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6

章天亮:中共在精神层面破坏传統文化

(希望之声记者汪洋採访报导) 汪洋: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听《希望之声》,我是主持人汪洋。接下来是我们每週一次的《时事经纬》的节目时间了,在今天这个节目当中,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大纪元的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请他来一起和我们谈谈新唐人新年晚会以及中华传统文化,下面我们就和章先生做一个连线。您好,章先生。 章天亮:您好,主持人好。 连接收听 汪洋:我们的听众朋友们,他们一直非常关心关于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因为今年这个晚会将在全球十六个城市举办,很多观众朋友都在翘首以盼。今年新年晚会的主旨之一就是「弘扬传统的正统的中华文化」,我看您曾经在大纪元时报上发表过一些文章,介绍新年晚会其中的龙。去年我想您在华盛顿也曾经欣赏过他们的新年晚会,在这里能不能给我们的听众朋友来评价一下新唐人举办的晚会,尤其是他们在文化方面的一些特色呢? 章天亮:好,新唐人这个晚会,我想他们节目最大的一个特色在中国大陆是看不到的,可以说新唐人的晚会是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比如说在2004年的时候,他们就有两个很重要的节目,一个叫做「天象」,那个是表现了佛国世界的一个庄严的景象,另外一个就是「万古天门开」,从这两个节目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神、佛的赞美。在去年的新唐人晚会上我们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大型的舞蹈,叫做「佛光普照」,这也是表达了一种对佛国世界的崇拜也好、崇敬也好、或者赞美也好,我想这种文化,实际上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精华的东西,因为中国文化一直是一种有神论的文化。 我们知道我们都是炎黄子孙,「炎黄子孙」里边这个「黄」就是「轩辕黄帝」,这个人实际是道家思想的创始人,因为有正史歷史记载是从轩辕黄帝开始的,我们使用的汉字也是从轩辕黄帝的时候造的,就包括我们现在使用的日历,叫黄历,为甚么叫黄历呢?是因为是当时黄帝造的这个日历。也就是说,他作为一个道家思想的创始人,我们中华文化从进文明的第一天开始,就是道家思想,当然道家的话他就是一个有神论的思想,几千年来一直这样承传下来。新唐人电视台的这个晚会仅仅从他对佛道神这方面的表现来讲,他很体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 汪洋:对,您刚才提到了新唐人新年晚会这么好的节目,在大陆反而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体现的是中华传统的儒、释、道,特别是对神的这种信仰,体现了这种精神的内涵。提到我们传统的民族文化,就让我想到在「九评共产党」当中第六评「评中共破坏民族文化」,其中谈到了中共破坏人的信仰,就是从精神层面来破坏民族文化,就这一方面,我想请您谈一谈您是怎么看的呢? 章天亮:好,实际上中共它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它背后有很深刻的原因,它并不是像我们想像的是因为它觉得中国文化都是糟粕,所以就必须要破除,而是因为它觉得中国传统文化的存在对于它的政权统治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本质上来讲,我觉得中共它有它自己发展出的一套文化,我们叫「党文化」吧,譬如说我们都知道,过去有样板戏、有忠字舞,有语录歌,到现在的话还有很多属于唱响主旋律的文艺作品,这种文化如果称之为党文化的话,它和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可以说是有神论和无神论之间这样的一种争斗吧!传统文化他有很多的价值观对中共来讲是很致命的,譬如说传统文化非常注重和谐,我们过去都知道「天人合一」,就是讲人和天地之间的和谐、人和自然的和谐,人和人之间的话是讲「和为贵」,在一个社会生活中,都提倡宽容忍让,提倡大家和平相处,国与国之间是和平相处,中国人非常注重这个和谐。但是共产党它非常注重斗争,它的理论认为斗争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就像马克思讲的:「人类的歷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歷史」…… 汪洋:是强调阶级斗争的。 章天亮:对,非常强调斗争,那中国文化譬如说他倡导和谐,对共产党斗争的这种哲学来讲,当然正好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这还是从很浅的层面上来讲。中国文化中,譬如说他相信神的存在。我想对于中国的皇帝,过去有一个非常错误的观念,这也是共产党长期宣传的结果,就是我们觉得皇帝是一个非常独裁的人,他说了算,他是最高权力的阴谋者,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如果你要相信有神的存在的话,那你知道王权可能是小于神权的,是吧? 汪洋:君权神授嘛! 章天亮:对,神是在人之上的,那么皇帝自称是天子,为甚么叫天子呢?是因为他是天的儿子,他不是天,他上面还有天来约束他,所以说你会看到,如果按照有神论这种存在的话,那么皇帝他就必须要努力证明自己是「奉天承运」,证明自己是有道的明君。老百姓他可以用中国传统文化中定义的「有道明君」、「奉天承运」这样的观念、概念去衡量皇帝做的对还是错,也就是说皇帝是有道德约束的,有这种天道的约束的,就是神权高于王权。 但是共产党它是一个无神论的政党,它做为一个无神论的政党的话,它要垄断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它必须要把老百姓心目中的天道的观念给打碎,因为中共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说是逆天叛道的,譬如说它杀了很多人,它对自然进行疯狂的破坏和掠夺,那么如果按照传统文化的理解,中共做的事情是很错误的,那么当然它既然错误,对它的统治来讲它就觉得是一种威胁,所以它把传统的观念都得打掉以后,它才能够生存。我觉得这是它破坏民族文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汪洋:就是说为了维护它的这种统治,能够巩固这种统治,所以要把传统文化当中不利于它统治的这些方面,它全都要一概的去打掉、去破坏掉。 章天亮:是的。 汪洋:那么关于精神层面对民族文化的破坏,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体现在哪方面呢? 章天亮:我想大家对文化的定义其实是很笼统的,很难具体的说甚么是文化,你可以把戏剧、电影、歌曲、舞蹈,包括其它舞台艺术、话剧等等,都可以把它当作文化,小说你也可以当作是文化,包括其他绘画、雕塑、音乐等等都是这样子。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文化如果我们把它高度概括一下,可以这样讲﹕文化实际上就是对人的道德标准以一种文艺的形式进行表达。那么实际上就是说当某一种道德标准,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大家认可的、公认的一种思潮的时候,比如我们都认为说做人应该仁爱、应该宽容,这是人性光辉的所在,应该能够容忍。