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章天亮:二十一世纪的新丝绸之路

无线电音乐城(Radio City Music Hall)的演出圆满落幕,最难忘的是大幕初启时《创世》那震撼人心的天幕和舞台设计。天幕中展现的是佛国世界的金碧辉煌,舞台上是诸神的庄严形象和飞天的舞姿翩翩。由于烟雾遮蔽了舞台,天幕上的祥云瑞彩与舞台上诸神脚下的云雾溶为一体,让我们彷彿置身天上人间。 整台晚会的节目有民族舞蹈来展现文化的包容与多元,有傣族少女柔美的倩影,也有蒙古少年刚健的雄姿,有花木兰的忠孝两全,更有《创世》、《敦煌》等表达对神的赞美和敬拜,关贵敏、白雪、姜敏和杨建生的演唱表达了法轮功学员在找到真理后的喜悦、在残酷镇压中展现的坚忍而无畏的精神、以及济世度人的一片苦心。 当除夕之夜的演出结束后,我和太太步出剧院,看到许多台里的同仁也站在门口向观众拜年,并询问观众们的感受,每位观众脸上都写满兴奋和喜悦,无论是白人、黑人、阿拉伯人或印度人等也都在和我们互致问候并一起庆祝。中国正统文化在纽约这个世界之都,在百老汇大街这个艺术荟萃之地大放异彩。 此情此景,让我联想到汉唐盛世时中华文化传遍欧亚大陆的壮举。 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就开始了与西域各国的文化交流之旅。四大发明中的造纸和印刷术都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往西方的。与技术和商品交流相比,更重要的也许是宗教和文化的交流。佛教自印度传至阿富汗,然后经丝绸之路自新疆传入汉地,也从那里沿丝绸之路自于阗向北和向西传播到其它西域国家。 最初丝绸之路的开闢是艰苦的,公元前179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歷经十三年的跋涉、囚禁、战斗等周折,当时出使的100多人只有张骞和堂邑父生还。此次空前的冒险活动(当时称为「凿空」)令大汉朝「广地万里,重九译,威德遍于四海」。各国的使者也沿丝绸之路来朝拜汉朝天子,学习中华文化。中华国力鼎盛的唐朝,修玉门关,设安西四镇,大唐文化直达西藏、新疆和中亚、西亚、南亚、欧洲和北非,广义上的丝绸之路更向东则抵达日本和朝鲜,以致经海路到达苏门答腊、菲律宾等地。 新的交通工具的发明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让文化交流变得如此简单,今日的人们已经不需要像张骞那样凭双腿跋涉万里,也无须像鉴真东渡那样在惊涛骇浪中九死一生,这本是中国继续向世界介绍我们古老文明的时机。然而,共产党对中国文化的破坏却让我们只能输出些服装玩具之类的廉价产品或歌剧《秦始皇》这样的文化垃圾。面对好莱坞的大片,滚滚的「韩流」「日剧」、意大利的歌剧、奥地利的交响乐,中国这个曾经最高度发达的文明竟然只能徒唤奈何。 新唐人的晚会可以说是中华文化復兴并弘传世界的大手笔。这场集中华正统文化之精髓于一身的晚会在民间团体的努力下在欧、美、澳、亚的31个世界级大都市上演,他所能带给人的不仅仅是感官的愉悦,更是道德的回归与灵性的昇华。 那来自宇宙深处的智慧成为晚会的灵魂,高远的内涵和纯善纯美的艺术令晚会具有无以抗衡和无以伦比的生命力。新唐人的晚会舖就了一条高达九天之上的神佛世界,和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的新丝绸之路。让来自中国本土的信仰和文化弘传世界,再造中华民族的辉煌。 一个民族的兴盛不能没有文化的支撑,新唐人晚会所开启的文化将成为未来文化的典范,这也必是那些真正热爱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的人所乐见和感佩的。@(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2/22/n1628082.htm (948)

