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章天亮:给余杰王怡的几点建议

郭飞雄公开信发表后,余杰、王怡、傅希秋牧师也相继发表公开信,高智晟律师发表了关于谈「拒郭事件」的文章。如今基本事实已经相当清楚。网上的各种言论也对余杰和王怡做了尖锐的批评。 这件事情恐怕余波会非常深远。受到伤害的不仅仅是郭飞雄,以高智晟律师等为代表的国内维权团体、法轮功学员、白宫方面、傅牧师所主持的对华援助协会、大陆基督教家庭教会、乃至余杰和王怡自己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本文试图对伤害结果进行评估,并藉此向余杰和王怡提出一些建议,即如何应对,挽回损失。 一、评估负面影响 首先关注国内维权团体。这个群体有几千万之众。去年一年国家信访局接待上访、接受申诉727,440人次(件),最高人民法院接待上访 113,625人次(件),国务院隶属部委接待上访554,195人次(件),全国省一级政府信访局和政法机关接受上访、申诉14,891,650人次。此外还有许多人(如法轮功学员)去年并没有以上访的形式维权。 这些人是受到迫害最惨烈的人群,尽管他们人数众多,却是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在中共严重践踏法制,以黑社会手法的掠夺和迫害下,也鉴于中共对包括法律资源在内的一切社会资源的垄断,这些人急需海外的舆论以及政府的关注。而余杰和王怡联手阻击郭飞雄的做法,无疑使布什总统失去了一次重要的倾听中国民间实情的机会。 其次是法轮功学员。尽管法轮功学员是在维护自己的信仰权利,故而可以归结为维权团体的一部份,然而这里有必要把法轮功单独列出。在高智晟律师的三封公开信中所公佈的中共极其残酷和野蛮的迫害,使法轮功的遭遇在众多维权团体中显得格外不同。阻击郭飞雄,使得布什总统失去了一次当面聆听中国大陆律师关于法轮功遭遇的独立司法调查结果的机会。这不但是客观结果,而且可以说是余杰和王怡策划阻击郭飞雄的最重要原因。鉴于,法轮功遭到的残酷迫害以及受到的严重不成比例的关注,余杰和王怡的作为就尤其令人寒心和痛心。 再次,白宫方面也受到余杰和王怡的伤害。按照美国法律上严格的「反歧视」原则,布什总统如果只接见基督徒而排斥并非基督徒的郭飞雄,将面临政敌、舆论界和民间「宗教歧视」的批评,这是一个政治家不能承受的指责。白宫方面发佈的信息在明确无误地指出,这是对中国人权活动家的会见。而余杰与王怡将其刻意扭曲成「基督徒之间的美好交通」,不但是对主人的不尊重,而且将白宫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在「余杰与布什总统会谈要点」一文中,余杰说布什总统「亲自向客人介绍参与会见的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白宫顾问兼首席撰稿人、白宫新闻发言人等高级官员。国务卿赖斯原定参与会见,后临时有其他事务离开。」如果是基督徒之间的见面,那么就应该是总统私人性质的会面。按照美国严格的「政教分离」原则,所有余杰提到的上述「高级官员」不但没有必要而且也绝不应该出席,更不需要通过白宫对外发佈消息。而白宫网站报导这件消息本身也说明这是一次政治性的会面。 从常情常理推断,主人应该知会客人见面的规格和白宫方面的出席人员。出于最最基本的政治常识,余杰也不应该对这一政治意味明显的动作,做歪曲性的解读。而当余杰和王怡联手阻击郭飞雄成功后,反而一再说「任何人没有权力代替白宫作出这样的决定,任何人也没有能力阻挠白宫见其他人。」把个人错误造成的结果让白宫承担。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第四,对华援助协会的傅牧师本人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傅牧师的道歉绝大多数都是在替余杰和王怡说的。今天傅牧师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採访的时候说「白宫并没有将会面定性,也没有列出邀请的名单,而是将决定权交由主办单位对华援助协会,该组织是在听取王怡余杰的抗议后,考虑中国家庭教会现实情况决定不邀请郭飞雄的。从教会的健康成长来看,不合适和活跃政治人士结合一起。」 傅牧师在一开始并没有不让郭飞雄去白宫,而是在余杰、王怡提出退团要挟后才决定不让郭去的。从时间上看,是傅牧师受要挟在先,报给白宫名单在后。尽管傅牧师在《对华援助协会就郭飞雄白宫事件的声明》中所说的「白宫方面完全同意和接受我们就此事所作的决定」并非假话,然而一方面是为了给余杰下台阶,另一方面该「部份事实」中包含的误导性信息,也会令白宫感到被动。进一步说,余杰在会面期间直接以宗教名义让布什结束中共制度,表现并不比「活跃政治人士」更加温和,也与傅牧师的原则严重不符(尽管「结束中共」是我百分之百贊成的)。 