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创作的作品一定会表现这个。你善恶的标准一定是这个。 汪洋:古人常讲文以载道,就是文学、文化它都体现这种人的善恶道德标准在里面。 章天亮:是,是这样,既然是这样,那么中国文化等于从善恶的标准中派生出来的。当然你如果要去读中国古代的小说,会发现他很推崇「义」,三国演义讲关羽,推崇这个「忠」,比如你知道这个岳飞、诸葛亮,推崇人的智谋,就是人的智慧,推崇人恬淡的生活等等。那么这些东西就形成中国文化的主流。 中共知道中国文化既然是从佛道神这种信仰中派生出来的,那它要想毁坏中华文化,它当然要去动这个文化的根本,这个文化的根本就是儒释道这种宗教,这就是它为甚么要夺取政权后疯狂迫害宗教的原因。你看中共迫害文化的时间掌握很准,它先做的工作是摧毁宗教,五十年代初期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都进行摧毁,到一九五七年的时候佛教协会也成立了,道教协会也成立了,基督教三自教会成立了、天主教也跟罗马教廷脱离关系了,当所有的宗教都被它抓在手里的时候,它才开始正式去清理知识份子,就是反右斗争,因为知识份子已经是人这一层面了。它在这之前清理的都是属于宗教层面,我觉得它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汪洋:所以中共在建政以后,先是透过迫害宗教,然后把它们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当中,然后再反右斗争,把知识份子、社会上比较有文化的这部份人又把他们压制下去了,然后再文化大革命,那是全国上下「破四旧」等等一系列的运动,彻底把中国传统文化从人们的脑子里清除出去了。 章天亮:对,因为只有这样,它那一套善恶标准才有可能在社会上形成一种潮流。 汪洋:您刚才在谈话当中讲到党文化,就是中共在破除传统文化的同时,不知不觉当中又竖立起来中共它自己的这一套党文化。您能不能举些例子?党文化它的一些表现? 章天亮:好的,我们刚提到文化是一种道德价值观的表达。如果你要去看共产党的一些戏剧、歌曲等等,你会看到它就是共产党价值观的表达,其中包含了很重要一点,就是斗争。所以你会看到比如样板戏比如白毛女、东方红,它都是把地主、资本家等等诠释成共产党希望诠释成的那样。 其实过去的地主就是乡绅,为甚么叫乡绅?就是说这个人很绅士。其实过去很多地主在农村是属于最吃苦耐劳,最怜贫惜老、造桥铺路、兴学赈灾,家道殷实,就是通过他们辛勤的努力能够积攒这些财富。这些人他们有了钱之后,他们经常会做一些慈善的活动,像我刚才讲到,造一个桥、修一条路,兴一些义学,所谓义学就是上不起学的小孩能免费上学,请一些先生等等。那么通过这些行动,他们在老百姓心中,他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这就是绝大多数地主他们真正的形象。但是共产党它为了煽动仇恨、搞阶级斗争,它就需要把地主描述成灭绝人性的、爱财如命的、对长工进行残酷剥削这样一个形象。所以它就塑造一些比如黄世仁、南霸天、周扒皮、刘文彩等等,去塑造这样的形象。这形象是怎么塑造出来的?是按照共产党希望的道德标准,或善恶标准来塑造的,那怎么对待他们呢?对他们就要进行无情的镇压、残酷的打击、进行严厉的斗争。所以你会看到整个共产党那一套,包括文革以前整个文艺创作的表现,它都是表现这一个。 而在文革以后它这个表现有所改变,但是你要知道,它这一个党文化最核心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动的。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张艺谋拍的「英雄」,我们可以看到他在艺术手法上非常细腻,选的风景也是一些风景如画的地方,他拍的可以说美轮美奂。但是你要知道它所歌颂的是甚么?歌颂的是暴君。是为了夺取天下不惜杀人的暴君,是为无原则的侵略来涂脂抹粉的东西。 它为甚么要讲这个呢?它就是为了共产党的统治,因为共产党杀了很多人,它为了给杀人做一些辩解,它就通过歷史剧,通过给秦始皇杀人辩解的话,等于变相的为共产党杀人做辩解。所以你可以看到它表面的形式可能千变万化,但它里边真正它所要表达的善恶标准,它所要表达维护党的统治的目的,这个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汪洋:像我有一些朋友他们问我,说中共在改革开放以后,好像也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观、教堂,也在国内搞一些民俗活动、庙会,在海外也搞文化节。像不久前「茶馆」还到海外巡迴表演,他们觉得中共好像也开始重视传统文化了。 章天亮:我想不是,因为如果真正尊重传统文化,它等于自己在威胁自己统治。我举个例子,前些时间它们曾经组织一个艺术团到华盛顿DC肯尼迪中心,搞了一个中国文化节,当时在国内请了一些在艺术上比较有造就的人,我有一些朋友在里面帮忙做事的时候,他们讲到一件事,他们想请国内的一个京剧表演艺术团,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可以从口里面吐火,这是京剧里面一种…… 汪洋:一个绝活。 章天亮:一种技能,对,但共产党在审节目的时候,这个节目就拿下去了。为甚么呢?它觉得口里吐火在表现一种迷信,所以它就把它拿下去了,所以你可以看到虽然它在表面上一些事情好像在弘扬中华文化,但是实际上是有政治审查在里面的。表面上比如说它也办一些庙会,重修一些寺院和道观,但是你要知道它只是要恢覆文化的表面现象,而对于寺院真正是做甚么,这个老百姓是不知道的。过去的寺庙是给和尚修炼的,它不是每天都开放给民众上香的,都是初一、十五开放给老百姓进香还愿的,平常的时候寺庙大门都是关着,在很清静的环境中修炼,因为和尚是修佛的。 汪洋:这是一个修炼的场所。 章天亮:对,是一个很清静的场所,但是中共现在把一个寺院重新建成以后,它把寺院变成了一个旅游的地方,比如说少林寺,这是南北朝时期,禅宗达摩祖师创建的一个寺庙。大家都很知道是一个庄严佛地的,但是现在少林寺里面的和尚,一样有很多人去旅游,很多人去学武术,去拍电影;还有两个和尚一个房间,每天看电视等等,它完全变成了一个世俗化的一个旅游场所,而不再是过去这清灯礼佛这样一个修炼的场所。所以你尽管看到寺庙修得很漂亮,但是它把真正的内涵给拿掉了。 汪洋:所以现在大家看到它恢復的只是一些表面的形式,而其中真正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已经从中被拿掉了,没有了。 章天亮:对,这文化最关键的是道德的内涵,次要一点是它娱乐的作用。其实最开始大家知道孔子非常注重礼乐,当时孔子曾经讲创建这个乐的本身的目的并不完全为了娱乐,而是因为人有感情要抒发,比如说他有高兴的心情要表达,有的时候有悲哀的情形要表达。这个时候通过音乐起到调节的作用,让你表达高兴,又有所节制,这叫「乐而不淫」,淫是过份的意思,虽然很欢乐但是不过份;哀而不伤,意思是说你虽然很悲哀但是又不伤害你的身体,这个中间的尺度怎么把握呢,就靠音乐来把握的。中国古代音乐的文化,它并不一定真正是为了娱乐,而是通过文化的一些方式,而对人的行为有所约束。 汪洋:所以,文化它能真正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约束人的道德、行为规范等等,而真正传统文化就是充份表现了这种内涵在里面。我也听说最近在(美国)东部的一些城市,中共在搞那个所谓顶级音乐表演叫做「同一首歌」的演唱会,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 章天亮:听说了,听说了,两岸三地的一些艺人是吧? 汪洋:而且网上就这个演唱会引发了很多讨论。法轮功学员说,「同一首歌」在劳教所中,就是被用来对法轮功学员来洗脑的。…

章天亮:中共在精神层面破坏传统文化

