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5

章天亮:退党是走向社会和解的第一步

章天亮:退党是走向社会和解的第一步——在林肯纪念堂前声援500万退党集会上的演讲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10月17日讯】最近两件事情碰巧在一起发生,一个是中共结束了五中全会,另一个就是宣布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人即将达到500万了。 明 朝亡国的皇帝是崇祯,据说他也曾经励精图治,但是整个王朝在他即位的时候已经完全腐朽了。《明史》上说崇祯“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 运。”他自己也感叹说“ 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亡国之臣尔。”其实,胡锦涛从江泽民手里接过的中共就是一个彻底腐朽的中共,江泽民交给胡锦涛的各级中共官僚,大多数也是通过贪污、 镇压和欺骗,而让中共民心丧尽的官僚。 事已至此,胡锦涛已经无牌可打,挽救中共已无可能。更何况从中共的五中全会公报来看,胡锦涛想要 达到的目的一个也没有达到,而“三个代 表”还堂而皇之出现在公报中。这说明江泽民的阴影还在,罗干、曾庆红、贾庆林、李长春、吴官正、黄菊、陈良宇、王刚等还在台上,胡锦涛想要推行自己的主张 也根本没有机会。 胡锦涛虽然高喊“和谐社会”,但是中共存在的本身就是一切社会不公的根源。像这样整天靠着镇压来维持的表面“和谐”如何能够长久?但是如果听取民意,建立真正的和谐社会,中共大大小小的官僚,包括像江绵恒这样的中国第一大贪官,又怎肯放弃既得利益,坐以待毙? 做 为中共党内良知尚存的党员,他们面临的是和胡锦涛同样的问题。当知道中共的罪恶后,继续留在中共之中就是一种耻辱。既然无能力改造这个 党,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中共不会等到最后一个党员退出时才解体,一个偶发性事件就随时可能改变历史的轨迹,因此历史不会给各级党员很长的时间去犹豫。退 党500万这个事件希望能够给他们尽快决断的勇气。 今天我要说的还不是针对这部份党员,而是针对在中共体制中犯下大大小小不同错误、乃至罪行的党员。我要对他们说的是:赶快退党吧,这是你们赎回罪过的第一步。 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南非的图图大主教在南非取消种族隔离之后成立了一个“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调查黑人和白人之间的种族冲突和仇杀的真相中,力图达成各方的和解,而这个和解的前提就是受害方的宽恕,以及更重要的是,加害方的忏悔。 共 产党是必然要亡的,现在已经极少有人怀疑这一点,只不过大家对此预测的时间或早或晚而已。而中国将向何处去,这却是一个沉重而复杂 的问题。在《九评》全部刊登完后,许多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要从现在这个民怨沸腾的社会转型成一个和谐有序的社会,除了惩办罪大恶极的人之 外,第一步就是社会各方达成最大程度的和解。这个和解的前提也同样是忏悔。我们一方面要最大限度的还原历史真相,另一方面我们都要反省自身在这些悲剧中扮 演的角色。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不仅仅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也是参与者。而对于那些参与很深的人,他们的忏悔就尤为重要。 前几天法轮 大法学会发表了一个公告,公告的最后说“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 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 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 这段话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在中共的各级党员们如果能够 抛弃中共,宣布退党,那就是他们真诚忏悔的开始。他们这种抛弃行动越早,对解体中共意义就越大,他们对中国和平转型的功劳也就越大,也就越能补偿他们过去 的罪过。他们也就越发容易得到受害者的宽恕,甚至是新政府的特赦。社会的和谐与和解也就更容易达成。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既然中共已经无可为之,做为中共党员不如给自己一条自新之路。行动得越快,就越占主动。 国外的政府和组织也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因为你们不仅是在支持中国的道德复兴运动,结束一个邪恶的组织,更是在帮助中国未来建立一个和睦宽容的社会,这些政府和组织必将因和平而自由的中国而受益无穷。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10/17/2005 12:49:17 AM (687)

