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章天亮:九评是伸向胡锦涛的最后一束橄榄枝

【大纪元7月28日讯】2005年7月15日,大纪元上声明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人数突破了三百万,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日子,想必胡锦涛心中也百感交集。 自《九评》问世以后,胡锦涛一开始就把自己摆在了和《九评》对立的位置。基于这一错误判断,在随后这半年多来,胡的一切应对办法都动辄得“咎”。 在此,我只能建议胡锦涛暂时放下中共总书记的身份,而以一个真正中华儿女的心态再仔细读几遍《九评》。应该指出,《九评》是针对共产党、而非共产党员的,他不仅仅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也是胡锦涛走过这个紧要历史关头的希望。《九评》是伸向胡锦涛的最后一束橄榄枝。 毋 庸讳言,中共建政以来屠杀了八千万中国人,已是罪恶弥天。从常情常理来讲,这样一个邪党不但没有继续执政的资格,更没有杀人后逍遥于法律之外的特权,又何 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今几十年的暴政,不仅仅把中国推向生态、经济和道德的深渊,中共自身也坐到了民怨沸腾的火山口上。 几乎每一个 中国人对于民族的苦难都不能说事不关己,而中共党员的责任就更大一些,在中共这个金字塔型的权力架构中,越往上承担的罪过就越大,因为任重者、责亦重。尽 管如此,《九评》却给中共的各级党员指出了一条自新之路——退出这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邪教组织。这一条自新之路同样摆在胡锦涛的面前。然而是否能够迈出这 一步,还取决于胡锦涛对于《九评》的熟读程度,以及让人性战胜党性的决心。 《九评》从出世之日起,就注定将席卷华夏。中国的一亿线民可 以从电子邮件中得到《九评》;中国各级专政机构、党政官僚中的数百万人因为要查禁《九评》,也自然在第一时间成为读者;中国去年一年的出境人员就达到 2885万人次,在海外的旅游景点拿到《九评》易如反掌;大陆的上亿名法轮功弟子也在协助传播《九评》,可以说《九评》如风行大地,星火燎原。 既然如此,建议胡锦涛不要再继续掩耳盗铃,搞什么“保先”、“反分裂法”、“反日”、“核武威胁美国”等运动,这些都无法转移民众和国际社会对于《九评》和退党大潮的注意力。 必 须指出的是,以胡锦涛的权力和地位,不为大善,必为大恶。是赎回罪过,反戈一击,废中共另立新党,昭告共产邪党之罪恶于天下,以青史留名;还是替中共和江 泽民主动背上黑锅,在镇压和欺骗的道路上走过屈指可数的中共末日,最后可耻地与中共一起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胡锦涛已经没有中间道路可走。 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全在胡锦涛一念之间。戈巴契夫与齐奥塞斯库已经足以为胡锦涛提供正反两方面的借鉴。 以江泽民之邪之恶之狠之毒,在六年的时间里对法轮功却无可奈何,因为良知一旦复苏就无法再让它沉睡,这不是任何强权和铁血暴力能够改变的。而《九评》引发的是新一轮更大的道德觉醒运动。既然天象已成,民心已变,劝胡锦涛顺天而行,不要替中共打必败之仗。 历 史上阿育王的故事,或许可以为胡锦涛所借鉴。此人篡位得国,将王族政敌全部杀掉,被认为是暴虐之君,后来远征羯陵伽国,屠杀十万人,造业无数。后深感悔 悟,遂皈依佛法,停止武力扩张,在全国修建84000 座佛舍利塔,集结佛经,派使团四方传教;推行公益事业,如为平民建立医院、为旅游者建休憩之地;对贫民施舍等,使印度大陆得以统一,孔雀王朝盛极一时。至 今宁波仍有阿育王寺,以缅怀这位伟大的君主。 阳关大道已在脚下。一切的劝善之言也都出自对所有生命的慈悲与珍惜。我们希望——但并不指望,胡锦涛先生及早回头。(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7/28/2005 3:42:48 PM (863)