(希望之声记者汪洋採访报导) 汪洋: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听《希望之声》,我是主持人汪洋。接下来是我们每週一次的《时事经纬》的节目时间了,在今天这个节目当中,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大纪元的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请他来一起和我们谈谈新唐人新年晚会以及中华传统文化,下面我们就和章先生做一个连线。您好,章先生。 章天亮:您好,主持人好。 汪洋:我们的听众朋友们,他们一直非常关心关于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因为今年这个晚会将在全球十六个城市举办,很多观众朋友都在翘首以盼。今年新年晚会的主旨之一就是「弘扬传统的正统的中华文化」,我看您曾经在大纪元时报上发表过一些文章,介绍新年晚会其中的龙。去年我想您在华盛顿也曾经欣赏过他们的新年晚会,在这里能不能给我们的听众朋友来评价一下新唐人举办的晚会,尤其是他们在文化方面的一些特色呢? 章天亮:好,新唐人这个晚会,我想他们节目最大的一个特色在中国大陆是看不到的,可以说新唐人的晚会是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比如说在2004年的时候,他们就有两个很重要的节目,一个叫做「天象」,那个是表现了佛国世界的一个庄严的景象,另外一个就是「万古天门开」,从这两个节目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神、佛的赞美。在去年的新唐人晚会上我们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大型的舞蹈,叫做「佛光普照」,这也是表达了一种对佛国世界的崇拜也好、崇敬也好、或者赞美也好,我想这种文化,实际上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精华的东西,因为中国文化一直是一种有神论的文化。 我们知道我们都是炎黄子孙,「炎黄子孙」里边这个「黄」就是「轩辕黄帝」,这个人实际是道家思想的创始人,因为有正史歷史记载是从轩辕黄帝开始的,我们使用的汉字也是从轩辕黄帝的时候造的,就包括我们现在使用的日历,叫黄历,为甚么叫黄历呢?是因为是当时黄帝造的这个日历。也就是说,他作为一个道家思想的创始人,我们中华文化从进文明的第一天开始,就是道家思想,当然道家的话他就是一个有神论的思想,几千年来一直这样承传下来。新唐人电视台的这个晚会仅仅从他对佛道神这方面的表现来讲,他很体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 汪洋:对,您刚才提到了新唐人新年晚会这么好的节目,在大陆反而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体现的是中华传统的儒、释、道,特别是对神的这种信仰,体现了这种精神的内涵。提到我们传统的民族文化,就让我想到在「九评共产党」当中第六评「评中共破坏民族文化」,其中谈到了中共破坏人的信仰,就是从精神层面来破坏民族文化,就这一方面,我想请您谈一谈您是怎么看的呢? 章天亮:好,实际上中共它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它背后有很深刻的原因,它并不是像我们想像的是因为它觉得中国文化都是糟粕,所以就必须要破除,而是因为它觉得中国传统文化的存在对于它的政权统治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本质上来讲,我觉得中共它有它自己发展出的一套文化,我们叫「党文化」吧,譬如说我们都知道,过去有样板戏、有忠字舞,有语录歌,到现在的话还有很多属于唱响主旋律的文艺作品,这种文化如果称之为党文化的话,它和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可以说是有神论和无神论之间这样的一种争斗吧!传统文化他有很多的价值观对中共来讲是很致命的,譬如说传统文化非常注重和谐,我们过去都知道「天人合一」,就是讲人和天地之间的和谐、人和自然的和谐,人和人之间的话是讲「和为贵」,在一个社会生活中,都提倡宽容忍让,提倡大家和平相处,国与国之间是和平相处,中国人非常注重这个和谐。但是共产党它非常注重斗争,它的理论认为斗争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就像马克思讲的:「人类的歷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歷史」…… 汪洋:是强调阶级斗争的。 章天亮:对,非常强调斗争,那中国文化譬如说他倡导和谐,对共产党斗争的这种哲学来讲,当然正好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这还是从很浅的层面上来讲。中国文化中,譬如说他相信神的存在。我想对于中国的皇帝,过去有一个非常错误的观念,这也是共产党长期宣传的结果,就是我们觉得皇帝是一个非常独裁的人,他说了算,他是最高权力的阴谋者,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如果你要相信有神的存在的话,那你知道王权可能是小于神权的,是吧? 汪洋:君权神授嘛! 章天亮:对,神是在人之上的,那么皇帝自称是天子,为甚么叫天子呢?是因为他是天的儿子,他不是天,他上面还有天来约束他,所以说你会看到,如果按照有神论这种存在的话,那么皇帝他就必须要努力证明自己是「奉天承运」,证明自己是有道的明君。老百姓他可以用中国传统文化中定义的「有道明君」、「奉天承运」这样的观念、概念去衡量皇帝做的对还是错,也就是说皇帝是有道德约束的,有这种天道的约束的,就是神权高于王权。 但是共产党它是一个无神论的政党,它做为一个无神论的政党的话,它要垄断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它必须要把老百姓心目中的天道的观念给打碎,因为中共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说是逆天叛道的,譬如说它杀了很多人,它对自然进行疯狂的破坏和掠夺,那么如果按照传统文化的理解,中共做的事情是很错误的,那么当然它既然错误,对它的统治来讲它就觉得是一种威胁,所以它把传统的观念都得打掉以后,它才能够生存。我觉得这是它破坏民族文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汪洋:就是说为了维护它的这种统治,能够巩固这种统治,所以要把传统文化当中不利于它统治的这些方面,它全都要一概的去打掉、去破坏掉。 章天亮:是的。 汪洋:那么关于精神层面对民族文化的破坏,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体现在哪方面呢? 章天亮:我想大家对文化的定义其实是很笼统的,很难具体的说甚么是文化,你可以把戏剧、电影、歌曲、舞蹈,包括其它舞台艺术、话剧等等,都可以把它当作文化,小说你也可以当作是文化,包括其他绘画、雕塑、音乐等等都是这样子。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文化如果我们把它高度概括一下,可以这样讲﹕文化实际上就是对人的道德标准以一种文艺的形式进行表达。那么实际上就是说当某一种道德标准,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大家认可的、公认的一种思潮的时候,比如我们都认为说做人应该仁爱、应该宽容,这是人性光辉的所在,应该能够容忍。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创作的作品一定会表现这个。你善恶的标准一定是这个。 汪洋:古人常讲文以载道,就是文学、文化它都体现这种人的善恶道德标准在里面。 章天亮:是,是这样,既然是这样,那么中国文化等于从善恶的标准中派生出来的。当然你如果要去读中国古代的小说,会发现他很推崇「义」,三国演义讲关羽,推崇这个「忠」,比如你知道这个岳飞、诸葛亮,推崇人的智谋,就是人的智慧,推崇人恬淡的生活等等。