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5

章天亮:小布什在北京走错了教堂

小布什在北京的缸瓦市教堂参加礼拜活动,身体力行地表达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关切。不过,我窃以为小布什中了中共圈套,走错了教堂。理由有三: 第一、在中国,教会分为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两种。所谓官方教会,就是「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控制的教会。小布什未必想到这个「三自」教会的前身,就是1951年4月成立的「基督教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筹备委员会。」 当时周恩来要求基督教「必须肃清内部的帝国主义的影响与力量。」于是,完全背叛了耶稣的吴耀宗成了「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的主席,并在全国领导「中国教会的社会主义改造」,「各地教会纷纷举行大会,展开对潜伏在教会内部的『帝国主义分子』的控诉运动,肃清教会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将不愿意将中共领导置于耶稣之上的基督徒抓的抓,杀的杀。1954年8月,朝鲜战争已经结束,「抗美援朝」几个字被去掉,这块招牌也就改成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 许多中国的基督徒秉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不愿将「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团结全市基督徒热爱社会主义祖国」(上海三自章程定义的首要宗旨与任务)与对上帝的信仰混淆在一起,因此通过家庭聚会的方式形成地下教会。而地下教会近年来一直遭到中共的严厉镇压,美国国务院的年度宗教自由报告对此屡有提及和关注。 因此,小布什选择中共官办教会做礼拜,会被中共利用来为其宗教「自由」做背书。事实上也是如此,布什礼拜结束后,凤凰卫视记者任韧、黄睿就报导说,「也有教友说,小布什在中国教堂做礼拜,说明他是认可中国的宗教自由。」 第二、小布什在日本京都发表讲话的时候呼吁中国政府允许本国人民在没有国家控制的情况下祈祷,在不必惧怕惩罚的情况下印刷圣经和其它经文。小布什的这段讲话,可以视为对国会议员11月9日给他联名致信,敦促他将中国的人权问题作为首要议题的回应。 小布什在2002年2月访华之前曾向中国官方表达过对一个叫黎广强的香港商人的关注,他在2001年4月偷运了16,8000本《新约圣经》到中国大陆,之后被捕并在中国被判刑。在小布什此次访华前不久,一位名叫蔡卓华家庭教会领袖被判刑三年,并被以非法经营罪处以罚款十五万元。所谓非法经营,实则为蔡卓华自己联繫印刷厂印刷了23万余册《圣经》而已。 许多人想不明白,《圣经》在大陆并非买不到,为何有人还要冒风险偷运或私印。其原因也很简单,大陆印刷《圣经》的只有中共授权的「中国基督教协会」。向这个协会购买《圣经》就等于向中共表明了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也就是中共拉入「三自」的对象。另一方面,每一本中共版的《圣经》上都有「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或「中国基督教协会」的字样。这对于那些不想把信仰与爱党爱社会主义并列的基督徒来说,在上帝的话语——《圣经》上,印上「三自」的名称是非常荒谬的。 小布什在礼拜结束后接受大陆官方的《圣经》,又会被视为对中共控制宗教的另一次背书。 第三、欢迎小布什到缸瓦市教堂做礼拜,并与布什握手的是于新粒,他原是缸瓦市教堂的主任牧师,后来成了北京市三自委员会的主席。缸瓦市在 1986年之后的主任牧师是杨毓东。杨牧师在胡耀邦时期重新作了牧师,当时他提出了几点要求,其中包括「第一,到教会工作,只搞宗教,不搞政治。第二,讲道只能根据《圣经》,根据信仰。」这样,杨牧师多年来一反「三自」教会的宗旨,大胆宣讲上帝的生命之道,结果被「三自」认为不听话,并一直想罢免杨的缸瓦市教堂主任牧师一职。 1994年,就是于新粒利用许多政治手腕,并伙同近千名警察,将杨牧师从讲台上拉了下来。并宣佈「第一、宗教必须接受政府的领导。」随后,于新粒将缸瓦市教堂改造成了三自教会的「好典范。」2003年,美国宗教自由委员会谴责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弟子,于新粒代表中共发言称美国政府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是一种极为不道德的行为」,美国政府「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府。」 