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5

章天亮:中共解体倒计时从九评开始(三)

章天亮:中共解体倒计时从九评开始(三)2005年3月26日北卡首场九评研讨会上的演讲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4月6日讯】(接上文) 第三个原因是九评是号召内醒的,每一个在中共统冶下的人都不能说自己是无辜的,在中国古代还有一句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就 是说在中共统治下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们在内,每个人可能都承担着道义上的原罪。我认识一个人,这个人原来是广州一个大学学院的院长,他是一个法轮功学员, 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当迫害到他头上的时候,他走到一个小树林里边,一边留泪,一边觉得很可笑,可笑什么呢?因为当年六四迫害的时候,他是表态跟中央保持 一致的,当时他在学院里边任一定的职务,那么他等到迫害到他自己头上的时候,他就想起了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 实际上中共的每一次暴行都是因 为民众的沉默造成的,是因为我们的妥协和懦弱成全了中共。比如说文化大革命,文革的时候你说谁没打过人、没有揭发过人、没有打过小报告?最起码在人人过关 的表态中对刘少奇、对邓小平表态中谁没有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实际上是每一个人的参与造成了这种悲剧的发生。 毛泽东讲过一句话叫做群众运动实 际上就是运动群众。群众都运动起来才能形成这样的群众运动,大家都参与了。在文革后,大家都把责任一股脑的推到四人帮身上,好像全国人都是好人,就这四个 坏蛋。这就说不过去了,把错误都推给别人。这个实际上是共产党党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把错误都推给别人。这个错误是陈独秀的,这个错误是李立三的,那个 错误是张国涛的,这个错误是林彪的,那个错误是四人帮的,共产党永远没有错。 当一股脑把错误推给别人的时候,他就会埋下一个后果,参与的人 他没有负责任,没有负责任就没有教训,就没有反思,那么最后迫害就会轮到我们每一个人头上,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已。像法轮功一样,守法良民,什么时候想 到共产党会镇压他们,共产党他没有敌人,他也要制造出一批敌人去镇压,他不管你这个人该镇压还是不该镇压,这个不是共产党考虑的问题,共产党考虑问题他要 维护权利,他维护权利就像刚才讲的,七、八年它要杀一批人,他要制造恐惧,至于杀谁不杀谁那个不是它考虑的问题,那怕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它也要编出好多谎言 说你这个人是个坏蛋,十恶俱全,这个就应该去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并不见得你这个人有多坏,是因为共产党需要你这样一个人。 当时斯大林肃 反的时候有这样一件事,有很多为打下红色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突然一夜之间成了反革命了。这些人当然受不了,那么共产党就做他们的工作,党说为什么要把 你们打成反革命呢,虽然你们为革命立了很多功劳,这个党也知道,但是我们要教育民众,就是红色江山要保住它是不容易的,所以说要告诉他们敌人是很阴险的, 那么现在党需要你们去扮演这个角色,去教育人民,这些人当时还是热血沸腾的去承认党强加给他们的罪行,就是说他们已经糊涂到这样一种程度。 不止是这些人,就是其他跟着表态的人,他们实际上都等于参与了共产党的罪行,九评是号召内醒的,从他的公告一直到第九评的结束语,他都要讲一讲,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看一看我们应该对别人负有怎么样的道义上的责任。 这 样反思才能使悲剧不再发生,这种反思就可以使以后的群众运动就不可能再运动那些道德觉醒的群众,所以九评出现之后人们的选择就变得非常简单,要么你就同屠 杀了八千万人的政党站在一起,要不然的话你就抛弃中共,这个选择是如此的黑白分明,你已经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退党大潮实际上就是迈出 民族反思,历史反思,良知复苏的第一步。 九评刊出之后,大家看到中共的反应绝不敢在官方上提一个字,这跟中共过去斗志昂扬的形象是完全相反的,那么为什么不敢回应呢?这也有几个原因。 九 评把中共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喜欢看武打小说,《笑傲江湖》里面讲一种剑法叫独孤九剑,什么破剑式,破刀式,破鞭式之类,把天下所有 的招都想好了之后搞出这个独孤九剑,就是每一招只要你使出来我都能破得了。九评就像独孤九剑,他已经把中共所有的路都封死了。中共实际上万变不离其宗,它 有很多是成套路的欺骗方法。 刚才贺宾先生讲非典的时候我想起一件事情,当时人民日报上讲大批护士火线入党,去抗击非典。当时我就非常奇怪, 中共有六千八百万党员,就缺这几个护士现在入党去搞非典?现在这六千八百万党员都干什么去了?但是他这种宣传非常地煽情,大家看到了之后觉得党员才有这样 的觉悟一样, 可是不想一想现在这六千八百万党员都干什么去了?这就是它一系列政冶斗争的方法之一,维持统治权利的方法之一。九评把共产党各种流氓手段深入细致的罗列出 来了,中共再怎么变的话可以拿九评对照。假如有些人看到九评了,中共现在出了一个反制措施,你就看九评这里面已经写到了,所以对中共来讲它就是没有退路, 蒙不了人了。…

