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8

章天亮:从众议院否決救市看美国价值取向

【大纪元9月30日讯】众议院以228票对205票否决了布什总统关于7000亿美元救市的提案,此举大概让许多中国人都跌破了眼镜。中国股市暴跌时,股民绝望地要求政府建立平准基金并挽救股市。而当美国总统、财长和美联储主席联合提出调资金救市时,美国国会的民意代表们竟然将之否决,且反对这项提案的大多数议员都来自小布什所在的共和党。倾向民主党的左派媒体CNN上进行了网络民调,结果显示有55%的人反对政府救市,这似乎显示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对政府以此种方式介入经济领域心怀疑虑,特别是政府动用如此巨大的款项全部来自纳税人时。 里根总统有句名言:“政府并不能解决问题,政府本身才是问题”,可谓深知美国人的价值取向。 在美国人看来,首先政府并不创造财富,所有的钱都来自纳税人的荷包;其次政府垄断了具有暴力手段的公共权力。仅此两点,美国人从建国之初就对政府怀有深刻的不信任。他们想方设法要限制政府的权力,监督政府的支出。因此美国政府的每一笔钱都必须经过国会拨款委员会的众议员们批准;同时美国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有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力,也是为了对抗政府之用。 在美国,责任感是一种崇高的美德,即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一个人取得了成就,他将理所应当的享有荣耀(譬如此次游泳名将菲尔普斯一人在奥运会上得到八枚金牌,他不会将之归功于政府或某个政党);而当一个人搞砸了事情,他也必须要为此吞下苦果,别人可以出自善心、但绝无义务帮他解脱困境。 此次救市计划直接抵触了美国民众最敏感的神经:第一、政府不能随意动纳税人的钱;第二、纳税人更没有义务替华尔街那些成功则渔利千万、失败则一走了之的投机客买单。因此,小布什、保尔森、伯南克都尽量说服选民和议员:政府此次救市只是投资,待市场回暖,这笔钱还可能收回甚至盈利;同时也竭力防止华尔街的高管们从救市资金中捞到好处。就算政府让步到这个程度,国会议员仍然枪毙了这个提案。 美国经济走到这个地步,民主党自然要指责共和党放弃管理责任,放任金融业过度投机,乃至置疑共和党的“自由经济”或“市场经济”的理念;共和党出于弥补,则准备大力干预经济,并加强监管,令其经济政策更向民主党靠拢。 如果用美国传统价值观来衡量,两党都有失误。共和党的失败之处在于,忽视了“自由经济”的基石——即亚当斯密所说的“社会只有在宪法、秩序和公正的制度框架内才可以运作,而这种框架则具有坚强的社会道德和宗教基础。” 民主党的解决方案,包括未来通过提高税收建立全民健保、改善教育等,则是更向社会主义国家的福利制度靠近。政府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对经济的干预进一步增强,这显然抵触美国人限制政府权力的理念。 不解决亚当斯密所强调的“社会道德和宗教基础”,一切外在的手段只能收到一时的效果。试想如果政府权力进一步扩大,那么政府若将来走向腐败或滥用权力,人民又能够做什么呢?(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09-29 17:46:27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9/30/n2280416.htm (848)

章天亮:中国股民们,快跑吧!