尽管我们不知道,于新粒这个在2003年指责小布什政府为「不负责任的政府」的中共伪宗教团体负责人,见到小布什后是否还继续指责其政府2005年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不负责任」,然而布什与于新粒握手,又会被中共利用来做文章。 我相信小布什此次去大陆做礼拜,是为了给中共施加压力,并希望中共松动对于宗教和社会的控制。然而我们看到中共的「统战」手段是极其隐晦和狡猾的,而小布什的思路仍然停留在推动中共改良上。 到底是与中共合作,还是与中国人民合作,这才应该是摆在布什政府制定中美关系政策时的首要议题。 如果小布什走进被中共迫害的家庭教会做礼拜和祈祷,将美国印刷的中文《圣经》赠送给家庭教会的成员,并呼吁对家庭教会及偷运和私印《圣经》人士的关注。併进一步推己及人,关注大陆被迫害最为残酷的法轮功弟子,乃至维权人士、上访人员、异议人士、人权律师等等,这就把与中共的官方合作转移为对中国民间力量的关注。 小布什在伊拉克花费数千亿美金和牺牲众多美军官兵的生命,才能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那样。如果他更高瞻远瞩,关注在大陆风起云涌的退党大潮,那么将不费美国一分钱和一枪一弹,靠着大陆民众自发的道德觉醒,而和平地从一个极权社会,过渡到一个自由社会。 这对于中国、美国,乃至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真正的福音。(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1/26/n1133375.htm (879)

章天亮:九评退党—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

作家﹕章天亮 (大纪元图片) 章天亮:九评退党—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 —在纪念《九评共產党》发表一週年研讨会上的演讲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11月21日讯】[题记] 所以说今天的退党大潮非常了不起。它会和平地瓦解共產党。就像孙子讲「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说我跟你打仗,每仗必赢,这还不算最好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没跟你打,你就屈服了,这才是最好的。实际上《九评》基本上就是採取这样一个办法,可以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 今天我在这里纪念《九评共產党》系列社论发表一周年。当初《九评》在发表的时候,读者普遍存在的看法是:这个系列社论是对中共的系统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清算,然而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料到,这九篇文章对於中国社会能够產生如此迅速而深刻的影响。现在已经有超过570万人在大纪元上声明退党了。 很多人曾经对中国的未来很悲观,对於中国的民眾很失望。但是《九评》表明我们中国人是有智慧的﹔退党大潮表明,我们中国人是有是非感,是有尊严的﹔我们的民族也是有希望的。所以,我们并不仅仅是在纪念这九篇社论的发表,也是在纪念中国走向一个新纪元的里程碑。今天,我主要想谈的就是,《九评》开啟了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 共產邪恶政权的垮臺或者是自上而下的,通过共產党内部有良知的领导人人性战胜党性,开始反思和改革,最后走向共產党的解体﹔还有一种变革是自下而上的,这就是中国现在正在走的路。 一、中共为什麼在「六四」 后又熬了十六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东欧的共產党国家象多米诺骨牌一样相继倒下,到1991年8月,苏共垮臺。这个衝击波到了中国那裡就停下来了,没有再向东南蔓延,也就是越南,北韩和中国这些亚洲的共產国家保留了下来。东欧的共產党垮臺与戈尔巴乔夫搞的新思维、公开化有很大的关係,因为这些国家本来就不断在争取民族自决和自由民主,像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1980年的波兰团结工会等等,要麼是被苏联出动坦克镇压下去,要麼是被当局的强硬派镇压下去。当苏联不再压制这些国家的民主诉求的时候,这些国家的共產政权就相继垮臺了。 中共当时在1989年的时候出动坦克镇压了天安门运动,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共就一直在研究苏联和东欧的政权为什麼垮臺。大陆后来相继出版了一些书籍,总结所谓的教训。其中包括,「放弃无產阶级专政」、「放弃国际关係中的阶级斗争」、「建设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思想工作的严重失误,搞公开化」、「纠缠歷史旧帐」等等。 