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5

【专访】章天亮:销毁一切中共宣传品

【专访】章天亮:销毁一切中共宣传品销毁一切中共宣传品 脱离党文化 抛弃罪恶思想和宣传 【大纪元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大纪元今天(3月22日)有一篇文章“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文中,大纪元倡议:“销毁共产党的一切书籍、画像、雕塑,清除共产党的旗帜、党徽等物品,不给邪灵附体留任何空子。” 针 对这篇文章,大纪元记者辛菲今天采访了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章天亮先生指出,共产党的一切书籍、画像、雕塑、旗帜、党徽等物品,实际上都是党文化的 一部分,而且是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而党文化既不是为了叫人向善,也不是为了人能够娱乐,完全是以维护中共政权为目的的。因此从脱离党文化,就是抛弃 罪恶思想和宣传的过程,从这一点来看,销毁相关的书籍、画像、音像宣传品等是很有必要的。 下面是采访实录: 记者:今天大纪元上有一篇文章“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不知您对此文怎么看?您认为这个倡议有必要吗? 章天亮先生: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很有必要的。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也是有先例的。比如二战给欧洲人民带来的灾难很深重,所以在二战结束后,现在德国制定了一个“反法西斯主义法”,就是禁止出现一切纳粹的徽章、标记、服装等等,把这个事情看得非常严重。 前段时间,英国第三号王位继承人,哈里王子,在一个化妆舞会上穿了纳粹的军装,结果招来一片指责,说他对历史很无知,整个欧洲都要通过法律禁止纳粹方面的宣传品。 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比纳粹更深重,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比如从杀人的数量来讲,它超过纳粹的十倍,这样的一个邪恶的政党,它的一切的音像制品、书籍、画像、党徽、党旗,这些东西,我想也是应该可以参照针对纳粹的这个方法来处理掉。 中 国人从骨子里是很在乎这些东西的。比如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都要大骂,政府也要抗议。不就是战犯的画像吗?不就是点几炷香吗?确实没有表面看来这 么简单。人是有灵性的,所以,他本能的就觉得这个形式不好。你问问中国人,说把日本战犯的像拿出来烧,我看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愿意。那共产党比日本人可杀得 多多了,日本战犯杀了三千万中国人,共产党杀了八千万,那中共领袖的书还怎么能当个宝贝似的存起来,不烧等什么呢? 中共的一系列书籍、画 像、音像宣传品等,实际上都是党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可以讲个故事:我有一个朋友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这个电台有一个藏语部, 专门做藏语广播的。当年在59年中共所谓的“平息叛乱”的过程中,打死了很多很多的西藏人,而且对西藏文化的破坏也是很严重的。对西藏的破坏达到什么程度 呢?西藏的宗教信仰是以达赖为最高活佛的,当时已经把达赖的画像换成毛泽东的像了,也象“早请示,晚汇报”一样,把毛泽东的像象达赖一样供奉起来,达到了 宗教崇拜这种程度。 后来,等西藏人明白过来之后,他们对这段历史是觉得很耻辱的,王力雄有本书讲过这个问题。这个做藏语广播的自由亚洲电台的这位朋友,一提起共产党对西藏的镇压,包括对西藏文化的破坏,他就恨得咬牙切齿的,非常痛恨这个事情。 但 是,有一次,中午吃完饭回来的时候,他一边走,一边唱歌,唱的是“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不可思议吧?