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章天亮:从汪兆钧公开信看政局走向

【大纪元10月31日讯】汪兆钧的公开信是十七大闭幕后的一个亮点,背后折射出的政局走向耐人寻味。 十七大的人事安排让很多人觉得江系力量仍然不可小觑,周永康这个指标性人物晋身政治局常委之列,贾庆林与李长春赖着不走,这固然是江泽民害怕清算而拼死一搏,希望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得以延续,并保全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而事实上江泽民也把胡锦涛逼到了死角。 由于胡锦涛坚决不对镇压法轮功表态支持,令江泽民对胡锦涛极不放心。出于自保的考虑,江泽民不得不安插自己的人马,极力阻止胡锦涛全面掌权和平反法轮功,甚至不断传出有关江泽民行刺胡锦涛的新闻。 胡锦涛固然可以韬光养晦,但绝不想窝囊到底。从1992年做「储君」开始,胡倚仗自己的年龄优势,打算把江泽民及其人马熬下台,以便施展自己的拳脚。然而江泽民2002年十六大留任军委主席,以及2004年下台后通过曾庆红、黄菊、贾庆林、李长春、罗干以及陈良宇等继续干政,已经令胡锦涛忍无可忍。 胡锦涛由于一向小心谨慎,因此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志在必得。逮捕陈良宇,就是清洗江家帮的第一步。江系反扑也非常兇勐,十七大人事安排成为江系迴光返照的拼死一击。此时胡已无退路,如果听任贾庆林、李长春和周永康左右政局,他就等于要在窝囊了十五年后,在最后五年任期中继续窝囊下去。 老子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早在十七大开幕第二天,我就曾经谈到过这种趋势。江泽民如果成功把周永康推进常委会,就会让胡锦涛下定全面彻底清除江泽民及其人马的最后决心。 汪兆钧的公开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或许有人会说,也许中共内部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理汪兆钧,暂不动他。但是依照惯例,中共至少要立刻找汪兆钧谈话或者像对待高智晟那样把汪兆钧围困起来,而汪兆钧发表紧急声明,表明他仍很安全,也未遇到任何麻烦。这与2003年,吕加平揭露江泽民篡改简歷以及与宋祖英的不正当关系后,仍然安然无恙,有异曲同工之妙。这表明中共高层必然有人在保他。 我们注意到,在十七大之后,周正毅再次开审并牵出江绵恆。这无疑是胡温捣毁上海帮战役的延续。另一可圈可点的事件就是大陆访民起诉周永康的诉状被北京法院受理。这在中共建政后是前所未有的。从中共内体制来说,法院隶属政法委领导,而周永康则是政治局常委中分管政法委工作的。也就是法院受理对自己上司的起诉。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比周永康更高的政治局常委允许(至少默许),法院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等于政治自杀。 由于周永康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政策在政治局常委一级的代言人,周永康被传唤就成了胡江之争的另一个指标性事件。 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只能指望胡江的恶斗来为中国带来良性的转机。当今的中国,抛弃中共已经是大势所趋。无论胡锦涛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解体中共的机遇都已经成熟。 因此,胡温实际上不能决定中共是否解体,而只能决定中共如何解体。如果胡温借清理江泽民之机,带领中国走向宪政、自由,平反法轮功,那就等于为中国社会的全面和解选择了一条代价最小的转型之路,并因此而名垂青史。这当然是一切热爱中国的人都希望看到的一个结局。@*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0/31/n1885797.htm (822)

