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章天亮:政治结构与文化结构的和平转型

4月24日,大纪元上声明三退的人数达到了一千万;4月25日,则是法轮功和平请愿七週年的纪念日。这两件事情存在着深刻的内在联繫,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现在的退党大潮是「4、25」事件的一种延续。 任何一种政治制度都需要一种文化来支撑。比如说儒家的「君权神授」和「施仁政」的文化回答了帝王的权力合法性和如何执政的问题;西方这种「天赋人权」、「主权在民」的文化支撑着民主制度;那么中共这个邪恶的制度也需要一个文化来支撑,这个文化就是「党文化」。 有人说,中国现行专制制度的存在是因为中国几千年来的文化就是专制的文化,共产党的一套都是从传统文化中学来的。我觉得这种说法是极端错误的。如果说「党文化」是从「传统文化」中来的,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初,为甚么要那么疯狂地破坏传统文化,为甚么还要搞「破四旧」、搞「文化大革命」呢?这段歷史恰恰说明,「党文化」和「传统文化」之精华是截然相反的、水火不容的。 中共建政五十多年,传统文化几乎破坏殆尽,许多中国人的思路都是按照党文化的思路在走。「党文化」的核心是甚么呢?就是「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阶级斗争」。所以你看许多中国人他解决问题的方式要么就是无可奈何地忍着,要么就是斗争。 「4、25」这个事情出来的时候,海内外都很震惊,中国人发现他们还可以有第三条道路可以走,那就是通过不卑不亢的和平方式去解决问题。我们不排除过去许多个体在解决他们个人问题的时候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是集体的、大规模的、为了解决同一个问题的行动能够既没有悲壮、也没有激动,就那么平和的去说理,平和的去解决问题,据我所知中国歷史上还没有过。那天去的人很多,但是大家都很安静、祥和。 七年以来的抵制迫害的过程中,法轮功真的走出了一条路,一条和平抗暴的路。这条路走得很艰难,很多人为此付出了家庭、事业、自由、乃至鲜血和生命,但是这条路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所实践。这个人数规模是非常大的,因此可以说,他也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就是我们怎么对待不公、对待迫害我们的人、对待旁观者等等。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内涵,就是讲「真」像,以自己的「善」心去唤起人们的善心,过程中「忍」让、宽容大度,即对法轮功最高指导原则──「真善忍」的实践。 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这也可以说是法轮功「讲真像」的一种延续。《九评》之后出现的「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则是和平抗暴精神的延续。 而且我们看到,「九评」和「三退」大潮出现以前,和平抗暴的精神主要局限在法轮功这个团体内部,而「三退」之后,这种精神就被推广到了「非法轮功」的人群中,推广到全中国。 过去每一次改朝换代,都会出现社会的动盪和战争。老子讲「大军之后,必有凶年。」旧的统治秩序解体,新的统治秩序尚未建立,中间都要经过至少几年的动盪,田园荒芜,百姓流离失所。等新的秩序建立后再进行休养生息。但是过去无论怎么动盪,传统文化没有破坏,社会秩序因此会很快恢復。 但是共产党和别的政权非常不一样。我以前讲过这个问题,如果共产党解体了,但是它的党文化不解体,人们仍旧保持着对生命的漠视、对自然的掠夺、互相勾心斗角等思路,这个社会仍然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新的社会秩序也很难建立。 但是我们看到今天的退党大潮,在解体中共的同时就在建立新的秩序,这方面我原来写过一篇文章,叫「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在另一方面,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退党大潮也在解体中共那种以「斗争哲学」为指导的党文化,代之以「和平抗暴」 的文化,也就是说旧文化的解体同时,新文化已经在产生。那么当中共解体的时候,社会的过渡是没有任何动盪的过渡。 过去我总说「和平转型之路」,它不仅有政治结构上的和平转型意义,也有文化结构上的和平转型的意义。这不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吗?而这种和平的精神,又是与「4、25」一脉相承。 更广义地说,这种文化重建还是以道德重建、信仰重建为基础的,这方面以后有机会再专门论述。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看到「三退」的意义、「4、25」的意义,法轮功的意义都有着内在的联繫。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6/n1298767.htm (912)

