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章天亮:退党潮日渐逼近公开化的临界点

贾甲先生仍然滞留香港待援,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被遣送回国,将面临迫害甚至酷刑和死亡。退党服务中心协调人高大维博士提供给小布什总统一份搜集了91份案例的文件,其中所有人都是因为传播九评和三退的消息而被迫害的,目前已有两人死亡。文件搜集的迫害案例发生在全国超过10个省、直辖市,其中包括贾先生来自的山西太原。 有许多国外的政客,把和中共做生意当作推进中国民主化的重要手段。且不论这种手段是否有效,至少这些人承认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都有好处。今天也到了这些政要站出来表态的时候。 对于中共这样一个罪恶纍纍,又绝不可能改正、更不可能放弃权力的犯罪集团,结束它的最佳途径就是帮助中国民间力量。「九评三退」就是这样一股「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和平转型力量。 贾先生说:「目前在中国大陆想退党的人,我认为应该占所有党员95%,如果我再系统的说,再科学的说,真正的共产党只是党中央。」「所以我在这里说,我认为高大维、退党服务中心的1,400万,不但是真实的可靠的,而且数字差得遥远遥远。」 这就是大陆民心向背的真实情况。贾甲的起义,是冒着个人的生命危险,向全世界各国政府展现中共走向末日的实情。大陆的退党大潮在越来越逼近公开化的临界点,中国民众也准备随时抛弃中共走向自由。此时,无论是谁,都不能再採取鸵鸟政策,对这个可以预见的歷史大事视而不见,而应该尽快採取相应的行动。国际社会援助贾甲,就会大大加快退党大潮的公开化,而退党大潮一旦走向公开,中共的解体也就指日可待了。 无论是从世界的安全、中国的未来还是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出发,援救贾甲都是国际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 贾甲起义与原东航机长袁胜先生跳机事件一样,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共一个重大策略的失败,这个策略就是「收买」。 中共在「六四」之后,不惜花重金收买一批人,并希望他们能够因维护既得利益而维护中共统治。除了官商勾结的暴富阶层,或中共大小党官及其家属,在社会上也确实有一些知识分子或从事较特殊行业的人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中产阶级」。他们拥有让许多人羡慕的头衔、比较显赫的地位和相对优越的生活条件。 袁胜和贾甲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袁机长年收入近40万人民币,贾甲是副厅级干部,定然也收入不菲,而这些人尽管是随着改革开放而改善生活,但他们也无法容忍中共的罪行,并选择了告别中共。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贾甲先生接触的人很多都是和他有类似经歷或地位的人,而他所揭示的大陆民众对中共的态度,从统计学意义上讲,已经具有相当的代表性,表现出这一社会阶层的人也在大批地告别中共。 从上访人员、普通民众、「中产阶级」到中共高官(例如中共中央党校和核工业部数十名人士的退党声明),「九评」正在全方位传播,「三退」也在全方位地进行着。 贾甲起义,是冒着巨大的危险的,因此我们不仅要声援他的义举,更要努力告诉各国政府关于贾先生的故事,让他能够在5天之内得到去自由国家的签证,这是对贾甲的帮助,也将是对国内退党人士的巨大鼓励,并加速中国和平转型的步伐。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0/31/n1504177.htm (983)