章天亮:江泽民将胡锦涛五花大绑

【大纪元10月8日讯】在去年九月份十六届四中全会结束的当天,我去《人民日报》上看全会公报。当然这种党文化的宣传中90%都是废话,但我读了之后,还是暗自为胡锦涛叫声“不妙。”    道理很简单,胡锦涛中计了,或者说心甘情愿半推半就地中了计——他采用了吹捧江泽民的办法,让江泽民交出了军委主席的权力。胡锦涛没有看明白一点,党 内、国内和国际对江泽民在十六大上恋栈不退的做法已经达到忍无可忍的境地。十六大之后, 即使是亲共的互联网,除了极少数江泽民亲自花钱收买的网站外,也对江泽民骂声一片。说得更清楚一些,是党内、国内和国际上的压力逼退了江泽民,当时胡锦涛 还没有太多自己的班底,玩政治手腕是没有资本的。   但是胡锦涛却误以为吹捧江泽民会让江更痛快和放心地交权,这恰恰中了江泽民的捆绑 策略。既然胡锦涛吹捧了江,他就无法象邓否定毛那样否定文革和毛的极左路线, 因此胡在接收江的权力时,也就等于同时接受了江的一屁股血债和一个大烂摊子。江泽民把胡锦涛推到了挨骂的前台。而江泽民自己却从前台退到了后台,靠着他在 军委 、政治局、书记处和中组部、中宣部、外交、政法等部门的班底延续江的邪恶路线, 此时挨骂的却变成了胡锦涛。从江泽民的智商来看,这等主意倒更象是“摄政”曾庆红的手笔。   江泽民干坏事的时候从来都要拉一些人垫 背。2001年的时候,江泽民到山西开会,他公开对山西省的省级官员说,“同志们,我们都是绑在一条船上的人,要是船翻了, 咱们大家都完了,不是我一个人。”对于胡锦涛,江泽民当然继续使用捆绑策略。凡是江泽民干过的坏事,想方设法要让胡锦涛也干上一点,这样胡锦涛就无法理直 气壮 地清算江了。   江泽民最大的心病有两个。一个是出卖国土的问题,另一个则是法轮功问题。   因此江泽民首先在 领土问题上捆绑胡锦涛。江泽民与俄罗斯签订的边界条约出卖了超过一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在胡上台后,江害怕胡清算他的卖国问题,于是用枪杆子逼着胡出卖了 一半的黑瞎子岛,虽然只有176平方公里,虽然胡锦涛一再对记者和国人解释条约早已谈妥,他只不过是履行一下手续,但是卖国条约上毕竟也有了胡锦涛的签 字。   其次,江泽民指使心腹更加全力地镇压法轮功。这个心腹就是曾庆红和罗干。罗干靠着他掌握的公安系统,曾庆红则靠着他掌控的中宣部、中组部和国安特务不遗馀力地镇压法轮功,力图把血债栽到胡温的头上。    胡锦涛对于法轮功问题是极力回避的。在今年出访北美的时候,加拿大总理马丁公开提出人权问题和法轮功问题,但是胡锦涛在与记者见面时,对法轮功不置一 词,这也说明胡锦涛要尽量与镇压保持距离。但是江泽民掌握的外交系统却尽力在胡锦涛出访时制造冲突事端,撕毁法轮功的请愿横幅等,造成一个胡锦涛也要迫害 海外法轮功的错觉。这都是江泽民捆绑策略的一部分。   胡锦涛无法靠他周围的党干部去清算江泽民,因为这些人同样被江泽民捆绑。江泽民 是用腐败去捆绑全党的。虽然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是中国第一大贪官,但是江泽民想方设法令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中的贪官占大多数。一旦清算腐败问 题, 这些人就足以杯葛胡锦涛的任何提议,包括那个从来没有在政治局通过的向全国人民公开各级党员干部财产的提案。   曾庆红更是动用国安掌握了这些党的干部的贪污犯罪细节,这些人也很难敢对曾庆红说半个不字的。   只要胡锦涛还力图挽救共产党,他就会发现他已经被江泽民捆住了手脚,什么也做不了,因为江泽民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已经到了共产党一改就死的程度。    抛下共产党,胡锦涛才能抛下江泽民留给他的血债和绳索,轻松上路。共产党就象一栋失火的大房子,随时可能在下一秒内坍塌。如果胡锦涛仍然留在党内,结局 就是玉石俱焚。看穿江泽民和曾庆红、罗干的“大家一起死”的捆绑策略,停止镇压法轮功 ,与江、曾、罗划清界限,再率众退党逃生,才是胡锦涛的唯一出路。   希望胡锦涛能好好读一读《九评共产党》,并不断提醒自己——“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 @(http://www.dajiyuan.com) (777)

