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4

章天亮:对法轮功事件的一点反思(3)

八、法轮功开创新的科学和文化体系 我刚才讲了关于这个文化方面。说到科学方面的问题,真正的科学他出现重大突破的时候,实际上是一种哲学突破。我举这个例子:爱因斯坦他实际上是一个了不起的一个科学家,但他讲了这样一句话:与其说我是一个科学家,还不如说我是一个哲学家。 为什么呢?就是说科学走到一定程度,如果按照前人的路一直往前这么走的话,那就是像跟在别人脚后面爬一样,有突破也是非常有限的。发现重大突破的这些人,他们是一种哲学突破,就是说他们认为宇宙就是那个样子的,时空可能是那个样子的,生命可能是那个样子的,他先有这样一个方向,突破性的方向,然后往这个方向去研究,才可能在科学上产生重大的突破。当然,他所预设的方向可不是胡编来的,有的时候也算做一种灵感吧。 那么同样道理,就是说你会看到很多了不起的科学家,他们实际上都是哲学家。从古希腊开始那些很了不起的科学家像毕达哥拉斯、亚里斯多德,像柏拉图啊,包括欧几里得,很多很了不起的,我们都说是科学家,但其实那是哲学家。这个西方文艺复兴的之后,出现了很多的科学家像这个包括近代的像爱因斯坦啊,像海森堡啊,很多这个我们觉得很了不起的科学家,他们实际上都是在哲学上有一种突破,才在科学上有一种重大的建树。 实际上文化方面也是一样的,就是说你想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或者是说你想新建一个文化体系的话,就是说跟传统文化很类似的文化体系,但却是新的。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话他本身是敬神的,这个讲起来要很长,我不讲了,传统文化很多是敬神的。那么一个文化,你如果要有重大突破的话,实际上也是跟你的这个指导文化的思想有关。那么法轮功,他确实是又给人一种,就是说看待世界、看待宇宙一种新的方式,那么你站在这样一个宏大的角度,去看待历史,去看待文化,而后在从中发展出来一套真正对宇宙生命科学的认识,对文化的认识,那么这个就是说也是给中国这个民族他的科学的起飞,跟文化的起飞提供一个新的契机。 九、法轮功是否是宗教 我想说法轮功不是一种宗教,刚才我看到很多的人打字,很多的时候我看到这个字的时候,我的速度会慢一下,所以我没有立刻回答大家的问题。一个宗教他是需要有一个场所,譬如说佛教的话他有寺院,道教的话他有道观,基督教有他的教堂,犹太教也有他的教堂,他是有这样一个场所,然后大家去礼拜去忏悔。他有一些他的宗教仪式,像藏传的佛教他有一些仪轨,普通的汉地佛教他有他的仪轨,他有一些他这个敬仰崇拜的方式。 但是法轮功的话什么都没有,每一个人拿一本《转法轮》,你自己去看。然后你觉得自己怎么做好,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对你唯一的要求是什么?就是说当然不是对你的要求,就是说如果你要想修炼的话,那么你就去看《转法轮》。 而且就是说他没有需要大家去捐钱、捐物,然后去传教,没有这些方面的要求。你自己觉得好你跟别人说那是你个人行为,就是说没有强迫你一定要怎样,你一定要捐多少钱出来,当然法轮功不受捐款,说一定要捐钱出来,没有这样的事。说你一定要去传教,没有这样的事情。对于人没有任何硬性规定。你就是按照这个法,按照“真、善、忍”来衡量,你觉得你怎么做好。 他对这个传统正教信仰包括佛教、道教、基督教、犹太教,他都是抱着一种肯定的态度,因为很多信仰大家都知道,宗教都有排他性。耶稣说:我唯一的真神。释迦牟尼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就是很多宗教他是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当然他是有原因的。法轮功对任何一种信仰,就是正教信仰他都抱着包容的态度。 可是你说法轮功是从传统宗教脱胎出来的吗?完全不是,他和佛教中的某些点有近似之处,那是因为都是佛门的修炼方法,佛家修炼方法。他讲的很多东西都是全新的,这个需要你们去看《转法轮》和其他法轮功的书籍才能知道的。 十、法轮功的和平精神 还有一点,我觉得是法轮功非常了不起的地方,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法轮功非常了不起的是什么?他是一个非暴力的团体。 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就是说大陆有这么多法轮功信徒,如果他们不是抱着一个非暴力的这样一个理念去做事的话,中国一定是天下大乱。