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章天亮:中共与达赖谈判并不出人意料

中共官方新华网证实,中共已经準备跟达赖喇嘛谈判。许多媒体在转载和评论时,都用了「出人意料」这种说法,其实一点也不出人意料。 中共最近有一系列让步动作,比如从4月23日起开始降低股市「印花税」,接下来又宣佈要与达赖喇嘛的特使谈判。这些动作表明中共保奥运会之心十分迫切,同时也透露出两项玄机: 第一、中共危机深重,已经到了不得不让步的阶段。 在历史上中共并非没有让步的先例,甚至可以表现出相当民主、开明的一面。譬如中共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开始了长达两万五千里的大流窜,在此过程中,中共不断高喊「抗日、枪口一致对外」之类的口号,并且把对蒋介石的称呼也从「蒋贼」改为 「蒋总司令」。国共内战前,中共羽翼未丰,为避免一战而被剿灭,也曾高喊「和平民主」,一副要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姿态。然而,一旦佔据优势,中共无论对朋友还是敌人,採取的则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原则。在中共起家的过程中,让步是苟延残喘的策略,强硬才是其兇残本性的反映。 中共自夺取政权后,对待国际国内的要求是鲜少让步的。然而此次降低印花税,是受制於一亿五千万被深度套牢的股民的强烈要求。中共担心,股市再垮下去,广大股民很可能会上街游行,从而危及奥运会的召开和自身的统治。与达赖喇嘛的特使谈判,则是中共迫於国际上抵制奥运会的强烈呼声。许多国家元首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对於希望藉奥运会给自己面子上贴金的中共也是沉重的打击。 面对三千五百多万人退出中共组织的退党大潮,中共之虚弱已甚於二万五千里大流窜之时,现在急需一个风光的奥运会为其统治注入强心剂。因此,其让步既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中共的让步只是临时性的假动作,而绝没有解决问题的丝毫诚意。 譬如,中国的股市问题并不是「印花税」的问题。降低「印花税」只是降低了股市买卖的交易成本,并没有解决中国的宏观经济问题,比如通胀指数高涨、人民币升值、外资撤离、房地產泡沫等。更何况股市「大小非」的减持,和把股民钱包当提款机的恶意融资行为,才是中国股市的先天顽症。 要解决股市问题,让股民有一个健康的投资环境,则必须实现「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而这又有赖於新闻自由、公正独立的司法体系、乃至百姓有结社、集会、示威等制约政府权力的自由等。这些问题不解决,降低「印花税」只能说是一个假动作。有人预言,中国股市会暴涨之后暴跌,实际我看也是如此。 与达赖喇嘛谈判也是另外一个假动作。因为双方以前并不是没有谈判过,而是至少谈判了五轮。迄今无丝毫进展的原因就在於这些谈判都是闭门谈判,中共只是藉此拖延时间和应付国际舆论。此次西藏事件能否开放国际社会(比如联合国)独立调查,公佈事实真相,是解决当下问题的关键;而对於西藏长远的宗教自由、文化保护以及汉藏民族关係的问题,能否开放国际观察员参与谈判并监督谈判协议的实施,则是对中共谈判诚意的考验。 解决西藏的宗教、文化问题,则涉及到中国《宪法》权利的兑现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还将引发出大陆天主教地下教会、基督教家庭教会和法轮功学员的《宪法》权利问题等,可说是牵一髮而动全身,而这些问题又都是中共不敢解决的问题。 我在4月11日发表「中共有办好奥运的诚意吗」一文时,已经预料到中共会在西藏问题上假做让步,故此提出考验中共办奥运会诚意的三个指标「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劳教)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 从印花税到西藏事件,如果谁觉得中共进步了,那麼很可能就又上了中共的当。谓予不信,大家不妨密切观察我提到的那三个指标。(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4/26/n2095572.htm (851)

