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章天亮:中国古代的琴与箫

在新唐人电视台的新年晚会上,常常会听到古琴和箫的声音,让人感到心里安稳舒适。我对于西方的乐器瞭解很少,对于中国乐器的音质音色也所知有限。但是史书上流传下来的乐器制造方法和功用倒也颇有些神秘色彩,故写出来和读者分享一下。 《警世通言》上说,琴本为伏羲氏所琢。有一次伏羲看到凤凰来仪,飞坠在一株梧桐树上。那梧桐高三丈三尺,按三十三天之数。按天、地、人三才,截为三段;取中间一段送长流水中,浸七十二日,按七十二候之数;取起阴干,选良时吉日制成乐器。琴长三尺六寸六分,按三百六十六日;前阔八寸,按八节;后阔四寸,按四时;厚二寸,按两仪。有金童头,玉女腰,仙人背,龙池,凤沼,玉轸,金徽。那徽有十二,按十二月;又有一中徽,按闰月。最开始是五条弦在上,外按五行:金、木、水、火、土;内按五音:宫、商、角、徵、羽。 《警世通言》上的记载多半是可信的。司马迁在《史记》的《律书》上还给了一种数学计算方法。古时候制作乐器的时候用丝线做弦,对于丝线的数目是有严格要求的,这个名目叫做「三分损益」。最粗的弦是「宫」弦,用81根丝。去掉81的三分之一(「损」),得54根丝。所以「徵」弦是54根丝。增加54的三分之一(「益」),即54加上18得72,这就是「商」弦的数目。去掉72的三分之一,得48,这就是「羽」弦的数目。增加48的三分之一,得64,这就是「角」弦的数目。 这种制琴的方法赋予琴一些不可思议的通灵现象。大家都听说过「高山流水」的典故。说的是春秋年间,晋国大夫俞伯牙奉命去楚国修聘,中秋之夜泊船于一座山崖下,适逢雨收云散,皓月当空。伯牙抚琴一曲,刚好樵夫钟子期在山崖下躲雨听琴。伯牙问子期:「假如下官抚琴,心中有所思念,足下能闻而知之否?」子期答应一试,于是伯牙沉思半晌,其意在于高山,抚琴一弄。钟子期赞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也!」伯牙不答。又凝神一会,将琴再鼓,其意在于流水。钟子期又赞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伯牙大惊,推琴而起,遂与子期结为兄弟,留下千古传奇。 在《三国演义》中还有这么一段。刘备在荆州赴宴,蔡瑁要杀刘备,于是刘备跃马澶溪,跑到水镜先生的庄外。水镜先生正在弹琴,忽然停下来说:「琴韵清幽,音中忽起高亢之调。必有英雄窃听。」看来,看来琴声不仅能够反映弹琴者的思想,对于週遭事物,也有感应。 《三国演义》中讲「群英会蒋干中计」,周瑜见到蒋干的时候说,「吾虽不及师旷之聪,闻絃歌而知雅意」,这里面提到的师旷是春秋时一个很了不起的乐师。春秋末年,楚国入侵郑国,郑简公求救于晋国。晋平公手下的乐师师旷就说,让我用声音来占卜一下,于是师旷吹奏《南风》,又吹奏《北风》。奏罢,师旷禀告说,《南风》的声音压抑,《北风》的声音平和,楚兵定然无功而返,三天以后,我们就会听到好消息了。果然,三天后,楚国出了内乱,只得退兵。《东周列国誌》上说师旷「能察气候之盈虚,明阴阳之消长;天时人事,审验无差;风角鸟鸣,吉凶如见。」 史书上关于箫的记载没有像琴那么多。我在谈到龙的文章中曾经提到过一个「乘龙快婿」的典故。这个乘龙快婿就是萧史。萧史在见到秦穆公的时候,曾经演奏数曲,《东周列国誌》上说萧史「才品一曲,清风习习而来。奏第二曲,彩云四合。奏至第三曲,见白鹤成对,翔舞于空中;孔雀数双,栖集于林际:百鸟和鸣,经时方散。」 穆公大悦。闻萧史为甚么吹箫可以招来百鸟,萧史回答说,箫是伏羲所制,当时一共有三十二根管子,其形参差,排成凤翼的模样;声音则仿造凤鸣。后来人把箫的形状简化了。但是「箫制虽减,其声不变,作者以像凤鸣,凤乃百鸟之王,故皆闻凤声而翔集也。昔舜作箫韶之乐,凤凰应声而来仪,凤且可致,况他鸟乎?」 《史记》的《乐书》的最后记载了师旷与楚灵王论音乐的一段对话。很多音乐都要有德的人才能听。《乐书》还说可以从琴的「宫、商、角、徵、羽」这五音中听出一个国家的「君、臣、民、事、物」的状况,以及琴的五音与人的五脏的对应关系,与人的「仁义礼智信」这五种美德的对应关系。所以正大的音乐对于涵养人的道德和改善人的健康都是很有好处的。 新唐人的晚会音乐常令人听而忘倦,杂念不起,恐怕也和其中的琴箫之声有些关系吧。这就要读者和观众去亲身体验了。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2/31/n1172683.htm (813)

