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章天亮:闲话梳头

歷史上关于梳头的诗词并不少见,唐朝大诗人李贺就专门写过《美人梳头歌》。当然美人不梳头的诗词也有,像李清照就有一首《武陵春》,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开始。李清照中年丧偶,故做此哀音,懒得梳头是因为痛悼夫君,「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宋代大才子苏东坡在妻子亡故十年后,做《江城子‧悼亡妻》,说梦到妻子,「小轩窗,正梳妆。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大概是最悲哀的关于梳头的宋词了。 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梳头,可说是最忧国忧民的梳头。开头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来感慨安史之乱带来的家国之悲。最后说,我的白髮越搔越短,连簪子都带不住了,「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当然也有喜悦的梳头。花木兰替父从军十二年,终于平定边患。天子问木兰要何赏赐。木兰回答说,我不想做部长,只想千里返乡,侍奉双亲,即「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回家后,木兰终于忠孝两全,再无家国之忧,于是恢復了女儿本貌,对镜梳妆,「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最丑的梳头,大家可能都在照片上见过。那个窃国小人在西班牙国王面前梳头的照片在报纸上刊登出来,满世界的人都嘲笑中国竟然是这么个小丑在做国家领导人。 我见过的最美的梳头是神韵艺术团今年新年在纽约的演出,其中有一个傣族舞。少女们在水边坐下,将头髮梳理后扎起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却那么柔美从容。 中国人深受道家文化影响,认为一个人的一个动作,都会包含这个人全部的思想、人生阅歷、乃至过去、现在和未来。观照前面几个例子,同是梳头动作,或悲或喜,或忧国忧民,或丑到极处,或美到极处,那都是每个人德行的反应。 孔子曾经说「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大概意思是说,弟子在家要孝顺父母,出去要友爱兄弟,谨慎而有信用,博爱而亲近仁德。这些事情如果做起来都不费劲儿了,那就再学学技艺(指礼、乐等六艺,其中包括舞蹈)。 孔子讲得很清楚,要想学好音乐、舞蹈,得先把道德修养好了,「行有余力,则以学文」。道德搞不好,学艺的事情只能缓行。 我曾在上个星期到巴尔的摩附近的一个饭店欢迎神韵艺术团的到来。见到他们时,我忽然感到自己只不过是尘世中人。他们一个简单的动作能做得如此优美,应该是源自内心出尘脱俗的纯净。这也是我和所有观众一样,被他们深深打动的原因吧。 @*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2/30/n1959074.htm (760)

章天亮:中共反华 干扰神韵演出

据媒体报导,美国纽约州州议员麦克尔.本杰明(Michael Benjamin)18日收到来自中领馆的诬衊信件,信中採用中共一贯的手法诬衊和攻击法轮功,并且以「中美关系」相威胁,胁迫州议员不要以任何方式「支持」圣诞晚会和新年晚会。本杰明议员将此信公开。读罢网上公佈的传真信件,感觉中共又在打着中国领事馆的旗号从事反华活动了。 今年8月18日,中共发文给新唐人系列大赛捣乱的时候,我曾总结过中共每次捣乱的五大特点。第一是必然性,即无论新唐人做甚么,中共必然捣乱。这次的传真件验证了这一观点。另外,我还谈到另外四个特点是「滞后性、匿名性、谩骂性和给中共自己帮倒忙。」 中共领馆的传真一一印证了当时总结的五大特点。最可笑的是「给中共自己帮倒忙」,议员的太太肯尼迪.本杰明(Kennedy Benjamin)表示,本来她因为时间关系只能参加週五的招待会,但因为这封诬衊信,「我一定要抽时间来看演出了!」。 最不可思议的验证则是「匿名性」。按道理说,堂堂一国领馆写给议员的公函至少要署上总领事、哪怕是秘书的名字,并签名以示有人对信中内容负责。网上传真显示,不但无人签名,且只落款「纽约总领馆」。我猜想,起草人也知道这是在造谣诽谤,害怕被法轮功起诉,并将此传真做为呈堂证供吧。故此,索性落款中领馆,把责任推给法人代表——总领事了事。 领馆关于法轮功和神韵演出的谣言都是些早被驳斥得体无完肤的谣言,兹不赘述,这里仅仅想指出,神韵艺术团演出的圣诞晚会与新年晚会,大大提高了华人的国际地位,改善了华人在世界各国政要心目中的形象。中共对神韵演出的诋譭(且连名字都不敢署),才是在抹黑华人的形象;中共对神韵所引领的中华文化全面復兴的阻止,才是真正的反华活动。 以巴尔的摩圣诞演出演出为例,负责主办的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与神韵艺术团一起受到了超过十项褒奖,马里兰州的所有联邦参议员都分别发来贺信,此外国会众议员,州长、市长、州议会、市议会以及郡一级都有贺信及褒奖。马里兰州州长、副州长和州务卿在州长褒奖令中说「你们所表现的高尚品德和能力,赢得了我们极大的信任和尊重。」巴尔的摩市市长西拉‧迪克逊(Sheila Dixon)把神韵演出当日指定为巴尔的摩「圣诞奇观日」,并鼓励所有市民共同庆祝。 经中共摧残至奄奄一息的中华文化,在神韵艺术团的手中復兴併发扬光大,扬名异域,再现了我们汉唐盛世时的文化魅力。 相反中共却因其反人类罪行、贪污腐败、践踏人权、毁坏环境生态、出口有毒食品等,在国际社会声名狼藉。许多分不清中共和中国的外国人甚至因此看不起中国人。是神韵艺术团的节目展示了中国人的道德、勇气、尊严以及高超的艺术成就,改变了中共强加给我们的懦弱、猥琐、自私、傲慢、粗鲁、乃至为自己赚钱而不顾他人死活的形象。 神韵对中国人道德感的唤醒,对正统文化的復兴,无疑会清除中共赖以生存的「党文化」环境,带给中国人自由、人权和尊严,这才是中共诋譭神韵的原因,也是中共反华的又一次表演。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2/20/n1948915.htm (748)