章天亮:对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深层思考

章天亮先生在「全球论坛」现场发言(大纪元) 【大纪元4月23日讯】在苏家屯死亡营曝光两周后,中共导演了一场邀请美国参观苏家屯医院的骗局。事实上,中共早已销毁了証据。法轮功方面也要求中共全面开放劳教所接受调查。在此大背景下,希望之声、大纪元与新唐人于4月15日在法拉盛通过网络广播举办「全球论坛」,讨论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对中国未来的影响。以下是大纪元专栏作家兼新唐人特约评论员章天亮的现场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林晓旭:各位听众,各位现场的嘉宾,欢迎来到我们节目的现场,今天您正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和《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一起主办的,在纽约法拉盛所举办的社区论坛,叫做「全球论坛」,我们的主题是关于苏家屯集中营和中国未来的探讨,下面请章天亮先生。 章天亮: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今天我想主要谈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说我们对类似于像苏家屯这样的死亡营罪恶的惩罚,绝不能仅仅侷限在参与这些罪行的人。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知道这个罪行,绝不仅仅是真正动手术的那些人、真正负责把法轮功学员从各地运到苏家屯,或其他别的类似于死亡营的那些军队;也绝不仅仅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那些公安;也绝不仅仅是辅助参与的那些护士等等这些人。 他们尽管参与了这个罪行,但是我们要知道他们的参与仅仅是一个表面的现象。我们知道不仅仅是苏家屯一个地方有死亡营,一位渖阳总后勤部的老军医揭示在全国有三十六个这样的死亡营。 这样大的一个灭绝性的工程,需要中国许许多多的部门来进行配合:它需要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它需要法院可以对这些违法抓捕的行为的漠视;它需要司法部的配合,让那个律师不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它需要医生亲自来动刀;它需要军队来进行押运;它需要军队对人防工事进行封锁;它需要大陆所有的媒体对这个事件噤声,它需要大陆的检察院不介入这样的调查。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东西,它绝不仅仅是这些参与的部门它们本身能够决定得了的,缺乏任何一个环节,缺乏任何一个中间有效的协调,这种罪行都不可能发生。 那么到底是谁在协调这件事情?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揪出来协调这个罪恶的罪魁祸首——那就是共产党! 在《九评》的公告里面有这样的一句话,中国从中共夺取政权以后,所有发生的那些巨大的灾难,都是「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协调下发生的。」没有这样的一个共产党,这样的一个对整个社会从头到脚的一个集权的控制的话,这些罪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我们不能光看到共产党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是不一样了,它们现在的共产党员已经穿起了西装,是吧?它们去吃西餐的时候会用刀叉,它们到国外的时候甚至讲很多流利的外语,它们可以把人权民主这样的美丽的词藻挂在嘴上说得非常熟练,但是它们的本质从来没有变! 就像一个人做假帐一样,过去他是拿纸跟笔作假帐,现在他是用计算机了,但是他做的还是假帐!就像一个流氓,过去他只是穿着马褂,现在已经穿上西装了,但是还是流氓!过去他吃人不吐骨头,现在吃人已经开始用刀叉了,那么他们还是在吃人! 所以我们必须知道,共产党它在类似苏家屯这样事件中的角色,我们必须要知道,共产党的本质绝对没有变,而且就是它在背后协调这个事情!所以当我们在解决苏家屯这个事情的时候,类似于苏家屯这样一个死亡营的事情,我们绝不能仅仅侷限在这个个案上,我们一定要结束造成这个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共产党! 我们在过去已经受共产党很多的骗了,文革的时候,给很多人平反,这些人感激涕零。其实没什么可感激的,他们虽然可能已经从劳教所放出来,或者从监狱里边放出来,但是造成他们当时入狱的那种机制一点儿都没有变。他们当时被放了,但是共产党想收拾他们的时候,还是可以把他们抓起来,所以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 很多人觉得你法轮功怎么整天为自己呼吁啊?你们怎么不整天为别人呼吁呼吁,难道被割除器官只有你们法轮功吗?难道没有其他别人吗?是,有很多其他别人也遭受同样的痛苦。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现象里边有两个层面。首先法轮功学员有权利自己呼吁。我打一个比方,就像一个人在面临生命危险时,他大喊救命时,这时一个过路的人过来说,「哎,你怎么只为自己喊救命?难道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受到生命危险吗?那么多人都面临生命危险呀!」 这种指控是非常无理的,做出这种指控的人不但逻辑有问题,而且人品也有问题!我们看到很多人指责法轮功仅仅在为自己呼吁,可是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法轮功现在在面对着多么残酷的迫害?这是第一点,法轮功有权利全心全意的、百分之百的为自己呼吁。 当然法轮功学员绝不仅仅侷限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大纪元时报》的报导,包括太石村事件、汕尾事件,尤其是汕尾事件是我们《大纪元时报》首先报导的,所以我们对老百姓权利的维护其实已经远远的超出对法轮功自身权利的维护。 第二点我想讲的是,像肯尼迪总统讲的,「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当法轮功学员他们的问题解决的时候,就不仅仅是把自己的这个问题解决了。苏家屯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它有它深刻的制度原因,就是共产党它的这种统治,它这种邪恶的协调能力,同时的话它还有文化的原因。 那么多的医生他们动手术的时候他们知道他们在杀人。为什么动手术?这就是一个深刻的文化原因。因为在共产党长期无神论的教育下,在共产党长期党文化的灌输下,他们觉得对阶级敌人怎么整都不过份。他们觉得当共产党一旦把某一个人化成阶级敌人的话,这个人就不是人了,就变成了一种生产的原料,或是可以用他来赚钱,可以用他来获取超额的利润。这就是对生命的漠视,这种已经在中国普遍形成一种共产党的党文化。 还有道德的原因。看到这么多人被杀戮的时候,不仅仅是那些主刀的人下的了手,周围那些看客很多人他们也默不作声,所以当我们在解决类似苏家屯问题的时候,我们从制度的层面、从文化的层面、从道德的层面我们都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当这些问题解决的时候,那就绝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问题解决了,绝不仅仅是死亡营的问题解决了,整个制度的问题、整个文化的问题、整个道德的问题都要得到解决。 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我们可以从类似于苏家屯这样死亡营的事件看到法轮功是如何被迫害的,因为他们被迫害得最残酷。以这样的事件为起点,我们要认识到这一场对中共的揭露和我们所做出的反应的意义所在。 共产党过去经常欺骗我们说我们要团结一致向前看,让我们放过它过去的罪恶,我们要跟共产党讲我们绝不向前看,我们就是要反思这个歷史。「团结一致向前看」这种说法是共产党的一种伎俩。 大家知道高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三次上书以后,中共派了很多的国安到新疆去,到高智晟服兵役的地方去,甚至到高智晟老家去调查他的祖上多少代,一直调查到清朝光绪年间看他祖上有没有什么政治问题。你中共怎么不往前看呢?你往后看都看到光绪年间了,对吧? 我们对中共罪恶的追查我们可以从建党的时候开始就追寻起来,我们一定要把它的罪恶从它的建党到今天,以至于共产政权结束前所有犯的一切罪恶详详细细的纪录下来。 我们过去就是太轻易相信它了,文革结束的时候我们还相信它,认为它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结果后来又出现六四,六四之后又出现了法轮功。我们如果不能对共产党这样一个制度来进行反思的话,如果我们还听信它「向前看」这种说法的话,下一个悲剧可能还会落到别人身上。 所以就像《九评》公告里面讲的:「反思这段歷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 而且「向前看」这种说法非常具有迷惑性的。首先,共产党所犯下的根本就不是错误,它就是罪行!不能说任何一个人杀了人之后他站在法庭上说:法官先生我过去一天杀十个人,我现在十天才杀一个人,我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我们团结一致向前看,你放过我吧!那不可能的对不对?完全是中共它自己编造出来的。 而且「向前看」的这种说法只有受害者表现出他的宽容的时候,他可以说我们忘记过去,我们一起往前看。你作为加害的一方,你作为犯罪的一方,你根本就没有权力要求别人向前看。 而且当这样的罪行发生的时候,就包括受害的一方,你也没有权力往前看,因为罪恶如果不得到惩罚,这个社会要失去公正。我们一定要追惩这个罪恶,我们不是为了仇恨,我们就是为了要框扶正义。 所以说当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要以这样的事情为起点,要把这个问题跟老百姓讲清楚,就是说我们不把共产党的问题解决了,将来这样的悲剧还可能发生,而且还可能发生更加严重的悲剧。怎么解决?中共现在还面临巨大的危机,就是《九评》的传播跟退党的大潮。当民众读了《九评》的时候他就能够知道共产党的这种罪恶,读了《九评》的人听说苏家屯事件的时候,他一听了就相信,因为他知道这是跟共产党的邪恶是一脉相承的;同时的话就是全民的道德觉醒,抛弃中共。 所以说我想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中国现在社会转型已经不能承受暴力的革命,而传《九评》促三退给中国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一种和平转型的机会。这个机会我们要把握好,我们也要利用好苏家屯和其它类似死亡营的活体器官移植这样的事件,让老百姓真正的看到中共的本质把邪教终结掉。 谢谢大家。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3/n1296224.htm (805)