你就想,如果说法轮功就像中共说的自杀、杀人,中共说他有两百万信徒,两百万信徒都冲到大街上自杀杀人的话,那中国肯定是天下大乱,在这个日子谁也别过下去了。在他们受到这么残酷的镇压,目前情况之下,多少人被打死在拘留所里面,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不肯写保证书,不肯写那个决裂书、悔过书这三书,就把人活活打死。他们受到那么残酷的对待,事实上没有任何原因的,他们就失去工作,失去住房,失去养老金,他们失去在人中一切那种幸福,被中共剥夺了他们的幸福,他们居然没有进行暴力反抗。 我想就是说,他们这种承受,如果说以后中共不镇压法轮功的话,中国会有很多很多炼法轮功的人,你会发现他们对苦难这种忍受能力是极强的。他们会在社会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缓冲层,一种缓冲的力量,以至于他们可以化解各种各样社会矛盾,因为他们能够真正以一种善良的态度,一种宽容的态度去对待他们所遭遇的一切不公。 十一、“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那么反过来讲的话,我想普通的民众,他们如果知道法轮功所遭受的苦难,知道中共对他们迫害得这么残酷,知道他们并没有什么政治的目的,他们只是想炼功,只是想做一个好人,信守自己的信仰自由这种最基本人权,那么我想,每一个人,他们如果不站起来的话,他们的沉默就是在成全中共的暴行。所以就是说,中国有一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就是说你实际上对每一个人,我在这儿我也谈我个人的看法,每一个人对于法轮功现在所遭受的迫害,都是负有道义责任的。 所以就是说,我也希望各位朋友,今天有机会听我们谈法轮功的一些事情,当然我们讲的都是个人的认识,不代表法轮功真正的涵义,大家如果对法轮功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看“转法轮”这本书,我们的书籍资料一向都是免费下载的,你们去了解了解,如果你们觉得法轮功确实没有教人不好的事情,而且镇压是不应该的,他们有自己的人权,有信仰自由的人权,那我也就是说希望各位能够把这样的声音传递出去,告诉你们的亲朋好友。 其实我想很多的时候,就是刚才我看到有人在这个网上打字说:经常接到法轮功电话,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说我很烦啊什么的。我想如果中共不镇压法轮功,你接不到这样的电话。如果每个人都对中共说你不要这样镇压法轮功啊,我很烦啊,你镇压法轮功之后,搞得我现在日子都很难过。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对中共说一句这样的话,这个镇压就不会存在了。那么多法轮功的信徒,几十万法轮功的信徒,他们都会从劳教所中被释放出来,那么很多的杀人凶手他们都会得到在这个在这个法律范围之内受到他们应有的这种惩罚。 所以就是说我想我们每一个人对法轮功这种镇压不应该袖手旁观,我们确实是有负有这种道义的责任。好了,我就先讲这么多,谢谢主持人。 录音连接:http://www.chinaaffairs.org/audio/article_view.asp?article_id=55(http://www.dajiyuan.com) 3/24/2004 8:44:29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4/3/24/n491442.htm (683)

章天亮:对法轮功事件的一点反思(2)

五、暴力无法毁掉法轮功 当然,作为法轮功来讲,他能够用这样人人看得懂的语言给人建立一个真正的信仰,使得他的修炼者很容易入门,而入门后一实践发现法轮功里讲得又都是真的,这样就使修炼者更加坚定。同时他们身心的受益,又会被他们的亲朋好友看见。这样人数不但越来越多,而且这些修炼者越修下去,对法轮功讲的道理就越认同,也就越愿意把法轮功的原则“真、善、忍”作为指导他们行为的标准。 当然,我也想说,一个真正的信仰,他是很难用人的逻辑去对他一一证实的,因为如果说逻辑能够证实神的存在的话,这个世界就不存在无神论的问题了。但是法轮功的话,就是说不管你承认和不承认,就是很多人他们确实是通过从其中受益那么他们才走进修炼法轮功的。