章天亮:文化的正统与异端

儒家相信自己的文化是像生命一样承接延续的,在对儒家文化寻根的时候,人们把尧、舜、禹、汤、文王、武王、周公、孔子,作为儒家思想的正统。如果对中华文化也做一个类似的寻根的话,无疑可以追溯到「人文初祖」轩辕黄帝。而黄帝正是中国道家思想的创始人。 在佛家思想传入中国之前,中华文化是外儒而内道的。儒家为入世之道,或称显学;道家是出世之道,或称隐学。老子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道、德」为本,此为《道德经》的思想;「仁、义、礼」次之,此为儒家思想,但其先后顺序,也反映了道家与儒家思想的承续变迁的关系。 佛家思想的传入是中国文化发展中的一个重大事件。从东汉初年开始,佛家思想渐次深入民间,至南北朝、隋、唐年间达到鼎盛。之后,儒释道三教并存,确立了中华文化的正统。 正统的文化都具备几个特点。第一、信神;第二、爱人。这一点上东西方并无差别。因为神不打诳语,所以我们要诚实;因为神慈悲众生,所以我们要善待他人;因为神会在我们改过和弥补后,赦免我们的罪业,所以我们对他人要宽厚忍耐;因为神是公义的,所以「善恶有报」;因为我们都是神造的,所以要像兄弟姐妹一样互相关爱;因为生命是神赋予的,所以我们要保持对生命的敬畏和珍惜;因为自然是神赐予我们生存的,所以我们要爱护;因为我们生命的意义在于去神的世界而得到永生,所以我们应该遵循神的诫命;因为神全知全能,所以我们要谦卑诚敬;因为神安排着歷史的进程,所以我们要顺天而行等等。仔细看看我们为人、处世、对待自然的态度,无不根植于对神的信仰中。 这种信仰维持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维繫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由此所发展出的文化必然承载着敬神爱人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是区分文化的正统与异端的最重要指标。 以此衡量,共产党的文化无疑是最恶的文化。其基础与正统文化截然相反,概括起来便是:第一、不信神;第二、散佈仇恨。因为不信神,自然也就没有天国地狱;因为没有神作为最终的审判者,所以行善做恶都无报应,可以为所欲为;因为不信神,所以妄自尊大、战天斗地;因为不信神,所以不必对生命有任何敬畏和珍惜,对敌人肆意杀戮,对自己人勾心斗角;因为不信神,也就没有甚么诫命需要遵守,只要能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今日之中国,道德的沦丧、生态的破坏、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都肇始于无神论,也是中共可以屠杀八千万中国人却竟然还把持着权力的原因。 文化的表现是庞杂的,但是其内在的价值观却是简单的。无论音乐、绘画、建筑、影视、小说、戏剧乃至节庆、礼仪和衣食住行,都是文化的表现方式,而其内在的价值观如果符合正统,那才是永恆不变的,否则只是昙花一现的异端罢了。 如果说神是永恆的,神所规定的善恶价值必然也是永恆的,从这种永恆的价值观中派生出的文化,也是永恆的。这就是为甚么当我们今天看到敦煌飞天或是西斯廷教堂的天顶画仍然会感到深刻的心灵震撼的原因。 当中国正统文化经过中共文革的浩劫之后,从表面上去恢復正统文化已经非常困难。值得庆幸的是,法轮功学员们成为文化正统的延续者和开创者。道家的真、佛家的善、儒家的仁恕都包含在「真善忍」中。由于「真善忍」信仰包含了三教之最精华者,因此由法轮功学员所表现的文化,自然承载了中华正统文化的神髓。 法轮功学员的演出赋予了新唐人圣诞和新年晚会以深远的内涵。他们所透露出来的对神的敬拜、对生命的珍惜、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和对「善恶有报」的表现体现了中华文化中敬天、敬神、爱人和忠孝节义的精神。这才是那些有志于中华文化重建的人感到如此兴奋和对法轮功学员由衷感激的原因。(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2/10/n1619163.htm (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