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8

章天亮:数万美国人在丹佛集会“颠覆政府”

【大纪元8月31日讯】美国民主党数千代表在丹佛召开全国大会,推举奥巴马作为今年大选的总统候选人,我在CNN全程观看了奥巴马接受提名后演讲的现场直播。民主党全国大会的意图很简单,即今年大选战胜共和党而入主白宫。因美国现在执政的为共和党政府,所以,民主党大会可以说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颠覆政府” 的誓师大会。在中共治下,“颠覆政府”简直是一条可以坐牢杀头的大罪,在美国却像嘉年华会一样热闹,各路政要和媒体云集。或许有人会说,这是因为中美国情不同,奥巴马为了大选已经筹集了四亿美元的资金,而中国很穷还花不起这个钱。 恰恰相反,且不说北京奥组委经济顾问黄为透露中共为举办奥运会烧掉了5200亿人民币,仅每年中共公款吃喝、公车消费和公费旅游这三项费用就达7000亿人民币之巨,这还没算他们用公款包二奶、养小蜜、置房产等费用,以及向外国银行转移的赃款。这些费用省出百分之十,就够搞一百次美国这样的选举了。恰恰因为中国老百姓手里没有选票,许多人面对中共的贪污腐败时才感到束手无策。这种腐败成本比选举成本不知道要大几百倍,更何况还有人权迫害等根本无法以金钱计算的成本。 我看到奥巴马关于击败共和党的铿锵有力的演说,和全场八万观众多次的起立鼓掌喝采,就在想如果中国大陆的人看到这种景象,就会认可“传九评、促退党”实在是不该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正当权利。 民主制度与共产专制有云泥之别,但民主显然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曾去过两次孟加拉,这也是一个民主国家,有媒体自由、有选举,而且动辄罢工。但反对党上台后,立即变得和下野党同样腐败,于是再重复罢工、示威的怪圈。 之所以美国的民主比较成功,而某些国家或地区的民主比较失败,我认为根本在于社会的信仰、道德和文化基础。美国民主基于一个最根本的信念,即《独立宣言》中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正因为“平等”,所以每个人都无权干涉别人。这个“无权干涉”的结果就是“自由”。 执政者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平等、自由”,那凭什么你身居高位,拥有某些特权呢?美国人的答案是“民主选举”——高高在上的地位必须由下面的人推举和承认。 也就是说,美国人如果要守住“民主”价值,就不能断掉“人人生而平等”的根,而“人人生而平等”又来自于对“造物主”的信仰。某些政客的行为之所以不令人满意,是因为他们一方面宣称自己属于福音教派(一个最保守的基督教教派),而另一方面却对中共迫害人权视而不见,忘记了那些被迫害者同样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也忘记了耶稣说的“要爱人如己”。至于对那些连信仰都鲜少谈及的政客或政党,我则更缺少信心。这不能不说是信仰退化、道德失范后民主本身的蜕变。 失去了对神的信仰,人心无法抵挡住中共的恐吓或收买,也无法面对邪恶秉持勇气和坚强的决心。无论两党的哪一位候选人当选,以信仰所界定的道德标准而非以利益得失来衡量中共的所作所为,才能制定出最恰当的对华政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08-30 21:34:09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8/31/n2247114.htm (919)