他很恨共产党,但是张 嘴一唱歌就是歌颂共产党的。共产党曾经使一个时代的人没有其它歌可以听,都是歌颂共产党的。因为人唱歌是一种自然的东西,一唱就唱成这个了。 还有象“东方红”,实际上本来是陕北的民歌,没有任何政治色彩,老百姓也都唱得很熟了,共产党把这个曲调拿过去,然后把歌颂共产党的词填进去,之后老百姓一张嘴唱这个调子的时候,就唱的是歌颂共产党的歌了。 所以我想,如果在文化上都是共产党宣传的这一套文化的话,那就很难把共产党的邪恶真正认清。从脱离党文化的这一点来讲,销毁它的所有宣传品是很有必要的。 记者:《九评》里有一种提法,说共产党是邪灵附体,或者说共产邪灵。那么与共产党有关的东西,就都带着共产党的东西,带着邪灵的信息,您觉得可以这么理解吗? 章 天亮先生:对,可以这样讲。犹太教和基督教有一种非常严格的诫命——不能拜偶像,这是《旧约全书》,耶和华传给摩西的十诫里讲的,告诉基督徒不能拜偶像。 为什么不能呢?按照中华文化的解释,就是“万物皆有灵”,如果人在拜一个东西的时候,会给这个东西一定的能量,把它拜成一个实物。如果说从这个角度来看, 对共产党的崇拜、歌功颂德之类的,都是象在拜偶像,后果是很严重的。从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上,都可以这么理解。这个不奇怪,全世界都是相通的。 记者:倡议中提到,“天真的人们竟然还把中共党魁的画像放在车中‘避邪’”。人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或者行为呢? 章 天亮先生:这里有两种心态。从90年代开始,大陆有一种说法,如果一个人在社会上混得比较好,就叫“黑白两道全通”。实际上,人出于一种暂时保护自己的目 的,觉得他如果跟黑社会搞得好的话,黑社会就不会算计他。他是这样的一种想法。实际上,对共产党来说,也是这样的。至少,挂毛的像,甭管能不能避邪,也是 “政治正确”,我看还有讨好共产党的因素在里面。 从中国修炼的角度来讲,有的人是拜佛的,但有的拜魔,拜“邪神”吧。那么他们的目的也是为了求得现世的平安、发财等。当时拜毛泽东的时候,毛泽东是枪林弹雨中走过来,身上没有中过一粒子弹,人们就从这个现象本身附会出来一个说法,觉得挂毛泽东的像,可以避邪。…

章天亮:改变中国的第四种力量

章天亮:改变中国的第四种力量——在美国国会山退党集会上的演讲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3月20日讯】我们过去在谈到中共的暴政时常常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想我们今天来到这里的人已经能够感到春天的气息了。 中 共的暴行罄竹难书,八千万条被中共残害死的生命,每一个生命的背后都是刻骨铭心的惨痛故事;还有那上亿被拆散的家庭。实际上,早在中共建政之前,斯大林已 经在他的集体农庄中饿死了几百万人,已经在肃反中屠杀了上千万人,已经让全世界看到了共产党的谎言。从那个时候起,在自由社会的眼中,共产党就与邪恶画上 了等号。而中共作为苏共的亲生儿子,如果硬要找出和苏共不同之处,那就是中共将中国历代积累的权谋、酷刑、整人的方法、勾心斗角等等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 因此,中国共产党自建政以后,就面临着自由社会的封堵。 许许多多的战争都是意识形态之争。为了消灭共产党,人们在上个世纪见证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也见证了古巴导弹危机。一直到冷战以前,哪一个共产国家是被外在的暴力推翻的呢?对中共来说,外在的军事力量没有改变中共。 冷 战之后,共产国家出于解决自身经济危机的考虑,渐渐走上改革之路,结果造成了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的剧变,共产阵营几乎一夜之间丢掉大半壁江山。而中共从中吸 取的教训就是绝不能进行政治改革。无论国内国外存在多大的政治压力,也绝不能开放党禁、报禁、言论自由。“六四”以及之后对于各种民主力量的镇压说明,对 中共来说,外在的政治压力也未能改变中共。 “六四”之后,中共开始在经济领域搞开放。蜂拥而来的西方投资者和政客开始说,经贸合作和技术交 流能让中国走上民主。事实证明,数千亿美元的投资不但没有改变中共,反而是中共改变了世界。今天,中共伪装得更加隐蔽和狡猾,拿着西方的投资把他们的意识 形态向自由社会输出,对西方的政客、媒体、公司和智囊团进行收买。