章天亮:为何声明自己是《九评》的作者

【大纪元12月23日讯】昨日听到一则消息,被中共僞法庭判刑的郑贻春先生声明他就是《九评》的作者。《九评》作为大纪元特别系列社论在大纪元新闻网上首发,随后各大中文网站开始转载。 中共逮捕张林和郑贻春,传唤刘晓波和余杰等无疑是草木皆兵的过度反应而已,是明知道抓错了也要错到底的流氓行为,也是他们的一笔新的罪行。 许多人随之可能就会猜测为何郑贻春先生说他就是《九评》的作者,我倒愿意做一个历史上的对比和解读。1963年,美国总统甘乃迪来到西柏林,这个被东德围困的城市。他说:“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当所有的人都自由了,那时我们便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在和平与希望的光辉中这座城市获得统一,这个国家获得统一,欧洲大陆获得统一。当这一天最终来临──它必将来临──时,西柏林人民将能对这一点感到欣慰: 在几乎二十年时间里他们站在第一线。一切自由人,不论他们住在何方,皆是柏林市民,所以作为一个自由人,我为‘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这句话感到自豪。” 甘乃迪作为美国总统,宣布“我是柏林人”是做出一种姿态。表达他对“站在第一线”与共産邪恶制度对抗的柏林人的尊敬。在“九一一”惨剧发生后,许多知识份子也说,“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以表达对美国对抗恐怖主义的支援。 郑贻春先生也是一位诗人,当他说出他就是《九评》的作者时,或许怀着同样的心情。我们也因此要进行更深刻的解读。(http://www.dajiyuan.com)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12/23/2005 2:30:40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5/12/23/n1164163.htm (710)

