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6

章天亮:中共为什么此时抓高智晟

许多人到现在还觉得高律师的被捕和他到山东临沂准备为陈光诚案件辩护有关,我想说的是这决不是一个关键的因素,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为甚么张立辉、李方平和许志永都被释放,而高律师仍然在押。 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因为我们瞭解高律师为甚么被抓,才知道如何更好地营救他。 一、高律师为甚么触怒了中共 请让我们以时间为线索看一些事实。 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律师发表了第一封为法轮功呼吁的公开信,题目是《高智晟律师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信中所关注的是石家庄居民黄伟被劳教的个案,并引发对迫害法轮功合法性的思考[1]。此时,由于高律师的上书集中于个案的思考,中共当局并未对高律师进行跟踪骚扰,尽管高律师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2005年10月18日,高律师发表了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这是他的第二次上书,题目是《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这是一份对山东迫害法轮功的简要调查报告,也列举了其它地区迫害情况的概述[2]。这封公开信发表后,高律师第二天就接到恐吓电话,从10月20日起,在高律师家跟踪骚扰的便衣达到了20多人。由此可见,中共对调查报告所揭示的真相的恐慌。高律师的律师事务所在11月4日遭强行停业。 2005年11月29日,高律师成功摆脱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在山东济南、辽宁大连、阜新市、吉林长春等地进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轮真相调查。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国当局[3]。这是一份相当翔实的调查报告,全文两万余字,在海内外掀起了轩然大波。 2005年12月13日,在高律师三致中国当局公开信发表的第二天,他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书面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高律师写道「十几天(的调查)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佈: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4] 2005年12月14日,高律师发表退党声明的第二天,再度发表文章《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他说:「故此,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兇,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5]其后跟踪高律师的人员陆续增加至100多人。 2005年12月22日,高律师说:「但无论《九评》作者系谁,该宏文背后蕴藏着的空前智慧及空前的力量价值将永垂人类正气青史。」[6] 从上面一个简要的以时间为线索来分析,我们看到高律师三次上书、特别是自己退党、号召他人退党和高度评价《九评》让中共对他的迫害日益升级。是甚么触动了中共的神经?是法轮功事件;现在中共最恐惧的是甚么?法轮功的真相、《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这是我们分析高律师被捕原因的最重要的三个切入点。中共最害怕的也是我们这种看问题的方式。 二、中共为何八个多月以来一直没有抓高律师 高律师原本是司法部评出的十大律师,人望极高。三封公开信的发表将高律师置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之下。 美国国会在今年4月26日全票通过了365号决议,要求恢復高律师的执业;欧洲议会副主席和许多国家的驻华使馆都与高律师保持联繫,联合国反酷刑专员专程与高律师见面等等。中共也因为国际影响之故,对高律师没有贸然下手,虽然其间的跟踪、骚扰、殴打、制造交通事故等黑社会手段连日不绝。 当然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也曾是高律师暂保安全的一个原因。 三、为何最近动手 此时下手实为中共邪恶势力饮鸩止渴的举动,大背景是退党1267万、活摘器官日益曝光以及最近东航机长袁胜先生的跳机事件。上述事件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对退党和「九评」的关注,特别是袁胜先生因「传九评、劝退党」后受到安全威胁而跳机的事件,藉着中共警察所谓「危及国家安全」的指控,将退党大潮在全世界面前进一步真实化,故此中共十分恐慌。 大陆人对于退党的态度,在浦东机场的那个场景中表露无疑——有一个人希望靠拢党组织捞取好处;有几个警察紧张不已;而航班工作人员认为这没甚么了不起的,共产党的安全不如航班是否延误重要。当时要扣押袁胜的人是少数,而支持袁胜的人是多数。上海浦东机场登机口的那一幕,就是大陆当今各种人士心态的缩影。这足以说明在大陆人心中,正邪力量的对比。 高律师去山东为另一位国际关注的人物陈光诚辩护,中共觉得此时抓捕高律师,国际社会将会有所反映,但会将高律师被捕与陈光诚先生联繫起来,恰好转移了活摘器官的曝光与袁胜跳机事件对国际社会产生的冲击。 四、如何帮助高律师 这里我想引用高律师自己说的两段话。 今年3月29日,被绑架失踪了41天的胡佳获释。高律师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他说:他会向胡佳表示敬意,但不会表示祝贺。「但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高兴的事!因为它原本就不是一个高兴的事,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甚么样的政府,面对的是一个人类最为不齿的流氓集团,用专制手段对付国民。……今天他暂时停止了针对类似于胡佳这样的公民的犯罪,但是他的罪恶没有得到追惩!也就说他的罪恶不能够得到追惩的时候,这样的回合是随时都可以发生的!」[7] 有鉴于此,我们希望各界朋友在营救高律师的过程中,不要把它当作一个个案来做,把它放到「九评」和「三退」这样的大背景下来做。如果高律师今天获释了,而中共没有倒,那么我们没甚么可以欣慰的,因为造成高律师被捕的机制没有变,因此高律师随时仍面临失去自由的危险。我们要让高律师和所有的人都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中——他们从第一天开始,就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和政治主张而失去自由。 今年三月份,当许多人问高律师如何能帮助他时,他说:「我告诉他们,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就去讲真相!你们看我在做甚么?我就是在讲真相!如果我有甚么要求,就是要求你去讲真相!」[8] 所以当务之急是一方面营救高律师,另一方面加大力度,传九评、促三退,彻底结束造成高律师、袁胜先生、法轮功学员乃至我们整个民族悲剧的根源。 五、抓住机会,解体中共 在退党大潮的冲击下,中共最终必将分裂,分裂成良知尚存退出中共的团体和死守中共罪恶最终被歷史无情淘汰的团体。我们不想对中共内部的任何人做任何评价,我们过去做过很多善意的建议、善意的推测和善意的期待,但这并不等于我们是怕谁或有求于谁,而是出自对生命的劝善。但是每个人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决定他们在中共解体后的下场。 不管中共做甚么,我们都会以最大的决心,把解体中共的事情进行到底;无论中共如何变幻手腕,我们都知道它所做的一切是在印证「九评」,我们不会被它所迷惑。它抓了高智晟,我们就更广泛地告诉人「九评」和退党的真相;袁胜机长跳机了,这是一个更好的向各国政府、国会、情报机构讲清「九评」和退党真相的好机会,也是告诉国内人真相的好机会。 今天我们在这里说的话,也许有许多人听不到,但是中共会听到。我们也在此告诉它:它现在做的任何事都会变成我们「传九评、促三退」的契机,我们既不会被它迷惑,也不会放过它主动送给我们的好机会。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加大力度传九评促三退,直到它彻底解体的那一天。 谁想得到良心的救赎,谁就结束迫害,退出中共。谁想被歷史淘汰,谁就去与中共站在一起吧! @ [1].http://www.dajiyuan.com/gb/4/12/30/n764897.htm [2].http://www.dajiyuan.com/gb/5/10/18/n1089890.htm [3].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1842.htm [4].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2477.htm [5].http://www.dajiyuan.com/gb/5/12/15/n1154825.htm [6].http://www.dajiyuan.com/gb/5/12/23/n1164055.htm [7].http://www.dajiyuan.com/gb/6/3/29/n1269590.htm [8].http://www.dajiyuan.com/gb/6/3/30/n1271238.htm…