章天亮:漫谈对新唐人新年晚会的欣赏

图﹕牧童牵马。 【大纪元10月18日讯】小时候读过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卖古画,其中一幅画的是牧童牵牛过一座桥,要价甚高。牧童面向牛,身体后坐,用力的神态跃然纸上。一个买家看中了,但身上的钱不够,就请求卖家将这幅画保存起来,待他回家取钱来买。卖家将画挂起来,左看右看,发现画上并没有画牧童牵牛的那条绳子,觉得是个瑕疵,于是拿起笔来添了条绳子。结果买家回来看到添上去的绳子后,就不买了。他对卖家说:「我花那么多钱,买 的就是这条虽然没有入画,但却能感觉到的绳子呀!」   一年多以前,我看到戴美玲女士和戴东尼先生举办的近代名家书画真迹展,其中李可染画的牛令我印象十分深刻,寥寥数笔墨迹勾勒出一个牧童骑在牛背上。尽管没有一笔是在表现水,然而观众却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这头牛正在过一条小河,而且是正在 从水中出来。   由此我想到中国人一个很有意思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也许构成了东方和西方思 维最大的差别。   上初中的时候学三角函数,就知道画一条正弦曲线并不需要把每个点都画出来,那时候学的是「五点做图法」,用五个点就可以还原出一条正弦曲线。到上大学的时候学信号处理,知道还有奈奎斯特(Nyquist)定理——还原一条正弦曲线只要知道两个点和它的週期就可以了。这个抽样原理是信号数字化的基础,也是我们今天使用电话、 手机等进行通信的基础。   中国人从老祖宗开始就是「离散」思维。我们的语言和思维结构不遵循西方的形式逻辑,而是描述几个点,至于怎么将点连成曲线,那是读者自己的事情,套句成语就是 「点到为止」。《道德经》81章,每章讲一个点,章节之间看似没有联繫,靠读者的 「悟性」还原出一个连续的系统。孔子的《论语》也是如此。这很像中国的国画,故意要「留白」以便给读者自己还原全景的想像和体悟空间,而油画留白就十分罕见。中国画靠线条勾勒,油画靠的是明暗对比。同样描述一件东西,东方人重在神韵的表 达,而西方人注重表面技术的完美。   所以用现代信息论(Information Theory)或计算机的行话来讲,中国人的语言结构和思维都属于「压缩编码」。由于这种特性,联合国用五种官方语言印刷文件时,中 文文件总是最薄的。   学过现代科学的人都知道,一个事物描述得越具体,它所涵盖的范围就越小。比如说,「热水」这个词除了描述「水」之外,还有一个温度属性,因此「热水」比「水」 更具体,但它涵盖的范围就排除了「温水」「冷水」等水。   上述的描述看来十分复杂,但是不瞭解中国人从道家修炼文化所奠定的思维特点,就无法展现中华文化的神韵。换句话说,展现中华神传文化之精髓并不仅仅依靠表面技术的完美,更需要深刻理解修炼人的思维方式以及贯穿在文化中的修炼内涵。   西方的舞蹈动作十分严格而准确。而中国人的传统舞蹈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也许她的动作并没有那么严格,但给人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间。同时,演员的文化修养通过他们脸上的气质和肢体的动作流露出来。   我在看新唐人新年晚会时,固然沉醉于美轮美奂的天幕、优雅华丽的服装、队形的变换和演员的基本功,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常常会联想到歷史的典故,联想到五千年灿烂的文明,煌煌文治、赫赫武功,「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世荣景,抑或是重德行善的神传文化。这些充溢于胸的联想与舞台上宏大的音乐和佈景相互激盪,常让我有时空上的错觉,彷彿倒转时间回到天朝盛世,抑或飞临上天礼拜佛国 世界的庄严。   这样的冲击,不仅仅是视听的冲击,更重要的是生命深处的共鸣,一种难以言表的本性的復甦,这也有赖于晚会编导们在编制和排练节目时所加进去的深刻内涵。对于中华神传文化能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和诠释,除了新唐人电视台外,尚未见任何一家其它艺术 团体能够做到。   我想,这也是新唐人的新年晚会,对于想真正瞭解中华文化的人来说,显得如此独一 无二的原因。 ◇ 作者后记﹕后来花了一个多小时找到了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个故事,那是1983年9月的连环画报。如今23年过去,年湮月久,记忆有误。不是牧童牵牛,而是牵马。见图。 编注﹕如有版权问题﹐请与大纪元联繫。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0/18/n1491633.htm (840)