其实所谓「放弃无產阶级专政」就是放弃暴力﹔「搞公开化」就是放弃一言堂,放弃谎言﹔「纠缠歷史旧帐」就是反思共產党的歷史罪行﹔「放弃国际关係中的阶级斗争」就是拒绝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因此中共全面强化其暴力机器,全面加强武警力量的建设和所谓的应付突发事件的演习,「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加强宣传机器,封锁互联网,查封各种发出不同声音的报纸和刊物,「弘扬主旋律」﹔禁止人们反思歷次政治运动,从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一打三反、反右倾、六四、镇压法轮功﹔同时编造歪理邪说,对抗自由民主。 中共也注意到波兰的「团结工会」这个以非政党面目出现的组织后来成为取代共產党的政治力量,因此禁止中国出现独立工会﹔波兰对全国广播教皇保罗二世的弥撒,也对波兰共產党的解体起到很大作用,因此中共除了加紧控制官方信仰外,全力镇压一切非官方的信仰﹔捷克的天鹅绒革命思想来自一些知识分子的七七宪章运动,因此中共收买知识精英为它涂脂抹粉,并加紧镇压独立敢言的知识分子。 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是东欧各国的剧变和苏联集体,几乎都有政府内部和政党内部高层的配合。比如匈牙利事件,是1956年总理纳吉宣佈放弃一党制度,实行自由选举﹔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是任捷克第一书记的杜布切克发起的,他平反斯大林大清洗时代的冤假错案,释放被囚禁的知识分子,放鬆对新闻媒体控制,鼓励自由的学术讨论,允许公民自由出国,鬆弛对宗教的监控﹔波兰的团结工会是当时波兰共產党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同意其合法化的﹔保加利亚的变革是从领导人日夫科夫跟随苏联搞改革开始的等等。那麼中共在选择领导人的时候,就尽量挑选那些在镇压人民过程中欠下血债的,或者贪污了巨额公款的,因为这些人没有可能与民眾妥协,否则他们自己就会面临清算。 我们从表面上看,为了避免下臺,中共可以说算无遗策,封死了所有它可能想到的变革之路,它寧可捆绑中华民族一起死亡,也不肯主动退出歷史舞臺。但是人算总是不如天算。在中国出现了《九评共產党》和退党大潮。 二、《九评》的力量 人做一件事情可能出於两种考虑。孔子说「君子喻於义,小人喻於利。」对於君子来说,让他做一件事情,晓以大义就足够了。一般人呢,会有利益的考量,所以除了晓以大义之外,还要晓以利害。《九评共產党》在这方面做得很完美。一方面,《九评》指出了共產党的罪恶,包括屠杀八千万同胞,出卖上百万平方公里领土,那麼一个有良知的人就可以做选择了。另一方面,《九评》也讲清楚了,中共在捆绑中华民族走向毁灭,在中共週期性的杀人运动中谁都可能是受害者,从普通百姓到国家主席、党总书记,没有人是安全的。那麼人即使是出於自身安全的考虑,也应该解体共產党。 更难得的是,《九评》从道德的高度去阐述中共的罪恶。中共从夺取政权之后,控制最严厉的,就是意识形态。这种控制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垄断真理的解释权。也就是说,什麼是对的,什麼是错的,你不要用传统的价值观去衡量,而要唯中共马首是瞻。所以,每次中共搞运动都要全民表态,人人过关。几十年下来,人们的道德标準都被扭曲了。衡量对错不是凭良心出发,而是以中共的政策为标準。中共还给人系统地建立了一套党文化,完全是为了统治人、驯化人,扭曲人的善恶标準为目的。过去有很多人批评中共,用的都是中共的话语系统、思维方式和善恶标準,这就没有把中共的邪恶说清楚。《九评》完全跳出了党文化的圈子,他是真正用一个普世价值的标準去衡量中共。 大家可能听过一句话:孔子作《春秋》,书成而乱臣贼子惧。为什麼呢?因为《春秋》「别嫌疑,明是非,定犹与,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就是说看了《春秋》,人就知道什麼是对的,什麼是错的。这是人衡量社会生活和日常生活的真正善恶标準。那麼乱臣贼子的行为一对照《春秋》就知道错了,他们的狡辩就没有市场了。《九评》对中共的辨析,也像《春秋》对乱臣贼子的辨析一样,这本书一成,中共的意识形态就土崩瓦解。中共所有做的坏事就曝光在世人面前,它的一切狡辩都没有人听信了。 《九评》有一种内省的精神,号召每一个人都看一看自己是不是也跟著共產党做过什麼坏事,这种内省会让人產生羞耻感,从而拋弃中共。这种拋弃不是出於仇恨,而是出於道德觉醒。这种觉醒就是中华民族走向道德重建和新生的必要一步。 《九评》让中共极其尷尬。它无法做出任何回应,隻能靠其它政治运动去转移视线。孙子讲兵法的时候说,两军对垒的时候,先要让自己立於不败之地,然后等待对手犯错误,并战胜对手。但是《九评》出来以后中共就处在一种光挨打不还手的境地。大家想一想,它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那它的结局就隻能是失败。 