那么这些东西就形成中国文化的主流。 中共知道中国文化既然是从佛道神这种信仰中派生出来的,那它要想毁坏中华文化,它当然要去动这个文化的根本,这个文化的根本就是儒释道这种宗教,这就是它为甚么要夺取政权后疯狂迫害宗教的原因。你看中共迫害文化的时间掌握很准,它先做的工作是摧毁宗教,五十年代初期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都进行摧毁,到一九五七年的时候佛教协会也成立了,道教协会也成立了,基督教三自教会成立了、天主教也跟罗马教廷脱离关系了,当所有的宗教都被它抓在手里的时候,它才开始正式去清理知识份子,就是反右斗争,因为知识份子已经是人这一层面了。它在这之前清理的都是属于宗教层面,我觉得它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汪洋:所以中共在建政以后,先是透过迫害宗教,然后把它们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当中,然后再反右斗争,把知识份子、社会上比较有文化的这部份人又把他们压制下去了,然后再文化大革命,那是全国上下「破四旧」等等一系列的运动,彻底把中国传统文化从人们的脑子里清除出去了。 章天亮:对,因为只有这样,它那一套善恶标准才有可能在社会上形成一种潮流。 汪洋:您刚才在谈话当中讲到党文化,就是中共在破除传统文化的同时,不知不觉当中又竖立起来中共它自己的这一套党文化。您能不能举些例子?党文化它的一些表现? 章天亮:好的,我们刚提到文化是一种道德价值观的表达。如果你要去看共产党的一些戏剧、歌曲等等,你会看到它就是共产党价值观的表达,其中包含了很重要一点,就是斗争。所以你会看到比如样板戏比如白毛女、东方红,它都是把地主、资本家等等诠释成共产党希望诠释成的那样。 其实过去的地主就是乡绅,为甚么叫乡绅?就是说这个人很绅士。其实过去很多地主在农村是属于最吃苦耐劳,最怜贫惜老、造桥铺路、兴学赈灾,家道殷实,就是通过他们辛勤的努力能够积攒这些财富。这些人他们有了钱之后,他们经常会做一些慈善的活动,像我刚才讲到,造一个桥、修一条路,兴一些义学,所谓义学就是上不起学的小孩能免费上学,请一些先生等等。那么通过这些行动,他们在老百姓心中,他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这就是绝大多数地主他们真正的形象。但是共产党它为了煽动仇恨、搞阶级斗争,它就需要把地主描述成灭绝人性的、爱财如命的、对长工进行残酷剥削这样一个形象。所以它就塑造一些比如黄世仁、南霸天、周扒皮、刘文彩等等,去塑造这样的形象。这形象是怎么塑造出来的?是按照共产党希望的道德标准,或善恶标准来塑造的,那怎么对待他们呢?对他们就要进行无情的镇压、残酷的打击、进行严厉的斗争。所以你会看到整个共产党那一套,包括文革以前整个文艺创作的表现,它都是表现这一个。 而在文革以后它这个表现有所改变,但是你要知道,它这一个党文化最核心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动的。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张艺谋拍的「英雄」,我们可以看到他在艺术手法上非常细腻,选的风景也是一些风景如画的地方,他拍的可以说美轮美奂。但是你要知道它所歌颂的是甚么?歌颂的是暴君。是为了夺取天下不惜杀人的暴君,是为无原则的侵略来涂脂抹粉的东西。 它为甚么要讲这个呢?它就是为了共产党的统治,因为共产党杀了很多人,它为了给杀人做一些辩解,它就通过歷史剧,通过给秦始皇杀人辩解的话,等于变相的为共产党杀人做辩解。所以你可以看到它表面的形式可能千变万化,但它里边真正它所要表达的善恶标准,它所要表达维护党的统治的目的,这个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汪洋:像我有一些朋友他们问我,说中共在改革开放以后,好像也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观、教堂,也在国内搞一些民俗活动、庙会,在海外也搞文化节。像不久前「茶馆」还到海外巡迴表演,他们觉得中共好像也开始重视传统文化了。 章天亮:我想不是,因为如果真正尊重传统文化,它等于自己在威胁自己统治。我举个例子,前些时间它们曾经组织一个艺术团到华盛顿DC肯尼迪中心,搞了一个中国文化节,当时在国内请了一些在艺术上比较有造就的人,我有一些朋友在里面帮忙做事的时候,他们讲到一件事,他们想请国内的一个京剧表演艺术团,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可以从口里面吐火,这是京剧里面一种…… 汪洋:一个绝活。 章天亮:一种技能,对,但共产党在审节目的时候,这个节目就拿下去了。为甚么呢?它觉得口里吐火在表现一种迷信,所以它就把它拿下去了,所以你可以看到虽然它在表面上一些事情好像在弘扬中华文化,但是实际上是有政治审查在里面的。表面上比如说它也办一些庙会,重修一些寺院和道观,但是你要知道它只是要恢覆文化的表面现象,而对于寺院真正是做甚么,这个老百姓是不知道的。过去的寺庙是给和尚修炼的,它不是每天都开放给民众上香的,都是初一、十五开放给老百姓进香还愿的,平常的时候寺庙大门都是关着,在很清静的环境中修炼,因为和尚是修佛的。 汪洋:这是一个修炼的场所。 章天亮:对,是一个很清静的场所,但是中共现在把一个寺院重新建成以后,它把寺院变成了一个旅游的地方,比如说少林寺,这是南北朝时期,禅宗达摩祖师创建的一个寺庙。大家都很知道是一个庄严佛地的,但是现在少林寺里面的和尚,一样有很多人去旅游,很多人去学武术,去拍电影;还有两个和尚一个房间,每天看电视等等,它完全变成了一个世俗化的一个旅游场所,而不再是过去这清灯礼佛这样一个修炼的场所。所以你尽管看到寺庙修得很漂亮,但是它把真正的内涵给拿掉了。 汪洋:所以现在大家看到它恢復的只是一些表面的形式,而其中真正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已经从中被拿掉了,没有了。 章天亮:对,这文化最关键的是道德的内涵,次要一点是它娱乐的作用。其实最开始大家知道孔子非常注重礼乐,当时孔子曾经讲创建这个乐的本身的目的并不完全为了娱乐,而是因为人有感情要抒发,比如说他有高兴的心情要表达,有的时候有悲哀的情形要表达。这个时候通过音乐起到调节的作用,让你表达高兴,又有所节制,这叫「乐而不淫」,淫是过份的意思,虽然很欢乐但是不过份;哀而不伤,意思是说你虽然很悲哀但是又不伤害你的身体,这个中间的尺度怎么把握呢,就靠音乐来把握的。中国古代音乐的文化,它并不一定真正是为了娱乐,而是通过文化的一些方式,而对人的行为有所约束。 汪洋:所以,文化它能真正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约束人的道德、行为规范等等,而真正传统文化就是充份表现了这种内涵在里面。我也听说最近在(美国)东部的一些城市,中共在搞那个所谓顶级音乐表演叫做「同一首歌」的演唱会,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 章天亮:听说了,听说了,两岸三地的一些艺人是吧? 汪洋:而且网上就这个演唱会引发了很多讨论。法轮功学员说,「同一首歌」在劳教所中,就是被用来对法轮功学员来洗脑的。 章天亮:我知道一些情况,就是说中共它的这个歌曲,你表面上看好像就为了抒发一种感情,但是它背后实际是为了维持中共这个统治。我可以举些例子,就是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被抓到劳教所里面,他们都会被要求去唱监狱里边的一些歌曲,这些歌曲本身并不是为了表现你的生活有多么愉快,它实际上表达了你对劳教生活的认可。…

与章天亮对话〈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