他也会把这种信仰看得比生命还重,这个我想不算是一种偏执吧! 因为过去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很多次对信仰的镇压,譬如说像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还有周世宗都有这个灭佛,“三武一宗”的灭佛事件,他们都对佛教进行过镇压。那么还有就是像西方基督教,耶稣不在世之后的话,罗马镇压基督教,镇压了将近三百年的时间。一个真正的信仰,我想他无法通过暴力来进行根除的,因为这些人他们一旦就是说有找到一种信仰之后的话,他没有任何世俗上的一种追求,就是说他把世俗化的物质看得比较淡的。 你譬如说中国当时在解放初镇压基督教的时候,为什么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呢?一个是我刚才说的,经文或经书文字上的这种艰深使得现代人越来越难懂得这一门信仰的精髓;还有呢有些人就像我刚才讲的,加入基督教他目的就是为了吃饭,因为基督教有免费的食物。当然我不是说全部,我是说举例,譬如说有这么一个人,他为了吃饭才加入基督教的,他并不对基督教的信仰真正有多么深刻的了解。那么这个时候中共来了说:你不是要吃饭吗?我给你饭吃。那么这个时候的话,这个人他既然有饭吃的话,他信基督教的前提就没有了,他就可能就不信基督教了。再加上无神论的宣传,也会使对基督教教义理解不深的人产生疑惑,就是神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这样一动摇,中共拿暴力再那么一打、一杀、一吓唬,就使很多人最后放弃了。 就是说对于一种信仰你只要有一点点世俗上的追求,那么带来的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说你可以用世俗的方法来瓦解你。譬如说我讲求权力,你可以更大的权力对我进行招安,我想求钱,你可以用更大的钱来对我进行收买。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话,他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为什么镇压到今天没有镇压下去呢?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这些人,他们修炼是没有任何原因的,有的人他们可能是一开始修炼他是想说:喔!我要修炼的目的我是为了祛病健身;有的人的话他可能精神空虚;有的人的话他可能觉得这个大法符合他自己的科学观念;有的人的话他可能觉得法轮功这些人和他们呆在一起很舒服,觉得这些人很正派。但是就是说修炼法轮功他有一个可以说是要求吧,说“要求”的话就不准确,因为具体怎么做是人自己说算:就是说你不管是什么原因走进法轮功的,那么在修炼的过程中的话,你得看你走进法轮功的原因是不是一种执著。譬如说你是执著于对政治的不满,或者说你是执著于祛病健身,不管怎么样你是需要放弃这个执著,也就是说不管你曾经是因为什么样的世俗目的走进来的,那么你在法轮功修炼的时候,你要放弃这个世间对世间这些执著,包括名,包括利,包括情、色、欲,这个一切种种不好的思想和行为。 当然这些种种不好的思想行为到底什么是种种不好的思想行为,每个人可能见解不同。随着不断修炼的时候,你会对“不好”这个本身都会持不同的认识,那么这个时候就是说你不断的去按照“真、善、忍”这个法来衡量,不断提高自己的认识。那么他们越修炼到后来的话,他们越能够就是放弃对世间的这个执著。 有的人说法轮功是不是参与政治,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答案很简单,如果法轮功想参与政治的话,中共完全可以用权力,包括钱分化瓦解这些人,那法轮功的话就不会存在。之所以镇压不下去的话,确实是因为这些人他们没有任何在这个世间上所求,这些我们叫“无漏”。 就是说这种对于自己信仰坚持,我想在过去这个大家都是能够理解的,就是很多他们为了信仰、为了一句话可以放弃生命。当时这个罗马镇压基督徒的时候,有多少基督徒他们被拖到狮子笼里边,拖到老虎笼里,喂狮子喂老虎。在竞技场上,他们甚至被大布裹上油卷起来之后,点着了之后把他们烧死,作为这个罗马皇帝游园的火把。就是说他们吃了那么多的苦,他们为什么不放弃?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反思一下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布鲁诺(音译)他自己宁可被在罗马的鲜花广场被烧死,他还说:未来的历史会认识到我的价值。