章天亮:袁胜留美 关乎国家安全吗?

东航机长袁胜在洛杉矶离开机组人员,申请在美政治庇护,其原因在于他在浦东机场起飞前向另一位机场工作人员谈及《九评共产党》并劝其退党,而险遭警察扣押。警察在不得不放他登机时还放话说「回来再找你」!出于对回国后受到人身迫害的忧虑,袁胜不得不抛妻别子,投奔自由。   整个事件中有两点细节值得我们特别注意。   第一、听到袁胜讲述《九评》的某工作人员告发了袁胜,并找来四名警察。在中共准许资本家入党的今天,外界许多人错误地认为中共正在向资本主义方向发展,在言论自由乃至民主方面逐步改进,与北韩这样的原教旨主义共产党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而该告发者的一个小小动作表明,中共严厉的文革式意识形态控制并未丝毫放松。   退一步讲,《九评共产党》至今也不是中共宣佈的禁书,谈论《九评》纯属于个人意见表达。劝人退党既无利益引诱,也无暴力胁迫,也同样属于个人意见的表达。两者都该受到《宪法》中言论自由的条款所保护。     告发者延续「阶级斗争」思维,中共方面也 「高度重视」,短时间内即派出多名警察扣押袁胜。这种「快速反应」说明「九评」「退党」触动了中共最敏感的神经。去年悉尼舞蹈演员王学军先生也因为携带一本《九评共产党》即被中共立即强行遣送出境,中共对于《九评》的恐惧也由此可见一斑。   第二、袁胜被扣押时,「他们说这位机师肯定不能走,因这关系到国家的安全。」   许多人至今还对「三退」大潮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固然理由各异,但却都和中共的极力掩盖有很大关系。事实上,中共从《九评》初发,「三退」潮初起之时,即严密监控、抓捕和迫害相关人员。海外退党服务中心今年初提交给美国国会的报告中已有91例传播九评和退党的义工被迫害的详细描述,其中有人已被迫害致死,实际被迫害的估计超过几千人。然而这种迫害外松内紧,许多民众和知识份子也就懵然不知了。     警察对袁胜的反应曝光了中共的真实想法—— 现在哪怕一个人在传播《九评》推动「三退」都关系到「国家的安全」。由于大陆的教育中「党」「国」不分,因此警察的实际意思是「关系到党的安全」。     如果退党大潮子虚乌有,亦或应者寥寥,根本不到动摇中共根本的程度,中共方也根本不会这么紧张。当年「六四」之后,包括高行健等许多人都公开登报退党,中共也没有紧张到今天这个地步。   因此,中共对袁胜事件的反应,进一步在舆论和公众面前,将退党大潮真实化了,这一点尤需民众、特别是各国媒体、政府和情报部门密切注意。   一个人传播真相的能力毕竟有限,在今天退党达到1240万的情况下,多几百个人退党,似乎也无关大局,然而中共自己知道崩溃临界点在即,哪怕多退一人都有可能触发这个临界点。 「关系到党的安全」一说也就顺理成章了。中共的这种反应也在鼓励我们——在传九评、促三退的大潮中再加一把劲。(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8/11/n1417884.htm (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