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章天亮:也谈「以真话来维权」

在共产党国家,「真话」与「谎言」的辨别常常让人煞费苦心,这固然是由于共产党自己撒谎成性,同时也由于共产党不断地强迫别人说谎。每个人都说一套做一套,几十年时间下来,大多数人连自己说的话都不相信,更遑论相信别人的话了。许多认为自己一直在探索真理,寻求真相的知识份子在法轮功揭露和制止迫害的问题上也不能免俗。 首先,我们需要承认的是,当迫害者所掌握的暴力资源和掩盖能力与被迫害者的抗争及取证能力互不对称的时候,貌似公平的说法实际上是偏袒邪恶的一方。退一步举例来说,当一个妇女面对歹徒的强姦时,她可能会喊「救命啊!救命啊!」我想一个知识份子此时不应该站在一旁冷静地说:「据我的分析,这个歹徒只是要强姦而已,并没有要杀人。我严厉批评此妇女夸大其词的做法!作为一个拒绝谎言的知识份子,我无法认同她因为正在被强姦就有了说谎的理由。」此时,制止正在发生的罪恶才是第一位的。 其次,法轮功在揭露迫害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严谨的求证精神,尽管有的时候求证的过程相当艰难。在明慧网上公佈了将近3000名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90%以上不但有姓名、有住址,同时也有行兇者的姓名、住址和犯罪过程。仅仅这些已经掌握和公佈出来的犯罪事实,就足以让国际社会来关注和协助结束这场迫害,法轮功方面完全没有必要制造甚么耸人听闻的消息去吸引国际社会,更重要的是,这违反了法轮功「真善忍」的「真」的原则。 我们多年来看到法轮功方面一直坚持和平理性地讲真相,因为不但把「真善忍」作为他们修炼的目标,也作为他们反迫害的指导原则,目标与手段高度一致。 第三,当迫害被揭露出来后,尽管有人可以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不能不经调查就一口咬定这种迫害并不存在。在中共严密控制和掩盖迫害真相的情况下,转移和销毁证据是轻而易举的,因此「证伪」常常比「证实」更加困难。 从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出发,在长期干旱的夏季接到森林火灾的警报,作为人来说第一反应应该是去救火,而不是坐在那里说,我要等待更多证据。类似的,当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证据已经大量曝光的情况下,「活摘器官」的消息就像是火警报告,无论是希望「证实」还是希望「证伪」的一方,都应该立即联合起来,敦促中共无条件开放劳教所进行调查,而不是对被害的一方冷嘲热讽。 也正因为取证的困难,大纪元别无选择地忠实报告了他们所接到的消息,并不遗余力地呼吁国际社会进行调查。在此情况下,应遵循「举证责任倒置」的司法原则,即被告一方有义务向独立的第三方(例如联合国反酷刑组织、国际红十字会等)以及原告一方证实迫害的不存在,而法轮功一方在提起调查请求后可以配合调查或提出新的证据,但却不再存在举证责任问题。 第四,加拿大的独立调查员David Kilgour和David Matas用了18种证据和反证来考察「活摘器官」的真相,而某「知识份子」却无一例证据或反证,即断言此事不存在,这种做法不太符合严谨的治学精神。类似的,大纪元多方提供退党人数的证据,包括提交大陆因促「三退」而被关押乃至打死的义工名单,而某「知识份子」却无一例证据或反证。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大纪元上的1200万人是「三退」人数,而中国加入过「党、团、队」的人数有几亿之多,「三退」1200万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第五,维权活动固然应该以真话为基础(应该说法轮功方面在这一原则的持守有目共睹),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造成这些维权人士之权益被侵害的原因无不归于中共这个罪恶的制度。一个社会司法不独立、言论不自由,社会公正无以维繫,独裁者与专制集团肆意凌虐民众,这才是维权群体出现的根本原因。不解决中共的问题,就无法彻底维权成功。 在这方面,个体的努力带来的一盘散沙的状态,正是中共求之不得,而又是被某些人大力提倡的。个体的力量无以抗衡盗用了整个国家资源的专制集团,而会被各个击破,因此提倡维权运动的粉末化的做法,客观上维持着专制的存在。 对付谎言最好的做法当然是真话,然而我们应该看到,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才是谎言氾滥的温床。开创自由言论的环境,让真话能够出现在公共空间,谎言自然无所遁形。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言论自由就不可能实现。@(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7/30/n1403571.htm (935)