章天亮:李敖的神州马屁之旅

【大纪元10月4日讯】李敖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说“中国自汉唐以来所没有的一个盛世”,这完全是罔顾历史常识。以下试从领土、经济、政治、文化、道德方面论之。 领 土方面可对比康干盛世。康熙干隆开疆拓土,康熙收回了台湾、平定蒙古噶尔丹叛乱,在西藏设置驻藏大臣,北面抗击沙俄入侵,签订尼布楚条约;干隆皇帝平定回 疆。对比中共来看,毛泽东割让外蒙150万平方公里给苏联、江泽民割让东北领土110万平方公里给俄罗斯、放弃《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割让的领土50万平 方公里,割让西北领土7万平方公里给哈萨克斯坦、南面割让9万平方公里领土给印度和越南、再往南放弃南沙群岛的主权,和菲律宾共同开发,在钓鱼岛问题上对 日本相当软弱。哪有一个盛世丢失三百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的? 经济方面。据经合组织(OECD)发展中心199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1820年 时,中国GDP占世界总量的28.7%(与现在美国占世界的比重相当)。《九评之九》揭示以下数据:清朝干隆时期,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占全世界的 51%;孙中山先生创建民国初年,中国GDP产值占全世界的27%;民国11年时,GDP仍然达到12%;中共建政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5.7%; 而到 2003年中国的GDP占全世界还不到4%。就是这样,这种GDP还是以巨大的社会不公正、巨大的外资投入、对于国有资产土地和矿山的出卖得来的。所以, 经济上也不能称为盛世。大清干隆十年、三十五年、四十三年、五十五年和嘉庆元年,先后五次普免全国一年的钱粮,三次免除江南漕粮(其中一次为400万石 米),累计蠲免赋银两万万两,约相当于五年全国财赋的总收入。而中共对于农民的税收是一本糊涂帐,国家征收的农业税虽然不高,为了维持1:28的官民比 例,地方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乱集资、乱摊派、乱收费高得离谱。 再看政治方面。宋人笔记中说,赵匡胤在太庙寝殿的夹室里立了一块“誓碑”,上 书誓词三条。第一、柴(荣)氏子孙,有罪不得处以刑罚,纵然犯谋逆大罪,只可于狱中赐其自尽,不得在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第二、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 言事人。第三、子孙有违此誓者,天必殛之。在宋朝,就没有因为说什么话掉脑袋的。文官政治相当发达。中共从建政之初就通过镇反杀掉500万人。当今中国关 押的政治犯和良心犯不计其数。光法轮功就在监狱和劳改营里关押超过10万人。遑论其它治国方略。在政治上的黑暗,中共超过历朝历代。 从社会道德方面来说。《资治通鉴》上记载唐朝贞观年间,“终岁断死刑才二十九人,东至于海,南极五岭,皆外户不闭,行旅不齑粮,取给于道路焉。”中共现在一年光官方承认执行死刑的就超过一万人。现在大陆城市,谁家不装防盗门,谁出门买东西不带个验钞机? 文 化方面,北宋修《太平御览》,明朝修《永乐大典》,清朝修《四库全书》,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人才辈出,四大名着成书于元末明初和清代,具有极高艺术价 值的字画古玩留下得不计其数。反观中共,自夺取政权史,便尽倾国之力将传统文化破坏殆尽,中共的党文化的“精品”如样板戏,过几年一看都成了笑话。仅有一 个老舍因为其在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文学造诣,差一点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结果还被中共逼得投太平湖而死。 我们都知道中共从建政到现在,已经迫 害死8000万同胞,其中有3000万人是活活饿死的,从来没有听说哪个盛世饿死这么多人,残害死这么多人。中国每年一边贡献大量政治难民和经济难民,一 边谎称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清末和民国时期,知识份子学成后绝大多数都回国报效,唯有在李敖所称的“汉唐以来的盛世”,不但老百姓往国外跑,连中共高 官都如老鼠搬家一般地逃离中国。 这些基本事实,李敖应该清楚得很。此时昧着良心拍马屁,恰恰说明其人之人品一无可取。李敖的“神州文化之 旅,”应该叫“神州马屁之旅”更为贴切。清代学者章学诚提出为史家的人,必须兼备“史学、史识、史才、史德,”并说“险恶矫诬之人,不足以言史,”说的就 是李敖这种自命的“史学家。”(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10/4/2005 1:47:15 AM (738)