章天亮:胡锦涛如何解读王文怡的抗议

【大纪元4月23日讯】布什在白宫为胡锦涛举行欢迎仪式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王文怡博士公开喊话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胡锦涛略显尴尬,小布什也向胡锦涛道歉。 王文怡喊话的深层内容值得胡锦涛反覆体会,我至少在这件事情中看到三层含义。 第一、作为胡锦涛来讲,法轮功仍然把他与江泽民区别对待。王文怡的喊话作为她的个人行为实出偶然,然而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当时台上站的是江泽民,王文怡会喊甚么?她更可能会喊:「法办江泽民!Bring Jiang Zemin to Justice!」而面对胡锦涛,王文怡喊的却是「停止迫害法轮功!」 第二、王文怡在4月21日接受CNN採访时,向主持人解释为甚么要喊「现世现报」——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都相信人做了甚么都会有报应。如果把「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口号与「现世现报」联繫起来,文怡的劝善之心昭然可见。事实上,如果胡锦涛一直与镇压法轮功保持距离,就与这方面的血债保持了距离。所以「现世现报」就像是一种善意的警告,它的另外一面就是——如果不做坏事,也就没有恶报;如果做了好事,就会得到善报。 第三、胡锦涛与小布什的反应都不太尽如人意。 我仍然记得多年前看到的一个幽默,它在我心中为里根总统定了位。里根有一次去加拿大访问,在他发表演说的时候,下面的抗议声压过了里根的声音,让他无法继续说下去。东道主十分尴尬,里根等声音稍稍静下来一些后说:我在美国常常这样被抗议,我认为这些抗议的人也都是特意从美国赶来的,以便让我在这里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大家都哄笑了,里根不但解除了尴尬,也解除了东道主的尴尬。 克林顿1998年访问北大时,一个学生问他:「江泽民主席作为客人访问哈佛大学时,竟然遭遇示威抗议,今天您在这里做客,如果也允许向您示威抗议,您会做何感想呢?」克林顿回答说:「我会与示威者见面,听取意见,实际上我常常遭到人民的抗议。」这句话说罢,下面也是善意的笑声。 如果胡锦涛能做到里根或者克林顿对抗议者的态度,会大大拉抬他个人的声誉。小布什也不必用「道歉」(Apologize),也许一句「Sorry」已经可以完成做为主人的外交礼节了。 现在文怡的事情仍未结束,胡锦涛仍然有展现客人风度的机会。此次胡锦涛回国,必然已经看到了更多的法轮功真象,听到了更多法轮功方面的诉求,江泽民、罗干、刘京与周永康实在是殷鉴不远。 在非常之时,建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如今迫害受到了国际上各种正义力量的极大关注,特别是中共在各个劳教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越来越被曝光。一直在中共权力架构内处于弱势的胡锦涛如果能够借力打力,整合海内外的正义力量清算江泽民、罗干等首恶分子,着手调查、制止迫害,则对他来讲是又一个不可多得的契机。(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3/n1296194.htm (819)