章天亮:重温我们的誓言与决心

感谢今天来到这里在烈日下声援退党的朋友。也许一个人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正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才汇成了「广传九评,力促三退」的滚滚洪流。 七月六日,加拿大两位独立调查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着名律师大卫.麦塔斯公佈了一份调查报告,确认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许多省市被秘密活体摘除器官。报告称之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昨天乔高先生在国会说,科幻小说的作者也虚构不出来这样的事情,而它却实实在在发生着。 一、中共失去了和我们沟通的基础 那些对中共心存幻想的人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中共改良的基础是甚么呢?就连「改良」这两个字,我们的定义与中共都截然不同。 我们认为中共停止杀人,「金盆洗手」是改良的第一步;而中共却认为它杀人的方式变得更隐蔽、杀人的技术更精湛、杀人牟利的机制更加成熟,才叫做「改良」。在过去,中共把人处决后跟家属要子弹费,那也不过几毛钱而已,而现在中共不是处决你,而是养你几个月,等找到与你器官匹配的受体后再摘取你的器官,在你还有呼吸的时候把你扔到焚尸炉里去,这样杀一个人,中共可以赚到几十万美元。这就是中共的与时俱进,这就是中共意义上的「改良」。 也许我们认为开放言论是改良,而中共认为进一步钳制言论,用最先进的技术监听电话、封锁互联网,才是「先进生产力」的体现。我们认为「真、善、忍」是一种美德,江泽民认为「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凡此种种,一个是非标准与普世价值完全相反的党,完全丧失了和我们在心灵和语言上沟通的基础。 二、民族的自救 正因为中共不可改良,因此退党运动就远远不止结束中共统治那么简单,他实际上涉及到每一个被中共从小洗脑,用中共的思维方式、话语系统考虑问题的人,从根本上摆脱中共的邪教灌输,不仅是身体上离开了中共的组织,更重要的是从精神上告别中共。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一场退党运动,中共是否会解体?它一定会。因为它对社会财富的贪婪掠夺是没有底线的、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没有底线的、对人道德的沦丧是没有底线的、杀人害命的暴行是没有底线的。它一直逆天而行,最后必将自毁。但是它毁灭以前会出现社会危机的总爆发,也许会出现经济的崩溃、生态的崩溃、也许中共会像朱成虎、迟浩田宣称的那样对外发动战争,也许是官逼民反。 《易经》上说「履霜,坚冰至」。从中共的恶变中,我们感到中共正在把我们的民族、乃至人类拖向深渊,许多人会被中共捆绑着走向末路的劫难,因此,「九评」的发表和这一场退党运动的兴起,也是为了让这一场可能会发生的灾难消弥于无形,从道德和文化的层面解体中共。让中国和平转型到自由社会。 三、解体中共,与时间赛跑 很多人可能都会问:退党1200万了,中共甚么时候会垮? 很多人觉得中共还活着,但中共知道它自己已经无可挽回地走向解体了,它正在一天天地数着最后的日子。它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民心丧尽,它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众叛亲离。