章天亮:令人瞠目的「双重标准」

中共动辄指责西方国家在人权上奉行「双重标准」,然而真正以「双重标准」为圭臬的恰是中共。与它所批判的那些所谓「对外霸权、对内民主」的政府相反的是,中共对洋人奴顏卑膝,而对华人穷兇极恶。 比如中共去年年底颁布了《口岸爱滋病防治管理办法》,规定中国公民在境外居住一年以上者,入境时要在海关进行爱滋病检查。但如果你是一个外国人,或入了外籍,即使在国外生活了半辈子也可免去这项检查。 再比如,中共2007年8月17日发表了《中国的食品质量安全状况》白皮书,其中提到出口食品的合格率达到99%以上,而在国内的食品合格率只有 77.9%,这明显又是对中国人的歧视。 以上只是两个小例子,更不要说1958年到1962年的大饥荒,中共在国内饿死三千万老百姓的同时,对外援助(!)款额竟达23亿6千万元[1]。这些钱换成粮食,足够救活所有那些饿死的冤魂。 中共外交政策亦奉行「双重标准」,对民主国家求全责备,而对流氓国家爱护有加。中共可以出版美国的人权问题白皮书,但从不出版关於北韩、苏丹或缅甸的人权白皮书。无论是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还是伊拉克人,中共都曾时时提及、关怀备至,而七十年代红色高棉屠杀二十万华人,或1998年印尼暴徒对华人烧杀姦淫时,中共则一声不吭。 中共自己奉行双重标准也就罢了,然而许多人在爱国这个问题上同样奉行双重标准。 譬如他们对「藏独」表现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似乎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他们至高无上的使命(尽管达赖喇嘛并不想让西藏独立),然而当提到毛泽东出卖外蒙150万平方公里,江泽民出卖给俄罗斯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时,他们便集体失语了。 又比如他们抗议CNN主持人Jack Cafferty的「辱华言论」时热血沸腾。然而对新华社报导的「北京(2月)22日起将集中查暂住证以确保奥运会安全」,这些抗议者却安之若素。他们似乎并不认为,要求自己的同胞到北京看奥运会还要先办「暂住证」,否则就会被中共当垃圾一样清理出北京,是一种更深刻的歧视。 日本侵华造成我中国军民伤亡两千万,许多人至今提起日本时喊打喊杀,而中共自从夺取政权开始,歷次政治运动造成八千万人口非正常死亡,是日本杀死中国人口的四倍,「愤青」则对此表现出选择性的遗忘。 许多人对慈禧太后「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卖国行为特别痛恨,而慈禧卖国又怎及得上中共的一个零头?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所的左大培写了篇文章《中国银行已成为外资超级提款机》,他提到中国13家银行和保险公司贱卖给外国人,仅2006年就造成超过一万亿元的国有资產白白损失!面对这样卖国行为,愤青们又选择了「视而不见」。 当我们列出以上事实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对国家的前途深感忧虑。因为很多人或许不能在理性地瞭解全部事实后再下判断,又或许只是人格分裂,借用「爱国」来发洩自己的情绪或带著自己的政治目的向中共諂媚。如果「愤青」并不真正关心中国的国家前途与人民福祉,那麼他们的「爱国」没有任何建设意义,这种表演反而会伤害我们的国家。@(http://www.dajiyuan.com) [1]. 附录一:1950-1964年中国偿还外债和对外援助支出(亿元)   年份 偿还外债 对外援助 1950~55 6.80 12.60 1956 5.97 4.04 1957 6.08 4.67 1958 7.23 2.76 1959 7.11 3.50 1960 6.73 3.63 1961 6.58 5.19…

章天亮:中共有办好奥运的诚意吗?