章天亮:美国应协助调查中国劳教所

特别谢谢Annie和Peter向我们提供这样惨无人道的内幕。这种事情连我们听的时候都需要很大的勇气,他们说出来就更需要勇气。更何况做这些事情的人中有Annie原来的亲人。大家刚刚听到Annie讲话的声音多么柔弱。所以我们有义务去支持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有义务支持她!所有有正义感的人都有义务支持她!美国,更有义务支持她! 胡锦涛很快就要来到华盛顿DC了。我认为美国政府在这个时候应该要向胡锦涛传达一个明确的讯息:你必须开放所有的劳教所接受调查;你必须停止这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 刚才Annie在证词中讲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事情最高峰期间正是在2001年到2003年,到2004年的时候这个情况有所缓解,但是现在还在发生!特别当这样的罪行被曝光后,中共在临死前要集中时间杀一批人。所以最近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报导,说大陆很多医院在督促他们的病人赶快作手术,否则过了五月一日之后就没机会了。为甚么就没机会了,不就是要把现在关押的许多法轮功弟子杀掉吗?所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情还在发生。 甚么人能够发动这样的屠杀?只有完全没有人性的魔鬼!他们比法西斯更加魔鬼!美国曾经因为低估了魔鬼的邪恶,在歷史上受过严重的重创:在1941年12月8日的时候,美国的珍珠港受到了偷袭——那是因为美国对日本法西斯估计不足;在2001年9月 11日,美国双子世贸大厦被炸毁——那是因为美国人对恐怖主义的估计不足。美国政府、美国人民,你们问问自己,你们对中共的邪恶现在有足够的认识了吗? 为什么要去中共所有的劳教所调查?因为中共已经早就把证据给转移了。不要相信中共!中共打开了苏家屯,叫大家去看。但是中共打开苏家屯,决不是为了要坦白,而是为了掩盖。它准备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把所有的证据都转移之后,才叫大家去,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所以我们要打开中共所有的劳教所,中共有义务打开劳教所,美国政府有义务去督促中共去打开劳教所。 大家看到了现在退党已经一千万了,中国人的觉醒已在到来,每一个政治家现在是考验你们政治智慧的时候了——到底是想和一个独裁的共产党打交道,还是想跟一个退党大潮下日渐新生的自由中国打交道?你们是想拥抱那些还没有退党的党员,还是想拥抱13亿中国人民,现在到了选择的时候了。 日本人很感谢美国,虽然美国在二战中打败了日本的军队,但是把他们从军国主义法西斯的铁蹄下拯救了出来,带给他们和平、带给他们民主、带给他们自由、带给他们繁荣,所以日本人民感谢美国。如果美国希望未来的中国人民感谢他们的话,他们就有义务声援我们退党、去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去调查那些在劳教所里仍然被中共掩盖的罪行。 现在退党1000万了,很多人都在想中共甚么时候解体?退党的临界点在甚么地方? 现在我们有两个临界点:第一个临界点是中共崩溃的临界点;还有一个临界点是就是人们已经忍无可忍的临界点。中共自己承认在中国每年有8万7千起群体性事件——即群众跟官府之间直接的冲突。高智晟律师到山西、陜西的时候,他发现很多地区的老百姓对中共的这种镇压掠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我们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没有退党的话,中共会不会解体?一定会!但是也可能是因为经济的崩溃、也可能是因政治的崩溃、也可能是因为生态的崩溃、也可能是因为老百姓对他们的忍耐到了极限而出现官逼民反的情况。 老子讲过一句话:「大军之后,必有兇年。」中国已经承受不起那种大的动盪了,我们一定要赶在老百姓忍无可忍之前把中共解体掉。所以我们今天看到退党1000万,这是一个声援的活动,也是一个庆祝的活动,但同时也是对我们每一个人的督促。我们要有紧迫感,要广泛的把九评传下去,把中共彻底解体掉。我们是在跟时间赛跑。我们一定抢在另一个临界点到来之前把中共解体掉——这样才能解体中共的一切罪恶。 谢谢大家!@(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1/n1294691.htm (848)

美调查盗器官未果 专家学者指迷津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 (大纪元) 着名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 (大纪元) 美调查盗器官未果 专家学者指迷津 【大纪元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採访报导)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上週五说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渖阳领事馆的官员参观了苏家屯医院,没有发现医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证据。 着名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指出,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和国际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须迴避。在中共活取器官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预。应该由国际中立机构、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民间团体组成调查团进行客观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综合性调查。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指出,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别是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参与《九评》的相关事宜,更因为他们在迫害中已经蒐集了大量的证据,并对中共的邪恶有着亲身体验、瞭解和反思,此次调查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调查的结果就极有可能被中共的伪证所操纵,至少难以得出全面的结论。 中共掩盖 不可能看见 章天亮指出,在中共操控下的走马观花的调查,一定是看不到甚么东西的,这是意料中的事情,尤其是三週之后中共已经将罪证大量转移和销毁之后的情况下。所以现在应该呼吁国际社会全面调查中共所有的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以及法轮功接获的证据中指向的嫌疑地方。 另一方面,「没看见」并不等于「不存在」。一百年前,人们看不见原子,但是并不等于原子就不存在。对于中共这样善于高效而精心伪装的邪恶团体,需要加倍的耐心、严谨的态度和高科技的手段去调查。事实上,许多大案的破获都是从微小的证据开始的,而在中共带领下的走马观花的「调查」不会得出中共不希望的结论。 同时,法轮功方面提出此案许多常识性的疑点,中共没有回答,而去苏家屯血栓医院参观的美国方面也未提出这些疑点,更不可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因此现在说苏家屯没有对法轮功进行活体器官摘除是十分轻率和不负责任的。 陈破空指出,中共一贯造假撒谎,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人没有看到甚么证据,一点都不奇怪。中共官员完全可以让你看见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东西,而让你看不见他们不想让你看见的东西,尤其是在当地作了大量根本性改变的紧急部署之后。 他说,根据我坐牢的经验,中共可以在一夜之间让劳教所改头换面。中共干瞒天过海的事是非常拿手的好戏,三週时间足够他们改变一切和做出一切的掩盖措施。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到中国去考察监狱中的酷刑感到非常不满,因为中共不仅反覆拖延时间以作准备,而且限制起考察范围,所以联合国专员根本见不到他们想见的设施或人。由联合国的经歷完全可以想像,这次器官摘除的恶性事件,中共更不可能让国际社会看到任何真实的情况。 要由国际独立机构调查 陈破空指出,仅仅是美国政府派出大使馆和领事馆官员去调查,这是远远不够的。这件事应该由国际中立机构、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民间团体组成调查团进行客观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综合性调查才行。 根据中共独裁专制的本性,集中营有其逻辑存在的理由,因为中共专制和独裁的本性决定它没有甚么事情干不出来的。专制和独裁的本性就是此案的最大嫌疑。在这种嫌疑下,国际社会应该採取最深入、最广泛、最科学的调查和取证,扩大调查范围,对调查取证的方式也应该公开,在媒体的报导和监督下进行。 章天亮指出,调查应该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中共由于是一个以「无神论」为教义的邪教组织,因此它可以做出一般人不敢想像的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罪恶,也可以把各种诡诈权谋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一个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没有足够的瞭解,对它的思维方式没有足够的瞭解,对它的行为模式和种种骗术没有深入的研究,在和中共打交道的过程中,就极其容易地被中共欺骗。 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别是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参与《九评》的相关事宜,更因为他们在迫害中已经蒐集了大量的证据,并对中共的邪恶有着亲身体验、瞭解和反思,此次调查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调查的结果就极有可能被中共的伪证所操纵。至少难以得出全面的结论。 嫌疑人必须迴避 陈破空指出,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和国际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须迴避,不得成为一个案件的主导者或参与者。 在中共活取器官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预,不得参与,因为它已经是被调查的对象,就应迴避,让国际社会主动调查。当地政府官员也都必须迴避,由国际社会进行独立客观的取证。中共本身不迴避 ,而是直接安排,不可能构成司法公正。 章天亮指出,美国政府有义务向公众说明:调查是如何进行的,採用了甚么样的高科技探测手段?调查何时进行?进行了多长时间?有哪些人的参与?调查人员是否受过严格的刑侦或特工训练?调查过程中,中国政府是否迴避了?调查人员是否可以和别人随意交谈,他们如何确定回答他们问话的人不是中共事先演练好的? 另外,美方得出结论的依据是甚么?可否公佈调查报告?没有发现证据,是否就等于没有证据?是否说明此事不存在?他们是否联繫过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是否提出过法轮功方面一直在追问中共的常识性疑点?如果提出过,中方如何做答?如果没有提出过,那么调查人员如何回答法轮功方面的疑点?等等。 美国政府表态的背后 陈破空指出,美国政府现在急于仓促表态,可能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法轮功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使得美国政府对于这样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不得不去做点甚么,不得不去表个态。 但另一方面,来自中共方面的压力,尤其是在胡访美前怕这个问题成为双方经济利益交换的障碍,因此急于表态。也许中共对美国政府说,既然你已经来看过了,那你们就表个态吧,这种压力就造成美国政府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个阶段性的表态。 美国政府深知此事严重,肯定会成为左右整个访美形成的焦点话题,因此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就先表这么一个态,希望让这件事暂时平息一下,但是只是说他们没有看到证据,并没有做进一步的结论或者评论。 据我所知,当年杨建利刚被捕后,他的太太去美国国务院要求解决时,美国国务院告诉她千万不要声张,并表示「我们会考虑的」。当时正值时任副主席的胡锦涛要访问美国。后来杨建利的太太后悔了,说上当了,本来以为美国政府会及时解决,因此没有去抗议、静坐,失去了施压的良机。 法轮功这次一定不能上当,还是要继续高强度的施加压力,呼吁国际社会进行更大范围、独立、全面、深入的调查。 对胡温不利 章天亮指出,美国政府的表态,中共的掩盖和否认,其实对胡温是非常不利的事情──江泽民罗干干坏事,胡温为之揹黑锅。即使在胡温的位置上,对迫害法轮功的全貌也未必完全清楚。当关押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曝光后,胡温就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承认?还是不承认? 现在中方和美方的表态,给胡温树立了一个极坏的样板。罗干会藉此说:你看,我做对了吧?这事被隐瞒住了。结论是:做多大的坏事都没关系,只要隐瞒的手段好,就能将这个事情瞒住,就可以免于罪行的追究。…

