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章天亮:《善与恶》之间的选择

【大纪元7月29日讯】1992年美国一部电影《闻香识女人》(Scent of a Woman)为其主演Al Pacino 赢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这部实际上表现两个男人间父子般的感情的电影里有两段堪称经典的台词。第一段是这样的:「在人生的道路上我面临过很多选择,我永远都知道怎么走是对的。毫无例外的,我知道,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走那正确的路。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走正路太难了!」 在2500年前的古印度,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舍利弗也说过类似的话——「堕落容易超升难」。 在普遍的人性中,善与恶共存。一个人要行善,则必须约束自己的恶念,要吃苦、付出,还要持之以恆的坚持;而只要稍微放纵自己的慾望就会堕落。放纵当然比约束更容易,所谓「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神洲电影制片厂最近出品了一部影片《善与恶》,其中有许多情节都深深地打动了我。它所带给人的向上向善的感染力,在近年来的影片中可说是非常罕见的。 这部不到两个小时的电影刻画了两条主线,一条是法轮功弟子所经歷的残酷迫害,以及如何在其中理智而智慧地讲真相;另一条则刻画了警察柱子如何在目睹迫害的残酷与法轮功弟子的善良后而最终被感动。这两条主线中始终贯穿着「善与恶」之间的艰难选择。 应该说警察柱子在一开始并非以正面形象出现的,他为了自己的仕途选择了抛弃青梅竹马的女友百合,对百合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被劳教也无动于衷,还将自己的好朋友刘峰送进洗脑班。他选择了警察局长的外甥女作为自己的女朋友。后来在一次处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中,柱子意外发现了自己的小学老师徐诗曼。童年时代的柱子就曾梦想当警察,并说要保护徐老师和所有的好人。徐老师的出现唤起了柱子心中从未泯灭的一点良知。之后,随着剧情的演进,残酷的迫害越来越折磨着柱子的良心,直到徐老师和刘峰的父亲被迫害致死,柱子终于完成了他最后脱胎换骨的转变。 这部影片的编导以独特的匠心,将八年来迫害的残酷与反迫害的和平展现在世人面前。从「自焚」伪案、酷刑、媒体妖魔化乃至活摘器官,到法轮功上访、请愿、散发真相资料以及电视插播,在这部电影中都有涉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电影虽然不是记录片,却是八年历史的一个真实缩影。然而在另一方面,涉猎如此多的东西却并未使影片看起来生硬零碎,整个故事叙述得非常流畅。在音乐、音效的配置和镜头的运用细节上,都可说匠心独运。 剧照 (神洲电影制片厂提供) 这部影片的另一个看点就是无论主角还是配角,每个演员都用娴熟的演技将镇压法轮功过程中的人生百态真实地展现在了观众面前。大法弟子的正气、理性和智慧表现的非常到位,市委书记和警察局长的狡诈、阴狠也惟妙惟肖,其他世人或麻木、或同情、或逃避的表现也都通过简单的对白和表情进行了细腻的刻画。可以说,现实生活中的人们都可以在这部电影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善与恶》所表达的除了选择之外,还有报应。那些行恶者不仅自身受到报应,还连累了他们的家人。 剧照 (神洲电影制片厂提供) 影片中有两个人物的颇具代表性。一个是外科马医生,在他看来有钱、有名、有个漂亮的太太,其它什么都无所谓,直到他因此而协同迫害,堕落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柱子则是另一个典型,他虽然最初选择了局长漂亮的外甥女,并被局长胁迫去对付自己的好朋友,但是心里一直有一丝不安,正是这点良知成为他最终走上正路的基础。 我不知道编剧和导演是否有意设计了这两个人物的性格。事实上,正因为迫害法轮功的残酷性超过了人类的心理承受能力和道德底线,这个选择就变得两极化了,最后形成了一条黑白分明的界限,善的越善,恶的越恶。最后的结局也就只能在光明的前程或无尽的恶报中选择。这不免带给人许多的哲学思考。 我们不能不承认,每个人的良知是与生俱来的,只不过就是在面对这场迫害的时候,愿不愿意听从良知的召唤罢了。柱子走的那条路几乎是只要有一丝良知尚存的人就必然走的路。 《闻香识女人》另一段经典的对白是中校为查理的辩护词,他说「现在你们面前的查理,他也来到了他的十字路口上。他选择了他的路,一条正确的路,一条高尚的原则所构筑的路将他引向光辉的人格。让他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吧!」 「善与恶」的选择看似艰难,但是看罢这部片子,我想很多人都会选择那条艰难却正确的路,并一直走入那无尽的美好与希望。我相信,这也是编导和演员们的期盼。@ 2007年7月28日于华盛顿DC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7/29/n1786245.htm (822)