章天亮:神韵演出 开启新的时代

新唐人圣诞晚会在巴尔的摩歌剧院的演出落幕了,每次看罢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总会感到喜悦、震撼与一种醍醐灌顶式的顺畅。优美的乐曲、亮丽的背景、典雅的舞姿、华美的服饰、精緻的道具,让观众的心与他们一起歌舞欢唱,或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与归宿。 大幕拉开的一刻,舞台上一片祥光瑞霭。开场节目讲述了那久远的传说,宇宙的创造者带领众神下世,为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而来到中国,开创了中华文化。大唐的华服与恢宏阔大的音乐,在观众中引来一片惊嘆与深深的震撼和共鸣。 今晚的舞蹈节目或热情奔放,或雍容典雅,水袖舞、扇子舞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女高音姜敏、黄碧如、男中音曲乐和女低音杨建生的演唱则讲述了法轮功学员面对迫害而怀有的济世救人的苦心。《善念结佛缘》表达了一念之善对人命运的改变。最喜欢《觉醒》这个节目带给普通人的深深思考,即面对迫害,我们每个人只要稍有作为,悲剧即可停止。 此次演出,负责主办的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与神韵艺术团一起受到了超过十项来自联邦参、众议员,州长、市长、州议会、市议会以及郡一级的褒奖。中华文化不但正在復兴,更在全面走向世界。 歷史上,西方社会曾在十五世纪开始了一场文化復兴运动,那是曾盛极一时的古希腊文化经过中世纪的衰败后走向復兴,这一场復兴积累数百年,至十九世纪方蔚为大观。而中国的文化,自大唐走入鼎盛,因中共建政与文革而遭灭顶之灾后,至今日方始否极泰来。与西方文艺復兴不同的是,尽管刚刚走过这个歷史的转折,神韵所放射的光芒已如旭日东昇,辉煌夺目。 对比两种文化復兴,可以看到许多有意思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两种復兴都带给我们既古老而又全新的感受。以神韵演出为例,他所承载的价值观是古老的,从敬神、重德,到忠孝节义,这些正统价值是自生民之初,人类就必须遵守的规范。无论是数百年前的歷史故事,还是数千年前的神话传说,神韵所带我们回到的时代都是人类的童真时代。 而在另一方面,神韵的艺术手法却日日发展,日日更新,及至最现代化的舞台、灯光、音响效果,数千年的民族乐器辅之以最成熟的交响乐配器技巧、最先进的三维动画天幕设计等,每一个节目的内涵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这种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演绎出令人惊嘆的效果。「天上人间」、「流光溢彩」、 「叹为观止」、「余音绕樑」、「庄严」、「纯净」等词彙,如果在看到神韵演出前还有些抽像的话,在看过演出后则显得如此具体真切。 也许许多艺术家还在各自的领域艰难地探索未来艺术的走向时,神韵艺术团已经把一个有系统成规模的艺术形式摆在了世人面前。从去年四大洲30多个城市的20 万现场观众,到预计今年近70个城市的逾60万现场观众,神韵艺术正迅速走向世界各国主流文化的舞台。五百年的西方文艺復兴结束了政教合一的中世纪,中国文化的復兴也将带我们走向一个新的时代,这难道不让我们中国人感到充满希望的吗?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2/20/n1948278.htm (850)