章天亮:记者的天堂 记者的地狱

苏家屯事件已经曝光一月有余,消息人士指出中共早已将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转移走,并销毁物证之后才公开回应。如今大量法轮功学员仍然被关押在各地集中营中,活体摘除器官的罪恶正在大量发生。医务人员公开说明,器官来源都是20至30岁的健康人体,且并不讳言是法轮功学员。同时医务人员也指出,过了「五一」货源就没有了,这说明中共正在迅速进行最后的集体灭口。 在苏家屯的证据毁灭后,近日我看到法新社和美联社在苏家屯的採访,整篇报导基本类似新华社的通稿。採访的对象包括苏家屯区的一位政府官员郑滨和血栓医院的一个副主管张旭。郑与张二人所做的回应相当笼统,除了说一些「无中生有」之类的场面话之外并未给出有价值的信息。唯一令我有些意外的是,张旭声称血栓医院正在考虑起诉大纪元。 迄今法轮功方面起诉的中共官员或组织鲜有被告主动应诉的先例。如今,血栓医院倒扬言要起诉大纪元,我认为这种行为付诸实施之可能性万中无一。中共绝无胆量让自由社会的执法机关与律师到大陆独立调查取证,那样曝光出来的惊天罪行绝不仅仅是苏家屯透露出的冰山一角而已。若真的诉诸国际法庭,那倒会成为法轮功方面讲真像的大好机会。我们不妨且拭目以待。 另外一个令我意外的倒是法新社和美联社竟未报导法轮功方面的质疑。比如渖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CITNAC,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该中心在其网页上宣称:肾移植一般等待一週时间,最多一个月就可等到合适的供体。由于肾脏摘除后最多可以保存24小时至48小时,否则该器官移植后就会无法成活。这意味着该中心有大量的活人资源,如果哪个供体组织配型成功,此人将被立即活体割除肾脏,然后被推入焚尸炉烧死。 该移植中心并不讳言器官来自活人,其网页上宣称「我们的器官不是来自脑死亡病人,因为那样的器官其状态可能不好。」同时,该中心还称由于中国政府的支持,所有内脏的来源都是免费的。如果如中共声称器官来自死刑犯,死刑犯通常都是每年定期集体处决,又如何保证一个星期就可以为器官受体找到供体? 这些问题,中共都无法回答。令我吃惊的是,法新社和美联社似乎也并未提出这些常识性的问题。换句话言之,记者竟然无职业常识,採访中共前未做好家庭作业;採访后也未请法轮功方面发表评论。所谓「平衡报导」的惯例,到了中共那里就失效了。 这让我想起一种说法:中国既是记者的天堂,也是记者的地狱。 说中国是记者的天堂倒不是说记者可以躺下来睡大觉。确实,在任何重大事件发生时,中共都要求发新华社通稿,记者的工作因此变得毫无挑战性。然而此时恰恰是良心记者一举成名的时候。例如《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Ian Johnson)因为 报导中共山东警察虐杀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并追踪报导陈子秀女儿六个月来试图让警 察开出她母亲死亡证明的毫无收效的努力,而获得了2001年度新闻界的最高奖项—— 普利策奖。该报执行编辑Paul E. Steiger就有关法轮功报导获奖一事评论道:「这是一个面对强大的警察反对报导的压力,以勇气和决心,通过敏锐有力的笔法将一个故事报导出来的范例。」 相比之下,中国确实也是出卖良心的记者的地狱。他们为了取悦中共而自我审查,必将导致他们的报导引述大量中共谎言,如此他们不仅将在真相显露后失去信誉,更可能不知不觉成为中共捆绑合谋犯罪的帮兇。 美联社记者的运气似乎一直不佳,2005年,就曾经被中共利用发了一篇对 「天安门自焚」伪案当事人的採访。所谓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自焚」一事,早已被法轮功方面驳斥得体无完肤,且成为法轮功真相资料中最有力的一种,盖因其电视镜头仅仅是对中共「焦点访谈」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中共漏洞百出的「自焚」谎言曾由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公开提供。「华盛顿邮报」等大媒体也对「自焚」伪案进行过调查和报导。然而美联社竟似乎对此惊天伪案一无所知,继续大幅转载中共谎言,採访中共特务扮装的「自焚当事人」。其对中共伎俩的麻木实在匪夷所思。 等到中共垮臺时,新华社无疑会与中共一起完蛋。但是美联社的信誉也会因真相的更多曝光而损毁,这对于以「公信力」为生命的媒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当然,更值得谴责的是中共那些撒谎毫不脸红地发言人。在犯下反人类的滔天罪恶后竟然若无其事的一口否决,毫无羞恶之心,此等事绝非人类所为。正应了孟子所言「无羞恶之心,非人也。」对于这样的「人」,我们无话可说,但是记者们何苦去报导 「非人」之「人」的话呢?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14/n1286978.htm (859)