章天亮:简评十七届政治局常委会

周永康进常委,在很大程度上是江、曾为阻止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而强行安排的。(Getty images) 【大纪元10月22日讯】今日十七届一中全会预定于11点向外界公开所谓「选举」出来的常委人选,但延后至11:30,才对外发佈消息。这种延宕令人想起十六届常委的亮相也比计画 推迟了36分钟。当时是江泽民发动准军事政变,赖在军委主席的位子上不走,并把罗干、李长春强行推入常委所致。此次亮相延后,不知道是否是各方势力再次肉搏才达致妥协。箇中内情,日后必将逐步披露。 昨日公佈了十七大中央委员的名单。当我看到周永康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他进常委会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因为他已经六十五岁,如果不能进入常委会就必须退休了,完全不必连任中央委员。反之,既然「当选」中委,只能是内定在中共组织架构中再爬一步。他与罗干最为类似的是,靠双手沾满鲜血而获中共邪教垂青,并名列常委最后一名。 此次常委会中,胡江势力对比基本上为5:4,胡占微弱优势。常委中贾庆林、李长春、贺国强、周永康的江系色彩比较浓厚。贺国强曾任中组部部长,是曾庆红的接班人。贺曾经与贾庆林在福建共事,他在福建当省长期间正是远华案走私最猖獗的时期。至少应算渎职的贺国强被江泽民调到重庆当了市委书记,并在十六大上塞 入政治局,担任了中组部部长。 周永康进常委会想必是江泽民和罗干拼死争取的结果。周在中石油、国土资源部和四川省委书记期间劣评如潮,担任公安部长期间数次夸口说要降低刑事案发率,结果民间大型抗争不断,公安与黑社会沆瀣一气。然而越是这样的人,就越会得到江泽民和中共的信任。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最需要这样一个血债纍纍、劣迹斑斑的人进常委,以便在胡锦涛、温家宝有任何与民和解的意图时加以阻击。 胡锦涛窝囊十年做「储君」,又在登上总书记位子后继续窝囊了五年。十七届常委会的组成表明,贾庆林赖着不走,李长春尽管得了癌症还想继续象黄菊一样继续 「奋斗终身」,贺国强、周永康挤进常委,江泽民与曾庆红显然想让胡锦涛继续窝囊下去。 周永康大概觉得进了常委会就安全了,但是别忘了当年华国锋联合叶剑英、汪东兴「粉碎四人帮」时,王洪文与张春桥都是政治局常委,江青和姚文元则是政治局委 员。 周永康进常委,在很大程度上是江、曾为了阻止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而强行安排的。事实上,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做法有缓有急。最缓的做法就是切断迫害所需要的资金。中共组织系统几近瘫痪,做好事极难,而做坏事也需要一个重要前提,就是以大量的资金为润滑剂,即满足各级官僚贪污之后仍能剩下足够的资金诱使那些具体做事的人去行恶。 此次,前财政部长金人庆连中央委员都没有当上,外界盛传胡在追查他当年为镇压法轮功祕密给江巨额拨款之事。如此,即使周永康当上常委,但没有财力支持,镇压机器也必将逐渐停转。只是歷史的发展未必会留足够的时间给胡走这条缓路。 事实上,胡如果厌烦了做「儿皇帝」方法也很简单。中共和江泽民的血债是共产党也背不动的,胡锦涛就更加背不动。既然如此,何必给中共和江泽民背这个黑锅呢?索性停止迫害,甩掉中共,也就自然甩掉了血债,甩掉了江系的束缚,轻装上阵,做一个推动歷史转折的非常之人。◇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0/22/n1875701.htm (812)

章天亮:体育、战争与和平

《新纪元》週刊第37期锋笔天下。 章天亮:体育、战争与和平 作者﹕新纪元週刊:章天亮 【大纪元10月8日讯】 奥运会据说起源于一场斯巴达进攻古希腊城邦伊利斯的战争。由于斯巴达无法取胜,最后双方订立休战条约,并在奥林匹亚举行盛大的运动会。这只是关于奥运会起源的众多说法之一。然而它与中国的儒家思想却有着相通之处。 孔子说「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退而饮。」意思是说,君子没有什么可争的,如果不得不争,那就比赛一下射箭吧。大家互相作揖,谦让地走到檯子上,射完箭就退下来一起喝酒。 至于射箭的结果,孔子没有讲。老夫子大概也不在意胜负问题。本来大家要争斗起来,现在通过射箭的方式来了结,客客气气开始,客客气气结束。争斗就在「揖让而升,退而饮」的体育活动中被消弭了。所以孔子后面又跟了一句「其争也君子」。 圣人文武并举,六艺中「礼、乐」属文,「射、御」属武。「礼、乐」约束人不去争,但人的争斗之心难免,便以「射」来替代。争斗之极端便是战争,而体育则是对「射」的广义化。这与奥林匹克的精神竟然不谋而合。 另有学者考证说,古希腊城邦林立。一个小城,地不过百里,民不过数千。城邦之间的战争此起彼伏,最后大家决定在奥林匹亚举办祭祀宙斯的竞技比赛,并规定比赛期间停止一切战争,严禁将武器带入奥林匹亚地区;开放所有道路供人自由来往,并且不准侮辱和刁难前去参加盛会的人。 这种说法虽然与本文开头的传说有些出入,却印证了以体育代替战争的原则,同时也体现了现代奥林匹克宪章中的「非歧视」原则。古希腊人认为,任何一个参加盛会的人,都将受到宙斯的保护。它体现了在神之下的人应该互相关爱。 体育代替战争的例子在现代社会仍可找见其踪迹。二零零五年法国出版了一部电影,中文译名叫「圣诞快乐」。它取材于一九一四年的一个真实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不久,英法与德国作战。然而在平安夜,前线的士兵们却决定放下武器,互相交换巧克力和酒作为圣诞礼物。大家一起听牧师布道,并举行足球比赛。敌意就这样一点点消失了。我在看双方士兵踢足球时,总会想起「必也射乎?」这几个字。 十九世纪,奥运会再度以四年一次的频率召开,中间中断的三次分别为一九一六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一九四零年和一九四四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并非巧合的事实,也验证了体育的精神在于和平。 国际奥委会在二零零一年时将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主办权授予中国。然而中共却将此变成了血腥镇压信仰团体、异议人士与维权人士的藉口,并规定十一类四十三种人不得参加奥运会。如果我们上溯奥林匹克的起源,或以儒家文化对体育比赛进行诠释,无疑中共是在自绝于奥林匹克的和平精神以及非歧视原则。 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人权火炬在希腊雅典点燃。我真切地希望,奥运会能够在一个尊重人权的中国举行。(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0/8/n1859989.htm (755)

