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章天亮:有界的宗教 无界的文化

在神韵艺术团的新年演出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节目《黄粱梦》。讲一个书生醉心功名,一位道士为点化书生而给他演化梦境。梦中书生功成名就,还娶了美貌佳人,最后却因贪赃枉法而被抄家处斩。梦中经歷人生几十年沉浮,梦醒时,一碗黄梁饭才刚刚做熟。书生悟到了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道理,终于决意出家修道。 有关「黄粱梦」的传说有不同的原型。有的讲道士是汉钟离、书生是吕洞宾;也有的说道士是吕洞宾、书生是一个姓卢的人。无论怎样,这里反映出道家一个很大的特点——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被神仙点化,换句话说,道家是选徒弟的。 在冯梦龙的《醒世恆言》中,有一回目叫《吕洞宾飞剑斩黄龙》。吕洞宾得道后,问他的师父汉钟离:「我师成道之日,到今该多少寿数?」汉钟离回答已经一千一百多岁了。吕洞宾又问:「师父计年一千一百岁有零,度得几人?」汉钟离说:「只度得你一人。」吕洞宾说:「师父你度人太慢了,如果给我三年的时间,我度三千个人回来。」 汉钟离哈哈大笑说:「世上众生不忠者多,不孝者广。不仁不义众生,如何做得神仙?你三年能找到一个可度之人,也算是你的功劳。」 于是吕洞宾辞别了师父,云游三年,遇到的人不是悟性太低,就是怒气太重,抑或是不肯皈依道门。三年后,吕洞宾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度成。这个故事可以看出道家度人时选人之难。佛家虽然广开方便之门,但是也是只度有缘之人。 现在世界上最大的人群大概是基督徒,基督教新教徒、天主教徒和东正教徒共有将近二十亿。信仰其他大宗教的也都有上亿之众。宗教常常具有鲜明的排他性,不管一门宗教的人数再多,是不是属于这个宗教却是有一个严格的界限的。 尽管不同的宗教在敬拜、仪轨、参悟方法上大不相同,在文化这一层面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例如儒家讲「仁者爱人」,基督教讲「要爱人如己」,此外关于诚实、信义、友爱、宽容、去除贪心、嗔怒、痴迷、色慾等方面的教导,几乎在各个宗教中都有。 因此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文化常常不受信仰界限的制约。一个信佛的人,在看到基督教的教堂、天顶画,听到基督教的赞美诗,也会觉得这是艺术的精品。反之亦然,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塔利班除外),也常常为佛教徒的作品倾倒,他们也都能感受到作品中的虔敬、感恩与善的能量。 此次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演,正在超越信仰的背景而与每一位观众的本性呼应共鸣。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演出中纯美的艺术与纯善的内涵。普世的价值以文化为载体,产生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效果,而这种文化又是我们纯正的中国古文化。 身为华人,我们怎能不赞叹和襄助这样的盛事呢?!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2/27/n2025698.htm (947)