为什么他们能够这么坚持?这个西方也有一样一句话:“不自由,毋宁死”。就是很多人他们把信仰,把他们认为对的东西看得是比生命还重要的。 为什么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呢?这个我想是因为他们认为真理永恒,他们认为有比人这个世俗间那种生命,比世俗间这种荣华更重要,更了不起的东西,也是因为他们这种信仰的话才能够支持他们走过那些艰难的岁月。 六、法轮功给中国带来一个奇迹 所以我想就是说法轮功,他给中国确实是带来一个奇迹。因为这个中国人,就像我刚才讲,他已经习惯做为一个机会主义者,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已经很习惯于这样了。真正的中国人道德改变过来,让他们敢于说真话,真的是不畏生死去说真话,我觉得很多人,包括过去很多宗教的话,他们都已经很难做到了,但是法轮功做到了。这一点的话,我觉得法轮功是非常了不起的。 你看一看中国的历史你就会知道建立一个信仰体系,花了多少多长时间。佛教从这个东汉汉明帝白马驮经,在洛阳建白马寺开始,到现在差不多两千年的时间。不到两千年,一千九百多年时间。中间经过了历代皇帝的推广,包括这个大家都知道梁武帝,南朝梁武帝他就是三次舍身出家同泰寺,连皇帝都信服;隋朝的时候,隋文帝是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唐朝的时候,很多皇帝都是信佛的。玄奘取经回来的时候,李世民亲自给他做《大唐三藏圣教序》,褒奖他就是从西天取佛经回来。经过了多少代皇帝的推广。 拿道教来讲的话,西汉初年汉文帝汉景帝都是虔诚的道教徒,明朝时候的皇帝很多皇帝他们是虔诚的道教徒。 基督教传到中国的时候,那是明代时候礼部侍郎徐光启介绍到中国来的;还有康熙大帝他跟那个基督徒汤若望和白晋,都保持亦师亦友的关系;孙中山先生是基督徒,蒋介石是基督徒。 可以看到就是说这么多宗教他们在中国经过两千年的传教,少的话他可能经过几百年的传教,经过历朝历代皇帝这种推广,统治阶级的推广,在多少次民众持经问难的这种集会,多少次多少信徒的捐赠,盖了多少寺庙,有这个政治上、经济上、学术上、文艺上、文化上、方方面面的支持,那么他才能够使一门信仰真正被人认同,才建立这么个信仰体系。但是中共49年建政的时候,几十年的时间,居然把这些信仰毁了,现在这种现状是很令人痛心的。 法轮功居然从1992年传出,仅仅不到12年的时间,居然能够吸引这么多的人来进行修炼,可以说几乎他是走过了过去宗教几百年上千年走过的路,他的规模形成几乎是一蹴而就的。我想就从这点来讲的话,很多人就是说如果真正抱着对这个国家、民族,对人类负责的态度的话,来看一看法轮功,来看一看“转法轮”这本书,看一看他到底为什么能够吸引这么多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吸引这么多的人。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的话,法轮功还给中国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吧!就是说他能够吸引这么多的人,如果说他们真正信仰法轮功的话,他们在“真、善、忍”这个原则下重建了道德体系。这个民族的道德体系建立起来非常难,几千年的时间建起来的居然可能几十年就被毁掉了。那法轮功在一片道德废墟中重建这个道德体系,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来说,法轮功非常了不起。 七、法轮功是中国人的骄傲 法轮功洪传到世界60个国家和地区。我在美国,他们7月份的时候,每年7月20号的时候为抗议镇压四周年,因为是1999年7月20号开始镇压的,抗议这个镇压,他们经常会举行大集会。 我会看到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欧洲的、亚洲的、北美的,还有非洲的,还有南美洲的,可以看到就是说法轮功为什么能够传的这么快,还有很多很多的外国人他们来参加这个抗议。所以一方面可以说,镇压这个法轮功他确实是镇压普世价值。 另一方面呢,中国人的东西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世界上独领风骚了,我想就是说现在世界上了解中国的大哲学家,都说有老子啊、孔子啊。近代的话,我一说哲学家,大家都会想起像罗素啊、萨特啊,再远一点的话像卢梭啊,伏尔泰啊,会想到这些人。近代居然中国会有一种思想,能够传到全世界这么多国家,对全世界有这么深刻影响,我觉得这是为我们中国人脸上争光的一件事情。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3/19/2004 2:06:50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4/3/19/n487822.htm (784)

