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章天亮:绝食维权,路在何方

大纪元时报的员工在香港的中共代表处抗议中共迫害律师AFP/Getty Images 章天亮:绝食维权,路在何方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2月22日讯】在网上阅读高律师等人有关绝食维权的文章,常常被他们无畏的精神所触动。随着海内外声援或加入绝食维权的力度和范围持续扩大,中共也加大了其流氓手段的力度。 在《对绝食维权运动的四个预言》中,我曾预计「维权方与中共进入一种僵持。」这种僵持我们曾经在1989年的天安门绝食运动也见过。如何避免重蹈「六四」,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那段歷史。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中共怕的并不是绝食本身。 任何一个人就算是饿死了,中共也不会在意。大饥荒的时候,中国饿死三千万人,毛泽东照样在全国各地给自己修筑豪华行宫,舞会也照开不误。1989年,几千大学生在天安门绝食,中共的「老革命干部」照样吃得下睡得着。2001年深秋,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的中共大使馆前绝食,最长的达连续十天之久,参加绝食的崔尽染、王靳威等人瘦得脱了相,中共大使馆不但不闻不问,反而故意烹调味道浓烈的川菜,让香气从使馆飘向这些飢肠辘辘的绝食者,更恶劣的是,一再把绝食者塞进使馆的请愿信从门里丢出来。 去年七月,共军少将朱成虎说的「准备以西安以东所有城市被摧毁为代价」来与美国进行核大战。迟浩田说「但是如果歷史一定要我们选择:……是保全几亿中国人的生命重要还是保全我们党的生命重要?我们只能选择后者。……谁叫我们是共产党员?从我们入党那一天起,党的生命就是高于一切!」这都在在反映着中共对于生命的轻贱。 如果我们指望绝食本身的痛苦会给中共甚么压力,或者良心不安,那么未免将中共想得过于善良。 因此,我们就顺理成章地要谈第二个问题,即绝食的主题至关重要。 应该说,在1989年的那场运动中,从学生到社会普通民众,包括中共官员都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清。因此将绝食的主题选取为:请中共与学生「对话」和为学生运动「正名」。而整个学潮的主题则为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 中共虽然镇压了八九年这场运动,但是这些话在现今的中共听来,是相当顺耳的。因为它还是把中共摆在了执政的地位,呼吁中共改革和改良。不但当年学生对中共抱有希望,即使是旁观的百姓和国内外的媒体,也仍然对中共抱有希望。 应该说,这些口号和厚望反而成了中共耍流氓的本钱。中共发表甚么民主建设的「白皮书」,处决胡长清、成克杰等人,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等措施,忙得不亦乐乎,倒好像在努力完成学生运动的未竟事业一样。这个邪教在尽量让世人相信,它正在顺着人们的「希望」向改良的方向努力。 而实际上中共的邪教本质一直没有变,流氓本性一直没有变,杀人机制一直没有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哲学一直没有变,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慾望一直没有变,欺骗和镇压的统治手法一直没有变……这一切的「没有变」不是因为中共「不想变」,而是「不能变」,一变中共就死。因此这一切不但「没有变」,而且永远也不会变。这就是我们一直到今天,无论是个人的苦难,还是民族的苦难还未终结的原因。 因此,这次绝食的主题就必须直指问题的关键。我们之所以绝食维权,并不是因为中共的个别官员的不法行为,我们抗议的就是中共这个罪恶制度本身。正是因为中共邪教的存在,才不断造成了过去的问题,并不断制造新的问题。绝食的目标之一在于唤醒民众认清中共的本质。 这个主题藉助绝食这样一种具有自我牺牲精神的运动来推广,才会给中共造成压力。这种压力的目的,并不是迫使中共改良,而是依靠绝食的媒体效应和社会效应,迫使中共在国内外的关注下不敢对绝食者轻举妄动。 最近,中共派流氓特务在美国的亚特兰大毒打大纪元技术总监李渊,并抢走他的两部笔记本电脑。中共之本意在于恐吓这些在海外敢讲真话的人,并寻找李渊用于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核心技术,结果招来美国方面的强烈反弹。国会就中共的网络封锁和西方公司屈膝协助封锁之事举行了规模近年罕见的听证,各大媒体充分报导了听证内容,期间李渊被美国国会议员誉为「美国自由的英雄」,多次起身答谢议员和听众的掌声。美国国会准备通过法案,推动网络自由。 这种高调的回应,将迫使中共在採取某一项行动前就要考虑其巨大的政治后果了。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中共之所以快速的黑社会化,恰恰证明了它的虚弱。