章天亮:面对特务 高律师能做什么?

高律师近日在陕北老家被特务围困,特务公开对高律师说「你是不是在中国长大的?亏你还走南闯北,你和共产党讲法律不光是瞎了眼,证明你这号人脑子都被TMD狗吃了!」 这些特务如此嚣张,也许是因为还对中共统治能够继续抱有信心。对这些人来说,如果天理不能打动他们,也许他们仍然需要关注自己的利益和安危。故有一些书生之见,借大纪元一角与高律师切磋。 最近,明慧网和大纪元发佈公告,指出中共现在在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紧急灭口。除了已经被抓捕关入集中营的之外,对于外面讲真相的弟子也开始了集体绑架行动。这种灭口是出于罪恶曝光的恐惧,如今退党大潮逼近一千万,共产邪教风雨飘摇,以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刘京、周永康为首的首恶集团,就更加害怕罪恶的曝光。 我预计,中共邪教在对法轮功进行灭口的同时或稍后,即将开始大规模清洗迫害真相的知情人——即活体切割法轮功弟子器官的医生、护士、后勤人员、上了法轮功蒐集的恶人榜上的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等地的恶警、狱卒、特务等。甚至中共可能故意将器官移植的质量做坏,让那些被移植者也回家后赶紧死掉,顺便也封了受体的嘴。 这种事情,在中共歷史上屡见不鲜,其它共产国家也屡有发生。 斯大林上台后先后任用了三个克格勃头子——亚戈达、叶若夫和贝利亚。 亚戈达主持了斯大林肃反的前一半工作——残忍地替斯大林迫害其政敌,把残存的反对派和列宁的老近卫军从地球上赶尽杀绝。他的运气从1933持续到1936年,那一年亚戈达他捞到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总政委这一相当于元帅的头衔,穿上了为他特制的将帅服。然而斯大林也随着罪行的曝光而迫切需要给自己找一个替罪羊。于是「根据斯大林的命令,亚戈达自己也被推上了被告席,成了同一个阴谋组织的参加者,成了被他严刑拷打并枪毙了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米尔诺夫等老布尔什维克的『同案犯』」! 接替亚戈达的是另一个人面兽心的斯大林宠臣叶若夫。他领导了「大清洗」的后一半。在1937年6月至1938年6月间,他指挥杀害了苏联三万五干多名军官,几乎占苏联军官团总人数的一半。整个「大清洗」的1934年到1940年期间,有大约一千九百万人被捕,很多人在劳改营中死去。牺牲品的准确数字已永远无法弄清。 到「1938年12月,人杀得差不多了,叶若夫还不知道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他被撤换并于1939年4月10日被捕。现在『人民的慈父』斯大林同志必须找一个承担『刽子手 』恶名的人,并把他像狗一样枪毙。」 (摘自明慧网《歷史资料:斯大林的忠实追随者们在向曾庆红、罗干招手》http: //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0/11282.html ) 这个道理,高律师应该让这些特务知道。如果中共完蛋了,这些特务面对的是全民的审判。如果中共不完蛋,中共也需要杀了他们来灭口;在中共将要完蛋前,更可能杀了他们灭口。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事实上,这种逻辑也注定了中共必然完蛋无疑。 特务们的任务是监听高律师的一言一行,因此高律师并不需要和特务做什么沟通。把高律师沿途散发的材料、包括为法轮功上书的三封公开信、当前的绝食维权运动、有关退党的文章、以及《九评共产党》的相关资料等等,每日早、午、晚高声朗读几遍。不但特务能够听到,他们的主子也会同样听到,那不就成了高律师所传播的真相的最忠实听众了吗?(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8/n1280672.htm (796)