章天亮:展望奥运会后的中国

奥运会终于闭幕了,独裁者交织着恐惧的狂欢曲终人散。许多被奥运所转移、所掩盖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展望奥运会后的中国,就不能不回顾中共在奥运前和奥运中的所作所为。我在七月五日发表的《从瓮安事件预测奥运前政局走向》中,曾对中共心态做过较为详细的分析,并预测过中共的奥运战略,如今也该一一盘点了。 文中强调“中共一直把法轮功视为最大威胁”并提出“观察中共举办奥运会诚意的三个指标——‘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劳教)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因为这三件事,中共是一件也不敢做的。” 中共的奥运会向全世界证实了我们的预测。在世界媒体的强大压力下,中共打开了部分封锁的媒体和人权组织网站,而法轮功网站仍遭最严密封锁,实际上就是中共自曝软肋。 2000年,江泽民在美国接受CBS记者华莱士采访,问他为什么要封锁BBC,《华盛顿邮报》等网站时,江泽民回答说“网上有时也有不健康的东西,特别是网上的色情内容——对我们的年轻人伤害很大。”此次奥运召开,英国著名报纸“电讯报”(Telegraph)7月28日刊登文章“奥运村内,BBC被封锁,色情刊物却在销售”(BBC banned but pornography for sale in Olympic),无疑在揭露中共或江泽民封网动机并非在意黄色信息,相反却出于政治恐惧。 中共虽然最终在压力下打开部分网站,然而奥运村外的中国人仍然被屏蔽在信息柏林墙内,无法接触海外的自由声音。 至于废除违宪的劳教恶法和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中共连想都没有想过。事实上,即使国际社会施加比要中共打开互联网更大的压力,中共也绝不可能做这两件事。中共设立示威专区,却未批准一项示威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中共对信仰和异见人士的态度。 我曾预计,中共至多会抓几个四川地震曝光的“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象征性的释放几个政治犯,看来还是高估了中共可能做出的让步。中共不但没有释放、反而进一步抓捕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连不解决本质问题的象征性姿态都不做,这只能说明中共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恶劣,也更加虚弱、更加凶残。 在经济层面,我曾预估“在奥运会前,中共也许还会通过利好政策的方式增强股民信心”,但由于股市流通市值缩水过多,中共“已经无力投入大量资金”救市,所以“中国股市即使在奥运前有所反弹,但是不会持久”。 平安证券曾研究1984年以后的历届奥运会主办国股市走向。在奥运前18个月,各国股票全部大幅飙升。即使象美国这样成熟的资本国家,股指也飙升了26%,而如韩国这样的当时新兴资本国家,股指更狂飚185%。反观中国,在奥运召开前18个月,上证指数站稳了3000点,而到奥运召开前,股指则下跌了13%。特别是奥运开幕当日,股民用脚投票,令股指当日下跌4.47%。在奥运召开后,历史上6个主办国有4个股指上涨,2个下跌。而中共又创下纪录,股指再度跳水,又下跌了百分之十几。 作为中共史上最大的面子工程,中共希望借奥运对外展示一个经济繁荣、政治稳定、人民和善的形象,然而政治高压、网络封锁、股市暴跌、军事化戒严、停工停产的周边工厂等展示出中国警察国家的现状,以及中共经济、政治和社会的深重危机。 盘点这些逐一兑现的预测,是为了证实中共已无路可走,只能按照我们所划定的行为模式行动。这种模式,真的看懂了《九评共产党》的人都可以毫不费力的予以指出。 如果有人认为中共在奥运会后会稍微放松一点管制的话,可能又太过一厢情愿。无论对股民、访民、法轮功学员或异议人士等,中共在举办奥运的过程中旧债未还,又欠新债。奥运后,中共只能在深重危机中继续加强其欺骗伎俩和镇压力度。 大纪元7月30日发表的《奥运前给中国股民的建议》说,“拿捏住‘奥运会’这个中共的软肋,争取中国的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只有这样才能制约当权者利用权力对普通股民的抢劫。……否则股民就会在奥运会后,面对股市的进一步暴跌和中共的强力镇压而后悔没有及早联合行动。”遗憾的是中国股民错过了这次机会。 其实对所有没有行动起来的民众何尝不是如此。好在传“九评”和声明退党(团、队)这件事,奥运会后也可以继续做,这样我们就还有“以‘天鹅绒革命’式的和平方式结束独裁”的希望。 (887)