它甚至不再有把坦克开上天安门的勇气。因此国内外的关注和媒体的持续报导,对于抑制中共的邪恶发作是非常有效的。 第三、如何打破僵局 现在维权方与中共进入一种僵局。维权方本来是反对中共的迫害,而中共正因为你反迫害,所以就更加要迫害你;于是维权方就更加要反迫害。如高律师所说:「但就是这样被迫无奈的、始终表示出适度敛控的小规模抗争,得到却是各地警察更黑社会化的、更流氓的、丧失基本人性的打压。」 这是两个互相激励的系统,局面的破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某一方不存在了。中共当然不会自己消失,因此它现在施展黑社会流氓手段,传唤、软禁和关押维权人士,目的就是要让维权方消失。 因此我们要知道,我们绝食维权仅仅是手段,让人认清中共本质也是初级目标,终结中共邪教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而在另一方面,因为我们除了道义资源上佔据优越性之外,物质上和舆论上,我们仍然在和一个劫持了整个国家资源的邪教对抗,因此我们就更要利用好我们的道义资源。 近日看到高律师与跟踪者发生肢体冲撞,这也许就是中共受到启发,下一步去制造「打架斗殴」而陷害高律师的前奏。所以这里顺便请高律师制怒。 我们必须避免和中共的暴力冲突,而要高举道德的大旗,揭露中共十恶俱全的邪教本质,揭露中共在歷史上犯下的一切罪恶,让人们从道德上唾弃中共,从形式上离开中共。简而言之,就是「传九评,促三退。」 今日高律师提出「遏制警察全面黑社会化的和平抗争不能停止」,其中对为何不能现在停止绝食抗争的解释,让我尤为钦佩高律师的勇气。而在另一方面,我认为,在把控制暴力(枪桿子)视为生命的中共那里,警察的一切行动必然是中共指使的结果,而警察黑社会化的根源在于中共本身就是带有黑帮性质的邪教团体。因此,我们绝不能用一个正常的「人」的思维,去衡量那些被中共邪灵「附体」的警察,除非他们能退出中共,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 解体中共,才能打破维权方与中共的僵局。因此,「这次绝食维权运动需要向广度发展:告诉更多的人瞭解和参与这一运动;更重要的是,这一运动必须向深度上发展:传九评、促三退,帮助中国人摆脱共产邪教,重获新生。绝食维权运动如果能与『九评』『退党』有效结合,则会将其性质从弱者向强者的抗议,昇华为正义对邪恶的宣判。」◇(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22/n1232752.htm (693)

章天亮:红眼石狮的背后故事

章天亮:红眼石狮的背后故事 【大纪元2月18日讯】新唐人新年晚会的巡迴演出已经接近尾声,其音乐仍余音绕樑,舞蹈仍宛在眼前。此次晚会的天幕设计可说是美轮美奂,而节目本身更值得人反覆思考和赏玩。 小舞剧「红眼石狮的故事」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之一。 故事的情节并不复杂,一位老妇人生性善良,每天在佛像前焚香礼拜,修身养德。 一位老妇人生性善良,每天在佛像前焚香礼拜,修身养德。 天上下雨,便把自己的伞送人遮雨;见人受冻,便解下自己的衣服给人御寒。 天上下雨,便把自己的伞送人遮雨 见人受冻,便解下自己的衣服给人御寒 一日,村里来了个乞丐,衣衫骯脏臭秽,谁见到她都要捏起鼻子,绕路而行。地痞无赖更对乞丐拳打脚踢,甚至去砸乞丐的要饭碗。乞丐蹒跚而行,至老妇人门前支持不住,昏了过去。老妇人见此情景,将乞丐扶入家中悉心照料。 将乞丐扶入家中悉心照料 其实,乞丐乃是观音化身,意在测试人心。当老妇人为乞丐取食物时,乞丐现出了观音本相,白衣如雪,相好庄严,头上金冠熠熠生辉,周围几位仙女身披轻纱,翩翩起舞。观音告诉老妇人,大洪水不久将至,其徵兆就是村口的石狮眼睛变红。 乞丐现出了观音本相,周围几位仙女身披轻纱,翩翩起舞。   观音告诉老妇人,村口的石狮眼睛变红时,大洪水将至。 观音隐去了,老妇人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每一个人。有人听信了,有人却嗤之以鼻。 老妇人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每一个人。有人听信了,有人却嗤之以鼻。 村里的无赖想搞一个恶作剧,于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用油漆将狮子的眼睛涂红。老妇人次日见狮眼变红,大惊失色,呼唤村民赶快逃生。 村里的无赖用油漆将狮子的眼睛涂红 老妇人次日见狮眼变红,大惊失色。 有人听了老妇人的话,便随她逃去,地痞无赖们却在旁边窃笑。俄顷,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白浪滔天,整个村庄被洪水沖毁,没有逃走的人葬身于波涛之内。 老妇呼唤村民赶快逃生 俄顷,整个村庄被洪水沖毁,没有逃走的人葬身于波涛之内。 倖存者对老妇人感激不尽,而老妇人却看到村里的死尸哀痛不已。观音再次化现在村民的面前,然后隐没。 