三、退党开啟和平转型之路 一年以前说起570万人退党,大家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今天这已经成为现实。反过来想这个退党大潮,你会觉得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事情。也正因为非常自然,所以它也会自然的继续进行下去。 我这裡给大家提供一些数据。共產党国家崩溃的前兆之一就是党员大规模的退党。捷克斯洛伐克有人口1500万,在共產党解体前一个半月,有66000人退党﹔匈牙利有人口一千万,党员78万,在解体前的一年半有12万人退党,2万人入党,按照人口比例和党员比例,匈牙利的退党速度和大纪元上声明退党的速度很类似﹔再比如,前东德有人口1670万,党员240万,在垮臺前两个月,《新德意志报》报道说有20万人退党。 苏联解体之前的一个月,也就是1991年7月,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全会上做报告,称苏联有420万人公开退党。中国大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4年出版了一本书,叫《苏联剧变研究》。其中提到在1990年的时候,就有多达180万人退党。1990年11月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曾在全苏作过一次社会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因「对共產主义理想失望和不信任作为政治力量的苏共」而退党者佔按调查人数的36%﹔「不愿意为过去的错误承担责任」而退党者佔30%﹔「担心苏共党员身份会使自己倒霉」佔23%。 1990年,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发表了关於退出苏共的声明。同时,莫斯科市长波波夫和列寧格勒市长索布恰克也宣佈退出苏共。 许多中共党员在退出中共的时候可能是出於不愿意与中共继续行恶的原因,但是客观上匯聚成的退党大潮,却开啟了中国和平转型之路。因为现在已经不再是过去冷兵器时代,我们可以斩木为兵,揭竿而起﹔共產党掌握了全部国家暴力资源,而且以这个暴力资源阻止社会的转型。 那麼,你如果想要过渡到一个和平的社会,一个自由的社会的话,当然最大的障碍当然就是共產党。你说我们把它打掉。如果动武的话,败的一方固然惨败,胜的一方也是惨胜。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国际社会付出四千万人生命的代价,付出九千亿美元财產的代价,付出六年的时间,才结束法西斯主义。1950年到1953年的朝鲜战争,中国损失了六百亿美元,志愿军伤亡人数不详,估计超过50万﹔美方宣佈,美军共伤亡14万多人,损失830多亿美元。越南战争长达12年,美军死亡5.6万餘人,30多万人受伤,耗资4000多亿美元。韩战和越战总共死伤超过一百万,耗资超过5000亿美元,那裡的共產政权仍未被剷除。现代战争耗费更加惊人。1991年的海湾战争总费用为610亿美元。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花费至少2000亿美元,这还是在双方军事力量对比及其悬殊的情况下发生的。 而中共拥有三百多万的正规军,一百多万武警,一百多万公安,国安特务的数目不详。如果用对待萨达姆的办法对待中共,得花多少钱?得死多少人? 所以说今天的退党大潮非常了不起。它会和平地瓦解共產党。就像孙子讲「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说我跟你打仗,每仗必赢,这还不算最好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没跟你打,你就屈服了,这才是最好的。实际上《九评》基本上就是採取这样一个办法,可以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将《九评》传给警察、国安、武警、军队,让这些暴力机器不再维护共產党,共產党就解体了。它的谎言被《九评》破尽,它的暴力被从内部瓦解。我们的社会也就过渡到一个非共產党的社会了。 同时,《九评》不仅对於中国意义重大,对於世界的意义也极其重大。没有了中共在背后撑腰,北韩和越南的共產政权都会崩溃,世界上的恐怖主义国家和流氓国家也会失去一个最大的支撑。这个世界会更加安全与和平。 四、社会和解 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将来等共產党解体之后,中国社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就是全民和解﹔因为中国现在可以说是一个民怨沸腾的社会,这样一个社会在党员和非党员之间,那怕是普通的老百姓互相之间,积怨都是相当深的。 那麼怎样能让社会各方达到最大程度的和解?这裡边有两个条件。如果我们参考一下,有一个在南非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奖的图图大主教,当时在南非解除种族隔离之后,他针对白人黑人互相之间几十年互相仇杀,搞了一个真相及和解委员会。这个和解呢,前提有两个,第一是受害者的宽恕,第二是加害者的懺悔﹔加害者的懺悔这点非常重要。…