章天亮:十五年的罪恶归于江泽民

【大纪元7月19日讯】大纪元昨日刊登了《江泽民其人》的全书下载,这也标志着编辑部这本三十万言的着作终于杀青了。读罢这本书,足以让我们为民族不幸、妖孽乱国而掩卷叹息。 许多人可能会问一个问题:十五年来中国的生态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人权灾难、道德危机等等这一系列的变迁,江泽民到底要负多大的责任?这一切罪恶有多少应该算在江泽民头上,又有多少应该归于共产党的制度或中共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 在 《论语》中记载了帝尧的一段话,他说“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百姓有罪,在予一人”。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灾难和罪过,国家的首脑也都有一份责任。帝尧这样讲, 当然是出自于他的谦恭和厚德。但是对于江泽民来说,把天下的罪恶源头归于他却是千真万确、毫不冤枉的。其原因就在于他是一个大独裁者,许多重大灾难是需要 全国上下“协调”而“精密”的配合才能发生的,如生态的危机、金融的崩溃、道德的沦丧、法轮功遭受的迫害、SARS疫情的掩盖等等,而唯有江泽民才能有这 种“协调”的权力和资源。 权力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一切灾难的责任也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上有好之者,下必甚焉”。江泽民的好色、恋 权、贪财、哗众取宠、面子工程、独断独行等等,带动了各级党政官僚的堕落和逢迎,而全部的代价却被转嫁到了普通民众的身上。所以中国才会有那么多失地的农 民、下岗的工人、见利忘义的“学者”、被拖欠工资的民工;才有那么多的矿难、伪劣食品中毒、艾滋村、强制拆迁、司法腐败、官商勾结、警匪一家、伪劣工程; 才有军队的腐败走私;才有毒品、妓女和性病的蔓延;才有触目惊心而且无法挽回的生态灾难。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 >中说“古人有言:君明臣直。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闻其过,则忠化为佞;君乐闻直言,则佞化为忠。”就是说裴矩这个人在隋朝为 官的时候是个谄媚隋炀帝的佞臣,但是到了唐太宗时期,却以直言敢谏而闻名,这不是裴矩的问题,而是君王的问题。 在中国,历来选官都要德才兼 备,“德”在“才”的前面。但是江泽民是以谁是自己的亲朋好友,谁“讲政治”来选拔官员。而以江泽民的人品之恶劣,无耻逢迎的人才最得江泽民的青睐。书中 提到的张万年、于永波、郭伯雄均是马屁将军,而黄菊、贾庆林、陈良宇、李长春、吴官正、罗干之流,或贪财好色、或血债累累、抑或二者兼而有之,却居庙堂之 高,这种最恶的示范作用,是带动社会风气沦丧的主要原因。 我并非说中共的那些贪官污吏、恶警打手对于他们的罪恶就毫无责任,恰恰相反,每一个人都要为其行为承担法律后果,然而江泽民在其中的教唆作用,却是我们不能回避且必须强调指出的问题。 至 于说共产党的制度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也借此再次推荐《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如果说中共是万恶之源,江泽民则是中共的缩 影,也是中共邪恶的集大成者。他的发家史和“治国”史也充斥着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 “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一切的罪恶也都是江泽民与共产党相互利用的结果。 《九评之五》中说:“没有中共对社会无孔不入的 全面控制,江泽民的镇压意志也不可能得到组织保障、财政保障、文宣保障、外交保障、人员保障、设备保障以及监狱、警察、国安、军队和所谓的宗教、科技、民 主党派、工会、团委、妇联等的支持。从这个角度看,江泽民利用了共产党。” 另一方面,中共邪教出于自身的危机和维系权力的需要也必须将权柄交给一个最无道德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邪恶之徒,江泽民的被选择也是历史的另一个必然,因此中共也在利用江泽民。 弄清这一关系,我们在读《江泽民其人》的时候,就更应该精读《九评共产党》,以使我们能够对面对的邪恶作出更清醒和全面的判断。(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7/19/2005 2:58:42 AM (1026)

章天亮:如果骆宾王来写《九评》

【大纪元7月8日讯】《古文观止》中收录了数百篇文学大家的佳作,而以檄 文入选的只有骆宾王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武曌就是武则天了,她篡位以后,滥杀忠良,任用酷吏,甚至逼着唐太宗的大舅子长孙无忌自杀。这些倒行逆施招来 天下反对。唐睿宗文明元年,徐敬业在扬州举兵勤王,命当时的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拟就了这篇《为徐敬业讨武曌檄》。 既然是檄文,当然不会说武 则天什么好话,除了叙述武则天的发家史之外,骆宾王还评论说武氏“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 忠良。……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千年以下,似乎没有人对这段议论有什么意见,大家都知道骆宾王在陈述事实并提出他的看法。 重提这段往事,是因为《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这两本书出来以后,有人说这两本书用的词太重了,不够中立,并质疑“难道共产党和江泽民就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吗?” 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误区。《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的用词并不比《为徐敬业讨武曌檄》更重。如果哪位读者在阅读时感到过于刺激的话,刺激人的并非词汇本身,而是对中共暴行的忠实记录。 从另外一方面讲,我们必须认清两个基本的事实——中共在建政后屠杀了八千万自己的同胞;江泽民更是从生态和道德两个层面断送民族未来的发展之路,并出卖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仅 仅从这两点来说,中共与江泽民都是恶贯满盈的千古罪人,赵高、梁冀、董卓、秦桧、贾似道、魏忠贤……,遍观史书,没有任何一个奸臣及其组织的罪恶可以与中 共和江泽民相比。《九评》和《江泽民其人》就是给这两个该遭天谴的组织和个人盖棺论定,其目的并非为了仇恨,而是为了将其罪恶昭告天下,以使人能够知道他 们原来并不清楚的事实,并依此做出是否继续追随江泽民或中共的道德判断。 齐宣王有一次问孟子:“成汤流放了夏桀,周武王讨伐商纣王,有这回 事么?”孟子回答说:“书上是这么记载的。”齐宣王又问:“以臣弑其君,这样合适吗?”孟子回答说:“毁弃仁爱的叫做‘贼’,毁弃道义的叫做‘残’。 残贼之人,谓之一夫。我只听说过有一个叫纣的独夫被杀了,没有听说过弑君这回事。” 孟子讲的道理是符合中国传统道德观的,对于江泽民这样的 独夫民贼,对于中共这样的邪恶组织,讨伐他们的人都是在替天行道,而《九评》和《其人》却没有鼓吹暴力,而是在精神层面对中共和江泽民进行清算,并通过退 党这种最和平的方式,解体邪恶组织。其道德高度又远在“吊民伐罪”之上了。 如果骆宾王来写《九评》,恐怕用词更重。那些质疑《九评》和《其 人》的文风或质疑中共和江泽民是否还干过几件好事的人,应该把这两本书通读一遍。并且我还要反问一句,难道法官在宣读一个血债累累的杀人惯犯的死刑判决书 时,还应该用词温和并大讲这个杀人惯犯曾经做过的好事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7/8/2005 7:42:39 AM (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