余杰和王怡要挟傅牧师在先,违反傅牧师原则在后,再说谎把责任推给白宫,却让傅牧师反覆道歉并收拾和白宫之间的关系。 第五,大陆基督教家庭教会也受到一定的伤害。「对华援助协会」是为数极少的为大陆地下基督教会争取人权的团体。余杰与王怡的行为对白宫与「对华援助协会」之间的关系所产生的负面影响。这件炒得满城风雨的事件,以及傅牧师为保护余杰王怡而不得不提出误导性的解释,会让「对华援助协会」在白宫和美国政要那里失分,从而进一步削弱「对华援助协会」的活动能力和对急需帮助的地下教会的援助能力。 最后,余杰和王怡本人也受到严重伤害。二人之所以曾经赢得了国内外的尊重和很好的名声,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对中共的抨击、对民主自由的呼吁。人都说「道德文章」,道德在前,文章在后。如果道德受到质疑,文章也就乏人问津了。同时,尽管个人行为不能代表团体,然而中共特务也一定会利用这一事件攻击异议人士,乃至笔会作家等团体。 二、补救措施 盘点以上被伤害的人群,并不是为了指责余杰和王怡,让他们身败名裂。重要的是,当这些伤害造成之后,余杰与王怡如何一一弥补。 这件事情其实处理起来非常简单,然而却需要勇气,更需要道德上的担当。 首先,余杰与王怡可以做的,就是向郭飞雄道歉,向傅牧师道歉,向高智晟、范亚峰、张星水道歉,并向白宫道歉。解释事件原委,以及他们当初阻击郭飞雄的真正原因。没有人是一个完人,布什年轻时也曾荒唐过,对真诚的歉意大家也容易接受和谅解。孟子说「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犯了错误就继续错下去)。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蚀(过错就像日食月食一样),民皆见之。及其更也(等到改正了),民皆仰之(大家都仰望他)。今之君子,岂徒顺之(何止是继续错下去),又从为之辞(还要为自己辩护,巧言遮饰)!」因此公开道歉,是对余、王二人声名的修復,而这样错下去,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其次,余杰和王怡自己也认为与布什总统的见面,会让他们「离监狱更远一些」。那么他们对于这次因郭飞雄没有出席而未能提及的国内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大陆地下教会就揹负上了道义的责任。应该利用二人的便利更大声地为这些人呼吁。 余杰给布什总统提到的第二个建议是「美国驻华使馆可以定期邀请中国的家庭教会人士、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等聚会,以显示对他们的支持。」而布什回答说「现任驻华大使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我的亲密朋友……我一定会迅速地将你的建议转告给他。」因此余杰应该好好藉着这样的机会为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和地下教会呼吁,并请美国驻华大使把这些呼吁转达给他的「大学同学」「亲密朋友」布什。 这种呼吁也应该让媒体都能听到,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若能如此,则不但可以有效挽回此次阻击行动带来的负面影响,还能长期发挥更积极作用。 有时,行动上的道歉比口头道歉更加重要。 三、为受压迫者说话就是为自己说话 江泽民在镇压开始时就发表谈话说「中央鉴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训,一直决心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进行批判,夺回并巩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一次消毒,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盪,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他气功组织。」 该谈话验证了一句话——余杰所衷心佩服的图图大主教也在一次华府的研讨会上引用过这句话——「自由是不可分割的」。中共一定把有神论的基督教视为「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也一定会「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镇压家庭教会,这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大陆的基督徒数量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中共就更会感到威胁。