在上亿的法轮功学员的心里,中共已经没有了存身之地;在1200万已经退党的人心目中,中共已经没有了存身之地;在那些被迫失业的城市人口、土地被抢走的农民、被残酷盘剥的农民工、上千万的上访民众、拆迁户、以及无数看过「九评」的人的心中,中共已经没有了存身之处。 然而中共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垮,因为还有人在心里给了中共一席之地。只要有人还认同中共,认同它的善恶标准、认同它的思维方式、认同它的话语系统;还在把屠杀八千万中国人的中共比作母亲;还认为对它不要「杀人偿命」而要「一分为二」;还在认为它故意杀人、群体灭绝是母亲打孩子;还在指望中共的「平反」;甚至还在把中共的建政叫做「建国」、把「奴役」称为「解放」,把它暱称为「党」,这些人就在为中共的存在提供着精神基础。 所以说,当退党达到1200万时,我们更应该下定最大的决心:这样的一个罪恶政权必须立即结束。如果我们和平转型的速度不够快,中共就可能会带给我们民族不堪设想的损失。所以我们抓紧时间「传九评、促三退」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四、重温我们的誓言和决心 无论是否退了党,当我们对这条和平转型的道路有怀疑的时候,我们就要再读「九评」,重温「中共必灭」的道理。当中共做了坏事的时候,我们要读「九评」,我们就会明白中共为甚么要干坏事;当中共做出某种「改良」的姿态时,我们要读「九评」,我们就会知道中共是多么的善于伪装和隐藏;当我们对中共心存幻想时,我们要读「九评」,告诉自己中共不可改良的道理。当我们对中共心怀恐惧时,我们要读「九评」,我们就会瞭解中共不过是色厉内荏。 重读「九评」就是重温我们的誓言和决心。 春秋年间,吴越争霸的时候,吴王夫差的祖父阖闾被越王勾践所杀,夫差让一个人每天早上站在庭院当中,高声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杀了你祖父吗?」夫差便会流着泪回答「是!夫差不敢忘!」 每天早上醒来,如果中共还没有垮,我们也可以问问自己:忘记中共屠杀八千万同胞了吗?忘记中共出卖我国上百万平方公里领土了吗?忘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了吗?忘记中共的暴行仍在进行了吗?为结束中共统治我们能做些甚么?我们这样想、这么做不是为了仇恨,我们也永远不会诉诸暴力,但我们需要给歷史、需要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特别对于党员,我们希望他们能够退党,从精神上摆脱中共邪教的控制。 在我们演讲的最后,让我们抬起目光看到明天的希望,看到共产党的血旗灰飞烟灭,看到真正的自由降临到中国大地上,看到我们的民族站起身来走向辉煌。我们有幸身处歷史转折的关头,有幸投身到这场民族自救运动。当中共解体的时候,我们可以无愧地说:我站在了歷史的正确一边,我不仅亲眼见证了歷史的转折,也亲手促成了这个转折的到来。 2006年7月21日于Lafayette广场,华盛顿DC(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7/25/n1397688.htm (780)

专访章天亮:看穿中国的政治迷局

【大纪元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採访报导) 新华网从7月1日开始,连续发表攻击法轮功及退党大潮的文章。一位署名读者日前投书大纪元称,在压力、金钱和利益的胁迫诱惑下,新华社选择了走黑道,接受了镇压法轮功的盖世太保组织「610办公室」的巨额专项拨款,用于打击削弱高层同情法轮功势力,并为进一步镇压法轮功提供理论依据。投书并提供了新华社关于为610工作的书面证据。 投书同时透露,围绕法轮功问题,自江泽民下台后,中共高层出现了要为法轮功平反的趋势,反法轮功势力严重受挫。前一段时间各类机密文件显示,中央要求各级地方的党政机关要销毁所有关于迫害法轮功的秘密文件和证据。与此同时,江泽民的残余势力极尽招数反扑。 大纪元专栏作家、着名时事评论员章天亮先生表示,最近国际国内都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香港《争鸣》杂誌报导曾庆红洩露十七大政治局常委名单;得了胰腺癌的黄菊出来亮相后销声匿迹;《前哨》杂誌大幅刊登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中共内部频繁有贪官落马;中央警卫局全面换血,同时胡锦涛在重整军方人士;高智晟律师与特务再起肢体冲突;国际上有北韩试射导弹;红色高棉反人类罪行面临特别法庭审判,加拿大独立调查机构就活体器官摘除公佈结果等等。 