章天亮:中国之行考验布什政治智慧

布什总统访华在即。这次访问实际上也是对布什政治智慧的考验。概因中美关系极其复杂,歷史恩怨纠结,既有经济和反恐方面的合作,又有严重的意识形态对抗,因此各路专家、各国政府见仁见智,各执一词。以下试从三方面论述之: 一、制定对华政策的三大难点 要对正确判断一件事,有三个要素不可或缺。第一个要素是获得关于被评判对象的完整而清楚的资讯;第二个要素是要有一个正确的判断标准;第三个要素是要有一个正确的思维和推理方式。这三个要素,无论是对中国民众来说,还是对各国政府来说都存在欠缺,也就成了各国政府制定对华政策的三大难点。 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他们对于中国的认识来源主要有两个:其一为中共的媒体宣传;其二为自身的亲身经歷和经验。这两个来源恰恰并不可靠。中共的媒体宣传属于洗脑性质,关键问题上或者假话连篇(如股市问题、台湾问题、镇压法轮功问题),或者三缄其口(如「九评」、「退党」、「出卖领土」等问题)。而民众自身的经验范围却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无法在心目中构建中国的全貌。加上中国民众的道德判断标准是被中共刻意污染的,思维方式是被中共「党文化」严重扭曲的。因此,让中国民众来判断中国,得出的结论可能相当片面和偏颇。 对于外国政府来说,这三方面的问题同样存在。他们的消息来源大概有三类,一个是中共的宣传机器;第二个是他们的驻华记者走访普通民众;第三个是他们的情报机构。他们比普通百姓所多出来的情报机构仍然不能瞭解中共这个黑箱集团的决策,他们的驻华记者和情报人员在中国旅行更要受到诸多的限制。 就像西方人很难读懂《三国演义》或《东周列国誌》中记载的诈术、游说、诡道和权谋一样,对于集中了中国几千年来积累的诡谋权术的中共,用西方人的逻辑思维和善恶价值根本无法瞭解中共之黑之恶之邪。更加上外国政府常常因为不得不考虑经济利益,而故意对中共的歪理邪说(如人口素质太低;搞民主就会导致内战;中共在改良,要给中共时间;经济发展会产生中产阶级,接着会令中国民主化;从村级选举开始,用几十年的时间实现普选等等)信以为真,因此判断标准和思维过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扭曲。 孙子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在对中国无法做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制定的政策充其量也只有一半的正确概率。 要破解这三大难点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通读甚至反覆通读《九评共产党》。在当今中国这样一个极权社会,要瞭解中国,就必须瞭解中共,包括中共的歷史和现状。从资讯的完整性、判断标准和思维方式,《九评》可以给各国政府和中国民众十分有益,乃至振聋发聩的启示。 二、布什要和哪个中国建立友好关系 在克服制定对华政策的三大难点之后,布什接下来需要决定和哪个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现在有两个中国可供布什选择:一个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另一个是正在摆脱中共暴政,并走向自由的新中国。 布什访华前,有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 11月8日,布什在接受凤凰卫视採访时谈到,他将与中国领导人会谈货币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反恐问题、朝核问题、伊朗问题和贸易顺差的问题。对于人权与宗教只字未提。 就在同一天,美国国务院按照1998年通过的《国际宗教自由法》,发佈了第七期《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国因为严重侵犯宗教自由而被列为「特别关注国家。」国务院在报告中指出「宗教自由状况不仅本身具有重要意义,而且还是整个社会容忍与稳定程度的反映。倡导宗教自由能够促进言论、集会和良心等其他自由。宗教自由取得进展,民主事业也会更进一步。」 11月9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及几位国会议员,在美国国会山庄内联合举办记者招待会,发佈《关于中国人权策略的报告》。多位国会议员在发佈会上抨击中国人权现状,呼吁布什总统借访问中国之机,大胆、公开地表达美国对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严正关注。 同一天,布什在白宫会见了达赖喇嘛,做为他尊重人权和宗教自由的一个暗示。 