观音再次化现在村民的面前 小舞剧的编导、剧中老妇人的扮演者是张铁钧女士。张女士在与我谈起这个舞剧的创作初衷时,提到一篇文章〈如果我知道海啸就要来了,您希望我怎样通知你呢?〉 这篇文章于2005年3月8日发表在大纪元网站上,里面谈到了《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目的是告诉中共党员「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道理。作者相信中共必灭,为避免祸及党徒,因此大声疾呼退党,并以大海啸打比方说道:「这好比大海啸就要来了之前,游客们正躺着晒太阳,或者玩着一些水上游戏,享受着阳光与海滩,写意悠悠……如果我们知道了灾难将要来了,会冲着这些人大声的发出警告,大海啸就要来了,快快往山上跑吧,晚了就没命了。如果看着人们没反应,可能会提高点嗓门喊;还没反应,会用高音喇叭喊;还没反应,就会动手去拉人走了,反正爱你没商量;动作粗鲁了一点也没办法。如果有的人还没反应,那就换个方式,慈悲的柔声劝说……」 这出舞剧在演出时,我能够感到编导和演员悲天悯人的胸怀。张女士自述,在舞蹈排练的时候,看到大洪水后的惨状,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觉得那些作恶多端且妄自尊大的人下场可悲亦復可怜。 类似「红眼石狮」的传说,并非东方所独有。在《圣经》中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 《旧约全书》的《创世纪》中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十分深重,上帝决定毁灭它们。两个天使在黄昏时分到达所多玛城门下,在那里遇见了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罗得对他们鞠躬下拜,请他们到家里做客,并为他们预备筵席、烤无酵饼,吃过饭就给他们安排睡觉的地方。两位天使还没躺下,所多玛全城的人,连老带少,就把罗得家的房子团团围住。他们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二位天使当时都是男子的化身,所多玛的人所说要对他们胡为,就是进行伤天害理的行淫。 罗得走出去把门关上,哀求众人道:「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交给你们所为,只是这两个人既来到我舍下,求你们不要向他们做什么。」 那帮人毫不知耻,大声起哄,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这时二位天使就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并且让门外的人,无论老少,都双目昏迷,摸来摸去总寻不到门。 二位天使知道罗得是义人,就告诉他说:「这城罪恶的声音,耶和华都听到了,差我们来要毁灭这地方。无论是你女婿、儿女和这城中一切属你的人,你都可以将他们从这地方带出去。」罗得先出去告诉他未来的女婿们,赶快起来离开这地方,因为耶和华要毁灭这城,他的女婿们却非常的妄自尊大,以为他说的是戏言,不加理会。 天亮了,天使催逼罗得尽快逃走,并对他们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罗得逃走后,耶和华的天火就喷了下来。所多玛和蛾摩拉,顷刻之间,火光四射,浓烟沖天,整座城和平原的一切都毁灭了。罗得的妻子走在最后边,忘记了天使的告诫,忍不住回头一看,瞬间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歷史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又把这些教训当作传说。法轮功学员在努力劝人退出中共,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他们救人的迫切心情,反而说他们在搞政治。又有多少人,在中共营造的歌舞昇平的假像中醉生梦死,计画或者憧憬着或远或近的未来。恰如《创世纪》在讲述诺亚方舟的故事时所说:「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诺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 天灭中共时,没有退出的党、团、队员,也许遭遇得比「红眼石狮」表现的舞台景象更为悲惨,比《创世纪》中记载的所多玛城的人更加悲惨。《圣经》的《马太福音》中,耶稣曾对门徒预言道:「我实在告诉你们,在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轻呢。」 「红眼石狮」不但寓意深刻,音乐、舞蹈、服装的设计都堪称一流。观音的扮演者,也是新唐人电视台「文化采风」节目的主持人齐婉琳。在舞台上,她刻画的白衣观音慈悲而庄严。她自述因为修炼法轮功,才能对这个角色和故事有深刻的理解和诠释。 这个节目不但可以娱乐耳目,更重要的是其深刻的内涵与现实意义。这才是我和许多观众如此被打动的原因。 2006年2月18日于华盛顿DC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18/n1228705.htm…