章天亮:香港传唤江泽民出庭的启示

12月11日下午,两名法轮功原告朱柯明与傅学英在香港高等法院前举行新闻发佈会,宣佈香港高等法院已经批准在中国大陆向被告江泽民、李岚清和罗干送达法律文件。该文件起诉三名被告触犯酷刑、伤害、非法监禁、滥权等罪,要求民事赔偿。 原告朱柯明曾在2000年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江泽民,揭露江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招致疯狂报復,被关进监狱酷刑折磨五年之久。获释后回到香港,继续依法追究江泽民的罪行。 香港最高法院秉持独立办案的精神,于今年8月9日批准了「在司法管辖区外送达的许可令状」,即根据大陆与香港的协定通过大陆高级人民法院向三名被告送达起诉书。 尽管香港尚无普选特首的民主制度,但是香港的自由和司法独立这两个特点已经在极大程度上遏制了邪恶的氾滥,也对中共独裁者形成了巨大挑战。也就是民间可通过言论自由形成对犯罪者的舆论压力,同时也可通过独立的司法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精神去遏制罪行,哪怕唆使者曾是最高当权者。 对中国大陆的那些受迫害者来说,自由和独立的司法恰恰是最迫切需要的。有了言论自由,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讲真相,揭露中共谎言,传播自己的信仰;有了独立的司法,不但那些被关在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会依法获释,还可以依法起诉迫害者要求他们承担刑事责任和做出民事赔偿。 也就是说「自由」可以保障信仰的传播,可以消除妖魔化的宣传;而独立而公正的司法,则可让信仰者免受迫害。二者只要得其一,中共的迫害就无法进行。个中道理中共当然明白,因此才死死控制宣传与司法这两个分别属于谎言和暴力的系统。 江泽民的反应大概会是通过各种渠道施压及游说最高法院法官,然而香港法官并不像内地法官那样在政法委的掌控之下。事实上,香港区以上法官实行终身制。除非法官本身行为不检点时要受到弹劾外,否则终身就任法官,这是避免他们因秉公办案得罪权贵而专门设立的保护制度。 我认为江泽民不会到庭,甚至不会委託律师到庭。但我期待香港法官能真正秉公办案,俾正义得以伸张。◇ 原文网址: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2/14/n1941870.htm (958)

章天亮:音乐的力量

项羽有拔山扛鼎之勇,曾在巨鹿大战中破釜沈舟,九战九胜,大破章邯,奠定了西楚霸王的威名,却因「四面楚歌」而信心尽丧,最后败亡乌江。 我常感慨音乐的力量。韩信井陉之战可说是军事史上千里奔袭、以少胜多、出奇制胜的光辉典范。而垓下十面埋伏,以歌声瓦解楚军的斗志,则已臻「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化境。 2005年法国电影《圣诞快乐》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英法对德国作战。在圣诞之夜,德国士兵请了一对声乐家为他们做平安夜表演。这对声乐家到了最前线走出战壕演唱,对面的士兵也都听入了神。双方最终互换礼物,并听牧师佈道。在后续的几个星期,交战双方都是在和平的气氛里度过的。 2003年奥斯卡获奖影片《钢琴师》也是基于一个真实故事,一个犹太裔的波兰钢琴师在二战期间为逃避德国人的追捕,藏身在阁楼中,几乎要冻饿而死。一名德国上尉发现了他。在得知了钢琴师的职业后,上尉将他带到一架钢琴前,并让他演奏。尽管钢琴师已飢寒交迫,然而他却以纯熟的技艺和内心的光明与和平感动了德国上尉。最终上尉帮助钢琴师度过了难关。 这些音乐力量的展示常让我很遗憾自己没有机会培养这方面的才能。现代社会重理工而轻人文的趋势,让我们越来越依靠外在的技术和享受,忽略了聆听内心的声音。而一支好听的音乐就是让我们沈静下来,省思内心的最好方式。 新唐人2006年「圣诞奇观」和2007年新年晚会向观众呈现了众多华美的音乐,如高远而纯净的藏族音乐、刚健奔放的蒙古族音乐、优雅舒缓的满族音乐、神秘幽远的大唐《鼓韵》以及时而婉转时而昂扬的《精忠报国》。此外更有恢弘阔大,将人带入辉煌天国境界的《创世》和《敦煌》。 这些音乐即使时隔将近一年,仍在脑海中萦迴不去。 获奥斯卡2006年最佳外语片奖的《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被监听的异议作家痛悼另一位自杀身亡的作家时,在自家钢琴上弹奏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The Appassionata Sonata)。在监听到这首曲子时,从来都是一副冰冷表情的特务流下了泪水。接着镜头切换回作家的起居室,作家问他的女友:「你知道列宁如何评价这首曲子吗?(列宁说)『如果我一直听它,我就不会把革命进行到底了。』听过这首乐曲的人,我是说真的听懂了这首乐曲的人,能是一个坏人吗?」这首曲子熔化了特务心中的坚冰,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我们看到许多这位特务因此而做的善举。 今年新唐人的圣诞和新年晚会又要登场了,我十分期待他们即将推出的新的音乐。也会发出类似的感叹——如果一个人真的听懂了新唐人晚会的音乐,那他还能是一个坏人吗?(本文将发表于章天亮专栏)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2/5/n1929996.htm (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