章天亮:一个国教化的邪教组织

大家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声援650万人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我们看到中共的末日已经到了。这一点不仅我们知道,中共自己也知道。所以它也就陷入一种末日疯狂的状态。过去中共和别人斗争的时候,都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也就是「你死」,而「我活」。现在中共的策略变成你不让我活,那你也别想活,大家「同归于尽」。大家注意一下这种转变,从「你死我活」到「同归于尽」。中共已经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 最近发生了中共在汕尾用坦克和冲锋鎗屠杀民众的事情。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被中共把土地抢走了,生活不下去了,採取和平的方式抗争,那些武警就可以用坦克和冲锋鎗去对付。这种开枪的事情我们见得多了。1989年,在北京我们看到坦克向民众开枪;去年在四川汉源,我们看到军警向民众开枪;今年在汕尾,我们看到武警向农民开枪。 除此之外,在全国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拘留所,每一个劳改营,每一所监狱,高智晟律师所揭露的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每一天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黑龙江的苯污染事件中共一开始在隐瞒,SARS出现的时候中共在隐瞒,禽流感出现的时候中共也在隐瞒。歷史上的真相,它在隐瞒。一直到今天它还把一场造成三千万到四千五百万人活活饿死的人祸说成是「自然灾害」,还在用「歷史问题宜粗不宜细」的做法隐瞒它在歷史上犯下的一切罪恶。 这种隐瞒、欺骗、屠杀、酷刑和虐待,如果是一时一事,我们可以把它当作个案。然而它如果几十年一以贯之,在全国普遍出现,我们就忍不住要问:是谁培养出这么灭绝人性的军队?是谁培养出这么灭绝人性的武警?是谁培养出这么灭绝人性的警察?谁能让这么灭绝人性的事情在全国各地普遍的出现?如果是一个正常的人,有着基本良知和道德判断的人,能隐瞒人命关天的传染病或者大饥荒吗,能这么残忍地用酷刑去折磨另外一个人吗,能下毒手去扣动冲锋鎗、甚至是机枪的扳机吗?我们只能说这些人,中共的干部、武警、警察被洗脑了,而且给他们洗脑的一定是一个邪教! 在《九评》出来以前,大家看到中共的时候,许多人都把它当成一个党,这是所有和中共打交道或者反共力量,反共政府几十年来最失败的一点。对付一个政党,西方国家有很多成熟的经验,比如走议会民主的道路,让别人也有发言的权利和坐庄的可能。甚至有的人想走暴力革命的路线。有的人想採取政治的、经济的、外交的、军事的等等做法。但是这些为甚么在中国行不通呢?我告诉大家,不是共产党说的那样——因为甚么中国所谓国情不同。不是的!是中共与别的党不同!因为中共不是一个党!因为中共是一个邪教! 因为中共是一个邪教,而且是一个国教化的邪教,因此它才有可能劫持中国所有的暴力资源、媒体资源、文化资源来给国民洗脑,给那些军队、武警、警察和各级党政官僚洗脑,才能将他们洗脑成为灭绝人性的人,才能将灭绝人性的罪行进行到底。 今天我们传播《九评》就是对邪教进行反制,我们要广泛地说出这个真相。你「中国共产党」这几个字,字字都是谎言。你的思想体系是德国来的,又出卖了中国数百万平方公里领土,屠杀了八千万中国人,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完全是对着干的,而且是个最大的反华势力,贯以「中国」二字是对中国的侮辱。其次,你也不是甚么「共产」,大家看到了,它打着「共产」的旗号把地主杀了,它自己倒成了地主了;把资本家杀了,它自己倒成了资本家;打着世界大同的旗号,自己倒在中国几亿赤贫人口上成了腰缠万贯的大亨,使中国成为世界上贫富最悬殊的国家。最后,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党,就是一个邪教,一个用暴力谎言将邪教立为国教的邪教,它的政治洗脑、宣传机器、暴力恐吓、杀人歷史,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将全体国民变成邪教徒,让党员、团员、少先队员更宣誓成为邪教徒,宣誓为这个邪教献出生命,从而使它们的权力得以维繫。 我们要广泛传播中共是个邪教的思想,深入瞭解它的起家史、暴政史、杀人史,认清它反天反地反人的反宇宙特徵,认清它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于民族文化的破坏,认清它的流氓本性。总而言之,我们一定要看懂《九评》,用《九评》给这个西来邪教的定义来看待它。 中共最喜欢听的两个词大家知道是甚么吗?我认为一个是「平反」,一个是「政治体制改革」。因为这两个词等于承认中共的合法执政地位,跪在那里乞求中共的恩赐。今天我们要站起来告诉中共:你这个邪教!你不配给我们平反,你也不可能改革,你唯一的下场就是灭亡,就是解体,就是到无间地狱中去,万劫不復! 前几天,我给一群大陆的旅游团发资料。这些人虽然也说中共不好,但是他们没有脱出用党文化看中共的局限性。然而令我非常欣慰的是,这些人对于江泽民的认识相当深刻。他们评价江泽民的语言都是近四年多来,海外、特别是法轮功揭露江泽民的语言。当时我就在想,当国内的人都用《九评》的语言去评价中共的时候,提到中共的时候都用「中共邪教」的说法,中共还能存在吗? 一个邪教最惧怕的就是道德的力量,我们那些曾经加入了党、团、队的人曾经是这个邪教的一分子,壮大了这个邪教的力量,协同了这个邪教对天、地、人的迫害。所以我们需要做道德上的反思和觉醒,不但我们要觉醒,也要唤醒其他人。广传九评,退出中共,採用一切和平的手段,彻底结束这个邪教,结束中国人的苦难歷史! 2005年12月17日于费城中国城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2/19/n1158694.htm (915)

