围美国人的普遍心态。 该法案在众议院通过之所以更难,是因为美国众议员每两年就要全部改选一次,所以每一位众议员现在都面临着竞选连任的问题,不能不自己倾听选民的声音。而救市法案出台时,民众的电话、传真和电子邮件如潮水般涌入国会山。CNN报导说,国会山的电子邮件系统几乎被巨量的邮件搞瘫痪了。 参议院由于每两年只改选三分之一的席次,相对来说选民压力要比众议院小得多。另外,众议院否决法案后股市暴跌的结果,也令许多议员和普通民众认为如果再不出手,不止华尔街将坍塌,美国的经济也将因为缺少信用和流动性而走入大萧条。 党派竞选也是对法案通过的一个有利因素。经济危机已经严重拖累了共和党的选情,不论救市是否最终成功,至少先把目前的危机渡过去(有意思的是,如果中国政府救市,民间会听到很多赞歌;小布什今年尽管又是每人退税600美元、又是全力救市,老百姓不但不领情,还要说他干得太糟糕)。民主党则要借救市来指责共和党的经济政策。 评估以上利弊,周五众议院通过救市法案的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然而此次救市又把一个老问题摆在了民众面前——到底是自由经济好,还是政府主导经济好? 民主党对经济的干预从来都比共和党大得多,但在克林顿主政时期,同样出现了巨大的互联网泡沫,纳斯达克的指数从5000多点滑落到1000多点,也令美国经济在2001年和2002年陷入衰退(小布什在八年的任期中竟然赶上互联网泡沫和房地产泡沫两次危机,表面看来运气实在不太好)。当然相比之下,中国经济形式则更加严峻。中共主导经济,造成股市暴跌和房地产泡沫,现在已经滑到基本无解的地步。 所以政府主导经济好不好,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极权主义政府主导经济,所造成的不是贫困就是经济的畸形发展,最终还会出现大问题;一个民主社会的政府主导经济,高税收常常会扼杀民间的创造力,挫伤民间的积极性,而且也无法避免泡沫的出现;而一个如华尔街这样的所谓“自由经济”体,如果丧失了道德或宗教的基石,结果也极为糟糕。 因此,这一次美国的经济危机所带给我们最深刻的教训,不仅仅是浅薄的政治或法制层面。人心中的贪婪和为私欲享受而不顾一切的冒险,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这个道德问题不解决,类似的危机就永远无法避免,因为法律总是有无数空子可钻,更何况制定和执行法律的人也同样会受到贪婪、私欲和侥幸心理等的影响。@*(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10-02 01:06:01 AM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2/n2283275.htm (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