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5

章天亮:永远不要试图从中共宣传中发现真实

【大纪元1月28日讯】中共在四年之后重炒“天安门自焚”案,无非是为 了转嫁大陆民众对《九评共产党》的注意力。想当年,中共也曾经在三年大饥荒之后搞过和苏联论战的“九评”。可以说中共那个时候对自己还算有点信心,所以把 苏联骂中共的文章也一字不漏地登出来,在国内的媒体上加以批驳。现在的中共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了。自从大纪元登了《九评》,中共连断章取义地 反驳都免了,更不要说全文照登,干脆采取鸵鸟政策。 此时,重炒“自焚”实在是一招臭棋,盖因“自焚”实为中共自导自演的拙劣骗局,自焚者是被中共杀手打死而不是烧死的,而且中共一搞就搞出三个形象和口音各异的 “王进东”来。 本文倒不想进一步对自焚进行揭露,倒想分析一下中共为什么还敢提“自焚”。 实 际上,中共一直在利用人们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绝大多数人都会想,中国这些媒体能够在全球发行广播,它的报道中至少绝大部分是真实的 吧。当江泽民接受CBS记者华莱士采访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会想,中国的国家主席,总不会下三滥到当着全球的人撒谎吧。恰恰是这种最基本的道德信任被中 共钻了空子,于是中共便成功盗用了中国的国家信誉。因此它的每一句谎言都是弥天大谎。 中共的所有报纸、刊物、电台、电视台、互联网都只不过 盗用了媒体的外形而已,实质上却是中共的宣传工具。而它们每一分每一秒的工作,都是以延续中共的政权为头等大事。做为建政后屠杀了八千万人的中共邪教来 说,“说真话”就意味着坦白罪行,就等于自寻死路,因此其掌控的媒体绝对是以掩盖真相为第一要务的。 中共建政后,所有重大的民族悲剧都是因 为试图从中共的宣传中发现“真实”。明明是一亩地种不出十三万斤粮食,但是人们却会想,难道十分之一的真实度都没有吗?是不是自己的思想太保守了?没有十 三万斤总会有一万斤吧?我们没种出来,别人应该种得出来吧?或者至少报纸上说的“大丰收”应该是真实的吧?就这一点点的信任,就会造成三千万人活活饿死。 历次政治运动,那些被批倒批臭的人无一不被认为即使没有中共说的那么坏,但总之也不是好人吧。从胡风到彭德怀、刘少奇,从“六四暴徒”到法轮功无不如此。 我们必须永远记住的是:中共说的所有“真话”都是为了最后兜售谎言做准备的,如果你发现十句话中有九句是真实的,那么一定是为了用这九句真话去骗取读者的信任,真实的目的则是为了宣传最后那句谎言。 由于信息掌握的不对称性,试图分析哪句为真哪句为假常常会陷入中共的圈套。即使有些事情是当事人亲身经历、亲眼见证的,在看中共的宣传时仍然会被其一脸“真诚 ”和信誓旦旦所迷惑,甚至怀疑自己当时确实没看清楚,或者只是看到了事情的局部。 中 共还有一招“绝活”,就是自己骂自己,或者找人骂自己。它的“焦点谎谈”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利用几年来打苍蝇不打老虎的“反腐败”为该节目积累“信誉” 资源,最后为了在党需要的“关键”时刻去撒“自焚”这样的弥天大谎。在海外中共也收买或渗透了几乎所有的中文媒体,别看有些媒体平时骂中共骂得很凶,在法 轮功问题、台湾问题、艾滋病问题、重大民间维权等问题上,都会为中共找理由开脱,而骂中共也只不过挑那些不会动摇其统治根本的问题罢了。 永远不要从中共的宣传中发现“真实”,时时记住我们看到的不是媒体而是宣传机器,或者根本就不去看中共的宣传,那些暂时还不敢去声明退党的人,难道这一点还做不到吗?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1/28/2005 11:23:48 AM (853)

章天亮:南亚大海啸感言

【大纪元1月11日讯】南亚大海啸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死亡人数高达16万以上。从电视画面上看,其惨烈程度并不亚于一场战争。 泰 国的普吉岛乃度假胜地,碧海蓝天,风景怡人。当人们在海滩上沐浴阳光,在水中冲浪游玩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一场大难已经悄然降临。地震已经在一千多公里之 外发生,人们对此既无感受,也茫然无知,但却惊奇地看到平静的海水在迅速退去,裸露出黝黑的礁石与来不及和水退去的鱼类。 老子说:“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虎豹在扑向猎物前要伏低身体,向后坐一下,以蓄其势,海水的退去实为大自然干坤一击的征兆,可怜人不懂自然之道,反而涌向海滩,欣赏奇观,甚至追着海水退去的方向捡起搁浅的鱼,直到十几米高的水墙排山倒海而至…… 电 视画面上满是人们因亲人失踪而焦虑,因亲人死亡而痛不欲生的表情。十几万生命已不知魂归何处,而仅仅几秒钟前,人们还在享受人生,甚至计划并憧憬着或远或 近的未来。恰如《圣经》所说,“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诺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 面对这种还算不上天崩地裂的劫难,一直以万物之灵雄长于世的人类也只能逃生而已,然而自恃聪明的人此时的本领却不如很小的动物。 我在大陆的时候,曾经听过长篇报告文学《蓝光闪过之后》,讲的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在此之前,大自然已经一再通过天气变化,井水水位的急剧波动和动物搬家等种种异象警示人类,然而人视若无睹,终致24万人丧生。 无独有偶,在斯里兰卡东南部的亚拉(Yala)国家公园生活着数百头野象和不少美洲豹。此次海啸过后,救援人员惊奇地发现,他们找不到一具动物尸体。不但没有一头大象死亡,甚至连一只野兔的尸体都没找到。 进化论者恐怕要哑口无言了,否则怎么解释人在最基本的生存预警机制上连动物都不如呢? 人 们常常为科学展现出的力量与美而热血沸腾,但我们必须明白:人在从数亿公里之外的火星上传回高清晰度照片时,却预测不了脚下的地震和海啸;在自然面前人永 远要保持谦卑。人所利用的一切物质与能量也来自于大自然,而且仅仅是大自然极小的的一部分而已,因此人永无“征服自然”的可能。 中国人常常将“天灾”和“人祸”联系在一起,正如诺亚方舟中记载的大洪水,柏拉图在《对话录》中提到的大西洲的沉没,一切重大的天灾也许确实和人的道德息息相关。所以《周易》中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也许修德于天下,对这样的重大天灾才可防患于未然。(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1/11/2005 7:35:44 AM (767)