章天亮:从赵本山收徒看奥运的堕落

上个星期,赵本山在他自己的本山影视基地小剧场举行了隆重的收徒仪式,35名弟子齐刷刷地跪地叩拜,整个过程歷时一小时三十分钟,据大陆网站报导,该活动策划了三个月之久。 消息传出后,国内很多网站都是一片骂声,既骂赵的狂妄,也叹徒弟们的悲凉。其实从该活动搞出这么大动静来看,无非是一次商业炒作而已。赵本山满足了虚荣心,当徒弟的则可扛着「赵家班」的招牌去各地走穴赚钱,可谓各取所需。 许多网友对此活动不满的真正原因,大概是嗅到了背后浓重的铜臭味。赵的徒弟们也并不讳言,譬如王小宝就坦承「自打拜赵本山为师后,他们师兄弟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都鸟枪换炮了,现在我们都住在100多平米的大房子里,都开上了小汽车』」。 一场拜师闹剧实际上就是一场交易。 韩愈在《师说》中说,当师父的责任在于「传道、授业、解惑」,其中「传道」为第一位。当年孔子周游列国时,穷困潦倒,绝粮陈蔡。弟子们仍忠心耿耿,对师父不离不弃。可见圣人的弟子实为求道而来,不会因利益的缘故而自谋出路。 现代社会老师与学生则成了一种僱佣的关系。学生出钱,老师讲课,学生倒像是老师的老闆。 一旦涉及到利益,很多东西就都会变质。奥运会也概莫能外。 早期的奥运会秉持着两个原则:一个是非职业化、另一个是非商业化,由此奥林匹克的和平、公正、团结、非歧视等精神才得以维繫。 在1980年,萨马兰奇当选为奥委会主席,从此奥运会走上了职业化和商业化的道路。1980年,奥委会从宪章中取消掉了关于「业余」的规定,使职业选手得以参加比赛。由此,奥运会的娱乐功能大大加强,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更使这一体育盛事全面转型为商业运作。 围绕奥运会的主办、基础设施建设、电视转播权、广告、旅游业等,产生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金牌得主受到万众瞩目,背后巨大的名利驱动必然产生以追求金牌为目的的丑闻,即兴奋剂的使用。更为恶劣的是,奥运会的主办方以数十亿美元的利润、数百亿美元的大工程为经济槓桿,利诱收买政客对大规模的人权迫害视而不见。 时至今日,很多人打着体育与政治脱钩的幌子,默许独裁政府的暴行。这实际上是奥运会商业化后必然产生的政治化的结果。 如果说谈论人权是「政治」的话,首先把北京奥运与政治挂钩的就是中共了。2001年7月13日刘淇在莫斯科向国际奥委会做最后的申办奥运会陈述时一共讲了三点,第一点就声称「它(奥运会)将有助于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并将有益于我们人权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之后,中共不但并未改善人权反而频频以奥运会为名抓捕信仰人士、异议人士和上访人士。高智晟律师就因为就奥运会的一封公开信而被捕,至今下落不明。胡佳和类似胡佳的人们也被「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口号「压倒」。此时为甚么不见那些政客出来声明「奥运会与政治脱钩」呢? 利益的驱动改变了奥运会的本来面目,就像它改变了原本庄重严肃的师徒关系而出现赵本山收徒的闹剧一样。许多人看赵本山事件的时候倒还明白,看到奥运会的时候就煳涂了。也不知道是真煳涂,还是装煳涂。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2/20/n2016479.htm (932)

章天亮:三个中国

【大纪元2月6日讯】周末到纽约观看了“神韵艺术团”演出的“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散场后步出大厅时与两位邂逅的女士聊了很久。其中一位叫 Marvi Weigensberg,在The Joy of Music(音乐之喜悦)任主管。她对我说,她对中国的了解原来只局限于中国菜,看了这场演出,她极为欣赏中国的历史、哲学和价值观。这使我联想到外国人对中国的理解。人们都知道那里有廉价的商品、广阔的市场、大都市摩天大厦鳞次栉比,但贫富分化严重,商机与风险并存。这是许多人眼中的 “经济中国”。当然还有许多人知道,那里是一个共产党国家,有新闻审查、人权迫害、权力寻租、腐败纵横,没有独立公正的司法体系。这是一些人眼中的“政治中国”。然而“经济中国”和“政治中国”并不能代表中国,还有第三个中国常常被人们忽略,即“文化中国”。很多洋人喜欢中国菜、看到中国的兵马俑、长城、故宫或字画、古玩,乃至汉字都觉得很惊叹,然而这远远不是真正的“文化中国”。《易经》上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引申开来,真正看得见摸得着的只是“器物”,看不见摸不着的才是文化的精髓。中共在盗用中国民族文化的过程中,所展示的都是“形而下者”,文化的精神却彻底丢失或被篡改了。在神韵的演出中,如果我们只看到高超的舞蹈技巧、华美的服饰以及绚丽的天幕设计,或只听到动听的音乐旋律,那么我们的欣赏仍只停留在文化的表面。演出中所表达的敬天重德、对信仰的坚贞守护、忠孝节义的精神,才是真正文化内涵的展现。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即使动用倾国之力,也仍然无法创作出一台能与“神韵 ”演出媲美的晚会。中国文化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不以“血缘”而以“文化”来划分民族。也就是说,即使你金发碧眼、高鼻深目,但是你认同中国文化,那么你就是华夏人;相反,即使你讲汉语、写汉字,但数典忘祖、毁坏礼乐文化,那么你只能算“夷人”。这种划分方式,儒家称之为“夷夏之辨”。唐朝皇帝带有鲜卑人的血统,然而我们都视大唐为中华文化的顶峰,这也许是儒家 “夷夏之辨”的一个范例。从这个角度来说,“文化中国”就不再是个地理的概念。Ferro & Cuccia移民律师行总裁古齐亚(Edwards J. Cuccia)看罢“神韵”演出说“今晚我们都是中国人”或许也包含了这种文化认同吧。新年将至,我衷心希望,“神韵”所代表的中华文化能在中国大陆风行,让正统文化的复兴把我那里的同胞变成真正的中国人。(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美东时间: 2008-02-05 14:35:17 PM 【看农历】 (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