(大纪元记者高凌採访报导)1月5日,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发表了〈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一文,阐述了《九评共产党》及退党的意义远远不止于解体中共,这个精神运动对于现状採取「好的留下,坏的去掉」的态度,对未来中国还具有积极的建设意义;而能够退党的正义力量也为中国的「后共产党时代」准备了过渡政府。应读者的要求,我们就此对专访了章天亮先生(以下简称章)。 记者:可否谈一下您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是甚么样的事情触发了您写这篇文章的想法? 章:我在2005年12月接触到美国政界的一些人士。他们瞭解许多中共的罪恶,但是也对中国在转型期是否会出现动盪心存疑虑。我们需要指出,这种疑虑是中共刻意伪造并灌输给中国民众和外国政府的。 许多人觉得西方民主国家都是甚么反华势力,巴不得中国越乱越好。实则大谬。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中国如果乱了,全世界都没有甚么好处。美国和欧洲的经济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西方现在许多政要,他们知道中共不好,但是他们有一个错误的思路,就是要准备好一个中共的替代组织,比如反对党,然后再让中国转型到自由社会。或者让中共自己慢慢改良,走向民主。 我想,《九评》出来以后,如果真的去认真地读《九评》,就会发现中共不可改良,没等改良完成,中共就必会被觉醒的人民所抛弃和清算,因为它歷史上的罪恶实在太大了,大到不会得到人们的谅解。然而我们都知道,中共对于任何反对力量的出现,都是立即强硬镇压的,就是所谓「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那么也就是说,西方人等待在中共的治下出现一个有规模的反对党,我看永远也无可能。 到此为止,西方的思路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我写这篇文章就是提出一种新的看中国和看中共的思路。当《九评》在解体中共的同时,就在同时造就一个新的团体,这个团体有良知、有理智、有眼光、有勇气。他们就会成为未来中国社会安定的力量,过渡政府也会在这些人中间产生。这就是《九评》对于中国的建设意义。 记者:也就是说,你认为西方政府最大的忧虑是解体中共后这个国家怎样得到一个有序的治理? 章:对。当然,《九评》的意义也不仅仅是我刚才提到的。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人们会发现《九评》给了人很多东西。 《九评》除了还原歷史真相外,还通过人们的道德觉醒达成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开启未来中国的社会和解之门,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上次文章中没有提到的,但是《九评》的公告里说了,「反思这段歷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 现在你想在德国復兴纳粹主义就比较难了,因为人们在反思当时的罪恶。同样的道理,当中共解体后,有了《九评》,中共邪教就无法死灰復燃。这个效果,它的意义也是不可估量的。 只要中共在一天,它就会折腾一天。我们看到它从夺取政权到现在,运动就没有断过。现在还在搞「保鲜」。另外,它还有一个改不了的规律,就是週期性的杀人。所以,中共解体后,国家得到一个有序治理的机会要大得多了。 记者:那么可否理解为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写给那些有志于解体中共后有意参与国家及政府建设的有政治抱负的人士?可否具体举一些例子呢? 章:不完全是这个目的。我主要的目的是让人们能够认识到《九评》的建设意义。「准备过渡政府」只是其中的一项。 「准备过渡政府」也是「和平转型」必不可少的一环。重要的是转型期的「和平」,以及转型后的「和解」。当然更深层的意义还有,这里也很难用几句话再把它简单概括出来。以后可能需要专门撰文去谈。 我一直在揭露中共的罪恶,但是至于具体的一个个中共党员,许多人都不是坏人。他们做坏事都是被中共逼着的。你说朱镕基有多想镇压法轮功,胡锦涛、尉健行有多想镇压法轮功吗?就他们个人来讲,当时都是反对的,现在也不见得贊同,就是因为有中共的邪灵控制机制,使得他们服从于江泽民的独裁,或者现在为了党的生存,不敢把这个邪恶的镇压停下来。这就是「人性服从于党性」。许多中共在歷史上造成的悲剧都是因为「人性服从党性」造成的。 那么当中共解体后,许多现任政府中的党员等于解脱了「党性」的束缚,说不定他们还能在未来政府中参与意见和管理,说不定他们还是中共解体后看守政府的成员。当然,先决的条件是,他们得主动抛弃中共,就是声明退党。否则,老百姓对他们也不放心。 另外我们看到许多退党的先行者,他们因此积累了巨大的民望。如果他们将来有志参加新政府的管理,这些民望就可以作为他们将来行使权力的合法性来源。具体例子我就不举了,他们现在还在中共的统治下生活,把谁列举出来都会给这个人很大的压力。 记者:您在文章中强调了让中共党团员先站在「党外」去读《九评》,你觉得如果他站在党内的话,就很看懂《九评》的真意么? 章:不容易,特别是那些中共的高官。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维护中共的政权,并因此维护自己的权力。这样的人看多少遍《九评》效果都不见得好。他以为《九评》是在动摇他的权力基础和既得利益,所以就牴触了。他看不到《九评》是在救他。我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齐奥塞斯库当时在罗马尼亚宣佈解散共产党,他会成为和戈尔巴乔夫一样的人物名垂青史,但是他就是为了维护权力而杀人,最后被民众送上了刑场。这就是选择抛弃邪教和维护邪教的区别。「九评」是在救人,在这里我不好说得更深刻,所以只能举这么个世间上大家看得到的例子。 希望党员,特别是胡锦涛这样的中共高层人士,好好看看大纪元的《郑重声明》。如果真有像基督教所说的那种「大审判」,神是不会放过犯下滔天大罪的共产党。共产党的罪恶也会祸及那些不肯退出的党徒。所以,我们向他们呼吁退党,可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他们好。 另外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给老百姓灌输了许多黑白颠倒的是非观念。这些话说多了,形成了一套党文化,最后连中共领导人自己都相信了。谁不放弃这些错误的是非观念,看《九评》时就会为中共辩护。那对他们看懂《九评》就会形成障碍。 记者:您可否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一下是怎样的一个文化思维结构挡住了这些人无法看到《九评》的内涵? 章: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过一段时间,我会专门写一个系列文章谈这个问题。这里只举一个小例子。比如「对中共要一分为二,中共干了很多坏事,但是就没干过甚么好事吗?」 这句话表面上是公正客观,其实是「伪辩证法」。〈九评之四〉已经写过了,中共是反宇宙的力量,它的邪恶是超越相生相剋的,也就是超越「辩证法」的。对于这种邪恶就不能一分为二了。举个例子,一个人杀了好多人,法官在宣判他的时候,他为自己辩护说「为甚么对我不能一分为二?我固然杀了人,但是我当年也曾经帮老师擦过黑板,帮老大爷挑过水。」你会觉得他的辩护是非常可笑的。当犯了死罪的时候,其它东西都是微不足道的。 那些用「伪辩证法」为中共辩护的人,应该跳出这种党文化的思维。 记者:一些读者猜测您的这篇文章是法轮功群体将走入政治的一个讯号,您可以谈谈这个问题么? 章:我信仰甚么是我个人的自由,作为一个社会生活中的人,我也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虽然给大纪元写专栏,但我也不代表大纪元,更不代表法轮功。