章天亮:对法轮功事件的一点反思(1)

【大纪元3月18日讯】从1999年7月20日的大逮捕算起,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走过了四年半的时间。四年多来,数千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走过了无数的血雨腥风,也有上千(也许更多)的人失去了生命,然而今天却仍然屹立不倒。不少人都在反思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也在猜测这场镇压最后将如何结束。 在大约四年以前,胡平先生发表了系列长文《从法轮功现象谈起》,对法轮功的出现和为什么能够坚持抗争给出了一些解释。时隔将近四年的时间,中间也发生了许多事情,最近我一直在从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角度去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正好《中国事务》网站的总编伍凡先生在网路上就法轮功问题主持了一个专门的辩论会,我有幸作为嘉宾参加并谈了一些看法。当时出席演讲的还有《静水流深》的作者曾铮(Jennifer)女士和费城的杨景端医生。他们分别从迫害的残酷性和法轮功对人健康的改善等方面做了精彩的发言。以下内容由台湾的邱淑华小姐根据当时的即兴发言整理。副标题为成文时加上去的,我也对个别词句做了点修改。虽然我本人修炼法轮功,但是本文所陈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认识。 一、法轮功问题首先是一个权利的问题 大家好,谢谢主持人伍凡先生,也谢谢刚才Jennifer和杨先生的演讲。关于法轮功有很多问题,比如说刚才有人打字问法轮功是不是吃素?这都不是关于法轮功最根本的问题。因为这个关于法轮功最根本的问题,我想首先应该是权利问题,就是他们有没有权利拥有自己信仰自由的问题,这是最关键的,他们是不是应该因为自己的信仰,就被关到劳教所里面受到这样的酷刑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死,我觉得每个有善念良知、对人权尊重的人都应该说中共这样做肯定是做错了! 二、关于法轮功的传出和发展 关于法轮功,我不知道今天的朋友对他有多大的了解,我就是简单地介绍法轮功他的一点情况、他的传出,因为这跟为什么能坚持下去的关系非常大! 法轮功是在1992年的时候传出来的,在中国现在就是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六四之后,他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叫做信仰危机,也可以说是信任危机吧!前阵子,不是高考还考诚信的问题吗?就是说现在大陆的信任度是相当的低了!现在这个大陆的人民可能更清楚,如果你走在大街上,你遇到了某个人跟你说:“我的某个亲戚得了某种疾病,能不能跟你借一点钱了?”你第一个想法会是:“这个人是来骗我的!”所以我想90%以上的人都会这样想:“他是来骗我的!”为什么呢?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是相当低的。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想像如果有一个人他胡编了一套理论,这套理论完全没有科学的根据,人在实践它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效果,怎么可能传到中国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人修炼呢?