从大陆反正出来的警官郝凤军先生已经透露:超越法律之外的镇压机构「610办公室」不仅仅镇压法轮功,也设置专门的机构镇压基督教家庭教会。 既然自由不可分割,任何一个团体得到自由的时候,也一定是其它团体,包括基督教会得到自由的时候。因此在当下,一切受到中共迫害的团体应该携起手来,制止中共行恶,乃至解体中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拆别人的台。 未来的中国需要具有开放和包容思维的人,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放与包容」仍然很远,那么就更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 尽管我们还不清楚「后中共时代」的社会管理和运作模式,然而可以肯定,在一个自由和开放的社会,人们能轻易识破一切公众人物的文过饰非;一个缺乏道德担当的人,未来不会赢得民众衷心的尊敬。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5/26/n1330225.htm (892)

章天亮:对法轮功事件的再度思考

2006年5月13日是法轮功传世十四週年的纪念日。这十四年的歷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即1992年5月13日至1999年4月25日这七年的洪传阶段,和之后的七年迫害与反迫害阶段。无论一个人对法轮功持何种态度,有一点可以肯定:法轮功已经对世界產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正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2004年3月,我曾经应伍凡先生的邀请参加了一个有关法轮功问题的辩论会,当时的发言整理成了「对法轮功事件的一点反思」系列文章。如今又过去两年,法轮功弟子的反迫害也有了许多新的进展和现象,这裡再提出一点浅见,供拋砖引玉之用。 一、反迫害重在结果,但更重在过程 自被迫害开始,法轮功学员们就开始了以各种方式反迫害的过程。我们在大陆可以看到的有请愿、打横幅、撒传单和光盘、法律诉讼、面对面讲真像、绝食、电视插播等,海外的学员则办网站、报纸、电台、电视台、文艺演出,打电话、发传真、发邮件、邮寄真相资料到大陆,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举办研讨会、集会、游行,联络媒体、政要,起诉首恶分子等等。 儘管反迫害的方式五花八门,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用非暴力的方式去「讲真像 」。 法轮功在海外多年的努力是希望把中共的罪行曝光於天下,其中最走捷径的办法莫过於媒体的报道与关注。对於中国大陆的媒体我们无法报任何希望,因其仅仅是中共恶党的喉舌而已。而对於海外这些自由社会的自由媒体来说,一旦曝光中共罪恶,则中共将立即面临国际上的全面围堵与制裁,这种力度会远远超过当年「六四」后的制裁力度。 遗憾的是,海外许多大媒体在法轮功的问题上似乎商量好了一样的「自律」。儘管迫害的情况偶尔见诸报端,但对於迫害程度的挖掘则流於极浅的泛泛而谈。其残酷性仍然不为民眾所知。这种现象的原因与Google, Yahoo, Cisco和Microsoft等公司的屈膝取悦中共差相彷彿。 然而与各大公司不同的是,媒体必须对突发事件做出报道和反应。因此製造突发事件实为吸引媒体关注的捷径。在国内,数千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也没有放弃信仰,足以说明他们看信仰重於生命;在海外,如果法轮功学员採取大规模轻微违法(如故意阻塞交通)的方式,则无疑会令他们的名字与经歷迅速经媒体传播而家喻户晓。事实上,一些并不修炼的朋友曾多次向法轮功提出过类似的建议。 我们毫不怀疑法轮功学员捍卫自己信仰的决心,一件事情再苦再难,只要能够对结束迫害有所帮助,他们都会去做。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却认为法轮功方面绝无接受上述建议的可能,其原因在於法轮功不但在意迫害是否结束,而且更在意迫害是如何结束的。 二、结束迫害的其它方法 结束迫害的方式不止一种。事实上,中共在镇压难以为继的穷途末路中曾经多次讨论过给法轮功「平反」的问题,江泽民本人也提出这次「平反」应该仿照文革的处理方式走──杀一批警察来平息民愤。在2004年9月至11月间,这种讨论似乎很快就要付诸行动了。法轮大法最重要的网站「明慧网」至今仍然保留著当时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一些讨论文章。从中我读到的信息是:「平反」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这场功德只能归於主持平反者个人,而非共產党。