哪个大纪元的专栏作家也不代表法轮功。法轮功有自己的系列书籍,都是李洪志老师写的。法轮功有自己发佈消息和态度的权威网站,就是「明慧网」。如果谁要看法轮功的态度,那要到明慧网上去看。法轮功也有自己的发言人,像张而平等人。我也不是法轮功的发言人。 章天亮在大纪元上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是自己要写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法轮功不会参与政治,这是李洪志老师反覆声明的。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读的《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这篇文章。也许是文章标题容易让人误解。我其实已经在原文最后说了:法轮功弟子已经一再强调不参与政治,不谋求权力,「后中共时代」的中国更需要其他「有志有德」的人参与公共生活的管理。我的那篇文章,其实就是向其他「有志有德」的仁人志士、退出中共以及即将退出中共的各界精英喊话,呼吁他们贡献才智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所以谁要说这是法轮功走入政治的信号,他不但没有好好看看李老师写的系列书籍,连我的文章也没有好好看。 记者:最近在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关于人民党成立宣言,称:「加入中国人民党的人被视为自动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即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又说「在现在中共当政时期,人民党党员不用登记。」入党仪式仅仅是念党章,并表示贊同。那么您是怎样看这个事情呢? 章:我觉得这个事情非常蹊跷。成立一个党,如果连个组织部门都没有、党员登记都没有、发起人是谁都不知道、发起人的联繫方法也没有,那就太奇怪了。谁心里念叨一下党章表示同意就是党员了,再念叨一下就退出了,既不享受权利,也不承担义务,这也太随意了吧。 如果我说我成立一个「蓝天党」,凡是认同天是蓝的,就都是我的党员。你觉得这样有甚么意义吗?这样的党等于不存在一样。 我认为,大纪元在退党方面的努力,正在凝聚正义的力量。我想,如果出现甚么干扰而使大纪元上的退党人数减少,最高兴的莫过于中共。如果谁成立一个政党,同样可以使人退出中共和相关组织,当然我们也很欢迎。我觉得也是一个应该支持的好事。但是我觉得至少应该把人数跟大纪元说一下,毕竟客观上大纪元的统计数据已经成为解体中共的无记名投票网站。中共的解体对谁都是有好处的。这一点我们应该有共识,应该共同努力。 记者:由此我也想到了一个问题,有些人认为当年的共产党曾让很多人为之献身,热血沸腾的歷史让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和反感,因此认为法轮功学员为了自己的信仰这样付出和过去的中共没甚么区别,那么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您怎样看待这样的想法? 章:这种想法是非常奇怪的。很多中共特务知道大家都很讨厌共产党,就刻意通过大骂共产党来取得人们的认同,然后利用这种信誉资源把法轮功描述成跟共产党一样,以便激起人们对法轮功的反感。实际上是通过骂共产党的方式来帮共产党的忙。 法轮功学员从来也没有「热血沸腾」过,他们尽管对于信仰非常坚贞,但是表现上是非常理智,非常平和的。你见过法轮功的反迫害游行吗?我参加过很多次,特别是每年迫害週年的时候在华盛顿DC的「7.20」游行。他们连口号都没有,就是举着横幅以及被迫害致死的功友照片静静地走。哪有「热血沸腾」啊?共产党才动不动就宣传「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形式上都是「死」,实质是不一样的。歷史上正教被迫害的时候,像罗马迫害基督教的时候,或者中国古代的「三武一宗」灭佛,教徒们也都是宁可捨弃生命也要坚持信仰的。所以这方面,法轮功的表现也有和歷史上正教教徒类似的地方。 形式上的类似也说明不了甚么问题,信仰的内容才是关键。至少法轮功要求炼功人要做好人,那么法轮功学员宁可承受酷刑,乃至失去生命也要坚定地去做好人,採用的方式又那么和平。这样的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 也许有一些共产党的党徒被骗了,好像为了一个甚么理想而献身,但是看一看中共夺取政权后屠杀了八千万中国人这个事实,我倒觉得当年那些人还不如不那么坚持。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们的採访。…

罗干与胡锦涛在暗杀高智晟中的角色

几天前唐子问我有关高智晟律师的问题,由于担心给高律师带来更多压力而没有及时回答。近日看到高律师险遭暗杀的消息,我想藉此公开对「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三次上书」事件的思考。 一、从「诬陷」走向暗杀 由于高律师的上书事件,江泽民、罗干以及曾庆红等人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令全世界震惊。西方主流媒体也报导了上书事件。如果中共将高律师逮捕审判,就必须回答国际社会的一个问题:高律师到底犯了甚么罪。 中共当然不能使用其惯用的伎俩——诬陷高律师「洩露国家机密」。这样就等于承认了高律师在信中提到的酷刑都是真的。「颠覆国家政权」也不适用,大家都知道高律师只不过写了几封信而已。这等于变相承认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会使「国家政权」(实则为中共政权)被颠覆,中共的死穴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两条政治诬陷走不通,中共开始施展流氓手段,包括对高律师查帐,吊销高律师的律师资格,用美色勾引以便诬陷高律师「嫖娼」等等,然而高律师的人品无可挑剔,中共想尽办法也无法找到逮捕高律师的藉口。 此时,中共开始动用最下流的手段——「暗杀」。中共在太石村、汕尾等地早就採用过这种黑社会的做法,驾轻就熟。只不过高律师处于全世界的关注焦点之下,如有任何不测,中共都是第一怀疑对象。杀手在试图制造车祸的时候没料到蒙车牌的报纸竟意外脱落,露出了京EB8233的车牌号!具体的行兇者已经不难找到。 二、对暗杀高律师的「沙盘推演」 在暗杀高智晟事件中,中共当然是主谋,但是行兇者、罗干以及胡锦涛的具体角色值得进行一番分析。 1、行兇者 高律师如被暗杀,具体的行兇者很可能被中共灭口。 中共灭口的事情干了很多,像参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刘春玲,就是被中共武警当场打死灭口。刘思影根本没有受伤,却被新华社安了个「心源性猝死」灭了口。「自焚」伪案以后,中共搞出三个长得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冒充王进东,估计前两个都已经被灭口了。12月6日,吉林省吉林市主管安全及环保工作的副市长王伟因为松花江苯污染事件「自杀」,外界认为这都是中共为了避免「拔出萝蔔带起泥」而进行的灭口行为。 谋杀高律师的行兇者从未像高律师一样进入公众视线,灭口之后就像水蒸发成了气体,没有人再会想起他。 2、罗干 行兇者背后的指使人是谁?答案我在一个星期前就公佈了,第一嫌疑人就是罗干。 暗杀高智晟,对于罗干来说是一箭双鵰之计。一方面,高律师揭露的血腥罪恶中都有罗干具体策划和督办的影子,暗杀高智晟,对于罗干来说就少了一个让他罪行更多曝光的机会;另一方面,如我上次撰文分析,大家在骂中共的时候,会把矛头指向胡锦涛。 高律师在1月18日发表了「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指出中共当局为了蒐罗他的「罪状」,派人到新疆调查他在二十多年前的行为有无「劣迹」。