这个确实是不可能的,所以法轮功从传出之后,规模发展得非常的快,当时在1999年中南海上访之后,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谈到过为什么这个法轮功传得这么快,我理解啊,大概意思是说,这个修炼之后他会真正的受益,无论是在道德品质上,或者是身体健康方面,他都会受益,他受益之后,他的亲朋好友都会看见。 比如说我妈妈,她在生我之后,就生了很重的重病,就是很多很多年都治不好。人在生病的时候,当然是很痛苦的啦,脾气也都受影响,也就是说生活都变得灰暗吧!她在修炼法轮功之后,几十年治不好的病一个月就治好了,这个时候我就会看得很清楚,怎么这么快身体就改善了呢?她觉得好了,她就会把法轮功介绍给我,我觉得很好,我就介绍给我当时的女朋友,就是我现在的太太,就是说他的传播主要是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因为一个人他不会对自己的亲朋好友撒谎,那么他是在人与人最信任的团体中传。 就这样,法轮功从传出之后没有做过任何一次广告,它没有经过任何一个官方的大力提倡,没有依靠任何一个政府组织,也没有依靠任何一个大企业,他就是靠这种人和人之间自发的传递。由于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度,使得法轮功的传播速度成倍的增长,一个人告诉两个人,两个人告诉四个人,这样就是说使得它的传播速度非常的快! 一个人不会说我炼了法轮功上了一次当,我身体也没变好,耽误了很多时间,又拖了很多个亲朋好友一起来上当,这是不会的。那么他一定是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推荐给亲朋好友,那么这就是一种非常好的传播方式。那么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陆现在对法轮功镇压不下去的问题,因为法轮功他真正是一种信仰,在这种传播过程中啊,它不仅仅是祛病健身,它对人的精神方面有一个更高的指导。 三、道德的绝对性和对一个民族的意义 我举一个例子,任何一个民族,比如说中国这样的一个民族,中华民族他如果想在世界上存在的话,他必然需要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物质基础,也就是说这个民族存在,它需要一个物质基础;那么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这个民族需要一个精神基础,这两个东西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的保障。那么物质基础的话,我们可以说生态资源,这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物质保障;那么精神上呢,就是人的道德,如果人的道德不行的话,那这个民族可以说是毫无希望。那么法轮功呢,他确实能够从根本上改变人的道德,为什么呢?因为他给人一个绝对不变的道德标准,讲到这个道德的绝对性与相对性的话,就涉及到有神论及无神论的根本问题。 如果有一个人有信仰的话,比如说他信神,他觉得这个道德标准是神给的,那么他知道有些事情,无论你找任何藉口去做,他就是不对的,他就会牢牢的守住神给他的这个底线。 象基督教中有摩西十诫,十诫中说你不可奸淫,就是说你不可以这样乱来,但是如果说我没有这样的信仰的话,他会觉得如果两个人,你情我愿得通奸的话,只是道德问题,不违反法律,并找藉口说人都是自私的、有动物性、控制不住自己,你会找很多藉口原谅自己的不对的行为,放纵自己很多不对的行为,但是一个人真正保有对神的信仰的话,比如说神对他说:“你不可奸淫。”佛教中讲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他会知道说我不该做这样的事情,他有一个不变的道德标准去衡量的时候,他的一切行为都会按照这个标准来衡量。这个时候它能够牢牢的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使得国家的道德标准得以维系。 无神论的话呢?我不是说要每个人都来信神,但是客观上讲,这无神论对我们道德的破坏是非常成问题的,因为它把道德变成一个相对性的东西,他觉得只要行为受到大家的认可,大家觉得这样没有错,他就照着大家的做法去做。那么这个是无神论对道德带来的相当负面的影响,一个人当然有信无神论的权力,有人就是一个无神论者,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中国大陆的无神论他是经过暴力来推广的。 