他说,这些事情表面上看起来错综复杂,但是其背后都有一个连带的很深的背景。就像他今年三月在迈阿密研讨会上的演讲「把握中国时局的三个切入点」中所指出的,从「法轮功、九评和退党」这三个角度出发,才能看穿目前的政治迷局。 以下根据採访内容整理。 一、法轮功问题成为看懂中共权力斗争的关键 1)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胡锦涛态度微妙 种种迹象都表明,中共高层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斗争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双方都在利用掌握的资源来把自己的态度打出来。 最近大家可能看到,高律师和特务再起冲突。7月9日,特务在高律师楼下殴打和辱骂高律师。这里有一个微妙的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过没有,今年3月10日,高律师曾经受到过中共的死亡威胁,一个秘密警察贴着高智晟的头说:「高智晟,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请你记住我的话,你的死期不远了,你算什么?高层也都得顺着我们的意思,胡锦涛也得顺着我们的意思……」这个话一听就知道了,特务的言外之意就是:胡锦涛不想抓,但是他得听我们的,不抓也得抓。 后来为什么没抓呢?我想很可能胡在保护高的问题上起到了积极作用,所以陷到了一个僵局里,现在对高既不抓,特务也不撤。高律师前几天还提到,胡锦涛看到高律师的第三封公开信,对法轮功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很震怒,并做了一些主观努力。 香港有几本反映中共高层动态的杂誌,其中《前哨》《争鸣》最近的报导耐人寻味。《前哨》最近刊登「中共活摘器官事件越闹越大」一文,其总编刘达文接受了大纪元的採访,严辞抨击这一反人类的罪行。专家分析,《前哨》最近高调转向,表明「在北京高层有一股反对中共、反对江罗的力量,他们要把自己的意愿通过境外的媒体表达出来。」《争鸣》杂誌关于曾庆红洩露十七大政治局常委名单的报导,矛头也直指属于江系人马的曾庆红。 2)胡锦涛大幅度整合权力 中共最高领导人权力是否稳固,在很大程度上需要考察中央警卫局、军队和北京市政府是否效忠。当年江泽民把中央警卫局局长杨德中换成了亲信由喜贵、在军队大量提拔将军、在北京扳倒陈希同,这是江泽民那时走向权力稳固的标誌。 我们看到,最近胡锦涛的权力在大幅度整合巩固。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落马,天津副市长陈质枫被「双规」,福建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周金伙在中纪委要「双规」 三天之前,成功脱逃,但福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王炳毅、建设局局长连伙英等人日前先后遭「双规」。其中北京市副市长落马让人联想到1995年王宝森自杀,连带陈希同最后下狱;福建市的调查则直指曾在福建担任省委书记的贾庆林。 其次,胡锦涛最近晋陞了10名上将。军方现役上将一共36名,胡在军中显然大为巩固,北京军区司令员朱启、武警部队政委隋明太、广州军区政委杨德清、兰州军区司令李干元等上将都要在十七大前退休。胡锦涛将晋陞大军区正职、特别是北京军区上将,这都是胡整合军队的标誌。 再次,中央警卫局今年大换血,局长由喜贵几乎成了江泽民的私人保镖,而胡锦涛的卫士长孙之功拿到了警卫局的实际权力。胡的安全得到了基本保障。 3)江泽民人马的反击 当然江泽民也没有闲着。他今年「五一」跑到泰山去,套句共产党自己的话,就是宣示他「人还在,心不死」。 我们看到1992年邓小平以88岁高龄南巡。为什么南巡,出来讲话的原因就是他自己说的「我最近说的话有人听有人不听,北京市已经行动起来了,但中央一级还有人顶着不办。」邓还要陈希同「给中央带话」,「谁反对十三大路线谁就下台。」 邓的讲话矛头是对着江泽民的。因为江不听话,邓就要出来讲一讲。现在江80岁,还出来到泰山去转悠,我们看到照片上显示他缩在大棉袄里,让人抬着,明摆着身体不行了,豁出老命出来跳一跳。