章天亮:退赛的刘翔与无人示威的专区

【大纪元8月21日讯】刘翔退赛,留下万千“翔迷”一片叹息,鸟巢体育场竟然有三分之二观众退席,随后网上的“伤病论”与“阴谋论”争得不亦乐乎,以至于习近平通过新华社挺刘,高调报导他对刘翔的慰问。《明报》则报导了中宣部的通知:“不准猜测刘翔退赛,口径一律以上午新闻发布会为主,称退出也是英雄。”中宣部越是发通知,习近平越是慰问,网上“阴谋论”的调子则越高。我并无意猜测刘翔退赛到底原因为何,更希望这不是一场阴谋。然而“阴谋论”之所以大行其道,却说明了民众对中共的怀疑态度,自6月28日爆发贵州“瓮安事件”后并无变化。 确实民众被中共“忽悠”惨了,从瓮安的“俯卧撑”到股市的“奥运行情”皆是如此。中共越说“俯卧撑”,民众就越说少女是“被自杀”;《新华社》、《人民日报》越要高喊股市“维稳”,民众就越要溜之乎也;中共越讲刘翔的“伤病论”,民间就越要说“阴谋论”。 看来,中共虽然奥运会也开了,开幕式也忽悠过了,却再难骗得老百姓的信心。 按理说,老百姓对中共如此不信任,那么对中共不满的人就自然很多。然而,中共总能让世界拍案惊奇——诺大的中国,十三(或言十四)亿的人民,在中共划定的三个奥运会期间示威专区里,竟然一个示威也没有。 新华社报导,北京市公安局18日对媒体称,一共接到了77份示威申请,其中74份因问题已经解决而撤回了申请,两份正在处理,一份被拒绝。也就是北京市公安局也对媒体承认了——他们确实一件也没批准。不但内地的拆迁户不批准,港商王文金的申请也不批准,甚至申请人事实上受到百般刁难、被关押、拘留、劳教等等,而绝非问题得到解决。 刘翔退赛后的“阴谋论”和无人示威的现实恰恰表明,不但民间对政府极端不信任;而且政府对民间更不信任,不惜以暴力压制民间的不满。然而民间与政府互相看着不顺眼,却真的能靠暴力维持长久“稳定”的局面吗? 中国古代的君王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西方民主社会更知道要让民间的不满通过“游行示威”的基本人权来宣泄。只有不满得以说出、得以表达,才能够得以疏导,这样的社会才是健康的社会。中共统治下“无人示威”的安静,其虚假程度堪比萨达姆或者金正日所获得的百分之百的选票。 中共未批准一例示威的事实也表明,它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兑现示威这样的宪法权利,哪怕是在奥运会期间。这也就像它从没打算兑现申奥时对国际社会承诺的“开放媒体”和“改善人权”一样。 英语中有一句话:你骗我一次是你的耻辱,你骗我两次是我的耻辱(Cheat me once – shame on you! Cheat me twice – shame on me!)。因为你骗我一次,是你无耻地滥用了我的信任;而你骗我两次,则是我自己的愚蠢。 那么我们,还有国际社会的政要们,还希望被中共骗几次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08-21 08:21:36 AM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8/21/n2236690.htm (881)