也同样是在11月9日,21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布什总统,要求他把人权作为双边会谈的实质性议题,并敦请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政治犯、人权活动人士,停止封锁互联网等等。 另有一百多个团体致信布什,呼吁他帮助被中共非法迫害的良心律师高智晟。 对于布什来说,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民主和自由是他在就职演说中的承诺。然而在接受凤凰卫视採访时对此只字不提,令人非常意外。或许他是出于营造良好会谈气氛的考虑,或者并未准备把人权作为中美双边会谈的突出议题,然而国务院和国会的一连串动作,将人权问题摆在了议事日程的第一位。此次,小布什在日本京都盛赞日本、台湾和韩国的民主成就,并指出「中国人民需要更多的言论自由……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努力应该受到欢迎,并成为中国发展的一部份。」小布什强调「我们鼓励中国继续往改革和开放的道路前进,因为中国国内越民主,在国外就会越受到欢迎。」 布什的这种变化一方面反映出:作为民选总统,他必须听取民意代表,即国会议员们的建议。另一方面,民意的支持让布什在人权和民主的问题上採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布什的这种转变并不足够。除了他向中国政府和中共施加压力外,更应该把注意力投向中国的民间力量。从前苏联到东欧各国的经验表明,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能够经过改良后被人民接受和继续执政,反而出现齐奥塞斯库被枪决,昂纳克被审判的先例。《九评共产党》已经阐明,共产党是不可改良的,其改良的结果就是下台,乃至受审。这是令今天仍然不断欠下血债的中共尤其恐惧并引以为戒的。 布什如果能够看到一个中共统治下的专制暴政正在解体,一个自由中国正在诞生,就应该全力支持大陆民间的退党运动,这是中国实现和平转型的唯一出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继续把一部份希望寄托在根本就不会出现的「中共改良」上。 三、对布什中国之行的一点预测 对于布什来说,民主和自由固然重要,现实的贸易问题、禽流感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和六方会谈问题也不容忽视。在这些方面,布什希望能够和中国达成一定的妥协和合作。 我们必须看到,这种妥协和合作的最大障碍在于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所有的权力都抓在中共的手中,所有的责任当然都要中共来负。 胡锦涛10月28日~30日访问朝鲜时承诺向朝鲜提供20亿美元的援助,11月2日访问越南时,承诺提供10亿美元的援助。外界对中国自身存在九千万贫困人口,却到国外大把撒钱的做法感到不解,然而站在共产党的角度看却再简单不过了。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是民主制度,那么中共的独裁制度就太突出了。因此中共需要竭力在国际上营造一个生存环境。也就是分化民主国家,拉拢流氓国家和扶持恐怖主义国家与美国进行对抗。 中共迫切需要原教旨主义的北韩继续以原教旨主义生存下去。事实上,国际共运的实践已经证明,原教旨主义会造成社会的极度贫困,乃至饥荒。然而当金正日准备经济改革并建立特区新义州的时候,中共却把未来的新义州特首杨斌抓了起来。中共宁可自己每年赔上几十亿美元给北韩,也不希望北韩通过经济改革而自给自足。 道理也很简单,有了北韩专制这个国际上已经恶劣得不能再恶劣的形象,中共的形象看起来就不那么恶劣了。甚至美国还希望通过与中国的合作,在北韩核武器问题上施加影响,这更给了中国对外与美国讨价还价,对内煽动民族情绪的本钱。至于北韩人民会饿死多少,这个完全不是中共考虑的问题。 在六方会谈的问题上,中共最希望的就是拖下去,因此它绝不会有诚意去迅速解决它。 其它的问题也同样如是。只要那些现实问题还存在,美国就不得不花精力去对付,就不得不花时间与中共谈判,那么相应的与中共谈判政治变革的时间和精力就会大量减少,中共的压力就会减轻很多。 中共这样一个极权国家,如果要干一件事情,达到一个目标,可以以倾国之力去完成。邪恶的镇压上亿法轮功学员的运动就是这样实施的。中共只要拿出镇压法轮功不到其中十分之一的精力,上访人士的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和禽流感问题等,早就可以解决了。因此这些问题之所以久拖不决,中共「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布什在京都说「中国的这些(汇率)声明是一个好的开始,然而中国也应该採取行动去实现声明中的目标。」此次,布什的访问,大概还会有很多中共口惠而实不至的「成果。」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1/18/n1124039.htm (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