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章天亮:从男人喜欢长腿美女说起

这几天看到许多媒体都在转载「新科学家」週刊的一个研究结果,题目是男人为甚么喜欢长腿美女。大概的解释是「腿长代表健康」,当然研究者也否定腿越长越好的误区,称腿太长反而不受青睐。 腿长是否代表健康,文章中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推导过程。不过结论倒很符合我们的常识,也就是人体必须比例匀称方为美。这个比例至少早在十五世纪前就有人研究过,那就是「黄金分割」。该比例被大量使用在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中。 所谓「黄金分割」是指两个数字的比例为0.618,这个数的倒数刚好为1.618。有人仔细研究发现,人体竟然有十几个地方符合「黄金分割」的规则。若以肚脐为界,完美的身体比例为肚脐以上与肚脐以下的高度比为0.618。再比如肘关节位于肩关节到中指尖的黄金分割点上,膝关节位于足底至肚脐的黄金分割点上等等不一而足,即使如人体新陈代谢的最佳温度22.5℃也是人体正常体温36.5℃的黄金分割点。 由此我们似乎可以解释为甚么欧美人比亚洲人看上去身材修长,盖因亚洲人的腿普遍偏短一些,达不到黄金分割的比例。男人喜欢长腿美女,原因未必如科学家说的那么复杂。或许仅仅出于一种「美学」的感性考量,而非「健康」这种理性考量吧。 由此,我们不免问自己一个问题:大自然或者造物主是否是一个数学家?在创造自然和生命时利用了美学的数学原理? 菲波那契(Fibonacci)数列或许是另外一个引人深思的例子。它由两个数字0和1开始,后面每个数都是前面两个数的和,也就是 0,1,1,2,3,5,8,13,21,34,55等等 (譬如55=21 34),直至无穷。 该数列的奇妙之处在于,随着数字的增大,前一项与后一项数值的比例越来越逼近黄金分割。 在自然界有一个奇妙的现象,就是一朵花的花瓣数量通常都是菲波那契数列的某一项。譬如向日葵的花瓣数为89,其中55个朝向一边生长,另外34个朝向另外一边。此外如蜗牛壳、山羊角、鹦鹉螺、螺旋形的松果、植物茎上叶子的排列、昆虫身上的分节等都与菲波那契数列一样符合黄金分割的规则。数学计算的结果是,这种结果最有利于物种接触日光,从而获得生长的能量。 俯身观察一下我们周围的大自然,其数学模型常常极为简洁而优美。像牛顿第二运动定律、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这些物理学的主导规则竟然是以极其简单的数学公式来描述的。 中国的古人一定很懂得简易的法则。例如《史记.乐书》记载了琴的制作方法。以八十一根丝线缠成一根琴弦,然后以八十一为基数,按三分之一的比例加减,得到 81、54、72、48、64这五个数。以相应数目的丝线缠出的琴弦就可以弹出「哆、来、咪、唆、拉」这五个音。 自然界也许是简单的,那些经济学的复杂运筹、管理社会政治的权谋机变、以及现代科学的海量数据、复杂的方程、向量和矩阵运算都是对「道法自然」的一种偏离吧。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1/24/n1988530.htm (885)