章天亮:京奥最大造假绝非林妙可假唱

本次奥运会颇传出了一些造假丑闻,譬如京奥开幕式特别效果负责人高晓龙透露,奥运焰火中29个脚印,只有鸟巢上面的是真的,而其余28个焰火脚印都是耗时一年制做的电脑动画。随后京奥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11日在接受电视采访中透露,8月8日开幕式上小女孩林妙可的独唱《歌唱祖国》其实是由另一位幕后小姑娘、7岁的北大附小学生杨沛宜代唱,原因是他们觉得林妙可的形象比杨沛宜要好。这种在世界最大体育盛会,全球40亿电视观众前公然假唱的行为,近日被纽约时报,CNN等世界主流媒体重点报道,亦遭国内网民猛烈炮轰。对中国国家形象也有负面影响。再譬如中共自称奥运门票销售一空,其实看台上常有大片空座,有时候上座率不到50%。奥运会主题曲涉嫌抄袭瑞士乐队Bandari的《The way to heaven》(《天堂之路》)。甚至还有人怀疑张朗朗只是假装在弹钢琴,因为三角钢琴的琴盖都没有打开。 以上消息尽管很轰动,但都不算最大的造假。比上面更严重的大概是中国股市的“维稳”。也就是中共新华社、人民日报、各大证券报纸,乃至证监会的各级头头脑脑们拼命高喊要维持中国股市的稳定,而事实上,当局既不出利好消息,也不严格监管股市,甚至还继续放行新股IPO,让本来资金短缺的股市继续放血。在“维稳”的口号声中,大盘指数一落千丈,每天都创历史新低。缩量暴跌显示市场人气涣散到极点,一度跌穿2400点。 “维稳”算是经济层面的造假,民生层面的造假则更令人忧虑。中共关闭污染工厂,限制车辆行驶,调16亿立方米的水冲洗北京污染严重的河沟,甚至陶然亭公园贴出标语“减少出行,为外国友人让出畅通大道”等等都是扰民、害民的造假行为。伪造出通畅交通、蓝天碧水的代价,则是民众收入降低、出行不便、乃至无水种地和生活的困境。 最大的造假则是政治层面的“和谐社会”,因为涉及到基本人权,所以才尤为需要外界的关注。 所有人不论主观客观对中共有无威胁,只要中共认为你有威胁,那就抓你关你没商量。从高智晟、胡佳,到奥运前被捕的8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从外地民工到上访维权人士,从外地大学生到在中国工作和学习的外国人,没坐牢的也要撵回原籍或驱逐出境。更假的是,中共竟然设立了三个游行示威专区,然后把去申请的人拦截、软禁和逮捕,譬如福建的纪斯尊、新疆访民李金成与河南访民刘学立、广东访民何秀丽、江苏访民葛亦菲、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湖南访民唐学成等等。 其它比如中共官方宣称的外国记者奥运会期间采访自由,互联网上的信息自由等,无一不涉及造假。 中共就是在信息和身体的双重封锁上,向外界展示了一个“和谐社会”。那个开幕式上演唱的《歌唱祖国》中有一句歌词说“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而我想的是“英雄的人民关起来了”。 中共非常清楚“和谐社会”是最大的假货,而网上为中共歌功颂德之辈大部分都是“五毛党”,所以绝不敢让外界听到“和谐社会”中百姓的声音,更不敢开放普选展现“和谐”。 北京奥运的造假如此明显,实际上也是考验出席京奥的八十多国元首的基本政治观察力。看他们是否真的相信中国这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互联网自由、没有游行示威自由,且到处都是警察和武警刺刀的鸦雀无声的“和谐”。 (877)