中共没有近朱者赤,西方反而近墨者黑了。对中共来说,巨额的投资养肥了这个世界上拥有数 量最多的军队的政党,也让中共更有资金包装自己。对中共来说,经济力量也没有改变它。 迄今为止,西方对于中共从军事、政治和经济三个层面努力尽管对中共形成了相当大的压力,但我们看到中共并没有因此解体,反而更加邪变,也更有力量和西方对抗。 今 天,我们看到的退党大潮,是从中国内部民间对中共的回应。我对于这种回应是如此有信心,因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这种回应来自于对中共的系统的理论性的批 判,也就是《九评共产党》彻底揭露了中共的邪恶,把中共的起家史、杀人历史、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完整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民众对于中共的认识,已经不再是局 限在自身受到的迫害和自己身边的事情,而是对中共的邪恶既从历史的纵向认识,也有对同一时代的横向认识。民众也认识到中共是不可改良的,他们欠下的血债太 多了,因此这就是一种放弃幻想后的彻底的回应;第二、这种回应是一种内在的回应,它不仅仅来自中国内部甚至中共内部,更来自于每个人的内心,因此这种回应 就是形而上的回应——即精神层面的回应。《九评》号召通过内省的方式摆脱中共。每一个中共统治下的人都负担了道义上的原罪,是因为我们的妥协、懦弱成全了 中共的暴行。九评走出了民族反思和忏悔的第一步。从退党大潮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民族道德觉醒的力量。 大家看到,现在退党退团的人数越来越 多,每天以上万的速度在增长,这个速度一定会越来越快,因为越多的人退出中共,就越能破掉中共为我们精心布下的恐怖之场。当人对中共不再恐惧的时候,也就 是中共终结的时候。中国古代有一句话“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退出中共的大潮,已经把中共的大坝冲出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必然 会越来越大,直到中共土崩瓦解。 虽然我用了土崩瓦解这个词,但是这种解体并不可怕,反而是最平稳最和平的解体。一个庞大体系的崩溃常常是爆 炸式的,它内部积累的能量会释放出去,馀波也会伤到周围的人或国家。而退党带来的中共崩溃,却是内陷式的。它把中共从内部化掉了,溶解了,很大一部分能 量、很大一部分危机也因此得以溶解。这是中国最好的一条出路。 我们都知道,当九评出现后,人们的选择变得非常简单,或者和中共这个屠杀了八千万人的邪教站在一起,或者抛弃中共,已经没有中间道路可走。而声明退党的人,就迈出了良知复苏的第一步。 现在西方国家还没有对九评和退党给与足够的重视。但是,无论他们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中共的解体也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当年纽伦堡审判的时候,面对纳粹的暴行,人们说“Never Again”。然而在今天,当我们面对邪恶的中共时,趁着现在中共尚未灭亡,我们如何做却决定着我们在将来如何面对我们的良知和我们的子孙。 外在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力量并没有摧毁中共,今天我们看到精神的力量正在解体中共。这是我想提醒所有人注意的——改变中国的第四种力量。 前 东欧共产主义国家解体的时候,有一种稍微夸张的统计数字。波兰推翻共产党花了10年的时间,匈牙利用了10个月,民主德国用了10个星期,捷克用了10 天,而罗马尼亚只用了10个小时。中共还能支撑多久,退党大潮已经在回答这个问题,是随时,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个10分钟解体。(http://www.dajiyuan.com)…

章天亮:从传统预言看中共命运(下)