章天亮:中国古典舞的欣赏与未来

大唐景龙三年,正月三十日。中宗在昆明池大宴文武,君臣尽欢。中宗命诸臣及昭文馆学士赋诗以记其盛事,并要选最好的一篇进呈御览。「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愿文章中天下,只愿文章中试官」都是讲自古文章评定之难。中宗下旨高搭一座綵楼,令文名播于天下的美人上官婉儿在楼上评诗。当时有两位有名的大诗人功力悉敌,一位叫沈佺期,另一位叫宋之问,外人合称「沈宋」。 上官婉儿凤冠绣服,轻裙长袖,端坐在楼上,立起一面朱牌,上写「奉诏评诗」。内侍将作好的诗文一一呈上。婉儿读两句便下评语,将不中试的直接扔到楼下。群臣仰望楼上,见到有诗文飘落下来,就捡起来看是不是自己的。沈佺期与宋之问却站在那里不动。因为二人自信自己的诗是最好的,必然中选。沈佺期对宋之问说: 「你我二人向来不分高下,这次谁的中选,便以此定下优劣,以后就不必相争了。」 宋之问笑着答应了。 不一会,婉儿又掷下一首诗,捡起来一看是沈佺期的。诗后的评语说「看沈、宋二人的诗,功力悉敌,但是沈诗最后两句气势已竭,而宋诗却奇峰突起,如禽鸟雄飞高举,所以去彼取此。」群臣再看沈宋二人的诗,皆对仗工整、词句华丽,确实难分轩轾,但沈诗的结尾两句是「微臣雕朽质,差睹豫章才。」宋诗的结尾是「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都服婉儿断得公平。 中国文化讲究意境,书法、绘画、围棋、音乐、诗词、武术、舞蹈等无不如此。沈诗以自比「雕朽」结尾,意境甚是衰败;宋诗则以为明月虽尽,仍有夜明珠照亮,给人以光明和希望,这是其立意高致的地方。 此次新唐人舞蹈大赛圆满落幕,如果单从技术来看,可说是高手云集。不少选手的身法高下或许并不明显。然而从身韵来看,任凤舞可谓卓然超群。 任凤舞的表演取材于佛池净莲,从衣饰的选取上也以白色为基调象徵莲花的圣洁。其舞蹈让人不仅看到莲花的高洁,更令人联想到佛国世界的庄严神圣。微风吹来,莲花微动,幽香微闻,仙乐盈耳,让人身心泰然且肃然起敬。仅从主题来看,她的立意已高出他人一筹。 她完美的舞姿对主题进行了深刻的诠释。她的动作柔软连贯,但每个动作都交代得干脆利落,力度柔中有刚,动作的过渡之间则不留痕迹,一个朝天凳稳如山岳,紧接着一个后桥又给人奇峰突起的感觉。最难得的是,当她舞动时,虽然动作幅度不小,却给人十分安静的感觉。面部表情祥和宁定,不为外物所动,让人感觉她并非为比赛而舞,更非为取悦观众和评委,而是将内心对莲花的理解以娴熟的舞技如行云流水一般地讲述出来,其表现力之强令人惊嘆。 一曲舞罢,任凤舞谢幕之时,仍留下余味不尽,实已臻「形已止而神不止」的化境。 除了立意之外,中国人还非常讲含蓄。相传汉高祖最初并不信任韩信的带兵能力,给了他一幅很小的绢,告诉他能在上面画多少士兵,就让他带多少兵。这块绢很小,即使再仔细也画不上几个人。韩信画了一匹马正在跑出城门,马头探出,马头的斜前方画着一双手擎着一面大旗,旗上写一个「帅」字。虽然一个人也没有画,但韩信以一个「帅」字隐含了千军万马。这种隐喻到宋朝时达到顶峰,徽宗年间皇家画院考试,题目是「深山藏古寺」,高中第一名的画的是层峦叠嶂的山峰,山下一个僧人在溪边提水。虽然没有画出古寺,但任谁看了都知道僧人毕竟是山中的僧人,至于古寺则「藏」于深山之中了。 因此在跳中国舞时,如果动作设计或偏于武术、或偏于芭蕾、或偏于艺术体操,抑或刚者太刚、柔者太柔、或动静悲喜之间界限太过分明,则少了些中国舞含蓄蕴藉的味道,从身韵来看就不免稍落下风。 中国文化自古就是全息的文化。一个人随手写一个字、乃至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可以包含其人的全部信息,更遑论舞蹈这样的高雅艺术。如果只从技术层面训练身法,而对中国的文化没有一个深刻的理解和认识,身法的提高必然会遇到瓶颈。如果选择超然世外的题材或表现忠孝节义的道德品质,演员自身的修养不足则会从肢体动作到面部表情都难以感动观众。 技术的训练固然重要,道德的昇华才是与观众善良本性能够呼应共鸣的关键原因。而在道德提升的路上,则有无止境的路要走。儒家认为「人皆可以为尧舜」,佛家认为人都可以通过修炼成佛,是指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潜力。每个舞蹈演员也都可提高到那个境界,然而这个过程是一个艰苦的磨砺过程,也是真正理解奠定了中国五千年文化的基础,即儒释道信仰之精华的过程。 这个过程是无止境的大道,但却是一个追求中国舞最高境界的人必须要走的路。(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7/13/n1772573.htm (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