具体内容请参见2004年11月4日的明慧评论「放下常人心不受常人社会形势变动影响」。 如果法轮功以结束迫害为唯一目的,那麼接受中共「平反」目的即可达到。然而我们看到的是,2004年11月18日,有法轮功学员参与主办的平面媒体「大纪元时报」 开始刊发《九评共產党》系列社论,系统揭露中共的邪教本质。 《九评之九》提到「也许有一天,中共会给『六四』平反,会给『法轮功』平反。但是,这些都只是中共在走投无路时苟延残喘的流氓手段而已,它不会有反思自己、清算自己罪行的勇气。」而《九评之七》是这样结尾的「时至今日,中共由於血债纍纍,已无善解的出路,而又依靠高压与专制维持到它生存的最后一刻。即使有时採用『 杀人,平反』的模式来迷惑一下,但其嗜血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将来就更不可能改变。」 《九评》系列成了中共的判决书,并引发了「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运动,迄今累计超过一千万人成为「三退」的先行者。 《九评》发表后,「平反」的传闻就立刻销声匿跡了。 现今,无论在中国大陆还是海外,法轮功修炼者是传播「九评」推动「三退」的一支极为重要的力量。在今年2月洛杉磯召开的法轮功心得交流会上,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表示,传播九评,也是要揭露和结束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且迫害不停止,这方面就要一直做下去,直到中共解体。(见大纪元时报2月26日报道「法轮功洛城交流李洪志先生蒞临讲法」) 由此可以看出,法轮功虽然努力制止迫害,但却决不意味著为了这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们要选择的是一条堂堂正正的路。故此明慧的评论文章中说:「制止迫害并不是我们反迫害、讲真像的最终目地;对『平反』来说,既要制止迫害,又要归正人间这层理——善恶有报,法办一切兇手;扬善抑恶,鼓励世人正面认识真善忍和法轮功 ——『平反』才有实际意义。」 三、法轮功这麼做带给了我们什麼 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政权如中共这般残暴和偽善。它可以把最好听的话说尽,又同时把最邪恶的事做绝。在这个自由被窒息的社会中,面临著最残忍的酷刑折磨,面对著自由社会杯水车薪的关注,面对著中共各种分化瓦解和利诱,面对著中共在经济上的全面围堵,面对著整个高度协调的国家机器的镇压,从物质力量的对比上,法轮功看似弱到极处;而在精神领域的对比,中共从不敢与法轮功论辩、从不敢公开回应《九评》、高官们从不敢应对法轮功的法律诉讼,中共也心虚到了极处。 因此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与法轮功的反迫害形成了一个绝对不对称的较量。法轮功一旦反迫害成功(我们毫不怀疑这一天的到来仅仅是个时间问题),则将证明:面对物质力量佔尽优势的邪恶,道义的一方不但将获得最终的胜利,而且可以走出一条没有妥协、没有诡诈、没有权谋,光明磊落、正气浩然的完美的和平抗暴之路。而支持法轮功走完这条道路的只有信仰的力量、真理的力量。 仅从一个很浅的层次上讲,这条道路的完美之处还在於:社会公义得以没有任何折扣的申张,行善者赢得光明的未来;作恶者面对正义的审判。也正因为结果的公平性和正义性,无论是行善者还是作恶者,都将心服口服。 歷史的这一页翻过去,没有留下任何缺憾。 我深信未来不会有比中共更加邪恶的政权,也不会有团体比法轮功当初的处境更加严峻,因此法轮功的道路就值得千秋万代的人传颂和效仿。无论发生什麼,只要人能够坚守真理并坚定的走法轮功开创的道路,就会有云开月明的时候。这条和平之路将我们引领至真正的公平与正义,山川重秀,天地再清。 法轮功选择的路是艰难的,但却是一条最正的路。他带给我们民族乃至人类的将远远不止是其结果——即中共邪恶集团的解体,中华民族籍信仰、道德和文化的重建而走向新生;更重要的是他给我们开创的道路将永载史册,万古传扬。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5/13/n1316920.htm (764)

章天亮:解体党文化 重建新文化