章天亮:中共中央最相信九评

【大纪元4月9日讯】谁最相信九评的真实性?答案是中共中央。谁认为九评中的罪恶还讲述得不够全面?答案也是中共中央。 中共在建党80多年以来干的坏事罄竹难书,而且中共中央自己的档案馆里也都有记载,这就是中共迟迟不敢解密哪怕是刚刚建党时的档案的原因。 台 大经济系教授张清溪在接受台湾中央广播电台采访时,就九评作者的问题说“就我所知台湾是没有参与,都是美国的大纪元编辑执笔的。”换句话说,九评的作者们 身处海外,他们所能够接触到的,只是中共在各种场合因为管制不力、或因为权力斗争而释放出来的一小部分消息。这一小部分消息,也是分成无数的碎片,隐藏在 中国大陆浩如烟海的出版物中。九评的作者们,也只能从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再以学者的耐心、细心和睿智眼光加以冷静分析、综合和整理,推出了这一系列将 载入人类思想史的世纪巨作。 有人对九评的内容有点怀疑,我想这是因为还没有把九评通读一遍,或者读得不太认真。我看来看去,看出来重要的一点就是:九评里的事例和数据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中共自己的出版物,或者对其数据进行严谨分析得到的。九评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的有限资源去还原历史真相。 其 实,哪怕九评里讲的任何一个小节是真实的,在民主社会,当权者都必须鞠躬下台、认罪。比如“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以上,在一个民主社会这 是不可想像的,别说饿死三千万,就是因为政策失误导致三千人饿死,执政党都要被弹劾下台。更何况九评列举的中共罪状远远不止“大饥荒”这一件事。 感 到难以置信的人有时会觉得中共不可能那么邪恶,这就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了,我建议这些人按照九评的线索去查阅一下中共自己的出版物。在一个总是吹嘘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提供的文献中,永远都是损失最小最小最小,成绩最大最 大最大,因此凡是中共自己谈到自己的罪行,我们都要老实不客气地相信。 像我们这些中共外围的民众,对于中共的暴行如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而 中共中央那些真正能够接触到绝密档案的人,他们才最对自己历史上和现实中的罪行心知肚明。就像一个杀人犯,自己对自己的犯罪细节最清楚。无论多么高明的侦 探,也只能还原罪行的一部分。许多细节,比如对犯罪分子怎样设计和实施犯罪计划、犯罪时的景物、犯罪人的感受、受害者的声音、眼神和挣扎等等,都只能还原 一个大概齐。 如果让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中共中央档案馆联合写作九评,他们不会写出现在九评的精神高度,也跳不出党文化的思维方式,但是无疑数据会更丰富,细节会更细腻,事例会更翔实。 把毛泽东的一句话反过来说“共产党怕就怕认真二字。”民众一认真,中共就傻眼。正是因为知道九评字字都是真实的,而且越是高层就越清楚这一点,所以中共在过去四个多月中才不敢回应一个字。 我曾经说过,中共是不怕斗争的,没有敌人也要造一个敌人来斗一斗。什么时候要是看到中共光挨打不还手,那一定是被点中了死穴。 中共政治局常委曾庆红最近就九评和退党大潮发出指示:要严查文化界、文艺界,与海外有联系的要查一遍;从中央到各省、市、区找一批所谓文人写文章,再评论法轮功,诬蔑法轮功,挑起对法轮功的仇视。 我想,仅仅从中共的反应本身,我们也看得出来,他们的因应措施根本就不是反驳九评,而是借批法轮功转移民众注意力。连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都放弃了的党,等于是默认了自己的罪行,也等于默认九评讲得句句是实。 那些曾经怀疑九评真实性的人,不是差点儿被中共骗傻了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4/9/2005 1:46:17 AM (938)

章天亮:中共解体倒计时从九评开始(二)