同时,高律师写道:「最近各地反馈回的信息表明,针对我的打压、迫害是全国一盘棋,总操盘者也绝非一般角色。诸如:浙江的一位干部因两次打电话给我家,即被安全部门找去谈话,并受到严厉警告;河南的一位教师因打电话声援我,被当地公安部门谈话六小时;新疆一位朋友几次打电话关注我的问题,前天夜里一群警察突然闯到他家里,恐吓他的家人;广西的一位干部因声援我突然被公安传讯!每天这样的电话枚不胜举,这一切足以提醒人们,中共在动用全国的一切资源来迫害我。同时,这动用全国资源的权力协调者可绝不会是一个中央部委即能够解决的问题。协调、动用这一切者没有政治局常委的角色是很难做得到的。」 像暗杀高智晟这样在国际社会「一石激起千重浪」的事情,除了政治局常委级别的人之外谁敢拍板?在政治局常委中,有谁管着公安和国安特务?罗干真是不二人选。曾庆红、吴官正、罗干、贾庆林、李长春这几个因为迫害法轮功被告上国际法庭的人,人人有拍板的动机和拍板的权力,只有罗干有具体实施的权力。所以,罗干的角色是我们一直要盯住的。 3、胡锦涛 对于胡锦涛来说,他的心情想必十分复杂。 江泽民在推行镇压政策的时候就知道没有多少人是真的贊成,下台之后,镇压政策能否延续是关系到江会不会被清算的问题,而胡锦涛与温家宝一直有平反法轮功的意图。因此江泽民在安排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会名单的时候,一定要把迫害法轮功血债纍纍的人塞进常委,然后宣佈胡锦涛不再是核心,转而实行「集体领导」。江泽民知道只要曾庆红、吴官正、罗干、贾庆林、李长春这五个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人呆在常委会,胡锦涛的「平反」政策就不可能在常委会通过。 岂止如此,这五个人和黄菊一起抵制胡温,让胡温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如果胡锦涛要整合权力,无非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将这些人熬到退休,再用自己的人马补上去;另一条是施展雷霆手段,利用政治斗争将这些人逼出常委会。 第一条道路,胡锦涛是走不通的。最值得怀疑的是,没等胡锦涛把那些人熬下台,共产党就已经在退党大潮的冲击下土崩瓦解。再者说,即使曾、罗正常下台,它们也会採用与江泽民同样的办法提拔自己信得过的人,以避免下台后被清算。 第二条道路,胡锦涛仍然走不通。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军委、人大、政协、武警、国安、公安等领域,胡锦涛插不上手。在美 国等西方国家,胡锦涛受到共产总书记的头衔拖累,得不到外交领域的认可。他唯一能够利用的中国的民间力量。当年邓小平除了利用军方支持外,也是利用民间的 力量取代了华国锋。 胡锦涛在SARS事件和孙志刚事件中,向民间迈出了一小步,但是又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原因也很简单,对于中共来说,改善与民间的关系就等于死亡,因为它需要靠恐惧来维持政权、靠谎言来欺骗民众。一旦与民间改善关系,接下来该如何回应民间的民主诉求和言论自由的诉求? 胡锦涛看到了这一点,不但在SARS后往左转,而且比他继任之时还要左。 抓不抓高智晟,对于胡锦涛来说利弊是明摆着的。不抓高智晟,对于胡锦涛本人的形象是大有好处的。更何况高智晟揭露的是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胡锦涛如果政治手腕高超,还可借力打力,逼退江系人马,特别是曾庆红与罗干。凡是被法轮功起诉的人,如曾庆红、罗干、吴官正、贾庆林、李长春,全部清理出政治局常委会,刘淇、周永康之辈清理出政治局,刘京、薄熙来之流清理出中央委员会。一方面收回江系人马掌控的国安和公安部门权力,一方面为建立自己的 班底腾出位置。更大的好处是,再次赢得一些民心。 然而,胡锦涛是有顾虑的。一方面他缺乏与江系人马进行政治摊牌的本钱,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担心平反法轮功会更进一步暴露中共的邪教本质和血腥迫害。 三、只要胡锦涛仍是总书记,高智晟就不安全 如果胡锦涛是出于政治权力斗争的考虑而不抓高智晟,高智晟就仍在危险之中。即使胡锦涛为法轮功平反,高律师也会成为整肃的对象。恰如喻华峰一样,尽管他管理的《南方都市报》揭露了SARS和孙志刚事件,胡锦涛也是按照他所揭露的事实进行了处理,但是接下来喻华峰被诬陷入狱十二年。因为你具体揭露的是不是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具有的这种「敢说真话」的品质,这对于谎言连篇的中共是不可容忍的。 另一个例子就是吕加平。此人揭露江泽民汉奸歷史以及与宋祖英的不正当关系。当时如果没有与江泽民恶斗的政治局常委的保护,吕加平早就像在国内起诉江泽民的王杰与朱柯明一样遭到残酷迫害了。然而吕加平竟然安然无事。 胡江恶斗的好戏一结束,吕加平就被弄回了老家,现在已经被消音了。因为揭露江泽民是政治需要,现在保持沉默也仍然是政治需要。只要政治需要的优先级高于揭露事实,那么揭露事实的人就无法保障自身的安全。 如果胡锦涛把持着党的总书记职位不放,即使不动高智晟也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 四、退党是胡锦涛唯一出路 不断有人和胡锦涛说退党的问题,想必到今天胡锦涛对此事的意义仍然没有想明白。 如我在「沙盘推演」一节中所指出的,胡锦涛根本就无法在中共的体制内与罗干、曾庆红等人争个高低。胡必须认清他只有退党才能赢得民心,只有退党才会将操纵他的罗干、曾庆红以及共产邪灵摆脱掉。退党将成为他新的政治生命的开始。否则他会一直被捆绑着作为中共邪灵,以及罗干、曾庆红等人的替罪羊,最后与他们一起面对正义的审判。 所有关心高律师的人,也应该看到中共不除,高律师在国内就无宁日。既然如此,何不传九评,促退党,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来保护高律师呢? 胡锦涛又要出访美国了,他能做陈用林吗?@*(http://www.dajiyuan.com)…

章天亮:高智晟被传唤 定是罗干所为

这篇文章在几天前写下一半之后,就搁置起来,怕对高律师造成负面影响。今日看到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高智晟律师被警察传唤,至今未归。这迫使我再次续写这篇文章。我只想阐明一个问题——传唤高智晟,必定是罗干所为。 高智晟为法轮功事件以公开信的方式三致胡温,实际上把胡温摆在了一个相当正面的位置。对于胡温来说,一方面法轮功一直对他们网开一面,谆谆劝善,另一方面,他们对镇压法轮功一直持否定态度。今年胡锦涛访问加拿大时,面对记者提问法轮功的问题,避而不答,就是要与镇压保持距离。 因此不抓高智晟,无论胡温从情理上来考虑,还是从国际国内的形象考虑,都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 几十名便衣贴身跟踪高律师,长达七十余天而不下手,实际上反映中共高层在抓和不抓的问题上存在激烈争论。而便衣的寸步不离,只是欲抓捕的一方准备随时下手的一个信号。 那么谁必欲抓捕高律师呢?就是罗干。法轮功方面要求法办的「新四人帮」依次为江泽民、罗干、刘京和周永康。我认为,罗干在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是仅次于江泽民的第二号祸首。 对于罗干来说,能下令在汕尾用冲锋鎗屠杀民众,能在1989年坚决策划和督办「六四屠城」,能让国安、公安在天安门一天上千人的殴打和抓捕法轮功,早就不在乎什么中国的国家脸面问题。而高律师揭示出来的血债和酷刑,每一笔都有罗干的责任在里面,就冲着这一点,罗干也必欲先抓高律师而后快。 在另一方面,罗干抓捕高智晟律师还有另一个更阴险的目的,就是打击胡锦涛。 