刚刚提到中国文化的问题,我们都知道自己是炎黄子孙,轩辕黄帝他同时是道家的始祖。我们都从《道德经》上觉得道家是从老子那来的,春秋之后出现道家,实际上,道家管自己的学说叫做“黄老之学”。为什么呢?老是老子、黄是轩辕黄帝。换句话说,中华民族进入历史的第一天,他就是道家的一个修炼文化。后来到东汉初年汉明帝的时候,佛教传入中国,到汉武帝的时候,“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三教并存的,儒、释、道。这儒、释、道成为中国绵延五千年的文化的主流。 世界上有多少文明古国,他们都湮灭了,现代的埃及跟古代的埃及绝对不是一回事,他们连金字塔怎么建的都不知道了;现在伊拉克跟过去的巴比伦人也不是一回事了;玛雅文化的典籍、宫殿建筑等一切,都被西班牙人给毁掉了;古印度的哈拉巴文化随着雅利安人入侵也毁掉了;古希腊的文化经过罗马的入侵,再有日尔曼蛮族的入侵,他们也湮灭了。你看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最古老的文明,唯一能够存活下来的就是中国的文明。 那为什么是中国文明能够存在下来呢?站在我个人相信神佛的观点来讲的话,我认为是中国传统儒、释、道的信仰,把他的道德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准上,这样的话这个社会是一个稳定的社会,是一个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社会,是一个敬畏上天、敬畏神、敬畏生命的一个社会,这样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和谐的社会,它能够一直能够这样保存下来。 四、共产党用暴力毁掉人的信仰 但是在1949年之后呢,在共产党建政之后呢?实际上无神论在1919年搞这个新文化运动,已经使有神论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是当时有神论与无神论是处在一个学术争鸣、辩论的状态。但是在49年之后,共产党他是一个无神论的政党,它是通过一种强权、一种暴力,把中国的寺庙砸毁、佛经要烧掉、僧侣的话,要强迫还俗,那么他通过这样一种暴力,把有神论从中国彻底根除出去。那么根除之后,老百姓没有一个真正判定是非的一个标准,共产党就不断地灌输你:“你要爱党啊!”、“你要爱党才是真正的道德啊!”、“你要爱社会主义啊!”、“然后对你的敌人你要仇恨啊!你要打倒他们!”就是说经过不断的无神论的这样的一种灌输、仇恨的一种洗脑,就是使很多人没有对自己的道德、行为的一个约束。他们很有可能变成一个机会主义者,那么共产党说什么他就说什么。 现在大陆还有一个很严重的,就是说人他有两面,就是在面对新闻记者的时候他有一套说法,对内的时候他又有另外一套说词。在中国大陆的地委书记吧,一个相当高的领导,有一次嫖娼,他对那个小姐说:“你看我刚才在台上说得多好!”,小姐一看电视,这个领导正在台上讲“三讲”。就说大陆现在在不同程度的,或多或少的,不敢当面把某些话说出来。或者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 这法轮功的出现就是给人一个不变的标准,一个真、善、忍的标准,就是你做事情对还是不对,就用这三个字来衡量。就是说信奉真、善、忍的人,他们不会说谎,他们会对别人好,遇到事情会宽容忍耐,就是说他们会对一个社会来说是相当有好处的。 五、暴力对其他信仰造成严重破坏却无法毁掉法轮功 实际上,任何一种信仰都是在帮助人们维持道德。正教的信仰,像是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佛教、道教都是在帮助人维持道德。但是法轮功的出现带给中国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的契机。 因为以前的修炼都是维持在一个很小的,也就是“精英修炼”,这个词可能不太恰当,我只是表达这样一个意思。 修佛的人,就是庙里面的和尚,民间的修炼它是很依赖于和尚的,为什么呢?