章天亮:中共解体倒计时从九评开始(二)2005年3月26日,北卡首场九评研讨会上的演讲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4月5日讯】(接上文) 第 二点,九评虽然揭露了共产党很多的邪恶,但是九评你认真的读一读,你发现他字里行间少一种东西——仇恨。很多人在控诉中共罪行的时候,他是抱着一种仇恨的 心态在控诉的,有些人抱着委屈的心态在控诉,就是所谓的“伤痕文学”,有的人抱着跟中共抗争的这种心态、斗争的这种心态去控诉的。那么不管你采用什么样的 心态跟中共去抗争,有的人希望中共改良,有的人希望推翻中共啊,有的人是把中共当作朋友劝说它,有的人把中共当作对手。不管是什么心态,极少有人在批判中 共的时候,采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就像人看历史的垃圾一样去看待它,中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 用九评的公告来讲,就是给中国共产党盖棺 论定,就是采用一种高屋建瓴,居高临下的态度去看中共,中共自从诞生之日起它就没见过这个阵势。这样的高度去批判中共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特点呢,中共没有还 手的馀地,你是我的对手,我可以跟你打;你求着我,我可以去压迫你。但是呢它一看,这个九评站的角度这么高,他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高得它够都够不着。 九评的目地根本上也不是为了推翻共产党而写的,但是客观上它起到了一个解体中共的效果,正是因为不是为了推翻你而写的,所以根本就没有把你当作是对手。那 么就是因为九评他站的角度非常的高,他完全从精神层面的话,它是压倒性的气势对中共,而且九评他是在中共的党文化之外去看中共的,这个是截然不一样的。 有 很多人他们对中共的善与恶、对与错的判断都是站在中共给他长期以来洗脑形成的善恶标准上的,所以中共它非常迷惑人,它说党虽然不好,但是党在改进;或者说 党很好,党内一小撮人他们做的坏事;或者说没有共产党了,天下就会大乱了;要给共产党时间,等经济发展了,中国就会走向民主化等等。中共给老百姓灌输了很 多很多这种党文化的是非标准。 但是九评出来后,他是用天理来衡量共产党,他不再采用共产党的善恶标准去衡量共产党,他采用的这种善恶标准是 非常正的,而这样的善恶标准能够使人真正把共产党看清楚。比如共产党说,我们杀了一些人,我们杀这一小撮人是为了大多数人获得幸福。那么很多人就讲,是 啊,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反正中共是为了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好,那么这种心态就是一种党文化的心态。很多人就说,如果我是邓小平,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得在天 安门开枪;如果我是江泽民,我也镇压法轮功。他们这样说的话已经在党文化中看共产党了,他们说虽然共产党做这件事情是很坏的,但站在共产党角度上讲是不得 已的。 而九评的出现他给人的善恶标准是以天理作为标准的:人命关天,你不能随便杀人;那怕你是一个政党,你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等等。那么 这样人和政党之间,人和政府之间,人和其它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各种各样的关系可以理得很顺。在这种情况下,他实际上是取代了中共过去的善恶标准。 中 共撒谎的目的是什么?就像刚才胡平先生讲的,专门从事制造和重复谎言的部门叫真理部,为什么叫真理部呢?他的统冶是希望能够垄断真理,什么是对,什么是 错,因为共产党讲无神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们不要去看《圣经》,也不要去看佛经道藏,儒家经典。什么是对的呢,党就是对的,党永远是对的,你们跟着 党走就行了! 九评的出现使老百姓看到共产党是错的,他不是以一件事两件事去看,他是以系统的方式去看到共产党是错的,老百姓已经不再以自身 的受到迫害局限性去看共产党,他是以系统的,理论性的去看共产党。其实叫“错误”,这个词用的很不恰当,其实应该叫“罪行”。因为错误是过失,就是我一不 留神或者我没有控制好自己某些不好的思想,我犯了一点小错误,共产党犯的都是罪行,它已经杀人了,这是九评的第二个特点,他并不是把共产党作为一个对等的 角度,它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精神的高度,远远超出共产党的高度来看共产党,我想这是九评的非常有力的第二个原因。 (待续) (根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4/5/2005 2:22:16 AM (820)

章天亮:中共解体的倒计时从九评开始(一)