章天亮:对绝食维权运动的四个预言

从2003年开始,中国大陆的维权运动风起云涌,许多人把2003年作为中国大陆公民的维权元年。如今三个年头过去,至高智晟律师发表绝食维权宣言,标誌着维权运动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反思过去三年来走过的路后,我对这场运动的前景有如下预言。 一、维权运动将升级为人权运动 当美国政府开始出版中国人权状况的白皮书时,许多人对其不以为然,甚至认为美国是怀有不可告人的反华目的。在1989年六四屠杀之后,老百姓觉得人权、民主、自由、法制都是政治词彙,离自己的生活仍很遥远,而另一方面全民下海的大潮,让大家把更多的注意力从政治权利转向了经济利益,当然这也是中共所刻意宣传和希望的。 许多人认识不到的问题是:人权不仅仅是个人的权利,更是维护社会公正的基石。恰如1948年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在开篇第一句话中所言:人权「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限制现代政府犯罪有四大力量:道德、法制、舆论和选举。这四大力量分别体现于《世界人权宣言》的第十八条、第七条、第十九条以及第二十一条。换句话说,如果《人权宣言》得到保障,政府就失去了利用国家机器进行做恶的可能。 恰恰是民众对人权的价值重视和维护不够,导致民众的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示威自由遭到中共剥夺。特别是中共邪教对信仰自由的践踏,导致社会道德水准的下滑,使民众成为一盘散沙,也使政府可以轻易开脱其各种罪恶。随着道德这一终极力量严重受损,中共邪恶的党文化得以大行其道,法制、舆论和选举力量遂被恶党玩弄于掌股之上。 之后,中共邪教在没有任何监督和制约力量的情况下,不断恶变,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肆意剥夺民众赖以生存的工厂、土地、油田、矿藏、住房,导致民众不得不奋起维护自己最基本的生活下去的物质权利。 对于人权的忽视导致了一个必然的结果:民众的经济权利遭到侵蚀,人权运动至此降格成为维权运动,并在一些地方出现暴力冲突。这验证了《世界人权宣言》中的第二条「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以及第三条「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 物极必反,百姓在自身物质权益受到侵害而走上维权道路之后,必然会经歷高智晟律师一样的反思。高律师在2005年年初时写道:「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 维权者最终会发现,侵害他们利益的恰恰是中共政权与黑社会勾结的结果,实际上就是中共操纵的政府犯罪。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对于政府权力的制约问题,民众的权益时时都处于危险之中。 而一旦寻求对政府权力或中共权力的制约,就不得不述诸「道德、法制、舆论和选举」,因此维权运动发展下去的第一个进阶,就是从「维权运动」升级到「人权运动」的层面。这是我的第一个预言。 二、中共不解体,维权不成功 中共对于一个最微小的维权要求都不愿意答应,或者不敢答应。 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所有公正的威胁。」对于中共,这句话可以反过来说,任何一个寻求公正的成功,都是对中共的根本威胁。 任何一个维权活动的成功,都会激励其他人更努力地去维护他们的权利。事实上,中共就是靠侵害民众的利益活着。从江泽民时代开始,腐败治国已经成为中共的基本国策,依靠腐败来换取大大小小党官的效忠。如果民众的权利得以维繫,中共凝聚党员的基本力量就会失去,这个利益集团就会树倒猢狲散。这是中共无论如何不敢做的。 所以,即使如太石村这样一个小小的村级选举,中共也仍然需要镇压,就是怕这种维权成功后产生的示范效应。汕尾电厂事件,中共就是要动用装甲车和冲锋鎗,它维护的不仅仅是汕尾本身,更重要的是它的统治方式——「靠暴力恐怖夺取和维持政权」(《九评之一》)。 因此,维权方与中共进入一种僵持。固然如果中共不让步,维权方就会像汕尾的村民们那样失去了活路;而中共让步的结果却是——退一步就得退两步,退两步就得退三步,最后全线崩溃。我们永远不能看到中共与维权方的全面而永久的和解。 我们不能指望中共解决问题,中共恰恰是这些问题的制造者,也是解决这些问题的障碍。中共不垮臺,维权运动就不会成功,这是我的第二个预言。 三、中共将动用黑帮手法 对付维权运动,中共将一如既往地动用黑帮手段。 