章天亮:闲话新唐人新年晚会的龙

关于龙的传说有很多,中国大陆流行的一种说法认为龙是鹿角、蛇颈、鹰爪、鼍头、鳞身等复合体,完全是人自己想像杜撰出来的。我觉得这种说法并不可信。 据史家考察,早在轩辕黄帝以前,华夏就有龙神崇拜。《易经》第一卦的六爻中,有四爻的爻辞都与龙有关,坤卦中的爻辞也与龙有关,这些爻辞,如「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亢龙有悔」、「龙战于野」等等,被金庸写成了一套绝世武功「降龙十八掌」。 看过《天龙八部》的朋友,可能还记得正文之前的「释名」。佛经上说,当佛说法的时候,常有天龙八部参与听法。「天龙八部」实际上是指以「天」和「龙」为首的八部众生。因此,印度至少在释迦牟尼时代,就已经认识到龙了。 在1999年夏天的时候,我曾经到伊拉克的巴格达出差,后来去了距离巴格达四十公里的古代巴比伦遗址,导游指着墙上的一些浮雕遗蹟对我说,那是他们古巴比伦的「龙」。我当时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的龙和我们汉地的龙外形很像,但是身子很短,像一个狮子的身子。导游开玩笑说:「我们没有你们的文化大气,所以龙也比你们的短。」 仅从上面列举的三个例子,我就很难想像在几乎没有文化交流且交通很不发达的古代,中东、南亚次大陆和中原地区竟然会编造出一个外形类似的生物——「龙」。这倒不如说,龙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这三个地方的人都看到过,并将其画下来了而已。 在中国文化中,龙是皇权的象徵,也是英雄的象徵。恰如曹操在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之时所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在民间传说中,龙也有等级之分。以《西游记》为例,最高级的龙是白龙马在西天取经后修成的正果,如来佛封之为「八部天龙」。次一级的应该是四海龙王,再次一级是泾河老龙这样住在河里的龙,最穷的就是井龙王了。 中国有很多与龙有关的成语,如龙腾虎跃,龙马精神,龙飞凤舞等等。最浪漫的成语莫过于「乘龙快婿」。这个成语说的是春秋年间,五霸之一的秦穆公有一个爱女叫弄玉。弄玉善于吹笙,因此一心想找一个精通音律的人做丈夫。后寻访到一位出尘之仙,名叫萧三郎。萧三郎善于吹箫,自称为上界仙人,奉玉帝之命来人间整理史籍,所以又名萧史。萧史与弄玉结为连理后,萧史便传授弄玉一些修炼方法。后来萧史乘龙,弄玉跨凤飞天而去。盖因萧史乘龙,因此留下了「乘龙快婿」的典故。《笑傲江湖》中有一段讲岳不群和令狐沖在少林寺比剑,岳不群使「萧史乘龙」、「弄玉吹箫」,再接一招「沖灵剑法」,搞得令狐沖魂不守舍,就是用的这个典故。 当然,未必所有的龙都是正神,其中也有恶龙、毒龙、妖龙。佛经中有《目连降龙经》便是讲目连以神通与两条龙斗法,最后降服恶龙的故事。台湾的日月潭也是传说中恶龙吞吐日月的地方,后来一对夫妻在神仙的指引下,杀死了恶龙,才让日月能够重新升起。 西方传说中的龙,与东方的龙并非一回事,是一种地狱中吐阴火的恶兽,身上无鳞,且长着一对巨大的翅膀。 在《圣经启示录》的第十二章描述了一条赤龙,「天上又出现了另一个神秘的景象,有一条红色的大龙,长着七个头,十个角,它用尾巴捲起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这条赤龙与天使作战,失败后被摔在了地上。《启示录》上说赤龙「名叫魔鬼或撒旦,是迷惑全人类的。」这段话可以与北宋易学家邵雍在预言《梅花诗》中提到的「火龙」相互印证。 现在民间随着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越传越广,大家已经越来越把《启示录》中的赤龙与中共连在一起。圣果写了首诗说「少小无知佩兽记,多少人间荒唐年?九评惊醒痴人梦,涤尽耻辱莫等闲。斩龙本在弹指间,只为众生步姗姗。世人难解慈悲意,回头已无一线天。」(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2/14/n1153213.htm (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