章天亮:中共解体的倒计时从九评开始(一)(2005年3月26日,在北卡首场九评研讨会上的演讲,根据录音整理)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4月4日讯】谢谢主持人。 在 九评刚刚发表的时候,可能很多人把九评当作是大纪元的一家之言,而且也把九评当作是千千万万批判中共文章当中的几篇而已。因为在海外批判中共的文章很多, 成千上万也不过分。那么从去年11月18号大纪元发表公告,并刊登第一篇九评一直到1 2月4号九评全部刊登完毕,到今天已经过去四、五个月了,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九评跟过去许许多多文章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地方在那里呢,他 引发了中国一个庞大的退党潮。还有就是对历史的反思。我记得在上星期六(3月19日)的时候在华府国会山曾经举办过一次大集会,当时集会主题就是庆祝37 万人退党。当时退党的人数是37万,可是大家看看今天退党的人是多少,刚刚程明先生讲了,已经有将近50万人退党,说不定在我们今天下午开会,就在我讲这 番话的时候,已经有第五十万个人在退党了,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 今天想在这里跟大家一块来探讨一下九评系列文章的一些特点,就是说这个系列文章跟过去批判中共的文章到底有什么不同,我想这种探讨有利于我们把九评推的更深更广。 首 先说一说我自己对九评的定位,我个人认为九评并不是在搞政治,也不是在搞宣传。实际上如果真正是搞政治或是搞宣传的话,没有人能搞过共产党。当年毛泽东是 国民党的宣传部长,所以蒋介石等于是被自己国民党的宣传部长给打败了。周恩来是国民党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所以说搞政治,搞宣传共产党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了。 刚才胡平先生谈到共产党对这个历史态度问题,它实际上是在两极之间摇摆。一方面它希望人民忘记历史,因为他在历史上做了许许多多的坏事 情,受它迫害的中国人有数千万之巨,那么这个时候它希望人民忘记历史,忘记历史的话它可以逃避清算。可是在另外一方面他又希望人们能够记住历史当中的某一 个片断,什么片断呢?就是它的残忍,因为它维护统治是靠恐惧来维持的。 大家都知道,当时毛泽东有一句非常着名的话叫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 来一次。为什么要七、八年再来一次呢?这个周期掌握非常重要,因为七、八年呢就会成长出一批新人,十一、二岁,不懂事的七、八年后已经变成十八、九岁,二 十岁的青年。那么在这个时候,青年嘛,他对社会总会有很多新的主张,他们是最活跃的一批人,他们就会对现实有一些不满,他们会为了他们的某些理想进行争 取。像1989年天安门事件一样,很多学生自发的走到天安门去争取,他们为什么敢走到天安门,有很多老年人或者是中年以上的人,他们不敢走到天安门因为他 们还记得中共当年是怎样的整治异己,它屠杀的手段是多么的残忍,它采用的谎言有多么的精致。所以有许许多多的老年人,包括30岁以上的人,他们就想共产党 肯定是要开枪的。我想当时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是不在少数,但那些青年敢于去做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历史,他们从小就受到党是母亲呀,党伟大,光荣,正确这样一种 宣传,既然你伟大,光荣,那我就为你好啊,为你走向民主,走向更加开放啊。 学生虽然反腐败,但是是要惩治太子党却不反对共产党。他们是抱着 这样一种愿望去的。所以当时中共就不得不杀人。它这种杀人的话是因为七、八年过去了,人们已经忘记了它的残忍,它就必须刷新人们对恐怖的记忆,所以这种周 期式的杀人,大家知道89年杀一批人,99年镇压法轮功,它不得不采用这种周期性的政治运动的方式。 大家可以看到,它对于历史的态度就很矛 盾,一方面希望人能忘记它的罪行,另一方面它又希望制造新的罪行给人形成一种恐惧。那么九评的出现对中共就破掉了这两点。九评做的跟中共正好相反,我把九 评就定位到了道德的基点,它既不是搞政治,也不是搞宣传,它做的是非常踏踏实实的工作。 据我所知,很多人跟大纪元讲,说中共垮台并不是一朝 一夕的事情,十年,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让大纪元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但是大家能够看到,大纪元做什么事情都是非常扎扎实实,甚至不论结果的去做,他们走 的并不是急功近利的短平快的路线,但是这样做恰恰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如果你要求一个结果,就可能有希望和失望两种可能。 当时在搞民运 的时候,89年屠杀后有许多学生领袖出来说我们再过四、五年要笑着回去。意思是说他们觉得再过四五年后中共或者不得不被人民推翻了或者它走向改良的道路, 但是呢过了数年后发现没有什么变化,这个时候很多人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种失望的心理,甚至在这种失望的心理下就可能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中共说你看这 四、五年我们虽然没按你们说的去做,但我们在一点点变好,很多人就被中共这种欺骗招安了。 但是大纪元做事情就不急功近利,扎扎实实地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