因为你要看这个佛经,你会发现这个佛经的辞汇是很难懂的,而且汗牛充栋,一个人不可能在一生中,就把这个佛教的经典都读完,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在佛教进入中国的时候,最开始的译经师,那么像译《金刚经》的鸠摩罗什、译《四十二章经》的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很多都不是汉人,他们对汉语掌握得也不是很好,这样的话他们在译经的时候会有很多梵语词汇,什么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你甚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有佛教中特有的辞汇,什么八关斋戒、六度万行等,就是说佛经在阅读上的、理解上的困难,导致一般的老百姓很难真正的入佛教的门。 所以佛教中说,佛、法、僧三宝。为什么说佛法僧三宝呢?因为这些高僧大德对这个老百姓可以做一些普及性的工作。唐朝的时候叫“俗讲”,就是把深奥的佛经用很通俗的语言讲给老百姓。那么这样的话,真正对佛经经义掌握得非常好的,可能只掌握在有限的高僧的手里,那么中共要破坏这个佛教的话,很简单,他只要把高僧大德解决,一般的老百姓基本没有很深入的理解。 那么道教的话,道教中他也有一些非常奇怪的名词,象“姹女、婴儿、红铅、秋石”,怎么样采药炼丹。你看了以后简直觉得不知所云。他真正的秘诀只掌握在很少人的手里面,镇压的话把精英解决就行了。 在1949年之前中国有300万基督徒,其中有80%以上是文盲。基督教当时会提供免费的食物、圣餐,提供一些医疗、教育上的福利,有一些人是抱着实用主义的目的去信基督教了,当然不是全部,是有很多人,这样去信基督教了,就是为了吃饭,去信教,真正懂基督教教义的人也是不多的。A注1‵而且对中国人来说,基督教还是从西方过去的,跟中国文化好像还隔着一层。中共要破坏基督教也是,只要把大的牧师、基督徒处理掉的话,底下的人就很容易瓦解了,真正要坚持一个信仰的话,不对一个信仰有深刻的理解,他是坚持不下去的。 那么法轮功的传出,他不但使人能够得到一个身体的健康,讲到这里我插一两句小故事,就是很多正教的出现,一开始都是以这种形式帮人治病。我想在座很多人看过《圣经》,就是说尤其是《新约全书》的《马太福音》,其中30%~40%都是在讲耶稣给别人治病,一个人搞出一个理论,大家怎么相信你?刚开始他当然要有些真东西让别人看了说:“喔!这东西确实不一般!”,就像耶稣讲的瞎子睁开了眼睛,瘸子可以走路,起死回生,然后把福音传出去。 法轮功一开始也是以给别人治病的这种形式出现的,他确实在治病方面给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那么接下来的当李老师开始讲法以后,他就不治病了,因为一开始只是给人一个认识的过程,那么之后他就讲法,告诉别人去炼功,那么很多人炼功以后,发现不仅身体得到健康,也发现其中也很深的内涵。他对生命的认识,也可以说是有更深刻的理解,又开了一扇门,又看到一片新的天空一样。 那么法轮功用的辞汇相当简单,每人一本《转法轮》,每个人都可以直接看《转法轮》,每个人都可以看懂。除了炼功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叫做学法。所谓学法就是阅读《转法轮》。刚才有很多人打字问:“法轮功是不是杀人啊?”这些问题你不用问我,你去看《转法轮》就知道。第七讲上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当然我背的不是原话,法轮功明确地讲杀生是有罪的,真正的佛家气功根本就不可能杀生,也不可能自杀。 举个例子,你炼法轮功你就自杀了,那政府不必镇压,何必对不放弃信仰的还把他们打死呢?你不用打,用不了多久他们就都自杀,都死光了,对不对?就是说炼法轮功根本不会自杀,跟自杀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法轮功从字面上看的话非常非常的浅白,每个人都能够看得懂,但是他的内涵非常的深,也就是说他入门很容易,但是你越修,你会发现其中的内涵越深不可测,无以言表。过去人家说孔子微言大义,也就是说他话很小、很简单,但是他的义却很深。你刚在看《转法轮》时会觉得他讲得非常的好、非常的简单、也非常明了,但是呢!你发现他确实是微言大义、深不可测。 用这么浅白的语言,文盲也听得懂的语言,讲出这么深的道理,在这方面我觉得法轮功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待续) A注1‵:我对基督教相当尊重,这里是陈述一个事实。邢福增在《知识份子与中国教会》一文中说:“百多年前,新教初传中国,由于大力发展慈善救济工作,最早受洗皈依者大多是社会的低下阶层,如何避免“吃教者”(Rice Christians)及提升信徒的属灵素质成为当时许多传教士的关怀所在。” 本文网址:…