章天亮:攻守异势–从「和谐社会」说起

十六届六中全会闭幕,公报全文3800多字,「和谐社会」出现了22次。在中共继续残酷镇压法轮功,抓捕上访民众,钳制舆论,封锁消息的同时,大谈「和谐」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对这一点,相关分析已有不少。本文想提出的是,我们在看到中共提出某一种口号的时候,应该好好搞清楚该口号的「主语」是甚么。 「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中共自建党开始就斗争不断,时至今日,除了权力内斗不止外,在提到「反腐败」「镇压法轮功」等运动时,在官方宣传中仍然使用「把XX的斗争进行到底」的句式。因此中共所谓的「和谐」,并不是对共产党的要求,而是对「被斗争对像」的要求。 中共过去势头正勐,想打谁打谁、想杀谁杀谁的时候,它是只谈「斗争」不谈「和谐」 的。管你被斗争的一方服不服气,「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与天、地、人斗,忙得不亦乐乎。如今「晨鸡一声,其道大衰」,中共外有民主自由大潮冲击,内有法轮功的精神觉醒运动和退党大潮冲击,被迫採取守势。此时中共最希望被斗争的一方逆来顺受,寂然无声,则「社会和谐」,党棍们方可弹冠相庆,继续为非作歹。 所以看到中共大谈「和谐」的时候,万不可错以为中共要收起屠刀,跟百姓「和谐」 了;而是百姓要忍辱负重,刀架在脖子上也毫不反抗,去和中共「和谐」。「斗争哲学」是只许州官放火,「和谐社会」是不许百姓点灯。只许中共搞你,不许你搞中共。 中共近年来提出很多看似矛盾,「左右互搏」的口号。实际上,搞清楚这些口号的 「主语」,就会看到其政策或路线从来就没有变过,无非是站在「只许州官放火」 还是「不许百姓点灯」的角度说罢了。试再举两例说明: 毛时代是「造反有理」,到了江主政时期,则是「稳定压倒一切」。「造反有理」是因为中共处于强势,所以折腾群众以便搞权力斗争。「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共採取守势,不愿意老百姓起来反对它。明明是老百姓被中共折腾惨了,希望中共别再折腾,中共把概念偷换一下,变成了中共无论怎么镇压,老百姓都不许折腾。「造反有理」是允许州官放火,「稳定压倒一切」 是不许百姓点灯。 中共夺取政权的时候给人定阶级成分,要查祖宗三代。无论是镇压「歷史反革命」还是「血统论」的出炉,都是回溯歷史的做法。到中共恶事做绝的时候,生怕人回溯歷史,于是提出「团结一致向前看」的口号。中共查你「祖宗三代」以便镇压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团结一致向前看」,不让你去翻中共的「歷史旧账」 是「不许百姓点灯」。 从「团结一致向前看」、「稳定压倒一切」到 「和谐社会」的系列口号所折射出的中共 「攻守异势」,还反映到其它口号中。例如中共强势的时候,採取的政策是「输出革命」,颠覆别国政府,如今处于守势,被别人批评人权时,则祭起「干涉内政」的大旗。过去将人权称为「资产阶级人权」,如今将人权写入宪法(当然不会真正执行),也是逃避别人批评的做法。 无论中共如何「左右互搏」,维护中共统治的原则一以贯之。中共对别人可以「喊打喊杀」,但中共希望别人对它喊「不要打不要杀」。所以提出「喊打喊杀」的也是中共,喊「不要打不要杀」的也是中共,其间的迷惑性让许多人产生中共改良的错觉。 不管中共喊甚么口号,我们对它的态度也应该一以贯之——杀人者偿命,我们就是要 「传九评、促三退」,和平解体这个杀人集团。(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0/14/n1486852.htm (786)

章天亮:我们应该如何「骂」中共

大约一年多以前,我遇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旅游团。让我有些吃惊的是,他们提到江泽民时所用的语言全部都是法轮功真相资料上的语言,其中包括江镇压法轮功的暴行、卖国、贪污、淫乱等诸多方面,团中的每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说得非常全面。 在另一方面,他们在提到共产党的时候,却仍然存在许多模糊认识。我想这是彼时「九评」发表不久,效应并未完全发酵的缘故。俟后,我对另一位朋友说,甚么时候中国人「骂」中共,用「九评」的语言,中共就真的解体了。 大纪元最近提到「全民骂中共」的建议。这里的「骂」不可理解为用骯脏下流的语言进行谩骂,实则为揭露中共的暴行、丑行和秽行。这需要面对强权敢说真话的勇气,和疗治心灵创伤的自我关怀。 《三国演义》的回目中就有弥衡击鼓骂曹,诸葛亮骂死王朗的故事。《圣经》中则记载着耶稣在耶路撒冷上十字架之前的重话。他谴责那些「假冒伪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诅咒他们要「有祸了!」耶稣说这些人是「愚拙瞎眼的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显得美观,里面却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还把他们称为「蛇类,毒蛇之种」,质问他们「怎能逃避火坑的审判?」《论语》记载了圣人面对恶行的态度——「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中共自己也知道它不得民心,说百姓「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这样的「骂」已经很多年了,特别是中共的贪腐滥权可说人人痛恨,而这种「骂」并未真正动摇中共的根基,其原因就是在「党文化」中骂中共了。 如果「骂」完中共的结论仍然是「中共必须进行政治改革」、「对中共要一分为二」、「中国这么大,换了谁也搞不好」、「稳定压倒一切」、「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等等,那么这种「骂」最后也会转变成对现状的无可奈何,可谓「骂」得不得要领,从而在客观上延续中共的统治。 大纪元正在连载《解体党文化》这个系列社论。在公告中特别提到中共的谎言「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在于对事实本身的掩盖或歪曲;第二个层面,则在于给人灌输一套邪恶的善恶标准和扭曲的思维方式。」 阅读《九评共产党》可让我们系统瞭解中共的罪恶,阅读《解体党文化》则有助于我们反思和纠正我们如何被灌输和灌输了甚么样扭曲的思维方式。 站在党文化之外揭露中共,我们才能「骂」出理智和智慧,并加速中共的解体。 写在高智晟律师被捕第56天(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0/11/n1482878.htm (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