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5

章天亮:胡锦涛能否成为戈尔巴乔夫

【大纪元9月7日讯】2005年9月6日下午,大纪元时报在胡锦涛来访之前于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召开英文“九评”研讨会。本文为研讨会上的演讲稿。 胡锦涛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他并没有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却凭着他的小心谨慎,而一步一步地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但是当胡锦涛从江泽民的手中接过最高权力的时候,他也接过了中共欠下的罪恶和累累血债。 《大 纪元时报》,一家总部设在北美的独立中文报纸,去年发表了《九评共产党》,揭示出中共从建党到今天所犯下的罪恶,包括屠杀8000万中国人,全党上下无处 不在的腐败以及中国深刻的生态危机、道德危机等等。我们不仅知道了这些罪恶,还知道了中共为什么精密策划、组织和实施了这些罪恶。 从中 共建党开始,它们运用成熟的一个手段就是欺骗。时至今日,许多人都在想:今日之中共已非过去之中共。实际上,它的本质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改变,这也就是为 什么在改革开放十年后,发生了天安门大屠杀;改革开放二十年后,发生了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近年来还有中共对萨斯病的隐瞒、要在香港强行通过《二十三条》 立法、以及中共少将朱成虎近日的核武威胁美国的言论等。 许多人对这些事情大跌眼镜,也在思考中共种种不可思议的非理性行为,其实原因并不复 杂。西方政府和民众心目中有一个中共,一个经济上不断发展,人权上努力改良的中共;而《九评》揭示了另一个不同的中共,一个邪恶一以贯之的中共。孰为真, 孰为假?遗憾的是,《九评》指出的中共才是真实的。 在胡锦涛上台之初,美国对于他寄予一定的希望,甚至希望胡锦涛能够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我不得不说,这很有可能是外界的一厢情愿。 在座的各位可能都对天安门大屠杀记忆犹新,那次屠杀大约造成3000人死亡。大家是否计算过,中共从建政之初到今天,平均每天多少人非正常死亡? 8000万除以56年,平均每天4000人。相当于天安门大屠杀天天在发生。其中有三千万又是活活饿死的。还有无数的人是经过数月乃至更长时间的酷刑折磨死的。而这样的酷刑每天仍然发生在法轮功和其他无辜百姓身上! 请 大家思考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是个杀人惯犯,靠着他的罪行积攒了大量财富,那么他最怕什么?怕有一天被绳之以法!他要么逃到一个地方躲起来,要么 就必须伪装成为一个多行善事的好人。我们会指望他到处大叫“我是杀人犯!我杀了很多人!”吗?大家还记得水门事件,尼克松要掩盖的仅仅是干涉选举的错误。 而今天共产党的罪行是什么?8000万条人命!他们能不极力掩盖吗?纳粹德国屠杀了600万人,我们今天还在追究它们的责任。中共屠杀了8000万人,难 道就算了吗? 所以对于中共,大家不要考虑他改好了多少,而要考虑他能不能改好。它一旦开放了政治自由和言论自由,它过去的罪行就会被揭露出来。民众就会接受到民主和法制的启蒙。那么中共面临的不仅仅是马上下台,还有对其罪恶的清算。 我 们看看东欧的共产党怎么解体的,就是那里的共产党试图改革,开放结社自由,而且不好意思再杀人了嘛!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令苏共垮台;东德的改革令昂纳克下 台、柏林墙倒塌;波兰开放选举令团结工会大胜;匈牙利的改革和全民公投结束了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统治,中共看到了一个必然的结果──共产党只要改良,走向自 由民主就必然下台。随之而来还有对昔日独裁者血债的清算。中共怎么会去自寻死路? 胡锦涛能否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也是中共大老们在 选定接班人的时候所考虑的问题。中共大老们除了担心他们自己有生之年会不会被清算,也担心他们通过杀人和掠夺而得到的不义之财是否还能由子女享用,因此他 们在选定接班人的时候,一定会考虑这个问题。比如江泽民一次将中国电信北方十个省的上千亿资产无偿地划拨给江绵恒经营,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直接从国库里抢 钱。同时,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是其任上最大的政治包袱,据不完全统计,平均每天酷刑折磨死七个人,而且宣传机器里关于法轮功的宣传全是谎言。 所 以,江泽民下台的时候在政治局常委的人数安排上遵循了三个大多数的原则:第一、他所一手提拔起来的官员要占大多数,这些人如果反江就等于否定自己的升迁之 路;第二、贪污腐败分子要占大多数,这样他们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会认真反腐败,更不会清算江泽民的腐败罪责;第三、镇压法轮功血债累累的人要占大多数, 这样法轮功才不会被平反。 在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实现了这三个大多数的原则。尽管胡锦涛和温家宝还没有贪污腐败的记录,甚 至还没有清晰的镇压法轮功的血债,但是当政治局常委的九个人中有六个人是按照江泽民三个大多数的原则选定了,政治局和组织系统、特别是军队中都是江泽民的 人马时,我们能够指望胡锦涛独自走上政治改革之路吗?他周围那些通过政治黑箱作业,经济上巧取豪夺形成的中共官僚集团就不会同意。 1991 年8月17日,苏共强硬派亚纳耶夫通过“紧急委员会”发动政变,并通过控制的电台和电视台宣布戈尔巴乔夫“以健康的原因辞职”,试图抛弃“新思维”,重新 回到改革以前的苏联。相比之下,胡锦涛身边充斥着亚纳耶夫式的人物。当胡锦涛本身就缺乏改革的勇气和信心,而当他周围又被重重阻力包围的时候,他还能成为 戈尔巴乔夫吗?从过去的两年多,我们已经看到了答案,我们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