尽管胡锦涛登基三年有余,却仍然是江系人马摆佈的一个傀儡,「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当年江泽民先在1992年搞掉杨家将并开始清洗军队,1993年搞定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团,1995年扳倒陈希同,1997年逼退乔石,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耍尽阴谋诡计才将所有权力抓到手中。而胡锦涛现在四下一看,军队、武警、国安、公安,包括人大、政协、中纪委,没有一样他能说了算的。 更尴尬的是尽管胡锦涛什么也说了不算,一切坏事却都要算在他头上。罗干无论是在哪里血腥镇压民众,实际上也都是一场场的「倒胡运动」。老百姓搞不清楚罗干的幕后角色,自然认为是胡锦涛下令,至少是默许过。这对于胡锦涛形象的损害,及其权威和权力的进一步削弱,都是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人巴不得看到的。甚至,罗干、曾庆红希望这些洗不干净的血债能够把胡温捆绑在江系的战车上。 罗干是个理智不健全的疯子,从「六四」开枪到「汉源」开枪,从汕尾开枪,到迫害法轮功、传唤高智晟,一个人并不需要稍有良心,而只要稍有理智都不会如此丧心病狂。岂止如此而已,罗干看到如今的退党大潮和中共末日将至,更加垂死挣扎,把手里的暴力机器开动到了极速。 我们一方面要强烈谴责中共的暴行,更要揭露罗干的恶劣角色。我呼吁胡锦涛和温家宝,尽快释放高律师,你们需要在全国民众和世界媒体的面前做这样的政治表态,同时这也是在为你们的未来留一条后路。(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13/n1188686.htm (804)

章天亮: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

【大纪元1月5日讯】从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呼吁退党退团开始,迄今整整一年。退党的爆发期始于2005年2月,转眼「三退」人数即将超过七百万。在网上谈到「广传九评,解体中共」的文章发表了很多,实际上,「九评」和退党运动的意义远远不仅是解体中共而已。  对于那些对中国社会在转型期间可能出现社会动盪和对「后中共时代」政治格局心存疑虑的人,我们更应该向他们讲清楚「九评」和退党对于中国的建设意义。因为他们自认为是目光远大的人,如果看不清第二步,就不敢或不愿迈出第一步。这里不仅有中国的「知识份子」,也有西方的政要。 2005年3月1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国会山前举行了庆祝37万人退党的集会。我当时谈到:「外在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力量并没有摧毁中共,今天我们看到精神的力量正在解体中共。这是我想提醒所有人注意的——改变中国的第四种力量。」同时也谈到了,这是中国和平转型到自由社会的开始。[1] 几个月以来,我们反覆强调退党将推动中国的和平转型,具体的数据和论证限于篇幅不再赘述,请参见[2]和[3]。高智晟律师和唐子、今钟、羽林翼等作家学者也在触及这个和平转型的问题,但是只有这些人的努力仍然不够,还需要普通民众的广泛共识。只有中共才把「彻底打碎一个旧世界」作为建设一个「新世界」的前提,而实践证明,中共这个邪教组织只有破坏性,而没有丝毫的建设性。 「九评」与退党的建设意义在于:我们对于现状採取「好的留下,坏的去掉」的态度。对每个共产党员的个体来说,留下他们好的一面(人性),去掉他们坏的一面(党性)。对于每一个党外人士来说,留下他好的一面(良知),去掉他坏的一面(党文化的洗脑)。对于这个国家来说,留下他好的一面(政府职能),去掉他坏的一面(「党的领导」)。 可以说,「九评」与退党,对于中国人、对于各级党员、对于整个国家进行剥离「中共邪灵」附体的操作,这种剥离是无痛苦的剥离,是从肉眼看不到的空间进行剥离,是个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过程。 如果说,和平转型的意义还仅在于从「共产社会」到「非共社会」的过渡,那么「九评」退党推动的社会和解运动,则对「后中共」的中国意义深远。详细内容请参见[2]。 深想一步,退党不仅仅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和平转型之路,也不仅仅开启了全社会的和解之门。如果说法轮功的传出标誌着中国社会道德重建的开始,法轮功的迅速发展使所有法轮功弟子走向道德昇华、境界提高的大道,那么「九评」和退党运动,就在把这种道德觉醒推向全社会,无论是否是法轮功弟子,都能在退党这一场正邪较量中达至良知的復甦。这种良知復甦,为未来的中国准备了道德基础。 中国的正义力量正在退党运动中进行整合。如今已经整合了将近700万人。 再进一步分析。我们知道,「九评」是九评「共产党」,而不是九评「共产党员」,因此这实际上是对所有党员和中共附属组织成员的一次挽救,这里面要救的人还包括胡锦涛。让他们有一个告别中共邪教,选择新生的机会。这种浩荡的慈悲是史无前例的。 当然,至于每个人是否愿意回应这种挽救,那就是其个人决定了。有鉴于此,每个党、团员在读「九评共产党」的时候,不妨暂时放弃他的党员身份,站在「党外」去读,读过了之后,再想想是否还要回到「党内」。先置身于共产党之外去看清中共的罪恶,然后再反思自己在中共体制内应该承担的责任,并因此而忏悔赎罪——退党并广传九评,劝退其他人。 如果我们真的关心中国的转型和未来的安定,那么我们还要看到:「九评」和退党所凝聚的正义力量也为中国的「后共产党时代」准备了过渡政府。 首先,退党的人是有良知的。在中共仍然掌握着暴力机器的情况下,退党毕竟存在一定的风险,利益很可能会受到损失。甘冒风险也要做正确的事,没有良知是做不到的。 第二,退党的人是有理性的。他们能够跳出党文化的洗脑,用自己的理性去分析问题,对中共的罪恶和谎言进行反思。 第三,退党的人是有眼光的,尤其是最初宣佈退党的人。在中共貌似强大的时候,能够看到中共的虚弱,能够看到中共近期就会灭亡的结局,这是没有眼光的人办不到的。 第四,退党的人是有勇气的。「知耻近乎勇,」能够承认自己的错误,难道不是勇气的展现吗? 如果一个人是有神论者,就要看到中共的邪教本质,就要知道离开中共是一件神所喜悦的事;如果是一个无神论者并有志于在后中共时代的政府架构中有所作为,也应该知道如果不唾弃中共,那么到中共被唾弃的时候,他们作为中共的成员也将被一同唾弃。 无论是相信「君权神授」,还是相信民主选举,未来的政府重任也只能落在告别中共的先行者肩头。离开中共越早,就越是良知、理性、眼光、勇气以及胸怀的展现,甚至是未来各级政府竞选时的选票来源。 法轮功弟子已经一再强调不参与政治,不谋求权力,「后中共时代」的中国更需要其他「有志有德」的人参与公共生活的管理。退党人数达到700万,对于胡锦涛来说「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对于其他人,包括中共的各级党员、中国的知识份子、普通民众乃至希望在未来政府有所作为的人,所剩的时间何尝不是有限的呢? 参考资料: [1]. 改变中国的第四种力量 http://www.dajiyuan.com/gb/5/3/20/n858001.htm [2]. 退党是走向社会和解的第一步 http://www.dajiyuan.com/gb/5/10/17/n1087727.htm [3]. 九评退党──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 http://www.dajiyuan.com/gb/5/11/21/n1127201.htm 2006年1月4日于华盛顿DC(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5/n1178298.htm (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