【大纪元3月5日讯】二月十九日,大纪元开始刊登《九评共产党》系列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中国大陆已经有超过一万人宣布退出中共及其下属组织。华府论坛特别为此召开了一次研讨会。受聂森博士的邀请,我从中国预言方面做了一次演讲,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接上文) 时间关系录像就先放到这里。刚才就是给大家看一些故事,目的也是让大家了解中国的预言是非常准确的。 准 确到什么程度呢?这些预言在许多朝代里边都是要作为禁书的,就是说皇帝要禁止这种预言的流传。为什么呢?因为那个预言一但流传开来,很多人会拿着预言对 照。比如那个《推背图》是唐朝留下的,它对唐朝的预言就准确得让人非常惊奇,所以到了赵匡胤打下天下后,在宋朝初年的时候,很多人都拿着《推背图》对照, 看下一个当皇帝的是不是要轮到我了。所以后来那个宋太祖赵匡胤就急了,他就让人印了很多假的《推背图》,在民间到处去流传,跟真的混在一块。后来大家也搞 不清楚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这样大家就认为《推背图》是不是本来就不很准确了?所以现在留下来的推背图中有一些卦象就不知道在讲什么,有一些的卦象还真是预测得很准,他是真的假的混在一块。 但是这个《马前课》是非常准的。当时给新唐人做这个预言节目的时候,因为当时觉得就有一些问题不太好讲,时机不太成熟,就没有去破译它。今天,把这个《马前课》剩下的几象给大家大概讲一下,供大家参考吧。 《马 前课》的第九课是讲清朝的,第十课的话是讲中华民国的。“豕后牛前,千人一口,五二倒置,朋来无咎。”大家都知道那个家庭的“家”字上面有一个宝盖,底下 是个“豕”,就是“猪”的意思,就是说有房子,还能够养猪,这样就是家里面生活就比较安稳。这个“豕后牛前”是什么?就是猪年以后,牛年以前。大家都知道 孙中山推翻清朝是辛亥革命,这个“亥”就是猪,所以实际上讲这个猪年以后。大家知道地支十二中,“猪”之后是“鼠”年,然后的话是“牛”年,所以牛年的话 所以是1913年,那个猪年的话是1911年,“豕后牛前”实际上是指1911年到1913年之间,那就是1912年。 在1912年3月份 的时候,清朝的皇帝退位,孙中山继任大总统,继而就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共合国,就是这个不再是君主政体,是一个共和政体,“千人一口”是一个字谜,大家 可以看到“千”加一个“人”字加一个“口”字是一个“和”,他实际上就是指中国建立第一个共和国。“五二倒置”呢?因为皇帝都是讲九五之尊,一般皇帝在上 面这个民众在下面。民国是共和国体,就是以民为贵,那就是说他把这个皇帝跟老百姓地位倒过来。 “朋来无咎”的“无咎”是在易经中经常会看到的一个词。“无咎”是指没甚么大的问题,不会有甚么大的灾难,“朋来”是指当时侵略中国侵略得很厉害,但是中华民国并没有因此而灭亡,“朋来无咎”指的是虽然有外国侵略但是没有甚么大问题。 下一课就涉及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卦讲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马前课》或世上任何一个预言,在事件没有发生之前,要利用它卦象的表面来推论,所以每个人的理解不一定是一样的,我讲讲我对它的理解。 “四门乍辟,突如其来,晨鸡一声,其道大衰”,比较重要的是“晨鸡一声”,因为我们现在是鸡年,也就是乙酉年。“晨鸡一声”呢?有两年都是乙酉年,一个是1945年、一个是2005年,中间相差60年,大家都知道60年一甲子,天干地支会轮转回来。 在1945 年日本战败以后,当时中华民国的国力是达到鼎盛的时候,跻身世界四强。国民党绝没有想到共产党会异军突起。在日本投降以后,共产党在西北那个地方聚集了很 多的军队突然发难,然后经过了四年的“国共内战”拿下了天下,因为共产党在日本投降的时候,当时只有一百万的军队,国民党有四百万,后来扩充到八百万,所 以没想到这一百万的军队可以得天下,这就是“突如其来”。 “晨鸡一声”是1945年也就是乙酉年,为甚么要说乙酉年是晨鸡?这讲起来就要谈 到中国的天干地支和五行的对应关系。“乙”在天干中:“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葵”共十个,甲、乙是属“木”的,它所对应的季节是春季,所 对应的时辰是每天的早晨。天干有十个。