章天亮:《天龙八部》中的有毒食品

《新纪元》週刊第36期锋笔天下 章天亮:《天龙八部》中的有毒食品 作者﹕新纪元週刊/章天亮 【大纪元10月1日讯】 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阿朱的厨师老顾被打得「左眼乌黑,半边脸颊高高肿起」,接着被逼给敌人做饭。老顾一口恶气无处发洩,做饭时便「不停口的向镬中吐唾沫,跟着双手连搓,将污泥不住搓到镬中」,甚至「一面擤了些鼻涕抛在菜中,嗤嗤的笑了起来。」老顾在制作「有毒食品」时的心安理得,乃至报復的快感,呼之欲出。 最近大陆有毒食品问题成为国际焦点,许多人将其归结为商贩黑心、监管不力,然而仔细分析商贩之黑心,恐怕与厨师老顾有着相似的原因。 大陆去年出版了学者周勍的《民以何食为天》,内有一则故事可资旁证。「在中国中部的一位省级官员陪同国家主管农业的最高官员去一个养猪专业户家参观,发现猪栏里有一种猪的毛色光亮,臀部肌肉饱满发达,生猪卖相非常抢眼,而另一种猪则是普普通通的。这位高官好奇的问其原由,农民答曰:好看的猪是餵了瘦肉精的,屠宰后色泽鲜红诱人,十分抢手,是专门为城市的市民准备的,而外表一般的猪则是留给他们自己吃的。高官惊问:知不知道『瘦肉精』害人?答曰:知道。城市人有公费医疗,没事的。」 农民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是各级官员乃至监管人员压搾和歧视的对象。一口怨气郁结,于是「老顾心态」就出来了。他们找不到更低的社会阶层去压搾,只好去压搾猪,除了多赚些利润外,只怕也有报復的快感,巴不得这些猪肉能够送到高官们的嘴里才过瘾。 农民们或许不知道,工商、税务、检疫、城管人员要压搾农民也是因为心理不平衡。这些公务员知道他们的局长们正贪污受贿、花天酒地的享乐,还不用像他们这样在人声嘈杂、污水横溢的农贸市场出入。这些人惹不起局长,只好把怒气和敲诈的对象发洩在农民身上。 其实局长们的心理也不平衡,因为他们看到市长们在卖官鬻爵。许多局长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不得不按照「潜规则」行事,贪污来的钱倒有一大半要孝敬市长,称为保官钱。类似地,市长看着省长、省长看着中央、中央看着政治局乃至常委会。那些掌握权力越大的人从国库里抢钱的本事就越大。 于是大小官僚,无论权力大小、抢钱多少,人人心理不平衡。从权力金字塔顶端向下看,层层官僚敲诈盘剥下级官僚,层层觉得社会不公,怒气没有向上宣洩的渠道,只能向下转移,至最底层农民已经无可转嫁之人,便可能在制造食品时报復一下社会。 或许我们惊讶于这些农民害人时的心安理得,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麻痺良心的藉口——「我好歹比我上级还强一点咧」。 一个没有公正的社会是没有希望的社会。有毒食品也只是这个不公的社会制度催化出来的一种表现而已。不解决这个中共创造并赖以生存的制度,一切的恶劣现象只会越演越烈。 (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