专访章天亮:中华国殇日再论中共

【大纪元10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明天是“十一”。五十六年前的这一天,中共在中国大陆正式建立共产政权,开始以国家的名义屠杀人民。中华民族落入了魔掌,中国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海外民众、各个团体将以集会游行、研讨会等形式,举办十一“没有共产党 才有新中国”系列活动,并倡议将“十一”定为控诉中共的“中共窃国日”、“中华国殇日”,将十月定为告别中共的“全民觉醒月”。 大纪元记者辛菲今天(9月30日)就此话题采访了大纪元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下面是采访实录。 记者:明天,也就是“十一”,海外民众,各个团体,会举办系列活动指出,“十一”不是中国的国庆,十一更不是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民族的“生日”,这道理正如中共不代表中国一样。您能谈谈为什么中共建政日并不是建国日,而是国殇日吗? 章 天亮:中国这种所谓的“国庆”有一个特点,它完全是中共的庆祝,而不是民间的庆祝。我们在海外都知道,到了美国的国庆节,就是独立日,都是民众自发地穿上 民族服装,载歌载舞地游行,费用也都是老百姓自掏腰包,租花车、买服装、做气球和其它庆祝的道具。但是,中共的这种“国庆”都是它自己花钱组织的,这就跟 这次胡锦涛来美国访问,中领馆要花钱雇上千人来欢迎它一样。属于中共自娱自乐,但是花的却是老百姓纳税的钱。而且它的庆祝是建立在累累血债和白骨之上的, 是罔顾它给人民造成的巨大痛苦的。 其实,中共的老百姓,每一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我所认识的亲朋好友,没有任何一个 受过中共迫害的。我看这样说的人恐怕一个都没有。中共光杀人就杀了8000万,出卖领土就达到几百万平方公里。“十一”不就是这个恶党夺取政权的日子吗? 实际上是中华民族苦难的开始。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中共干的坏事也就罢了,如果知道还去庆祝这个日子就有点儿没心没肺了。 从被迫害致死的那些冤魂来说,“十一”就是一个时间的分水岭,是中共系统地利用窃取的国家政权屠杀民众的开始,所以说它是国殇日。 记者:有的民众庆祝“十一”,可能是被党文化所灌输的认为是爱国的表现。您觉得爱国的真正衡量标准应该是什么? 章 天亮:如果中国人真的爱国,那就必须了解共产党给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的灾难,继而抛弃共产党。其实这个世界上,包括其它西方国家和中国大陆的民众,没有一 支势力是反华势力。这个世界上,没有反华势力,只有反共势力。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国分开。能否抛弃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共产党,抛弃还在杀中国人 和出卖中国利益的共产党,那才是一个人爱国和不爱国的衡量标准。 记者:49年10月1日,中共领导人声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您怎么看呢? 章 天亮:这是一个巨大的误会。中国人民不是1949年“十一”才站起来的。我们都在东方站了5000年了。我们的汉唐盛世,万国来朝,那才是真的站起来。一 个国家的伟大,不仅仅在于经济上的强大,更重要的在于你的政治制度是不是先进,人民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保护,文化是不是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向,全民的道 德素质是不是高尚。这些方面综合起来,才能体现一个国家伟大与否。这在我们汉唐盛世的时候,哪怕一直到干隆年间,我们都是世界上站得最高的,被人称为“天 朝上国”。 清末民初时,我们确实受到列强的侵略,但废除不平等条约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二战以后,中华民国在蒋介石先生的领导下, 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非常坚苦卓绝的努力和杰出的贡献。所以当时除了苏联以外,英国、法国、美国等废除了所有跟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日本归还了台湾和澎 湖列岛,东北三省。中国作为二战的战胜国,成为了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之一。真正让我们获得民族解放和独立,在国际上享有尊严和地位的,那就是蒋介石先生领 导的中华民国政府。 所以,中国站起来,不是在“十一”站起来的。哪怕是从近代史来看,中国实际上是从1945年的双十节,中华民国的国庆。 如 果不是后来中共要打内战,优秀文化也不会被破坏、损害到今天这个程度。如果不是中共执政,我们现在的生活水平应该跟台湾一样,甚至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 但是我们现在的国家名誉被中共这个流氓政党拖累着,要不然我们的国家也更会得到其它自由民主的国家的认可,发自内心的敬佩,而不是现在中共在国际上用大把 的银子买来的所谓“承认”。 刚才说的是对外是不是站起来了。我们再说说对内,老百姓有没有站起来,也就是说,老百姓能不能跟政府面对面地站 着,面对面的对话。你政府站着,我老百姓也站着,平等的交流、对话。但是,我们看看我们跟中共的关系,不用说平等的对话了,而是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中国 根本没有言论自由,象连法轮功学员别说站着,坐那儿打坐都不行。 大家还记得,八九年“六四”时,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请愿,政府不接请愿书。学生都跪下了,可是政府还是开了枪。你跪着,他都要杀你,你还想站着,共产党会觉得那还了得了! 记者:还有中共所谓的“解放”也是一个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