地支有十二个:“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每一个跟五行都是对应的,天干地支对应的,天 干中“甲、乙”是对应地支中的“寅、卯”,大家知道早上为甚么叫“点卯”,因为“卯时”是早上5:00~7:00,就是皇帝上朝,县太爷升堂的时候,要点 名,“卯时点名”,所以叫“点卯”。所以“乙”按五行来讲的话,对应的是早晨“卯时”,“酉”对应的就是鸡,所以说乙酉年是“晨鸡一声”。 “其道大衰”我有两种理解,大家自己去斟酌,一个就是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它把中国文化从头到尾都破坏掉了。就是中国的道统,也是我刚才讲的从轩辕黄帝开始的道家文化和儒家文化、佛教文化这三教文化并存的的传统文化,整个中华文化的道统都被共产党破坏掉了。 还 有一个可以说是比较乐观的理解,比如说2005年也是“晨鸡一声”,2005对应乙酉年,“其道大衰”指的就是共产党就衰了、完了。“晨鸡”还有一种理 解。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毛泽东在1950年去苏联,签定了一份中苏友好合作条约,当时是割让了外蒙古,本来在外蒙古割让之前,中国的版图是一个秋海棠 叶,是个很大的版图。后来割让了外蒙古,它的领土面积是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中国的版图就成了一个鸡的形状,就是现在看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所以第 十一课里面透露了一个很微妙的消息,就是中国在乙酉年可能会有大事发生。 第十二、十三、十四课我简单的讲一下,第十二课是“拯患救难 是唯 圣人 阳复而治 晦极生明”。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讲“剥及而复,否极泰来”。当有很大的灾难过去之后,会有非常大的好事接着来,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中国在 经过共产党这些人的统治之后,整死很多的人,有八千万到一亿人被共产党迫害致死,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共产党不只是迫害杀死了很多人,问题是它把中国的…

章天亮:从传统预言看中共命运(上)

【大纪元3月4日讯】二月十九日,大纪元开始刊登《九评共产党》系列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中国大陆已经有超过一万人宣布退出中共及其下属组织。华府论坛特别为此召开了一次研讨会。受聂森博士的邀请,我从中国预言方面做了一次演讲,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预 言这个事情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中国好像对预言比较看重一点,实际上在西方国家,不管是埃及这样的文明古国,还是一些我们觉得文明很不发达的土着,比如像印 地安人这样的土着民族,都有各种预言。大家可以看一下世界上很多民族,居住地方非常分散,比如说有人住在北美洲,有的人住在南美洲,有的人住在亚洲,国家 不同,语言也不通,交通也不方便,但是他们的预言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在讲--神走了,神还会回来。 我们从一些经典着作中都可以看到 这样的论述,比如说圣经里讲的“末日审判”,上帝会回来审判人;佛教中讲有“转轮圣王”下世,佛教中讲有一种花,叫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花一次,它开的时 候会有转轮圣王下世正法;大家都知道埃及的金字塔里放的是木乃伊,当时这些法老把自己的遗体放在金字塔中,目的是等待神回来的时候把他们唤醒,他们也在等 待神的归来。 南美洲的土着民族玛雅人留下了十三颗水晶头骨。十六世纪西班牙人入侵南美洲之后,曾经放一把火把玛雅人的典籍都烧掉了,整个的 文明一下就复灭掉了,但是玛雅人的祭司口耳相传留下一个传说,就是说玛雅人的祖先留下这十三颗水晶头骨,这十三颗水晶头骨现世,并且聚集在一块的时候,会 给人类开启一种新的智慧。