【大纪元9月22日讯】在九月十八日晚的新闻联播中,中共公布了三条股市利好消息,包括改印花税为单边征收,国资委支持中央企业增持和回购上市公司股份,以及中央汇金公司主动购买中行、建行和工商行股票。三项措施造成股市井喷效应,次日中国股市全面涨停,即使垃圾股的最低涨幅也达百分之五。 此次“救市”反映出中共深重的危机感,在经济层面,股市、楼市面临崩盘;社会层面,以“三鹿集团”为代表的毒奶粉事件开始发酵引起民众广泛不满和怨恨;年初的“蚁力神”事件、贵州瓮安事件、湖南吉首和浙江丽水的集资事件等,动辄聚集上万人乃至十几万人示威抗议。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随时会引发政治危机。中共在股市跌至3000点时,为挽救奥运会试图出手救市,此次则是挽救政权的又一次努力。 9月19日的股市井喷与4月24日中共将印花税从千分之三降到千分之一的当天表现极其相似。那一次股票也几乎全面涨停,但一个月后,股市开始下滑,虽然奥运前有短暂回升,奥运后则一路暴跌至9月18日创出 1802点新低。此次反弹,从高度和持续时间上很可能远不如上一次,就又会恢复暴跌格局。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论,乃是因为与4月24日“救市”相比,9月19日的反弹还表现出了同样耐人寻味的相似之处——在政策出台之前,大量买盘涌入,股指分时图呈V型,即暴跌后暴涨。明显有人事先得到消息,随便挑一支股票全仓杀入,第二天即可获得百分之十的利润。2005年7月21日,中共政治局秘密会议商讨人民币升值问题,会议结果还未发布,就已经有天量美元兑换成人民币等待升值了。 无论是4月24日、9月18日“救市”,还是“人民币升值”等秘密决策,事先泄密迹象十分明显,但无人追究泄密责任,也无人受到惩罚。这反映中国资本市场乃至各个领域的一个基本事实——权贵阶层与平民百姓的信息资源不对称。没有“公开”,就不可能有“公平” 和“公正”,百姓轻易就成为掠夺的对象。此次,在老百姓拿着所剩不多的血汗再次进入股市时,基金却减持了185只沪市重仓股,也就是说,基金出逃,老百姓又被套住了。四月刺激股市时,第二天日成交量达三千多亿,而此次只有上次的五分之一,也反映出老百姓钱包里的钱实在所剩无几。 中国股市问题,绝不是中共能够解决的。许多专家用股票市盈率已经基本与国际接轨来忽悠百姓入市,实际上是忽悠百姓去接“大小非减持”的盘子,以便让那些国企从百姓那里圈来更多的钱。 所谓“市盈率”的说法在中国毫无意义。去年股市流通市值十几万亿的时候,分红不过2000亿,也就是说老百姓如果指望靠分红收回成本,要等至少50年。这远不如存入银行吃利息,以百分之四利率计算,18年内就可让资金翻倍。所以中国股票不是投资而是“搏傻”,就是找一个比自己还傻的白痴把股票高价卖给他。 不知道有多少此次入市股民考虑了“大小非”解禁问题。按照现在点位,近两年解禁的“大小非”将有十万亿元之多,而中国银行里百姓存款一共不过十八万亿,且绝大部份集中在暴富者手里。仅这个问题把股市砸到1000点甚至800点以下也不令人意外。更何况存量“大小非”未解决,中共在发行新股时又造就巨大增量 “大小非”。 中共建立股市的目的就是从老百姓钱包里骗钱,所以那些指望国企回购自己股票的想法实在太过幼稚,除非谁傻得到现在还相信中共“为人民服务”。 如果中共真的调平准基金入市,拉动股市上涨的话,对股民唯一的建议就是赶快趁机逃跑,这样才能在这一轮或即将到来的暴跌中少受点损失。 如果股民真的想进行“价值投资”,就先得从制度上保证股市的“公开、公平、公正”。换句话说,在参与“三退”解体中共之前,普通股民还是不要进股市为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8-09-21 15:16:29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9/22/n2271154.htm (849)

章天亮:中共最好别管三鹿奶粉事件

【大纪元9月18日讯】三鹿奶粉掺有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至少造成三名儿童死亡,一千多名患上肾结石,潜在受害儿童超过三万。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9月 17日指出,牛奶供应商早在2005年已开始在奶中加入三聚氰胺,三鹿集团早就知道此事,但隐瞒达三年之久。至少在今年三月,三鹿就已经收到投诉,但延宕半年之后才开始收回产品。流毒不仅遍及大陆,还波及港台地区,并让“中国制造”再次与“有毒食品”挂钩。在三鹿事件举国皆知时,中共又开始扮演“青天”角色,抓这个、撤那个,又是开会又是批示,忙得不亦乐乎。似乎没有中央“震惊”、领导“震怒”、首长“指示 ”,百姓就只能在毒奶中煎熬,卫生部、质检总局、河北省政府以及公检法司就只能在黑暗中摸索。中共网特则又发挥“丧事办成喜事”的特长,开始为中共歌功颂德了。 三鹿奶粉这件事情,依我看,中共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管。 有人说,没有中共指挥协调,各个部门会那么雷厉风行吗?患者会那么快的得到救治吗?家属会得到赔偿吗? 我说不对。如果没有中共指挥协调,这件事情在三月份或更早就会尽人皆知,这些患儿也就不会得肾结石,甚至死亡了。这个道理很简单,每当有重大责任事故发生时,无论是萨斯、矿难、豆腐渣工程,还是有毒食品,中共第一反应是能掩盖就掩盖。姑且相信杨崇勇副省长所说,三鹿8月2日向石家庄政府报告奶粉问题。彼时奥运会正要召开,如果曝光此事,国际社会对中国食品安全的担心会进一步加剧。设想每个国家都像美国代表团那样自备食品,中共可就大失颜面了。所以管你老百姓得不得肾结石,“隐瞒”才是中共的第一反应。 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大家光看到政府救灾,却忘了瞒报地震的也是政府。三鹿事件亦然,光看到中共检查奶制品并开始抓人,却忘了中共隐瞒此事的责任。 “ 毒奶粉”一曝光,中共要管的第二件事就是抓替罪羊。柿子要捡软的捏,所以先从无权无势的奶农抓起,把责任推到根本不懂化学、不知三聚氰胺为何物、甚至可能连字都不认识的奶农身上(中共没把责任推到奶牛或者奶牛饲料上就算客气了)。现在民怨沸腾,石家庄市长又被推出来祭刀,渎职的质检总局和卫生部倒安然无事。 9月17日新华社公布了一份报告,题目是“87家婴幼儿配方奶粉没查出三聚氰胺”。如果是奶农的责任,难道他们卖给三鹿、伊利、蒙牛等公司时掺假,卖给另外87 家就不掺了吗?农民选择掺假对象的根据是什么?如果这一点不解释清楚,我们就有理由相信奶农根本就是无辜的,有毒的化学物质是厂家或中间商掺入的,而厂家的可能性最大。 中共管的第三件事就是推出一些安抚措施,比如李克强批示“不能再死人”,还有什么免费看病、无条件退货等。事实上,四川地震堪为前车之鉴。中共震后下令向灾民发放救济款,但现在天气渐凉,很多灾民仍旧衣食无着,救济款不知去向。现在中共提出的给受害儿童免费医疗等,经各级官僚、医院层层克扣,最后很可能还是患者家属自己买单。 “三鹿事件”,中共不插手则已,一插手就会管到底——即事件降温后,中共决不会让寻求公道的患者家属有什么好日子过。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工程的儿童尸骨未寒,中共已经派武警、特务、警察严厉镇压那些为子女讨公道的父母了。在这方面,中共已驾轻就熟。 所以我的结论是,中共最好从一开始就别管三鹿事件,不隐瞒、不找替罪羊、不故作姿态、不压制民间寻求公道的努力,此时独立媒体和独立司法的力量才会展现,老百姓自会把问题尽早解决。 其实我们所提倡的“退党活动”,也就是瘫痪中共做坏事的能力,这样中国才有可能好起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8-09-17 22:38:21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9/18/n2267403.htm (951)