也明摆着胡锦涛是不听他的了。 还有一个快死的人最近也出来亮相,这个人就是黄菊。黄菊得了胰腺癌,绝症,而且死得非常快的绝症。江泽民让他最近出来亮相,表示江系人马的这员大将还活着。这个属于虚张声势了,因为他出来一下就又没了,过了一个月出来一下,这两天又不见了。真要是康復了,至少要经常出来。 江泽民一方最大的反击动作,就是在7月1号前,赶着建了一个反对法轮功的网站。上面刊登了大量诋毁法轮功的文章,而且请的作者就是那几个一直死跟着江、罗的人,比如何祚庥、赵致真之类的。 有内部消息透露说,专门为密谋策划和执行迫害法轮功成立的「610办公室」给了新华社一大笔钱,让新华社转载诬蔑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其力度之大仅次于当年刚刚开始镇压和「自焚伪案」之后。 曾庆红洩露十七大政治局常委名单中包括曾庆红和贾庆林位置不变,李长春担任国家副主席,还说要提拔刘云山,张德江等人。曾庆红和贾庆林是江泽民的铁桿盟友;李长春呢,因为跟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被法轮功起诉了;刘云山是中宣部部长,暗示现在刊登反法轮功文章的人要高昇;张德江就是去年在汕尾用装甲车屠杀村民的江系人马。 曾庆红放了个烟雾弹,想让外界认为江的派系权力仍然很稳固,结果被吴邦国批评了。 4)看不看好胡锦涛 胡锦涛为结束法轮功遭到的迫害做出了主观的努力。看不看好胡锦涛,还需要看胡锦涛为什么要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是决定了他能不能走到底的关键。 如果胡锦涛是从良知出发,从信仰自由的角度出发来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我会为他喝一声彩。法轮功所遭到的人权灾难,包括活摘器官这样的事情,在当年基督徒被罗马帝国迫害的时候也没出现过;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的这种精神折磨程度,也是歷史上其它信仰团体不曾经歷过的。 如果胡锦涛愿意结束这场迫害,那么他的歷史功绩堪比古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或者古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这对于他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胡锦涛没有中间道路可以走,要么做君士坦丁,要么就是做江泽民。以胡锦涛的权力和地位,不为大善,必为大恶。 当年江在开16大时把很多亲信强行塞到政治局常委里,9个人中至少有5个人对迫害法轮功有很大血债的,就是罗干、吴官正、李长春、曾庆红、贾庆林等。那么,如果胡锦涛是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而逼退政治局中的江系人马,最终还是为了保住共产党,那么我就没法看好他。 共产党这个十恶俱全的邪教不会容忍法轮功的存在,法轮功的「真善忍」也会从根本上解体共产党,这是从镇压第一天起就出现的一个局面。 我个人愿意抱着善意的期待,当然不是指望着胡锦涛干什么,但是我期待胡锦涛能为他自己选择光明、选择荣耀。 二、中共在国际上的危局 中共在国际上越来越陷入孤立了。最近加拿大公佈了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各大媒体都在跟进。纸里已经包不住火了。这件事情会让各国重新定位对中共的外交政策。这么一个反人类的邪教政党,没有理由在国际社会继续存在了。 最近我们看到国际社会出现了几个比较大的变化。 1)对共产党的罪恶认识越来越清楚 随着「九评」的发表,退党大潮的深入,国际社会对共产党罪恶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今年1月25日,亲共势力较强的欧盟在法国斯特拉斯堡通过决议,谴责共产主义的罪恶;另外,一个纪念在国际共运中上亿无辜死难者的纪念碑即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国家广场破土动工;7月5日,审判前红色高棉大屠杀和反人类罪行的特别法庭在柬埔寨成立。这对于靠谎言在国际上生存的中共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