后来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开始,考古学家不断的在世界各地发现水晶头骨,在1998年一个叫世界伟大考古系列丛书,其中《水晶头骨 之谜》中讲十三颗水晶头骨已经全部俱齐,后来一个玛雅人大祭司阿莱坚德罗把十三颗水晶头骨放在一块的时候,使用玛雅人祭祀时的办法,讲出头骨中的大秘密: 现在就是神要回来的时候。 大家都知道像法国诺查丹玛斯留下《诸世纪》,像秘鲁留下《塞莱斯廷预言》,印地安人留下《霍比预言》,韩国留下《格庵遗录》,埃及留下海尔梅斯预言等等,这么多预言遍布在世界许多地方,像亚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但是它们又是如此的相似,我们就很难说它是一种巧合了。 中 国跟其他西方国家就非常不一样,被称为“神州”嘛,他的来源在我来看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像李白讲“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这样一个天上之水孕育出的 天上来的民族,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民族。中国民族开始的时候,创造中国民族的轩辕黄帝,实际上是道家的始祖,所以道家叫黄老道嘛,这个“黄”就是指轩辕黄 帝。所以我们的民族文化从文明的第一天起,就是有道家修炼的东西在里面。 大家想到道家可能就想到八卦、算卦、看风水啊这些东西,它是很神 的,那么中国的入世的文明,比如说儒家思想,表面上讲它是不讨论出世的东西,儒家是比较入世的,讲用伦理怎样去规范人的行为,“子不语怪、力、乱、神”, 但实际上儒家是很讲天命的,像孔子就讲“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而且在儒家的经典中,五经的“诗、书、礼、义、春秋”,《易经》是群经之首,而周易一个很 重要的功能就是讲预测学。北宋一个很有名的易学家叫邵雍,也叫邵康节,他有一种预测方法叫“梅花易数”,也是通过研究易经出来的,他也用用“梅花易数”写 了十首梅花诗。 中国文化中还有佛家的东西,佛家有五种很基本的神通叫“五通”: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他心通、神足通,宿命通就是佛家的 一种神通,能看到十方三世,三世就是现在、过去、未来,可以看到十方世界众生的过去、现在、未来,所以从中国的文化来讲,儒、释、道三家对预测都是很在意 的。 所以中国又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这个现象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没有的,就是中国每一个朝代都会留下一个预言,比较系统 的预言。这个预言指出从这个朝代的开始到后来会发生什么,比如从周朝算起,周朝的姜子牙就留下了一个<<干坤万年歌>>,汉代诸 葛亮留了一个《马前课》,唐代李淳风留下一个《推背图》,宋代邵雍留下了一个《梅花诗》,明代刘伯温留下了一个《烧饼歌》,中间我跳过去的朝代,也有一些 小的预言,那些朝代基本上来讲是属于少数民族统治中国的时期,或是战乱的时期,它也有预言,这些预言稍微小一点。 这些预言《马前课》、《推背图》、《梅花诗》、《烧饼歌》是非常系统的预言,在讲预言之前,为了给大家了解预言,我先给大家看我以前做过的一段录影,是和新唐人电视台的主持人永旭博士做的《未解之谜》。 章天亮:……有关《三国演义》的传说可以说家喻户晓,因为像评书、电视剧、戏曲里面都有这个题材。《三国》里边有一些故事相当的精彩,像什么草船借箭、三顾茅庐、火烧赤壁等等。 永旭:这些故事听起来都是的确很精彩,但是不知道实际上历史上到底发生过没有? 章: 我去查了一些正史去对照一下,发现这个三国演义里边讲的很多非常神奇的事情,比如说像华佗治病、管辂算命等等,跟《三国志》里边记敍的是一模一样。还有一 个就很有意思就是“三顾茅庐”,这个《三国演义》中整个“三顾茅庐”这一段几乎是一字不差的抄的《三国志》。三顾茅庐是非常神奇,因为当时刘备去请诸葛亮 出山的时候,诸葛亮“未出茅庐,先定天下三分”,他对这个刘备讲,“北让曹操占天时”,因为他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他要东让孙权占地利,这就是长江天险, 那么刘备的话就占“人和”。 永旭:大概诸葛亮是个战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