章天亮:基督徒如何对待中共的各种迫害

大纪元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 (大纪元) 【大纪元4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採访报导) 基督教徒高智晟律师3月31日在陕北老家,流泪併发表演讲说,「如果基督是今天来到中国的社会,当他看到如此之多的生灵,这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如此大规模遭受迫害,基督他会怎么做?耶稣基督会怎么做?因为他们都是非基督徒,而不去拯救他们、替他们仗义执言的时候,耶稣基督他还敢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还敢说吗?」 就高律师的这番话,大纪元採访了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章天亮认为,即使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所有的基督徒也都应该站出来对共产党说「不」。而法轮功传播《九评》,不仅仅是在结束自身的迫害,也会为其他人争取到自由。同时传播《九评》也是在和时间赛跑,一定要赶在中国社会出现矛盾总爆发和暴力冲突前,把《九评》传出去,才能真正避免社会危机,才能真正推动中国的和平转型。以下根据採访内容整理。 记者:高律师认为基督如果重来世间,对法轮功受到如此迫害也不会坐视不理,您对此如何看呢? 章天亮:高律师说的完全是对的。其实仅仅是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所有的基督徒也都应该站出来对共产党说「不」。 国内和海外都有一些基督徒,特别是许多海外华人基督教会和自由知识份子等,对中共在国内迫害基督徒,採取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鲜少见他们曝光中共的暴行或者呼吁国际社会的支持,还有一些人对迫害基督徒不闻不问,反而对于法轮功努力终结迫害的行为难以理解。我觉得啊,国内的基督徒和其他国家的基督徒信的都是同一个主,当国内那些兄弟姐妹受到迫害时,所有的基督徒都有责任把迫害停止下来。 我读到高律师那段话的时候,也很感慨。我想起看过的《圣经》里的一段话。「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里记述耶稣讲的末日审判的一些事。其中提到一个情形说,耶稣把所有的人分成两半,一半在他右边,另一半在左边。耶稣对右边的人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我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那些人就问耶稣说:「主啊,我们甚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或是渴了给你喝?甚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甚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耶稣回答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些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 然后耶稣又对左边的人说:「你们这被咒诅的,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它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我渴了,你们没有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没有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没有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没有看顾我。」左边的人也问:「主啊,我们甚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没有服侍你?」耶稣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没有作在我这些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没有作在我身上。」 我看到《新约》里面的这些话很有触动。在今天共产党对家庭教会这样强力镇压时,当那些基督徒在共产党的镇压下呻吟哀号、乃至失去生命的时侯,无论是海内还是海外的基督徒都应该看到共产党的这些罪恶哪怕是针对「最小的一个」基督徒,实际上也都是对着基督教在犯罪了。哪怕是对着最小的基督徒做的,也是对着耶稣基督来做的。 这些人如果是真相信耶稣的话,他们是应该有这样的义务去停止迫害。否则他们基督徒自己都会面对基督的问话──当共产党在酷刑折磨你的弟兄姊妹的时候,你在干甚么? 中共夺取政权以来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停止过迫害真正有信仰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有这样义务的站出来终结迫害。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时,很多人觉得跟他们没有关系。比如,共产党成立610办公室是为了迫害法轮功而成立,但是当610办公室一旦成立起来之后,就不仅仅是针对法轮功了,郝凤军曾经披露610办公室的背景,有一大部份是管法轮功的,但还有一部份是管家庭教会的、天主教徒等。 而且中共会把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同样的酷刑、各种各样瓦解法轮功的政治手段用于基督教会上。据我瞭解,中共迫害家庭教会最严重的时候是从2002年开始的,实际上这就是迫害法轮功的一个自然延续。 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它决不会对其他人和群体心慈手软,它为了系统的迫害法轮功而使用了最残暴的酷刑和最残忍的手段,它所操控的遍佈中共专政机器每一个角落的丧失人性的人渣,也绝不仅仅是用来对付法轮功的,而是迟早会祸害到任何别人身上。 当法轮功遭到迫害时,那些基督徒先不要管是不是信仰问题,即便是从一个人最基本的善良出发,那也应该出面制止。而这样做的同时,也会使基督徒现在受到的迫害减轻。 就像高律师在一次家庭教会聚会时,对一位基督徒说:「第一:当我不认识基督的时候,我作为人,人的层面上对社会公义的理解,我去做了,替他们仗义执言;当我认识了基督的公义的时候,我更应该去替受迫害者仗义执言,这是一个层面上我要讲的;第二个层面上,我必须纠正你的一个说法,说我替法轮功说话,我告诉你,我是替中国人说话!我是替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社会上遭遇到非公义的受迫害者说话!」 记者:有的人,其中也包括基督徒,在对待共产党的罪行时,还是在谈宽恕,认为《九评》措辞激烈,多有不善。因此对法轮功学员参与传播《九评》、促进退党、解体中共的行为更加不理解。 章天亮:我们现在谈到共产党时用了很多词,比如:讲它是邪教、邪灵、邪恶、带有黑帮性质的黑社会团体、恶党、邪党等,很多人觉得我们在骂共产党,其实这里面有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区──我们只是说出了真相,并不是我们用词丑陋,而是因为中共的本性就那么丑陋,我们只不过是如实反应它的本性而已 。 我打一个最粗俗的比喻,我们看到一堆狗屎的话,我们会说这是一堆狗屎。我并不是在骂它,因为它事实上就是一堆狗屎。 许多基督徒说他们很温和,从来不骂人,我说我们也没有骂人。如果真正看《圣经》的话,耶稣在耶路撒冷上十字架之前,讲过一些很重很重的话。他谴责那些「假冒伪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诅咒他们要「有祸了!」耶稣说这些人是:「愚拙瞎眼的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显得美观,里面却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还把他们称为「蛇类,毒蛇之种」,质问他们「怎能逃避火坑的审判?」 这些话表面看起来很情绪化,但实际上耶稣讲的是一种实际情况,用他的语言表达出来。我觉得我们对共产党的谴责并不激烈,非常理智。 共产党的一个诡计就是在利用中国人宽容的传统。它歪曲孔子讲的「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 「过之能改,善莫大焉」。 当然宽恕是一种美德,孔子也讲「恕」道,是吧?「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基督教里也讲要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这种宽恕不是无原则的。宽恕和惩罚之间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界限。 中共的罪行已经远远不是错误,而是严重的罪行,而这种罪行已经远远超过人类可以宽恕的底线,如果共产党的罪恶能够宽恕的话,这个社会就不存在好坏之分了,这个社会就完全失去公平了。如果一个人、一个组织可以犯那么大的罪,还需要人无条件的宽恕的话,这个社会就没有任何公平而言了。 其实基督教里,除了讲宽恕外,也是讲惩罚的。耶和华在定摩西十诫中讲得很清楚,「以命抵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实际上这是一个对等、公平的道理,跟中国传统文化中讲的是一样的。 有人问孔子,「我以德报怨可不可以?」孔子问:「如果你以德抱怨,那你拿甚么报德呢?」那人又问:「那到底是拿甚么报怨?」孔子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就是别人对我好,我也要对别人好。别人对我甚么样,我要公平的还回去。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对于一般的事务或者错误,我们应该更宽容一些。这个世界也会因为宽容而美好。法轮功也讲「真善忍」嘛,就我个人的浅薄理解,这个「忍」中也包含了宽容。 但是这个社会也是要维持公平的,如果只谈宽容的话,这个社会就不需要法律,那也不会有末日审判,也不会有上帝惩罚人。诺亚方舟,还有《创世纪》中谈到的所罗玛城的毁灭,就是因为那个地方的人做的恶已经超过上帝能够容忍的底线,他就是要惩罚。 所以宽恕和惩罚都需要,对罪恶也是需要必要的惩罚,佛家也讲天国与地狱。这种惩罚不是我仇恨你,而是维护社会正义的体现。 只谈宽恕的人,可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并不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作为他们来讲,首先应该先瞭解共产党的罪恶。然后再看看对这种罪行还能不能宽恕。 当面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么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时,如果一个基督徒无动于衷的话,他应该想一想:如果耶稣行于世间,看到这些会不会无动于衷,会不会允许这些极其残忍的暴行,甚至把人活体割除器官。这是完全无法容忍的。 记者:有基督徒认为法轮功学员不够忍耐,停止迫害也完全是为了自己。 章天亮:其实以前基督徒遭受迫害时,他们也传福音。如果不传教义,基督教也不会在歷经数百年的迫害之后流传下来。 说到「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经讲过:「忍是修炼者在一切行为中的表现,而不是没有行为。」我说说我个人的浅薄理解。 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他们表现是:心里没有仇恨,那种对痛苦的忍耐,那才是非常了不起的忍,这种忍才是真正的忍。就像高律师在公开信中讲的那些法轮功学员,他们遭到了那么非人的残酷迫害,仍然能够无怨无恨,还在苦口婆心的善劝那些施暴的警察,这种忍有多少人能做到? 另一方面,法轮功被迫害停止的时候,决不仅仅是法轮功被迫害停止了。肯尼迪总统曾说过:「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被奴役的状况得不到解决的话,就说明允许被奴役却不被惩罚的机制是存在的,当这种机制存在的话,就也会作用于别人身上。…