章天亮:割地赔款的北京奥运会

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曾令20万人涌向天安门广场欢呼庆祝,但谁会料到,中共不但不能籍此展示中国的自由、开放和人权,反而会把它办成一个割地赔款的奥运会。常有人将2008年北京奥运与1936年纳粹德国的柏林奥运对比,但我们至少看到两点不同:纳粹的凶横是对外国人的,而中共的凶横是对老百姓的;柏林奥运增强了德国人的信心,彰显了德国令欧洲列强畏惧的强大,而北京奥运因中共低声下气、割地赔款而彻底变成了中国人的耻辱奥运。中共一方面喊着“体育和政治脱钩”,另一方面却沾沾自喜地夸耀邀请到了世界八十多个国家的元首出席。其中美、日、俄罗斯的元首可称为史上出场费最昂贵的元首。邀请日本元首的长远代价最为沉重。6月18日,中共与日方签订了“东海协议”,以所谓“搁置主权,共同开发”让日方达到实际占领中国三十万平方公里海洋专属经济区的目的。本来按照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56条第三款,中国完全可以按照大陆架划分优先的原则将中方的专属经济区划分到冲绳海沟,并独享大陆架下丰富的石油资源,而如今的“东海协议”则顺从了日本的中间线划分原则。中共甚至允许日方到中线以西的春晓油田来“合作开发”,直接从中国已经建成并投产的油田拿走石油。且不说春晓油气田方面6380万桶的石油将与日本共享,该协议的长远危害则在于事实放弃了钓鱼台群岛的主权。钓鱼岛在归属中国的大陆架边缘,如果中共承认“中线划分”,则钓鱼岛即归日本所有。按照国际法通行的“实际控制有效”的原则,日本一直在对钓鱼岛进行占领,而中共每次都用外交空话来应付。据科学家在1982年估算,钓鱼台群岛及周围海域的石油储量大约为800亿桶。以国际原油价格120美元一桶计算,仅这里的石油储备就价值十万亿美元。相当于2007年中国包含卖房卖地、卖企业、卖矿山、拆房子、卖血浆所产生的GDP的三倍有余!十万亿美元的石油对中国来说与奥运会的面子相比哪个重要?傻瓜也想得明白。而中共竟然为了让福田首相出席中方奥运会,给中共一个面子,就签了东海卖国协议。另一个放弃领土的例子就是7月21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北京和中国外长杨洁篪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叙述议定书》,这标志着中国和俄罗斯边界勘定全面结束。此协议延续了江泽民1999年与俄签订的边界条约,永久放弃了中国可以声明主权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在这些领土上,中共倒从来不提“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建议)。协议一签,普京就声明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式,算是给中共一点面子。美国总统小布什从一开始就坚定的表示将出席北京奥运,不顾党内保守派乃至反对党总统候选人的批评,背后亦有难言苦衷。中共知其意识形态与美国的自由民主价值完全背道而驰,遂想尽办法采取经济手段制约美国,如今已到两败俱伤的时候。中共由于外汇储备连年增加,又长期对人民币采取固定汇率制度,于是把大量美元留在美国投资,试图通过购买美国债券方式掌握美国的经济命脉。这也使得被投资的美国房地美(Freddie Mac)和房利美(Fannie Mae)资金暴增,并维持了美国的低利率,客观上推高了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美国次贷危机早在2006年底已经初露端倪,国际金融大鳄纷纷出逃,大量抛售“两房”债券,而中国竟似懵然无知的敞开收购。至2007年6月30日,根据美国财政部发布的海外持有美国证券情况报告,中国已经成为“两房”最大的外国债权人,共持有3760亿美元。而至2008年,房地产市场已严重衰退时,中共继续接盘“两房”债券,2008年3、4、5月,中国内地分别增持73.91亿、118.91亿、148.65亿美元,合计341.47亿美元,连续3个月位居全球增持的第二名;中国香港则增持了140.94亿美元,使中国拥有了4000多亿美元的“两房”债务。如果把短期债务也算在内,中国拥有的两家公司总债券金额则大约为5000亿美元。“两房”危机爆发后,如果美国不予挽救,则中国5000亿美元中很大部分会化为乌有,但美国的经济也将受到致命冲击;相反,如果美国出手挽救,中国这5000亿美元等于被判了长期徒刑——除非等到美国经济好转到泡沫经济变成实体经济,否则这5000亿美元债券无法抛售。500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2007年全年全国在岗职工的工资收入的1.2倍,可以支付全国教育经费40年!换句话说,中国想用债券套牢美国,结果自己也被深度套牢在里面。中美现在各怀鬼胎,美国怕中共真的象朱成虎那样绑着美国一起死,中共则希望美国给点面子出席一下北京奥运会。中共等于扔出5000亿美元替美国次贷危机埋单,换来了布什的北京之行,好比《水浒传》中泼皮牛二成功挟持了杨志,也算是一大奇观。中共常宣传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人被列强欺侮,签下许多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而奥运会则是一个洗雪百年国耻,扬威世界的机会。如果中国人知道,中共竟会因奥运而割地赔款,又会做何感想? (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