章天亮:民主就是算两个平均数

【大纪元9月9日讯】共和党大会效应已经逐渐发酵,麦凯恩从落后奥巴马八个百分点到反超奥巴马三个百分点。老麦提名佩林为副总统候选人可说是一次成功的政治布局。 我全程观看了奥巴马和麦凯恩接受提名的演说。总的感觉是奥巴马的演说令人兴奋,盖因其演说充满美好蓝图和许诺——似乎选择了奥巴马,每个人的荷包就会鼓起来,所有的危机就都将过去。这些许诺听起来铿锵有力并让现场观众为之欢呼,但是我却未听到奥巴马谈及他如何具体实现他的蓝图。这种感觉和我2004年在乔治梅森大学聆听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凯瑞(John Kerry)的现场演说时差不多。 相反,麦凯恩的演说令人感动并引人思考。他没有像奥巴马那样大谈利益,而是谈及许多对美国人来说最珍视的价值观,比如自由、奉献、爱国、廉洁、节俭、减少政府干预以及对家庭的重视。麦凯恩的妻子辛迪则讲述她和丈夫在孟加拉遇到一个失去父母的孤儿后如何收养她并使她成为家庭的一员。麦凯恩的越战经历展示了一个铁汉的形象,收养孤儿则展示了他柔情的一面。 事实上,我对佩林的演说并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倒是牢牢记住了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演说中谈到的一个事实:“奥巴马在做伊利诺伊州议员的时候,有130次不知道应该投票‘赞成’还是‘反对’。这实在太难了。他投了‘出席’。……作为美国总统,你不能投‘出席’,你必须做决定。……他在做联邦参议员期间没有一次展现领导才能,没有推动一次重要法案的立法。……他没有管理过一个城市、一个州、一个企业,没有领导过民众面对危机。” 尽管两个候选人的经历和立场如此不同,仍然各自得到了将近一半的选民支持。这就是民主,或者说民众的多元化选择。作为候选人,为了选票必须拉拢中间选民,做很多妥协和让步,有时是原则性的让步,并时时考虑选民最愿意听到什么。因此在我看来最具道德感的候选人甚至无法进入提名的行列。在此过程中媒体对信息的报导、引导和过滤也起到了左右大局的作用。 多年来我常私下里谈及我提出的一个理论,民主的结果就是算两个平均数:一个是整个社会的道德平均数;一个是大众智慧的平均数。如果一个候选人的眼光或道德远远超过普通人,那么他反而得不到最多的选票,而只能叹息曲高和寡。近代的选举,除了个别的异数(如罗纳德·里根)大多难逃此命运。 也就是说,只有道德相对高尚和智慧相对深邃的社会,才能通过民主选举出一个优秀的领导人。这才是民主在某些社会很成功,而在某些社会不那么成功的真正原因。反过来讲,无论民主在某些国家或地区显得多么不成功,也远没有中共专制制度那么邪恶。 在民主社会,如果谁要干一件出格的坏事,就要受到社会整体道德和智慧的制约。这种制约性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因此,民主社会具备了相对的稳定性,或者说干大好事或大坏事的效率都比较低。 坦率地说,我认为民主选举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奥巴马的变革(Change)”或“麦凯恩的改革(Reform)”的概率并不高,但我还是衷心希望新总统能够在对中共的政策上回到里根的路线上来,即保持对共产党最清醒的认识、在坚守基本道德原则的情况下通过接触来对独裁者施加压力、利用各种公开场合坦率指出共产政权的邪恶、并尽力帮助共产国家的民众争取自由。因为这不仅关乎美国的国家利益,也关乎14亿中国人的福祉,以及候选人自己的前途。(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09-09 02:39:02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9/9/n2257300.htm (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