正如我去年在《抗议中共逮捕杨天水先生》一文中所言:「在今天,《九评共产党》越传越广,谎言彻底失效的情况下,中共只有诉诸于赤裸裸的暴力。」 中共对于维权绝食是没法正面回应的,它既不能答应维权者的要求,又不能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公然逮捕这些在自己家中和平抗议的人,因此只能採取监视、软禁、骚扰乃至暗杀的手段,抑或栽赃偷税、嫖娼等罪名。因此,为了绝食维权者的安全,对于每一个参与者,媒体都应该给以密切的关注。即使在他们已经完成了绝食行动后,他们的安全仍然应该是我们关注的。 四、绝食维权将成为「九评」「退党」运动的助力 此次行动与以往维权最大的不同是,它不再是向中共请愿,而是对中共的抗议。事实上过去的维权,除了法轮功之外,绝大多数都是希望政府来主持公道,通过行政或者法律的方式,来讨还权益。而高律师发起这次维权却是因为中国的司法系统已经彻底地黑社会化,而政府对这种黑社会化的现象装聋作哑,甚至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大黑社会。所以,高律师说:中国公民已经处在一种没有任何保障、也没有任何能力去保护自身的安全的状态。 因此,对这次维权的参与本身就说明,参与者已经对中共彻底放弃了幻想。 维权者不再为绝食而绝食,为抗议而抗议,而是通过自己身体的承受,形成一股唤醒民众认清中共罪恶的力量。而认清中共仍不是目的,解体中共才是目的。更多人会发现解体中共有一条「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和平捷径:那就是「传九评,促三退,和平解体中共。」 正如高律师所言:「故此,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兇,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我们需要不断提醒自己,并告诉民众:中共才是万恶之源,只要这个邪教还存在一天,我们民族的灾难就会延续下去,我们的人权和其它权利也不可能得到保障。这次绝食维权运动需要向广度发展:告诉更多的人瞭解和参与这一运动;更重要的是,这一运动必须向深度上发展:传九评、促三退,帮助中国人摆脱共产邪教,重获新生。 绝食维权运动如果能与「九评」「退党」有效结合,则会将其性质从弱者向强者的抗议,昇华为正义对邪恶的宣判。@*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註明岀处)(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14/n1222763.htm (910)

章天亮:李渊家入室行凶的主谋是谁

自从法轮功被镇压开始,中共在海外对法轮功的骚扰、威胁、盗窃、抢劫、殴打,乃至僱兇杀人事件一直在步步升级。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大纪元技术总监李渊此次被入室毒打和抢劫,标誌着中共海外流氓特务已经接到中共更高层的具体命令。 2002年年初,法轮功起诉中共驻美大使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大使馆在将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政策延伸海外。法轮功发言人Gail家受到多次盗窃,窃贼只偷走Gail的通讯录,而不盗窃其他贵重物品,这表明窃贼感兴趣的仅仅是与法轮功有关的情报;另一位发言人张而平接到过死亡威胁电话; 2001年11月,在芝加哥中领馆前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鹿丰、方霖被流氓殴打;2001年12月,芝加哥法轮功学员林占佟运送真相资料的汽车被焚燬;华府的聂森博士与人在公共场所谈话时被特务录音,随后灌回到家中的电话留言里。2003年,纽约的李军在怡东大酒楼前的一次和平抗议中,被中领馆指使的流氓殴打。 在上述事件中的背后尽管有中共使领馆的影子,然而也只是採取偷偷摸摸的形式,或者寻衅滋事,然后殴打。中共使领馆做恶,也就到此级别为止了。 迄今只有两件事,定非大使馆这一级别所能决定。一件是2004年6月底,曾庆红访问南非时,法轮功学员被黑人以AK47冲锋鎗袭击,梁大卫左脚中弹成粉碎性骨折,此事成为国际事件,在南非立案。再有一件,就是2月8日,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李渊遭毒打和入室抢劫案件,现正在由联邦调查局重案组进行调查。 李渊案显然是经过中共精心策划的。首先让一亚裔敲门,谎称送水,在李渊开门后,另一人突然出现,并用枪劫持李渊。兇徒显然不是为了钱财而来,而是询问文件柜在哪里,最后抢走的是两台手提电脑和移动硬盘,这种抢劫与盗窃法轮功发言人Gail的情形一样,完全是为了法轮功和大纪元的相关情报。 南非与美国的这两个案件不但是刑事重案,而且破获后会给外交系统带来巨大压力,并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国驻美大使馆一个小小部级机构,承担不了这种涉及国际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后果。