章天亮:传法之难

【大纪元1月2日讯】元旦读史,看到《史记》之《孔子世家》中的一段话,掩卷沉吟良久。 孔子出生贫贱,一生奔波,晚年周游列国,没有一个君主肯采纳他的主张,最后绝粮于陈国和蔡国之间。跟随孔子的人都饿得没有力气站起来,孔子却继续向弟子讲述他的学问,弦歌不绝。 弟子子路于是面带愠色地问孔子“君子也有走投无路的时候吗?”孔子回答说“君子在困窘的时候也坚守节操,小人却会不加节制,什么过火的事情都会做出来。” 孔子知道弟子们心里不高兴,就问道:“《诗经》上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却徘徊在旷野中’,我如今就是这般落魄,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落到这步田地呢?” 子路回答说“大概是我们仁德或者智谋不够吧,所以别人不信任我们,还把我们围困在这里。”孔子回答说“哪有这种事?如果有仁德智谋就畅行无阻,伯夷叔齐就不会饿死在首阳山,比干也不会被纣王剖心了。” 子贡回答说“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大概老师的道博大到了极点,天下没有一个国家能容纳老师),那么老师为什么不稍微降低一下您的要求呢?”孔子叹息说 “唉,子贡,你的志向太不远大了,你不想着如何修养自己的道,却降低要求去苟合取容!” 颜回回答说“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但是君子应该注重修养自己的道,如果我们修养不好,那是我们的问题;如果我们修养好了,但是却不被重用,那是这些国家的耻辱。那么他们不容纳我们又有什么呢?这时候才显出我们是君子啊!” 孔子有弟子三千,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子路和子贡也都算弟子中的佼佼者了,但是子路对老师没有信心,子贡甚至希望老师能够降低他的道德标准去迎合世俗,唯有颜回信念纯正。 传播真理,即使如孔子这般因材施教,在关键时刻,人在困苦中能秉持真理也是如此之难。 老子一定是看到了这个问题,因此一生“道隐无名”。孔子在求见老子的时候,老子教导孔子说“良贾深藏若虚;君子有高尚的品德,外表却谦恭得像一个愚钝的人”。虽然老子的学说被后世研习两千多年,但当年老子只是周朝管图书的小官,默默无闻,籍籍无名。 如果不是老子后来西出函谷关时,尹喜见紫气东来,其长三万里,状如飞龙,而勉强请老子着书的话,老子恐怕也不会主动写下这流传千古的《道德经》。老子在这本书临近结尾时写道“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并非巧合的是,《佛本行集经》和《释迦牟尼传》中对于释迦佛也有着类似的心理描述。 当 释迦佛在菩提树下开悟后,曾经感叹道“我所证悟的佛法,难见难知,不可思议,也不可觉察,真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世人明白。他们都被贪欲、嗔恚、愚痴、邪见、 骄慢、谄曲种种无明所复障,薄福钝根,没有智慧,怎么能了解我所获得的道法呢?我现在如果要为他们说法,他们一定会迷惑不解,同时也不能相信接受,甚至还 要对我进行诽谤,而因此将使他们来世堕入恶道,受种种痛苦,这不有违我度脱众生的初衷吗?与其使他们受苦,那么我还是不要对他们进行说法传道,而独自悄悄 地进入涅槃境界吧。” 大梵天王看到释迦佛不准备驻世说法,赶快下来劝说,于是才有释迦佛在世间传了四十九年的法,吃尽辛苦。 耶稣传法时,有门徒十二人,然而当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离开他逃走了。”耶稣在进耶路撒冷时,预见到自己将要被钉在十字架上,于是感叹说“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先知。” 孔子周游列国,绝粮陈蔡;老子说他的道“天下莫能知、莫能行”,释迦牟尼因见众生难于度化而欲在开悟后直接进入涅槃;耶稣被钉在了十字架上;苏格拉底被判死刑,饮毒酒而亡。圣人、觉者、先知传道传法,都是如此之难。 我也常常想,如果人们能够以这些历史为鉴,对法轮功的偏见和误解会不会少一些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1/2/2005 5:05:08 AM (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