章天亮:维系社会的三道防线

预计美联储又要大幅降息了,这无疑是次级贷款危机的延续。记得上个月初,小布什宣佈了次贷利率冻结计划,为上百万还不起贷款而面临银行拍卖住房的人纾解困境。那天中午和几个美国人聊天,其中一人说:小布什的政策等于用我们的钱给别人买房子! 这种抱怨是有道理的。由于银行最初几年贷款利率很低,使得许多原本买不起房子的人也加入购房行列,房地产商趁机迅速提高房价。现在利率上浮,贷款问题浮出水面,由此引发的一连串恶果甚至可让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共和党政府当然不想看到上百万人无家可归,更不想让经济问题拖累大选,于是出手救市似乎顺理成章。然而银行毕竟要生存,既然资金无法从付不起贷款的人那里回笼,那么也就要依靠那些购买了高价住房,却老老实实付款的人。 此时,那些不顾自己偿还能力而购买了豪华住房的人反而有政府托着,老实付款的人看起来是吃亏了。冻结利率计划会造成一个恶果,就是你可以不为自己的莽撞行为负责,最后靠欺负老实人还是能够找到出路的。 简单的说,这就是社会公平受到了伤害。假如每个人都抱着这样的侥倖心理去购买力所不能及的大房子,最后找不到可欺负的老实人,随之就是银行破产和经济的崩溃。 美国作家威廉姆.庞德斯通(William Poundstone)举过一个类似的例子,新西兰的报亭不上锁,哪个人需要报纸就留下钱后自行取阅。当然会有人偷报,但是大家意识到如果偷报的人多了,那么报亭就会上锁甚至关闭,给大家带来麻烦。于是大部份人明知吃亏,也仍继续付钱看报。 老实人如果总吃亏就会心理不平衡,也会去跟着干出格的事。一般的想法就会是诉诸严厉的措施去惩戒那些不老实的人,从而杜绝让老实人吃亏的行为。 以上论述卑之无甚高论,但是我们看到非常重要的两点:第一、社会需要老实人来维繫;第二、社会要保证老实人继续老实下去,就得惩戒那些奸猾甚至作奸犯科的人。 中国社会的畸形之处就在于,司法体系已沦为权势集团的工具,它不但不能维繫公平反而在很多情况下破坏着公平。而那些老老实实做人的人,正是政权压搾和迫害的对象,以至于大家都感叹做老实人吃亏。 其实维繫社会还有第三道防线,就是信仰。在中国还有一个特殊的人群,他们对神的公义充满信心,而把世间的得失看作过眼烟云。即使明知吃亏也坚守自己的道德而不投机取巧。这些人就成为维繫社会运转的最后基石,但是偏偏对这些人,中共要动用最残酷的手段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如果将来,中国社会出了大问题,我们得知道这是中共破坏维繫社会的三道防线所致。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1/16/n1978786.htm (1051)

章天亮:从高智晟、胡佳到胡紫薇

高律师已经杳无音信数月之久,十几天前胡佳也被捕入狱。有消息说胡紫薇也因为在中央台的新闻发佈会上揭露主持人张斌的情变而遭逮捕,并说她要被关押至奥运会之后。尽管这一消息并未得到中共官方证实,但我毫不怀疑中共有逮捕胡紫薇的意愿和决心。 无论是高智晟、胡佳还是胡紫薇,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中共奥运的牺牲品。中共2001年在莫斯科申办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曾经承诺开放媒体和改善人权。现在中共终于有了具体的行动:所谓「开放媒体」,据新华网报导说,是奥运会期间允许美国的成人杂誌《花花公子》在大陆出售;而「改善人权」大概就是把所有遭受人权迫害的人、或者为中国人权呼吁的人关进监狱,让北京变得像北韩的平壤一样,外国记者只能听到一片莺歌燕舞、歌功颂德之声。 或许有人会对高律师与胡佳先生的被捕报有同情,因为他们的言论并不能公开在大陆的媒体上发表,影响力不如胡紫薇大,而胡紫薇却是把自己的家事放到中央台体育频道改名为奥运频道的新闻发佈会上,在全世界面前砸奥运的场子、丢中国人的脸,所以她的被捕是自找倒霉。 然而谈到给中国人丢脸的问题,我们不禁会产生一个疑问:如果张斌确实是一个道德败坏的色狼,让这样的人来主持奥运会,中国人就不丢脸了吗?更进一步的疑问是:像中共这样屠杀八千万中国人、出卖数百万平方公里领土、极力破坏中国传统信仰和文化的犯罪集团,竟然要代表中国人主办奥运会,中国人难道就不丢脸吗?我们十四亿人的泱泱大国,五千年歷史文化的积淀,难道就不能找到一个真正代表民意的政府来主办、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来主持我们的奥运会吗? 胡紫薇所说的「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的言论,就是在触及这个深层的问题,也就是谁才配主持奥运会的问题。在这种拷问下,中共恼羞成怒,逮捕胡紫薇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胡紫薇的悲剧表面上是丈夫的背叛,实质上反映出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就是大陆的色情氾滥与道德沦丧。胡佳为爱滋病呼吁的时候,则触及了中共「血浆经济」与官黑勾结。高律师的公开信则反映出更深层的人权迫害。他们的被捕印证了高律师的一段话:「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它真实的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远不知道在甚么环节上去改变它。实际上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 高律师在写这封公开信时,也许与现在的胡紫薇一样,仍对如何改变中国存在困惑。这就回到我们几年来反覆陈述的一个观点——这个制度在犯罪时,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不协同它,罪恶也就被制止了。通俗的说,就是通过退党告别中共,和平解体这个罪恶的制度和行恶的机制。这样才会对高律师和胡佳先生有所帮助,并在很大程度上预防胡紫薇的悲剧的发生。@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1/9/n1970908.htm (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