从作案手法来看,李渊案是国安特务直接动手,抢走电脑后,也不会由大使馆进行破解,背后还将是国安试图进行解密和情报分析。因此,最受怀疑的当是政治局常委曾庆红。 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的真相源源不断地穿透中共防火墙送入中国大陆,中共上下早已恐慌至极,在国内由罗干调动公安和武警进行抓人和镇压,在国外就要靠曾庆红的特务组织冲锋陷阵了。 2004年,曾庆红在南非制造枪击案是害怕法轮功的诉状;2006年的这次亚特兰大入室抢劫,所暴露出来的仍然是中共对法轮功以及大纪元传播真相能力的强烈恐惧。 中共选择李渊下手,大概一方面是要恐吓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另一方面可能是要找出所有与李渊联繫过的人来进行迫害。这些目的,一个也没达到。李渊说:「这次遭歹徒袭击,是中共预谋而来的。打我之狠、以及作案的时间,完全一种疯狂的报復行为。但他们算错了。我的电脑是高度加密的。我也不会被这点彫虫小技吓住,我会一如既往地揭露中共的邪恶,将其罪恶告诉世界人民。」 中共在国内已经以倾国之力镇压法轮功六年有余,酷刑强姦无所不用其极,却依然奈何不得法轮功。对于已经末日疯狂的中共,它干甚么我们都不会感到惊奇。读罢《九评》的人,不会低估中共的邪恶。而迫害法轮功六年后,曾庆红与罗干之流,却仍在低估我们传播真相和反迫害的勇气与决心。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10/n1218221.htm (828)

章天亮:请高智晟暂缓去新华门抗议

昨日看到高律师的声明《若飞熊有损伤,我上新华门抗议》,今日即看到郭飞熊被打的消息。我认为中共在刻意制造这种事端,以便採取对高律师不利的行动。 在高智晟事件上,中共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曾经对一个记者谈到过:「如果中共想改良的话,你能不能放过高智晟?反正他公开信也写了,你把便衣撤了,行不行?这是非常小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但是它做不到。因为他要是放过了高智晟,就会给大家一个信号:『哦,原来跟共产党讲真话不用害怕,讲了真话也没甚么,它已经奈何不得了。』这就会给人带来一种很大的榜样作用。如果真把便衣撤了,就不止是高智晟和杨在新等人了,会有几百个这样的律师站出来。如果这些律师都像高律师这样写公开信,揭露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共怎么办,不是就完了吗?也就是说,共产党决不会让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因为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对它来讲就是致命的危害,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目前它就脆弱到这种程度了。」 然而,中共又知道抓捕高智晟的政治代价太大,国际社会和大媒体也在关注高律师。如果高智晟去新华门持续抗议,中共总会找到一个藉口,採用「非政治化」的手段,给高律师栽赃后,剥夺他的自由。 中共并不怕高律师去新华门抗议,一个人去那里抗议,声音总是有限的,而且中共会耍流氓,採取暴力手段对付。而像现在这样,高律师每日写文章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才是中共最怕,然而却不便採取行动的方式。 《九评之八》写道:「(中共)这样一个制度化、社会化了的邪教,其发展方向,只有走向彻底的堕落。」 对于中共这个邪教来说,只能越变越恶,而绝无改良的可能。高律师如果去新华门抗议,丝毫不会让这个邪教收敛它的罪恶。既然如此,我们不如不抗议它,而去解体它。我们不指望它收敛罪恶,也不把它当作敌人,而只用人对待垃圾的心态去看待它,去扫除它。 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传九评,促三退」,如高律师所言「故此,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兇,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请高律师不必对中共动怒,以一个平和的心态,利用您的影响和海内外的媒体资源,加大「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的力度。@(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4/n1211415.htm (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