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4

章天亮:宽恕与惩罚

【大纪元5月28日讯】法轮功起诉江泽民的案子已于5月27日在芝加哥上诉法庭再次开庭。从上个週末开始﹐全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自发云集芝加哥﹐除了在中领馆门前请愿﹑派发真相传单和游行等活动外﹐他们还在联邦广场举办了酷刑展﹐由真人扮演警察和遭酷刑虐待的法轮功成员﹐情景催人泪下。 我在美国第一次因看到法轮功的游行而落泪是在2001年7月20日。当时有全球将近3000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华盛顿DC的独立纪念碑下集体炼功﹐随后一路游行到国会山脚下。游行队伍的前方是一个大大的「奠」字﹐场面肃穆庄严。当我看到那些白衣如雪的女学员手里捧着那些被大陆恶警迫害致死的人的照片时﹐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来。照片上的人都在笑﹐笑得那么和善﹐一望可知不但是守法的良民﹐更是那种在社会上一见便可託付和信赖的人﹐但是他们的笑容却只能凝固在照片上了。那些健康﹑良善而鲜活的生命﹐其中还有不少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已经永远地告别了人世﹐而且是惨死。 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所冒死披露出来的酷刑是令人髮指的﹐令人髮指到当一个普通人读到这样的文字时会感到难以置信。也曾经有一些人问我「在这么文明的社会中﹐这样的酷刑可能吗﹖」是的。当我读到那些文字时﹐我也常常感到读不下去﹐那对一个正常人的神经都是巨大的刺激。然而﹐当我们面对那些法轮功成员被迫害后的照片时﹐却不得不承认在人间确实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我在明慧网上曾经看到过两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和我的父母曾经是彼此熟悉的同事。一张照片是他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快乐的照片﹐一个中年人笑得开朗灿烂﹐朝气蓬勃﹔而在另一张照片中﹐他却被迫害得形如骷髅﹐奄奄一息﹐两条腿只能保持蜷曲这一个姿势。他曾被施以多种酷刑折磨﹐长达数天之久﹐被电棍电﹐坐过电椅﹐被皮鞋勐踹腰和胸肋﹐被凳子腿跺脚指﹐结果造成腰椎骨折﹐软肋骨折﹐脚趾甲变紫脱落﹐右手无名指残废﹐随后又被捏造证据判刑12年﹐在监狱中被插管损害了食道。当他因长期无法进食进水﹑无法说话﹑甚至看不到呼吸的时候﹐才被公安局用担架抬回家中﹐扔下就走。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愿意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修炼法轮功后健康快乐的马学俊(明慧网图片) 被佳木斯看守所折磨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马学俊(明慧网图片) 像这样的迫害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明慧网上每天都披露出大量的这样的案例。一个叫郑明芳的非法轮功学员曾经被罗织罪名关入监狱﹐后来死里逃生。她说﹕「看守所里每天发给每人大约一两一个的两个窝头﹐窝头是发霉的玉米麵夹着老鼠屎和别的骯脏的东西还不熟。因为我拒绝吃他们的窝头﹐看守所所长还有看守们威胁我说﹐就是因为你丈夫在外面活动我们才照顾你﹐以前这儿也关了成百上千的法轮功﹐他们跟你一样也绝食﹐你打听打听﹐最后他们都是什么下场﹐你知道杀猪注水吗﹖用二寸粗的胶皮管子插到嘴里﹐连上水泵推上电闸就像灌猪一样﹐往肚子里边强行灌水﹐灌的法轮功学员七窍冒血﹐肺部都炸了。还有的看守用电棒捅法轮功学员的下体﹐浑身都给烫坏了。」 无论文字怎样有力﹐我们也无法还原出法轮功学员在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中所受的酷刑﹐因为除了那些对人类尊严极端羞辱的刑罚和令人痛入骨髓的毒打﹐还有恶警的辱骂﹑对他们信仰的诋譭和刻意营造的阴森恐怖的氛围。在明慧网曾经登过百种酷刑一览﹐那也许可以说是恶警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将古今中外的酷刑集成的大全。 此次法轮功在芝加哥展示酷刑时﹐虽然是在闹市区﹐人来人往﹐阳光明媚﹐甚至恶警中也有我熟悉的朋友扮演的﹐但是当我身在牢笼前时﹐却感到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恶扑面而来﹐痛心与愤怒不能自已。我知道更残酷的刑罚由于对人类尊严的过度侮辱﹐实在无法在闹市区展示﹐这里的模型也仅仅是酷刑中较轻的几种而已。 我曾经不止一次遇到过一些基督徒﹐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有﹐他们对我说﹐基督教是主张宽容的﹐人总会犯错误﹐为什么你们对犯错误的人这样穷追不捨。我无法把酷刑生动地展示给他们看﹐只好对他们说﹐「你们对情况并不瞭解」﹐然后把迫害的残酷讲给他们。 我相信这些基督徒太善良了﹐他们没有经歷也没有见证过这样的酷刑。我想如果他们今天站在芝加哥的联邦广场上﹐那么他们想到的必不会是《马太福音》中的话「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而应该是《出埃及记》中的话「打人以致打死的﹐必要把他治死……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古人曾经说﹕「我们看到一个小孩子落入井中﹐都会有恻隐之心﹐这不是因为我们和小孩子的父母有交情﹐不是为了要在朋友中博个好名声﹐也不是因为这个小孩的呼救声(﹐这是人本能自然的反应)。由此看来﹐无恻隐之心﹐非人也。」[1] 当知道一个恶警用这样残酷的刑罚对待法轮功的时候﹐我们只能说这个施暴者已经丧尽了伦理﹑丧尽了人性﹐而仅仅徒具一个人形而已。他失去了人类应有的一切理智与情感。而那个发动这场迫害﹐鼓励这种暴行的江泽民和追随他的层层领导更是天良丧尽。 我们主张对人的容忍﹐主张对人的宽恕﹐但这仅仅是针对那些还配称作是「人」的人。 [1]. 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憷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5/28/n551999.htm (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