奥运火炬全球传递,所到之处抗议日趋激烈,许多华人学生或社团则被组织起来欢迎火炬乃至直接与抗议者发生冲突。此次抗议奥运火炬的除了「自由西藏运动」成员之外,还有「记者无疆界」和「拯救达尔富尔」等组织,其中「记者无疆界」的抗议最令人深思。 2007年1月,记者无疆界秘书长梅纳尔受邀访华,他向中共提出了改善新闻自由的十点要求,并提交了一份被关押的记者和网路异议人士名单。名单上列举的都是健康状况最差、年纪最大、坐牢时间最长的。中共煞有介事地答应「没问题」,并定下了释放某某或探视某某的日期。结果在会面七个月后,中共所有承诺无一兑现,这才有记者无疆界设计了五环手铐的黑色旗帜,用抵制奥运来回应北京的出尔反尔。 记者无疆界的抗议颇具代表性。因为2001年7月13日,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主办城市前,每个申办城市都可以做最后陈述。当时中国的承诺是:1、改善人权;2、开放媒体。 国际奥委会一向对中共採取绥靖和怀柔政策,日前也不得不要求北京在奥运会期间开放互联网。想想这也是人之常情,奥运会期间聚集北京的记者来自数千家媒体,然而又有多少家记者所在的媒体网站没有被中共封锁呢?这些记者採访奥运会的时候,勐然间发现他们连自己公司的网站都无法浏览,难道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吗? 1963年,肯尼迪总统面对柏林墙的时候说「自由有很多困难,民主也并非完美,但是我们从不会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锁在里面」。然而今天,经过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民众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中国人却仍然被一个「信息柏林墙」封锁着。这不仅是对奥运会开放精神的讽刺,也是中国人的耻辱——自己不但没有说的自由,连听的自由都没有,却还在为蒙住自己眼睛、堵住自己嘴巴的政权吶喊助威,这情形怎么想怎么觉得看起来很傻很幼稚。 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的人权问题。绝大多数中国人也都知道中国没有民主、自由、法制,至少几十万人因为言论或信仰被关押在劳教所里,受到苦役、酷刑和洗脑。而「劳教」是一个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的行政法规。 如果这些未经审判就关押在劳教所的政治犯、良心犯、信仰人士能够得到释放,无疑是对奥林匹克宪章所说的「让体育为社会和谐发展服务」原则的实践。 所以我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如果想办一个成功的奥运会真的很简单,当然这里的「成功」乃是依《奥林匹克宪章》来衡量的「成功」,特别是《宪章》所列出的第一条和第二条:尊重普世的基本道德价值;让体育为社会和谐发展服务,推动社会的和平和维护人类的尊严。 如果胡温能兑现当初申奥时的承诺,至少迈出一小步——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那么全世界都会对中国的进步感到欣慰,抗议者必会极大减少。办这样一个奥运会,我们中国人才真有面子。 「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恶法」是胡温想做,就可以在一夜之间做到的。大学生孙志刚被打死后,《收容遣送条例》不是一夜之间就废除了么?所以这里不存在能不能废除劳教制度,而是想不想废除劳教制度,或者更进一步说想不想办好奥运会的问题。 如果奥林匹克宪章的精神真能兑现,中国变得开放、自由,这才是中国人的福音,如此民族幸甚,国家幸甚! 当然,中共敢不敢兑现它「改善人权」和「开放媒体」的承诺,这才是我们应该严重怀疑并严密关注的。如果它食言在先,就不能指责别人抗议于后了。如果奥运会没开好,我们应该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中共才是。@*(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4/10/n2077091.htm (763)

章天亮:为何非要以无辜者的苦痛为代价?

胡佳被判处了三年半的徒刑,相信每个稍有善心的人看到他妻子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悲伤落泪时都会动恻隐之情。如果高智晟律师看到这张照片一定会更难过。胡佳为了中国的人权已经被软禁了一年多,终于在奥运会前被正式投入监狱,只有这样中共那些大奸巨恶的党徒们才能稍微放一点心。 我在看到胡佳被打得伤痕纍纍的照片时,忽然想起了一部老电影《The Long Kiss Goodnight》(中译名《特工狂花》),情节在我印象中已经模煳了,只记得一句臺词「生活就是痛苦,你必须适应它」(Life is pain. Get used to it!)。 在几大宗教中确实有类似的说法。上帝在将亚当逐出伊甸园的时候告诉他「你必终身劳苦」。释迦牟尼在宣说他的「苦集灭道」的「四谛」妙法时,也把「苦」摆在第一位。一个人不管再富有也难逃老、病、死和别离之苦。 我想胡佳先生和他的太太对这一点是有深刻理解的。这倒不是说他们因此就自讨苦吃,而是因为瞭解人生的痛苦,他们才尽其所能的帮助那些困苦中的人们。从对爱滋病患者的关怀、对环保的参与、乃至为维权人士送上一点食物或安慰他们激愤的心灵,都是他们多年来身体力行的善举。 正因为人生有痛苦,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和爱护才尤为可贵,所以基督教才说「要爱人如己」,所以佛教才告诉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反观中国,许多乃至绝大多数痛苦恰恰是人为因素所致。「无神论」的宣传使大多数中国人变成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恃强凌弱、以众欺寡,在掠夺、压搾弱势者中获得「强者」的虚荣和「成功」的快感。最为可怕的则是中共邪教集团以国家暴力为工具,对一切追求平等、自由、人权的人士进行灭绝人性的打压,从而制造出无数人间惨剧。 这些惨剧的发生常常伴随着堂皇的藉口,比如「稳定」、「秩序」、「发展」、「主权」等,而中共最新最有力的藉口则是「奥运会」。 「奥运会」本身并不是邪恶的,它是人类追求和平、公正和自我尊严的盛会,而胡佳的被捕,不免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奥运会,中共让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也许对许多人来说,奥运会是一次娱乐性的体育活动;对另一些人来说,奥运会是提振民族精神,重建民族自信的机会,然而问题是为什么奥运会一定要以像高智晟、胡佳或者成千上万名被迫害的信仰人士、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痛苦为代价呢? 如果没有中共,我们能办一个以人权价值为基石的真正的奥运会,不是更能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吗?@*(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4/5/n2071327.htm (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