【大纪元5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岳鹏费城报导) 5月6日(星期六),大费城地区支持一千万人退出中国党团组织、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游行及公众集会在费城中国城举行。十几位中外各界人士在中国城门楼下的公众集会上发言,以下是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在集会上的演讲全文。 最近江泽民到山东去旅游,实际上是去消除活体摘取法轮功罪证,带着这样一个使命去山东。在逛济南百脉泉公园里的龙泉寺时,西墙上雕刻的「真,善,忍;精,气,神」六个大字被刷上红漆涂抹掉。这不仅仅体现了江泽民对「真善忍」仇恨,同时也可以看出仅仅江泽民一个人是不可能在中国掀起那么大一场对「真善忍」的迫害、犯下那么大罪恶。江泽民必需得有一个能够执行它罪恶命令的组织,而这个组织必须高度协调起来才能去迫害法轮功。这个组织像江泽民一样对法轮功、真善忍抱着刻骨的仇恨。这个组织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从它夺取政权后就一直致力于毁坏传统的文化,中国传统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真善忍这种价值观。我们知道政治制度要在社会上立足的话需要有一个社会文化的支撑。像在美国这样一个民主制度,需要「天赋人权、主权在民」这样的文化支撑;中国古代皇帝有「君权神授、天人合一」这样的文化支撑。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它发现一个问题,没有任何文化可以支撑它这个罪恶的制度。所以它迫切建立了一套它的文化系统,这个文化就是党文化。 党文化的最大特点就是跟传统文化是截然相反的。共产党执政50多年来,很多老百姓失去住房,很多人受到各种各样残酷的迫害,这些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这种悲剧,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悲剧,而是后面有社会制度的原因。但是如果继续挖掘下去的话,就会发现不仅仅是有制度的原因,还有文化的原因。共产党建立了一套「反天反地反人」这样一套党文化,以这样的文化去支撑它所有的罪恶。所以今天我们看到退党大潮,它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意义:不仅仅是在制度上解体共产党的问题,通过退党还能去消解共产党的组织,更重要的是通过退党这样一种方式去消解共产党的文化。 共产党的文化是以甚么为核心的呢?就是以「假恶斗」,共产党以这种斗争哲学作为它的核心。现在退党大潮就是要人人讲真话,每个人抱着善心去劝他人退出中共这样一个邪恶组织,没有用斗争解体中共。所以退党人数越多,越在社会上形成一种文化。任何一种制度不管它多么好,像过去的君权神授或者民主自由多么好,如果没有良性的文化支撑,这个制度同样会被恶变。今天看到的退党大潮,不仅在结束共产党这样一个组织,更在解体共产党这样一个罪恶的文化,再重建一个新的文化.这个文化是一个良性文化,体现了真,体现了善,体现了忍,体现了宽容,许许多多值得珍惜的朴实的价值。以这样的文化为核心才可能在未来的中国建立一个非常好的制度、非常好的社会。这是从江泽民到山东涂掉真善忍的一个想法。 另外一个想法,江泽民为甚么亲自去做这件事?从江泽民2004年退出军委主席,一年多没公开活动,最近去上海交大视察,这次到山东,为甚么江泽民要亲自去呢?这说明共产党已经越来越虚弱了,江泽民没甚么得力的工具用,如果共产党还像江泽民刚下台时运转良好的话,江泽民不需要亲自去做这样的事情。今天它之所以自己出来,说明共产党这台机器已经不灵了。为甚么不灵了?就是因为现在很多人在告别共产党了,所以一千万退党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可喜的事情,有这么大一批人退出共产党。另一方面又是对我们的一个督促:因为这一千万不仅包括退出共产党,还包括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而在中国,曾经加入共产党组织的、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的恐怕有将近10亿人,那么与这个比例相比的话,我们看到退党还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们希望这一千万退党的人不要自己退了就完事了,希望每个人成为一个种子,成为传播九评的种子。都来传播九评,解体共产党的文化,解体共产党这样一个罪恶制度。希望越来越多人通过阅读九评,看到共产党的罪恶也加入到这个退党大潮来。现在看到退党每天几乎是线性增长,每天2万、3万、4万,希望这一千万成为有一个契机,退党人数成指数增长,到2千万、4千万、8千万...很快把共产党解体掉,这才是我们今天在这里向所以人讲述退党的意义。谢谢大家。(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5/12/n1315743.htm (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