章天亮:历史会记住我们今天的选择

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 章天亮:歷史会记住我们今天的选择 【大纪元4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南希美国华府报导) 3月27日下午,大华府、纽约、波士顿、北卡罗来纳、加拿大多伦多、台湾、香港等近千名法轮功学员身穿素服﹐佩戴白花与蓝丝带在美国首都白宫前拉法叶公园,举办肃穆而哀凄的公众大集会﹐抗议中共在渖阳苏家屯建立集中营,非法关押6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屠杀、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后焚尸灭迹的兽行﹐并且呼吁美国总统布什、国际社会以及媒体立即进行调查,制止虐杀,紧急营救正在中国遭受群体灭绝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参加当天集会的演讲人有中国海外华人医生人权协会发言人王文怡博士﹐国际追查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组织共同创始人与调查员汪志远博士,大华府区英文大纪元编辑葛瑞. 富尔博格博士,中国电子游说创始人与执行长与支持中国网络主席迪杰. 麦奎尔,全球反迫害人权组织执行长﹐人权律师﹐法律教授摩坦. 斯克勒先生﹐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大华府与纽约地区人权律师与中国问题专家叶宁律师,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胡志华先生,美国七大区法轮大法学会大华府区代表杰瑞‧皮尔曼,美国七大区法轮大法学会(大华府区 ﹐美东纽约区﹐新英格兰区﹐美东南亚特兰大区﹐美中地区﹐美西地区﹐美南休斯敦区) 发言人陈钧先生, 美国法轮功之友代表, 加州喷射动力研究院科学家曲征博士, 澳洲人权问题专家凯恩. 王先生, 丹麦中国民主运动领袖陈泱潮先生等。 以下是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在集会中的演讲全文(根据发言录音整理成文)。 ==================================================================== 当苏家屯事件发生的时候﹐很多人问我们﹕你们有甚么证据? 大家可以知道现在纽约市就有一个人体展览,那个里面都是鲜活的人体,当你问他们那些尸体是那里来的时候,他们说那些尸体都是中国政府赠送的。 制做尸体的这家尸体工厂就在大连市,在它的附近有三个监狱。每个监狱里面都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中共的政策﹕对法轮功学员是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所以这可能是给这个尸体工厂提供最大的尸体来源。 所以我们才要求调查,就像打电话报警到911的时候说我们家着火了、说有人在路上抢劫、说有人在强姦、说有人在杀人的时候,难道警察局还会说把证据拿给我看吗? 所以很多人实际上在拿证据做一个藉口,他们不敢面对中共的残暴。 但是当我们人类面对这样一种登峰造极的暴行时,如果我们仍然不能让我们的良知觉醒,恐怕我们的良知真的死了。 大家看一看这些照片﹕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被迫害的如此残酷。 孟子曾经说过:「无恻隐之心非人也」。那些面对这样的暴行仍然没有恻隐之心的人,中共不会把你们当人看,你们自己把你们自己当人看了吗?  美国政府请不要低估正义的力量,不管你们现在有甚么样的日程表,不管你们在制定甚么样的对华政策,当面对这样的暴行的时候,你们必需要赶快行动起来﹗ 不要光看重眼前的利益,想想吧!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当中共解体的时候,而你们曾经甚么都没有做﹗在中国人民自己的退党觉醒的浪潮下﹐中共解体了,在这时候你们将怎么面对你们自己的良知的拷问?当人们终于看到这样的暴行的时候﹐你们将怎样面对你们子孙对你们的质问。 把眼光放的远一点吧! 我们所做的一切在今天并不是为了被歷史所记住,然而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我们每一个人所做的一切,却必将被歷史所记住﹗ 我想再次重申我们的勇气和决心! 所有的行恶者不管你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你们的罪行决不会被饶恕! 我们追惩你们的罪行,包括今天每一个人站在这里,我们都不是出于仇恨,但是我们一定要匡.扶.正.义.! 在共产党过去的歷史上﹐因为我们对它们的罪恶没有足够的曝光、没有足够的记录、没有足够的反思﹐所以今天对法轮功的暴行仍然在得以进行。 我们一定要详细的记住这一段歷史,一定要深刻的反思这一段歷史,我们一定要让邪恶受到正义的审判,我们也一定要让这种公正的审判载入史册,让这样的罪恶和我们今天的反应永为人类的借鑑。 谢谢大家!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1/n1273365.htm (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